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434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10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白羽看着他们的动作其实特别想笑,因为这两个人表兄妹,本身有相同的打算,奈何他们身上的药粉已经被温白羽调了包,变成了粗盐。

    温白羽眼睛转了转,突然觉得更好笑了,因为无论这两个人谁给万俟景侯下/药,万俟景侯都要忍着异样,喝一碗加盐的酒。

    温白羽还没在酒里加过粗盐,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的,反正不可能是无色无味的,也真是难为万俟景侯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很快就有寺人侍女簇拥着王上走了出来,万俟景侯一身青色宽袍,走进宫殿,众人全都起身迎接。

    万俟景侯走到最上首,客套了两句话,就让众人全都落座开席了。

    虽然是筵席,但是这可是国宴标准,来的人很多,都不敢造次,坐下来之后准备听着王上的“致辞”。

    温白羽也有座位,毕竟他是王上请来的神明,很凑巧他的座位和国师挨得很近,温白羽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他几眼。

    万俟景侯坐下来之后说:“西昌侯可有来?”

    温白羽方才见到的那个中年男人果然立刻站了起来,说:“王上,臣在。”

    万俟景侯说:“西昌侯不必拘礼,西昌侯是孤的舅舅,今日舅舅难得进宫,多与太后叙叙旧。”

    西昌侯连声点头,万俟景侯就没有再理他,西昌侯战战兢兢的坐下来,伸手抹了抹额头,侧头看了一眼温白羽身边的火魔。

    温白羽把两个人的小动作看在眼里,也不知道这两个人怎么勾三搭四的。

    筵席很快开始了,筵席正式开始之后,大臣们都可以相互敬酒,并不是在席位上不动的,有的大臣也可以向王上敬酒。

    太后身边的徽儿和西昌侯身边的世子两人都是面色忐忑,频频向万俟景侯看去,似乎在找准时机,不过筵席刚开始的时候时机显然不对,应该在酒过三巡的时候,等王上喝的已经上头,这样才能出手,免得露陷。

    温白羽见他们两个忐忑不敢的样子,顿时笑了一声,自己看着宴席上的酒杯,心里也笑眯眯的,自己的药就不需要下在酒里,只要抹在身上就行了,那药果然是厉害啊,到时候解决了这些祸/害,自己一定要把“嫩/嫩”的万俟景侯干翻在地才行,等心满意足的干翻之后,温白羽就拍拍屁/股用干支玉敦回家。

    温白羽这么想着,伸手摸了摸怀里的干支玉敦,正好也摸/到了小粉盒,顿时更是开心,就好像已经看到万俟景侯跪地求饶的样子了……

    温白羽喝了几杯酒,吃了点肉,这个时期的食物也没什么好吃的,味道很寡淡,不过食材倒是新鲜,毕竟是给国宴招待宾客用的,做的都非常用心。

    万俟景侯身边很忙碌,很多大臣过去敬酒,温白羽每次抬头去看,万俟景侯身边都围着很多人,温白羽也就不过去凑热闹了。

    温白羽正喝小酒吃肉,就看到旁边的国师突然站起来,然后快步走出了大殿,温白羽侧头去看,就见西昌侯竟然也前后脚走出了大殿,动作非常一致,而且出了殿门,往一个方向去了。

    温白羽眼睛一转,立刻把酒杯放下,赶紧站起来也跑,悄悄跟着也出了大殿。

    温白羽走出去,本以为要跟丢,哪想到西昌侯看起来特别谨慎的样子,走起路来很慢,而且左顾右盼的,正好还被一个大臣拦了下来叙旧,温白羽也就不紧不慢的跟着。

    西昌侯叙了两句旧,这才往前走去,温白羽偷偷跟在后面,西昌侯绕过回廊,温白羽不敢跟的太近,就听到西昌侯的脚步声顿住了,随即说:“有什么事儿?”

    温白羽差点吓一跳,那声音就隔着一面墙传过来,听得清清楚楚,是西昌侯的声音,西昌侯停在墙后面没有走,正和人说话。

    另外一个声音说:“只是想问问西昌侯,安排的怎么样了?”

