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431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7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那两个女官快速的贴过去,一个搂着万俟景侯的脖颈,另外一个不甘示弱的依偎在万俟景侯怀里。

    虽然万俟景侯现在并没有得到烛龙火精,但是他身上的阳气依然比一般人都强得多,这一点温白羽是深有感知的。

    那两个不知道是公是母的狐狸精一闻就闻出来了,立刻欣喜若狂,肯定比他们之前吸食的元阳要多得多,刚开始的娇/喘还是做做样子,后来就面红耳赤,一副被迷的晕头转向的样子。

    温白羽气的不行,躲在暗处,突然眼睛转了转,嘴角扬起了一些坏笑,似乎想到了什么坏点子,他抬起手来,“呼!”一声,手指上燃/烧起了小火苗,轻轻一甩。

    那小火苗瞬间飞了出去,直接甩在那两个女官身上,单薄宽大的衣袍瞬间就着起火来,火焰“呼——”一下就燃/烧了起来。

    “啊!”

    “啊呀!”

    两个女官立刻都惊叫了出来,一瞬间两个女官都从万俟景侯身上蹦了起来,一边蹦一边弹自己的衣服,因为刚才两个女官跟万俟景侯贴的很近,衣服燃/烧起来的时候,自然也烧到了万俟景侯的身上。

    万俟景侯一愣,随即快速站起来,把自己黑色的外跑一脱,往地上一甩,“呼”一声,小火苗立刻扑灭了。

    那两个女官身上有凤凰的火源,两个人也并非是普通人,而是狐狸精,动物都是怕火焰的,瞬间吓得要死,尖/叫着蹦来蹦去,不断的扑打,但是因为火源的缘故,根本扑不灭。

    女官的尖/叫/声引来了侍卫和寺人,寺人相当于宦官,不过侍卫可不是宦官,那两个女官不停扑打身上的火焰,寺人用水去扑,但是都没有用,女官惊吓之下,惊叫着就把自己的衣服给脱了。

    他们穿的本身就少,特意穿的特别单薄,又薄又透的,现在一脱,并不像万俟景侯只脱外袍,脱/下来就全都脱干净了,连件遮肉的里衣也没有。

    不过女官被火焰吓得怕了,什么也想不到,尖/叫着脱掉衣服,那些侍卫虽然不敢在王上面前说什么,但是两个赤条条的女官在大家面前又跳又叫的,那场面还真是惊人,侍卫们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寺人赶紧从水缸弄了冷水来,冲进来就往女官身上扑,普通的水根本挡不住凤凰的火焰,而且那些水还是冻在外面水缸里的冷水,为了避免宫殿失火无法急救,宫殿里都有很多大水缸,平时是注满水的,此时就有了用处,但是现在腊月寒天,水缸里的水没结冰就是好事儿。

    “哗啦!!”

    “啊!”

    “哗啦——”

    “啊呀!!”

    泼水的声音和女官尖/叫的声音简直交相呼应,那两个女官被泼的透心凉,但是火焰根本没有扑灭,还冷的不行,又光了身/子,简直有辱斯文。

    温白羽还躲在一边,看着寝殿里乱七八糟的,顿时捂着嘴笑了一声,感觉太有/意思了,等寝殿里都快水漫金山了,温白羽这才轻笑了一一声,手指一捏,那小火苗“噗”一声就灭了。

    女官头发上衣服上的火焰一瞬间就消失了,因为这边闹得特别大,而且闹得时间也很长,太后都过来了。

    太后一直打听着送去女官的事情,太后听徽儿说王上竟然和男人厮混,而且王宫里也没什么男人,除了侍卫就是寺人,侍卫都五大三粗的,想来王上是和寺人在瞎混,这要是传出去实在不好听,于是就送了两个女官过去。

    这个时候正好国师送了两个婢女来,那两个婢女长得姿色非常,太后看着觉得不错,就直接送过去了。

    太后哪知道,国师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东西,送过来的婢女其实是几百年的狐狸精,为的是来吸食万俟景侯的元阳。

