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446章 钟馗8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钟馗一阵无语,瞪着那两个为了工作的人,有一种自己其实是自/由市场摆在摊位上的肉,正在按斤秤了卖……

    李谭跟冥帝客套完,转头对钟馗说:“走吧。”

    钟馗后背汗毛都炸起来了,看了一眼冥帝求救,冥帝则是一脸特别兴/奋的表情,看的钟馗后背的汗毛又炸起来了。

    李谭转身走了出去,钟馗立刻窜到冥帝面前,说:“老大,你救我啊!”

    冥帝笑眯眯的拍着钟馗的肩膀,说:“好样的,搞定他!这绝对是大客户,我看好你。”

    钟馗:“……”

    钟馗正在和冥帝说话,李谭转过头来说:“快跟上。”

    钟馗一脸英勇就义表情,实在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夹/着自己的公文包,然后提着装着李谭外套的纸袋子,赶紧跟上去,走出了办公室的大门。

    钟馗一走出去,同事们立刻沸腾了起来,一个一个特别八卦的样子,互相讨论了起来,冥帝咳嗽了一声,说:“大家快工作,别偷懒啊。”

    钟馗默默的跟着李谭上了电梯,往楼下去,这个时候已经上班了,从楼上往楼下走没什么人,电梯门缓缓闭合,就他们两个人,一瞬间,电梯里的气氛非常尴尬,总之钟馗是这么觉得的。

    钟馗看到和自己并肩站着的李谭,脑袋里不可抑制的出现了周六晚上的画面,两个人抵死缠/绵,李谭满脸汗水,一脸发狠的凶狠样子,狠狠的掠夺自己的样子。

    也不知道那时候是不是因为钟馗喝的太醉了,所以钟馗根本不觉得疼还主动催促着,生怕不够狠,不过后来钟馗醒过来之后,那是真的叫一个疼,毕竟他以前没做过这种事情。

    钟馗不可抑制的脑补着,顿时感觉脸上挂不住了,都不敢抬头去看李谭,相反的,李谭则是非常镇定,平时着电梯面板上跳动的数字。

    很快,电梯在中间楼层停了下来,一个女人从外面走了进来,是财务部的,看到钟馗,还笑着打招呼,说:“钟哥?出外勤啊?”

    出……外……勤……

    钟馗只好含糊的应了一声,说:“啊……是,是啊。”

    那女人看到钟馗,脸上有些不好意思,瞬间变得腼腆羞涩起来,说:“钟哥,你怎么把胡子剃了?”

    钟馗下意识摸了摸自己下巴,说:“啊……剃了。”

    那女人说:“一下帅的我差点不认识了。”

    钟馗干笑了一声,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李谭,李谭仍然盯着跳动的电梯面板。

    女人又说:“钟哥留胡子也特别帅。”

    钟馗更是尴尬,那女人一看就对钟馗有/意思,眼看着电梯要到一层了,女人终于鼓足勇气,说:“钟哥,你今天下班有空……”

    吗……

    还没说完,电梯“叮”的一声就到一层了,李谭立刻说:“走吧。”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正好盖住了女人羞涩的声音,钟馗没听清楚,立刻跟女人挥手说:“我先走了,回见啊。”

    女人急的不行,但是刚才的勇气已经撒气儿了,只好挥手说:“嗯,回头见。”

    李谭走出电梯,钟馗赶紧跟上,两个人出了门,李谭的车子就停在外面的停车场上,李谭将车子打开,然后拉开驾驶位准备坐进去,说:“上车吧。”

    钟馗“咕嘟”咽了一口唾沫,声音有些微弱的说:“李……李总,这是去哪里啊?”

    李谭看向钟馗,首先说:“不是说不要叫我李总吗?”

    钟馗立刻说:“李……李先生……”

    李谭看了一眼钟馗,说:“去我家,上车。”

    真的去他家?!

    钟馗一瞬间都要懵了,不过因为李谭的话有些不容置疑,钟馗立刻就拉开了车门,脑子反应比手慢,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坐在了副驾驶上,顿时不知道自己该关门,还是该逃窜出去跑路。

    李谭看了他一眼,说:“关车门。”

    “哦哦!”

