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432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8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徽儿看到温白羽,先是眼神一亮,毕竟她接/触的人有限,平日里也就看到家里的那些人,或者是借住在他们家里的万俟长缨,来宫里的时候最多见见万俟景侯,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交际圈子。

    温白羽这一身打扮看起来温和又温柔,和万俟景侯霸道又冷冰冰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徽儿一见,顿时心里怦怦乱跳,不过也不想失去了自己高贵的尊严,稍微抬着一些下巴,说:“你是何人,竟然阻拦国师给我做法?”

    温白羽感觉自己有点脑子抽/了,才会突然站出来,不过就算温白羽不是冲着帮徽儿来的,他和火魔也是有新仇旧恨的。

    温白羽没有理徽儿,而是转头看向火魔,笑着说:“听闻国师刚才说火神正气,在下不才还没见过,今天正巧了,不如让在下和国师讨教两手?”

    那徽儿见温白羽不搭理自己,顿时很生气的说:“喂!问你是什么人呢!凭什么不理,你好大胆子!”

    火魔见到温白羽好端端的在花园里行走自如,身上并没有捆着缚仙索,心里本身就忐忑,那日抓到鸿鹄的时候,明明用了缚仙索,今日缚仙索不见了,而且鸿鹄还行动自如,不知道是不是王上的授意。

    而且鸿鹄是火神之精,火魔只是普通人,偷盗了火种,额头上和手上都有灼烧的痕迹,因为得到的这一些火种,靠着火种自行修/炼,才有这些修为,如今的火魔还没有太厉害,根本无法和鸿鹄较量。

    火魔略一思索,说:“姑娘有所不知,这位是王上刚刚求得的神鸟鸿鹄,身上也有正阳之气,如果能得鸿鹄之气,也是可以化解厄运的。”

    徽儿惊讶的说:“你是神仙?”

    他说着,不由又打量了两眼温白羽,脸上有些羞涩,心想着怪不得气质如此出众。

    温白羽被徽儿那眼神打量的有些发毛,火魔笑着说:“既然神明愿意相助姑娘,那鄙人就不献丑了,鄙人还有事在身,要去拜见太后,就先行一步了。”

    火魔溜得倒是快,不等徽儿说话,很快就走了,温白羽看着他走远的背影,心想着今天算是便宜他了。

    其实只是私底下给火魔一点颜色看看,根本没有多大用处,火魔还是照样去忽悠别人,他能做到国师这个级别,其实除了万俟景侯,很大程度也是因为太后相信他。

    毕竟朝上都是太后的外戚,如果不当众揭/穿火魔,根本没什么用处,别人还以为他是未卜先知的国师。

    温白羽见火魔走了,转头要走,徽儿突然叫了一声,然后拉住温白羽,说:“哎!你去哪里?不是要给我化解厄运吗?去哪里方便,不然去我房间,我在宫里下榻的房间就在那边。”

    温白羽瞬间眼皮都要跳飞起来了,自己可不会“开光”,而且徽儿这种跋扈的样子完全不是温白羽的菜。

    温白羽刚要说话,就听到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带着低沉的风雨欲来之势,说:“去谁房间?”

    温白羽顿时感觉头皮发/麻,徽儿立刻睁大了眼睛,随即快速伸手一甩,就好像刚才抓着她的是温白羽一样。

    温白羽转头一看,竟然是万俟景侯!

    说好了日理万机,正在勤勤恳恳的看文书呢,怎么突然就跑到花园里来了,而且好死不死还让万俟景侯听到了那么一句。

    徽儿也吓了一跳,赶紧松开温白羽,和温白羽划清界限,毕竟她可是想要做王/后的,在万俟景侯面前,也知道拉拉扯扯的不好看。

    徽儿立刻笑的甜甜的说:“表兄。”

    徽儿的声音拉的长长的,带着撒娇的意思,万俟景侯脸色却不好看,低头似有似无的瞥了一眼温白羽的手腕。

    温白羽头皮更是发/麻了,立刻说:“王上听错了,若是没有其他事情,我……”

    他说着,就听万俟景侯很淡然的打断他的话,说:“有事,孤正找白羽先生……”

    万俟景侯说着,转头对徽儿说:“你先退下。”

    徽儿没想到万俟景侯态度特别冷淡的让自己退下,心里有些打鼓,难道是王上看到自己拉着别的男人,所以心里吃醋了?

