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428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4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白羽不想去幼儿园。【鳳\/凰\/ 更新快  请搜索//ia/u///】

    温白羽坐在宝宝椅上,晃悠着两条肉/嘟/嘟的小短腿,温九慕正蹲在地上给他穿小靴子,不过温白羽不是很老实,温九慕费了半天力气都没有给他穿好。

    温白羽一张圆溜溜的小/脸蛋,撅着米分红色,像果冻一样的小/嘴巴,可怜巴巴的眨着大眼睛,说:“小苏苏,窝不想去幼儿园。”

    温九慕知道温白羽在闹脾气,说:“为什么不想去幼儿园?你不是昨天还嚷嚷着要去幼儿园吗?”

    温白羽晃着小短腿/儿,抓着小帽子上的熊耳朵,吭叽了半天,才说:“去幼儿园就看不到小苏苏了。”

    温九慕忍不住笑了一声,给他套好小靴子,然后抱着温白羽,在他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软/软的,还弹弹的,特别可爱,亲一下小肉肉都陷下去了,然后又弹起来,总是之感觉真是一级棒。

    温九慕说:“可是小叔叔和你大叔叔工作都很忙,你去幼儿园玩,等叔叔下班的时候,再接你回家,陪你玩,好不好?”

    温九慕说话很温柔,温白羽皱着小包子一样的脸,仔细想了想,这才勉强点了点头,两条小短胳膊抱着温九慕的脖子,都抱不过来,肉肉的小/脸颊贴着他的脸颊,吭叽说:“小苏苏一定要来接窝哦!”

    温九慕笑了笑,亲了亲他的小鼻子,说:“当然了,小白羽就好好的和小伙伴们玩,如果有事情就找老/师,好不好?”

    温白羽使劲点了两下头,温九慕笑着说:“真乖,好孩子。”

    温白羽得了夸奖,笑眯眯的拽着自己的熊耳朵,大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别提多可爱了。

    温九慕其实也不想送走温白羽,因为温白羽太可爱了,不过因为他们工作忙,事业才刚刚起步,就算为了以后的温白羽,也该多赚点钱。

    温磊见温九慕和温白羽依依惜别的,忍不住无奈的说:“只是去幼儿园,又不是生离死别。”

    温九慕又亲了亲温白羽的小/脸颊,温磊伸手搂着温九慕的腰,低下头来在温九慕的嘴唇上快速一吻。

    温九慕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说:“你干什么,孩子都看见了。”

    温磊笑着说:“你放心,他不懂的,再说了,你们两个亲来亲去的,我都吃醋了。”

    温九慕脸上一红,就没有再说什么。

    温白羽坐在椅子上,甩着小/腿,睁大眼睛,咬着手指看着小苏苏和大苏苏亲嘴嘴,歪了歪脑袋,也撅着小/嘴巴要小苏苏亲/亲。

    温九慕脸上一红,踢了一下温磊,说:“都是你不教好。”

    温九慕自然不会亲在温白羽的嘴唇上,只是亲在了脸颊上,不过温白羽不懂这个,还是很心满意足的。

    温白羽站在宝宝椅上,温九慕和温白羽依依惜别,说:“好孩子,一定要好好吃午饭知道吗?听老/师的话,中午睡个觉觉,跟小伙伴玩的时候谦让一点儿。”

    温磊无奈的看着温九慕嘱咐小白羽,只好勤勤恳恳的给温白羽把外套系好,靴子带系好,然后给他背上小书包,书包里装着温白羽的小饭盆和小勺子小筷子小水壶,还装了好多糖果,和温白羽喜欢的小零食,温九慕怕幼儿园的饭温白羽吃不惯,总之装的满满的。

    温磊给他背好小书包,说:“行了,走。”

    温九慕这才伸手拉着温白羽,几个人就出门了。

    温磊开车,温九慕抱着温白羽坐在副驾驶,三个人就往幼儿园去了,温白羽今年三岁,刚刚好是上幼儿园的年纪。

    温磊开车到幼儿园门口,就看到一帮的小豆丁正在蹦蹦跳跳的往幼儿园里走,现在正是上学的时候,都是和温白羽同龄的小孩子。

    幼儿园招/收三岁以上的孩子,温白羽还算是小的。

    温磊把车门打开,温九慕抱着温白羽出来,温白羽睁大了圆溜溜的眼睛,盯着一群和自己一样的小豆丁,有的小豆丁欢快的蹦进了幼儿园里,有的小豆丁则是哭的像杀猪一样,抱着爸爸妈妈/的大/腿不放,就是不去幼儿园。

