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441章 钟馗3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白羽奇怪的看向电视,钟馗的胡子上还落着炸酱面的黑色酱汁,盯着电视看了好久。

    温白羽伸手挥了挥,钟馗这才回过神来,眼神还盯在电视上,慢慢坐下。

    温白羽奇怪的说:“怎么了?”

    钟馗干笑了一声,说:“没什么。”

    他说着,又看向电视,说:“这是谁?”

    温白羽说:“你不认识啊,李谭啊,地产大亨,超有钱的那个……”

    温白羽说着,钟馗的面目表情又僵硬了一下,温白羽看见他的面部表情,这才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毕竟之前万俟景侯用干支玉敦错到了唐朝,就遇到了钟馗。

    所以温白羽多少知道钟馗和建宁王李倓的事情,不过当时温白羽根本没见过李倓,不知道长什么样子,谭和倓的读音是一样的,这么一读出来,温白羽立刻恍然了。

    钟馗正愣着说:“李倓……”

    温白羽见钟馗又抱着炸酱面碗发呆,连胡子上的酱汁都没擦,不由得眼睛转了转,退了好几步,跑到正在端菜的万俟景侯旁边,伸手拱了拱他,小声说:“喂喂,我好像发现新大/陆了!”

    万俟景侯:“……”

    钟馗第二天又来了,坐下来之后要了一碗炸酱面,然后就抬头看电视,因为钟馗今天来得早,下班比较早,各个台正在播新/闻/联/播,不是昨天的节目。

    钟馗说:“哎,小老板,今天怎么不看那个节目了?”

    温白羽眼睛一转,笑眯眯的说:“啊?哪个啊?”

    钟馗挠了挠自己的胡子,说:“就是那个啊!”

    温白羽当然知道是哪个了,但是他好不容易找点乐子,自然要装傻充愣了,说:“什么那个那个的,哪个啊?”

    钟馗一咬牙,说:“就是……就是那个财经节目,昨天不是报道了一个上集吗?今天肯定有下集的吧?”

    温白羽一听就乐了,敢情钟馗今天火急火燎的下班,就是跑他这里来看电视的?

    其实温白羽想的没错,因为钟馗家里……真的没电视。

    他的房子是租的,并不是自己的房子,以前和钟简合租,现在钟简人家有了爱人,自己要和奚迟去住,钟馗就成了孤家寡人。

    钟馗家里很简陋,能省就省,毕竟他平时都在公/司,工作非常忙,不止要卖保险,而且还要抓鬼做判官等等,业/务是相当繁忙,所以家里根本没置办电视。

    钟馗一瞬间就抓瞎了,只好来小饭馆看。

    温白羽看钟馗那样子,都不忍心戏/弄他了,说:“还没到点呢,你今天来的这么早。”

    温白羽说着,万俟景侯已经端着炸酱面过来了,将炸酱面放在桌上,钟馗立刻搓搓手抓起筷子准备开吃。

    吸溜吃了一大口,结果发现不对劲儿,炸酱面不是素的,竟然是肉的!

    里面好多小肉丁,瘦的又韧又香,肥的肥而不腻,炸得焦焦的皮还弹牙。

    钟馗一阵吃惊,连忙说:“怎么是肉的?”

    温白羽笑眯眯的说:“看你天天吃的那么寒酸,免/费帮你升级成肉的吧。”

    钟馗笑着说:“谢谢啊,小老板你真不一样,有了有钱老公就是财大气粗啊。”

    温白羽翻了个白眼,万俟景侯轻笑一声,说:“财大器粗的是我。”

    温白羽刚开始还没听懂,随即“嘭!”一声,脸上就红了,狠狠瞪了万俟景侯一眼,钟馗立刻哈哈笑起来,万俟景侯则是淡淡的说:“你也去找个有钱的老公,就不用卖保险了。”

    温白羽:“……”

    钟馗:“……”

    万俟景侯的嘴简直就是刻薄中的战斗机,这么一会儿功夫,温白羽和钟馗都被他噎住了。

    钟馗明智的不和他说话了,低头吃着自己的升级版肉炸酱面,吃得兴高采烈,等他吃完之后,又坐了一会儿,那个财经节目才开始。

    今天是下集,仍然采访的是成功人/士,地产大亨李谭,李谭年轻有为,今年三十岁,身价已经数不过来了,而且是个翩翩佳公子,身世也好,背景也好,最主要是口碑也好,根本没什么乱七八糟的绯闻,吃喝嫖赌抽,人家一样都不占,简直就是圣/人一般的存在。

    温白羽坐在旁边也看了看,“啧啧”两声,说:“好男人啊!”

    万俟景侯正好端着盘子从旁边路过,温白羽莫名觉得后背有些发冷,回头一看,就看到“怨毒”的目光,不由下/身一紧,心想自己幸亏在怀/孕,不然就离死不远了!

