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436章 万俟长缨X孟清1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孟清是戴罪之身,他的父亲是犯了错的奴/隶,孟清也因为受牵累而受/刑进宫。

    孟清一进宫就是拨在太后那里,不过那时候太后还是王/后,宫里有很多寺人,比孟清机灵,比孟清懂得招人喜欢。

    孟清很小的时候就没有了父母,在宫里无依无靠,而且没有任何背景和后/台,刚开始的一直挨欺负。

    孟清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万俟长缨的时候,自己还很小很小。他虽然在王/后这里侍奉,但是根本见不到王/后,被一堆的寺人欺负,寺人地位本身就不够,挨了骂都会过来打骂孟清出气。

    当时孟清就是一个出气筒,吃不饱,个子小小的,特别瘦弱,也不懂得怎么维护自己,挨了打,挨了骂就躲起来偷偷哭,如果被人发现了,还会再遭到一次毒/打。

    那日孟清被几个领事儿的寺人打骂,王上之前说好要到王/后那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去了别的夫人那处,王/后心里不痛快,用寺人撒气,孟清就成了最倒霉的。

    几个大一些的寺人脸上还带着巴掌印儿,埋头使劲踢着蜷缩成一团的孟清,孟清靠着墙壁,缩起头来,双手抱着脑袋,轻轻哭咽着,那些寺人却不停手,反复的捶打着孟清。

    一个寺人说:“让你在没有眼力?这小崽子,打死也没人知道,呸!”

    孟清紧紧缩在一起,不停的颤/抖着,感觉五/脏/六/腑都要被踢散了,酸疼麻木的感觉冲上脑袋,一切都昏昏沉沉的,咒骂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就在这个时候,孟清突然听到一个童音喊着:“住手!你们在做什么?”

    孟清听到这一声,周围的寺人“哗啦”一声就散开了,竟然一副害怕的样子,赶紧低下头来,仿佛是奴/隶见了主人一样。

    孟清趴在地上起不来,双手慢慢松/下里,即使他刚才奋力的护住脑袋,其实也被踢的满脸花,脸上踢得青青肿肿,鼻血顺着下巴往下淌,嘴唇哆嗦着,嘴角也破了,舌/头也咬破了,从嘴里流/出/血来。

    孟清的脸上还有泪痕,眼睛哭的仿佛小桃子,他费力的抬起头来,就看到一个比自己大一些的男孩,快速走过来,他穿着一身白色的华袍,看起来整个人气度非凡,虽然只是小小年纪,但是一身贵气,旁边那些寺人都比男孩要高,但是大气儿不敢穿,低着头,哈着腰,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低声说:“世子。”

    孟清那时候还不认识这个小男孩是谁,只是比他大一些的样子,但是很有派头,又听那些寺人管他叫世子,该是尊贵的人,不像自己,是个鄙陋的阉人……

    那小男孩将孟清从地上扶起来,还从怀里掏出帕子给他擦嘴边上的血,看到孟清一脸伤痕,不只有新伤,还有旧伤,顿时气愤的说:“你们这是做什么?”

    那些寺人支支吾吾不敢说话,孟清却第一次受到了维护,不过那人是高高在上的世子,或许只是一时兴致来了,维护他一次而已。

    那之后,孟清就没见过那个年纪轻轻的世子了,不过孟清听说,那世子就是大名鼎鼎的长缨世子,他的母亲是当今王/后的姐姐,父亲是大名鼎鼎的大司马,一身功勋,已经是子爵,长缨世子作为父亲的继承人,小小年纪已经一身武艺,是个不可一世的小将才。

    孟清觉得,这样的人或许离自己很远很远,起码是云和泥的区别,长缨世子是高高在上的白云,而自己是深陷污沼之中的烂泥……

    那之后,大约过了几年,就在孟清日日思念的时候,孟清又一次见到了长缨世子,只不过那时候他已经不是世子了。

    孟清因为乖/巧懂事,被王/后看在眼里,又因为他的长相实在可爱招人,王/后缺少说话的玩伴,就将孟清留在了身边,那时候的孟清虽然年纪,但是他已经懂得了很多,变得沉闷和沉稳,事事小心谨慎,深得王/后的喜爱。