    徽儿撒娇的说:“王上,徽儿……”

    她的话还没说完,万俟景侯已经不耐烦的说:“退下,还要孤说第三遍吗?”

    徽儿吓了一跳,万俟景侯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很有威慑力,徽儿立刻吓了一跳,赶紧告退,然后调头就走了,还颇为委屈,往太后的寝宫去了。

    万俟景侯对身后的随从说:“你们也先退下,孤有话要单独和白羽先生说。”

    寺人和侍女都应声退下,一下就只剩下万俟景侯和温白羽两个人,万俟景侯低头淡淡的看着温白羽,突然伸手抓/住温白羽的手腕。

    温白羽吓了一跳,就被万俟景侯给拽走了,温白羽心里警铃大震,万俟景侯把所有人都支走了,这并不是什么好兆头啊,不知道是不是又要发疯。

    温白羽被他拽着很快进了旁边的亭楼,亭楼外面是一圈的矮树,如若是夏天,定然非常茂/盛,绿草环绕,但是现在是冬天,而且是腊月,一片的矮树都枯萎了,地上也没有草,只剩下树枝,有些光秃秃的。

    万俟景侯拉着温白羽走进去,随即笑着说:“白羽先生,方才是要去什么地方?”

    温白羽:“……”虽然笑起来真的很苏,但是这笑容太假了!一看就不安好心。

    温白羽赶紧说:“你听错了,我可没说要去,也没答应要去。”

    万俟景侯的脸色稍霁,温白羽瞬间松了一口气,心想危/机化解了,自己竟然如此机智,真应该给自己点赞。

    不过就见万俟景侯的脸色像翻书一样快,“唰!”一下变了,阴沉的说:“这么说,白羽先生还实是抢手?说来也是,毕竟白羽先生可是神明,和孤这种凡人不同。”

    温白羽:“……”吃醋新境界!

    万俟景侯见他不说话,突然踏上一步,“哗啦”一声,黑色的袖袍一摆,手一伸将温白羽搂在怀里,然后往后一坐。

    温白羽身/体跟着往前,万俟景侯坐在了亭楼的栏杆上,温白羽不得不分开双/腿,被万俟景侯搂着坐在他腿上,这姿/势还真是羞耻。

    温白羽连忙看了看左右,万俟景侯说:“看什么?孤不是把人都遣走了吗?”

    他说着,拉起温白羽的一只手,托着他的手掌放在自己前面,嘴唇一张合,轻轻/舔/了舔温白羽的手腕。

    温白羽“嗬……”的发出一声抽气声,万俟景侯的舌/尖又湿又热,在自己手腕上钻来钻去,好像一只灵活的小鱼,因为是露天的亭楼,一阵风吹来,吹得温白羽的手腕又凉丝丝的,简直是冰/火两重天。

    万俟景侯搂住他的腰,来回来去的舔温白羽的手腕,温白羽都不知道手腕能如此的敏/感,舔的他心里顿时也痒痒的,温白羽还是双/腿分开坐在万俟景侯腿上的动作,简直是暴/露无遗。

    温白羽尽量换气,让气息变得平稳,压/制住那股窜上来的气息,尽量不让自己有尴尬的反应,不过万俟景侯却一直舔/他手腕,肯定是因为吃醋的缘故,刚才徽儿拉着温白羽的手,说去她房间,还正好被万俟景侯听见了,气的万俟景侯一下就要炸了。

    万俟景侯舔/着温白羽的手腕,将他的手腕舔的先是痒痒的,之后麻嗖嗖,最后都有些发木了,但是那种难耐的感觉越来越明显,而且万俟景侯呼吸的气息也越来越粗重,炙热的呼吸喷洒在温白羽的手腕上。

    温白羽忍了半天,就听到万俟景侯突然低声一笑,说:“看来白羽先生也有凡人的一面呢?”

