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430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6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万俟景侯抱着温白羽绕到里面,将他放在一张软榻上,伸手扯过薄被盖在温白羽身上,低头在温白羽额头上亲了一下,说:“老实等着,孤去叫人弄些热汤。”

    万俟景侯说着,随手把自己的外袍捡起来,披在身上,头发还披肩散着,就往外面走去。

    温白羽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感觉万俟景侯的额头杀简直一击即中,鼻血差点就冒出来,不过现在这个时候不是沉溺美色的时候。

    温白羽听到万俟景侯往外走的脚步声,立刻抬起身/子,快速从被子里钻出来,连腿上滑落下来的不可描述的东西都不管了,快速的往外猫腰跑。

    温白羽光着身/子跑到外间,万俟景侯果然已经出去了,殿门虚掩着,温白羽赶紧低头去找干支玉敦,刚才明明看到小玉敦就藏在一堆的黑袍之中,不过万俟景侯出去的时候随手抓了衣服,小玉敦估计又滚出去了,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

    温白羽简直着急,就跟做贼一样,都来不及穿衣服了,光着屁/股在地上找,一边找一边着急,生怕万俟景侯折返回来。

    温白羽还没有找到小玉敦,就感觉有热/乎/乎的东西在自己臀/部上一撞,温白羽“啊!”的喊了一声,差点直接扑出去,就被一双大手一把搂住了,猛地抱起来。

    温白羽根本没听见走路声儿,万俟景侯竟然就去而复返了,他身上披着黑色的外袍,里面什么也没穿,披散着黑色的长发,胸口和腰部的皮肤异常白/皙,却布满了硬/邦/邦的肌肉,看起来野性十足。

    温白羽吓了一跳,瞬间就被万俟景侯扛在了肩膀上,还伸手“啪!”一声,打在温白羽的臀/瓣上,空荡荡的大殿里发出很清脆的回声。

    温白羽蒙了一瞬间,随即睁大了眼睛,挣扎了一下,万俟景侯的手却比缚仙索管用得多,“呵”的冷笑了一声,说:“又想逃跑?”

    温白羽听到万俟景侯中二的嗓音,立刻说:“不是……你误会了,我刚才……刚才再找东西,我东西丢/了!我在找东西!”

    温白羽听万俟景侯那风雨欲来的声音,就感觉不说实话不行啊,自己真的没有要逃跑,逃跑那是找到干支玉敦之后的事情,现在还没到那个步骤,所以根本不算逃跑。

    哪知道温白羽说的话,听在万俟景侯耳朵里,却异常的可笑,就好像特别低级的借口似的。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把他扛着就进了里面,一下扔在小榻上,笑着说:“下次你找借口,一定要找个好一点儿的。”

    温白羽气的直瞪眼,自己说的是大实话!大实话啊!

    万俟景侯脸上的笑容很“阴险”,低声说:“你刚才全身到下孤哪里没看过,你身上带着什么丢/了还需要找?嗯……孤王知道了,如果你身上有什么东西,那一定是这个……”

    “啊……”

    温白羽急/喘了一口气,腿被万俟景侯很羞耻的劈/开,万俟景侯的手指快速的顶/进去弯了两下,笑着说:“是孤弄进去的东西呢。”

    温白羽羞耻的都要死了,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用手捂住眼睛,掩耳盗铃最好了。

    万俟景侯说:“真不是乖孩子,孤要惩罚你。”

    温白羽嗓子里发出“唔唔”的呻/吟声,内心里却把万俟景侯吐槽了一个遍,谁特么又把万俟景侯总裁开关给打开了!快关上!

    两个人刚刚做完,还没有清理,万俟景侯轻笑着说:“又湿又热,嘘——你听,寺人要打热汤进来了。”

    温白羽倒是没听见脚步声,他现在脑子里“嗡嗡”的,但是听万俟景侯这么一说,猛地一阵紧张,就见万俟景侯脸色突然“阴沉”下来,喘了几口粗气,笑着说:“孤的手指怎么样?”