    孟清记得他再次遇到长缨世子的事情,那天大殿外面下着瓢泼大雨,世子一身白衣素缟,他的身材拉高的很快,比孟清已经高出不少,也壮了不少,却一脸得憔悴,年纪还小的世子脸上挂着难以形容的悲怆之情。

    长缨见到王/后的时候,就跪下来哭了,低着头,无声落泪,看的王/后也是一脸悲怆,抢上去扶起长缨,说:“孟清,快扶世子起来。”

    孟清伸手扶起地上的长缨,他这才知道,原来世子的父亲战死沙场,而母亲因为悲怆欲绝,绝/食而死,长缨瞬间变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

    当时还是万俟景侯的父亲当/政,因为长久以来长缨的父亲功高震主,正好借着败仗的机会,罢/免了他的爵位,长缨此时已经不是世子。

    人都死了,王上的做法未免有些让人心寒,太过决绝,为了不让大臣心寒,王上赐长缨姓,并让王/后认长缨为义子,名头似乎比世子更加好听了,但是也更加虚无缥缈了。

    那之后,长缨就变成了万俟长缨,然而王/后也有自己的儿子,而且还是公子,自然不可能把心思放在万俟长缨身上,万俟长缨没在宫里住几个月,就被送走了,送给王/后的妹妹,她妹妹家里并没有男丁,只有一个小女儿。

    就算她妹妹家里没有男丁,但是也不乐意别人送一个男孩给她,万俟长缨被送走之后一直不好过。

    孟清记得清清楚楚,那时候万俟长缨一步三回头的望向王/后,孟清就低头本分的跟在身后,却用余光紧紧盯住万俟长缨,看着他被接走了。

    一晃有十年,这十年之间,孟清变得更加成熟稳重,他已经是老资历的寺人,十年间,他经过了先王去世,新王继位,年轻的王/后变成了太后,孟清的地位也瞬间高升不断,随着太后外戚的地位巩固,孟清似乎变成了红人,一般大臣都要给孟清三分薄面。

    而孟清却一点儿也不娇纵,从不把手伸到朝堂上,也从来不给任何大臣说好话,他只是默默的干活儿,做侍奉太后的事情,其他事情和他都没有干系。

    直到那天,孟清第三次看到了万俟长缨,万俟长缨一身白色的长袍,已经长得高大英俊,比孟清足足高了一个头还要多,一身白袍,踏着青靴,走路如风,挺拔不凡。

    万俟长缨的父亲虽然是武将,不过万俟长缨长大之后在司理供职,算是文臣,说话做事颇为有理有度,但是身上依旧透露着一股将门虎子的风范。

    万俟长缨和表妹徽儿一同进宫,孟清就侍奉在旁边,太后高兴的让孟清取瓜果赏赐。

    孟清只是在一边,低着头,用余光看了两眼万俟长缨,几乎变得要不认识了,差点就认不出来了,虽然万俟长缨看起来很低调,但是要比之前更加锋芒照人。

    孟清本分的侍奉着,只是暗暗打量这位年轻的大夫。

    那日孟清去取太后赏赐的瓜果,没想到回来的时候万俟长缨和徽儿姑娘已经走了,孟清奉命将瓜果送过去,就听到徽儿姑娘发脾气的声音。

    徽儿不吃瓜果,还侮辱了太后的赏赐物,甩袖子就走了,万俟长缨看起来有些着急,不过这十年到底稳重了很多,笑着说:“你叫孟清是吗?”

    孟清一愣,没想到万俟长缨竟然记住了自己的名字,不过他不敢多想,低着头点了点,两个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孟清心跳犹如擂鼓,感觉万俟长缨应该不可能记得自己,只是区区见了三面而已。

    孟清很快就告退了,万俟长缨也没有纠缠的意思,很快往相反的方向走了,孟清见他走了,这才微微松出一口气,看着万俟长缨白色的衣袍,久久都不能回神。

    孟清不清楚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或许是感激,因为那时候,孟清第一次感觉到了别人的庇护,那种感觉让他涕零不止,然而这只是惊鸿一瞥,就算万俟长缨受到了变故,但他还是高高在上的大夫,之后要立于朝堂之上,甚至是朝堂之巅。

    而自己呢?

