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448章 双黄蛋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小九抱着小十,小九长得像万俟景侯,虽然现在他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还是个少年模样,但是依然可以看出来是个帅哥胚子。(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一个帅哥怀里还抱着一只萌萌的小包子,小包子穿的米分米分的,打扮成一只小米分球的样子,头上还戴着兔耳朵的帽子,这个组合走到哪里都特别的抢眼。

    小九抱着小豆包一样的小十,两个人到了超市,小九推了一辆购物车,然后将小十放在里面,让他坐在车子里,小十第一次坐这种购物车,觉得特别好玩,挥着小肉手,说:“锅锅!驾!驾!”

    小十萌萌的样子,特别引人侧目,好多人都看过来,回头率百分之二百,有人和小十打招呼,小十还特别热情的挥着小肉手,也冲人家打招呼。

    小九推着购物车,先看到的是冰糖,买了三大包最好的冰糖,然后又去买鲜山楂,他也不会挑,干脆买了十斤,十斤山楂,再加上三大包冰糖,购物车里堆满了一半儿,小十一脸懵懂的看着山楂和冰糖,怎么看也觉得不像是刚才那圆溜溜,亮晶晶的冰糖葫芦。

    小九又推着小十到其他货架去转转,小十一眼就看上了一直小黄鸡玩偶,伸着小肉手把货架上的小黄鸡拽了下来,抱在怀里,还用小肉脸去蹭,一边蹭一边奶声奶气的说:“鸟鸟!鸟鸟!”

    他说着,拽着小黄鸡的翅膀,又指了指小九,说:“锅锅!锅锅!”

    小九顿时就听明白了,原来弟/弟觉得这只蠢萌的小黄鸡和自己很像,可能是因为他们都有翅膀……

    小黄鸡圆溜溜的,只有一个圆/滚滚的身/体,翅膀又短又小,还是黄/色的,而小九呢,虽然身高还没有完全拉开,但是他绝对是大长/腿类型的,身材比例非常好,虽然小九的翅膀现在隐藏起来了,但是他的翅膀绝对和大长/腿一样,特别的修/长,和这个小黄鸡的迷你鸡翅一点儿也不一样。

    小九却爱不释手,抱着不撒手,说:“锅锅!像锅锅!”

    说着还“么么”两下,亲的小黄鸡满脸口水。

    小九非常无奈,只好让弟/弟抱着小黄鸡,就当给他买个玩具了。

    两个人买了很多东西,除了冰糖葫芦的原料之外,小十还在超市里看到了卖蛋糕的广告,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蛋糕都发直,馋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二哥温璟琛在楼下开了一个甜品店,其实想吃蛋糕可以去二哥店里吃,干净卫生,最主要是口味绝佳,但是小九看弟/弟这么想吃的样子,突然又萌发了做给弟/弟吃的想法,于是又买了一大堆的蛋糕原料,各种奶油之类的。

    幸亏超市比较大,东西也齐全,他们买全东西,足足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然后准备结账回家。

    满满一大车框的东西,小十怀里还抱着一只小黄鸡,还有一包冰糖,结账的时候,收款员差点被小十萌到。

    一共三大包购物袋,装的满满的,这样一来小九就没办法抱着小十了,他必须拎着三大包购物袋。

    小十已经会走路了,只不过走的歪七扭八的,小十怀里抱着小黄鸡,另外一只手抓着哥/哥的一只购物袋,异常乖/巧的走在旁边,一边走还一边玩怀里的小黄鸡。

    乖/巧的小十顿时又招来一帮围观的人,觉得这小孩子又乖又听话,长得还可爱,哥/哥手里拎着袋子,就主动拽着哥/哥走,实在太可爱了。

    小九相当满意小十的乖/巧,两个人慢慢走回了家,幸亏路途不远,回家的时候时间还早,爸爸和哥/哥们都还没有回来,于是小九抱着小十先去给他洗了手,然后让小十坐在沙发上,给他剥了两个橘子,打开电视让小十看动画片吃橘子。

    小九说:“你先吃水果,哥/哥去给你做冰糖葫芦。”

    小十一听,使劲点了点头,说:“锅锅,快去快去!次次!”

