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439章 钟馗1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白羽又怀/孕了,万俟景侯心里虽然高兴,但是脸上竟然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冷冷的看着那些医官,说:“难道你们老眼昏花,看不出白羽先生是男子?还是故意出言羞辱神明?!”

    王上发/怒了,医官们吓得瑟瑟发/抖,立刻磕头认错说:“王上恕罪!王上恕罪!是老臣老眼昏花,未能看清病情,请王上给老臣一次机会,让老臣重新为白羽先生请脉。【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ia/u///】”

    万俟景侯冷哼了一声,甩了一下黑色的宽袖,说:“不必了,白羽先生累了,你们先行退去。”

    医官们如蒙大/赦,连连擦着额头上的冷汗和热汗,颤/抖的再次谢恩,然后爬起来快速退出去了。

    温白羽看着万俟景侯演戏,简直就是演技帝啊!结果那些医官还没看出来,一个个抖得跟筛糠似的。

    等医官一走,万俟景侯就亲自走过去关门,然后快速回来,一把将温白羽抱了起来,笑着说:“高兴吗?”

    温白羽咬牙切齿的说:“别抱着我,我肚子还疼了,你大/爷高兴!”

    万俟景侯笑着说:“嗯……我没有大/爷,不过如果我有大/爷的话,他老人家一定也很高兴。”

    温白羽:“……”万俟景侯什么时候学的臭贫嘴!!

    想当年第一次遇到万俟景侯的时候,万俟景侯还是个高冷男神,让他自我介绍,一共说了六个字,“我叫万俟景侯”,其中四个人还是人名,现在再瞧瞧,一副臭不/要/脸的烂泥鳅模样,不过对别人还是相当高冷的,就看那些如蒙大/赦退出去的医官就知道了……

    温白羽肚子疼,万俟景侯高兴了一下,就立刻正色地说:“白羽,你也玩够了,咱们回去吧。”

    温白羽:“……”

    一口大气堵在肺里,肺差点给气炸了,说:“我玩什么了?你说你说!”

    万俟景侯从善如流的笑了一声,说:“好好好,是我玩,我一直在玩白羽。”

    温白羽差点跳起来跟他拼命,说:“你他/妈终于承认你玩我了!我就知道肯定是被你阴了!果然烛龙都叫烛九阴,你太阴了!”

    万俟景侯一笑,说:“多谢白羽先生夸奖。”

    温白羽一瞬间都没脾气了,瞬间瘫在榻上,说:“不行了,我肚子疼,快把玉敦拿出来,赶紧回去,这年代得感冒都能死人,咱们还是回去吧。”

    万俟景侯自然不会拿自己的孩子开玩笑,立刻就把玉敦拿出来了,温白羽眼尖,还看到了其他东西,例如小米分盒什么的,还有什么香膏之类的,反正零零总总一大堆,都从袖子里抖了出来。

    温白羽吓了一跳,说:“你这是做大王的样子吗?袖子里这么多龌龊东西,你以为自己是山大王呢!”

    万俟景侯一笑,说:“繁衍子嗣,怎么是龌龊事情,你看太后多着急。”

    温白羽:“……”彻底败了!

    万俟景侯拿出玉敦,将干支玉敦拧开,然后拿出一把小匕,轻轻在自己指尖一划,“唰!”的一下,一滴血一下就掉落在玉敦上。

    温白羽立刻眯起眼睛,就感觉眼前红光猛地一炸,万俟景侯一个搂住温白羽的腰,说:“没事,放松。”

    温白羽点了点头,一瞬间,猛地陷入了一片昏暗之中,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

    “一会儿来人,切莫声张,莫要泄/露了小主/子身份,知道吗?”