    太后一直打听着送去婢女的消息,不知道万俟景侯收了没收,不过还没什么消息,孟清已经急匆匆跑过来说:“太后,不好了,王上的寝宫失火了。”

    太后一听吓了一跳,连忙过来看看,结果一进门就看见那两个姿色端庄非常的女官,又蹦又跳,在侍卫面前袒露身/体,白花花的肉满眼都是,寝宫里乱作一团,王上的脸黑的不行,站在一边冷冷的看着。

    温白羽没想到把太后也给招来了,赶紧又捂住嘴巴,屏住呼吸,蹲在角落里默不作声。

    不过太后来了也好,正好让太后把那两个女官打哪来带哪去,看着就觉得生气。

    太后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气愤的说:“放肆!放肆!这是要干什么!”

    那两个女官一见太后来了,连忙捡起地上的衣服遮蔽身/体,结果两个人还扯到了一件衣服,瞬间撕扯起来,抢夺了半天,才把衣服好歹遮住身/体,娇滴滴的哭声说:“太后……太后……婢子……”

    女官还要哭委屈,太后才不想多听,无论是什么原因,这两个女官都不能再留在万俟景侯宫里,简直不成体统,身/子都被别人看光了,就算是女官也不能做了,更别说是王上的女人了。

    太后气的不行,立刻让人把两个梨花带雨的女官带出去,那两个女官委屈的哭着说:“太后……王上……给婢子做主啊……”

    温白羽感觉自己真是太聪明了,不愧是神明大人,一定是因为昨天晚上被小天使叫多了神明大人,所以自己今天这么英武,只是躲在暗处略施小计,结果那两个女官就被太后亲自给带走了。

    寝宫里到处都是泼的水,地上还有火焰烧焦的痕迹,万俟景侯的外袍都给烧了,简直狼藉一片。

    太后见万俟景侯脸色不好,也不敢多说,毕竟女官是她送过来的,只好说了两句就匆匆离开了。

    太后离开之后,寺人赶紧来收拾东西,把水擦干净,烧焦的毛毯抱走,重新铺设新的毛毯。

    温白羽蹲在地上,感觉双/腿都蹲的发/麻了,捂着自己的口鼻轻轻的呼吸,尽量不要发出声音。

    寺人忙碌了一会儿,温白羽蹲的都不行了,那些寺人可算是走出去了,寝殿里就剩下万俟景侯一个人。

    万俟景侯黑着脸,从案前站了起来,然后缓慢的往前走,温白羽缩在角落里,前面有东西挡着自己,尽量往下缩,听着万俟景侯的脚步声,心里有些发虚。

    过了一会儿,脚步声终于停下来了,温白羽屏住呼吸,想要探头看一眼万俟景侯走到哪里去了,结果这一抬头,顿时“嗬!!!”的吓了一大跳。

    根本不用找万俟景侯去哪里了,因为万俟景侯就站在他旁边,还是消无声息的,低着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万俟景侯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没有穿外袍,衣服的样式不是很复杂,只是简单的青黑色,但是万俟景侯身材高,穿起来就格外的挺拔,显得肩膀很宽,腰很细,大/腿很长,总之比例很逆天。

    尤其是从下往上看,这比例就更是逆天……

    温白羽没想到万俟景侯站在自己旁边,抬头一看吓了一跳。

    万俟景侯脸色有些“阴森”,盯着温白羽,淡淡的说:“好顽吗?”