    温白羽一听,果然是火魔,两个人凑在一起不干好事。

    西昌侯说:“都已经安排好了,我的兵马这几天就能赶到,只要万俟景侯那小子中毒,宫里一大乱,我就趁机包围都城,我还让亲随数十人办成了寺人模样,已经随我进宫,到时候咱们内外夹击,王宫就是囊中之物!”

    火魔笑了一声,说:“好好,到时候鄙人就推举西昌侯为国君,这也是天意呢!”

    温白羽听着,心里冷笑,原来西昌侯这么大胆,还有假的寺人,他一直住在宫里,那假的寺人恐怕就在太后那里。

    西昌侯说:“只是……万俟景侯那小子还未中毒,真是让人焦心。”

    火魔笑着说:“无须担心,令郎小心谨慎也是应该的,就算令郎不下这个毒,到时候太后那侄/女也必然会下毒的。”

    温白羽心想着,西昌侯也够狠的,联合火魔骗自己的儿子去给王上下毒,这要是让人知道了,他儿子就死定了。

    温白羽听到了不得了的东西,立刻往大殿回去走,那些伪装的寺人,还有要围/攻都城西昌侯士兵都需要提早应对。

    他快速往回走,埋头一阵快走,走了一会儿之后突然发现路好像不对,谁让万俟景侯的王宫这么大,似乎有点偏离轨道,这边比较冷清,绝对不是回大殿的路。

    温白羽刚要调转方向,就听到了奇怪的声音,那声音很微弱,虽然声音小,但是温白羽也算是身经百战的人了,一下就听到了,有人似乎在偷偷的做亲/密的事情。

    温白羽有些好奇,毕竟这里可是王宫,他循着声音探头看了一眼,立刻睁大了眼睛,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那边有两个人贴着墙根,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背对着温白羽,他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袍,将另外一个人压在墙上,正低着头,一手压住他的手,另外一手搂住他的腰,动作有些粗/暴的亲/吻着对方的嘴唇。

    另外一个身材纤细,被压在墙上,仰着头,因为身高悬殊的问题,极力扬起脖颈,似乎有些艰难,他的腰打着颤,声音虽然轻轻的,但是好像在呻/吟。

    温白羽惊讶的睁大眼睛,熟人啊!而且两个都认识,竟然是万俟长缨,那个纤细一些的是孟清!

    孟清靠在墙上,轻轻的呻/吟着,万俟长缨听到他的呻/吟声,似乎动作更加粗/暴了,搂住他腰的手钻进孟清的衣服里,撕扯着他的衣服。

    孟清“啊……”了一声,立刻伸手去推万俟长缨,颤声说:“别……别……”

    孟清似乎有些清/醒,挣扎了一下,万俟长缨立刻又紧紧压住他的双手,将孟清的手压在头顶,孟清的双手举着,感觉身/体的弱点都暴/露了,眼神快速的晃动着,紧紧/夹/着腿。

    万俟长缨其实也是一时冲动,最主要是他喝多了酒,刚刚出来随便走走,结果就听到有人呼救的声音,竟然是两个贵/族的纨绔,把孟清压在僻静的地方,似乎要图谋不轨。

    按理说孟清也算是太后身边伺候的人,然而今天各地的侯爵都过来朝拜,很多人根本不认识孟清是谁,他们见到一个看起来很斯文俊秀的寺人,心里起了淫/心,就趁着孟清一个人的时候,将他抓/住了。

    万俟长缨听到声音,立刻走了过来,孟清被压在地上,衣服都脱了一半,那两个人还要看孟清的下/身,嘴里笑着说一些混话。

    万俟长缨一听就怒了,冲过去将那两个人一把拽起来,万俟长缨因为小时候中过毒,其实身/体并不好,在加上小时候寄人篱下,总是饥一顿饱一顿的,身/子骨就更是不好,但是因为万俟长缨想要活下去,所以就更加勤勉的锻炼,虽然他现在只是一个文职,隶属于司理,但是其实万俟长缨的功夫是很好的。