    “是,知道了。”

    这是唐玄宗天宝年间,在一处破烂的道观里,几个穿戴都不错的丫鬟长随,簇拥着一个老妇/人,那老妇/人恭敬的扶着一个看起来有些病弱的少年,少年人约曰十二三岁的年纪,身材纤细,脸色苍白,连嘴唇都是淡紫色,一看就是元气不足。

    少年人长相清俊,貌若美/人,若不是因为穿着男子的衣裳,这么纤细的身材,看起来也像是个豆蔻年华的女子了。

    老妇/人多番嘱咐身边的丫鬟长随,大家都一一应下,那少年终于开口说:“没事,走吧。”

    老妇/人扶着少年,被众人簇拥着,终于走进了道观之中。

    深秋的时节,道观的地上飘落着枯叶,秋风卷起落叶,扑簌簌的轻响着,一个小道童手持大扫把,“唰——唰——唰——”的扫着地上的落叶。

    听到脚步跫音,小道童抬起头来,一张娃娃脸甚是可爱,大约十四年纪,不过虎目生光,愣是长得剑眉星目,只是个头还没抻开,但是他大手大脚的,估计往后也是个高猛的身材。

    那小道童看着他们,说:“你们是什么人?”

    那老妇/人说:“小道长,请你们祖师说话可以吗?我家公子想见见他。”

    老妇/人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那玉佩上雕刻着一朵牡丹,异常华美,雕工也非常精湛,一看就是值钱的东西。

    小道童接过玉佩看了看,不过他显然不识货,捏在手里反复摆/弄了一下,那老妇/人都被他的粗/鲁吓得怕了,就怕他把玉佩给摔碎了。

    不过被老妇/人扶着的少年反而觉得很新鲜,侧目看着那小道童,或许是因为小道童只是比他年长一点点,两人年龄相近的缘故,所以少年多观察了他两下。

    那少年有一双略微狭长,犹如柳叶一样的眼睛,虽然狭长,但是漂亮,整个人气质雍容又平和,不知是不是因为没见过如此憨直的少年,看着小道童的动作,竟然忍不住笑了一下,他一笑,似乎有些喘气,随即脸颊也慢慢殷/红了一些。

    那小道童一见,连手中的牡丹玉佩都不看了,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少年。

    或许是因为小道童在道观里时间太长,不曾见过什么生人,看到那少年,顿时眼睛都看直了,望着他的微微红/润的笑颜,赞叹说:“你真好看!”

    他的嗓门很大,其他人一听,顿时一愣,随即一个丫头说:“大胆!”

    小道童被那姑娘尖细的嗓门吓了一跳,有些奇怪的看着他们,说:“我夸他,为什么说我大胆?他就是很好看,尤其是笑起来。”

    其他众人好像筛糠一样抖动着,小道童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而那个少年则是抬起手来,用袖子遮住嘴轻笑了一声,说:“无妨。”

    他说着,众人才松了一口气,那少年温和的对小道童说:“这位小道长,劳烦你去请祖师道长,可好?”

    那小道童立刻不乐意了,说:“我年纪比你大,我身量比你高,为何叫我小道长,重新叫!”

    其他众人脸色有难看起来,少年却再次摆手,态度很好的说:“是我失礼了,道长,请你们祖师道长可好?”

    小道童这才满意,摆着手踱着方步,好像唱戏一样,转身往里走,说:“你们等着。”

    那小道童看起来甚是鲁莽,他一走,大扫把“吧嗒”一声就掉在地上,激起一片落叶和尘土,少年瞬间咳嗽起来,捂着口鼻用袖子扇了扇。

    那老妇/人连忙将少年烂在身后,挡住灰土,低声说:“世子……你说这小道童看起来忒也……”

    少年抬手制止了老妇/人的话,说:“且看看再说,莫要在人背后议论口舌。”

    老夫人立刻脸色羞愧的说:“是,小主/子。”

    那边一个小丫鬟,看起来有些地位,说:“小主/子,您就是这样,容易吃亏的。”

    少年只是笑笑,没再说话。

    很快,就听到“踏踏踏”的声音,一个灰蓝色破旧长袍的老者从里面款步而出,而那个刚才进去的小道童就没有出来。

    那老者相貌稀奇,仪容秀丽,络腮长须,白须白发,头束白玉冠,虽然穿着鄙陋,但是看起来仙风道骨,一派仙人之姿。

    老者手捏牡丹玉佩,笑着走出来,手执浮尘轻轻一摆,笑着说:“祖师老人家不便见客,老朽迎接皇太孙大驾!”