    温白羽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小孩子,因为温白羽住的地方是别墅,而且是独门独院,也不是什么小区,所以附近孩子很少,基本没见过什么小孩子。

    温白羽好奇的看来看去,大眼睛转悠悠的,隔着一条马路,突然大眼睛一张,里面竟然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刺溜”一下就从温九慕怀里蹿下去,“哒哒哒”一阵跑,竟然跑到马路对面去了。

    这可吓坏了温九慕,温磊也捏了一把汗,虽然马路不宽,但是这么跑着过马路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两个人赶紧追过去,连车都没来及锁,就看到温白羽跟小地出溜似的,“哒哒哒”飞快地往前跑,又像是个雪白的小炮弹,一瞬间就冲过去了,刚跑到马路对面,还没跑进幼儿园里面,就听到“咕咚”一声,跑的太快,竟然一下摔倒在地上了。

    温九慕心里喊了一声糟糕,心想温白羽肯定又要哭了!

    结果没想到,温白羽根本没哭,“咕噜”一下又爬起来,摔得灰扑扑的小衣服也不管,滴溜溜又往前跑,然后“唧”一声抱住了一个男人的小/腿。

    那个男人身材高大,好像是仅仅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的九头身,身材非常逆天,小/腿很长,腿部肌肉也相当发达的样子,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小包子一样的温白羽跑过去,伸手抱住男人的腿,只能抱住他的小/腿,整个人才跟男人的膝盖一边高。

    温九慕追过去的时候一愣,就看到温白羽仰着小/脸儿,睁着大眼睛,抱着男人的腿,奶声奶气的说:“大哥/哥!”

    温九慕没想到竟然是昨天遇到的那个男人,昨天温白羽跑着跑着也摔倒了,“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结果被一个年轻男人抱了起来,就是眼前的这个人。

    没想到这个年轻男人原来是幼儿园的老/师?

    万俟景侯感觉一大早上的福利就不错,温白羽滴溜溜的跑古来,抱着自己的腿,感觉像是撒娇一样,仰着苹果一样的笑脸,喊自己大哥/哥,还奶声奶气的,甜的要命。

    万俟景侯蹲下来,笑着给他掸了掸衣服上的土,温白羽一脸求表扬的样子,说:“大哥/哥,窝没有哭呦!”

    万俟景侯笑着捏了捏他的小/脸蛋,特别温柔的说:“乖孩子,变成男子汉了。”

    温白羽听到了表扬,瞬间开心的蹦了两下,还是小豆包的温白羽一蹦一蹦,头顶上的熊耳朵也一蹦一蹦的,简直可爱到爆棚!

    温磊和温九慕走过来,上下打量了一下万俟景侯,没想到这位就是幼儿园的幼教,不过怎么看,也不觉得这个男人像是幼教,因为……

    这个男人看起来像模特,又像明星,长得真的太耀眼了,不过笑起来特别温柔,尤其是和温白羽说话的时候。

    万俟景侯瞬间“征服”了两个叔叔,两个叔叔对万俟景侯的看法很好,觉得万俟景侯肯定是个好老/师,对孩子特别温柔又耐心。

    万俟景侯可是做足了准备的,笑着拉着温白羽又嫩又软的小手,说:“您好,我是班上的负责老/师。”

    温白羽特别喜欢万俟景侯,一直抱着万俟景侯的小/腿,好像小树懒一样,特别粘人。

    温磊和温九慕也放心了,就嘱咐了温白羽好好吃饭,听老/师的话,无非是家里那几句,又重复说了好几遍,这才开着车走了。

    温白羽拉着万俟景侯的手,还挥着自己的小肉手和两个叔叔道别。

    万俟景侯拉着温白羽,说:“好了,那咱们进去?”