    小十说着,还晃了晃手里的大橘子,小九捏了捏小十的脸颊,就赶紧走进了厨房,然后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今天回来的比较早,两个人刚下了电梯,还没有进家门,就隐约闻到家里有一股奇怪的味道飘散出来,而且这还是在关着门的情况下,就好像什么东西烧焦了一样。

    温白羽吓了一跳,赶紧冲过去打开门,一股浓重的焦糊味道扑面而来,就像失火了似的,家里还弥漫着烟雾,确切来说,应该是烟不是雾,因为这个颗粒有点大。

    “咳咳咳……咳咳!”

    温白羽被呛得瞬间就咳嗽起来,眼泪都要呛出来了,说:“怎么回事儿?!”

    他说着,就听到“咯咯咯”的笑声,抬头一看,就看到了小十,小十的造型有些怪异。

    小十没在沙发上看电视节目,而是坐在厨房门口的地上,怀里抱着一只有些灰白的小黄鸡玩偶,头顶上盯着一只不锈钢的大锅,大锅像是个帽子一样歪歪扭扭的扣着,手里还挥舞着一只小铲子,一边咯咯笑一边拍手。

    小十脸上白扑扑的,好像蹭了什么东西,还有红色的痕迹,温白羽更是被吓着了,赶紧冲过去,还以为他家小儿子流/血了,结果小十伸出小肉手,抹了抹自己的脸颊,把那红色的东西塞/进嘴里,使劲舔/了舔,吃的津津有味的。

    小十还奶声奶气的说:“甜甜哒!爸爸次!”

    小十把那红色的东西该蹭在温白羽嘴上,特别慷慨的分享着。

    温白羽抿了一下,满脸惊讶的说:“草莓酱?!”

    温白羽已经震/惊不已了,再往厨房里一看,更是震/惊不已,平时都是老/二温璟琛在厨房里做饭,温璟琛有洁癖,一切收拾的井井有条,结果现在厨房就跟战场一样,锅碗瓢盆都掉在地上,梳理台上并排放着七八个大碗,里面全都有东西,乱七八糟,地上堆着一大袋儿高筋面米分,面米分撒的到处都是,原来刚才那烟就是面米分!

    旁边的烤箱发出“滋滋”的声音,还从里面冒出一股浓重的糊味儿,灶台上的锅子也在咕嘟咕嘟的煮着,冒出一股甜腻的香味,但是那香味也有糊味儿,温白羽探头一看,很好,再熬糖浆,锅子沾得满处都是糖,已经把锅了,全都糊了!

    小九一身家居服,还像模像样的围了围裙,好像正在和面,满手都是面,案板上好像倒没有什么面,旁边是做成品的冰糖葫芦,长的一个个太磕碜了,一点儿也不晶莹剔透,反而坑坑洼洼,糖浆还是黑的。

    温白羽已经不知道怎么言语自己的现在的心理震/惊程度了,还是万俟景侯淡定,走进来挑了挑眉,然后将冒着胡烟的烤箱电源一把拔了下来,然后又把灶台的火给关了。

    小九:“……”

    小十:“咯咯咯!”

    温白羽的厨艺很好,以至于温璟琛的厨艺也随了温白羽,万俟景侯虽然厨艺不好,但是因为以前都是一个人,所以也能随便做些吃的,不至于把家烧了,然而温白羽万万没想到,小九一点儿也没有遗传自己的厨艺,做出来的比樊阴爻这个黑/暗料理之王,只差一点点了……

    小九把温璟琛收拾的井井有条的厨房给毁了底儿朝天,温璟琛一回来,顿时面色不善,小九只能任/劳/任/怨的给二哥把厨房一点点收拾干净。

    小十则是坐在厨房门口的地上,怀里抱着小黄鸡,正在白嘴吃山楂,也不沾糖,一边吃一边看着哥/哥笑。

    小九一边任/劳/任/怨的擦地,一边刮了一下小十的鼻梁,说:“臭小子,都是为了给你做糖葫芦。”

    小九则是眨着小天使一样的大眼睛,举起自己手里的山楂,说:“锅锅!次,甜甜的!”