    他说着,暧昧的瞭了一眼温白羽的下/身,温白羽顿时脸上“嘭!”的一红,脑子里跟炸烟花似的,因为他有反应了,虽然极力忍耐,但是还是有了反应,虽然被白色的外跑盖着看不出来,但是他坐在万俟景侯的身上,那个地方正好碰到了万俟景侯。

    温白羽想要起身,万俟景侯伸手压着他的腰,一只手臂跟钳子似的,就不让他起来,温白羽没有办法,说:“别……别舔/了。”

    万俟景侯轻笑说:“那可不行,白羽先生就靠这个……发/泄一次罢?”

    温白羽吃了一惊,脸颊通红,气的说:“怎么……怎么可能!”

    万俟景侯笑着说:“怎么不可能,看,这不是很兴/奋?”

    温白羽都要羞耻死了,万俟景侯只是舔/他的手腕,温白羽感觉自己的手腕就算再敏/感,也绝对不能靠这个就发/泄,万俟景侯完全就是在找茬!

    万俟景侯不停他的含吻他的手腕,还用牙齿轻轻的咬,温白羽忍耐的都不行了,下面已经难受的厉害,但是万俟景侯就不动,仍然非常的耐心。

    温白羽简直是咬牙切齿的,万俟景侯不只是闷骚,而且还一堆的坏心眼,他实在忍无可忍,慢慢伸手从自己的衣摆钻进去,想要偷偷替自己纾解。

    结果万俟景侯眼睛倒是尖的厉害,一把握住了温白羽的手,笑着说:“嗯?白羽先生可不能犯规。”

    温白羽咬牙切齿的说:“这是谁定的规矩?”

    万俟景侯眯了眯眼睛,一脸自豪的笑着说:“当然是孤王。”

    温白羽:“……”日了万俟景侯……

    温白羽的手被万俟景侯抓/住,万俟景侯就又专心的低头舔/吻温白羽的手腕,温白羽呼吸有些急促,但是这离发/泄实在太远了,弄得他相当难受,而且这样半半落落的,万一真的有人路过,看到自己坐在万俟景侯身上,岂不是更尴尬!

    温白羽实在忍不住,抿着嘴唇,一脸的不好意思,不过悄悄的用腿夹/紧了万俟景侯的腰。

    万俟景侯立刻“呵”的笑了一声,温白羽身/子向前倾,靠进万俟景侯的怀里,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温白羽贴在万俟景侯的耳朵边,声音有些沙哑,轻声说:“快……快帮帮我。”

    万俟景侯说:“嗯?要孤怎么帮白羽先生?”

    温白羽脸皮都要烧起来了,只是说:“随……随你怎么样。”

    万俟景侯一听,顿时笑了起来,说:“白羽先生还真敢说,那孤王就不客气了。”

    他说着,终于放弃了温白羽的手腕,伸手从温白羽的披风和白袍下面钻进去,因为两人穿的都很厚,根本看不出来万俟景侯的手钻进了温白羽的衣服里。

    温白羽立刻“唔”的轻声呻/吟了一声,紧紧/靠在万俟景侯怀里,万俟景侯轻笑说:“乖,抬一抬腰,放松点。”

    温白羽羞耻的都要死了,幸亏这个时候没有人路过,其实就算有人路过,也看不出来两个人在干什么,温白羽的白色披风很大,挡住了万俟景侯的手,只能看到温白羽的白色披风在微微颤/动。

    温白羽瘫/软的靠在万俟景侯怀里,在他耳边轻轻/喘气,不时忍耐不住的呻/吟一声,万俟景侯突然“呼!”的喘出一口粗气,似乎已经忍不住了,一把将温白羽拉起来。

    万俟景侯把温白羽的手按在亭楼的柱子上,说:“抱住了。”

    温白羽吓得睁大了眼睛,说:“等等……在这里?”

    万俟景侯声音沙哑的说:“都赖白羽先生。”

    温白羽心里已经把万俟景侯干翻好几次,然而实际上,万俟景侯已经将他压在柱子上,让他欠起腰来。

    万俟景侯拨/开温白羽的披风,轻笑了一声,说:“别怕,没有人。”

    温白羽感觉自己的神/经都绷紧了,被猛地一撞,要不是伸手抱着柱子,肯定就要被撞到了,万俟景侯虽然已经和温白羽做过几次,但是还是一身的蛮力,温白羽哼了一声,狠狠喘了两口气。

    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也算是衣冠整齐,被披风和复杂的衣服遮掩着,万俟景侯却笑着说:“呐……白羽先生的衣裳湿/了。”

    温白羽瞪着眼睛,恶狠狠地说:“那是谁弄的?”