    温白羽使劲点了点头,特别听话的跟着万俟景侯往里走,而且万俟景侯还得到了特殊福利,解锁了温白羽对自己的一个称呼,那就是——景侯哥/哥。

    温白羽奶声奶气的叫万俟景侯是“景侯哥/哥”,如果温白羽之后知道自己竟然这么叫过万俟景侯,估计跳河的心都有了。

    万俟景侯倒是非常喜欢这个称谓,平时温白羽总是连名带姓的叫自己,一点儿也不亲切,毕竟温白羽脸皮很薄,让他叫的亲切就觉得很别扭,这个时候不一样,温白羽软/软萌萌的,还主动叫他景侯哥/哥。

    万俟景侯拉着温白羽进了教室,一教室都是小朋友,温白羽看的睁大了眼睛,一双眼睛都不够看的。

    万俟景侯拉着温白羽坐下来,一个班其实也就不到十个小孩子,是小班教学,毕竟赞助费很多。

    万俟景侯给小包子一样的小白羽把羽绒服脱/下来,摘下小围巾,放进他的小衣橱里,然后给他把小书包放好。

    大家准备开始上课了,幼儿园的课程不会像上学那么死板,除了学一些学前的知识之外,其实就是寓教于乐,一起做游戏讲故事什么的,讲一会儿故事,就有室外活动,小家伙们会一起用室外的器材玩耍,玩够了就开始吃饭,中午还要睡一觉,睡醒了吃加餐等等。

    当然第一趟课是讲故事,小包子们都围坐过来,搬着小板凳,一脸认真地准备听万俟景侯叫故事。

    万俟景侯其实有点犯难了,讲故事?他从来没讲过故事。

    不过这不要紧,万俟景侯的经历其实就跟故事一样,哪一个说起来不像是故事?哪一个拿出来不能讲讲?

    于是万俟景侯开始讲故事了,小包子们听得睁大眼睛,然后班上的女孩子基本都给吓哭了,好几个男孩子也给吓哭了,这分明就是鬼故事……

    不过温白羽竟然听得津津有味,一点儿也不觉得害怕,坐在圆圆的小椅子上,伸手还扒着小椅子的边缘,晃着两条占不到地的小/腿,一边听还一边“呱唧呱唧”的鼓掌。

    好不容易讲完了鬼故事,小家伙们准备去室外活动了,因为外面天气冷,所以大家都把外套穿好。

    温白羽是个小公子,平时又被温九慕溺爱,根本不会穿外套,眼巴巴的看着柜子里的小衣服。

    这个时候旁边一个长得很“高大”的男孩子看到了,立刻笑着说:“哈哈,他不会穿衣服!笨死了!羞羞!”

    温白羽一下就急了,嘟着小/嘴巴,大眼睛唧唧的眨着,看起来特别可怜。

    万俟景侯见有人敢欺负他家小白羽,立刻走过来,温白羽委屈的眨着眼睛,万俟景侯蹲下来,和小白羽平视,说:“来,我教你穿衣服。”

    温白羽十分委屈,抬着小胳膊让万俟景侯给他穿衣服,万俟景侯一边穿一边给他讲解,还帮他把衣领子整理好,穿的平平整整的。

    旁边的小孩子看的都特别羡慕,因为新来的老/师好帅好帅,长得好好看好好看,大家都喜欢这个新来的老/师,这个好好看的老/师手把手的教温白羽穿衣服,大家都特别特别的羡慕。

    万俟景侯给他穿好了衣服,还在温白羽的大眼睛上亲了一下,说:“白羽乖,男子汉不哭哦。”

    温白羽这才吸溜了一下鼻子,使劲点了点头。

    小家伙们都欢快的冲出去,抢夺器材玩,因为器材数量有限,不过小朋友有点多,小朋友还有个特性,就是喜欢抢一个器材玩,所以每次都抢着跑出去。

    温白羽被万俟景侯领出去,好多器材都是家里没有的,感觉特别好玩。

    操场上有个小篮球场,小篮筐特别矮特别矮,是专门为学龄前儿童准备的。

    温白羽刚刚上幼儿园,觉得这个篮筐好高,需要仰着小脖子使劲看,就见那个刚才欺负自己的“高大”男生举着小篮球往里投,旁边好多孩子用羡慕和崇拜的目光看着他。

    温白羽在旁边看了一会儿,那个男生能投进去几个,不过也不是次次都中,大约百分之四十多的概率进球。

    温白羽看的新鲜,也想玩玩,不过那个男生一看就是小霸王,立刻拒绝了,很自豪的仰着下巴,说:“这只有我才能投进,所以只有我才能玩。”

    温白羽想要试试,那个男生就不给他球。

    万俟景侯走过来,说:“怎么是只有你才能投进?”

