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429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5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白羽想要把干支玉敦捡起来,结果他还没伸手,万俟景侯已经把那只小玉敦给捡起来了,捏在掌心里。

    万俟景侯一身黑色的华袍,手里捏着白色的玉敦,整个人又帅又苏的,只不过这个时段的万俟景侯比较中二了一点儿……

    温白羽看着万俟景侯的样子,一瞬间有点失神,就听万俟景侯说:“这是何物?”

    温白羽心说坑了爹了,这是回去的东西,如果没有这个东西,自己可就回不去了,他可不想和万俟景侯重新培养感情,再培养个几千年,这种过家家的事情,还是不要玩了!

    温白羽不回答他,伸手去抢,他还坐在万俟景侯的腰上,几乎忘了这么羞耻的一点,他一伸手,万俟景侯就把手往后撤,温白羽轻微的向前一探,随即身/体猛地打了一个颤,睁大了眼睛,“唔!”一声,牢牢的抱紧万俟景侯的肩背,差点直接爽晕过去。

    万俟景侯则是低低的喘了一口粗气,随即挑/起嘴角,相当“邪魅狂狷”的轻笑了一声,咬住温白羽的耳/垂狠狠一啜,嘶哑着声音说:“你竟然还敢夹孤?嗯?”

    温白羽心里几乎咆哮了,什么鬼?!何止是有一点儿中二,完全就是中二中的战斗机!这种羞耻的话都说得出来……

    温白羽还没羞耻完,万俟景侯却以为温白羽是故意的,立刻将温白羽一下按在榻上,眼神特别的凶猛。

    温白羽“啊”了一声,向后倒去,身上的铁链缠缚着,凉丝丝的,从头到尾,身上腿上胳膊上都有,就好像玩情/趣似的。

    温白羽倒在榻上,羞耻得不能睁开眼睛,后来直接晕过去了,他晕过去的时候还听到“叮叮当当……”的声音,原来那只小玉敦也被万俟景侯给扔了,万俟景侯把玉敦一扔,来不及管玉敦是什么东西,现在他只想好好教训一下敢夹他的温白羽……

    温白羽顶不住直接晕过去了,因为当年万俟景侯和温白羽做的事情,其实万俟景侯也是个青瓜蛋/子,他的感情相当偏执,虽然身边有不少/女人围绕着,也有不少/女人想要自荐枕席,但是万俟景侯都没有看上的。

    所以这个时候的万俟景侯只有一股蛮力,弄得温白羽差点儿“死”过去,温白羽觉得,这坑的简直不能再坑了。

    他昏睡过去的时候还在想,起来之后一定要找到干支玉敦,然后赶紧回去,他再也不想玩这种可怕的东西了,干支玉敦在万俟景侯的手里,就好像是个玩具一样。但是温白羽真正拿到之后,感觉这特么根本不是玩具啊,这是凶器,一颗定时炸/弹!

    温白羽昏昏沉沉的时候还感觉到,万俟景侯虽然没有得到烛龙的火精,但是体力已经很惊人了,一直在勤勤恳恳的“耕耘”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

    温白羽迷迷糊糊的睡着,不知道睡到了什么时候,终于有些醒来了,皱了皱眉,感觉身上酸疼的厉害,铁索还缠缚在他的身上,温白羽躺在软榻上,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没有光线,非常的昏暗。

    温白羽眯了眯眼睛,好歹看清楚了,果然不是做梦,真的是自己把自己给坑了。

    “玉敦!”

    温白羽立刻想起来了,这个时候玉敦最要紧,赶紧跳起来就要找玉敦,结果他翻身一起,顿时感觉腰酸背疼,不止如此,大/腿/根还疼,羞耻的地方隐隐约约感觉不舒服,有什么东西“唰”一下/流了出来。

    温白羽:“……”

    温白羽顿时有一种想要日了万俟景侯的冲动,那个丑泥鳅弄进来也不给他清理,幸好万俟景侯还没有烛龙火精,不然温白羽感觉自己就危险了。

    不过转念一想,万俟景侯现在的那个中二脾气,一直都是高高在上,根本都是别人伺候他,万俟景侯身份尊贵,肯定没伺候过别人,而且万俟景侯肯定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