    小九狐疑的看了一眼弟/弟,说实话,他们是一天出生的,小九只是因为破壳的时候在上面,所以才变成了哥/哥,其实两个人一分一秒都没有差,所以小九的阅历也很少,他以前没吃过糖葫芦,只是看别人都喜欢吃,这个东西可能真的像弟/弟说的一样甜甜的吧?

    小九就着小十的手就把小十啃剩下的大半山楂直接含进嘴里,一咬,顿时那叫一个酸爽,没有糖,根本不甜,算的直发苦!

    小九一看哥/哥都吃了,立刻拍着小肉手,笑的直揉自己的小肚子,都笑歪在地上了,小肉腿使劲踢蹬着,似乎特别坏。

    小九知道上当了,看着弟/弟一脸坏笑也没辙,只好把酸的要死的山楂给吞了,小九不喜欢水果,有一点也是因为水果都特别酸,小九吃不了一点儿酸味儿。

    小九把山楂咽了,小十张大了眼睛,眨了眨,小天使一样的说:“锅锅,锅锅……”

    小十抓着小九的手臂使劲摇,奶声奶气的说:“锅锅……粑粑锁,核核不能吃,吃了肚肚里会长出山楂树哒!”

    小九:“……”

    大家都觉得小十长得可爱,萌萌哒,一副又软又甜的样子,和蛋/蛋啊,小七啊,小时候都特别像,妥妥的小天使一枚啊,虽然小十没有翅膀。

    但是其实不然,小九因为和弟/弟如影随形的在一起,所以深刻体会到,弟/弟是个小豆包,里面是芝麻馅儿的。

    自从小九长大之后,不需要睡婴儿床之后,小九和小十就分开房间睡了,毕竟小十还需要婴儿床,以免翻身的时候掉下床去。

    小九已经洗了澡,准备睡觉了,时间不早了,他刚躺下来,就听到外面有打雷的声音,天气预报说今天晚上可能有春雨。

    雷声不是很大,不过很快,小九就听到有脚步声,好像在外面走廊,然后是“砰砰砰”的拍门声,小九赶紧下床,打开门,就看到小十抱着他心爱的小黄鸡,穿着米分色的睡袍,可怜巴巴的站在自己门前,大眼睛水汪汪的,缩着脖子,说:“锅锅,打雷雷了,怕怕!”

    小九赶紧把可怜巴巴的弟/弟抱起来,他还赤着小白脚,虽然是春天,但是还是乍暖还寒的日子,光着小脚要着凉的。

    小九把小十抱进房间,关上/门,将他放在床/上,说:“乖,没事,只是打雷,时间不早了,快睡觉吧。”

    小十老实的钻进哥/哥的被子里,怀里抱着小黄鸡,然后等哥/哥也上了床,就钻进哥/哥怀里,缩成一个小团子。

    小九这才发现,原来弟/弟害怕的时候这么可爱,缩在自己怀里,揪着自己的衣服,就是小黄鸡挤在两个人中间有点硌人。

    小九至今也没看出来,小黄鸡和自己哪里像了?

    小九把自己的翅膀伸展出来,环住两个人,将小十裹得严严实实,低声说:“听不到打雷的声音了吧,快睡觉。”