    那个男生特别自豪,仿佛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样子,说:“哼,就是只有我才能投进。”

    万俟景侯笑了笑,说:“除了老/师,话不能说的太满啊。”

    那个男生很不服气,说:“那咱们可以比赛!如果老/师没有我投的准,怎么办!?”

    万俟景侯挑眉说:“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男生说:“那好!我中午要吃双份的饭!”

    他说着,又指着旁边一脸状况外的温白羽,说:“我还要娶他当老婆!”

    旁边有小女孩说:“你真笨,温白羽是男生,不能当老婆的。”

    那个男生说:“我不管,我觉得他挺好看的,反正比你好看。”

    温白羽根本没听懂,不知道什么叫当老婆,毕竟温白羽可是长在“单亲家庭”里,他只有两个叔叔,家里没有女人,所以温白羽上学之后感情特别迟钝,都不会和女生交往。

    温白羽眨着大眼睛,咬着手指,歪头对万俟景侯说:“景侯哥/哥,什么叫做当老婆?”

    万俟景侯则是笑眯眯着一双眼睛,不过小孩子们觉得,那笑容比刚才的鬼故事还要可怕呢!

    万俟景侯心想,现在的小孩子胆子就是大,道上的人都没人敢跟他抢温白羽,结果这个屁大的孩子竟然“口出狂言”,明目张胆的跟他宣战。

    那个男生见万俟景侯不说话,就笑着说:“哈哈,你怕了?!”

    万俟景侯依然没说话,不过那个男生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手里的篮球“嗖!”一下就不见了,在孩子们“哇!!”一声惊呼中,篮球瞬间划出一个抛物线,“哐啷”一声投进了小篮筐。

    万俟景侯伸手一捞,就把小篮球捞回来了,然后继续随后一投,又是“哇!”的一声,孩子们吃惊的不行,又进了。

    万俟景侯的动作特别流畅,一下一下,连续投了二十几次,每一次的动作都不一样,而且离得越来越远,投的却一样的准。

    大家还在数着个数,“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四……”

    “哇!老/师好厉害!”

    “老/师好帅帅呀!”

    “比他厉害多了,他还吹牛!”

    那个男生看的目瞪口呆,顿时都无/地/自/容了,温白羽也看的目瞪口呆,一脸崇拜的盯着万俟景侯,还一蹦一蹦的加油助威。

    万俟景侯一共投了五十个整,没有一个投差的,最后投完了,把球递给那个男生,说:“来试试?”

    那个男生突然“哼!”了一声,说:“我……我突然不想玩这个了!这没意思!我去玩别的了!”

    那个男生不玩篮球了,其他人小朋友立刻全都扑过来,全都争着玩篮球,温白羽也像模像样的投篮,结果根本没投进去,还差得远了点儿,没有什么准儿,小胳膊一甩一甩的,根本投不进去。

    小孩子们玩了一会儿篮球,因为实在投不进去,就去玩别的了,一帮小女孩在玩过家家,蹲在边的地方,好几个小女孩把自己过家家的玩具拿出来,放在一边摆/弄。

    温白羽还有点怯生生的样子,不过他长得特别可爱米分/嫩,那几个小女孩也想和温白羽玩,就主动邀请他一起来玩过家家。

    温白羽从来没玩过过家家,小女孩们还跟他讲解,其实就是很简单的扮演游戏,无非是用塑料的小玩具做做饭之类的。

    温白羽像一只小肉包一样蹲在地上,仔细的听她们讲解,然后很快就听懂了,那边男生也想和女生一起玩,不过都没有受到邀请,女孩子们只邀请了温白羽一个。

    一个小女孩举着手里小小的迷你玩具锅子,说:“我要做妻子,温白羽做丈夫。”

    她这样一说,旁边的女孩子都不干了,一蹦一蹦的说:“不好不好,我要当妻子!温白羽做丈夫。”

    温白羽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他实在不理解什么是“妻子”和“丈夫”,不过看着那小女孩手里的举着的玩具锅子,觉得特别有/意思,咬着手指,一脸很想开始玩的样子。

    不过小姑娘们在争着抢着谁和温白羽“结婚”的事情,害的温白羽坐在旁边托着腮帮子等了半天。

    万俟景侯只是一眼没看见,就发现他家温白羽瞬间变成了抢手货,很多小女生抢着要当温白羽的妻子。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万俟景侯觉得,这种事情还是要从娃娃抓起的,让温白羽从小有一个观念。

    于是万俟景侯走了过去,脸上带着好帅好帅的笑容,看的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顿时芳心“嘟嘟嘟”的跳。

    万俟景侯说:“不要打架哦,打架可不是好孩子,竟然大家这么难以决定,那就让老/师帮你们决定?”