    温白羽:“……”

    温白羽还保持着蹲在地上的姿/势,蜷缩在一起,看起来可怜兮兮的,伸着脖子“咕嘟”咽了一口唾沫,莫名其妙后背有些发凉,干笑说:“还……还行。”

    万俟景侯“呵”的笑了一声,那声音可谓是苏苏的,就听他说:“只是尚可?孤的寝宫都要被你掀了。”

    温白羽瞪着眼睛,心说谁让你跟那两个不知道是公是母的狐狸精勾勾搭搭,这只是一个小教训。

    温白羽心里吐槽,嘴里却没说话,万俟景侯挥手说:“起来。”

    温白羽瞪着眼睛,心想我也想起来,本身就矮一头,自己也不想仰头看他,但是蹲的时间太长了,腿麻了……

    万俟景侯低头看了看仍然蹲在地上不起来的温白羽,突然嘴角挂起一丝微笑,说:“嗯?怎么,腿麻了?”

    温白羽差点被他笑的流鼻血,只是腿麻了而已,用得着笑的这么苏吗?!

    万俟景侯突然矮身过来,“啪!”一声就打在了温白羽的腿上。

    “唔!”

    温白羽没防备,麻的那叫一个爽,酸爽的他差点翻白眼,一个每顿住,一头栽下去。

    万俟景侯伸手将他一把搂住,笑着说:“怎么?昨天还逃跑,今日就投怀送抱了?”

    万俟景侯说着,又在他腿上拍了一下。

    温白羽真的要翻白眼了,伸手去推他,说:“这是孩子才干的事情,你幼稚不幼稚!”

    万俟景侯挑眉笑着说:“幼稚?你可是第一个敢这么对孤说话的人。”

    他说着一下将温白羽抱起来,温白羽“啊”了一声,说:“轻点,轻点……”

    万俟景侯抱着他走到软榻边,将人一下放上去,温白羽这才感觉腿好一些了,他刚要坐起来,万俟景侯一眼就看到了温白羽穿的衣服,脸色瞬间冷下来,一下好像要结冰。

    万俟景侯盯着温白羽,搞得温白羽还以为自己是负心汉呢。

    就听万俟景侯说:“这衣服是谁的?”

    温白羽说:“别人借给我的。”

    万俟景侯一听,脸色更不好了,伸手就去撕温白羽的衣服,说:“你竟然穿旁人的衣裳?”

    等等……温白羽感觉万俟景侯似乎又串频了!

    温白羽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万俟景侯手劲儿特别大,“嘶啦”一声,直接将温白羽的衣服撕/开了,低头一看,里衣也是别人的。

    万俟景侯脸色更差,说:“里衣也是?”

    温白羽连忙伸手去挡,说:“当……当然是了,不然怎么办,不/穿里衣不成了变/态吗?”

    万俟景侯倒是说的直爽,直接撕扯着温白羽的衣服,说:“你穿旁人的衣服,孤看着不痛快,尤其还是贴身的衣服。”

    温白羽见他要发疯,说:“那还不是你把我衣服弄脏了?”

    万俟景侯按着他,说:“孤弄脏的,如何?”

    温白羽:“……”已经无法和中二病的万俟景侯沟通了。

    万俟景侯突然笑了一声,贴着他的耳朵说:“再说了,脏了你衣服的,又不是孤的,那是你自己的……孤的不是在你身/子里吗?”

    温白羽:“……”好想咆哮着徒手撕了万俟景侯啊!

    万俟景侯非要他脱了衣服,温白羽只好自己脱了,以免被他撕了,万俟景侯给他弄了衣服,让他换上,穿好之后说:“昨夜你去了何处?孤找了你整整一晚上。”

    温白羽叙述了一下自己昨天迷路的事情,万俟景侯说:“孟清?孤有些印象,那不是太后身边的寺人吗?”

