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433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9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白羽快速往前跑,因为白袍太大了,有些繁琐,还拽着衣袍的边角,以免踩到了袍子。

    很快温白羽就看到了西昌侯世子,世子并没有走远,正站在一处呵斥一个寺人,那寺人脸上全是汗水,低着头赔罪,但是西昌侯世子不依不饶,隐约听到世子在说:“大胆,竟然还敢跟本世子狡辩,你算是什么东西,冲撞了本世子就应该杀头!”

    世子已经完全没有在万俟景侯面前的那股娇/弱模样了,表露着一副彪悍样子。

    温白羽一看,真是太巧了,那寺人不是别人,正是出去办公差的孟清,孟清似乎是急匆匆回来的,浑身风尘仆仆的样子,脸上还带着汗珠,一边擦汗一边赔不是。

    世子见孟清态度良好,更是不依不饶,一脚就踹过去,孟清没办法,而且身材也很纤细,一下就倒在地上,刚要爬起来,那世子说:“谁叫你起来的?”

    他说着又要去踹,孟清怀里有个盒子,肯定是给太后和徽儿带来的老家特产了,连忙护住怀里的盒子,世子一见,就知道那肯定是好东西,立刻往孟清怀里的盒子上踹去。

    孟清赶忙低头抱住盒子,世子一脚踹在孟清的肩膀上,踹的孟清顿时磕在地上,不过还是死死抱住怀里的盒子不放。

    那世子仿佛找到了好玩的东西,不依不饶的。

    温白羽一见,顿时怒火就往上冲,最见不得这种仗/势/欺/人的嘴/脸了。

    温白羽立刻走出去,装作一副巧遇的样子,说:“这不是西昌侯世子吗?”

    西昌侯世子转头看向来人,没想到昨天晚上遇到的温白羽,他不知道温白羽是谁,只是听万俟景侯喊他先生,鄙夷的看了温白羽两眼,说:“你是什么东西?遇到本世子为何不行礼?”

    温白羽笑眯眯的说:“真是不巧,在下遇到王上尚且不行礼。”

    西昌侯世子眼睛一晃,说:“你好大的狗胆!”

    温白羽笑着说:“我也不是狗,世子莫不是眼睛不好,何出此言呢?”

    西昌侯世子冷笑说:“跟本世子耍贫嘴,小心本世子掰掉你的牙!”

    温白羽说:“在下说的是实话,世子耳朵里听不进实话?在下乃王上请进宫做客的鸿鹄。”

    西昌侯世子一听,顿时吓了一跳,说:“你是那只神鸟?”

    世子没见过鸿鹄长什么样子,但是听说王上请到了一只神鸟凤凰,那可是大祥大瑞之照,怀疑的打量了两眼温白羽。

    世子说:“你既然是神仙,那不如给我算一卦?”

    温白羽笑着说:“在下是鸿鹄,又不是江湖术士。”

    西昌侯世子冷笑说:“你如此推脱,莫不是假的吧?”

    温白羽没带着一副高深莫测的微笑,无奈的说:“既然世子这么想要在下算一算,那在下也只好勉为其难的献丑了。”

    温白羽说着,就去抓西昌侯世子的手掌,西昌侯世子躲了一下,说:“你这是何意?”

    温白羽笑着说:“自然是看相,看你的手心。”

    世子一脸狐疑,不过还是伸出了手掌,温白羽装模做样,一脸高深的看了看,笑着说:“在下送世子四个字。”

    西昌侯世子说:“是什么字?”

    温白羽说:“大祸临头。”

    西昌侯世子顿时眉毛一挑,怒喝说:“大胆!你竟然诅咒本世子!”

    温白羽笑眯眯的说:“怎么是诅咒世子?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世子可知这是何人?”