    小姑娘们看到万俟景侯的笑容,顿时都被“征服”了,异口同声的答应让老/师来解决这个问题,她们哪知道,其实老/师才是那个最包藏祸心的……

    万俟景侯笑眯眯的说:“这样,既然这么不好决定,那么老/师就勉为其难当丈夫,然后让谁来做妻子呢?”

    万俟景侯这么一说,小女孩们立刻抛弃了温白羽,一个一个蹦蹦跳跳的说:“我我我!老/师老/师选我!我要当妻子。”

    万俟景侯的目光在众人中一扫,最后把目光放在了托着腮帮子的温白羽身上,笑的和蔼可亲,说:“那就让温白羽来当妻子。”

    小女孩们瞬间全都不干了,一个小女孩说:“老/师老/师,不行不行,温白羽是男生,不能当妻子。”

    万俟景侯笑着说:“可是咱们不是在做游戏吗?你们都想当妻子,老/师选谁当妻子你们肯定都不开心,这样当然要选一个不想当妻子的人,作为公平不是吗?”

    小女孩们瞬间都被套进去了,觉得老/师说的好有道理,特别的公平!

    于是温白羽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从“丈夫”变成了“妻子”,还是要和万俟景侯一起玩扮演游戏。

    不过温白羽觉得景侯哥/哥又帅又温柔,除了大苏苏和小苏苏是最好的了,所以温白羽特别乐意当“妻子”,蹦蹦哒哒就过去准备玩过家家了。

    万俟景侯过足了瘾,温白羽坐在地上,摆/弄着玩具小锅子,像模像样的,声音甜甜的,一口一个老公,叫的可好听了。

    万俟景侯莫名觉得,自己这个福利好像也不错……

    小朋友们玩着,很快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温白羽随着大家跑进了教室,已经开始发午饭了,小朋友们都拿着自己的小盆子,跑过去排队等着吃饭。

    别看温白羽小,但是他相当聪明,先看了看别人,立刻也从给自己的小柜子里掏出吃饭的小碗,然后捧在手里,“哒哒哒”的跑过去。

    万俟景侯先带着小朋友们在水池边洗手,教洗手也是一个重要的环节,温白羽用温水把小白手洗的米分米分/嫩/嫩的,捧着小食盆就去排队打饭了。

    一人一大碗,绝对够温白羽吃了,不只是有一大碗米饭,还有一个超大的兔叽奶黄包,温白羽的小肉手把奶黄包拿起来比了比,竟然比自己的脸还要大。

    温白羽打了饭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吃饭,万俟景侯看着温白羽嘟着肉肉的腮帮子吃饭,米分米分/嫩/嫩的嘴唇上贴着米饭粒子,可爱到不能忍。

    温白羽吃了饭之后,把可爱的兔叽奶黄包给留了下来,一来是因为他根本吃不了这么多,二来也是因为温白羽第一次见这种花式的小甜点,觉得特别可爱,实在不忍心咬。

    小朋友们吃了饭,听个故事,就准备上/床去睡午觉了。

    幼儿园里有专门给孩子们睡午觉的房间,一张一张的小床,都带着护栏的,万俟景侯领着孩子们过去,温白羽看着小床觉得特别有/意思,只有最靠门的一张床没人,温白羽就跑过去,撅着肉肉的小屁/股,自己扭啊扭的爬上去,乖乖躺好,还给自己盖上了被子。

    小孩子们都非常乖,只是有几个男生嚷嚷着不想睡觉,要去玩游戏,不过其实吃过午饭也都累了,没两分钟全都睡着了。

    万俟景侯等他们睡着了,才准备去吃中午饭。

    万俟景侯草草的去吃了中午饭,然后准备回来,用手/机偷/拍一下可爱的温白羽的睡颜,留作纪/念用。

    不过他刚走回来,还没有进门,就听到有小孩子的哭声,呜呜的哭的特别弱气。

    万俟景侯皱了皱眉,赶紧走过来一看,哭的伤心的就是温白羽了,温白羽坐在床/上,小手捂着眼睛,哭的那叫一个伤心,两只大眼睛瞬间肿的跟小桃子似的。

    而始作俑者又是那个淘气的男生,男生不想睡觉,等万俟景侯出去之后就爬起来,他准备偷偷溜出去玩。

    不过那个男生一起来,就看到温白羽也没睡觉,温白羽躺在床/上,用白白的小手摸/着那只小兔叽的奶黄包,正一下一下的拍着,俨然把那只奶黄包当成了小玩具,就差搂在怀里了。