    温白羽说不上来话,紧张的他猛的眼前白光一闪,一下软倒在榻上,就在这个时候,果然有脚步声来了,万俟景侯快速抽/出手指,温白羽“唔”了一声,身/体一颤但是实在没力气动。

    万俟景侯快速的拉过薄被,将温白羽盖在被子下面,盖得严严实实,不让别人看到一点儿。

    好几个寺人端着一个大浴盆走了进来,里面袅袅的冒着热气,还洒了花瓣儿,冒着一股药香的味道。

    万俟景侯特意吩咐的,要放些解乏的药材。

    寺人把浴盆弄好,一点儿也不敢多看,都垂着头就走了。

    温白羽吓得不轻,躲在被子里感觉没脸见人了,刚刚因为太紧张,竟然在万俟景侯的手指拨/弄几下的情况下就发/泄/出来了,实在太丢人。

    万俟景侯见寺人都退出去,这才掀开被子,捏了一下温白羽的臀/瓣,笑着说:“起来,沐浴了。”

    温白羽脸上一红,抬头瞪了万俟景侯一眼,万俟景侯笑了一声,捏住他的下巴,说:“嗯?还敢瞪孤王?”

    温白羽心说,要不是自己体力不行,就不是瞪你,是上了你啊!

    只不过温白羽可没这个胆量说出来,万俟景侯见他乖顺的抬着头,脸上全是热汗,嘴唇红艳艳的,还微微张合喘着气,轻笑了一声,突然含/住了温白羽的嘴唇。

    温白羽没想到他突然发疯,呼呼的喘着气,被他吻得浑身瘫/软,万俟景侯的吻有些青涩,但是相当霸道,横冲直撞的,带着一股毛躁,席卷着温白羽的感知。

    万俟景侯亲/吻完,温白羽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瘫/软的倒在他怀里,胸口急促的起伏着,浑身泛着殷/红的颜色,万俟景侯眯眼说:“你实在很懂得怎么勾起孤的兴趣。”

    温白羽:“……”中二期怎么就那么长!

    温白羽生怕他再来一次,自己又不是烛龙,万一再精尽人亡了怎么办……

    不过万俟景侯没有再来,见温白羽自己起不来,就抱起他,将他放进浴盆里,然后自己也把黑袍脱/下,跨进了浴盆里。

    两个人赤诚相对的,温白羽实在是不好意思,万俟景侯则是伸手搭在浴盆边缘,慵懒的侧着头,眯着眼睛,眼尾的那颗痣被热水蒸腾着,看起来有些飘渺,长发也披散在热水中,花瓣成簇的围绕在万俟景侯白/皙的身/体旁边,简直就是一幅视觉盛宴!

    温白羽感觉自己差点流鼻血,伸手抹了一把,好像没有。

    温白羽刚欣赏了一眼美/人沐浴图,觉得万俟景侯虽然中二,但是颜值太正义了,中二一点儿也有情可原,结果就听万俟景侯很慵懒沙哑的说:“嗯?快沐浴啊,自己清理一下,然后给孤沐浴。”

    温白羽:“……”收回前言,中二无药医!

    万俟景侯突然笑了一声,凑过去“哗啦!”一声,伸手捏住温白羽的下巴,说:“你又这么瞪着孤?你再瞪孤一个试试看?”

    温白羽瞬间就想到了小时候看的旺仔牛奶的广告,你还能把我喝掉怎么样?