    那少年微微一笑,说:“道长无需多礼。”

    原来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唐玄宗李隆基的孙/子,当今太子的儿子李倓。

    李倓聪慧异常,深得李隆基喜爱,但是体弱多病,身患不治之症,几乎不能外出,普通人的行走都让李倓连连喘气,如有悲喜之情,不妙的时候会直接窒/息,险些吓死了李隆基。

    李倓手里拿出的玉佩,其实年头很悠久,那是当年李淳风的师父袁天罡留下来的玉佩,后来两个人仙游于世,留下了这一枚玉佩,李隆基见皇孙身缠疾病,就把玉佩拿出来,也是没有办法,才让人保护这李倓,去找已经百岁的国师袁天罡。

    如今走出一个老者,却不是袁天罡。

    旁人却不干了,老妇/人说:“你们既然知道我家主/子的是谁,为何不叫祖师来见,如此推脱是何用意?”

    那老者也只是一笑,并没有着恼,说:“我祖师不宜见客,皇太孙之疾病,老朽也有办法。”

    一个丫鬟不客气的说:“你倒是谁,知道我们家主/子的大名,自己却不报大名,恁的无礼!”

    李倓轻声说:“褰裳,不得无礼。”

    那叫褰裳的小姑娘也不敢说话了,只是不甘心的努了努嘴,那老者性格却非常温和,笑着说:“或是老朽失礼,老朽姓袁,二字……守城。”

    他这一说,不只是那叫褰裳的小丫鬟,其他人也吓了一跳,老妇/人虽是女子,但是也见多识广,生在宫廷,知道的也不少,立刻大声说:“你是……你是袁守城?!”

    袁守城是何人?

    乍一听似乎有些想不起来,袁守城是袁天罡的叔叔,袁天罡的许多数术都是和袁守城习学的,《西游记》里曾经记载过袁守城的一个小故事……

    袁守城妙算无私曲,老龙王拙计犯天条。袁守城此人,能知身前身后事,能断阴阳功过,贞观年间,长安城里有个算卦师傅,那就是袁守城,西游记里记载,泾河边有个渔人张稍,每日用一尾大鱼孝敬袁守城,袁守城便会指引他地捕鱼,何时下网,何时收网,没有一网落空,后来这事情传到了泾河龙王二中,龙王大怒,化作白衣秀士,来找袁守城麻烦。

    此时便是神机妙算的袁守诚,这故事还是李/世/民年间,而如今已经是天宝年间,袁天罡尚且已经百岁,这袁守城乃是袁天罡的叔叔,何止百岁犹豫。

    几个人一听,咋舌的看向老者,这时候只有李倓最为淡定,对着老者一作揖,说:“老祖师,受学/生一拜。”

    袁守城笑着阻拦,说:“莫拜莫拜,老朽不是祖师,里面的才是祖师,皇太孙,请罢。”

    李倓被咋舌的老夫人扶着,这才进了观内,因为外面秋风瑟瑟,李倓又有不足之症,如今已经手脚冰凉,瑟瑟发/抖。

    他走进来,就看到观内垂着一张竹帘,隔断了视线,里面盘坐着一个人,那人身量不大,隐约可见,但是看不清晰,可能就是老祖师了。

    袁守城请他们坐下来,笑着说:“皇太孙来意,老朽已经知晓,并且禀明了祖师爷。”

    他们是来找袁天罡的,但是现在见到了袁天罡的叔叔,而袁天罡的叔叔却叫这个人是“祖师爷”,这么一听,众人都面面相觑,这里面的老者,该是多少岁?岂不是神仙了?

    袁守城见他们狐疑,笑着说:“祖师爷有通/天彻地本事,乃我等凡人不能企及,祖师爷也是唯一一个,能看到阴府生死簿的人。”

    丫鬟褰裳惊讶说:“如此厉害?”