    万俟景侯笑着说:“是白羽先生自己,孤的在这里。”

    温白羽羞耻的要死,腿软的要跪在地上,万俟景侯的体力惊人,竟然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温白羽刚开始还能站住,发/泄/出来就有些腿软腰软/了。

    万俟景侯搂着他,笑着说:“白羽先生累了,要坐下来吗?”

    温白羽昏昏沉沉的,还在失神,被万俟景侯一把抱起来,立刻有些醒/悟,说:“不……不要这么坐……”

    他的话还没说完,立刻拔高声音,粘腻的呻/吟了一声,呻/吟的声音让温白羽都觉得羞耻,连忙又捂上嘴,万俟景侯听到他的声音,顿时眼神深沉了几分,立刻含/住温白羽的嘴唇,疯狂的侵略着他的唇/舌。

    温白羽感觉自己都不行了,他昏昏沉沉的,最后靠着万俟景侯就昏睡了过去。

    温白羽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不在花园,而是在万俟景侯的寝殿,感觉自己要死了,不是被万俟景侯做死的,就是羞耻死的,反正是要死了。

    万俟景侯倒是神清气爽的,坐在案前翻看文书。

    万俟景侯耳力非常好,听到温白羽一动,就知道他醒了,坐在案前放下锦帛,说:“白羽先生醒了?”

    温白羽想要装死,不过万俟景侯已经走过来,说:“饿不饿?”

    温白羽全身都懒洋洋的,说:“已经要累死了,感觉不到饿。”

    万俟景侯轻笑说:“孤就当是白羽先生的夸奖了。”

    温白羽翻了个白眼,感觉万俟景侯真是好不/要/脸!

    万俟景侯说:“一会儿西昌侯要进宫,孤设宴宴请,不能陪白羽先生,不如现在用膳?”

    万俟景侯一会儿要去赴宴,不过非要先陪温白羽吃饭,温白羽毕竟体力消耗的太大,而且睡得也挺久的。

    两个人吃了饭,万俟景侯只是先垫了垫肚子,并没有吃太多东西。

    温白羽还没吃完饭,就见一个寺人进来禀告,说西昌侯和世子已经进宫,太后请王上过去。

    温白羽不懂这些,万俟景侯让寺人先下去,随即说:“孤要去一趟,回来的可能稍晚些,白羽先生若是困了就先歇息,孤让寺人伺候着。”

    万俟景侯似乎不放心温白羽,嘱咐了一大通,太后又来请了一次,这才离开。

    西昌侯和世子进宫,反而是太后过来叫万俟景侯,其实道理很简单,因为西昌侯是外戚,说的直白点,西昌侯是太后的亲戚,而且这个亲戚关系比较近,刚好是太后的哥/哥,也就是万俟景侯的舅舅。

    西昌侯并不在京地,不过势力不小,也算是最大的外戚,自从先王去世之后,万俟景侯继位不久,而且年纪尚轻,西昌侯的势力就更加庞大。

    西昌侯不只是在襄国的势力庞大,而且和其他国/家的势力也不小,周天子就把女儿下嫁给西昌侯的世子,毕竟周土庞大,这在襄国之中也是一种荣耀。

    温白羽只是略微听说过这个西昌侯,毕竟他以前可没有这样逍遥自在,在宫里通行无阻,在以前温白羽是被锁住的,好像囚犯一样。

    不过温白羽仍然听说过这个西昌侯,是因为西昌侯并不是什么善茬,仗着自己权威很大,曾经要兴兵谋反,具体的事情温白羽不清楚,但是他知道个大概,别看万俟景侯很年轻,继位也不久,但是手腕很狠。