    钟馗赶紧“嘭!”一声关上车门,关上之后又后悔了,不过车门一关上,李谭就落下了中控锁,这下好了,否则李谭开门,不然钟馗是下不去车了。

    钟馗身材也算是高大,现在则是坐立不安的缩在副驾驶,就跟受气包一样,在后视镜里偷偷瞥着李谭。

    李谭的面色很自然,开着车,不过正好一瞥,两个人的目光就撞在了一起,钟馗吓得立刻缩回目光,瞥向窗外看风景。

    李谭看了他一眼,又继续开车,两个人一时无话。

    钟馗尴尬的要命,李谭首先开口了,打破了这种凝重的气氛,说:“纸袋子里是什么?”

    钟馗一听,立刻说:“是……是您的西装外套。”

    李谭点了点头,钟馗说:“真……真不好意思,您的外套我还没来得及干洗,本身想今天拿出去干洗的。”

    李谭又点了点头,说:“没事,我家里有家政,让她去弄就行了。”

    钟馗也点了点头,咳嗽了一声,莫名觉得还是很尴尬,而且只要一看到李谭,钟馗就会胡思乱想,这么胡思乱想着,那个尴尬的位置都要硬了!

    钟馗发现自己不对劲,赶紧深呼了几口气,李谭看了他一眼,说:“晕车吗?把车窗打开一点儿?”

    钟馗顿时尴尬无比,他深呼吸根本不是因为晕车,幸好那地方反应不是太明显。

    钟馗赶紧答应了两声,把车窗降下来一些,嗖嗖的冷风吹进来,这才让钟馗感觉好一些了。

    车子开了将近半个小时,而且是不堵车的情况下,很快他们的车子就开进了一个很豪华的小区,门口有门卫,门卫看到车子,很娴熟的李谭打招呼,说:“李先生,您好。”

    小区很高档的样子,连门卫都非常有素质,车杆子抬起来,车子很快行驶进小区,停在了固定车位里。

    钟馗此时就更紧张了,真的是回家来了?!没开玩笑吗?!

    李谭停好车,把车子熄火,然后拔/出钥匙,打开门,说:“下车吧。”

    钟馗赶紧跟着下车,差点忘了把纸袋子拿上。

    李谭下了车,把车锁上,然后说:“这边儿走。”

    两个人进了一栋楼,坐电梯上了顶层,跟温白羽他们家一样,一层只有一个住户,李谭下了电梯,打开家门,钟馗立刻松了一口气,因为李谭家里有人!

    应该是家政,是个阿姨,很和蔼的样子,看到李谭进来,笑着说:“李先生,今天回来的真早啊。”

    李谭点了点头,说:“我这儿有件外套,麻烦帮忙干洗了。”

    那阿姨立刻说:“好的好的,不麻烦。”

    她说着从钟馗手里接过纸袋子,钟馗刚刚放松/下来,接过就听家政阿姨说:“房间打扫好了,要洗的衣服我就先带走了,明天一早给您带回来。”

    李谭点了点头,说:“慢走。”

    那家政阿姨竟然穿好外套,提了一个大袋子,再有就是钟馗新拿来的纸袋子,然后……

    然后走了!

    “咔嚓”一声,大门关上了,家政阿姨走了,一瞬间房间里只剩下钟馗和李谭,钟馗立刻又坐立不安的。

    李谭走进去,自己换了鞋,然后拿出一双新的拖鞋,递给钟馗,说:“穿这个吧?”