    结果万俟景侯马上跟上一句,说:“你这眼神,好像邀请孤一样,真想狠狠地再干/你一次。”

    温白羽:“……”好像比喝掉更可怕……

    温白羽脸颊一红,都不敢看他了,自己默默的缩在角落里,心想着自己好歹是神明,而万俟景侯现在可不是烛龙,中二胆子不小。

    温白羽不敢自己碰那里,每次都是万俟景侯清理,其实他没什么经验,而且自己摸自己感觉太怪异了。

    不过现在的万俟景侯贵为襄王,可不知道什么叫做温柔体贴,也没有照顾人的思想,靠坐在一边,还催促说:“快些,沐浴之后就能用晚膳了。”

    温白羽咬牙切齿的,缩在角落,用身/子挡着自己的动作,小心翼翼的给自己清理。

    万俟景侯本身在一边泡着,看见温白羽隐忍的模样,突然眼神又深沉起来,一下凑过去。

    “哗啦!”一声水响,温白羽吓了一跳,万俟景侯一把握住了温白羽的手。

    拉个小手什么的,其实很正常,不过温白羽的那只手正在给自己清理,温白羽立刻“唔”一声,睁大了眼睛,使劲喘了两口气。

    万俟景侯轻笑说:“真好听,再叫两声给孤听听。”

    温白羽差点扑起来咬他,你以为是狗呢!

    万俟景侯见他又瞪自己,立刻含/住温白羽的嘴唇又吻又肯的,温白羽都怀疑万俟景侯是属狗的了。

    万俟景侯吻完之后,一脸嫌弃温白羽自己清理的慢,拽开温白羽的手,帮他清理。

    温白羽感觉其实他是捣乱来的,因为自己其实清理的差不多了,但是万俟景侯一弄,自己爽的又发/泄/了一次,倒在万俟景侯怀里,一脸的生无可恋,感觉真的要精进人亡了。

    万俟景侯“呵呵”低笑一声,说:“真敏/感。”

    温白羽:“……”好想死。

    等两个人沐浴之后,万俟景侯将人抱出来,直接放在软榻上,这下好了,软榻全湿/了,都不需要浴巾擦干净了,万俟景侯则是披了一件衣服,身上湿/漉/漉的,弄得黑色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连腹肌的纹路都裹出来了,性/感的简直要喷血。

    温白羽眼睛差点瞪下来,尤其万俟景侯的长发也湿/了,慵懒的贴在脖颈上,看起来更是骚气到没朋友的地步。

    万俟景侯裹了衣服之后,这才找到一条擦身上的浴巾,拿过来给温白羽擦了擦,温白羽拽过来衣服往身上穿,万俟景侯一脸嫌弃说:“都脏了,无需穿,反正这只有你和孤。”

    温白羽心说你脸皮厚,我的脸皮可没那么厚,不/穿衣服转来转去实在不好看。

    万俟景侯见他非要穿衣服,只好把自己的干净衣服给他,温白羽低头一看,妈呀,这可是青衣,万俟景侯倒是开明,把“龙袍”给自己穿,要是让别人看见了,传出去是杀头的大罪,幸亏自己没有九族。

    万俟景侯给温白羽裹上自己的黑色袍子,出去叫了寺人过来收拾浴盆,然后摆膳。

    温白羽虽然穿着衣服,但是真的不敢露/出来,正好又缩在被子里装死,旁边的寺人倒是很本分,没有一个敢看这边的,全都低着头收拾。

    很快晚膳也摆好了,一切都准备好,两副碗碟,万俟景侯让寺人退下,不需要伺候,这才拍了拍缩的跟小山一样的被子包,说:“出来罢。”

    温白羽从被子里钻出来,万俟景侯轻笑了一声,说:“做什么见不得人?”

    温白羽有些无奈,自己穿成这样怎么可能见人。

    不过他实在饿了,虽然这时候的食物寡淡没什么味道,而且吃饭都相当粗/鲁野蛮,不过温白羽饿得厉害,也不管这些了。

    万俟景侯在太后那里已经吃过了,虽然没吃多少,但是不会这么饿,见温白羽吃的高兴,就给他亲自布膳,笑着说:“多吃些,长点儿肉,抱起来才好。”

    温白羽:“……”万俟景侯每说一句话,温白羽都想喷他……

    温白羽正在吃饭,就听到外面有嘈杂的声音,不由说:“外面怎么了?”

    这个时候一个寺人跑进来,说:“王上,太后来了。”

    万俟景侯没想到太后深夜过来了,这个时候太后早就该就寝了,突然跑过来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温白羽吓得不行,窜起来就要跑,万俟景侯一把拉住他,说:“去何处?”