    当时镇/压兵乱的时候,还有人说是鸿鹄的祥瑞,才让西昌侯的谋反不攻自破。

    温白羽吃了饭,就躺在榻上,也是闲来无事,刚才睡得多了,现在就睡不着了,在榻上胡思乱想了一顿,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外面黑的厉害,忙碌的宫人也都停了下来,没什么人走动了。

    温白羽这才爬起来,寺人见他起身,就过来问有什么吩咐,温白羽问万俟景侯回来没有,寺人回答王上还在太后那里,没有用膳回来。

    温白羽虽然知道万俟景侯会镇/压兵乱,而且非常成功,但是心里还是有些担心,就爬起来准备出去看看。

    温白羽拿了一件披风披在身上,就准备出门了,因为时间太晚,外面黑漆漆的,所以温白羽并没有一个人走,怕自己又走丢/了不辨方向,带了寺人一起,正好可以掌灯。

    温白羽跟着寺人往外走,路过花园的时候听到一声“侯爷”,随即是脚步声,似乎有人说话,但是离的太远听不清楚,温白羽正好要往那个方向走,就看到有了两个人影。

    那边人影也听到了他们的脚步声,不知道在干什么,做贼一样就散开了,两个人往两个不同方向走去。

    温白羽眼尖,看见其中一个竟然是火魔,火魔半夜三更还在外面转,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另外一个人温白羽不认识,是个头发花白的中年男人,穿的倒是非常体面华贵。

    那两个人就很快就离开了,两个人往不同的方向走,好像不认识似的。

    温白羽狐疑的看了一眼,就这个时候,正好有人迎面走过来。

    万俟景侯一身黑色的衣袍,仿佛要融入黑夜,但是腰背挺拔,身材高大,看起来非常有气势,他旁边走着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年轻人,那年轻人身材纤细,走起路来还婀娜多/姿,亲自给万俟景侯掌着灯。

    温白羽一看,还以为是哪个寺人,其实温白羽见过的寺人,就说是孟清,都没有这么娇柔婀娜的。

    那白衣服的年轻人一脸柔/弱又婀娜的样子,特别谄媚的笑着,正在和万俟景侯说着话。

    “天色太黑,表兄怎么不留在太后宫中,弟/弟许久没有见到表兄,也好叙叙话。”

    温白羽一听那男人开口,瞬间又起了一身起皮疙瘩,温白羽心里就纳了闷了,怎么亲兄弟一个没有,万俟景侯的表弟表妹却一箩筐!

    而且那男人一脸殷勤,走路不看路,竟然一直给万俟景侯抛媚眼,还亦步亦趋的贴着万俟景侯,看起来特别亲/密似的。

    万俟景侯脸色很冷淡,不过就算万俟景侯脸色冷淡,温白羽觉得,那都不能否认他是个招蜂引蝶的烂泥鳅体质!

    那男人还在说话,万俟景侯却突然快走了几步,他身材高大,腿也长,迈开腿走路,那男人就跟不上了。

    万俟景侯看到了温白羽,大步走过去,说:“白羽先生怎么还未就寝?天寒地冻的跑到外面来做什么?”

    温白羽心说,就是看你大半夜还不回来,怕你被狐狸精勾走了,还是男狐狸精!

    那男人一看万俟景侯竟然拉着一个年轻男人的手,不由得心里警铃大震,笑着说:“表兄,这位是?”

    万俟景侯却不理那个男人的话头,只是说:“天色晚了,世子也不必送了,回罢。”

    他说着,示意身后的寺人,寺人立刻说:“世子,这边请。”

    那男人似乎有些不甘心,大黑天的,又给万俟景侯抛了两个媚眼儿,但是都没什么效果,温白羽心里直吐槽,天这么黑,你除非把眼睛珠子翻出来,不然万俟景侯可定看不到的。

    那男人最后没有办法,只好跟着寺人一步三回头的就走了。

    那男人走的时候还听到万俟景侯轻声说:“白羽先生是来找孤的吗?”