    钟馗赶紧答应,然后换了鞋,这才一步三蹭的慢慢蹭进去。

    李谭走进去,把西装外套脱/下来,他今天穿的是银灰色的西装,脱/下来之后挂在一边的衣架上,露/出里面银灰色的马甲,那马甲衬托着李谭的身材,宽肩膀,精瘦的腰,还有一双大长/腿,那叫一个逆天。

    钟馗看着他脱外套的动作,嗓子里不由“咕嘟”一声,竟然又脑补了不太好的画面,赶紧错开眼睛。

    李谭说:“坐吧,随便坐。”

    钟馗点了点头,找了个沙发坐下来,结果一坐下来,瞬间给忘了,屁/股那叫一个疼,“哎!”了一声,直接又窜了起来,脸都白了。

    李谭有些吃惊的看着他,钟馗满脸通红,真是万分不好意思,赶紧又要坐下来,干笑了两声。

    李谭先是吃惊,然后又皱了皱眉,说:“身/体不舒服吧?”

    钟馗瞬间无比尴尬,赶紧摇头,李谭说:“上药了吗?”

    钟馗奇怪的说:“什么……什么上药?”

    李谭说:“那个地方……”

    钟馗还是没听懂,他根本不知道要上药,毕竟他也没经验,那天回去只是洗了洗,然后倒头就睡了。

    也是因为钟馗体质好,不然早就发炎发烧了。

    李谭见他一脸懵懂,叹气说:“是我不好,你……我那天晚上有些粗/鲁,你过来,我给你上药。”

    钟馗听得似懂非懂,但是重点是“那天晚上”,还“粗/鲁”,顿时更不敢过去了。

    李谭主动走过来,伸手拉住钟馗的手腕,拉着他往二楼走去了,推开二楼一间房间,看起来像是李谭的卧房。

    里面布置的是冷色调,很整齐,规规矩矩,特别严肃,李谭拉着他走进来,然后打开旁边的小柜,从里面拿出一个医药箱来。

    李谭打开医药箱,钟馗顿时面红耳赤,因为他看到医药箱里竟然有一瓶润/滑剂,他虽然没吃过猪肉,也没见过猪走,但是那润/滑剂上面的字特别明显,写着“爽/滑快/感”四个大字,旁边还有一盒安/全/套!

    李谭拨/开这些东西,从下面拿出一个小盒子来,都是没开过包装的,还用塑料纸封着。

    李谭将塑料纸“刺啦”一声撕/开,撕的钟馗心脏“梆梆”直跳,吓得他不得了。

    李谭将纸盒子打开,掏出里面的小盒子,竟然是公主粉的盒子,一打开盖子,还有一股玫瑰的香味,特别的浓郁。

    钟馗面红耳赤的说:“别别……不……不用了。”

    李谭说:“一定要上药,不然会发炎。”

    钟馗还是似懂非懂,脑袋发木,难道说……要把这药膏上到自己那个位置?

    那也太丢人了!?

    李谭说着走过来,钟馗赶紧制止他,说:“我……我自己来行吗!”

    李谭看了看钟馗,最后松口说:“可以,给你。”

    李谭把小盒子递给钟馗,钟馗赶紧拿着,说:“我回去上药吧,那我先……”

    走了……

    还没说完,李谭立刻说:“就在我这儿上药吧,上了药,我和你谈谈。”

    钟馗:“……”开溜不成功。

    钟馗只好硬着头皮说:“那……那我借用一下你的洗手间。”

    李谭点了点头,说:“这边。”

    李谭把钟馗送到卫生间门口,卫浴虽然不是分开的,但是里面还有个小推拉门,看起来特别豪华。

    钟馗走进去,就关上了门,然后狠狠松了一口气,其实他是想来冷静冷静的,因为他发现自己总是胡思乱想,不止如此,而且还结巴!

    钟馗关上/门,对着镜子照了照,幸好,自己脸不白,脸红都看不出来,不然真是太丢人了。

    钟馗一边思索着怎么应对李谭,一边抓耳挠腮,看了看手里的小盒子,打开闻了闻,挺好闻的,抹在手上凉丝丝的,钟馗那里的确疼,不知道抹上是不是会好点儿。

    钟馗于是小心翼翼的弄了一些,抹上试试看,果然抹上之后凉丝丝的,特别舒服,而且好像还有镇痛的效果,不知道是不是有消炎,促进伤口愈合的功效。

    钟馗感觉挺管用,就仔细的把药膏抹好,然后松了一口气,把盒子盖好,然后仔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洗干净手。

    钟馗做好这一切,有点不敢出去,坐在马桶盖上,又开始抓耳挠腮。

    钟馗进去都已经四十分钟了,李谭有些担心,卫生间的门是锁着的,里面没什么声音,李谭在门口转了两圈,终于伸手“叩叩”敲了敲门,说:“你怎么样了?”

