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444章 钟馗6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钟馗走进来,还笑着和温白羽打招呼,说:“嘿,小老板!”

    温白羽惊讶的说:“钟馗?你变帅了啊!”

    其实干支玉敦出现问题的时候,温白羽也见过没胡子的钟馗,但是当时的钟馗没有现在年纪大,还有一种年轻气盛的感觉,如今的钟馗经过岁月的洗礼和沉淀,透出一种稳重的老成,说白了更加成熟了。

    温白羽这么一说,钟馗颇为不好意思,万俟景侯则是在旁边,很没诚意的“咳”咳嗽了一声。

    温白羽立刻吓得汗毛倒竖,改口说:“也……也就一般。”

    万俟景侯这个时候才“呵”的冷笑了一声,笑的温白羽心里忐忑异常,跟装了个毛兔子似的。

    万俟景侯则说:“留的位置在这边。”

    钟馗赶紧跟着万俟景侯走过去,然后坐了下来,是个把角的地方,空间挺大的,说话也挺私/密。

    钟馗坐下来就开始研究菜单,温白羽好奇的看着,说:“你今天不上班吧?”

    钟馗说:“不上啊。”

    温白羽说:“那你怎么还穿西装?还把胡子剃了?你不会真的交女朋友了吧?”

    钟馗咳嗽了一声,说:“什么啊,请朋友吃饭,男的。”

    温白羽一脸了然的说:“男朋友?”

    钟馗:“……”

    钟馗无奈的低头看菜单,因为他到的时间太早了,所以李谭还没有来,七点钟整,别的桌子已经座无虚席,等位的人都几十桌了,就听到外面有喧哗的声音,温白羽探头一看,透过小饭馆玻璃的窗户,就看到外面有一束车灯,那亮度绝对是豪车。

    车子停在旁边的车位里,下来一个穿着黑西装的年轻男人,那男人身材高大,透露着贵/族的优雅,长相也英俊优雅,等位的女孩子们瞪着眼睛瞥他。

    温白羽一看,顿时傻眼了,这不是李谭吗?

    李谭下了车,看了看饭馆儿的名字,似乎在确定,终于推开门走了过去,在外面招待的是血髓,因为没有空位了,刚要说话,就听到“噌!”一声,钟馗猛地站了起来,那身法特别矫健,挥着手说:“李总!这边儿!”

    李谭本身蹙着眉,一脸严肃,但是听到钟馗的声音,立刻双眉舒展开来,微笑着冲钟馗点了点头。

    温白羽眼睁睁看着李谭走过去,坐在了钟馗对面,钟馗把菜单递给李谭,说:“李总,你点吧,我还没点,不过我订了小龙虾,他家小龙虾又干净又好吃,李总您别嫌弃这儿地方小,菜可是很好吃的,我每天下班都跟这儿吃碗炸酱面。”

    钟馗和李谭说着,就感觉到一股炙热的视线,一抬头,就看到温白羽用一种“有奸/情”的表情盯着自己,钟馗突然感觉压力有点大,特别后悔在这里请李谭吃饭,估摸/着这一顿饭吃的都要从后脊梁滑/下去……

    李谭看了看菜单,都是家常菜,竟然还有铜锅涮肉,李谭很少吃这个,如果是涮火锅,也是那种高档场所,从没见过真的炭火铜锅涮肉。

    钟馗一见,立刻点了这个,正好天气凉,吃这个最好,两个人点了四大盘子肉,一个一斤的,三个半斤的,然后点了一大堆菜,什么涮毛肚白萝卜酸菜白菜冻豆腐粉丝等等,都是铜锅涮肉常吃又经典的那些。

    温白羽给他们记录点的菜,直侧目,这么多/肉还不撑死,钟馗这是准备填鸭呢?

    两个人除了点了涮肉,还点了麻辣小龙虾,麻辣扇贝这些作酒的小吃,然后钟馗开了一瓶好的白酒。

    说实在的,李谭和别人谈合作,经常喝红酒,还真没喝过什么白酒。

    两个人摆了一大桌子,满满当当的,铜火锅也摆上桌子了,果然是地道的炭烧铜锅,钟馗将酒给李谭满上,笑着说:“李总,您尝尝。”

    李谭看着钟馗,说:“别这么生分了。”

    钟馗立刻听懂了,改口说:“李先生?”