    那声音颇为亲/密,并不像平时那么冷硬,男人心里嫉妒的要命,回头看了好几次温白羽,似乎想要在温白羽身上瞪出两个窟窿,就看到万俟景侯竟然把自己的披风解下来,披在了温白羽身上,更是嫉妒的要死。

    温白羽出来的时候穿披风了,但是夜里风很大,万俟景侯伸手拉着他的手,就觉得他手心里很冷,立刻把自己的披风解下来,给温白羽又披上。

    温白羽说:“别给我,你穿,风这么大。”

    万俟景侯笑着说:“不妨事,孤方才喝了酒,身上正热。”

    温白羽心里说你刚才是有美/人作陪,所以身上正热吧!

    不过这话太酸了,温白羽只是在心里吐槽,不敢说出来,说出来有点丢人。

    万俟景侯听他刚才没有回答自己,笑着说:“白羽先生是来特意找孤的吗?”

    温白羽说:“只是睡不着出来走走。”

    万俟景侯却不相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万俟景侯还眯着眼睛笑,他偏白的皮肤上竟然有淡淡的殷/红,那皮肤的质地仿佛白/里/透/红似的,好像一个晶莹剔透的面团果子,大男人皮肤这么好,笑起来眼尾的那颗痣还“风情万种”,酒气藏在眼眸里,有些雾水,温白羽差点流哈喇子!

    温白羽看的都要呆了,听到万俟景侯的笑声,这才收回目光,尴尬的咳嗽一声,万俟景侯搂住温白羽说:“夜里天凉,咱们快些回去。”

    两个人回了寝殿,万俟景侯似乎有些酒气,回去之后也没有再看文书,直接就让人准备沐浴。

    万俟景侯沐浴的时候不喜欢别人伺候,寺人全都退下去,不过温白羽在屋里,他侧躺在榻上,正好看到万俟景侯靠坐在浴桶里,肌肉隆/起的手臂搭在浴桶边缘,手臂舒展,看起来特别长,后背的线条又流畅又性/感,隐藏在浴桶之中,被热气蒸腾着,散发着微微的红/润。

    万俟景侯的头发束起来,不过有几缕散了下来,湿/润的贴在颈子上,还有的贴在胸口,随着呼吸慢慢的起伏着。

    温白羽看的差点喷鼻血,想要把目光收回来,但是又忍不住黏在万俟景侯的身上。

    万俟景侯倒是没注意自己的魅力有多大,他在热水里泡着,似乎很舒服,仰着头靠着,叹了口气。

    那声音低哑又深沉,好像粗重的呻/吟似的,温白羽一听后背一紧,忍不住脑补了如果万俟景侯被自己干翻在地,那呻/吟的声音一定像这样一样好听,然而……

    温白羽感觉自己脑补就是干过瘾,几乎欲哭无泪。

    万俟景侯泡的舒服了才出来,擦干身/体,也不让人收拾,直接搂着温白羽躺下来,说:“明日开始要腊祭了,到时候各种宴席,孤就开始忙碌起来了。”

    温白羽眼睛一亮,要开始腊祭了,孟清估计也要回来了,腊祭是个好日子,毕竟腊祭的时候所有朝臣都会进宫,祭祀和宴席都有很多人。

    温白羽琢磨着,这个时候让火魔露馅,似乎是个不错的时机,毕竟这个时候人多。

    温白羽思忖着,眼睛快速的转着,万俟景侯没听他说话,酒气有些上头,就闭着眼睛,似乎要睡觉了。

    温白羽这才突然想起来,说:“对了,你要小心西昌侯。”

    万俟景侯似乎要睡着了,听到温白羽的话,突然睁开了眼睛,双眼睁开一条缝隙,眯着眼睛笑了一声,声音沙哑的说:“嗯?白羽先生让孤小心舅舅?”

    西昌侯是太后的哥/哥,这么算起来的确是万俟景侯的舅舅。

    万俟景侯顿了顿,笑着说:“倒是跟孤想到一起去了。”

    温白羽有些惊讶,难道万俟景侯这个时候已经开始怀疑西昌侯了吗?