    温白羽说着,看向身后站着的孟清。

    孟清已经从地上爬起来,脸色很狼狈,还紧紧抱着怀里的盒子。

    世子很不屑的说:“一个下/贱的寺人。”

    温白羽笑着说:“这寺人唤作孟清,可是太后跟前的亲随,太后日前因为想念家乡,遣孟清去家乡带些可口的回来,今天孟清方回,这么巧就遇到了世子,世子赏赐了孟清一顿好打,恐怕现在这可口的特产全都被世子踢成了渣子,给太后吃踢过的东西,敢问世子,这还不够大祸临头吗?”

    西昌侯世子一听,吓得一哆嗦,冷哼了一声,一甩袖子,转头就走了,嘴上还说:“本世子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温白羽见他转身就走,还伸着头笑着说:“世子,这就走了吗?”

    西昌侯世子连脖子都给气青了,一半也是给吓得,立刻脚步不停的就走远了。

    孟清见世子走远,这才狠狠松了一口气,连忙说:“多谢神明大人搭救。”

    温白羽挥手说:“早跟你说了,别叫我神明大人,听起来怪奇怪的,赶紧看看你带来回来的东西坏了没有。”

    孟清打开盒子看了一眼,里面的东西虽然乱/了一些,但是并没有坏掉,孟清脸上还挂着汗珠,连忙说:“小臣还要去太后面前复命,不能耽搁,就先行一步了。”

    温白羽挥了挥手,说:“你去吧你去吧,不过你有空来找我一趟,我想跟你说个事情。”

    孟清不知道温白羽要跟自己说干支玉敦的事情,只是答应了,很快就小跑着往太后那里去复命了。

    温白羽看着孟清走远,这才变戏法一样张/开掌心,刚才掌心被宽大的袖子遮住,所以大家都没看到他手心里有东西。

    温白羽的手心里躺着一个小布包,竟然是刚才火魔给西昌侯世子的那个布包。

    西昌侯世子刚才让温白羽给他看手相,完全没注意到温白羽趁着和他站的很近的空档,就把他的小布包给偷走了,刚才世子走的又匆忙,所以根本没发现。

    温白羽赶紧拆开布包看了一眼,里面是淡黄/色的粉末,粉末很细很轻的那种,风一吹就全都要飘散了。

    温白羽扇着闻了闻,闻不出个所以然来,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的眼睛一转,立刻笑起来,连忙把布包匆匆一包,然后揣在怀里,就飞快的往前跑,冲着宫中的庖屋去了。

    这会儿时间尚早,庖人都在整理要用的食材,庖屋里并没有人,温白羽偷偷溜进去,本身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结果一冲进去,没看清楚,竟然和人撞在了一起。

    “咚!”一声,温白羽差点给撞残了,对方身材高大,而且特别结实。

    那人连忙扶了温白羽一下,惊讶的说:“白羽先生?”

    温白羽抬头一看,不是太认识,只是面熟而已,那人身材高大,穿着一身白色的华袍,看起来也是颇有地位的样子,长相英俊温和,带着微微的笑意,见到温白羽露/出一股狐疑,立刻解释说:“白羽先生可能不认识在下,在下万俟长缨。”

    温白羽听他的名字就认识了,万俟长缨并不是真的万俟家的人,是太后的侄/子。

    万俟长缨惊讶说:“白羽先生怎么到这种地方来了?”

    万俟长缨是来给太后端小食的,太后早膳吃的不多,现在又饿了,万俟长缨进宫来也没什么事情,正巧太后身边一直伺候的寺人孟清还没回来,所以万俟长缨就亲自过来端些小食。

    古代人都是远庖厨的,万俟长缨因为从小“寄人篱下”惯了,旁人听着觉得他很有地位的样子,穿着也好,样貌也好,其实不知道万俟长缨生在大家族,又没有父母,还寄住在姨母姨夫家中,从小就看尽了白眼,所以也没忌讳这些,他小时候吃不饱都是自己跑进庖屋里偷偷吃的。

    温白羽来不及解释,就看到自己怀里的那个布包掉在了地上,布包还散开了,黄/色的粉末飘在地上,到处都是。

    温白羽吓了一跳,万一真是那种奇怪的东西,全都飘出来了岂不是很糟糕!