    孟清抬起自己的手看了看,他的双手手心里全是老茧,别看他长得斯文又瘦弱的样子,但是孟清这些年,什么活儿都干过,最苦的,最累的,最低贱的,他的尊严早就随着残破的身/体灰飞烟灭了。

    孟清甚至不敢想象要去报恩,只要去接近,都会污染了那一片纯净和高贵。

    孟清苦笑了一声。

    那之后,孟清又遇到了几次万俟长缨,基本没什么交集,但是在腊祭的筵席上,万俟长缨再一次替孟清解了围,那时候的场景,让孟清莫名的想到了十几年/前,他们第一面的时候。

    万俟长缨喝醉了酒,而孟清没有醉,万俟长缨吻上来的时候,孟清甚至不能反/抗,反而跟着沉醉,想要紧紧搂住万俟长缨的颈项,回吻这犹如甘饴的味道。

    孟清意识到自己的思想的时候,吓得一身冷汗,他已经搞不懂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了,因为他想要的,都不配得到……

    那之后,孟清有/意躲着万俟长缨,不过毕竟他们没什么交集,不躲着也几乎没有交集,但是只要一遇到,打眼望去,顿时就会尴尬,万俟长缨看着他几度欲言又止,孟清则是怕万俟长缨酒醒之后记得自己吻了一个寺人,会觉得恶心难受,所以经常避开,仿佛什么也不知道一样。

    西昌侯和国师腊祭兵变,被悄无声息的镇/压下来,群臣有功,孟清也有一份功劳,万俟景侯问他想要什么,孟清却说不出来。

    想要出宫?

    可是他是一个寺人,这副身/子出宫之后能做什么,寺人是被人看不起的存在,他一辈子只能老死的王宫里。

    想要钱财?

    孟清没有想买的东西,没有想养的家,要钱财也没有用。

    更别说是权/势了,这都不符合孟清的想法,孟清只想要安安稳稳的就足够了。

    孟清什么都没有要,万俟景侯见他和温白羽投缘,就把孟清从太后那里调离了出来,侍奉在王上左右。

    孟清这个调职,在外人眼里就是高升,孟清似乎已经变成了王上的亲随,巴结他的人变得瞬间就多了。

    腊祭之后就是王上的寿诞之日,宫里摆了筵席,孟清忙的不可开交,身为万俟景侯身边的近侍,孟清也忙忙碌碌的。

    不止如此,温白羽还过来捣乱,趁着万俟景侯不在,神神秘秘的拉着孟清,小声说:“孟清孟清,我跟你说件事儿。”

    孟清有些无奈,因为白羽先生似乎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或许是孟清一厢情愿的想象,毕竟做神仙的应该都是仙风道骨的,而白羽先生这个神鸟,看起来有点太接地气了……

    孟清一听,就知道白羽先生找自己是什么事情,孟清身为亲侍,早就清楚了王上和白羽先生的关系,说实话,惊讶是惊讶,但是更多的是羡慕,王上那爱慕的眼神,一点儿也不遮掩。

    不过孟清/真的没想到,白羽先生也这么不避嫌,总是找自己要一些……奇怪的东西。

    例如之前白羽先生管自己要了助兴的香粉,这些事情其实应该找医官去要,不过白羽先生一看就是面皮薄,而且孟清也不拒绝去办这些事情,所以温白羽就厚着脸皮又来了。

    这次温白羽想好了,他要一些助兴的软膏,只要能偷偷给万俟景侯涂上,就能一举攻下的那种。

    孟清听了后背直流冷汗,想要一举攻下当今王上,白羽先生不亏是神仙,胆子也真是蛮大的……

    不过转念一想,孟清就释然了,因为孟清是个非常内明通透之人,一想就知道了,就算自己帮着白羽先生把这些东西弄来,其实最后享受这些东西的,也还是白羽先生,王上不但不会怪/罪,反而会奖赏。