    万俟景侯又闭上了眼睛,淡淡的说:“西昌侯是孤的舅舅,孤怎么也要忍让他三分,偏偏这西昌侯老眼昏花,不识颜色。”

    万俟景侯说着,笑了一声,说:“白羽先生这是替孤担心吗?孤实在高兴。”

    他说着,睁开眼睛,在温白羽的嘴唇上亲了一下。

    温白羽闻到万俟景侯身上传来的淡淡酒香,不是特别浓烈,只是轻轻一吻,万俟景侯就搂着温白羽,将他搂在怀里,说:“快睡罢,孤记着了。”

    温白羽看他心里似乎有数,也就放心下来,现在就等着在众人面前大脸火魔就好了。

    温白羽靠在万俟景侯怀里,感觉也不冷,睡得倒是挺踏实的,第二天一大早,万俟景侯就不见了,毕竟要开始腊祭,万俟景侯作为王上,也是相当忙碌的。

    温白羽闲来无事,吃过早膳之后就出去溜达,专门去了孟清那里一趟,孟清还没回来,不过据说已经快要回来了,算算脚程也差不多了。

    温白羽从孟清那里出来,没走几步,就看到了熟人,是昨天晚上遇到的那个年轻男人,男人今天换了一身衣服,穿起来仍然一股妖/娆的味道。

    昨天晚上万俟景侯管那个男人称作世子,想必就是西昌侯的儿子了,西昌侯的儿子已经娶了妻室,不过一看就对万俟景侯图谋不轨的样子。

    西昌侯世子在回廊的拐角处,似乎在和别人说话,说话的时候还左右看了一眼,似乎像做贼一样。

    他手里拿着一样东西,小声说:“这管用吗?不会没用吧?”

    他对面似乎还站着一个人,不过那个人藏在拐角的另外一边,温白羽看不见那人是谁,只是听到声音,说:“定然管用,世子放心去用便是,只要加一点点在酒水中,定然能随了世子的心意,而且旁人根本看不出来。”

    温白羽听那声音特别耳熟,但是不敢肯定,世子立刻露/出欣喜的表情,说:“真的?那太好了,若是事成,我定会重重赏你。”

    那个声音笑着说:“世子此话言中了,鄙人和侯爷也算是知交,帮世子一个小忙而已。”

    西昌侯世子喜形于色的,赶紧把那个小包装进自己怀里,还轻轻拍了拍确保安全,说:“行了,你走吧,免得被人瞧见了,今日之事,谁也不许说。”

    西昌侯世子说完,自己转头急匆匆的就走了。

    温白羽赶紧隐藏在回廊的柱子后面,屏住呼吸,那世子从温白羽身后急匆匆的走开,因为他本身心虚,所以根本没有发现温白羽。

    温白羽奇怪的看了看回廊的方向,这个时候那另外一个人也走了,他一动,温白羽立刻看到了,就是火魔,怪不得声音耳熟。

    不知道火魔给了西昌侯世子什么东西,反正不可能是好东西,两个人都神神秘秘的。

    火魔等西昌侯世子走了之后,自己也走了,不过没有走出温白羽的视线,动作还鬼鬼祟祟的,温白羽有些奇怪,不敢跟的太近,远远的跟着。

    火魔每走几步,就停了下来,在那里站了一会儿时间,突然有个粉色的身影就跑过来了,徽儿匆匆跑过来,身边也没有带侍女和寺人。

    徽儿见到火魔,立刻跑过去,两个人站在一起说话,温白羽以为火魔又要忽悠徽儿,没想到火魔又拿出一个小包来,那小布包和刚才和西昌侯世子的布包一模一样。

    温白羽更加奇怪了,屏气凝神的仔细听,虽然听不太清楚,但是断断续续的听到火魔说:“姑娘放心,这东西只需要一点点……包姑娘得到如意郎君,只是这方法也算是迫不得已,若不是看姑娘心诚,鄙人也不会出此下策,姑娘切勿和其他人讲起……”

    温白羽一听,顿时睁大了眼睛,火魔简直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讲鬼话,前后脚两个人,给了相同的东西,说了两番差不多的话,虽然温白羽没听全,但是大体也知道了那是什么东西。

    不过有些狐疑,火魔给了西昌侯的世子,和太后的侄/女儿相同的东西,怎么想怎么觉得奇怪。

    温白羽眼睛转了转,似乎想到了什么坏点子,突然眼睛一亮,立刻转身朝着西昌侯世子走掉的方向追过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432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8》,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