    温白羽端菜过来,还没走远,一听差点直接笑喷/出来,忍的特别辛苦,钟馗真是够实诚的。

    李谭说:“叫我李谭就可以。”

    钟馗“啊?”了一声,感觉他们见面两次,就直接叫名字,似乎不太好,但是钟馗转念一想,他们见面第一次,李谭就直接问自己是不是喜欢他,这更直接,也没什么不好的。

    于是钟馗点了点头,就一道一道的给李谭介绍这个铜锅涮肉怎么涮最地道,他们要了一斤高钙羊肉卷,其实里面有小脆骨,吃起来又劲道又脆,半斤手切鲜羊肉,半斤羊筋/肉,半斤羊腱子,当然还有一点儿羊尾油,钟馗吃的特别豪爽,恨不得半盘子半盘子的往锅里下。

    李谭一看就是很高雅的人,但是竟然对钟馗的豪爽并不反感,只是微笑着看着钟馗涮肉,钟馗还给他涮毛肚,涮出来的又嫩又有嚼劲儿,夹到李谭碗里。

    两个人吃的那叫一个和谐,温白羽偷偷躲在角落里一直往这边看,因为是吃饭时间,小饭馆儿格外忙碌,大家都在干活儿,万俟景侯也去帮忙了,一转头就看到温白羽趴在柜台后面,对着钟馗傻笑,笑的那叫一个傻。

    万俟景侯走过去,用菜单轻轻敲了一下温白羽的脑袋,温白羽“哎呦”一声,这才回神儿,说:“你竟然打老板!这个月工/资没有了!”

    万俟景侯“呵”的冷笑了一声,低下头来,贴近他的耳朵,轻声说:“我不止敢打老板,我还敢操老板呢。”

    温白羽:“停停!”

    温白羽脸色通红,立刻叫停,说:“你大/爷,快去干活,别偷懒!”

    钟馗和李谭一边吃一边喝,钟馗的酒量不错,昨天喝了一瓶红酒愣是没有醉倒,但是今天不同了,他们闷了一瓶白酒,两个人喝的脸都有些红,李谭意外的还保持着清/醒,钟馗则是满脸通红,“咚!”一声,趴在桌子上竟然睡着了!

    李谭赶紧伸手一接,以免钟馗的脑门磕在桌角上,也避免他的头发被碳火燎到。

    李谭的手扶住钟馗的脖颈,叫了他两声,结果钟馗醒不过来,完全睡着了似的,李谭的手摸/着他的脖颈,眼睛一瞬间眯了眯,手掌不着痕迹的轻轻摸了他的脸颊一下。

    说实话,钟馗这个刮胡子技巧太差了,不过胡子刮掉了,本身的脸就露了出来,钟馗看起来是个英俊的型男。

    李谭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钟馗刮掉胡子的样子,似曾相识,好像在自己记忆深处若隐若现,但是又记不清楚了,他总觉得,就该是这样子的,完全没有任何惊讶。

    钟馗叫不醒,趴着就睡着了,甚至要打呼噜,李谭没办法,只好把服/务员叫过结账。

    温白羽赶紧过来,钟馗睡得特别死,但是竟然还说梦话,抬了一下头,特别豪爽的喊:“打包!!!”

    然后又“咚”一声,额头撞在桌上睡着了……

    温白羽:“……”

    李谭倒是脾气很好,补充说:“帮我打包。”

    说好是钟馗请客,结果钟馗半路醉了不省人事,最后还是李谭买单的。

    买过单,打完包,李谭就准备打包带走钟馗了,钟馗他醉的软泥一滩,根本站不起来,好在李谭身材高大,伸手一架,将人架在肩膀上,另外一手提着打包的盒子,就走了。

    两个人走到外面,因为李谭喝了酒,自然不能开车了,只好在门口打了一辆车,两个人上了出租车,温白羽还抻着脖子看呢,戳了戳旁边的万俟景侯,说:“你说……他们不会是开房去了吧?”