    温白羽舍不得吃,今天是他第一天上幼儿园,想要把小兔叽带回家去,给大苏苏和小苏苏看。

    哪知道温白羽正在玩得好好的,那个男生突然走过来了,扒着床栏杆,一把就去抓那个奶黄包,嘴里还“哈哈”大笑。

    温白羽根本没有防备,还被吓了一跳,结果那个男生也没抓稳,奶黄包被他抓了一个洞,掉在了地上,摔得弹了好几下,地上虽然没有多少土,还铺了地毯,不过一掉上去占了好多地毯上的小毛毛。

    温白羽见小兔叽掉了,跳起来就要去捡,那个男生觉得有/意思,还伸腿“嘭”的踢了一下小兔叽,小兔叽不只是破了洞,占了毛毛,还被踢出去老远。

    温白羽这一下子就哭了,哭的特别凄惨,万俟景侯正好走过来,那个男生想要逃跑,被万俟景侯一把拎住了领子,根本跑不了。

    那个男生昂着脖子喊:“放开我!放开我!老/师打人了!我要告诉我爸妈!”

    万俟景侯冷笑了一声,说:“自己犯了错,就会找家长撑腰?看来你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对。”

    那个男生昂着脖子喊,好几个小朋友立刻都醒了,见温白羽哭的伤心,都好心的安慰着。

    万俟景侯说:“去道歉。”

    男生哼了一声,说:“我才不去!”

    万俟景侯说:“那你一天不去,明天的小点心和加餐就都分给其他的小朋友吃,我看你能坚持几天。”

    那个男生一听,顿时眼睛转了转,说:“那我道歉!”

    万俟景侯笑眯眯的说:“是吗,悔改的这么快,不过今天完了,你刚才已拒绝了,男人说话要算数,明天的你的点心和加餐还是没有。”

    那个男生气的直跳脚,但是也没有办法,毕竟他知道自己欺负了人,如果真的告诉家长又要挨骂。

    温白羽哭的可伤心了,其他小孩子还要睡午觉,万俟景侯就把他抱起来,哄着说:“乖乖,不哭了,好不好?”

    温白羽使劲摇了摇头,小短胳膊搂着万俟景侯的脖子,盯着自己烂掉的小兔叽,特别委屈,说:“兔叽……兔叽……”

    万俟景侯赶紧把温白羽抱出了睡觉的房间,抱到了旁边的办公室里,办公室里没有老/师,万俟景侯抱着温白羽坐在椅子上,然后拿出一个小盒子,盒子里是一只白白/嫩/嫩的小兔叽奶黄包。

    刚才万俟景侯吃午饭,也有这么一只可爱的奶黄包,万俟景侯想到温白羽喜欢,就没有吃,没想到现在竟然有用了。

    万俟景侯拿起那只奶黄包,递给温白羽,说:“乖啊,我的送给,好不好?”

    温白羽一见到兔叽奶黄包,顿时就不哭了,大眼睛眨啊眨的看着万俟景侯,一脸特别想要的样子,不过最后竟然摇了摇头,很认真的说:“窝不要。”

    万俟景侯笑着说:“为什么不要?”

    温白羽嘟着嘴巴说:“因为是景侯哥/哥哒,景侯哥/哥粗,窝要是粗了,景侯哥/哥就没有啦。”

    万俟景侯听着温白羽萌萌哒发音,差点笑场,感觉他家儿子小时候口齿不清,其实是遗传,因为温白羽也口齿不清出,发音实在太可爱了,又萌又软。

    万俟景侯说:“小白羽乖,这个是我送给你的,我看着你喜欢就高兴了。”

    温白羽一听,立刻双手把小兔叽接过来,抱在怀里,跟抱着宝贝一样,伸手轻轻/抚/摸了两下,还抱着小兔叽,“么么”亲了两大口!

    万俟景侯见他这么开心,不由得也笑了一下,温白羽一脸开心的搂着万俟景侯的脖子,说:“景侯哥/哥你真是好人!”

