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443章 钟馗5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上辈子突然吻了自己,这辈子则是突然问自己,是不是喜欢他!

    钟馗心里只剩下了“卧/槽”两个字,心想着……等等,反了吧?

    钟馗睁大了眼睛,一脸震/惊的看着优雅的坐在对面的李谭,李谭的动作非常优雅,问完之后又开始翻看餐单,淡淡的说:“从昨天晚上见面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钟先生看我的眼神,有点不太对。”

    钟馗:“……”

    什么叫不太对?自己那是震/惊而已,并没有什么爱慕之情吧?

    钟馗想着,忍不住抬起手来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不过摸/到的是一手大胡子,按理来说,自己脸上胡子这么多,李谭应该看不出来自己有什么表情吧?难道自己的眼睛那么传神?

    而且这神传的是错的吧!

    钟馗还想要开口解释,不过李谭“啪”一声将餐单放在桌上,抬起头来看着钟馗,钟馗一瞬间吓了一跳,都不敢说话了,而且李谭的眼神特别专注。

    这一瞬间的事情,钟馗从李谭的眼睛里看到了许多,甚至是这一千多年的变故,还有七百年的枯等,钟馗想了很多,一时间嗓子滚动,愣是说不出一个字儿来。

    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钟馗有些出神,李谭则是眯了眯眼睛,突然淡淡的说:“我喜欢你的眼神。”

    钟馗“啊?”了一声,这才回过神来,说:“不好意思,您说什么?”

    李谭轻笑了一声,又靠回沙发坐立,叠着腿说:“我说……我答应钟先生了。”

    钟馗更是摸不着头疼,挠了挠自己的胡子,说:“李总……您说什么?”

    李谭又笑了一下,他不常笑,钟馗都没见过这个人笑过几次,小时候笑的还多一点儿,自从十年一别再见面,他就不怎么笑了,安禄山之乱离别的时候,更是笑不出来,而现在,钟馗又重新看到了他的笑容,笑的优雅又得体,竟然还有一种绅士的温柔,说不出来和风旭日。

    钟馗一下又晃了神儿,李谭重复说:“我说我答应钟先生了,和你交往。”

    钟馗:“……”

    轰隆!!

    晴天霹雳!

    感觉劈的脑浆都要蹦出来了!

    什么情况?!

    钟馗彻底懵了,还以为自己没听清楚,说:“交……交往?!”

    李谭挑眉说:“高兴坏了?”

    钟馗:“……”不是,吓坏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对于李谭来说,他不可能有记忆,在他看自己,肯定是个陌生人,陌生人还是男人,一见面问自己是不是喜欢他,然后还答应了和自己交往,这是不是其中有什么误会?

    误会大了!

    李谭没有接这个话题,而是叫了服/务员过来点餐,说:“钟先生,牛排您喜欢几成熟的?”

    钟馗没反应过来这么大的跳跃性,张口接茬,说:“全熟的!”

    旁边点餐的小姑娘“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似乎发现自己有些失态,赶紧咳嗽了一声,然后板起脸来,钟馗闹了个大红脸,实在不好意思。

    李谭则很淡定的说:“一个全熟的,一个五分熟。”

    小姑娘都不敢笑了,赶紧点餐,李谭会问问钟馗喜欢吃什么等等,不过那餐单上都是英文,中文很小很小,钟馗看着很费劲,就干脆随意了。

    后来李谭也不问他了,自己做主点了不少,这倒是让钟馗松了口气,毕竟他对这个真的没主见,万一点上来大家都不吃,岂不是又浪费又尴尬。

    最后李谭还开了一瓶葡萄酒。

    钟馗不怎么喝葡萄酒,感觉这东西,华而不实,又酸又甜的,还有点涩舌/头,不带劲儿。

    其实因为钟馗喝的都是十块一瓶的,当然瑟舌/头,李谭开的这瓶葡萄酒,够钟馗喝一卡车的。

    服/务员下去之后,很快就先把酒端上来了,李谭亲自给钟馗倒上酒,刚才那个喜欢啊交往啊的话题,仿佛就直接揭过去了,翻书一样,钟馗都觉得那是自己的幻觉了,李谭就再也没有提起过。

    钟馗刚开始还有些忐忑,掩饰的喝了一口酒,顿时睁大了眼睛,一脸惊喜,恨不得胡子都飞起来了,说:“这酒真好喝啊。”

    李谭笑了笑,他似乎很喜欢钟馗眼睛中充满神采的样子,的确,钟馗生的见棱见角,尤其是眼睛,一双虎目,睁大的时候流光溢彩,特别有神。

    李谭说:“钟先生喜欢的话,临走的时候再带一瓶。”

    钟馗不好意思的说:“不用不用,这个就够喝了。”