    温白羽赶紧蹲下来捡,把东西搓进布包里,万俟长缨一见,顿时剑眉一簇,脸色瞬间沉了下来,说:“白羽先生怎么会有黄药?”

    温白羽一听,这万俟长缨似乎知道这是什么,黄药?还真没听说过是什么东西。

    温白羽见他脸色很阴沉,说:“黄药是什么?”

    万俟长缨看着温白羽有些略微的吃惊,说:“白羽先生不是跑来庖屋投药的?”

    温白羽:“……”敢情万俟长缨把自己当成投毒的了……

    温白羽说:“当然不是。”

    万俟长缨狐疑的看了两眼温白羽,随即说:“白羽先生快随我来。”

    他说着,似乎听到了庖人要进来的声音,连忙拽住温白羽从后门往外跑,温白羽拎出去的时候还喊了一声“等等”,然后跑到角落里,蹲下来抓了一把盐。

    巫盐虽然很早就有,不过这时候的提炼不是特别好,温白羽怎么看都觉得盐好像和包里的黄粉不像,不过布包包的那么严实,看样子世子还没有打开过,勉强就替换一下。

    万俟长缨见温白羽抓了一把盐,真是百思不得其解,赶紧拉着温白羽出了庖屋,这才松了一口气。

    两个人躲在花园里,温白羽狐疑的看着万俟长缨,感觉他跟做贼一样,万俟长缨这时候“哎”了一声,很懊恼的说:“糟了,忘了给太后带小食,一会儿还要回去再拿。”

    温白羽更加奇怪的看他了,跑的连东西都忘拿了,说:“为什么跑得这么快?”

    万俟长缨捋顺了呼吸,这才无奈的看向温白羽,说:“白羽先生怀里的着黄药,乃是大毒之物!白羽先生带着黄药进庖屋,万一让庖人见到,到时候就是百口莫辩了。”

    温白羽一惊,说:“□□?不是春……”

    差点直接喊出来不是春/药吗,不过温白羽及时住了口。

    万俟长缨见他不解,说:“这黄药多分布在大江以南,襄国附近并没有黄药,不过长缨儿时倒是见过,所以定然认得,绝对是黄药无疑,黄药的嫩芽只需要取六七株,服下就能致人于死地。”

    万俟长缨曾经见过黄药,而且不只是见过,他还吃过,万俟长缨寄人篱下的住在姨母姨父家里,不过日子过得很辛苦,别人看他是风风光光,但是其实家里的旁系都敢暗害万俟长缨,万俟长缨因为得到了先王的赏识,还呆在宫里住了一段时间,后来回去的时候被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有人在万俟长缨的酒水中加过这种黄药。

    黄药是断肠草中的一种,粉末和酒水一起饮用,中毒的现象就更严重,会出现严重的头晕乏力的感觉,呕吐抽/搐,严重脱水,一般人根本撑不过一天就会死亡,最多会痛苦四天,然后死亡。

    万俟长缨当时就中了黄药的毒,不过很不巧,也算是万俟长缨命大,万俟长缨中毒之后就被接进宫中医治,恰巧当时做太子的万俟景侯手里有一位别国进献来的解□□材,就送给了万俟长缨。

    万俟长缨痛苦了五日,才保住一命,当然对万俟景侯感恩戴德,这种黄药他恐怕是要记一辈子,绝对不可能看错。

    温白羽一听,顿时后背发凉,他只是以为火魔给了西昌侯世子和徽儿同样的“春/药”而已,没想到竟然是见血封喉的□□。

    不论是西昌侯世子还是徽儿,只要他们心怀不轨,就会成为火魔借刀杀/人的武/器,如果出了事情还能一推四五六,根本不认账。

    温白羽眯起眼睛,脸色也阴沉下来。

    万俟长缨见他不说话,也是通透的人,说:“如果有什么在下能帮忙的,白羽先生但说无妨。”