    温白羽说:“我穿成这样怎么见别人。”而且太后总也算是女人啊,温白羽可不想耍流氓!

    万俟景侯一听,就松了手,说:“你去里面。”

    温白羽赶紧跑进刚才沐浴的里间,就这个空当,“哐当”一声,有人很“霸气”的推开门就走进来了,第一个进来的不是太后,反而是那个叫徽儿的姑娘。

    徽儿走进来,大眼睛快速在四周一转,似乎想要抓人,但是没见到,立刻想要往里再走。

    万俟景侯头发披散着还有些湿,不过衣服倒是穿好了,不至于露着胸腹,眼睛一眯,完全没有刚才给温白羽布膳的“和蔼”,沉声说:“放肆,半夜三更的,没有孤的传唤,你一个女子擅自踏进孤的寝殿,实不检点。”

    徽儿顿时被万俟景侯的话吓了一跳,那气势立刻就怂了,太后这才走进来,说:“徽儿,如此毛躁,快过来。”

    徽儿这才灰溜溜的跑回去,跟在太后身边。

    太后眼睛也在寝殿里一转,目光在万俟景侯湿掉的头发,还有案上的碗碟上停留了一会儿,说:“王儿,这大夜里头的,是设宴款待的何人?”

    万俟景侯低头看了一眼小案,两幅碗碟,地上还有一件湿掉的白袍。

    太后见他不说话,立刻又说:“王儿不愿娶妻,母亲也都由着你,但是王儿不能胡闹,方才我听人说你这里竟然厮混男人?可有此事?”

    万俟景侯侧目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徽儿,说:“母亲是听何人所说?”

    徽儿吓得缩了缩脖子,简直是不打自招,太后说:“这无需多管,只说有是没有?”

    徽儿这时候说:“没准还是个寺人,否则这王宫里哪来的男子,不是侍卫就是寺人。”

    太后一听是寺人,更是生气,说:“可有此事?!这外袍是何人的?王儿若是不说,那我可叫人直接找了。”

    太后要搜王上的地盘,旁边的寺人吓得都不敢抬头,这个时候就听急匆匆的脚步声,万俟长缨突然冲进来,给太后行了个礼,说:“太后稍安勿躁,方才王兄是在和长缨用膳,不甚酒洒,弄脏了衣袍,实数失礼,这外袍也是长缨的。”

    万俟景侯没说话,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万俟长缨。

    徽儿则是不相信,还要再说,但是太后也不想弄得太僵,只是敲打一下就好,很快找个台阶就走了。

    徽儿不甘心,不过也跟着太后就走了。

    万俟长缨一脸微笑,恭送太后离开,这才松了一口气,说:“王上勿怪,长缨也是出此下策。”

    万俟景侯看了他一眼,说:“你倒是机灵。”

    万俟长缨笑了笑,说:“王上若是无事,长缨也退下了。”

    万俟景侯挥了挥手,就让万俟长缨退下了,等人走了之后,万俟景侯大步走到里面,到处一找,温白羽又不见了!窗子倒是大开着,显然是又跑了。

    温白羽刚刚窜进里间,很快听到了太后质问的声音,自己的衣服留在外面,上面还有不可名状的东西,太后要是真的让人进来搜,自己还穿着王上才能穿的青衣,简直就是分分钟杀头的大罪。

    温白羽当时有些紧张,直接推开窗户就跑了,心想着先跑出去避避风头要紧。

    温白羽跑出去,还心想着,万俟景侯的妈实在太可怕了,要不然婆媳关系一直是紧张话题,真的实在太难搞了。

    温白羽想着,心想不对啊,这应该属于岳/母和女婿的话题,岳/母不是应该看女婿怎么看都觉得好吗,可是万俟景侯的妈看自己就像看个狐媚子,绝对不是神仙。

    温白羽肚子还饿着,跑出去之后不敢停留,闷头一直跑,结果一抬头瞬间迷路了,王宫有点大,大黑天的,温白羽还没什么方向感。

    他看了看四周,实在不认识路,想要转身继续走,结果走了一炷香时间,感觉自己还是在迷路,而且越走越乱,已经分不清楚东南西北了。

    温白羽走的都累了,就听到有“沙沙”的脚步声,一个人从远处而来,因为实在太黑,也没有什么照明的工具,那个人影很模糊,看得出来身材并不高大,反而比较瘦削,慢慢走过来。