    再加上他身材高大,那两个纨绔子弟皮/包/骨头似的一脸肾亏模样,要不是因为他们是两个人,估计孟清也能把他们撂倒。

    万俟长缨过去拎起那两个人,那两个人还要和问万俟长缨知道自己是谁吗。

    不过那两人听到万俟长缨的名头,顿时都吓怕了,因为外人可不知道万俟长缨的底细,一听他姓万俟,还以为是什么国戚,肯定招惹不了,立刻就夹/着尾巴跑了。

    万俟长缨把那两个人赶走,孟清连忙整理自己的衣服,他的腰带被人拽开了,衣裳有些散乱,刚才因为惊吓,还有那两个人可疑的羞辱,孟清眼睛里有些雾气。

    其实这么多年孟清已经练就了处事不惊的能力,不过孟清是寺人,从小生活在宫里,因为家庭的缘故,孟清小时候就连带受/刑,寺人在这个时代是极其低贱的一种,虽然孟清现在的这个地位,在寺人里已经不低,就连普通大臣也要给几分薄面,但是终归还是孟庆的心里的伤疤,一提起来难免会自卑。

    那两个人言语上羞辱孟清,还要看孟清的下/身,说起来孟清也太年轻了,瞬间卸去了淡定的伪装,吓得几乎要哭了。

    万俟长缨一直看到的都是孟清斯文冷静的样子,从没见过这样有些脆弱的孟清,那俊美的脸颊带着气愤和惊吓的红晕,一直红/润进了领子里,染红了一片性/感的锁骨。

    孟清身材瘦,骨头也小,锁骨并不是特别骨/感,但是非常清晰优美,皮肤白/皙又细腻,看起来仿佛上好的蚕丝,透露着一股脆弱的美/感。

    万俟长缨突然感觉自己呼吸有些发沉,不止如此,酒气也开始上头,紧紧盯着孟清衣领子里散露/出来的一片皮肤看,嗓子突然发紧,手脚也不听使唤,慢慢走过去,就在孟清要谢他的时候,万俟长缨突然动作,将孟清一下按在墙上,不由分说低头含/住了孟清的嘴唇。

    孟清吓得不行,尤其万俟长缨的动作还有点粗/暴,带着一种迫不及待的掠夺感,孟清一瞬间有些懵,就让万俟长缨得逞了,而且万俟长缨的手劲儿很大,制住孟清不让他动。

    万俟长缨因为寄人篱下,他的姨母只是表面对他好,小时候连饱饭都不给他吃,如今万俟长缨年纪也不小了,但是根本没有娶妻,说亲的倒是不少,但是姨母可不想管万俟长缨的纳礼,万俟长缨的事情就这么一直拖着。

    所以万俟长缨根本没有任何经验,他的吻横冲直撞,而孟清也根本没想过自己这辈子会和别人接/吻,感受着万俟长缨掠夺的气息,还有粗重的呼吸,孟清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瞬间差点软/了下来,腰直打颤,嗓子里发出自己都觉得很奇怪的声音,根本控/制不住,紧紧皱着眉头,身/子里升起一股怪异的感觉……

    孟清不知道,和人接/吻竟然是如此舒服的事情,实在太舒服了,让孟清感觉到一股从没体验过的冲动,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万俟长缨的手竟然伸进他的衣服里,竟然就要往下面摸,孟清吓得一下就清/醒了,害怕的全身发/抖。

    温白羽实在不想打扰他们两个人,不过温白羽一看到万俟长缨,眼睛就亮了,西昌侯士兵的事情交给万俟长缨就行,免得自己再跑来跑去。

    温白羽“咳!”的咳嗽了一声,不只是孟清,就连万俟长缨都吓了一跳,连忙将自己的手从孟清的衣服里抽/出来,然后拉过自己的披风,将孟清衣/衫/不/整的样子裹上,连脸都给裹上了,似乎不想让人看到孟清,这才戒备的回过头来。