    温白羽看了一眼万俟长缨,万俟长缨也算是徽儿的兄长,徽儿手里还有一包黄药,温白羽必须把黄药给替换出来,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就会傻呵呵的给万俟景侯下毒。

    温白羽不好去接近徽儿把□□换出来,不过万俟长缨不同,温白羽立刻把火魔的事情和万俟长缨说了一遍,然后分给了他一把盐,让万俟长缨从徽儿那里把黄药套换过来。

    万俟长缨一听,剑眉蹙在一起,说:“徽儿也太胡闹,平时由着她任性,竟然还算计起王上来了,若是被人知道,十个脑袋也不够杀的。”

    温白羽说:“此时不要打草惊蛇,如果国师知道这件事情被/拆穿了,肯定还会想其他方法,我们不如将计就计。”

    万俟长缨立刻说:“但凭白羽先生驱使。”

    温白羽和万俟长缨立刻分头行/事,温白羽把那包黄药替换出来,然后将盐放进包里,快速跑回去,将布包扔在刚才和西昌侯世子遇到的地方。

    温白羽只是等了一会儿,就看到西昌侯世子行色匆匆,满头大汗的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在地上不断的找,结果就看到了那个扔在角落里的布包,连忙从过去一把抓/住。

    西昌侯世子可不知道这布包里已经换成了盐,赶紧弯腰捡起来,不过并没有打开,只是伸手捏了捏,感觉里面有东西,没有撒掉,松了一口气。

    西昌侯世子可能以为自己刚才训骂寺人的时候把布包弄掉了,捡起来放在怀里,擦了擦头上的汗,这才转头离开了。

    温白羽看着西昌侯世子离开,也不知道万俟长缨那里怎么样了,不过他好歹名义上徽儿的哥/哥,办事总比自己方便一些。

    温白羽在原地转了一会儿,毕竟他还要等孟清出来,把那个玉敦要回来。

    温白羽就跟在原地转磨一样转来转去的,结果一直等到中午,孟清还没出来,不过倒是先看到了万俟长缨,万俟长缨一出来也看到了温白羽。

    万俟长缨快速走过来,递给温白羽一个小布包,他把黄药成功换出来,包的严严实实的,生怕弄撒出来。

    万俟长缨说:“徽儿那边不知道我把她的黄药换走了,这接下来要怎么做?”

    温白羽说:“你先别打草惊蛇,什么都不做就行了,我还要和王上商量一下。”

    万俟长缨点了点头,说:“白羽先生也要小心。”

    温白羽也点了点头,说:“对了,孟清在哪里,你看到他了吗?”

    万俟长缨听他问起孟清,说:“孟清在太后跟前侍奉,白羽先生找他有事儿?”

    温白羽一听,敢情孟清刚回去就已经“上班”了,于是只好无奈的准备先回去,让万俟长缨也回去。

    温白羽往回走没两步,就看到一个穿着黑青长袍的男人站在枯树后面,就跟背后灵一样,温白羽“嗬!”的吓了一跳,拍着胸口说:“你吓死我了。”

    站在枯树后面的那个男人身材高大,果然就是万俟景侯了,万俟景侯淡淡的说:“孤怎么不知道,白羽先生还和长缨认识?”

    温白羽一听,着酸溜溜的口吻,实在太酸了。

    不过温白羽没时间嘲笑他,因为他刚刚才弄到了两包黄药,这两包黄药可都是给万俟景侯吃的!

    温白羽赶紧拉着万俟景侯,往寝宫的方向走,进了寝宫之后,还把大门关上,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

    万俟景侯不知道他要和自己说正经事,见他把大门都关上了,立刻伸手一拽,将温白羽拽在怀里,“咚!”一声将他压在门上,来了个结结实实的门咚,笑着说:“原来白羽先生也等不急了?”

    温白羽:“……”什么鬼,万俟景侯的脑袋里肯定都是精/虫!