    温白羽仔细看了一眼,就一个人,而且体格看起来很瘦小,乍一看还以为是个姑娘,原来是个男人。

    那个人穿着一身寺人的衣服,正是之前伺候在太后身边的孟清,孟清今日也不需要值夜,伺候完之后就准备回去休息。

    温白羽小心的蹲在旁边的角落里,想要等那个寺人走过去,温白羽还以为那人发现不了自己,结果那个寺人竟然异常的敏锐,说:“谁在那里?”

    温白羽吓了一跳,就怕寺人把其他人喊过来,自己再变成了刺客,而且还是穿着“龙袍”的刺客,那罪过就大了。

    温白羽立刻一下窜起来,猛地一把捂住那寺人的口鼻,温白羽顿时觉得自己这身高也算是高大的类型了,一下箍/住那个寺人。

    那寺人的声音顿时断了,拼命挣扎了两下,温白羽稳稳的捂着,正好一队士兵巡逻走过去,温白羽吓得不轻,带着那寺人蹲下来,按在旁边的草丛里。

    那寺人似乎被吓着了,奋力挣扎,但是没有用,温白羽怕他把士兵引过来,只好低声说:“别动,我不是坏人。”

    温白羽说完,突然想到,在电视剧里,说自己不是坏人的人,百分之八十都是坏人,不,百分之八十五。

    那寺人果然还在挣扎,不过士兵没有发现,很快例行公事的巡逻了过去,温白羽这才放松一点,说:“我真的不是坏人。”

    那寺人看清楚温白羽的脸,顿时吓了一跳,就在温白羽以为他是为了自己穿的青衣而吓了一跳的时候,那寺人竟然认识他,立刻说:“是神明大人?”

    温白羽:“……”这个称呼有点酸爽。

    温白羽慢慢放开手,见寺人真的不喊,就说:“你认识我?”

    孟清说:“小臣在远处看过一眼神明大人的尊容,所以认识。”

    温白羽见他穿的衣服,而且他自称“小臣”,在这个年代,“臣”是奴/隶的自称,看起来应该是个寺人,其实就相当于宦官。

    这时候的寺人并不是什么荣耀,也没有任何地位,更不可能飞上枝头,很多犯了错误的人,才会受/刑变成寺人。

    不过在温白羽心里,并没有这种等级观念,只是庆幸这个人竟然认得自己,不会被当做穿“龙袍”的刺客。

    温白羽抓/住到了救命稻草,立刻说:“你知道这是哪里吗?我有点……有点迷路了。”

    孟清一听,瞬间有些想笑,似乎没想到神明也会迷路。

    温白羽虽然可以变成鸿鹄飞上天去统筹全局的看了一看,但是这个代价是很大的,首先他的衣服就要报废了,如果没有找到方位,衣服也就没了。

    如果他先把衣服脱/下来,整齐的放在地上,如果有人路过,看到地上扔着一件龙袍,那场景估计也很可怕。

    孟清长相秀气,说话也耐心温柔,不过他告诉温白羽,这里可不是王上的寝宫,这还是太后的寝宫,毕竟孟清是太后身边的寺人,负责伺候太后,是不会往王上寝宫旁边跑的。

    温白羽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走了这么远,而且误打误撞差点就撞到了太后,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温白羽想要孟清带自己回去,不过孟清有些为难,孟清的地位很低,他无法自/由行走,最多在太后这边走动,是不可能越过界限跑到王上那边去的,尤其现在已经是晚上,门禁时间都到了,如果乱走是要被抓起来的。

    温白羽没想到事情那么多,干支玉敦没拿到不说,而且迷路了,还走不回去,这一晚上自己不知道在哪里着落才好。

    孟清见他为难,说:“若是神明大人不介意,小臣的住所虽然简陋,但是尚可遮蔽寒风。”

    温白羽惊讶的说:“我可以住你那里吗?”