    袁守城轻轻捋着胡须,笑着说:“正是。”

    他正说着,就听到竹帘里面的人动了,用拂尘轻轻在地面敲了三下,袁守城立刻恭敬的走过去,掀开竹帘一角,跻身而过,说:“祖师爷。”

    那里面的人也不知和袁守城说了什么,袁守城点了点头,走出来微笑的对众人说:“祖师有法/医治皇太孙,但是请皇太孙在陋观中,逗留一月,旁人不能留下,请且暂回。”

    老夫人和丫鬟们面面相觑,褰裳首先说:“这不行,皇太孙金贵非常,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怎么好?况且……况且我们都没见过你们祖师,怎么知道是不是糊弄人!”

    李倓立刻何止褰裳,说:“袁先生莫怪,褰裳心直口快,并无恶意,也是护主心切。”

    袁守城微微笑一下,还没说话,那帘子里已经有了声音,只见模糊的身影慢慢站起来,先是笑了一声,然后又说:“我不见你们,是因为你们见过了我,但是没把我当一回事儿,怕见了你们,又要被喊小道长。”

    他这样一说话,众人全都愣住了,竟然是个清朗的少年声音,不止如此,“哗啦!”一声,珠帘子一动,一个少年从里面大步走了出来,他一身道/士打扮,但是年龄只有十四岁左右,手上拿着一柄浮尘,轻轻甩着,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竟然是刚才扫地的小道童!

    袁守城见了恭恭敬敬一礼,说:“祖师爷。”

    小道童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多礼,其他人先是怔愣,褰裳火爆脾气瞬间燃起,说:“好哇!你们用一个小娃娃来骗我们主/子!他还没我大!怎么叫祖师爷?!”

    小道童也不着恼,摆手说:“我就说你们不信,算了,看在他这么好看的份儿上,我不生气。”

    袁守城站在一边,听着祖师爷像“调/戏”一样的话,似乎有些头疼,连忙说:“祖师爷,那是皇太孙,当今太子的三子。”

    小道童才不管那个,大步一跨走过去,笑着说:“你叫什么名字?”

    李倓吓了一跳,除了丫鬟长随,还没人离他这么近,然而一瞬间,李倓感觉到了一股温暖的气息,那种正阳之气,是他一辈子都没体会过的,睁大了眼睛,狭长的眼睛几乎睁得圆/滚滚的。

    小道童见他怔愣不说话,笑着说:“我叫钟馗,你叫我正南好不好?”

    李倓看着钟馗,钟馗比他高一些,岁数也年长一些,但是眼神十分单纯,圆圆的娃娃脸,生着一双虎目,紧紧盯着李倓。

    褰裳刚要喝退那假祖师爷,李倓就笑了一声,说:“正南。”

    钟馗顿时满脸喜色,瞪大了眼睛,说:“好好,守城你送客吧,我带他去转转。”

    钟馗说着,一把拉住李倓的手就要走,旁边的褰裳立刻拦住,哪知道钟馗力道极大,李倓被他拉了两步,两个人挤进竹帘子后面,“哗啦”一声,眼看就要消失了。

    袁守城连忙说:“几位莫慌,这位的确是老朽的祖师爷,姓钟名魁,字正南,乃是冥王坐下判官,绝假不了,若是几位不放心,可在漏观中小住两日。”

    那几个李倓的随从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如何是好,最后还是老妇/人答应了下来,袁守城领着他们进了道观歇息。

    钟馗拉着李倓,一路往里面跑,没跑两步,李倓身/子就有些受/不/了/了,皮肤泛着一种不正常的殷/红,“呼呼”喘着气,几乎要倒不过来,累的豆大的汗珠儿顺着脸颊滑/下来,滴落在土地上。

    钟馗感觉到李倓抓着自己的手缀着自己,停了下来,转头说:“唉,你体力也太差了些,这怎么行?我一会儿叫守城给你熬副药吃,你放心好了,其实就算你不吃药,跟着我住一个月,只是天天到处玩玩,身/子骨也能比旁人都强百倍。”

    李倓笑着看那沾沾自喜的“小道童”,说:“这是为何?”