    温白羽说:“我要好好谢谢他,不然昨天我就要露宿街头了。”

    万俟景侯似乎没听懂他说“露宿街头”是什么意思,不过倒是听懂温白羽说要谢谢孟清了。

    孟清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就有王上身边的寺人来传话,赏赐孟清东西,钱财衣物,还有大量的稀世珍宝,孟清吓了一跳,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就被天上掉下来的钱差点砸傻了……

    万俟景侯昨天晚上没见到温白羽,今天好不容易见到,等温白羽穿好衣服之后,竟然又把温白羽的衣服给扒了,两个人倒在软榻上。

    温白羽见他眼下面有些乌青,显然是一夜没睡的样子,不由的有点心疼,不过想到刚才万俟景侯竟然让那两个女官坐他腿上,那点心疼就荡然无存了。

    万俟景侯不知道温白羽是吃醋,只是觉得今日温白羽格外的主动,万俟景侯几乎忍不住狠狠的掠夺他,直到温白羽哭着求饶才好。

    温白羽差点就晕过去,心里庆幸着万俟景侯幸亏没有得到烛龙的火精,不然自己真没活头了……

    万俟景侯搂着温白羽,虽然他现在正处于中二期,不过不管是现在还很中二的万俟景侯,还是以后慢慢学会了很多东西的万俟景侯,其实都特别粘人。

    温白羽浑身没劲儿,软在榻上,万俟景侯就搂着他,亲他脖子,一下一下就跟小鸡啄米似的,闹得温白羽特别痒。

    温白羽推了他一把,没好气的说:“去找你的女官去。”

    万俟景侯一听,先是一愣,随即笑了起来,说:“那孤真去了?”

    温白羽翻了个白眼,万俟景侯说:“你不会是为了刚才的事情,吃味儿了罢?”

    温白羽不想承认,看准了万俟景侯的肩膀,狠狠咬了一口,万俟景侯“嘶”了一声,其实并不觉得疼,被咬了脸上反而带着笑容,说:“孤方才是逗你的,孤找了你一夜,你躲着不出来,孤才想逗你一番,谁知道你就吃味儿了。”

    温白羽又翻了个白眼,没说话,他现在特别想睡觉,万俟景侯贴着他的耳朵,低声说:“孤很高兴。”

    温白羽真不想理他,不过万俟景侯那样子,仿佛是一个得到了糖果的孩子一样,其实也挺可爱的。

    温白羽因为很累,很快就睡着了,万俟景侯等他睡着了,才自己起来穿好衣服,让寺人打来热水,然后让寺人退出去,自己亲力亲为的给温白羽清理身/体。

    温白羽累的不行,睡了个好觉,睡觉的时候还在想,差点忘了干支玉敦,自己可不能深陷温柔乡美/人计,还是早日找到干支玉敦,把时间扭转回去的好。

    温白羽迷迷糊糊的醒来,其实是肚子饿了,他躺在榻上,迷糊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并不在榻上,而是坐在旁边的案前,案上放着一张/锦帛,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字,万俟景侯蹙着眉头,一脸认真,似乎正在工作。

    毕竟万俟景侯现在可是襄王,其实有很多工作,尤其他现在其实很年轻,有不少事情需要他做,因为万俟景侯年轻,朝中很多人都不服新王,而又有一些人其实是太后的外戚,再有一些人就是传闻万俟景侯这个新王手段狠辣令/人/发/指,是个残/忍到喝人血食人肉的暴徒。

    万俟景侯继位之后其实压力很大,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宽袍,袖摆向后展平搭在案上,一只手托着锦帛,另外一只手轻轻搭在膝盖上,那动作简直苏的要人命。

    据说男人工作的时候是最帅的,虽然万俟景侯最帅的时候很多,不过温白羽似乎又解锁了一个最帅的瞬间。

    温白羽躺在榻上,正好看到万俟景侯在批阅文书,感觉这个视觉角度简直是vip级别的,就躺着没动,一边享受柔/软的软榻,一边享受万俟景侯帅气的侧颜。

    温白羽躺了一会儿,殿外的人熙熙攘攘的,不知道在干什么,看起来很忙碌的样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温白羽的视线太火/辣了,万俟景侯突然就抬头来,和温白羽撞了个正着,温白羽似乎觉得一瞬间被抓包了。

    万俟景侯轻笑一声,放下手里的锦帛,轻轻扶了一下黑色的宽袖,说:“怎么,孤这么好看?你还想看多久?”