    毕竟……

    孟清有些无奈的想,王上已经奖赏他好几次了,而且都因为这些事情,旁人羡慕无比,都不知道王上是因为这种不能言会,又极为不靠谱的事情,孟清自然也不好说出口……

    孟清听到白羽先生的话,当即就答应下来,很快去找了医官,这种助兴的软膏医官是常备的,不过一般都是备给各位妃子,王上现在没有妃子,也没有什么宫女,不过要这种东西还挺勤快,医官虽然很奇怪,但是仍然不敢说什么,照样给了孟清。

    孟清想了想,干脆一次要了两盒,把两盒香膏掖在怀里,这才匆匆赶回去,不过回去的时候很不凑巧,王上正在和白羽先生温存,孟清不好打扰,正好宴席的事情来了,孟清就先去忙碌了。

    一直到晚上开宴,白羽先生都没从大殿出来,王上倒是步履轻快的走出来,赶去赴宴了,孟清要侍奉在王上身边,嘱咐了寺人好好照顾熟睡的白羽先生,就跟着走了,软膏也来不及交给温白羽。

    因为白羽先生嘱咐过,一定要“偷偷行/事”,所以孟清也不好将软膏直接放在殿里,捉摸了一下还是带在了身上。

    孟清是寺人,地位再高也是侍奉人的,晚宴很快开始,孟清就侍奉在旁边。

    万俟长缨因为帮助平乱,已经一举迁升大司理,年纪轻轻已经变成了王上的左膀右臂。

    他的官/位很高,席位非常靠前,孟清一抬头就能看一身黑色官服的万俟长缨,一身贵气,一身干练,一身傲气,锋芒耀人。

    旁人正在和万俟长缨客套,孟清默默的低下头,不敢再去看,就算自己也算是高迁,但是他们仍然不是同一类人,孟清发现,自己慢慢的更加了解自己了,变的更加贪婪,而他那种贪婪似乎是一种肮/脏,孟清不想让这种肮/脏污/秽了万俟长缨。

    因为孟清意识到,深陷泥沼的一滩烂泥,竟然偷偷慕上了天上漂泊的白云,这仿佛是一段痴人说梦。

    孟清一直默默站着,万俟景侯因为心里惦记着温白羽,所以根本没有在筵席上呆多长时间,很快就走了。

    万俟景侯一走,孟清就算是放假了,自从他跟着王上,放假的时间越来越长,王上平时不喜欢人伺候,跟白羽先生在一起的时候也不喜欢别人打扰,所以孟清很清闲。

    万俟景侯一走,孟清也就准备回去休息,这种推杯把盏的筵席不适合他这种寺人。

    孟清走出大殿,竟然有很多元老来找他客套,谁不知道这次事变,孟清只是一介寺人,竟然抓/住了西昌侯的几十个亲随,那些亲随可都是高手,孟清不会功夫,竟然几句话就把他们骗了起来。

    虽然计谋可能不是孟清出的,但是孟清有这样的胆识,又有这样临危不惧的气度,也真是难得一见。

    尤其孟清还是王上跟前的红人,自然要巴结亲近了。

    孟清一时间被堵着,无奈之下只好饮了两角酒,这才被放行,孟清从不饮酒,喝了两角之后,竟然有些上头,但是也没什么大碍,准备快步离开,回去休息。

    孟清走在路上,就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似乎是一个寺人在说话。

    孟清有些奇怪,走近一看,原来是一个寺人搂着一个醉醺醺的高大男人,那高大男人一身黑色的官袍,头上的官帽已经拿了下来,头发有些松散,看起来醉的不轻,闭着眼睛,走路都几乎不能走。

    孟清看得清楚,那穿着官袍的男人,竟然是万俟长缨,万俟长缨喝的很醉,万俟景侯离开之后就不行了,想要去宫里的临时住所,寺人搀扶着万俟长缨走着。

    孟清看了一眼之后就打算离开,毕竟万俟长缨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孟清看到那寺人动作非常不规矩,有些迫不及待的,竟然要去亲万俟长缨的嘴唇。

    孟清心头“梆梆”一跳,他的动作比想法要快,顿时一步踏出去,低喝一声:“做什么?”