    万俟景侯那个时候表情狠呆呆的,其实也是在极力强忍,温白羽仔细一想,觉得自己魅力肯定特别大,还有点想笑。

    温白羽的笑容笑着就僵了一样,说:“对对对,玉敦,找玉敦。”

    温白羽赶紧低下头来,趴在软榻上找玉敦,他记得玉敦应该就在这附近,他晕过去的时候还听见玉敦掉在地上的声音。

    温白羽赶紧下了软榻来找玉敦,不过四周都找遍了,这个房间里除了一张软榻,还有一大堆缚仙索,连根/毛儿都没有,不可能藏东西。

    温白羽连忙又摸了摸自己身上,哪里都没有,他身上穿着一身洁白的长袍,看起来和鸿鹄的形象很搭配,不过此时洁白的衣服上斑斑驳驳的,都是不可描述的液/体痕迹,看了实在让人羞耻。

    温白羽都找遍了,就是找不到,就在这个时候,就听到有人在背后低声笑着说:“怎么?自己摸/着舒服吗?要孤王伺候你吗?”

    温白羽吓了一跳,万俟景侯一身黑色的长袍,竟然悄无声息的就站在了自己背后,温白羽刚才找来找去的,因为长袍实在太繁琐了,所以正在撩/起来找,却被万俟景侯误认为是——自/摸……

    温白羽感觉这个真的不能忍,鄙夷的看了一眼万俟景侯,结果万俟景侯猛地一皱眉,一脸中二气息,一步就踏了过来,伸手捏住温白羽的下巴,抬起他的头来。

    温白羽“唔……”了一声,因为他身高不够,而且没穿鞋子,也没有鞋底儿的高度,和万俟景侯差了足足一头,温白羽需要仰着头看他,身/子一抻,顿时酸疼的无比酸爽,差点没站住。

    万俟景侯眯着眼睛说:“怎么?你那眼神是看不起孤?”

    温白羽:“……”等等,何出此言呢?

    万俟景侯说:“昨夜……孤伺候的你不舒服?若不是你晕过去了,孤倒还想再尝尝你的味道。”

    温白羽:“……”开关开错了,搭错弦儿了吧!

    万俟景侯捏着温白羽的下巴,温白羽赶紧伸手推他,温白羽这些年也算是摸清楚了万俟景侯的秉性了,绝对是吃软不吃硬,不能硬来,必须哄,别看万俟景侯人高马大的,但是其实他有一颗孩子心,一哄就好。

    温白羽赶紧说:“不……不是。”

    万俟景侯轻笑了一声,见他态度软化了一些,说:“怎么?那是什么?昨夜孤王伺候的你好不好?”

    温白羽:“……”尼玛,给他颜料就开染坊!等自己拿到了干支玉敦,绝对杀回去捏死万俟景侯,让他中二,让他中二!

    万俟景侯不见他回答,轻笑说:“嗯?孤王在问你话呢,好……还是不好?”

    温白羽简直就是忍辱负重啊,为了干支玉敦,硬着头皮,抿了抿嘴唇,眼睫颤/抖了好几下,才轻声说:“好……”好想掐死你!

    万俟景侯可不知道温白羽在心里吐槽他,只是看着温白羽温顺却隐忍的样子,仿佛一把火扔在了炮仗上,顿时小腹一紧,火气就窜上来了。

    万俟景侯猛地一把温白羽抱起来,扔在软榻上,温白羽吓了一大跳,就听万俟景侯声音粗哑的笑着说:“你真合孤的胃口,看来孤要多吃几次才行。”

    温白羽心里简直把万俟景侯草翻在地,干的跪地求饶,然而梦想是丰/满的,实际则非常骨/干,温白羽被万俟景侯按在床/上,吓得温白羽拔高声音呻/吟了一下。

    万俟景侯则笑着说:“真好听,孤还想听。”

    温白羽心里一直卧/槽卧/槽的喊,万俟景侯已经用手指弄了弄那羞耻的地方,笑着说:“还软着,想孤了吗?”