    里面没有声音,但是紧跟着就是“哐当!!!”一声,似乎是撞到了什么的声音。

    李谭吓了一跳,说:“你怎么了?”

    里面仍然没有回/复,但是李谭觉得很不对劲,有粗重的呼吸声,李谭使劲转了转门把,说:“钟馗?你怎么了?你不说话我要进去了?”

    里面仍然不说话,只是呼吸声越来越粗重,李谭赶紧按了旁边的应急按钮,从外面打开了卫生间的门,这一打开门,李谭顿时愣住了。

    的确有东西倒了,钟馗撞到了旁边挂着的盛装沐浴用/品的小架子,东西砸了一地,沐浴液弄的地上滑溜溜的,还有一半洒在了钟馗身上。

    旁边的花洒也被打开了,里面滋滋的喷着冷水,一片狼藉,钟馗倒在地上,衬衫全湿/了,满脸通红,痛苦的在的地上轻微的扭/动着。

    李谭愣了一下,瞬间抢过去,说:“你怎么了?”

    钟馗难受的说不出话来,一张嘴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要被自己给烫死了,他心跳的飞快,看到了李谭,瞬间更加忍不住了,伸手一下搂住李谭的脖子,强/硬的和他接/吻。

    李谭只是愣了一下,然后立刻抱住钟馗,狠狠的回吻他,钟馗仿佛打开了李谭的一个机括,两个人疯狂的接/吻……

    李谭有些吃惊,不过很快/意识到,可能是那盒药膏,并不是单纯的消炎去肿的药膏,而是带有一点儿情/趣色彩的,钟馗抹了不少,他又在卫生间里一直坐着,很不巧药膏就慢慢发作了……

    钟馗累的要死,迷迷糊糊就累得睡着了,浑浑噩噩的,感觉自己又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钟馗睡着睡着,终于像是睡饱了,“嗯”了一声,慢慢睁开了眼睛,他发现房间里异常昏暗,诧异的转了转眼睛,看着四周,落地窗拉了窗帘,能从缝隙里看到外面华灯初上,已经天黑了。

    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床头小灯,借着昏黄微弱的光芒,能看清楚整个房间大得离谱,而且特别严肃,和自己的房间不太一样。

    钟馗的脑子转了好几下,仿佛卡壳了一样,随即一转,就看到自己身边有个人,他侧躺在床/上,伸手搭在钟馗的腰上。

    竟然是李谭!

    这一切都似曾相识,不一样的是,这次李谭没有睡着,他竟然是醒着的!

    钟馗突然回忆起自己做的梦,然而那根本不是梦,钟馗一瞬间差点羞愤而死,李谭面色倒是自然,很淡定的说:“醒了?”

    钟馗张了张嘴,咳嗽了一声,说:“啊……是……是啊……”

    李谭说:“已经六点半了,要起来吃晚饭吗?我去叫外卖。”

    钟馗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李谭说:“想吃什么?”

    钟馗说:“什么都可以。”

    李谭点了点头,起身走出房间,到客厅去拿了座机给外卖打电/话。

    钟馗见李谭走出去,立刻窜起来,吓得他一身冷汗,刚刚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简直“惊心动魄”。

    钟馗跑起来,想效仿上次,赶紧逃跑,趁着李谭点外卖的时间,结果钟馗发现,自己的衣服都不见了,因为他的衣服上都是沐浴液,而且是整瓶子的沐浴液,所以必须洗了才能穿,钟馗现在身上就穿着一个白色的睡袍,就不说现在是大冬天了穿这个冷不冷了,反正这么跑出去绝对像神/经病。

    钟馗逃跑的梦想顿时破灭了,就在他转磨找衣服的时候,李谭很快从外面回来了,钟馗赶紧装作什么都没做的样子。

    李谭说:“外卖点好了,一会儿就送过来,咱们先谈谈。”

    钟馗干笑着说:“谈……谈合同吗?李先生有哪里不清楚?”