    小十这才点了点头,缩在哥/哥怀里睡着了。

    小九搂着弟/弟很快也睡着了,第二天小九醒的很早,因为他总觉得床有点硌人,应该是那只和自己长得很像的小黄鸡在硌人。

    小九睁开眼睛,就看到可爱的弟/弟睡得正想,米分嘟嘟的小/脸蛋,米分嘟嘟的小/嘴唇,大眼睛闭着,眼睫长的逆天,随着睡梦还在抖动,真是可爱的不行。

    小九却无心欣赏可爱的弟/弟,因为床铺真的很硌人,他把翅膀收起来,找了找,那只小黄鸡不见了,低头一看,原来早就被弟/弟扔到床下面去了。

    小九伸手使劲摸了摸,就摸/到了好几个圆溜溜的东西,掏出来一看,竟然是山楂!他满床的山楂,起码有五六个,怪不得硌人,没给压烂了已经是好事儿了。

    小十还在睡觉,不过随着小九的动作,小十被吵到了,翻了一下/身,“扑簌簌”一声,从他的睡袍口袋里竟然又掉出好几颗山楂……

    小九:“……”

    小九本身长得高冷,但是看着自己弟/弟的时候,真的只剩下无奈了,奈何小十睡得还挺香,也不好打扰他。

    小九只好把床/上的山楂全都归置起来,放在小盘子里,山楂这东西,已经变成小十的第三挚爱,当然第一第二挚爱还是西红柿和大黄瓜!

    小九归置好了山楂,这才躺下来,抱着弟/弟再睡一会儿,不过小九刚要睡着的时候,弟/弟就醒了,醒了之后可怜巴巴的推着小九,说:“锅锅!锅锅的床/上有大虫虫,窝背背疼!”

    小九心想,不是自己床/上有大虫虫,肯定是小十也被山楂给硌到了。

    小十特别委屈,还把自己的小睡袍给扒了,非要哥/哥给他看看后面的大虫虫,小九没当回事,觉得肯定是山楂,结果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小九的后背,蝴蝶骨的地方,左右两边,各有两个小肿块,异常殷/红,还有点轻微的肿/胀,难怪小十觉得疼。

    小九看了看,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赶紧哄着小十,抱着小十去找温白羽和万俟景侯。

    温白羽昨天晚上累着了,还没起床,万俟景侯听见有人敲门,就过去开门,一开门,小十哭的那叫一个嘶声裂肺,温白羽都给吓醒了。

    小九抱着小十进来,小十就搂着万俟景侯的脖子,可怜巴巴的说:“粑粑,窝被大虫虫叮了!呜呜……”

    小九给万俟景侯看了看小十后背的红痕,万俟景侯竟然都不知道这是什么痕迹,看起来又不太像是被虫子叮咬的痕迹。

    温白羽听到他们说话,使劲挣开眼睛,疲惫的都不行了,说:“抱过来我看看。”

    万俟景侯把小十抱过去,温白羽看了一眼,说:“没事儿,长牙了。”

    小十一脸懵懂,连万俟景侯也难得的一脸懵懂,温白羽一看万俟景侯这表情,顿时心里酸爽极了万俟景侯因为活的时间长,所以见识阅历非常多,几乎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不过现在,就是温白羽知道,万俟景侯不知道。

    其实温白羽说的长牙,就是要张小翅膀了,有的鸿鹄生下来是有翅膀的,有的鸿鹄生下来就是没有翅膀,后期才会慢慢张/开。

    小十后背上的红痕,其实就是要长小翅膀,和长牙一样,前期都会有那种又痒又疼的感觉。

    自从小十开始“长牙”,就天天赖在哥/哥身上,要不然就让哥/哥给自己挠挠后背,要不然就像小熊一样,把哥/哥当成木桩子,用后背在他身上蹭来蹭去。

    小九对此表示非常无奈,他又怕给小十那细皮嫩/肉挠坏了,只能给他轻轻吹吹,装着样子的挠挠,果然第三天,就长出了一个特别迷你的小翅膀,比小黄鸡的小鸡翅还迷你,咋呼着在后背上,时不时就扑腾两下,跟卖萌似的,如果使劲扑腾,也能飞起来,飞起地面一厘米不是问题,两厘米有些吃力,小九默默表示,跳得都比这个高……