    万俟景侯挑了挑眉,轻笑一声说:“带着打包的小龙虾?”

    温白羽:“……”

    两个人上了出租车,李谭想要把钟馗送回家去,钟馗进了后座,直接躺倒在李谭腿上,特别赖的样子,倒下就呼呼大睡,一点儿酒品也没有。

    李谭有些吃惊,毕竟钟馗喝醉之后,竟然和人这么亲切,一点儿没有防备的躺在自己腿上。

    司机问他们去哪里,李谭摇了摇钟馗,想问问他家地址,终于“唔”了好几声,可算是醒过来一点儿,但是根本没意识到他们在车上,而是说:“喝!喝!我还能喝!!”

    司机:“……”

    司机师傅生怕钟馗把东西吐他车里,李谭没有办法,自己的房子离这边有点远,于是说:“找个最近的酒店吧。”

    这边有个很不错的酒店,就在旁边,司机到了地方,赶紧停车,李谭结了帐,架着醉醺醺的钟馗走进酒店,因为李谭这一身打扮实在太昂贵,迎宾的门卫赶紧过来帮忙架着钟馗,李谭在前台开了房,就带着钟馗上楼去了。

    两个人刚坐电梯上楼,钟馗就不行了,“唔!”了一声,捂着自己的胃,说:“吐……想吐……”

    李谭赶紧把门刷开,钟馗踉踉跄跄的跑进去,还以为是自己家,结果跑到一个角落,发现不对劲儿,愣着神儿一看就没醒过来,李谭赶紧把他拉进洗手间,钟馗这才哇哇的吐起来。

    李谭站在旁边帮他拍背,拿了漱口杯接了温水给他漱口,钟馗吐得乱七八糟,李谭没有嫌弃,反而帮忙收拾,看到钟馗身上也有吐得污迹,帮他把脏掉的外衣脱/下来,然后将钟馗大体洗干净,把他扶上/床去,让他先睡觉。

    李谭忙完了之后,叫了客房服/务,把钟馗脏掉的衣服拿去干洗,明天一早就能拿回来。

    等李谭忙完了这些,探头看了看,钟馗倒在床/上,虽然歪歪扭扭,但是睡得挺香。

    李谭松了一口气,就自己进了浴/室,打开花洒,把自己也洗了干净,他不敢洗的时间太长,怕钟馗一个人在外面又难受,草草洗干净,披上浴袍,一边系着带子,一边走出来。

    李谭走出来之后,就看到钟馗还躺在床/上睡觉,睡得挺香,不过翻了个身。

    李谭走过去,天气有点凉,钟馗因为喝了酒特别热,把腿伸出来一截,李谭想帮他把被子盖上,结果这么一拉被子,猛地一愣,就愣住了。

    因为李谭看到,床边的地上,散落着好多东西,是钟馗的衣服!

    他刚才把外衣拿去干洗了,钟馗的衬衫和西裤并没有脱,结果现在一看,衬衫西裤,还有一件黑色的内/裤,竟然都掉在地上,七拧八歪的,看起来是被特别粗/暴的抛在地上的……

    李谭的手稍微顿了一下,轻轻掀开看了一眼,果然,钟馗竟然撒呓挣,或许也是觉得穿衬衫西裤睡不舒服,把自己的衣服全都扒了,现在的钟馗,是浑身光溜溜的,连个防走/光的内/裤都没有……

    钟馗的皮肤是小麦色的,流畅又紧实,他侧躺在床/上,小腹竟然没有一赘肉,标准的八块腹肌,最下面两块有些浅,但是看起来依然非常野性健美,尤其是两条深深的人鱼线,透露着一股成熟的性/感。

    钟馗是标准的宽肩细/腰窄臀的倒三角身材,或许是因为他肩膀高挑又宽的缘故,平时穿西装,感觉身材高大又壮,这么一脱/下来,其实并没有他穿着外衣看起来那么唬人。

    李谭的呼吸一瞬间有些加快,他觉得酒气这个时候才上头了,脑子里嗡嗡的响了两声,赶紧将钟馗的被子盖上。

    然而钟馗在梦里好像还和他作对一样,一把就将被子掀了,非要练块儿,秀身材一样,还把被子压在身/子底下。

    李谭有些无奈,轻声说:“盖上被子吧,不然明天要着凉了?”