    不过即使这样,很怂的温白羽仍然补充了一句,说:“啧,就是太丑了!”

    钟馗:“……”

    钟馗看的特别认真,眼睛中似乎有些欣喜,又有些欣慰,还有些怅然,良多的感慨融为一体。

    温白羽不忍心打扰他,就默默站起来走了。

    钟馗看完了节目之后,才从小饭馆里开的,准备回家去睡觉,明天一早起床/上班。

    钟馗的作息时间很规律,前提是没有加班的情况下,到家就是睡觉。

    钟馗在漆黑的马路上走着,这片路有点偏僻,没有多少路灯,唯一的路灯还坏了。

    钟馗夹/着自己的公文包,双手插兜,晃悠悠的走在马路上,一边走一边嘴里哼着歌,仿佛是牙疼一样,他的声音略微沙哑低沉,其实好好哼哼还是挺好听的。

    钟馗今天似乎心情不错,毕竟他看全了电视节目。

    就在钟馗走的时候,突听“噌——”一声,车子急刹车的声音从后背快速的传来,钟馗吓了一跳,还没回头就感觉到后背有灯光照过来,连忙往旁边躲了一步,一脸黑色的车子堪堪擦过钟馗,如果不是钟馗躲得那一步,肯定要被结结实实的撞上了。

    那辆车子急刹车停下来,很快副驾驶下来了一个女人,一身职业打扮,快速走过来说:“先生,没事吧?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们赶时间,司机有些急,这边路灯太暗,没看清楚您。”

    钟馗本身没受伤,只是吓了一跳,那女人的态度非常良好,又是道歉,又说要赔偿,不过女人似乎赶时间,就拿出一张名片递给钟馗,说:“这是我的名片,我现在赶时间很抱歉,明天您联/系我,我们可以商量一下赔偿的问题。”

    钟馗随手接了名片,那个女人连连道歉,还鞠躬,很快就离开了,女人走到黑色的车子旁边,后座的车窗突然落了下来,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坐在后座上,他叠着双/腿,腿上放着打开的笔记本电脑,皱着眉头似乎在工作,女人见后车窗打开,立刻过去说:“李总,已经没事了,我处理好了。”

    钟馗捏着名片,侧头看了一眼,猛地身/体一震,那坐在后座上的男人,一身笔挺的西装,面容冷淡,薄薄的嘴角压着,一双狭长的眼睛很淡然,就在这一瞬间,车窗缓缓的升了上去。

    钟馗震/惊的睁大眼睛,是李倓!

    不,应该说是李谭……

    李倓已经转/世了,变成了现在的李谭,但是他们长得一模一样,就连那感觉也非常一样,一样的少年老成。

    不同的是他们不是朋友了,李谭根本不认识他……

    黑色的车子扬长而去,行驶在黑/暗的小路上,很快就消失不见了,仿佛被黑夜吞噬。

    钟馗捏着手中的名片,久久不能回神,他还记得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长久的他险些忘了,钟馗没有告诉过任何一个人。

    当年钟馗因为性/情急躁,触犯了阴府条率,被贬到阳间来历练,钟馗的寿命很长,等他终于完成了历练回到阴府的时候,钟馗才听黑无常范无赦说起,有一个人,曾经在奈何桥边等了钟馗整整七百年,因为一直没有等到钟馗,最后终于从奈何桥上走过,喝了孟婆汤,投胎转/世去了。

    钟馗回到阴府的时候,李倓正好去投胎转/世,然而阴府条律森严,钟馗虽然身为大鬼判官,但是也不能随便翻看生死簿,并不能查看李倓转/世到了哪里。

    这么多年过去了,钟馗以为自己已经淡忘了,然而那个小小的心结,原来还埋在心中,只是落了尘土,突然刮来了一阵风,尘土飞扬,心结也露了出来。

    钟馗捏着名片,看着那辆车子走远,再也看不到了,终于狠狠叹了一口气。

    钟馗走回家,匆匆洗了澡,躺在床/上拿出那张名片看了看,上面写着XX集/团,原来女人是个秘/书,看起来应该就是李谭的秘/书了。

    钟馗捏着名片看了良久,最后才沉沉睡去,他睡着的时候,还梦到了当年和李倓一起站在山上高地,看夕阳的情景……

    第二天一大早,钟馗从床/上爬起来,匆忙穿好衣服,把名片掖进口袋里,领带/套在脖子上,匆匆系上,夹/着自己的公文包,立刻就跑出门,路上买了一个煎饼果子和一杯豆浆。

    钟馗匆匆赶到公/司,已经有同事到了,笑眯眯的和钟馗大招呼,说:“钟哥,刚才明总说让您过去一趟呢。”

    钟馗看了看时间,这还没上班,难得今天冥帝来的这么早,钟馗把煎饼和豆浆扔在办公桌上,然后就去了冥帝的办公室。

    钟馗走到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里面突然传出有些仓促的声音,冥帝说:“等一等,先别进来。”

    钟馗:“……”一大早上的,绝对在做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

    等了大约十分钟,冥帝才过来“咔哒”一声把门打开,钟馗小心的往里看了看,里面没人,不过窗户大开着,呼呼的风往里吹,再一看办公室里套着的休息间的门关着,肯定里面有人,不用说了,一定是小福。

    钟馗看着冥帝一脸“禽/兽”的笑容,不由说:“老大,一大早上的你就这么禽/兽?”