    温白羽撇了撇嘴,小声说:“……臭不/要/脸。”

    万俟景侯见他醒了,笑着说:“用午膳吗?”

    温白羽从软榻上爬起来,感觉肚子要饿瘪了,就点了点头,万俟景侯吩咐人布膳过来,外面的侍卫和寺人都相当忙碌。

    温白羽好奇的说:“这外面是在干什么?要过年了吗?”

    万俟景侯笑着说:“确是,腊祭马上要到了,每年这个时候,臣子都要进宫参加祭祀,到时候会有很盛大的筵席,现在都在准备……”

    万俟景侯说着,又说:“况且……腊祭的时候,孤正好过寿辰。”

    温白羽有些惊讶,仔细一想,还真是要到万俟景侯的生日了,万俟景侯的生日是腊月,怪不得总是喜欢“动手动脚”的。

    腊祭在古代是很重要的节日,就相当于春节,也是春节的起源,万俟景侯正好这个时候生日,所以宫里已经开始准备宴席,就这几天,朝臣都要进宫来庆贺,并且参加祭祀典礼,所以非常忙碌。

    温白羽心想,万俟景侯过生日,自己怎么也要准备个生日礼物,算起来也没有几天了,不知道准备什么礼物好。

    温白羽有些苦思冥想,转念一想,就帮万俟景侯把那个冒充国师的火魔给解决了,也算是好事。

    温白羽吃了饭没事儿可做,万俟景侯又去处理工作去了,温白羽眼珠子乱转,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的,万俟景侯终于有些忍不住,说:“你在找什么?”

    温白羽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表现的这么明显?万俟景侯都看出自己在找东西了。

    温白羽迟疑了一下,说:“那个……我有一个白色的玉敦,就是圆圆的那种,玉敦上有点暗花儿,不是很明显,你见过吗?”

    万俟景侯一听,皱了皱眉,似乎有点印象,但是也记不太清楚了,说:“玉敦?你若是要玉敦,孤让人给你找十个八个来。”

    温白羽对于万俟景侯的财大气粗一点儿也不领情,说:“不行不行,我就要那个,那个玉敦非常重要。”

    万俟景侯实在不记得了,就找来了寺人帮忙找,寺人本身都在忙碌,还要找玉敦,就更显得忙碌。

    其中一个寺人说:“白羽先生所说的玉敦,小臣有些印象。”

    温白羽说:“在哪里?!”

    那寺人说:“今天早上,王上赏给寺人孟清的赏赐物里似乎是有,小臣看到了一眼。”

    温白羽一听,顿时如遭雷击,万俟景侯竟然把玉敦夹在赏赐物品里赏给了孟清!

    那可是温白羽的命/根子,如果没有玉敦,温白羽感觉自己的“青春”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万俟景侯说:“一个玉敦也不值得如何,用料做工也不好,孤让人做一个比那个好一百倍的。”

    温白羽:“……”温白羽简直欲哭无泪,就算好看一百倍,那也不是冥府的至宝干支玉敦,根本不可能扭转时间。

    温白羽想要趁着万俟景侯忙的时候,去找一下孟清,把他的干支玉敦给要回来,幸亏温白羽和孟清也算是有些交集了,而且孟清也不是不好说话的人。

    万俟景侯听说温白羽要去找孟清,顿时心里警铃大震,说:“孤正好出去走走,随你一同去。”

    温白羽:“……”

    万俟景侯跟着温白羽,简直是寸步不离,这回温白羽没有迷路,直接到了太后的地方,不过自然没有去找太后,而是去找孟清,但是实在非常不巧。

    孟清不在,也不是去伺候太后了,而是太后的那个侄/女徽儿突然说起一种家乡的特产,徽儿特别想吃,太后也怀念起老家的事情,她进宫这么多年都不曾回老家,而徽儿也住在京地,没多少机会吃到。