    万俟景侯立刻低头含/住了温白羽的嘴唇,不断的舔/吻他的舌/头,温白羽的手撑在他的胸前,不过因为万俟景侯的吻技提高的特别快,而且吻得又温柔又舒服,温白羽几乎就要沉溺了,推着他的手变成了搂着,紧紧勾住万俟景侯的脖颈,差点顺着门出溜下来。

    万俟景侯搂住他的腰,顺着他的嘴唇,亲/吻到温白羽的脖颈,温白羽的脖颈特别敏/感,只要亲/吻就会发出小猫一样的咕噜声,享受的眯起眼睛,顺从的样子,仰起脖子来让万俟景侯亲/吻。

    万俟景侯“呵呵”一声低笑,这一声苏气的笑声,可把温白羽一下就从温柔乡中拔了出来,睁大了眼睛,一脸懊悔,险些中了万俟景侯的美/人计。

    万俟景侯不放开他,说:“孤真想把白羽先生捆起来,让白羽先生寸步不离的呆在孤的身边,免得那么多人窥伺孤的白羽先生。”

    温白羽翻了个白眼,说:“捆在你裤腰带上好不好?”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说:“白羽先生聪慧,如此甚好。”

    他说着竟然开始解腰带,温白羽看的头皮发/麻,说:“干什么?”

    万俟景侯笑着说:“难道神明喜欢食言?”

    温白羽忍不住又想翻白眼,把他的腰带系好,说:“我要跟你说正经事。”

    万俟景侯任由温白羽把自己的腰带系上,然后被拉着在案前坐下。

    温白羽从怀里掏出两个小布包,放在桌上,打开来然给万俟景侯看。

    万俟景侯没见过这种东西,说:“这是何物?”

    温白羽说:“万俟长缨说这叫做黄药。”

    万俟景侯一听,立刻皱起眉来,说:“黄药?”

    显然万俟景侯也知道什么是黄药,毕竟之前万俟长缨中毒的时候,万俟景侯还搭救过他,想必也知道黄药。

    温白羽把遇到国师给西昌侯世子和徽儿黄药的事情说了一遍,火魔显然想要借刀杀/人,无论是世子还是徽儿两个人谁下/药,这东西一旦喝了,就是要命的东西,当年是万俟长缨命大,命不该绝,正好有一位解毒的药材,如今要是万俟景侯毫无防备的喝了,谁也救不了他。

    万俟景侯听了,脸色非常难看,眯了眯眼睛,温白羽说:“我让万俟长缨把黄药掉包过来,先没有让他声张。”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说:“白羽先生这回帮了孤的大忙。”

    他说着,冷笑了一声,食指轻轻敲击着桌案,说:“孤倒要看看,这个国师有多大的胆子?”

    腊祭的宴席从今天晚上就开始举行了,今日晚上宴请朝中大臣,还有来朝贺的侯爵,腊祭前夕的宴席可谓非常盛大,明日一早,万俟景侯身为襄王,就要去祭祖祭腊,向上天祈福等等,总之也是非常重要的。

    两个人商量之后,万俟景侯还要部署一下王宫中的守卫,温白羽没什么事儿,就准备出去转转,他心里还想着孟清那里的干支玉敦,于是就出了寝宫。

    他走出寝宫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高大的男人穿着铠甲进宫觐见,温白羽一看,竟然还是熟人,竟然是化蛇。

    化蛇一身铠甲,眼睛上有一道伤疤,整个人看起来威严冷酷,快速走进寝殿,此时的化蛇已经被万俟景侯降服,而且官拜大司马,是万俟景侯的心腹,万俟景侯把他叫来,是要商量宴席上的守卫事情。

    温白羽不懂这些,就快速的走过去找孟清。

    他过去的时候,孟清正好从太后那里出来,毕竟他才日夜兼程的赶回来,身上也疲惫,侍奉了太后一阵,就给他放了半天的假,让他回去休息,晚上腊祭宴席的时候,还要他侍奉。

    孟清走出来就看到温白羽,立刻说:“白羽先生。”

    温白羽笑眯眯的说:“对对,我找你有事儿,咱们借一步说话。”

    孟清就带着温白羽回了自己的房间,温白羽说:“之前王上赏赐你的东西还在吗?”