    那寺人吓了一跳,瞪眼一看,竟然是孟清,吓得顿时全身瑟瑟发/抖,几乎站不住,万俟长缨还醉着,双眉蹙在一起皱了皱,嗓子里发出不耐烦的声音。

    孟清虽然是寺人,但是多少有些威严,冷目注视着那寺人,说:“你下去。”

    那寺人逃命似的就跑了,孟清把万俟长缨接住,万俟长缨全身仿佛没有骨头,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孟清身上,孟清扶住他,快速推开殿门,将万俟长缨扶进去,放在榻上。

    万俟长缨倒在榻上,官袍也不解/开,完全没有/意识的样子,只是皱着眉,似乎觉得不太舒服,但是没有醒过来。

    孟清把万俟长缨扶进来,立刻就要离开,但是看到万俟长缨难受的样子,不由得有些不忍,现在他完全没有/意识,自己才是报恩的好时候。

    孟清立刻去倒了一碗水来,费力的托起万俟长缨的脖颈,让他把水饮下。

    一万凉丝丝的水入肚,万俟长缨似乎舒服了一些,嗓子里发出一声喟叹的声音,皱了皱眉,仍然没有睁眼。

    只是万俟长缨喝的太醉,水洒出来,弄得领口到处都是,似乎不太舒服,万俟长缨伸手无意识的拽了拽自己的领口。

    孟清伺候人已经习惯了,连忙将他的官袍解下来,仔细的脱/下来,然后顺手叠起来放在一边,又用布巾给万俟长缨擦了擦身上的水迹。

    当孟清的手擦到万俟长缨身上的时候,一瞬间有些顿住了,万俟长缨肌肉流畅的身/体就袒露在他的面前,白色的里衣解/开了一些,领口也有些湿/润,胸口上还有水迹,正快速的往下/流。

    孟清来不及发呆,赶紧用布巾去擦,那有些轻微粗糙的触/碰,让万俟长缨突然呼出一口气。

    孟清擦完了万俟长缨身上的水迹,已经莫名其妙的满脸通红,立刻摒着气,把被子扯过来盖上,连忙回身就要离开。

    只是在他一回身的刹那,万俟长缨突然伸手,一把抓/住了孟清的手腕。

    “啊!”

    孟清吓了一跳,轻呼了一声,还以为万俟长缨醒过来了,转头一看,不由松了一口气,并没有醒过来,只是难受一般,抓/住他的手腕不让他走,并且嘴里梦呓了一句什么,至于说什么,也听不清楚。

    孟清轻轻挣扎了一下,万俟长缨有些要醒过来,眼睫快速的颤/抖着,孟清立刻不敢挣扎,规则坐在地上,目光撇在一边,想等一等,等万俟长缨睡熟了,松了手,自己好走。

    但是万俟长缨的呼吸渐渐平稳了,却没有松手的意思,抓的仍然牢牢的,孟清跪坐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万俟长缨,看着看着,仿佛痴迷了一般。

    孟清的眼神慢慢有些变化,里面慢慢都是复杂,矛盾,自卑,还有一种求而不得的痛苦。

    孟清盯着万俟长缨的睡颜,嗓子有些发干,不断的轻轻/颤/抖着,颤/抖了好几下,他慢慢动了一下手,万俟长缨仍然牢牢握着他的手不松开,但是没有要醒的意思,睡得很瓷实。

    一瞬间,孟清的脸上有些动容,他的脸色仍然很平静,但是嘴唇微微颤/抖着,似乎在想什么事情,眼睛也晃动的非常厉害。

    只见孟清微微欠起身来,慢慢的,动作非常缓慢,脸色也非常谨慎的低下头,一点一点的靠过去,最后嘴唇轻轻在万俟长缨的嘴唇上一碰,立刻离开,仿佛蜻蜓点水一样。

    孟清的心跳“梆梆”的飙升,呼吸也急促了,另外一只手快速的捂住自己的嘴巴,睁大了眼睛,万俟长缨仍然没有醒来,眉头都没皱,似乎因为这个亲/吻太轻了,所以一点儿感觉也没有。