    小十的翅膀一直是小小的,就和小十的身高一样迷你,而且不能收起来,总是咋呼着,幸亏现在是春天,天气还比较冷,穿的也比较厚实,小十的翅膀叠起来放在后背看不出来,顶多更像一只小球球了。

    不过自从小十有了小翅膀,其实还很鸡飞狗跳,例如小九抱他下楼遛弯的时候,一个不注意,小十觉得热就把外套给脱了,结果小翅膀就跑出来,一个老太太拽着小泰迪正在遛弯,小泰迪一眼就看到小十的翅膀,立刻“嗷嗷”叫着冲上来,就要咬小十的翅膀。

    小十显然也遗传了万俟景侯的运/动细胞,“滴溜溜”的撒腿就跑,跑的那叫一个快,一边小地出溜儿一样的跑,一边奶声奶气的哭着喊:“锅锅!锅锅……呜呜!”

    然后“啪嗒!”一下撞在小九的小/腿上,抱着小九的小/腿,手脚并用的往上窜,后面那只迷你小泰迪也不知道是想要和小十玩,还是想要咬他的翅膀,一直追着他。

    小九一见,赶紧把小十一把抱起来,抱在怀里,那只小泰迪根本没办法跳那么高,只能围着小九转了好几圈,最后悻悻然的跑了。

    小十吓得双手抱着小九的脸,后背的小翅膀一直扑腾扑腾扑腾的,旁边路过的人很多,但是竟然没有一个人以为是真翅膀的,还以为是小孩子戴的背饰,有好几个女白领正好下班回来,路过都忍不住逗逗小十。

    小十见那么多大姐姐盯着自己看,都不敢再哭了,抱着小九的脸不撒手,小九感觉特别无奈,小十虽然很小,但是那个头正好挡住了自己的视线,这么抱着什么都看不见了。

    现在是下班时间,正好有几个女白领回来,其中几个人看到小九抱着小十,立刻小声笑起来,不知道在讨论什么,反正在窃窃私/语,大约一分钟之后,那几个人就走了过来。

    小九还抱着小十哄着,把小外套给他穿上,刚穿好那几个人就走过来了,推搡着其中一个人,笑着说:“去啊,去啊,快去!”

    那个女白领有些羞涩,不过还是走过来,满面通红的把一个小纸条双手举起来,说:“你……你好,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有……有时间能打给我吗?”

    小九双手抱着小十,没办法接纸条,而且他也不想接纸条,毕竟现在的小九,虽然看起来像是个青年人,身高已经窜到了一米七八,而且还在涨个头,但是小九真正的年龄,还不到一岁……

    所以他完全没有谈恋爱的意思。

    不过小十动作特别快,眨了眨大眼睛,一把就把人家的纸条抓过来了,那女孩满脸羞涩,说:“一定……一定打给我啊。”

    她说着,立刻羞涩的调头就跑了……

    小九:“……”

    小九看了一眼举着纸条咯咯笑的小十,无奈的说:“你这个坏小子,怎么不哭了?”

    小十搂着小九的脖子,将纸条往他脸上贴,说:“锅锅!锅锅……叠……叠灰机!灰机!”

    小十刚才看到两个小男孩在玩纸飞机,其实早就想玩了,但是没有找到纸张,现在正好来了纸张,送到小十面前,小十当然要叠飞机了。

    自从第一个女孩子对小九表白之后,仿佛是打开了一个机括,就有源源不断的女孩子对小九表白。

    小九一岁的时候,长得已经和万俟景侯一般高了,身材高大,如果你觉得他并不是很壮的类型,那就大错特错了,看起来冷漠斯文的小九,其实身上全是肌肉,小九喜欢运/动,家里又有健身房,都不需要出去,小九那身上全是硬/邦/邦的肌肉,只不过线条流畅,并不显得纠结,全都掩藏在衣服下面,和万俟景侯简直是一模一样的。

    小九的容貌也越来越硬朗出挑,怪不得表白的女孩子都要拍长队,就温白羽一个人,就看到好几次别人对他家小九表白,还有男生,不只是有男生,还有托着孩子的中年妇女,温白羽感觉他家小九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长大了肯定了不得。