    李谭和他穿的是一模一样的白色睡袍,慢条斯理的坐下来,坐在卧房的沙发上,说:“不是,合同只是借口,我想和你谈谈,关于我们的事情。”

    钟馗:“……”李先生好特么直接!让钟馗竟然无/言/以/对。

    钟馗干咽了一口唾沫,李谭说:“请坐,别站着,别太局促,让别人看到还以为是我强/迫你的。”

    钟馗:“……”李总果然是李总,说的好特么一阵见血,果然不是强/迫的,一共两次,都不是……

    钟馗只好默默坐下来,竟然一下都无法反驳,李谭见他坐下来,说:“首先,这个还给你。”

    他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纸袋,递给钟馗,钟馗一看,里面是一万块钱,周日早上,钟馗醒来之后,就把自己钱夹里所有的现金都放在酒店房间的床头柜上,然后跑了。

    这可以说是钟馗全部的存款,他特意取出来的,准备多带点请客吃饭。

    李谭将一万块钱还给钟馗,说:“我不要你的钱。”

    钟馗立刻摇手说:“不不不,你误会了,不是,这是周六我请客的钱,我当时睡着了,肯定是你付的帐,说好了是我请客的。”

    李谭看他着急的样子,笑了一声,从小纸袋里抽/出了六张拿走,说:“你请客是六百块钱,剩下的还你。”

    钟馗一听,什么?!才六百,他们可打包了特别特别多的小龙虾和扇贝,这么牟足了劲儿吃,一共才吃了六百……

    钟馗本身想请贵一点儿的,这和李谭给他的酒完全没办法比。

    钟馗赶紧说:“那个……那个还有住酒店的钱。”

    李谭说:“那个不用付给我,而且……我也不想和你分的那么清楚。”

    钟馗一听,莫名的觉得心头一热,特别感动的样子,心想着果然不管是不是转/世了,忘记了以前的事情李谭都是自己的好兄弟啊……

    正在钟馗感叹自己和李谭是好兄弟的时候,李谭又说:“好了,现在说说我们,我觉得你完全没有必要……害羞。”

    “什么!?”

    钟馗一瞬间都要崩了,害羞?什么东西?

    李谭坦然的说:“我们本身就是情/侣,不是吗,做这种事情了,应该是情理之中的。”

    钟馗立刻脑子里一团浆糊,说:“等等……李先生,咱们是……”

    钟馗磕磕巴巴的说:“情……情/侣?”

    李谭点点头,仍然是一脸坦然,钟馗懵的找不到北,李谭说:“虽然我和你交往的时间,还没到五天……”

    钟馗更是奇怪,五天?今天是周一,那算一算,就是周四开始的,钟馗猛地想到,周四的时候,他正好去李谭的公/司谈合同,然后和李谭中午吃了一顿饭。

    那个时候……

    李谭问自己是不是喜欢他,还说“答应和自己交往”,钟馗还以为这件事情是自己幻听呢,没想到李谭竟然当真了!

    钟馗立刻咽了两口唾沫,咳嗽了两声,说:“那个……那个不好意思,我其实……”

    李谭看他吞吞吐吐的,说:“没关系,你直说。”

    钟馗说:“我……我那个没想和李先生你发展成这种关系……”

    李谭皱眉说:“这种关系?”

    钟馗补充说:“就是情/侣关系。”

    李谭说:“那你的意思是?”

    钟馗立刻说:“兄弟关系好一点儿!我想和李先生你做兄弟做朋友的。”

    李谭看着钟馗,也没有恼怒的神色,只是轻笑了一声,说:“哦,原来你会和兄弟,朋友做这种事情?”

    李谭说着,还伸手过去,在他勃颈上一按,“嘶!”一声,钟馗感觉疼的要死,伸手一摸,竟然是一个牙印!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咬了!