    温白羽:“……”想你大/爷了!这自己作的死,什么时候才能作完……

    眼看万俟景侯就要提/枪上阵,温白羽觉得自己应该急中生智自保才行,不然就要被弄得精尽人亡了,他现在就恨不得一脸肾亏的样子。

    温白羽立刻伸手推着他,说:“等等……我那里……我那里有些疼。”

    万俟景侯听了一皱眉,不过动作立刻就停顿下来了,温白羽都掐住了他的脾气了,万俟景侯虽然粗/暴,但是只是外冷内热型,绝对不是真的秉性坏,只是不知道怎么对待别人而已。

    温白羽立刻示弱,万俟景侯只是皱着眉,似乎一脸不耐烦,嘴里却说:“怎么疼?哪里?我看看?”

    温白羽松了一口气,但是这么羞耻的地方,让万俟景侯看,温白羽还是不习惯,毕竟脸皮薄。

    万俟景侯才不管他脸皮薄不薄,掀开温白羽的衣服,劈/开他的腿,仔细的去看,温白羽羞耻的差点捂脸,不需要看的那么仔细吧。

    万俟景侯皱眉说:“有点红肿。”

    他说着,站起身来,甩了一下宽袖,还颇为傲娇的说:“真是麻烦,孤让医官配些药来。”

    万俟景侯一边说,还一边给温白羽整理好衣服,温白羽这才完全松了气,感觉自己的“小命”算是保住了。

    温白羽赶紧拽紧自己的衣服,生怕万俟景侯反悔似的,万俟景侯给他整理好衣服,站起来就准备出去了,看起来是要去找医官要消肿的药去了。

    温白羽听到“嘭!!!”一声,是万俟景侯甩门离开的声音,立刻就从软榻上窜了起来,满眼亮着精光,赶紧爬起来继续找玉敦,但是找了半天都没找到。

    温白羽有点颓然,坐在软榻上,心想着,干支玉敦不会被万俟景侯给捡走了吧?如果是这样,岂不是麻烦了?

    温白羽里里外外找了一整圈,根本找不到,更加确定了,肯定是被万俟景侯拿走了。

    温白羽以前住在过王宫里,知道王宫的大体地形,万俟景侯的寝室在哪里他自然清楚,温白羽决定不能坐以待毙,趁着万俟景侯去找医官的时候,自己赶紧去万俟景侯的寝室看看,如果有玉敦,就把玉敦悄悄拿回来,然后把时间扭转回去。

    温白羽想的特别好,抬手看了看身上缠缚着的缚仙索,缚仙索这个东西,的确是能缠缚神仙,不过温白羽不同,温白羽可是鸿鹄,恰巧不怕缚仙索。

    之所以那时候温白羽一直没有打开铁锁,是因为他想要报恩,现在可不同,温白羽立刻伸手一震。

    就听到“咔嚓!”一声,缚仙索瞬间响了一下,被震碎成了好几段,一下就掉在地上。

    温白羽颇为自豪的看了看缚仙索,又看了看地上的黑锁链,这种sm的事情,也只有万俟景侯喜欢。

    温白羽好歹擦了擦自己,起码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狼狈,然后推开门左右看了看,跟做贼一样。

    因为有缚仙索的缠缚,所以万俟景侯觉得温白羽肯定跑不了,外面都没有士兵守卫,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肯定也是因为为了方便万俟景侯过来“办事儿”……

    温白羽赶紧悄悄跑出来,提着自己长长的衣摆就跑,一路上没什么人,万俟景侯喜欢安静,而且别人觉得他性格暴/虐,都不敢多看万俟景侯一眼,平时他也不需要服侍,所以越是接近万俟景侯的寝宫,越是没有人守卫。