    不过其实小九并不是很会撩人的那种类型,他的性格比较沉闷,而且有点冷漠,但是在别人眼里,这种性格就显得酷酷的,对此小九也很没辙。

    不过小九对着他弟/弟的时候,一点儿也不会酷酷的,反而特别温柔体贴。

    温璟琛对待蛋/蛋也很温柔体贴,但是温璟琛可是有下限的,顶多算是个弟控,蛋/蛋求他或者撒娇,他会心软,但是小九不同,小九是个彻彻底底的……弟奴。

    就是没下限。

    小九长到一岁,身材体征都已经稳定了,也就不会再扎破天的往上长个头了,温白羽就打算送小九去学校读书,正好小十这个样子,也可以去读幼儿园了。

    小九虽然和小十是双胞胎,但是现在一个要读大学,一个要读幼儿园。

    小九很聪明,再加上平时有万俟景侯教他读书,小九最后选择了法/学律师方向,温白羽感觉还挺适合他家小九的,毕竟小九平时看起来挺严肃,如果穿一身西装笔挺,肯定特别养眼。

    八月底就要打一开学,很快小九就打包行李准备去报到了,小十抱着小九的小/腿撒娇,毕竟他还是个小豆丁,就那么一点点,肯本长不大,才到小九的膝盖弯儿。

    小十可怜巴巴的抱着他的腿,用脸颊使劲蹭,说:“锅锅,你要想窝哇……要给窝打电/话。”

    小九见他撒娇,忍不住把他抱起来抱在怀里哄,说:“放心好了,等我忙完开学,天天回来住,好不好?”

    小九也真是宠着小十,虽然学校就在本市,但是因为占地面积大,在城郊的位置,天天来回可以坐地铁,成本暂时不考虑,时间就花费不少,从学校到家就要两个小时,从家回学校又要两个小时,一天四个小时耽误在地铁上。

    小十抱着小九撒娇不放手,小九临走之前就让小十睡在自己房间里了,第二天一大早小九就走了,小十一睁眼没看见哥/哥,还哭了好一阵,那叫一个撕心裂肺我见犹怜啊,哭的温白羽差点打电/话让小九回来。

    刚开始开学有很多事情要做,零零总总的,还有一个星期的军训,小九肯定是不回去的,不过总是打电/话回来,每天晚上必须要打一个小时电/话,有十分钟是给温白羽万俟景侯报备自己,另外五十分钟都是和小十煲电/话粥。

    小十每天从幼儿园回来,都会等着哥/哥的电/话,一边看动画片一边等,讲过电/话之后就乖乖的洗澡睡觉觉,然后明天准备早起上幼儿园。

    这天小十讲过电/话,准备去洗澡睡觉觉了,温白羽任/劳/任/怨的给小九洗澡,小九把小黄鸡玩偶摆在梳理台上,自己脱/光小衣服就跳进浴缸里。

    温白羽给他洗着澡,在和万俟景侯聊天,半开玩笑的说:“小九军训是不是要完了?”

    万俟景侯说:“应该快了,明天就完了吧?”

    温白羽说:“小九是不是要交女朋友了?我刚才听见电/话里有个女孩的声音,都这么晚了,他不是应该在宿舍吗?”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说:“儿子的事情你就别操心了,多操心操心自己。”

    他说着,还故意咬重了几个音,温白羽脸颊“咚!”就红了起来,瞪了他一眼,说:“小孩子在面前呢,你瞎说什么。”

    万俟景侯说:“行,我不瞎说了。”

    他说着,特别从善如流,然后探头在温白羽嘴唇上快速的吻了一下,温白羽赶紧挡住自己的嘴唇,幸亏小十没有看到他们。

    小十低着头玩水里的小鸭子,圆溜溜的大眼睛转来转去的。

    温白羽给小十洗完了澡,把他送回屋子里,放在床/上盖了被子,亲了亲小十可爱的小/脸颊,就给他关了灯,然后关门走出去了。

    小十躺在被窝里,抱着自己的小黄鸡玩偶滚了一会儿,终于一滚从床/上蹦起来,像个小包子一样,不过动作特别快,滴溜溜的爬下床,垫着脚打开门,然后跑了出去。

    小十跑到一个门口,使劲拍了拍,说:“锅锅!大锅锅!开门呀!”