    孟清急/喘了几口气,睁大了眼睛,抿着嘴唇,手都有些发/抖,然后再一次低下头去,嘴唇轻轻/触/碰着万俟长缨的嘴唇,仿佛是尝到了甜头的孩子,渐渐有些沉醉其中。

    万俟长缨一直没有反应,睡得很安稳,但是似乎感觉到嘴唇上有些痒,张/开了一丝嘴唇,伸出舌/头轻/舔/了一下,那一下正好舔在孟清的嘴唇上。

    孟清猛地一颤,呼吸又加剧了三分,身/体也跟着颤/抖起来,他的手打颤,轻轻的掀开盖在万俟长缨身上的被子。

    万俟长缨的里衣半解半开,胸肌和腹肌流畅结实,充斥着一股那一言喻的野性和掠夺性。

    孟清眼神都在颤/抖,他伸手按了按自己心脏的位置,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心跳,不过突然按到了一个小盒子,孟清一愣,那是从医官那里要来的香膏。

    孟清摸/到盒子的手顿住了,一直保持着一个动作良久良久,终于颤/抖的将怀里的香膏拿出来。

    孟清感觉自己是疯了,但是万俟长缨睡着了,他醉了,没有任何的意识,孟清觉得这可能是自己这辈子唯一一次的机会,他对什么都没有欲求,唯独对这个,他竟然阻止不了自己的动作……

    孟清颤/抖着手,咬着嘴唇,快速的脱/下自己的裤子,弄了一些软膏涂向自己后面,不过他也是第一次,虽然他在宫里什么都见过了,但是孟清只是见过猪走,还真的没吃过猪肉,一时间有些难办,弄得满头大汗,又不敢说话出声。

    偏偏那软膏涂上之后,竟然越来越热,仿佛要燃/烧,又热又痒,弄得孟清一头大汗,孟清一边替自己扩张,一边终于低下头去,有些青涩的挑/起万俟长缨的感觉。

    万俟长缨在睡梦中,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了孟清,自从那日万俟长缨在腊祭宴席上吻了孟清之后,竟然一直念念不忘。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初始的时候,只是觉得孟清长相真的很清秀,比姑娘还要好看,尤其是那样一双眼睛,清亮的要命,让他仿佛记起小时候的一个故人。

    他不知道那故人的名字,不过那故人也是个小小的寺人,那时候万俟长缨还是高高在上的世子,一身傲气,看到一群寺人欺负一个小孩子,立刻冲上去搭救。

    那一瞬间,万俟长缨看到那小孩子哭肿的眼睛,满满都是绝望和无助,让人莫名撕心裂肺。

    那时无忧无虑,身份高贵的万俟长缨根本不懂这种震慑人心的悲哀,但是没几年,他就懂了,当他无父无母的时候,万俟长缨突然想起了那个小孩子,那时候的眼神,他终于懂了,而且体会的非常深刻,感同身受的撕心裂肺。

    那之后,每每到无助的时候,万俟长缨都会想到那样一双眼睛,想想那个孩子,如今过的也不知怎么样了……

    万俟长缨起初只是觉得孟清的眼睛像那个孩子,只不过后来,关注的多,渐渐不可自拔,他竟然借着酒醉吻了孟清,而且感觉特别舒服,如果可以,他还想要掠夺更多。

    之后再见面的时候,孟清气定神闲,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而万俟长缨心中忐忑,脸上早就练就的炉火纯青,两个人都把心事掩藏起来,谁也不会想到对方在想什么。

    孟清因为有功,被调到了王上身边,万俟长缨见到孟清的时间就少了,见到孟清的时候,多半孟清也在伺候王上,或者和白羽先生说话,白羽先生似乎和孟清很投缘,经常能看到孟清对白羽先生微笑,那种微笑是卸下心防的微笑。