    钟馗神秘兮兮的说:“告诉你吧,偷偷告诉你。”

    钟馗凑过来,一张娃娃脸露/出很欣喜自豪的表情,说:“因为我是神仙啊!”

    李倓笑了一下,钟馗觉得他不信,改口说:“好吧好吧,我不是神仙,我跟你说实话,我是大鬼!”

    李倓依然笑笑,看起来教养极好,听着这些不着边际的话,却没有什么恼怒或者不耐烦的神色。

    钟馗拉着他在一株大树前坐下来,然后“噌噌”两下爬上树去,伸手嘎巴一声拽下来一样东西,夹在手臂下面,又嘎巴一声揪了一样东西,一同夹/着,很快就从树上窜了下来,“嘭!”一跳,动作灵力矫健的跳到李倓身边,坐下来,手里竟然捧着两只大桃子。

    钟馗把米分米分的桃子仔细擦了擦,递给李倓一个,说:“吃。”

    李倓眼中尽是惊讶之色,说:“这……这桃子怎么会?”

    现在已经是初冬季节,树木都枯萎了,末秋的寒风凛冽刺骨,桃子早就熟光了,李倓看着钟馗手中的桃子,抬头一看,这桃树竟然还郁郁葱葱的。

    钟馗见他愣神,笑着将桃子塞在他手里,然后“嘎巴”一声咬了一口自己的脆桃子,米分色的桃子颜色润润的,咬开都是汁水,相当甘甜可口。

    钟馗说:“我说我是神仙,这回你该信了吧?我身上的正阳之气天生就足,这桃树生在我的卧房之外,常年吸收我的正阳之气,自然长得旺/盛,四季不调,你呢……也只要跟我住一个月,包你好!”

    李倓眼中都是惊讶的神色,狐疑的咬了一口手上的桃子,甘甜可口,脆生生的,比一般的桃子还要好吃的多。

    钟馗又说:“偷偷告诉你,守城说我其实是冥王坐下的判官大鬼,因为性格急躁犯了过失,所以才投胎在这里历练的。”

    他说着,立刻双手一撑,站起来,拽着李倓又跑,两个人跑进观里,钟馗仰着头,指着那高大的雕像,说:“快看,这就是我。”

    李倓抬头看着雕像,那雕像和钟馗其实一点儿也不像,毕竟钟馗才是十四岁的孩子,而那雕像,身材高大,手上拿着七星宝剑,一副凶神恶煞模样,脸看不清楚,因为留着一脸的大胡子,而且胡子炸着,那形象让李倓莫名的三国时期的名将张飞……

    然而……

    那一双虎目,真的太像了,虎目生威,一看就是大将风范。

    李倓其实心里也是将信将疑,但是他仍然在这个地方住了下来,其实李倓想着,就算医不好身/体,但是钟馗是个有/意思的人,和钟馗在一起,有一种无拘无束的感觉,不像尔/虞/我/诈的皇宫,身为皇太孙的李倓并不是独子,李倓的兄弟们竟然处处针对李倓,在父亲和爷爷面前说他的坏话。

    李倓的日子过得很辛苦,来到这里,竟然放松/下来,其实李倓心里很高兴。

    李倓住了下来,天天跟着钟馗上房揭瓦,爬树摘果,本身褰裳他们住两日就要离开了,不过后来其他人都离开了,但是褰裳死活不离开,毕竟他家主/子天天爬那么高,笑的那么大声,吓得褰裳不敢走,生怕主/子从房顶上,或者树上摔下来。

    钟馗也发现,其实李倓并不是个文绉绉的人,他性格很豪爽,渐渐的才表露/出来,刚开始只是觉得他沉闷且懂礼数,后来慢慢的不同了,李倓也会大笑出声,给钟馗讲各种朝堂上的故事,而钟馗给他讲各种小/鬼的故事。

    钟馗是个聪慧的人,不只是聪慧,而且能文能武,李倓和钟馗做了朋友,两个人关系日渐亲/密。

    褰裳经常一早上就找不到主/子,急得满头大汗,结果主/子就跟着钟馗道长抱了一箩筐的果子回来,还叫她尝尝,褰裳起初着急的直哭,后来也不哭了,要是因为这个就流眼泪,褰裳的眼泪早就流干了……