    温白羽很安全的溜进了万俟景侯的寝宫去,他的寝殿很大,温白羽跑进去还要找个半天。

    就在温白羽溜走之后,万俟景侯去找医官要了消肿的药,医官还以为是王上哪里受了伤,战战兢兢的。

    不过今日万俟景侯的脾气似乎出奇的好,也没有怎么横眉冷目,医官只是受了惊吓,就给了万俟景侯一盒软膏,还仔细的说明了软膏该如何用。

    万俟景侯从医官那里出来,本身准备立刻折返回温白羽那里去,结果就有人跑过来说,太后想让王上过去一趟。

    万俟景侯怀里还踹着软膏,不太乐意过去,但是太后都请了,万俟景侯也不能不去,只好跟着人去见太后。

    太后请万俟景侯过来,也没有什么别的事情,无非就是万俟景侯老大不小了,这个年纪都该有孩子了,但是他连个女人都没有,也没听说万俟景侯和什么侍女好,太后十分挂心。

    今日是太后的侄/女儿过来,所以太后就请万俟景侯来,想要自己的侄/女儿和儿子相处相处。

    太后有两个姐妹,姐姐去得很早,留了一个儿子,孩子很小的时候就没爹没娘了,太后可怜那个孩子,就收了他做干儿子,因为这个孩子能文能武,而且知道进退,在万俟景侯的父亲还在的时候,就很看重他,准备培养起来给万俟景侯做谋臣。

    又因为这个孩子根本没有王家血脉,所以万俟景侯的爹很放心的赐给他万俟这个姓。

    万俟长缨比万俟景侯小一点,很受太后的喜欢,虽然是太后的干儿子,不过不住在王宫里,让太后的妹妹平时养在身边。

    太后的妹妹只有一个女儿,就是太后的宝贝侄/女儿了,今年二七年纪,正是豆蔻年华,长得非常标志,说话也甜甜的,为人特别规矩,太后喜欢的厉害,隔三差五就要把这个侄/女儿拉进宫里来。

    每次进宫过来,太后一准儿叫万俟景侯过去,万俟景侯已经摸清楚这个规律了,所以不是非常乐意过去。

    万俟景侯过去的时候,就看到寺人守在一边伺候着,万俟长缨也站在一边陪话,一个粉色衣裙的少/女坐在太后手边上,两个人正拉着手说话,可见太后有多喜欢她这个侄/女儿。

    万俟景侯走进来,万俟长缨和旁边的寺人就都规矩的行礼,那少/女也要起来,太后就把他拉住了,说:“徽儿,别这么多规矩,叫表兄就是。”

    万俟景侯就知道是这个事情,走进去给太后问安,太后拉着他非要用晚膳才放万俟景侯走。

    席间太后还让万俟景侯多和徽儿说说话,还说徽儿一直没有进宫来,都生疏了不少,等着吃过了晚膳,让万俟景侯带着徽儿和万俟长缨转转。

    万俟长缨一直笑眯眯的坐在一边没说话,反正一脸本分的样子,而且总是微笑着,看起来特别亲和,也懂得讨人喜欢。

    太后还招手说:“孟清,去弄些果子来,叫冰拔好的,来给徽儿吃。”

    旁边的寺人很规矩的应了一声,然后就趋步走出去,准备弄果子了。

    万俟景侯一直耐着性子,等了很久,太后终于放人了,这才快步往外走,那徽儿特别羞涩的在后面追,说:“表兄!表兄……”

    万俟长缨一听,立刻说:“徽儿,还是叫王上的好。”

    徽儿说:“这是为何,方才姨母不是说了,叫表兄就可。”

    万俟长缨笑了一声,心想自己这个妹妹还真不认生,万俟景侯脸色一点儿也不好看,偏偏她没有什么眼力见儿。

    万俟景侯不想说话,迈开大步就走了,徽儿在后面追,但是娇滴滴也追不上,万俟长缨打圆场笑着说:“太后赏的果子好了,为兄带你去拿过来。”

    徽儿见万俟景侯走远,气的直跺脚,说:“不好,不吃,什么破果子!”