    温白羽被他的动作逗笑了,看起来万俟长缨还是个挺温柔的人,不过对于孟清来说,万俟长缨应该裹/住自己的脸才对,毕竟他可比一个寺人要招人诟病的多。

    万俟长缨看到温白羽,莫名松了一口气,不过很尴尬,笑着说:“白羽先生。”

    温白羽没想调侃他们,只是说:“你过来我有要紧事请你去办。”

    万俟长缨见他没调侃自己,顿时松了口气,把披风给孟清裹好,说:“孟清……之后我有话跟你说,我先走了。”

    孟清没说过,缩在披风里,也没把脸露/出来,万俟长缨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心里特别忐忑,他也看不清楚孟清的脸,也不知道他是什么神色。

    万俟长缨跟着温白羽到一边去,温白羽把西昌侯的事情告诉了万俟长缨,万俟长缨的酒顿时全都惊醒了,说:“这件事情恐怕我一个人无法解决。”

    温白羽说:“你可以去找司马,之前王上已经和司马商议了一些,你去找他商量一下对策,现在王上在筵席上无法脱身,这件事情还要你来帮忙。”

    万俟长缨觉得事不宜迟,立刻就走了,温白羽赶紧找到了大殿的方向,往回赶去。

    温白羽一进大殿,就看到了徽儿正扶着太后,跟万俟长缨说话,不只是说话,还给万俟景侯倒了一杯酒,满脸羞涩又忐忑不安的样子,看起来紧张。

    温白羽一阵无奈,这个徽儿也是太傻,而且被家里和太后宠的无/法/无/天,如今被被人当枪使,还抻在最前头。

    万俟景侯早知道徽儿和西昌侯世子都有黄药,徽儿躲在太后身后,给万俟景侯敬酒,万俟景侯只是不动声色的端起酒杯来,喝了一口。

    这一口喝下去,却立刻皱起了眉头,徽儿吓了一大跳,说:“王上,怎么了?”

    万俟景侯皱着眉,却说:“无事,只是孤王有些酒意上头,想要先歇息了。”

    徽儿一听,还以为药效发挥了作用,立刻高兴的不行,满脸都是喜色,又害羞又兴/奋的,眼睛灼灼然的盯着万俟景侯看。

    万俟景侯刚才皱眉,则是因为徽儿竟然把一包盐全都放进酒里了,那么多粗盐,万俟景侯还要当美酒一样喝下去,想一想就觉得咸。

    温白羽一看万俟景侯皱眉,差点笑喷/出来,绝对是太咸了!

    万俟景侯说自己喝醉了,明日还要腊祭,让众大臣继续饮酒,自己就要走了,这下西昌侯世子着急了,因为世子还没下/药,万俟景侯就要走了。

    世子赶紧要去阻拦,西昌侯早就看见徽儿给万俟景侯下了药,他不知那是盐,还以为是黄药,立刻兴/奋的拽着自己儿子,不让他去。

    万俟景侯从席上下来,招手说:“白羽先生,孤有话和你说。”

    温白羽被点了名,赶紧走过去,万俟景侯早就看见他在偷笑,有些无奈,让温白羽走过去,温白羽跟着万俟景侯从大殿往外走,刚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群臣一阵骚/动。

    还有侍女大喊起来,很多大臣惊喊着:“王上……王上!”

    温白羽就感觉自己半边一重,被猛地压下来,原来是万俟景侯突然倒了下来,压在他身上,不止如此,万俟景侯的嘴角还划出/血迹,看起来非常骇人。

    温白羽一瞬间吓了一跳,他已经让万俟长缨把黄药换掉了,难道没有换好?

    万俟景侯高大的身躯倒在他身上,双眉紧蹙,一脸痛苦的表情,脸色倒是不苍白,但是嘴角有血流下来,虽然流的不多,但是万俟景侯皮肤本身偏白/皙,鲜血触目惊心的。

    温白羽吓得脸色倒是一下白了,伸手托住他,感觉万俟景侯身上的力气都压着自己,仿佛没有筋和骨头似的。

    旁边的大臣和宫人也一片混乱,都惊叫着,太后大喊着:“怎么回事!快叫医官!叫医官来!”