    万俟景侯笑着,把自己手/机放在一边,摁了几下,变成了录/音和摄影,说:“那你喜欢景侯哥/哥吗?”

    温白羽立刻使劲点头说:“喜欢!喜欢!窝喜欢景侯哥/哥,最喜欢景侯哥/哥啦!”

    万俟景侯笑着说:“那亲/亲我?”

    温白羽立刻搂着他的脖子,也“么么!”两下亲在万俟景侯的脸颊上。

    万俟景侯笑眯眯的说:“那长大以后,白羽要不要嫁给我?”

    温白羽一脸奇怪,说:“可是窝是男生哇,男生怎么嫁给景侯哥/哥?”

    万俟景侯说:“只是问咱们小白羽想不想,不要管是不是男生。”

    温白羽立刻不假思索的说:“要!要嫁!窝要嫁给景侯哥/哥!”

    万俟景侯顿时满脸都是笑容,说:“真乖,来亲一个。”

    温白羽立刻抱着万俟景侯的脖子,配合的给了一个大么么,亲的万俟景侯满脸都是口水,那叫一个听话……

    温白羽感觉自己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因为有了上次的经验,所以温白羽觉得,那奇怪的梦肯定不是偶然,不然自己根本没有上幼儿园的记忆,三岁的孩子根本不记事儿,但是他怎么就清清楚楚的记得,自己三岁的时候信誓旦旦的要嫁给万俟景侯啊!

    况且他三岁的时候,知道万俟景侯是个鬼啊?!

    而且万俟景侯还变成了幼教,如果他能做幼教,还不都误人子弟了?

    温白羽被吓醒了,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万俟景侯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温白羽皱了皱眉,还一身的冷汗,结果万俟景侯摆了摆自己手里的手/机,笑着说:“原来白羽小时候那么甜,而且特别听话,真是太可爱了。”

    温白羽听得后背一麻,万俟景侯按了两下自己的手/机,就传出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

    “喜欢!喜欢!窝喜欢景侯哥/哥,最喜欢景侯哥/哥啦!”

    “要!要嫁!窝要嫁给景侯哥/哥!”

    温白羽:“……”

    温白羽一瞬间就想起那个梦了,立刻扑起来,扑过去就要拆了万俟景侯,说:“万俟景侯你大/爷!”

    万俟景侯把人搂在怀里,一翻身压在床/上,笑着说:“嗯?白羽不喜欢我的礼物?”

    温白羽踢着腿说:“鬼才喜欢!你简直丧/心/病/狂啊!我那时候才三岁!你连孩子都不放过!”

    万俟景侯笑着说:“趁着孩子还小,当然不能放过,这叫从娃娃抓起。”

    温白羽:“……”跟禽/兽没办法沟通!

    万俟景侯笑着说:“看来白羽不喜欢我送你的圣诞礼物。”

    温白羽使劲摇头说:“不喜欢!绝对不喜欢!”

    万俟景侯笑着说:“白羽还是喜欢直接点的?”

    温白羽奇怪的说:“什么是直接点的?”

    万俟景侯高深莫测的一笑,眯起眼睛,压低了声音,说:“上你。”

    温白羽感觉后背发/麻,睡袍一下就被万俟景侯给扯开了,温白羽“唔”了一声,说:“你……你怎么直接进来了,别……”

    万俟景侯笑着说:“放心,你刚才睡着的时候,我帮你扩张了,不会弄伤你。”

    温白羽感觉头皮更发/麻了,什么时候的事儿,他怎么不知道?

    温白羽被万俟景侯弄得几乎晕过去,感觉这样不是事儿,绝对不能被万俟景侯摆/布,这样下去,自己作为神明的威严何/在?一定要奋起反/抗,让万俟景侯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

    温白羽想要等万俟景侯睡觉之后,偷偷起来把那颗干支玉敦偷过来,如法炮制,自己也可以找到万俟景侯小小的时候。

    他就不相信烛龙生长的那么快,肯定有小小的时候,就像慕秋当年似的,又小又软。

    不过万俟景侯体力太好了,一直勤勤恳恳的,温白羽差点没顶/住晕过去,他实在感觉不行了,再这样下去自己肯定要支撑不住,温白羽满脸通红,只好伸手搂住万俟景侯的脖颈。

    万俟景侯突然“唔”了一声,声音特别低沉,眼睛猛地一眯,就变成了鲜红色,嗓子里发出沙哑的“呵呵”一笑,说:“嗯?白羽竟然和我玩阴的?真舒服,再夹/紧一点儿。”

    温白羽“卧/槽”了一声,感觉有点不对劲,说好了忍不住泄/出来呢,怎么越来越生猛了?