    只有他们两个人,一整瓶葡萄酒,根本喝不完,上菜之前,酒已经喝了两杯,钟馗脸颊微微有些发红,这酒劲儿很温和,但是意外的有后劲儿,又没听到李谭再提起交往的事情,钟馗本身就是热络的人,话匣子渐渐打开了。

    李谭这个人,虽然不苟言笑,但是意外的豪爽仗义,而且人品很端正,也有教养,和这样的人交朋友是最好的了,毕竟他们之前就是朋友,其实性子很合得来。

    两个人谈的很高兴,很快菜也上来了,钟馗吃着全熟的牛排,有点老,不过幸好肉好,李谭吃的是五分熟的,但是不妨碍两个人谈话。

    李谭和他说了说工作上的事情,因为看到钟馗来他们公/司,钟馗就把保险的事情说了,给员工上保险的事情,李谭是知道的,这也算是一个福利。

    钟馗一说到这里,就忍不住吐槽了,再加上酒一上头,真是忍不住,就说:“唉……你们公/司那个孙主管是吧?”

    李谭点点头,钟馗又说:“真是……我真是不知道怎么说好了,虽然背地里说人不好,但是也太……今儿本身是我上司来签合同的,就是因为那个孙主管,好像对我们上司有/意思,我们上司是有家室的人啊,都不敢过来了,就把事情推给我了,哈哈今天一见,差点吓死我了……”

    钟馗正在吐槽,就看到李谭抬了抬头,刚开始钟馗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转头一看,顿时吓得酒都要醒了,一脑门子冷汗,那个漏粉内/裤的孙主管,竟然就在他身后坐着……

    现在是午饭时间,这个酒店的餐厅特别奢华,一般的人自然不会来这里吃工作餐了,但是没想到那个孙主管竟然来了。

    就坐在他斜后方,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反正钟馗来的时候他还没来,自己刚才声音很豪放,肯定听见了!

    那孙主管坐下来叠着腿,那动作特别妖/娆,扭着小蛮腰,粉内/裤漏的就更多了,看的钟馗鸡皮疙瘩就都起来了,也不怕这么叠腿坐拧着蛋!

    李谭也是叠腿坐,但是看起来就优雅得体,那孙主管就一脸妖/娆,实在说不出来那感觉。

    孙主管脸颊气的绯红,瞪着钟馗,但是因为钟馗和李谭坐在一桌上,他愣是不敢过来,只是喘粗气,尖/叫着说:“买单!”

    然后就走了……

    钟馗:“……”

    钟馗一脸办了错事儿的样子,李谭说:“快吃吧,要凉了,你那个凉了更难咬动。”

    钟馗答应了一声,赶紧低头继续吃,等两个人酒足饭饱,钟馗喝的晕晕乎乎,脸颊发烫,准备去洗手间洗了脸再走。

    钟馗很快离开席位,进了洗手间,他洗了洗手,洗了把脸,结果发现脸颊更疼了,拨/开胡子一看,肿的还挺厉害。

    钟馗好歹洗了洗,李谭还在外面等着,于是就吹干手擦了脸,走出洗手间,等他出来的时候,李谭已经结账了,而且桌上有一瓶打包好的红酒。

    李谭说:“这个送你。”

    钟馗吃了一惊,说:“你真的买了?别别,这样不好,吃饭就是你花的钱,这个我花钱吧。”

    李谭只是笑了笑,摇了摇头,钟馗以为他慷慨,其实是因为李谭看他这身行头,身上带的钱估计买不了这瓶酒。

    李谭只是说:“你的电/话是多少,咱们交换一下号码。”

    钟馗赶紧把手/机拿出来,说:“对对,我差点给忘了。”

    钟馗把手/机拿出来,记录了李谭的号码,然后给李谭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铃/声一响,钟馗笑呵呵的说:“好了。”

    两个人吃了饭,李谭下午还有工作,钟馗下午也要回公/司去,还要汇报一下合同的事情。

    两个人就穿好外套,肩并肩的往外走了,有迎宾给他们拉开店门,两个人站在酒店门口,李谭说:“明天周六,你有时间吗?”

    钟馗一听,愣了一下,说:“有有,我周六不加班,怎么了?”