    太后被徽儿这么一说,就特别想吃,于是让孟清出了一趟公差,让孟清去太后的老家走一趟,带些特产回来。

    孟清走的很仓促,需要在腊祭之前回来,一来一回就要几天时间,全都耽误在路上也是日夜兼程。

    他们过来的时候,孟清已经在路上了。

    温白羽一听,瞬间就懵了,自己这是什么运气,干支玉敦先是跑到了万俟景侯手里,结果万俟景侯错赏给了孟清,孟清竟然还不在。

    温白羽瞬间就蔫儿了,孟清不在,他也没办法找玉敦,不过幸好马上就要腊祭了,孟清也会赶回来,这段时间里,温白羽只好专心帮助万俟景侯把火魔这个隐患先拔掉再说。

    孟清不在,最高兴的就是万俟景侯,万俟景侯听温白羽提起孟清满脸都是高兴的神色,心里就特别不高兴,简单来说是吃醋,虽然万俟景侯觉得自己一个襄王,没必要和寺人吃醋,但是那酸溜溜的感觉还是特别烧心。

    孟清出公差去了,于是万俟景侯就很放心的回了寝殿继续忙去了,温白羽因为没事可做,就准备随便走走。

    温白羽是王上接进宫里来的神鸟鸿鹄,代/表祥瑞福兆,万俟景侯已经决定封温白羽为国师,而且要在腊祭上敬告上天,正式册封。

    宫里已经有了一个国师,现在万俟景侯又要册封一个国师,而且还要在腊祭典礼上册封,很多人都在议论这件事情。

    温白羽感觉不错,这次怎么也要狠狠的打脸火魔,不只是撺掇万俟景侯扒自己的骨头,吃自己的肉,而且竟然还进献狐狸精给万俟景侯。

    温白羽以前都不知道狐狸精事/件,心想着火魔肯定还干过其他的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这简直就是新仇加旧恨。

    温白羽在花园里转了转,天气很冷,他披着一件白色的毛皮风,穿了一身白色的长袍,站在落雪的花园里,又是一头长发,看起来还真有些仙风道骨的错觉,当然仅限于温白羽不说话的事情。

    万俟景侯让寺人跟着温白羽,温白羽走了一会儿,觉得让人跟着实在不舒服,好像被监/视一样,就让寺人先回去了,因为王上吩咐一定要听白羽先生的吩咐,所以寺人也不敢违逆,很快就退下去了。

    温白羽在花园里走了走,然后就坐在花园的亭楼里,看着外面的雪景,时不时有忙碌的寺人和婢女走过去,也有巡逻的士兵一队一队的走过去。

    温白羽正无聊,就看到一个穿着粉色衣裳的少/女被人簇拥着走过来,不过并没有朝着温白羽过去,估计是没看见温白羽,那排场非常大。

    温白羽一看就知道了,肯定是那个徽儿姑娘,虽然他没见过,不过倒是听说了,孟清出公差就是因为徽儿想吃那口老家的特产,撺掇着太后也想吃。

    徽儿是太后的侄/女,太后想要把徽儿嫁给万俟景侯,这已经不是秘密了,所有的人都知道,再加上朝中太后的外戚当/权,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太后的这个侄/女儿,以后肯定要做王/后的,这是板儿上钉钉的事情,只是早或晚。

    温白羽在远处看了看那徽儿,一看顿时撇了撇嘴,心说万俟景侯这个表妹,也就是十四岁吧?放在现代还是个未成年,也就是初中生,万俟景侯要是真看上了这个徽儿,那就是老牛啃嫩草,禽/兽!

    温白羽也没想凑过去,就远远的看了一眼,那徽儿被人簇拥着,就遇到了一个人,那人中年年纪,穿着一身深红色的衣服,在落雪的花园里特别扎眼。

    最主要的是,温白羽看到那个中年男人的额头上,竟然有一枚火焰的痕迹。

    火魔!