    孟清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连忙说:“在的,都在这里。”

    孟清的房间井井有条,他走到一个地方,拉开小柜,在里面找了一阵,打开了一个箱子,里面堆得满满的都是好东西。

    温白羽一眼就看到了放在最上面的干支玉敦,立刻说:“真不好意思,这个玉敦是我的,我不小心掉在王上那里,王上就混在赏赐物里一起给你送过来了。”

    孟清赶紧把那玉敦拿起来,放在温白羽手中,笑着说:“没事儿,既然是白羽先生的,理应还给白羽先生,再者说,这一个礼器,我拿着也只有折煞的份儿。”

    玉敦在这个时代还是礼器,寺人作为低贱的奴/隶,根本不可能有用到玉敦的时候。

    温白羽松了口气,孟清就是小天使,实在太好说话了,温白羽赶紧把玉敦收好,小心的放在怀里,说:“真谢谢你。”

    孟清说:“白羽先生严重了。”

    温白羽说着,突然笑起来,然后回头看了看门口,走过去把门小声掩上,弄得孟清有些不知所以。

    温白羽关上/门,这才窜回来,小声说:“孟清,我问你啊,你伺候太后有多长时间了?”

    孟清说:“小臣小时候就在宫里了,已经记不清多长时间了。”

    温白羽说:“那就是很长时间了……那个……那个……那……宫里有没有那种药。”

    温白羽说着,脸上不由泛起一阵“猥琐”的奸笑,火魔给世子和徽儿的虽然是□□,不过倒是启发了温白羽,温白羽想着,常听说后宫里有什么这药那药,反正就是助兴用的,吃了恨不得金枪不倒的那种,那样的话自己就能把万俟景侯嘿嘿嘿的这样那样又这样又那样了。

    温白羽这么一想,顿时觉得浑身的毛孔恨不得都爽爽哒,不过这话不太好启齿。

    孟清是个很通透的人,而且他在太后还是王/后的时候就一直伺候着,这种事情在后宫里也不算是什么旁门左道,孟清都见怪不怪了。

    孟清听他支吾了半天,立刻就明白了,说:“小臣这里正好有。”

    以前太后那里常备着,都是从医官那里配的,不过自从先王去世之后,这东西也用不上了,都不需要去医官那里拿,孟清这里就有剩的。

    孟清找了好一阵,从压箱底儿的地方刨出来一个小盒子,递给温白羽,虽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还是说:“白羽先生可别多用,一点点就够了,用多了……不太好。”

    温白羽一听,顿时喜形于色,孟清简直太贴心了,自己还没说出口,孟清竟然已经知道了,温白羽迫不及待的打开小盒子,轻轻闻了一下,一股香喷喷的味道,混合着花香。

    孟清赶紧说:“白羽先生不可闻。”

    温白羽说:“这要怎么用?”

    孟清说:“放在香里,或者涂在衣服上都可,不用的时候一定要盖好,味道实在很大。”

    温白羽立刻将小盒子盖好,然后也收进怀里,笑眯眯的说:“太谢谢你了,这可帮我大忙了。”

    温白羽已经脑补到了自己把万俟景侯干翻在地的场景,这么多年来的夙愿,终于要得偿所愿了,温白羽忍不住心里窃笑,眉眼都染着笑意。

    孟清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用,不过也没有多问,温白羽很快就离开了,神清气爽,步履轻快的就回了万俟景侯的寝宫。

    万俟景侯已经和化蛇上商议完了,化蛇早就走了,万俟景侯坐在案前看文书,温白羽走进来,笑眯眯的打量了几眼万俟景侯。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稍微闻了一下那香喷喷的味道的缘故,总之温白羽看到万俟景侯之后特别亢/奋,感觉真是好东西,肚子里小腹一片烧烧的。