    钟馗顿时被李谭的好口才给说蒙了,瞪着眼睛,一副醍醐灌顶的样子,李谭说的没错,自己也不是那种随便的人,但是竟然能和李谭做这种事情,而且不只是一次。

    钟馗瞠目结舌的,眼睛不停的晃,难道自己……

    幼时和李倓的相交,只觉得很愉快,十年之后再见李倓,心里多半是感慨,也是莫名的兴/奋,直到李倓以为自己熟睡,偷偷亲/吻了自己……

    那时候钟馗心里感慨万千的,等七百年之后,钟馗回到阴府报道,却听到范无赦说,有一个人等了他足足七百年,直到那个人轮回,饮下孟婆汤的时候,仍然没有机会见到钟馗。

    那个时候,钟馗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儿。

    钟馗这个人,事业心很强,但是对感情很懵懂,他从没思考过这件事情,而如今,事情摆在自己眼前了,钟馗不得不多想一些。

    其实那天李谭说得对,李谭说,自从见第一面的时候,就发现钟馗的眼神很奇怪,似乎是喜欢自己,那里面都是惊讶,还有遮不住的爱慕。

    钟馗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只是把这种感情混做了兄弟之情,朋友之情。

    钟馗这么想着,嘴唇颤/抖了好几下,说:“我……”

    李谭看着他,说:“可能是之前,我表达的不够清楚,我想和你交往,周六那天说请你吃饭,其实也是想和你约会。”

    约会……

    钟馗脑子瞬间要炸了,原来那天他们吃火锅,吃麻辣小龙虾,吃麻辣扇贝,喝白酒,那叫约会!

    钟馗现在毁的肠子都青了,他人生中第一次约会,竟然是喝着二锅头约的,早知道那是约会,就找个点蜡烛的西餐厅,然后再看个电影了!

    李谭看着他,继续说:“这是我的意思,你呢,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钟馗一瞬间嘴唇都哆嗦起来,他感觉这感觉比抓鬼还刺/激,全身的毛孔恨不得都张/开了,张大眼睛,紧紧盯着李谭。

    李谭说:“你可以慢慢想,不过我对你的感情,绝对不是兄弟和朋友,我也不会随便和兄弟朋友上/床,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种感觉……很奇怪,仿佛我们多年以前认识,在这之前,我绝对不相信一见钟情,但是我又不得不信邪。”

    钟馗听着他慢慢说,心脏跳得更加飞快了,呼吸都稳不住了,李谭说完,站起来说:“你想一想,我去给你倒杯水吧?你口渴吗?”

    李谭刚一站起来,钟馗猛地一把拽住他的手腕,发出“啪!”一声,李谭吓了一跳,回头看他,钟馗一双虎目简直要发光,使劲咽了一口唾沫,然后声音沙哑坚定的说:“我……我喜欢你!”

    李谭没想到钟馗突然对自己表白了,一瞬间有些惊喜,平时严肃的眉眼都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钟馗虽然不太好意思,毕竟他可是第一次和别人交往,而且钟馗觉得自己是特别笔杆条直的人,结果没想到,竟然这么弯了,其实早弯了……

    钟馗拉住李谭,心想都表白了,自己也不能怂,慢慢拉住他,将李谭拉过来,然后含/住了李谭的嘴唇。

    李谭真是惊喜,立刻配合这钟馗的亲/吻,钟馗没什么经验,其实李谭也没经验,不过两个人都很享受这种心意相通的亲/吻。

    两个人气喘吁吁的分开的时候,钟馗憋得都要没气儿了,“阿嚏”一声,打了个喷嚏。

    李谭一见,说:“是不是感冒了,我给你弄点药吃吧。”

    钟馗想摆手说不用,但是李谭坚持要给他去那感冒药吃,其实是钟馗周日那天偷跑出来之后,洗凉水澡洗的,有一点儿打喷嚏。

    李谭去找医药箱,正好这个时候门厅响了,肯定是外卖,李谭说:“帮忙开一下门,已经付钱了,直接接外卖就行。”

    钟馗赶紧答应,然后走出去开门,“咔嚓”一声门就打开了,钟馗一瞬间看到了一张特别熟悉的脸。

    那张脸笑眯眯的,正在扮演外卖小哥,说:“您好,您的外卖……”

    竟然是温白羽!