    钟馗“嗯?”了一声,似乎听不到他说话,不过有些半梦半醒,挣扎了两下,终于睁开眼睛,但是好像没看到李谭一样,迷迷糊糊坐起来,光溜溜的还要往床下爬。

    李谭伸手拦住他,说:“你去哪里?”

    钟馗这才听到,但是脑子里仍然被酒意麻痹着,含糊的说:“渴……”

    李谭这才想起来,钟馗喝了好多酒,刚才吐了,又洗了热水澡,肯定缺水,他没有照顾别人的经验,险些忘了,赶紧转头拿了一瓶矿泉水,打开了递过去,说:“喝这个。”

    钟馗伸手去接,结果根本拿不住,“哗啦!”一声,水瓶直接掉在地上,迸溅的满处都是,一瓶凉冰冰的矿泉水全洒出来了,三分之一溅在钟馗的胸腹上,滴答滴答的顺着他的前胸往下/流,汇聚成一股,滴滴的流下来。

    李谭一瞬间,看到钟馗的附近因为冰凉的矿泉水而猛烈的收缩了一下,钟馗的嗓子里还发出“嗯”的一声喟叹,李谭脑子里“嗡”一声。

    李谭赶紧将地上的矿泉水瓶捡起来,幸亏里面还有三分之一,不过他没有给钟馗,而是又拧开一个新的,递给钟馗,这回他把着钟馗的手,让钟馗喝水,钟馗“咕嘟咕嘟”喝了好几大口,终于心满意足,发出“哈——”的一声喟叹,矿泉水顺着嘴角流下来,滑/到他小麦色的脖颈上,钟馗还自己伸手抹了一把,那动作意外的性/感。

    李谭将瓶子放下来,眯了眯眼睛,声音有些低沉,说:“我帮你擦。”

    钟馗“嗯?”了一声,听不清楚,不过点了好几下头,然后向后一仰,倒在床/上,没有闭起眼睛,但是也跟睡着了差不多,意识有些模糊。

    李谭走过去,坐在床边,用餐巾纸将他漏出来的矿泉舒都擦干净,李谭的手腕突然“啪!”一声,被钟馗一把握住了。

    钟馗握着他的手腕,突然张/开一双有力的虎目,瞪着李谭,李谭还以为钟馗醒了,不过他是想多了,钟馗的嗓音闷闷的,带着浓重的鼻音,突然说:“你……你擦的好舒服。”

    李谭一瞬间感觉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自己一贯的绅士和优雅都没有了,他将手纸往旁边一扔,然后突然低下头来,双手撑在钟馗的耳侧,就在两个人嘴唇将要碰在一起的时候,李谭的动作放慢了,慢慢往下压。

    李谭能感觉到,钟馗好像也屏住了呼吸,他刚才的呼吸那么粗重,现在竟然不怎么喘粗气了,而是瞪着眼睛看着自己,嘴唇颤/抖了两下。

    李谭见他虽然震/惊,但是没有反/抗,也没有要躲的意思,立刻压下去,两个人的嘴唇猛地碰在了一起,一瞬间仿佛过电一样,钟馗狠狠哆嗦了一下。

    下一刻,钟馗一把搂住了李谭的脖颈和后背,有些粗/鲁,而且不知所措,只是顺着李谭的动作,研磨着两个人的嘴唇。

    李谭得到了钟馗的鼓励,立刻分开嘴唇,含/住钟馗的唇/瓣,钟馗身/体又是一震,但是仍然没有反/抗,反而是觉得舒服,鼻子粗重的叹了一声。

    李谭贴着他的耳/垂说:“稍微张/开一点儿嘴唇。”

    钟馗一脸迷茫,但是还是照做的张/开了一些嘴唇。

    李谭立刻将舌/头探进钟馗的口腔中,异常温柔小心的含/住钟馗的舌/尖,然后狠狠一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444章 钟馗6》,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