    万俟景侯本身在专心的看文书,不过温白羽的目光太火/辣了,万俟景侯抬起头来,挑了挑眉,说:“白羽先生。”

    他说着招了招手,还拍了拍自己的腿。

    温白羽看着他这个动作就有气,以为自己是那天的狐狸精呢。

    不过温白羽还是走了过去,心想着如果不是因为晚上还有宴席,现在就给你用那个香喷喷的东西,把你干翻在地,哭着求饶。

    万俟景侯拉了一下温白羽,把他搂在怀里,让温白羽坐在自己腿上,笑着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说:“白羽……想要了吗?”

    温白羽脸上一红,瞪了他一眼,万俟景侯笑着说:“你脸上很红。”

    温白羽撇了一下头,不过万俟景侯的手还是伸过来了,伸手摸/着他的脖颈,温白羽感觉他摸得好舒服,自己腹部那团火气更加浓重了,特别的想要,只是触/碰,就已经开始喘粗气。

    温白羽的表情变得迷离起来,万俟景侯当然乐意,反正离开宴还有一段时间,而且万俟景已经部署好了,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万俟景侯立刻把温白羽打横抱起来,“哗啦”一扫,将案上的东西全都扫下去,将温白羽放在案上。

    温白羽顿时感觉有些羞耻,不过他心里都是坏点子,而且特别心虚,想着反正都要把万俟景侯干翻在地了,就先给他点甜头。

    温白羽主动把衣服脱了,因为他怕万俟景侯把自己的玉敦和小粉盒弄掉了,把衣服脱好放在一边,万俟景侯已经向恶狼一样压上来,狠狠的吻咬他的脖颈,温白羽舒服的直哼哼。

    温白羽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外面张灯结彩的,灯火通明,似乎非常热闹,声音比往日都大,似乎有很多人走来走去的。

    温白羽躺在榻上,万俟景侯已经不在,外面有寺人伺候着,听到温白羽醒了,立刻过来伺候,说王上已经先去准备宴席的事情了,等温白羽醒了,整理之后再过去。

    温白羽都不知道自己睡了那么久,赶紧穿好衣服,然后又整理了一下头发,万俟景侯给他专门做了一件衣裳,就等着腊祭的时候穿。

    纯白色的衣服,繁琐的花纹,白色毛皮的披风,一尘不染,披风上还缝着一只昂首展翅的凤凰,看起来异常的华贵庄重。

    温白羽穿好衣服,俨然一个白衣谪仙,不说话的时候气质非常的好,温柔又柔和,寺人给温白羽束好头发,头上插着一根白玉簪,黑发配着白色的簪子,整个人更显得无比仙气,简直太富有欺/骗性了。

    温白羽都整理好,寺人掌着灯,就送温白羽往宴席的宫殿去。

    因为是腊月,天气很冷,宴席摆在殿里,走近一些已经很多人都在了,穿着朝服的大臣,还有各种侯爵,全都齐聚在这里,万俟景侯和太后还没有出现。

    温白羽一眼就看到那日和火魔在一起说话的中年男人,不过温白羽没听清楚那两个人说什么,温白羽过去的时候,那两人受惊一样分别向两个不同方向走去,似乎不认识一样。

    温白羽就听一个大臣在和那中年男人说话,竟然称呼那个男人为“西昌侯”。

    温白羽一阵惊讶,原来这个男人就是西昌侯,那个世子的老爹,西昌侯原来也和火魔暗地里有关系。

    很快就看到西昌侯世子走过来了,走到西昌侯身边,也不知道在说什么,不过伸手按了按自己的胸口,似乎在确定什么东西在那里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大家突然都安静下来,就看到太后/进来了,太后被一群宫人簇拥着,徽儿一身粉色的裙子走在旁边,似乎特别享受那种受万/人瞩目的感觉,微微昂着自己的下巴,一边走,也一边伸手,轻轻的按了按自己的腰带,很凑巧了,徽儿也在确定什么东西是不是尚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433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9》,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