    小羽毛今天睡得早,其实不是睡得早,是因为他打算和关臣轩做点亲/密的事情,结果才睡得早,结果两个人还没来得及做亲/密的事情,只是亲/吻了一阵,就听到有拍门的声音,小十一直在外面奶声奶气的拍门,小羽毛不能放着弟/弟不管,只好过去开门了。

    小十可不知道自己干了破/坏的好事儿,站在门口,抱着小黄鸡,奶声奶气的说:“大锅锅,女盆友是什么呀?”

    “啊?”

    小羽毛一瞬间都没反应过来,小十又问了好几遍,小羽毛很懵懂的给他答复了,尽量用小孩子听得懂的话,结果小十很不高兴的抱着小黄鸡就跑掉了,小羽毛心中一阵忐忑,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坏事儿。

    明天是军训的闭幕式,身为大一校草的小九来说,简直就是大一男生的门面,所以闭幕式就由小九来主持,还有另外一个同班的女生,两个人一起搭档着主持。

    小九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两人还在对主持词,毕竟明天早上就开始了,今天晚上就要对好。

    说起来那个女生的确对小九有/意思,毕竟小九的颜值太逆天,又是大长/腿衣服架子,身材又好,穿着一身迷彩服军训,不知道迷倒多少/女生,不只是大一的新生觉得小九帅,就连学/姐都跑过来看了,这才刚刚开学,小九的名声已经传的非常响亮了,而且还是法/学的帅哥,一听就有精英范儿。

    小九第二天起了大早,准备主持军训的闭幕式,一系列主持下来,挺顺利也挺成功的,中午就正是落幕了,下午已经没有安排,等着周一就开始正式上课了。

    大家决定出去疯一下午,然后晚上去唱歌,整个班都准备去,小九本身想要拒绝,毕竟他一个星期都没看到宝贝弟/弟了,想要回家去看宝贝弟/弟,周六日还要陪着小十。

    不过大家全都去,只有他一个人不去,好像搞特例一样,而且这是第一次聚餐,开头就不好实在不像话。

    小九就打算去吃饭,但是晚上唱歌他就不去了,大家虽然觉得可惜,但是听说小九是回家照顾弟/弟,一帮女生的心都要萌化了,觉得这年头还有这么体贴的男人,绝对是个好男人。

    因为要聚餐,大家先都回宿舍去洗漱换衣服,小九随便穿了一身黑色,因为天气很热,穿的是短袖亚麻衬衫,裤子是九分裤,露着脚踝,脚下踏着一双黑色的低帮运/动鞋,整个人看起来又随性,又性/感,透露着一种成熟的荷尔蒙,冷漠中还稍微有些优雅,实在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就算不说气质,但是这颜值和大长/腿,就秒杀了一票人。

    女生们都精心打扮,毕竟是第一次聚餐,都想要给大家留下好印象,大约一点的时候,大家才在学校门口集/合,准备去聚餐。

    聚餐的地方离这里不太远,大家准备徒步走过去,还没走两步,就在这个时候,小九的手/机突然响了。

    小九看是家里打来的,立刻接了起来,打电/话的是大哥小羽毛,小羽毛的声音特别着急,说:“小九,你的手/机可开机了!”

    小九一听,奇怪的说:“大哥,怎么了?”

    小九因为之前要主持闭幕式,所以暂时把手/机调成了关机,刚才正好打开。

    小羽毛急得要哭了,说:“小十不见了,一大早上就不见了,爸爸要送他去幼儿园,发现房间里没人,哪里都找不到!其他人都出去找了,我留在家里守着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448章 双黄蛋2》,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