    孟清笑着说:“小臣就一个人住,神明大人不弃便可。”

    温白羽立刻高兴了,就跟着孟清走了,前面便是一排寺人居住的地方,虽然孟清地位很低,但是他好歹是太后身边的人,是一个人居住的,房间不大,空空荡荡的,但是五脏俱全。

    温白羽进去,孟清似乎伺候人伺候惯了,一切井井有条,温白羽也洗过澡,吃过饭了,就差直接睡觉,孟清把榻收拾好,请温白羽就寝。

    温白羽躺在榻上,因为实在劳累的厉害,根本没有半分中就睡着了。

    孟清在旁边守了一会儿,实在是不小心,不过就看到温白羽的颈侧有一片红色的痕迹,随着温白羽翻身,孟清看的很清楚,那片痕迹应该是吻痕,而且他颈侧还有深深的牙印。

    孟清虽然年纪不大,但是资历不浅,在这宫里什么没见过,看到温白羽的吻痕,顿时有点不好意思,本分的低下头去。

    孟清在旁边打了一个地铺,直接睡在了地上。

    温白羽一夜好梦,他梦到自己拿到了干支玉敦,然后成功应用干支玉敦,找到了嫩/嫩的万俟景侯,万俟景侯一脸弱气的抱着你自己的腰喊“白羽哥/哥”,喊得温白羽全身都酥了,还乖顺的搂着温白羽邀请,温白羽立刻豪爽的把嫩/嫩的万俟景侯干翻在地,弱气的万俟景侯哭着喊白羽哥/哥,温白羽差点笑醒了!

    “神明大人?”

    “神明大人?”

    温白羽正在好梦,就听到有人在自己耳边轻喊,慢慢醒过来,睁开眼睛,看到了一个长相清秀的少年,顿时有些反应不过来,想了半天才想到,原来是昨天晚上遇到了一个叫孟清的寺人。

    昨天晚上光线太暗,实在没看清楚,这个叫孟清的人长相特别漂亮,可以用柔和来形容,或许是寺人的缘故,所以温柔中略带阴柔,但是也不让人觉得难受。

    孟清面皮很白,白/皙中带着透/明,眉目如画,两下微微殷/红,眼睛又亮又大,充斥着一股少年的青涩,但是又很稳重老成,说不出的对立又融合。

    刚才一直在耳边轻唤的就是孟清了,温白羽迷茫的看着他,孟清松了一口气,说:“方才神明大人一直梦呓,小臣斗胆。”

    温白羽:“……”什么梦呓,自己明明只是在笑而已!

    温白羽难得梦到一次万俟景侯被他干翻在地的好梦,结果就这么匆匆结束了。

    温白羽只好从榻上爬起来,孟清已经给他准备好洗脸的热水,还有一套衣服,孟清说:“衣服是小臣的,比较简陋,神明大人若不弃可以试试。”

    温白羽一看,孟清简直是贴心的小天使,自己绝对不想大白天穿着“龙袍”满处跑。

    干支玉敦还在万俟景侯那里,温白羽绝对要回去找回玉敦,孟清一会儿还要去伺候太后,趁着时间早,可以带着温白羽给他指个方向。

    温白羽一晚上好梦,万俟景侯则是发/怒了一晚上,原因无他,因为温白羽又跑了,而且万俟景侯几乎将王宫翻了一个底儿朝天,根本没有找到温白羽。

    温白羽就好像……飞走了一样。

    一想到温白羽可能飞走了,万俟景侯就气得不行,一晚上没有睡觉,一直非常阴霾。

    温白羽根据孟清小天使的指路,真的找到了方向,他跑进万俟景侯的寝宫,发现里面没有人,万俟景侯此时不在。

    温白羽感觉是天助我也,立刻跑进去翻箱倒柜的找,万俟景侯的寝宫收拾的很干净,如果有东西掉在地上一眼就能看到,温白羽看了一圈,根本没找到,只好去找那些百宝阁,如果是寺人收拾东西,看到那么一个玉敦掉在地上,估计会放在百宝阁里。