    万俟景侯火急火燎的回到温白羽的寝室,结果推门一看,就看到了一地的碎铁链,万俟景侯那心情真是难以言会,屋子里根本没人了。

    万俟景侯把守卫叫过来,守卫根本没看到人影儿,万俟景侯气的暴怒异常,但是又抓不到温白羽,温白羽把铁链崩碎了,恐怕现在已经变成鸿鹄,早就飞走了。

    万俟景侯气的要死,只是去了太后那里一趟,结果温白羽就跑了,而自己还好心好意的去医官那里讨药,心想着回来给温白羽上药。

    万俟景侯从未如此生气过,但是也无处发脾气,大步回了自己的寝宫,“哐当!”一声推门进去……

    温白羽在万俟景侯的寝宫里找了半天,根本没找到干支玉敦,值钱的玉器倒是不少,但是没有一个又圆又小的。

    温白羽急的不行,不找到他没办法回去,只能硬着头找。

    温白羽也想过,万一万俟景侯把那只玉敦带在了身上呢?但是这么一想,立刻就摇头了,心想着不会这么晦气吧,绝对不会,那玉敦雕刻的挺好看,但是是周朝的,也不算是古董,几千年之后的确值钱,现在根本不值钱。

    万俟景侯一个襄王,根本不需要这个东西。

    温白羽这么安慰着自己,只能硬着头皮使劲找,除了这里,他实在想不到其他地方了。

    温白羽不知不觉找了很久,直接找到万俟景侯都应付完了太后的晚膳,怒气冲冲的回到了寝宫里。

    温白羽听到“嘭!!”一声撞门的声音,吓得魂儿差点飞了,赶紧往前一扑,猛地就窜到了软榻后面。

    软榻后面有屏风,和一些大件儿的装饰摆设,温白羽窜到后面,果然听到有脚步声走进来。

    万俟景侯大步走进来,一把拽开自己的玉冠,直接扔在地上,“啪嚓!!”一声就碎了,因为他动作太猛,长发瞬间散开了,看的温白羽直瞪眼,长发的万俟景侯简直就是美/人儿啊,尤其还长发披肩,遮住了脸上的棱角,真是太漂亮了!

    温白羽想着,他拿到玉敦,扭转时间回去之后,一定让万俟景侯留长头发看看,肯定特别有滋味儿!

    温白羽想着,就听到“哐当!!”一声,万俟景侯竟然随手将旁边小案上的东西全都扫下去,然后觉得不解恨,一脚踢翻了小案,似乎脾气很差的样子,随手将一样东西“啪!”一声甩出去。

    温白羽没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不过那东西砸在地上,“蹦!”就蹦了一下,直接弹起来飞了过来,万俟景侯虽然还没有得到烛龙火精,但是他手劲儿非常大,那东西一瞬间弹过来,猛地打在了温白羽的膝盖上。

    温白羽“啊”一声,差点跪在地上。

    就是这一声轻呼,万俟景侯已经很警觉的发现了,皱起眉来,断喝一声,说:“谁在那里?!”

    温白羽吓得冷汗都冒出来了,自己明明是在逃跑,结果跑到了万俟景侯的房间来,这不是羊入虎口,自己送上/门来吗?!

    温白羽想跑,已经来不及了万俟景侯大步跨过来,他的腿很长,大长/腿一步就过来了,一脚踹开旁边的屏风,“乓!!!”一声巨响,屏风一倒,温白羽瞬间就露馅儿了。

    万俟景侯一愣,似乎也没有想到,自己怒火冲天的找温白羽,结果温白羽却跑到自己的眼皮底下来了。

    温白羽还倒在地上,被万俟景侯居高临下的看着,总觉得压力特别大,顿时干笑了一声,说:“那个……不好意思……我只是……”

    路过……

    还没说完,万俟景侯突然“邪魅”的“呵”笑了一声,挑/起嘴角,说:“敢情不是跑了?原来是等不及了,所以自己来找孤了?”

    温白羽:“……”日了万俟景侯了!

    万俟景侯伸手一捞,温白羽刚要逃跑,根本来不及,已经被万俟景侯一把抱住,然后将他一按,就按在了软榻上。

    温白羽使劲踢腿,窜起来想从他胳膊下面逃跑,结果被万俟景侯又一按,小鸡仔一样被固定在了软榻上,力量简直悬殊。

    温白羽感觉万俟景侯的中二之火正在燃/烧,明锐的觉得他肯定特别不爽,立刻干笑着说:“你听我解释,我不是逃跑……”

    万俟景侯又是“呵”的低笑了一声,说:“孤王知道,你是等不及了,对吗?”