    温白羽最后还是晕过去了,不过他半夜就醒过来了,身上是清爽的感觉,天还没亮,万俟景侯可能是刚刚睡下,他的头发还没有干。

    温白羽张/开眼睛,忍着身上的酸疼,心里嘿嘿的奸笑,心想着圣诞礼物,谁不会啊,虽然他一直不过圣诞节,但是弄个礼物还是可以的。

    温白羽悄悄爬下床,在万俟景侯的衣服里一摸,就摸/到了那个干支玉敦,激动的手直打颤,把玉敦抠开。

    温白羽一手托着玉敦,一手拿着轻轻一摆,指尖突然就划出了一个血道子,“滴答——”一声一滴血很小很小的血珠就掉进了玉敦的空心里。

    “唰——!!!”的一下,玉敦绽放出剧烈的光芒,温白羽心情真是无比激动,他马上就要“报仇雪恨”,一举上了万俟景侯这个妖孽,重振鸿鹄的威严,从此走上人生巅峰了!

    温白羽正想着,突然感觉脑袋一阵眩晕,嗓子里发出“嗯”的一声,一下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温白羽第一次用这个玉敦,也不知道哪里出现了问题,总之情况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儿……

    温白羽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在摸自己的脸,不堪其扰的皱了皱眉,终于慢慢睁开了眼睛。

    四周很昏暗,非常的昏暗,光线不足,温白羽看不清楚,不过他感觉自己身边有个人,那个人背着光线,更看不清面容了,但是身材非常高大。

    温白羽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就听到“呵……”的一声低笑,那声音沙哑又“装/逼”,不用猜了,绝对是万俟景侯,这种笑声温白羽听得多了。

    万俟景侯的声音笑了一声,那个在身边,背着光的人绝对是万俟景侯了,温白羽眯着眼睛看他,眼睛慢慢适应了房间里昏暗的光线。

    突然觉得相当不对劲!

    因为万俟景侯他……穿着一身古装,华贵的长袍,复杂繁复的花纹,眯着眼睛,整个人高高在上的看着自己。

    不止如此,而且四周的摆设也是古代的样子,除此之外,最让温白羽震/惊的是,温白羽身上缠着都是锁链!

    缚仙索!

    温白羽看清楚的一瞬间,感觉自己好像把自己给坑了!这时间线不对劲,根本不是万俟景侯三岁的时候,而是襄王时代!

    温白羽想要挣扎着起来,但是他全身缠着锁链,这也不算重点,重点是他猛地一激灵,嗓子里发出“唔!”的一声,一下又跌在了床/上,身/子不停的颤/抖战栗着,一阵阵快/感涌上头顶,热汗顺着额头往下滚。

    温白羽发现,自己和万俟景侯竟然羞耻的连在一起……

    万俟景侯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全身一僵,藏在宽袍里的肌肉猛地缩紧,“呼!”的喘了一口粗气,声音沙哑的笑了一声,说:“怎么?你想自己动?”

    温白羽立刻说:“不不不,你误会了……啊……”

    温白羽喊了一声,万俟景侯已经一个翻身,自己半躺在榻上,温白羽一下就被折了上去,瞬间又是一个激灵,过电流一样,瞬间就瘫/软在万俟景侯的怀里。

    万俟景侯低声笑着说:“你好像被孤伺候的很舒服?嗯?神明也会有这种感觉吗?原来神明也和凡人一样。”

    温白羽嗓子滚动了好几下,紧紧搂着他的脖颈,根本说不出话来,就在这个时候,“咕嘟”一声,就听到“卡啦啦啦”的声音,一个圆溜溜的东西从温白羽身上滚了下去,顺着小榻掉在了地上。

    温白羽睁大了眼睛,干支玉敦!

    他想要伸手去捡,万俟景侯却长臂一捞,一把捡起了干支玉敦,眯眼说:“这是何物?”

    温白羽不敢跟他说,只是觉得坑爹,怎么会坑成这样,而且还是自己坑自己,岂不是要跪着坑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428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4》,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