    李谭说:“没什么,请你吃饭。”

    钟馗立刻说:“别别,你这顿请我了,再吃也是我请你,这样吧,周六晚上,具体时间再联/系,我知道一个特别好吃的馆子,就是……就是没这里高大上,你要是不嫌弃,我请你。”

    李谭看着钟馗真诚的样子,不由露/出一个笑容,说:“好,那再联/系。”

    钟馗说:“咱们短信或者电/话联/系。”

    两个人站着说了半天话,李谭把那瓶打包的红酒递给他,就挥手作别,往对面的公/司去了。

    钟馗送他到门口,看着李谭走进公/司,这才回头准备坐公交回公/司。

    钟馗穿着不是太合身的黑西装,夹/着公文包,一看就是买保险的,却拎着一瓶天价红酒,挤在沙丁鱼罐头一样的公交车上,这搭配实在是诡异异常。

    虽然车子比较挤,但是很顺利就到了公/司,下了车,钟馗悠悠闲闲的往前走,进了公/司,一路上还有同事和他打招呼。

    一个同事看到钟馗手里的红酒,笑着说:“哎!钟哥,我听说你去谈大合同了?真发达了!?”

    钟馗不知道这红酒对于他来说是天价的,还以为他说合同,还笑眯眯的。

    钟馗到了办公室,好几个同事挤过来问他合同怎么样,钟馗省略了过程,就直接说搞定了,大家一听,还要办庆功宴,钟馗顺手把红酒递给同事,说:“特好喝,你们也尝尝。”

    同事们一看,这叫一个慷慨,差点跪谢钟馗。

    钟馗悠闲的晃进了冥帝的办公室,冥帝的办公室是磨砂玻璃,落下百叶窗是不透/明的,打开百叶窗就能看到外面的大办公室。

    冥帝看到钟馗在外面分红酒,见他进来,笑着说:“谈成了?”

    钟馗笑眯眯的把合同从公文包里拿出来,递给冥帝,说:“我出马,当然搞定!”

    冥帝看了看合同,笑着说:“行啊,果然是搞定了,不然也不会出手这么大方。”

    钟馗有些奇怪,说:“什么?”

    冥帝笑眯眯的抬了抬下巴,让他看外面哄抢红酒的那些同事,笑着说:“有钱了,买这么贵的红酒?”

    钟馗吓了一跳,说:“啊?贵?朋友送的。”

    冥帝笑着说:“嘿,那你这朋友够慷慨的,肯定是男朋友。”

    钟馗一听,莫名心虚,心脏“梆梆”跳了两下,说:““别……别瞎说!

    冥帝顿时笑起来,说:“不会真是男朋友吧?不然你打什么磕巴?”

    钟馗说:“没打磕巴!”

    他说着,想要岔开话题,就说:“这酒多少钱?”

    冥帝笑眯眯的竖/起一根手指头,钟馗说:“啊?一百?”

    冥帝一皱眉,钟馗说:“一千?!”

    冥帝用一脸看热闹的表情看着他,钟馗说:“还多?一万?!”

    冥帝笑眯眯说:“美金。”

    钟馗瞬间二话不说,一步抢出去,大喊着说:“住手!还我酒!”

    冥帝笑的差点从老板椅上跌下来,钟馗一脸凶神恶煞的跑出去,就差拿七星宝剑拼命了。

    钟馗其实并不是舍不得给同事们喝这个酒,只是这么贵的酒,钟馗就是把业绩提成都算出来,再卖/身也不够还,如果是这么贵的东西,他要还给李谭的。

    结果钟馗冲出去,红酒已经被同事分的只剩下三分之一瓶了……

    钟馗抱着瓶子,心里那叫一个滴血啊。

    就在钟馗抢夺酒瓶的时候,他的手/机就响了,手/机屏幕上显示——李总。

    旁边的同事看到了,赶紧叫他,说:“钟哥钟哥,电/话响了,电/话!”

    钟馗赶紧/抓起电/话,一看是李谭的,立刻接起来,说:“喂,李总您好。”

    旁边的人都安静下来,还以为是钟馗的客户,钟馗的手/机听筒声音有点大,很快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说:“到公/司了吗?”

    钟馗赶紧说:“到了,刚到的。”

    李谭说:“没别的事了,就问问你,我下午有点忙,要去开/会,明天的事情,晚点儿再联/系你,可以吗?”

    钟馗说:“可以可以,当然行。”

    旁边的几个同事顿时窃窃的笑起来,说:“诶?这李总怎么还问钟哥到公/司没有?”

    “我觉得不是客户。”

    “莫不是障眼法吧?其实是男朋友?”

    钟馗那边还没挂电/话呢,就听到同事们说什么男朋友,差点闪了舌/头。

    钟馗挂了电/话,瞪着那几个人,说:“什么男朋友,别瞎说,我这么直的人。”

    一个同事说:“那可不一定,我看钟哥特别有壮汉受的潜质。”

    他说完,钟馗是没听懂什么叫壮汉受,结果坐在屋子里的冥帝顿时笑了出来,外面都听见了。

    钟馗:“……”

    钟馗么想到李谭请自己吃的是这么贵的东西,他本身想明天晚上请李谭到温白羽的小饭馆吃饭的,虽然地方不大,看起来也不高大上,但是厨子的手艺是真好,口味别提了,尤其是炸酱面,那是钟馗的心头好。

    不过现在一看,人家一瓶酒就这么贵,自己请一顿,再怎么吃也就几百块钱,是不是太寒酸了?