    温白羽用干支玉敦扭转时间,到这里已经两天了,还是第一次看到火魔,这个时候的火魔掩藏得很好,别人根本看不出来他是妖魔,还以为他是谪仙,无所不能的国师。

    国师一个人,正好遇到了徽儿,温白羽就看到那两个人站定了,不知道在说什么。

    温白羽有些狐疑,一看到那个国师,心里就非常戒备,于是立刻走出亭楼,往前方走了一些,想要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温白羽走过去,就听那徽儿说:“原来你就是国师啊?我以为是个白胡子的老头?那你帮我算一算罢!”

    徽儿似乎被娇惯的厉害,一身大小/姐的脾气,说话的时候也很不客气。

    不过国师只是微笑,打量了一眼徽儿,笑着说:“姑娘想算什么?”

    徽儿特别腼腆的笑了一下,随即脸颊发红,有些扭/捏的说:“就算算……我未来的郎君是什么人。”

    温白羽一听,原来是这么没有营养的话题,刚想转头就走,哪知道国师说:“姑娘的郎君本是大贵之人,这无需多算,不过其中有岔,可小也可大,姑娘脸上有青色,是厄运之兆,这厄运若是临头,恐怕到手的郎君就要飞了。”

    温白羽心想,这火魔竟然还开始兼/职大忽悠了?听起来就跟江/湖/骗子一模一样。

    不过温白羽转念一想,其实火魔做的那些事情,无非就是江/湖/骗子的行为,或者邪/教组/织的行为,说白了就是一个词——忽悠。

    温白羽觉得火魔喷的太假了,不过那徽儿竟然紧张的说:“国师,可有解法?”

    国师立刻说:“解法自然有,只是姑娘身上正气不足,如果能得正气,自然能化解厄运。”

    徽儿立刻又说:“那如何得到正气?”

    国师笑着说:“姑娘方是豆蔻年华,女子属阴,阴气偏强,更容易厄运临头,想要得到正气,自然要接/触属阳的男子。”

    徽儿一听,顿时脸上羞红,那国师又说:“不过姑娘还未出嫁,这一举动实在不方便,我还有另外一个办法,火神也属阳性,若姑娘接/触火神的阳气,也可化解厄运。”

    徽儿不解的说:“火神?这要如何接/触?”

    温白羽就听那国师终于说到点上了,说:“鄙人虽然不才,但幸得火神之力,若是姑娘信得过鄙人,就请姑娘跟鄙人来,让鄙人为姑娘单独做法。”

    温白羽瞬间已经无语了,敢情这个国师说了半天,竟然是要给徽儿“开光”!

    温白羽可算是见到江/湖/骗子了,不过仔细一想,火魔的阳气属于歪/门/邪/道,一不小心就会引火自/焚,的确需要女子的阴气化解,不过火魔的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打到了太后的侄/女身上。

    温白羽想着,这种伎俩,傻/子都不胡相信的,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跟一个中年老男人单独相处,绝对不肯能答应。

    他还在想着,就听徽儿说:“国师一定要救救我!帮我化解厄运,这郎君徽儿是要志在必得。”

    温白羽:“……”

    这什么情况……

    那徽儿“单纯”的好像不知道国师要对她做什么似的,国师一听,脸上带着微笑说:“那姑娘请跟我来,做法过程乃是破天机的秘密,不能有旁人观看,还请姑娘将宫人屏退。”

    徽儿立刻挥手说:“你们都先下去罢。”

    温白羽顿时一个头两个大,这姑娘没感觉国师在忽悠她吗。

    眼看着那些宫人都要离开,温白羽忍不下去了,立刻装作路过,从旁边走了出去,说:“等等。”

    国师和徽儿都不知道有人会路过,两个人愣了一下全都停了下来,徽儿上下打量了一下温白羽,似乎觉得温白羽这一身装束简单又贵气,在白色的落雪之下,一身白色浑然一体,好像谪仙一样。

    国师是认识温白羽的,毕竟万俟景侯用缚仙索捕捉鸿鹄,还是国师出谋划策的,一看到温白羽顿时皱起眉来,似乎感觉到到嘴的鸭子要飞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431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7》,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