    徽儿才是最受惊吓的一个,她明明给万俟景侯下的是那种药,结果王上没走出几步,突然就吐血了,而且看起来特别痛苦的样子。

    徽儿吓得不敢说话,缩在角落里。

    温白羽着急的要死,他不知道哪里出错了,旁边一团乱,有人撞了温白羽一下,“嘭”一声,温白羽怀里的小玉敦掉了出来,“咔哒”一声掉在地上,不止如此,万俟景侯的一滴血正好掉在玉敦上面,不偏不倚。

    温白羽吓了一跳,赶紧将玉敦捡起来塞/进怀里,然后扶着瘫/软的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此时已经双目紧闭,无力的倒在温白羽身上,国师还冲过来要虚情假意,温白羽心里一股怒火直冲上来,冷眼瞪着国师,伸手一挥,“呼——”一声,一股火焰打出去。

    国师差点惊叫,毕竟他可不是神明,受不住凤凰的火焰,连忙后退,旁边的大臣和宫人也吓得不行毕竟他们没见过挥手能有火焰的人。

    温白羽喝退国师,伸手撑住已经没有知觉的万俟景侯,撑着他快速的往寝殿去。

    “嘭!!”一声,寝殿的大门被温白羽甩上,太后也被/关在外面,顿时气得七窍生烟,徽儿心里心虚,眼睛一转,立刻说:“没准……没准就是那个什么白羽先生害的王上,他还不让咱们见王上,也不让医官医治,太后,这个人居心叵测啊。”

    太后一听急得团团转,火魔也过来撺掇太后,西昌侯就趁乱离开了筵席,偷偷叫来了亲随,让他出宫送消息,让士兵或许往都城赶来。

    西昌侯不知道温白羽已经让万俟长缨和作为司马的化蛇去解决这件事情了,化蛇觉得此时不能打草惊蛇,毕竟大臣们都在宫里,怕引起骚/乱,现在解决的应该是西昌侯和外界的联/系,一旦信息切断,西昌侯没有后援也无济于事。

    亲随想要出宫,化蛇早就料到了这一招,在宫门口设下了守卫,出宫的一律盘/查,那亲随轻而易举就被化蛇给抓/住了。

    西昌侯并不知道,还以为亲随已经趁乱顺利出宫,心里大喜过望,又看到万俟景侯吐血,这下就跟吃了定心丸儿一样,准备安心上/位做襄王了。

    万俟景侯被温白羽撑着带进寝宫里,刚一关门,温白羽就感觉压在自己身上的那股力气瞬间就变了,突然一下轻了,然后瞬间一重,“咚!”一声将温白羽压在地上。

    温白羽一阵惊讶,抬头去看,就见万俟景侯那种痛苦的神色已经不见了,脸上带着笑意,虽然嘴角还有些血,不过似乎没有什么异样。

    万俟景侯地咚着温白羽,贴着温白羽的耳朵,说:“白羽先生,孤的演技怎么样?”

    温白羽:“……”

    温白羽瞪着眼睛,吃惊的说不出来话,原来万俟景侯这是装的!简直堪称影/帝,绝对要发给他一个小金人儿!

    不过温白羽突然脑袋里一闪,更加惊讶的想,等等,“演技”这个词儿,这时候就有了吗?也太超前了?

    他还没反应过来,万俟景侯已经压住温白羽,突然伸手进温白羽怀里,温白羽被他一摸,身/子一个激灵,不过万俟景侯并没有做什么,把手又抽/出来了。

    温白羽瞪着眼一看,顿时说:“快还我!”

    他的声音有些大,万俟景侯立刻捂住他的嘴,笑着说:“嘘,这么大声,别人要听见了。”

    万俟景侯刚才在他怀里一摸,竟然把他的干支玉敦给拿走了,万俟景侯手里举着干支玉敦,玉敦上还蹭着万俟景侯刚才流的血。

    温白羽盯着那血迹,惊讶的说:“你……你……你不是装的吗?怎么……”

    万俟景侯刚才显然是装的,什么痛苦啊都是假的,刚才也的确有血迹掉在玉敦上,但是那不是假的吗?