    钟馗琢磨了一下午,下班准时就走了,因为他谈了大合同,算是头功一件,大家还要给钟馗来个庆功宴,不过钟馗说明天约了人,今天要早点回去。

    钟馗回了家,用点评网站看了看餐厅,看了半天,也看不出来什么门道儿,他平时只吃便宜的,没去过高大上的地方,自己真的找个高大上的地方,万一出丑可怎么办?

    钟馗想来想去,最后还是觉得还是温白羽的小店儿吧,口味很正,而且是熟悉的地方,能给自己壮壮底气。

    至于为什么要壮底气,钟馗也不知道……

    钟馗特意给温白羽打了个电/话,要订位。

    温白羽一听,有点懵了,因为他的小饭馆没有包间,所以根本不订位,说:“你订位吃炸酱面?”

    钟馗一听,很豪爽的说:“这回不吃炸酱面了,要吃最好的!对对,麻辣小龙虾给我留点儿。”

    温白羽说:“留多少?我好先给你打个量。”

    钟馗想了想,少了寒酸,多少只小龙虾也比不上那瓶红酒,还是多点儿吧,反正自己谈了大合同,能挥霍一把,于是说:“留个二百只吧。”

    温白羽:“……你屯年货了?!二十个人吃吗?”

    钟馗诚恳的说:“不不,就两个人。”

    温白羽:“……”

    反正钟馗是订了位置,温白羽问他定几点的,钟馗还答不上来,再说。

    温白羽都要被他气死了,狐疑的说:“你不会是请女朋友吃饭吧?”

    钟馗一听,终于有人说是女朋友,而不是男朋友了,温白羽这思想,直来直去,这才对嘛!

    钟馗说:“不是。”

    温白羽更加狐疑的说:“男朋友?”

    钟馗:“……”

    钟馗说:“反正帮我订上,就这样了,我有点忙先挂了!”

    他说着,就挂了电/话,温白羽一脸奇怪,摸/着下巴,说:“有问题有问题,肯定有问题。”

    钟馗到了家,都来不及吃晚饭,连忙把自己衣柜打开,里面零零星星挂着几件西装,钟馗拿出一件最好的,穿起来试了试,感觉还不错,算合身一些,应该不算失礼。

    钟馗都弄好了,这才吃饭洗澡,洗澡的时候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有点疼,还肿着,估计是胡子太多,盖着不好愈合。

    钟馗左看右看,有些不忍心,自己这一脸胡子,多霸气,不过看起来有点乱,他平时也不搭理,明天请李谭吃饭,心想着要不要刮了?

    钟馗做了半天思想斗/争,终于从箱子底儿把剃胡刀翻了出来,然后开始刮自己的胡子,足足半个多小时,钟馗才把自己的胡子刮干净,刮完之后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滑溜溜的,真不适应。

    钟馗照了照镜子,真是有点认不出自己了,留胡子显老,钟馗刮了胡子,瞬间从大叔行列,跻身为准大叔,撑死了三十多岁的样子。

    他的脸型非常硬朗,鼻梁高/挺,虎目剑眉,再加上高大的身材,看起来就是个型男,因为喜欢笑,为人慷慨,还有一种雅痞大叔的错觉,如果没有胡子,其实还算是招人的类型。

    钟馗摸/着自己下巴,感觉少了点什么,尤其不太保暖,下巴凉飕飕的,不过刮掉胡子好洗脸,把脸上的伤口洗了洗,然后涂了点药。

    差不多九点多的时候,李谭才联/系了钟馗,李谭刚刚下班,虽然身为老总,但是工作也挺辛苦的,两个人敲定了时间,钟馗把地址发给了李谭,准备明天见面。

    第二天钟馗有点坐立不安的,敲定的是七点在饭馆儿见面,结果钟馗五点半就坐立不安的出发了,五点四十五到了温白羽的小饭馆儿。

    小饭馆里还没有人,温白羽靠在柜台后面,正偷偷的和万俟景侯接/吻,温白羽搂着万俟景侯的脖颈,唐子就站在一边低头看着电脑,似乎在算账,反正一副浑然不怕虐/狗的样子。

    两个人吻得正投入,万俟景侯突然“嘶……”了一声,皱了皱眉,因为温白羽突然咬了他一口,而且还一脸见鬼的表情,睁大了眼睛,说:“那那那……那是谁啊?”

    万俟景侯一转头,就看到饭馆的大门被人推开了,没有胡子版本的钟馗从外面走进来,而且还穿着一身黑西装,简直就是西装笔挺的雅痞大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443章 钟馗5》,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