    温白羽:“……”当自己刚才没说好吗,就是想要逃跑!

    万俟景侯说着,伸手一捞,就把刚才那个扔在地上的小东西捡了起来,笑着说:“孤王特意给你找来的药膏,现在帮你上药,可好?”

    温白羽侧头一看,一个小药盒子,万俟景侯曲起一条腿压住温白羽的一条腿,一只手压住温白羽的两只手,压在他的头顶,只剩下一只手,就低下头来,黑色的长发特别长,垂下来,洒落在温白羽的脸颊上。

    温白羽闻着万俟景侯黑发上熏香混合着药香的味道,差点心神摇荡,果然是美/人啊,头发垂下来弄得自己痒痒的……

    就见万俟景侯低下头来,张/开嘴牙齿咬住盒子的盖子,“咔嚓”一下,就给打开了,温白羽看着他,瞬间“咕嘟”咽了一口唾沫,完全看傻了,几乎已经被万俟景侯的美色给迷惑了,反/抗的力气都小了。

    万俟景侯打开药盒,放在一边,然后伸手抠了一大块出来,一把拽下温白羽的衣服。

    温白羽吓了一大跳,因为万俟景侯那完全是撕衣服,“刺啦”一声,古代的衣服也不是太结实,竟然真的给撕坏了,瞬间变成了破布条。

    万俟景侯看着衣/衫/不/整的温白羽,身上还有万俟景侯亲/吻留下来的暧昧痕迹,顿时呼吸都粗重了。

    温白羽趁机想跑,万俟景侯一把压住他,语气很不耐烦的说:“跑什么?给你上药。”

    温白羽起初不相信,结果万俟景侯真的是给他上药,口气虽然很恶劣,但是动作相当微弱,劈/开温白羽的腿,很轻柔的给他抹上药。

    温白羽差点就沦陷了,感觉万俟景侯太温柔了,药膏凉丝丝的也很舒服,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万俟景侯突然笑了一声,说:“怎么?你也有感觉了,那正好……”

    万俟景侯的话还没说完,温白羽猛地眼睛一张,使劲仰起脖子,惊讶的急/喘了两口气,说:“怎么……”

    温白羽的话根本说不出完整的,万俟景侯竟然直接进来了,虽然的确不疼,还有药膏滑溜溜的润/滑,但是关键是太刺/激了,温白羽爽的眼冒金星,差点就被缴械了!

    万俟景侯“呵呵”低笑,低下头来,黑色的长发铺散在温白羽的脸颊上,含/住他的嘴唇亲/吻,温白羽感觉万俟景侯的发/丝都被自己含在嘴里了,但是已经顾不及这些,伸手紧紧搂住万俟景侯的脖颈,鼻子里粗重的喘着气,回应着他的亲/吻。

    万俟景侯感觉到温白羽的回应,一肚子的怒火才熄灭,转变成了欲/火,狠狠的掠夺着,还呼吸粗重的说:“别想逃跑!你是我的……”

    万俟长缨陪着徽儿到处转转,徽儿却耍脾气非要让万俟景侯陪她玩。

    万俟长缨也没有办法,这个时候一个寺人垂头走了过来,手里捧着很漂亮的小盆子,盆子里还拔着冰块,里面放着各色的果子。

    寺人走过来,恭恭敬敬的将果子递给徽儿,徽儿一看果子,顿时就来气,劈手就要砸,这可是太后赏赐的,太后喜欢徽儿,也是因为她本分又贴心,要是砸了太后的果子可不妙。

    万俟长缨动作很快,伸手一点,徽儿的手臂瞬间就半路垂了下来,“啊呀”喊了一声。

    那寺人还以为盆子要撒,没想到被万俟长缨拦住了,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徽儿气得不行,跺脚说:“我要去找表兄!什么破果子,我才不吃!”