    万俟景侯笑着说:“嘘,都说了小声些……我刚才的确是装的,不过血是真的,我怕那些人不相信,所以特意咬破了舌/尖儿,白羽你舔舔看,是不是破了?”

    温白羽惊讶的瞠目结舌,也就是说刚才的血的确是万俟景侯的血,万俟景侯的血掉在了玉敦上,这下糟糕了,彻底糟糕了,温白羽一瞬间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万俟景侯说出了那么超前的词……

    因为万俟景侯一瞬间好像已经不只是那个中二晚期的万俟景侯了,就好像一瞬间长了几千岁似的……

    果然,万俟景侯按在温白羽嘴唇上的手体温很高,那是得到了烛龙火精的体温。

    温白羽瞬间头皮发/麻,伸手去够玉敦,说:“你……你还给我。”

    万俟景侯笑眯眯地说:“嗯?白羽不乖哦,这不是你偷偷从我那里拿走的吗?”

    温白羽说:“谁……谁偷偷拿走的?我是光/明正大拿走的!而且这也不是你的东西。”

    万俟景侯一脸正气的说:“我管冥帝借的,还没有玩完,白羽就抢走了,是不是不乖。”

    温白羽瞪着眼睛说:“我警告你啊,你快还给我,不然我……”

    万俟景侯眯着眼睛笑着说:“嗯?白羽你要对我做什么?”

    温白羽:“……”

    温白羽听他的话,顿时想起自己怀里还有一盒小粉盒,眼睛一转,顿时底气十足的说:“你要是再不还给我,我就干/你了!”

    万俟景侯“呵”的一笑,说:“白羽先生倒是有胆量?”

    温白羽:“……”万俟景侯果然是演技派的,频道都切换的如此自如。

    温白羽说:“你别不信。”

    万俟景侯笑着说:“拭目以待?”

    温白羽气的都要死了,立刻伸手往自己怀里掏,一把就抓/住了那个小粉盒,拿出来要打开盖子。

    万俟景侯笑着说:“白羽,我劝你不要。”

    温白羽一听,立刻“奸”笑着说:“现在知道害怕了?”

    万俟景侯说:“我是怕你等会儿后悔。”

    温白羽听他还嘴硬,立刻把粉盒打开,拿着粉盒往万俟景侯脸上洒。

    “呼!”一声,没想到那粉盒里面的粉那么松散,一甩竟然撒出去一大片。

    “咳咳!”

    温白羽躺在地上,粉末全都往下落,一下蒙在温白羽脸上,差点给呛死,万俟景侯立刻松开手,往后撤了一下,伸手捂住口鼻。

    温白羽以为他怕了,笑着蹦起来说:“怎么样,怕了吧?现在后悔也没用了,让我/干翻你这个小妖精!”

    温白羽说着冲过去搂住万俟景侯,反正他们现在在寝宫里“装死”,也没有其他事情可做,温白羽可不在意干翻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虽然伸手捂住了口鼻,但是还有一些吸/入了身/体里,顿时眯了眯眼睛,温白羽立刻扑过来对他又亲又抱的,万俟景侯呼吸瞬间就粗重了起来。

    温白羽反客为主的将万俟景侯压在地上,伸手去解他的衣服,温白羽闻了那么多香氛的味道,情绪已经非常高涨了,身/体里仿佛搓/着一股火,感觉自己恨不得能干翻万俟景侯七次,心想着孟清给的东西真是好东西啊。

    万俟景侯面色有些红,躺在地上,就任由温白羽解/开他的衣服,温白羽看着他乖顺的样子,心里那叫一个得意,那叫一个兴/奋,万俟景侯长发散落在地上,黑色的衣服也散开了,裸/露/出白/皙的胸口和紧实的腹部。

    温白羽口水都要流下来了,迫不及待的开始解自己的腰带,一边解/开自己衣服,一边对着万俟景侯又亲又吻,万俟景侯躺在地上,随着他的亲/吻呼吸越发粗重,下面也难受的厉害。