    钟馗的剑法出神入化,李倓也有习射的师傅,但是因为他身/子骨太弱,跑步都不行,更别说习武了,其实李倓向往那种铁马纵横的日子,好过困在屋子里。

    李倓和钟馗住了小半个月之后,身/子骨竟然真的渐渐强壮起来,后半个月,都可以习剑了,褰裳对钟馗的态度也是一日比一日恭敬,见面的时候直喊钟馗师傅。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钟馗虽然是冥王座下大鬼,但是他身上都是正阳之气,李倓和他在一起,很快就弥补了那种不足之症,这一个月里,李倓竟然还窜了一些个头,面色也硬朗红/润了不少,不见往日的萎靡之色。

    一个月之约就要到了,褰裳已经接到了宫里来的信,说是来接皇太孙的队伍已经在路上了,皇上听说皇太孙身/子骨有起色,龙颜大悦,还赏赐了很多东西给道观,要给道观重新翻修。

    这天晚上,夜色已经非常浓重了,钟馗敲了敲李倓的房门,里面却没有回应,就听到“咕噜”一声,有东西从头顶上直接掉了下来,若不是钟馗反应快,那东西就直接掉进他的领子里了,伸手一纳,再张手一看……

    竟然是一颗桃核!

    钟馗抬头去看,就见房顶上有一片白色的衣角垂下来,钟馗立刻知道李倓在上面,猛地一拔身跃上房顶,果然就看到李倓枕着双手躺在房顶上,一派悠闲的样子,微微眯着狭长的眼睛,似乎在晒月亮。

    钟馗也坐下来,说:“怎么在这里?今儿风大,睡觉回屋里。”

    李倓轻笑了一声,嘴角微微养着,没有看他,也没有动,只是说:“一个月之约,明天就要到了,我想在这里多看看,恐怕往后就看不到这样的月色了。”

    钟馗笑着说:“月亮不都一样?难道皇宫头顶上的月亮,就不是这个月亮了吗?”

    李倓说:“是……你说的是。”

    他说着,翻身坐起来,侧头看向钟馗,沉默了良久,才说:“谢谢你。”

    钟馗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以为你要说什么?这有什么可谢的,还要谢你陪我耍,守城那身老骨头,已经没精力陪我这么耍了。”

    李倓没说话,只是笑了笑,转头继续看着月亮,说:“往后……我会想你的。”

    钟馗说:“我也会,你若有空,就再来看我,我一直住在这个道观。”

    李倓虽然点头,但是他家教森严,如今身/子骨健朗了许多,回去之后,肯定要被兄弟多多诟病,以前是活一天是一天的命,还要被人当做眼中钉,如今身/体好了,那更是眼中钉肉中刺。

    李倓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时间再回来了,就算有时间,会不会被允许再回来,毕竟他是皇太孙,他的生活,并不是自己能决定的。

    两个人一直在屋顶上看月亮,竟然肩并肩的睡着了,直到第二天天亮,又听到褰裳的喊声:“主/子?主/子您在哪儿呢?皇上派来接您的人来了!主/子?主/子……”

    褰裳满院子转,李倓和钟馗就都醒了,从房顶上一下跃下来,褰裳已经见怪不怪了,但是接李倓的那些侍卫和长随,吓了一大跳,看到变了一个人似的李倓,都是满脸惊讶交加着惊喜。

    老妇/人也来了,众人簇拥着李倓,问长问短,吃得好吗,穿得暖吗,睡得床硬不硬,平时苦不苦,是不是也要做早课?