    冥帝笑眯眯的说:“来来,坐坐。”

    钟馗见他笑的殷勤,说:“老大,我还是不坐了,你要是没事儿我出去了,我煎饼还没吃呢。”

    冥帝立刻拉住他,非要他坐下来,自己则是半靠半坐在办公桌上,笑眯眯的注视着钟馗,说:“钟馗啊,一会儿你出趟外勤。”

    钟馗狐疑的说:“我今天是有外勤。”

    冥帝说:“不是那个不是那个,是我有个外勤,那可是大合同,不过呢,我临时有点事情,这个外勤就交给你了。”

    冥帝说着,从旁边嘶啦一声撕了一个便条,写了地点和时间,塞给钟馗,说:“你去吧,务必把这个大合同签下来,是个大公/司,要给他们公/司旗下的员工上保险,这么大的公/司,员工好几千/人,你可要给我拿下,这要是拿下了,你这两年的业绩都达标了。”

    钟馗说:“这么好的事情,能落我头上?”

    冥帝笑眯眯的说:“自然,我这个好老板,自然要照顾你这种元老员工。”

    钟馗不相信,说:“老大,你笑的特别猥琐。”

    冥帝:“……”

    冥帝抹了一把自己的脸,说:“算了,我跟你说实话吧。”

    钟馗说:“这就对了,说,这是什么火坑?”

    冥帝笑着说:“也不是火坑,只不过今天准备跟我洽谈的这个人,我跟他谈过两次,项目倒是挺顺利的,但是据我所知……这个主管,这个男的,他是……”

    冥帝咳嗽了一声,说:“你懂吧?”

    钟馗立刻明白了,说:“gаy啊?”

    冥帝点了点头,钟馗说:“那老大你去好啊,我这么直,不合适吧?”

    冥帝说:“就因为你这么直,才合适,我去的话,不太好,小福万一吃醋了怎么办?”

    钟馗说:“那我万一应付不了怎么办?”

    冥帝笑着说:“没问题没问题,你可是咱们公/司的元老,随便都能应付了,而且你是孤家寡人啊,咱这个公/司,你说让谁去,谁不是有男朋友女朋友,要不就是结婚的,都不合适。”

    钟馗:“……”又变向虐/狗。

    不过这个单子要是真的拿下来,可是个大单子,钟馗想了想,如果能拿下来,自己的业绩奖金就够多了,能买多少碗带肉的炸酱面啊!

    钟馗立刻说:“行,我去!”

    冥帝笑眯眯的说:“这就对了,赶紧准备准备,别吃煎饼了,小心嘴里有味儿,熏着人家。”

    钟馗:“……”什么老板!

    预约的时间是十点,今天就是去签合同的,基本都谈好了,也就是最后洽谈一下,走走/形/式,其实钟馗是捡了个大漏儿。

    钟馗心想,还不让吃煎饼了?就吃就吃。

    他刚拿起煎饼要啃,结果就看到了那个地址,上面写着XX集/团总/部XX大厦……

    这公/司的名字,竟然和昨天那个秘/书给自己的名片上写的名字一模一样!

    李谭的公/司……

    钟馗一愣,愣是没咬下去那个煎饼,李谭是公/司的老总,钟馗知道自己就算过去,肯定也见不着老总,但是他愣是咬不下去这个煎饼了……

    九点半钟的时候,钟馗就到了公/司门口,在对面的马路上转磨,他来的时间太早了,提前半个小时有点早,提前十五分钟还差不多,于是只好转磨。

    其实他心里有些紧张,特别的忐忑,虽然钟馗知道,可能没什么必要。

    转了十五分钟的磨,旁边的停车场管理员直跑出来,钟馗一脸大胡子,还以为他是什么可疑人物呢,路过的女士们也纷纷快走几步,就怕钟馗突然发难。

    时间指向九点四十五,钟馗立刻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然后拽了拽自己的领地,不知道头发和胡子怎么样,于是在旁边找了一个车子,仔细照了照。

    就在钟馗仔细照自己的领带的时候,猛然尴尬的发现,车子里似乎有人!