    万俟长缨心里有些不痛快,就多喝了两杯,酒醉人愁,越是忧愁反而越是容易醉。

    万俟长缨醉的不省人事,然而他突然做了一个梦,他梦到孟清,而且竟然梦到了孟清在和自己缠/绵。

    他睁开眼睛,孟清竟然用嘴服侍自己,万俟长缨一瞬间感觉自己的血行要爆了,一把抓/住孟清。

    孟清见他醒了,吓得脸色苍白,毕竟他的裤子已经解了,寺人的下/体和普通人根本不一样,孟清一脸绝望,瞬间软膏席卷而来的热度都退的一干二净。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万俟长缨一脸发狠,仿佛是一头饿了许久的野兽,一把将他扔在榻上,然后猛地撞过来。

    孟清“唔”的一声,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万俟长缨“呼”的喘出一口气,心想着,果然是梦,因为进入的非常顺利。

    虽然有准备,不过因为太快,孟清仍然疼得打挺,但是看到万俟长缨一脸热汗,一脸凶狠的样子,孟清又仿佛受到了蛊惑,尽量放软,任由万俟长缨掠夺。

    万俟长缨做了一个好梦,梦中孟清异常乖顺,再不是冷冷清清的样子,搂住自己的脖颈,任由自己亲/吻,唇/舌交/缠带起阵阵战栗,阵阵疯狂。

    孟清压抑着声音,低低的喘气,沙哑的闷/哼,却热情的抱住自己,隐忍的哭的双眼发红,想让他更加狠狠的欺负。

    孟清几乎被他折腾的昏/厥过去,他一瞬间陷入了黑/暗,在阳光照进来的一瞬间,孟清就醒过来了,吓得醒过来。

    他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陌生的环境,还有轻微的呼吸声洒在自己耳边,万俟长缨睡在他旁边,伸手搂着孟清,两个人都衣/衫/不/整的。

    孟清吓得立刻爬起来,他身上都是青紫的痕迹,因为万俟长缨昨天没什么意识,特别的凶狠,孟清身上有不少痕迹,后面还有东西留在里面,经过半夜难受的厉害。

    孟清考虑不了这些,爬起来匆忙穿上衣服,给万俟长缨也好歹整理了两下,趁着万俟长缨没有醒过来,连忙跑出去,匆匆的往自己的房间跑去。

    孟清一身狼狈,快速的往自己的房间跑,结果路上竟然遇到了白羽先生,每日白羽先生都是日上三竿才醒,今日竟然如此之早,看起来还神清气爽的。

    温白羽一看到孟清,顿时双眼亮着贼光,快速冲过来,抓/住孟清的手,拉到一边儿。

    孟清被他一拉,感觉有些力不从心,不过忍着疼痛,跟他走到了偏僻的地方。

    温白羽双眼发光,小声说:“孟清孟清,那个东西……就是那个东西,你弄来了吗?”

    孟清一愣,随即赶紧从怀里摸出一盒没有打开过的香膏递给温白羽,说:“昨日就拿来了,只是没时间交给白羽先生。”

    温白羽拿好,立刻宝贝一样掖在怀里,轻轻拍了两下,笑着说:“好好,谢谢你……也不知道管不管用?”

    孟清心里默默的想,的确管用,毕竟他昨天已经用过另外一盒了,那种感觉让孟清几乎控/制不住,但是孟清可不敢说,默默低着头。

    温白羽正想着,突然“啊呀”一声,孟清吓了一跳,温白羽惊讶的指着孟清的衣领子,说:“你这里怎么青了?”

    孟清吓的连忙按住自己的衣领子,因为刚才走的太匆忙,都没有系好,连忙系上,说了句没什么,可能是磕了,又推脱自己有事情,连忙就落荒而逃了。

    温白羽站在原地,一身仙风道骨的白衣,摸了摸下巴,脸上却带着一种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奸笑,那脖子上的印子怎么可能是磕了,不只是青,上面竟然还有个牙印,差点咬破了,真是够激烈的,啧啧……

    作者有话要说:  各位小天使,蠢作者的新文《无纠》明天1月2日早上9点开始更新,之后会日更,欢迎各位小天使收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436章 万俟长缨X孟清1》,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