    众人都有皇命在身,接了李倓,很快就要离开了。

    大部/队将李倓迎上马车,马车的车帘款款放下,袁守城站在道观外面相送,李倓往外看了两眼,没看到钟馗来送,刚才因为众人的寒暄,都忘了和钟馗道别。

    李倓看了好几眼,也没看到钟馗,心里有些毛躁,这感觉是他出生以来就没有的,李倓向来稳重大气,父亲和爷爷都喜欢李倓的稳重,如今李倓却有些毛躁起来。

    老妇/人说:“褰裳,快放下车帘,别让皇太孙着了风。”

    褰裳知道,李倓肯定在找钟馗师傅的影子,不过她还是慢慢放下车帘,就在这个时候,李倓突然说:“且慢。”

    褰裳立刻住了手,老妇/人说:“皇太孙,这是?”

    李倓想要下车去跟钟馗道别,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听到“踏踏”的跫音而至,走得很快,众人就看到一个小道童,穿着一身很破烂的灰蓝色道袍,腰间配着一把七星宝剑,大步走出来。

    正是钟馗!

    褰裳欣喜的说:“主/子,是钟馗师傅!”

    钟馗大步走出来,手上捏着一样东西,那东西上系着红色的绳子,他大步过来,旁边的侍卫立刻警戒起来。

    李倓脸上也露/出一丝欣喜的表情,说:“不得无礼。”

    那些侍卫这才退了下去,钟馗大步走过去,手一摊开,手掌心里握着的竟然是一块玉佩,是那枚牡丹玉佩。

    钟馗笑着说:“这东西险些忘了,你快拿好。”

    李倓看着那枚玉佩,伸手接过来,说:“真是谢谢。”

    钟馗摆手说:“快上路吧,看天象要有大风,日落之前一定找地方住店。”

    李倓点了点头,说:“正南放心。”

    褰裳说:“钟馗师傅放心罢,奴婢会照顾好皇太孙的。”

    钟馗点了点头,亲手帮他放下车帘,车子粼粼行驶,慢慢向远处而去,行驶了一会儿,还能遥遥看到车子窗帘掀起一角,有人似乎在向后招手。

    钟馗哈哈一笑,也冲着那马车招了招手,袁守城白发苍苍,站在钟馗身后,捋了捋自己常常的白胡须,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说:“万般皆是命。”

    天宝末年,安史之乱爆发,唐玄宗册封太子李亨的七个儿子,李倓被/封为建宁郡王,点兵护送李隆基和众皇族逃亡成都避难。

    十几年匆匆而过,想当年天宝初年,李倓还是个羸弱的小子,如今已经长得高大挺拔,一身甲胄加身,头束羽冠,腰挎宝剑,双眼狭长凌厉,一张棱角分明的面孔,丝毫不苟言笑,压着嘴角,透露着一股威严和肃杀,他骑在高马上,匆匆开道。

    马车匡隆隆的在土道上飞驰,士兵的神情也很溃散,只知道追着皇上的马车。

    李倓骑在马上,虽然有些风尘仆仆,但是丝毫不见萎靡,突听有些杂乱的声音从侧面传来,立刻勒住马缰,调转马头催马而去,说:“何事喧哗?”

    一个士兵说:“回建宁王,是有刁/民喧哗闹/事,已经被阻拦。”

    李倓听着声音,皱了皱眉,仰头看过去,就看到侧面有一堆满脸黄土的男女,连孩子也有,嘴里发出嚎哭的声音,被士兵阻拦着往后推搡。

    李倓再次皱了皱眉,催马过去,说:“什么事?”

    那些士兵还没有来得及回报,被阻拦的那些人似乎已经看出李倓气度不凡,立刻“噗通”跪在地上,立刻哭嚎起来。

    原来竟然是乞留皇上车驾的百/姓。

    毕竟皇上可以带领皇族牵往成都,但是百/姓不可能,皇族一撤,百/姓就视同被放弃的草芥,安能不哭嚎?

    李倓看着那些跪地哭求的百/姓,心里突然涌上一股悲凉的滋味儿,眯了眯眼睛。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的士兵快速跑来,跪地说:“皇上请建宁王!”

    李倓淡淡的说:“知道了。”

    他说着,目光又看向那群百/姓,就在他这一看之下,李倓猛地浑身一颤,他似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一晃而过,很快又消失在那些哭号乞怜的百/姓之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439章 钟馗1》,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