    钟馗吓了一大跳,更让他吓了一大跳的是,那个人竟然是李谭!

    钟馗一瞬间想跳楼的心都有了,李谭淡定的坐在驾驶位,不似钟馗那么狼狈,钟馗吓得立刻窜起来就跑,也得亏他是大长/腿,身材高大,两步就冲过马路,路上的车子都吓了一跳,直按嘀嘀。

    李谭把车子停好,没想到那么寸,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就到自己的车子面前来“照镜子”,或许是因为李谭稍微有点洁癖,车子非常干净,漆面也很漂亮,反光的像镜子,那个男人整理着自己的领带,不过很快看到了车子里的人,吓得立刻睁大了一双虎目,然后调头就跑了。

    李谭看着那个冲过马路的男人,差点以为他要被车撞到,没想到那个男人竟然进了自己的公/司。

    李谭想了想,似乎不认识这么一个员工,难道是基层的?

    钟馗冲进大厦,一瞬间差点被保安拦住,毕竟他那样子实在太像可疑分/子了,幸好钟馗并不是什么真的可疑分/子。

    钟馗很快冷静下来,走到前台,把自己的预约和前台小/姐说了,前台小/姐彬彬有礼,很职业化,请钟馗稍等,然后给楼上打了电/话。

    很快的,就有人从电梯下来迎接钟馗,是个女秘/书,还给钟馗戴了一个外宾的胸卡,钟馗就跟着人上了电梯,往楼上的会/议室去了。

    女秘/书带着钟馗到了楼上,会/议室还没有开门,因为钟馗来的稍微有点早,和他谈合同的主管没到,女秘/书笑眯眯的请钟馗在楼道中的沙发上坐下来,给他端了一杯热茶,说:“钟先生稍等,孙主管很快就来了。”

    钟馗点了点头,女秘/书就去请孙主管了,钟馗正好趁机把公文包里的合同整理了一下,一共四分,再仔细看看条款。

    钟馗刚整理好,电梯的门就打开了,一拨人从里面走出来,为首的人应该就是那个孙主管。

    钟馗一看,顿时暗暗骂了冥帝好几下,虽然知道是个gаy,但是并不知道是个娘炮,竟然如此之娘,钟馗最不擅长和这种人相处了。

    那个孙主管估计一米六的身高,身材那叫一个纤细婀娜,走路摇曳生姿,不止如此,脸上画了装,脸特别白,还涂了嘴唇,今年流行的豆沙红,不过涂得太浓重了,描了眼影,画了眉毛,主要是睫毛,那睫毛跟苍蝇腿/儿似的,一撮一撮黏在一起!

    孙主管穿着西装,但是西装骚到没朋友,西裤太低,竟然露了一截粉红色的内/裤边儿。

    一瞬间,钟馗狠狠打了一个寒颤,心里又咒骂了一遍冥帝。

    孙主管面带微笑的走出来,结果一眼就看到了钟馗,脸色瞬间一变,前一刻还满面春风,下一刻已经犹如料峭寒冬,冷冷的说:“怎么不是明总?”

    孙主管的声音也是一口的嫌弃,还上下打量着钟馗,肯定是觉得钟馗不够帅。

    钟馗立刻急中生智的说:“实在不好意思,我们明总今天老婆生孩子,明总在医院陪产呢。”

    那孙主管的脸色瞬间又从料峭寒冬变成了腊九寒冬,众人都感觉冷风那个吹啊吹。

    就在这个时候,孙主管慢慢走过来,用手指夹/着钟馗整理好的合同,看了看,说:“这是合同?”

    钟馗说:“是。”

    那孙主管一脸嫌弃的说:“今天我心情不好,不签了!”

    他说着,劈手就将合同一甩,直接扔了出去,“哗啦!”一声,合同甩了一地,厚厚一沓子合同,飞的到处都是,与此同时,就听到“叮!”一声,电梯门打开了。

    那白色的合同“哗啦”一声,正好扔在电梯门口,有几页合同还散在电梯里,正好飘在电梯中那个男人的鞋前。

    钟馗见那人扔了自己的合同,一时气的差点冲上去拼命,不过大家都没想到那么寸,这个时候电梯来了,里面还有人。

    而且这人还不得了。

    站在电梯最前面的是个西装笔挺,脸色严肃的年轻男人,他一手插着兜,嘴角压着,慢慢弯下腰来,一手捡起落在自己皮鞋上的合同纸,“哗啦!”轻轻抖了一下。

    站在后面的是个手里抱着笔记本电脑的职业装女人,钟馗认识,就是昨天给他名片的女秘/书。

    不光是钟馗惊讶,那趾高气昂的主管,还有身后的秘/书员工,全都“花容失色”,孙主管声音绕了八道弯儿,期期艾艾的说:“李……李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441章 钟馗3》,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