    钟馗已经不知道自己脑子里是什么情况了,反正他现在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袍,露着脖子,脖子上有吻痕,因为接/吻,刚刚嘴唇有些红肿。

    钟馗哪知道会遇到熟人,现在只想“嘭!”一声把门甩上!

    温白羽是来送外卖的,其他人都在忙,就他最闲,所以作为老板的温白羽客串了一把外卖小哥出来送东西。

    温白羽看到钟馗,也怔愣了一下,随即吃惊的睁大眼睛,先看了看门牌号,然后又看了看订单的地址,确定这里并不是钟馗的“蜗居”,而是一个非常豪华的小区。

    然后温白羽目光如炬的扫射着钟馗,从他的嘴唇,到他脖子上的吻痕,还有那一身略微有些宽大的白色浴袍。

    温白羽一脸吃惊的说:“你你你……”

    钟馗快速接过外卖,挡住脸,大喊着说:“你认错人了!”

    温白羽差点直接笑场,绝对是钟馗,化成灰他都认识,虽然剃了大胡子,其实温白羽有点不习惯,但是也能认出来。

    温白羽惊讶的看着钟馗,然后瞬间就明白了,奸笑着说:“外卖是个姓李的先生定的,李谭吧?!”

    钟馗听了一惊,赶紧说:“不是不是。”

    温白羽了然的一笑,说:“嘿嘿嘿,狡辩是没有用的。”

    钟馗恨不得温白羽快点走,简直是出丑啊。

    钟馗终于把温白羽打发走,出了一身冷汗,拎着外卖回来,李谭已经准备好了感冒药给他吃。

    钟馗说:“你怎么订的这家店?”

    李谭奇怪的说:“我以为你喜欢,周六的时候,你不是一直夸他家的菜好吃吗?”

    钟馗:“……”欲哭无泪,自己在李谭家里,还穿着李谭睡衣,脖子上都是吻痕,明天一大早,肯定要“见报”了,温白羽知道了,就等于熟人都知道了,而他们的熟人,似乎有点多……

    钟馗和李谭开始正式的交往了,其实想通之后,钟馗完全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对于别人都觉得他是top,而钟馗是则是下面的,也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因为其实挺舒服。

    钟馗第二天去上班,因为他的衣服还是湿的,冬天不好干,两个人又把湿衣服给忘了,钟馗只好穿了李谭的衣服,幸亏身高差不多。

    李谭还开车送钟馗到公/司楼下,一定要看着钟馗进门才走,钟馗和李谭道别之后,就坐电梯上了楼,还没进办公室大门,就听到“哈哈哈哈哈!!!”的笑声,笑的像一群老鸹似的,办公室就跟掉进了蛤/蟆坑一样!

    钟馗满脸狐疑,都不敢往里走了,同事们看到了钟馗,立刻“噌!!”全都站起来,窜过来一把抓/住钟馗,立刻大喊着:“钟哥!钟哥你不地道啊!你都和李先生同/居了!我们都不知道,喜酒!喜酒必须请!”

    冥帝也跑出来凑热闹,笑眯眯的说:“对对,喜酒必须补,毕竟你们同/居,也有各位同事们的鼎力相助,你不知道,昨天你出外勤,同事们帮你分担了多少工作。”

    钟馗:“……”人/面/兽/心的老板,助纣为虐的同事,还有唯恐天下不乱的温白羽!

    钟馗气的牙直痒痒!

    温白羽正在小饭馆里,翘着二郎腿,看着大家忙碌的进货,突然“阿嚏!”一声,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自己鼻子。

    万俟景侯说:“是不是感冒了?你最近身/体不好,多穿点衣服。”

    温白羽摇头说:“我穿的够厚了,不是感冒,肯定是有人背地里骂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446章 钟馗8》,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