    温白羽见他一副“乖乖”的样子,立刻特别得意,就打算给万俟景侯一点儿甜头,低下头来帮万俟景侯用嘴纾解,万俟景侯的呼吸瞬间像野兽一样,“呼呼”的喘着粗气。

    温白羽感觉嘴巴都酸了,嘴角都疼了,万俟景侯却一点儿发/泄的意思也没有,万俟景侯的手指穿在他的长发里,突然狠狠的箍/住他的脑袋和脖颈。

    温白羽被他弄得差点窒/息,猛地咳嗽起来,万俟景侯突然间一把将他抱起来,浑身上下一股怪力,将温白羽搂在自己怀里,让他坐在自己腿上,嗓音低沉的“呵呵”笑着说:“好了白羽,开胃菜结束了,该开始吃正经的了……”

    温白羽一懵,感觉这姿/势似乎不太对,特别的危险,说:“等等!怎么回事……啊!”

    温白羽的话还没说完,已经被万俟景侯固定住,姿/势特别羞耻,猛地大喊了一声,万俟景侯立刻捂住他的嘴巴,笑着说:“轻声,外面的人听到你的喊声,还以为你在虐/待我呢。”

    什么鬼?!

    不过万俟景侯说的的确没错,大家都以为王上吐血晕过去了,突然听到寝宫里有痛苦的呻/吟声,那肯定以为是温白羽趁着王上昏晕不醒对王上做了什么事情。

    温白羽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外面对这一群心急火燎的人,而自己和万俟景侯竟然在寝宫里做没羞没臊的事情,而且最要命的是,明明已经拿到了粉盒,结果还是没有将万俟景侯干翻在地。

    温白羽一直坚持着,心想着没关系,反正有粉盒,自己也能金枪不倒,等着万俟景侯不行了,自己再冲上去报仇,结果事实并不如此,因为万俟景侯阴差阳错的把自己的血滴在了干支玉敦上,所以现在的万俟景侯已经得到了烛龙火精,他是一条真正的烛龙了。

    烛龙的体力可谓惊人,而且刚才万俟景侯也闻到了香粉,温白羽感觉自己要坚持不住了,他一直坚持又坚持,身/体的确比平时要亢/奋的多,但是那种亢/奋几乎要被磨光了。

    万俟景侯做到兴致高的时候,竟然还变出了烛龙的尾巴,要和温白羽交尾,温白羽羞耻的捂住自己的脸,恨不得自己晕过去,偏偏因为香粉的缘故,温白羽还觉得异常的舒服亢/奋。

    万俟景侯变出蛇尾之后,不只是有两个逆天的丁丁,丁丁里还有硬骨头,而且丁丁上还有刺,总之温白羽感觉自己是死去活来,爽的无以复加。

    万俟景侯还低笑着说:“白羽今天真热情,看来这个东西还不错?”

    因为温白羽的热情,万俟景侯把那盒没撒光的香粉也征收了,合起来,和干支玉敦一起装进自己的怀里。

    温白羽眼睁睁看着万俟景侯把两样东西都拿走了,气的不行,但是他现在没时间生气,只觉得浑身都要散了,但还是紧紧搂着万俟景侯的脖颈,舒服的眼睛直翻白。

    两人在里面做亲/密的事情,其他人堆在殿外还不知道,徽儿是着急把责任推出去,西昌侯则是已经开始做春秋大梦了。

    万俟景侯还特别坏心的将温白羽抵在殿门上,隔音并不好,能清晰的听见外面的声音,徽儿的声音说:“姨母,表哥不知道怎么样了,肯定是那个白羽先生不安好心,您快想想办法,救救表哥呀!”

    温白羽气的不行,搂着搂着万俟景侯的脖颈,一口咬在万俟景侯的耳/垂上,万俟景侯疼的“嘶”了一声,就听温白羽说:“烂泥鳅,在你耳朵上盖个戳,让你那些表弟表妹们看看。”

    万俟景侯轻笑一声,说:“好啊,欢迎多盖几个戳。”

    温白羽:“……”好……不/要/脸。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434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10》,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