    温白羽正在翻找,就听到有脚步声往这边来,阵势还特别大,温白羽吓了一跳,赶紧找地方藏起来,而且因为上次吃了亏,所以这次屏气凝神,一点儿声音都不发出。

    就见一个穿着黑袍的男人走了进来,步伐很快,脸色非常阴沉,是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侍奉的寺人,一个寺人说:“王上,太后又送了两个女官过来,说是国师大人遴选的。”

    万俟景侯皱了皱眉,太后送过来的女官,其实就是高级宫女,无非就是想要万俟景侯有几个女人,太后现在不是怕他风/流,就怕他不风/流。

    温白羽躲在一边,听到“国师”两个字,顿时心里警铃大震,他就想着干支玉敦了,差点就忘了,自己醒过来的时候可是被缚仙索捆着的,当年鸿鹄和襄王的事情,可是火魔这个国师从中挑/拨,火魔的意图是让襄王杀了鸿鹄,吃鸿鹄的肉,火魔好从中分一杯羹。

    温白羽一听,火魔选了女人,还由太后送过来了,心里顿时一股火就烧起来了,不止是火,还特别的酸得慌。

    温白羽心想万俟景侯肯定会拒绝,那寺人也这么想的,小声说:“王上,还是见一见罢?”

    万俟景侯没说话,不过昨天晚上太后都找上/门来了,如果不见一见,恐怕没完没了,万俟景侯有很多事□□情要做,还要找温白羽,正好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寺人如蒙大/赦,很快就领着两个美/女走了进来。

    那两个美/女身上也不知道穿着什么质地的衣服,总之一脸的妖/媚气息扑面而来,简直就跟没穿衣服似的,身段婀娜,扭着小蛮腰就进来了。

    温白羽一看,差点直接气死,虽然他知道这个时候民风比较开放,并不像大家想象的古代那么保守,但是这穿的也太开放了,就跟神/经病似的,要是走在大街上,绝对被城/管给扫黄扫进局子里去。

    温白羽藏在暗处差点就咬手指。

    万俟景侯只是抬眼看了一眼,并没有多大兴趣的样子,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万俟景侯突然眯了一下眼睛,往温白羽藏着的方向看了一眼。

    温白羽吓了一大跳,还以为自己被发现了,毕竟刚才他因为喝醋,气息漏了一下,没有屏住呼吸,连忙又屏住了呼吸。

    万俟景侯很快也收回了目光,突然放松的坐下来,伸手支着头,一派慵懒的模样,轻笑说:“女官?抬起头来让孤看看,姿色如何?”

    温白羽一听,差点一口血直接喷在万俟景侯脸上,中二病又犯了,而且眼神高度近视!

    那两个女官立刻欣喜若狂,抬起头来,无限妩媚的看着万俟景侯,娇娆的说:“婢子见过王上。”

    温白羽一听,全身都是鸡皮疙瘩,不止如此,温白羽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两个人根本不是什么女人,根本就是狐狸精,温白羽真没开玩笑,不只是狐狸精,连公的母的都不知道,身上一股狐狸的骚/味儿,而且还遮掩着元阳的味道,显然是因为吸食活人的元阳才染上了这股味道。

    温白羽心里怒火中烧的,心想着火魔找到的人果然不安好心。

    哪知道万俟景侯看了一眼那两个女官,挑/起嘴唇笑了一声,好像特别感兴趣,还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腿。

    那两个女官立刻欣喜若狂,娇/喘着就贴了过去,竟然直接坐在了万俟景侯的腿上。

    温白羽:“……”温白羽感觉,自己这堂堂高贵的神明,差点直接挽袖子就出去干架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430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6》,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