    徽儿很快就跑走了,万俟长缨则是对那个寺人笑了笑,说:“徽儿年纪还小,说的只是一时气话。”

    那寺人垂着头,微笑了一下,说:“您说笑了,小臣什么也没听见。”

    万俟长缨又笑了一声,似乎颇为惊讶,随即说:“你叫孟清是吗?”

    那寺人点了点头,仍然没有抬头,把果子交给万俟长缨,很快就回去复命了。

    徽儿一路气冲冲的走到了万俟景侯的寝宫周围,因为这边几乎没什么人,就算有人看到了她,也不敢阻拦,平时太后宠爱徽儿,宫里谁都知道。

    徽儿走到寝宫门口,寝宫的大门竟然是开着的,里面还有声音传过来,那声音肆无忌惮的。

    徽儿只有二七年纪,不过家里的人早就/教育她以后要进宫做王上的女人,所以徽儿还是懂得这些的,徽儿一听,顿时傻眼了,王上的寝宫里竟然有女人?

    而且王上竟然在和这个女人做如此亲/密的事情!

    太后一直忧心王上没有任何女人,徽儿本身觉得自己进宫是迟早的事情,结果现在顿时傻了眼,不过仔细一听,那声音有些低沉,完全不像是女人的声音。

    竟然还是个男人……

    徽儿又惊又吓,调头就跑了,准备跑到太后那里去告/状。

    温白羽完全不知道被人听了现场版,而且还跑去告/状了,他只知道自己要累死了,万俟景侯的衣服也除掉了,黑袍洒落在一边,温白羽眼尖的看着万俟景侯的黑袍之中,竟然有一个小白点儿,仔细一看,是那只玉敦!

    温白羽一个紧张,顿时打了个激灵,眼前白光乱闪,受不住猛地就一阵失神,一下瘫/软在软榻上。

    温白羽回过神来的时候,呼呼的喘着气,说:“别……别弄进来。”

    万俟景侯低笑了一声,说:“那可不行。”

    温白羽累的要死,不过这次没有昏睡过去,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个藏在衣服里的玉敦。

    万俟景侯发/泄之后,因为顾忌温白羽那里还是红肿的,就没有再要,其实只是草草了事。

    万俟景侯搂着温白羽躺下来,温白羽刚刚心里还有点感动,按照万俟景侯的体力,自己没有一次能睁着眼睛完/事儿的,这次竟然这么“快”。

    就听万俟景侯说:“你的体力太差了,看来孤王以后要多和你做这事儿,练练你的体力才好。”

    温白羽:“……”那一点点的感动,已经荡然无存了!

    温白羽盯着那个玉敦,想要等万俟景侯睡着了之后拿过来,不过万俟景侯似乎学了乖,眼睛一刻都不离开他,也不闭眼,几乎都不眨眼。

    温白羽感觉自己要支撑不住,都快困死了,万俟景侯突然坐起身来,自顾自的穿衣服,说:“你可用过晚膳?”

    万俟景侯这么一说,温白羽肚子立刻“咕噜”叫了一声,差点给饿死了,昨天晚上做运/动,结果温白羽下午才醒的,刚刚费尽力气找玉敦,没想到万俟景侯带在身上,羊入虎口之后又做运/动,怎么可能吃了晚膳?

    万俟景侯听他肚子叫了一声,顿时轻笑说:“神仙也会肚子饿?”

    温白羽脸都红了,万俟景侯说:“孤带你去沐浴,然后用晚膳。”

    他说着,直接将温白羽打横抱起来,温白羽吓了一跳,最主要是他们赤诚相对的,实在不好意思,还有东西顺着羞耻的地方流/出来,弄在了万俟景侯的大长/腿上。

    温白羽羞耻的都要晕过去了,万俟景侯却不介意,抱着他往里去,准备叫人打热水来沐浴。

    温白羽眼睁睁就看着万俟景侯“啪”踢了一脚那个玉敦,差点把玉敦给踢成两半,玉敦发出“咕噜噜……”的声音,飞快的旋转,飞到了角落,磕到墙上发出“啪”的一声,这才停了下来。

    温白羽吓得三魂七魄都要出窍了,心想踢什么踢,那可是命/根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429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5》,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