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426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ktv的包间里,所有人都屏气凝神,只听到“咚咚咚”的鼓点儿声,音乐特别的劲爆,劲爆的好像温白羽的心跳一样。(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温白羽从没想过自己的初吻会被一个男人夺走,虽然这个男人帅的惨绝人寰的,但是他终究是个男人啊,带把儿的!

    温白羽捂着嘴唇,感觉手底下火/辣辣的,嘴唇好像要烧的飞起来,还不停的哆嗦着,眼睛睁得老大,瞪得圆圆的,盯着万俟景侯。

    不过万俟景侯的反应就很淡定了,特别淡然的看着他,其他人的人看到两个男人热吻,但是竟然没看出有什么异样的地方,反而特别的养眼。

    万俟景侯亲完之后,看着温白羽笑了一下,就准备坐回去,其他同学也反应过来,随即哈哈笑着说:“你们两个,这是偷奸耍滑啊!”

    其实大家转念一想觉得也对,两个男的一个女的做大冒险,无论是哪个男生亲了女生,传闻都不太好,万俟景侯反而出乎意料的亲了温白羽,在其他人眼里,温白羽反正是个男人,而且万俟景侯的样子太自然的,扑面而来的一股苏气,让其他人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

    反而好像绅士的维护了女生一样……

    大家说笑着就要坐回去继续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结果没想到温白羽捂着嘴做受气包,突然一下蹦了起来。

    温白羽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然后猛地一把抓/住了万俟景侯的衣领子,他们的身材太悬殊了,万俟景侯比温白羽多了一个多头,看起来温白羽上了大学之后还长了点身高,现在完全不够看的。

    大家以为他们要打架,同学们刚要冲过来劝架,就见温白羽一脸发狠,豪气干云的拽着万俟景侯的衣领子,猛地抢前一贴……

    万俟景侯都愣了一下,真是没想到,虽然温白羽现在年纪不大,但是已经如此“有仇必报”了,其实温白羽的性格也是如此,有的时候挺怕,有的时候脑子一抽就特别爷们。

    “嗬!!!”

    同学们的抽气声更加粗重了,全都瞪大了眼睛,就看到温白羽真的猛地一贴,就吻了上去,因为身高不够,还垫着脚,但是一点儿也不输气势,在万俟景侯嘴唇上狠狠啃了一下,还是伸出舌头,似乎在模仿刚才的舌吻,舔/了舔万俟景侯的嘴唇。

    不过温白羽的这个亲吻,没有维持两秒钟,一下就松开万俟景侯的衣领子,呼呼的喘着气,还扬了扬下巴。

    万俟景侯不由得“呵”笑了一声,抬起手来摸了摸自己的嘴唇,都给咬破了,温白羽的气势还是真是足。

    温白羽真的吻回去了……

    温白羽吻回去之后,突然觉得很不对劲,因为他发现同学们的目光特别的诡异,怔愣的看着他们两个人。

    温白羽这才觉得丢脸丢大了,可是刚才万俟景侯亲自己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是开玩笑,自己亲万俟景侯的时候,大家怎么用如此认真的表情!?

    温白羽丢人丢大发了,在众人反应过来之前,立刻蹦起来说:“我……我去洗手间!”

    温白羽快速的冲出包间,这才松了一口气,赶紧冲进洗手间,路过的服务员直发愣。

    温白羽跑进隔间,松了口气,其实是因为温白羽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有点不对劲,因为刚才的亲吻,他下面有了反应……

    不管是刚才万俟景侯亲的温白羽,还是后来温白羽亲的万俟景侯,温白羽都觉得心跳好像擂鼓一样,而且各种面红耳赤,温白羽感觉自己这样不正常,又回想到自己昨天晚上做的那个怪梦。

    温白羽赶紧捂着脸,蹲在洗手间的隔间里,简直要羞耻死了,他蹲了一会儿,完全不管用,下面还是隐隐约约有反应,而且他不敢和自己的右手交流感情,因为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万俟景侯,如果想着一个男人发泄/出来的话,那样温白羽感觉自己可能会有心理阴影的……

    温白羽蹲了一会儿,感觉下面渐渐好了一些,就在这个时候,突听有人走进洗手间的声音,随即是万俟景侯的声音说:“温白羽,你在里面吗?”

    温白羽一听到万俟景侯的声音,一瞬间脑子里“嗡——”一声,坚持了很长时间的小弟弟一下就又有反应了……

    温白羽气的要死,尽量深呼吸,万俟景侯说了一句话之后就没有再问,温白羽打死也不回话,还以为他很快会觉得洗手间里没人就走了。

    但是温白羽那急促粗重的呼吸声,哪能骗得了万俟景侯的耳朵,万俟景侯只是轻笑了一声,然后往前走了几步。

    温白羽果然听到了脚步声,但不是万俟景侯离开的脚步声,而是他走过来的脚步声!

    万俟景侯走过来了,准确无误的站在了温白羽的隔间外面,温白羽从下面露出来的透气孔就能看到万俟景侯黑色的裤子,他停在外面之后就没有动。

    温白羽吓得要死,小弟弟又要敬礼,万俟景侯还站在外面,真是丢人死了,温白羽只好深吸两口气,把衣服拉好,幸亏穿着外套,能遮一遮下面的尴尬,也不是敬礼的太厉害。

    温白羽装作没事人似的,还专门按了一下洗手间的冲水,这才打开门走出来,一副很惊讶的样子,说:“诶,你也来上厕所啊?”

    温白羽只是为了缓解尴尬,结果万俟景侯说:“我是特意来找你的。”

    温白羽瞬间更尴尬了,简直不能再尴尬,万俟景侯说:“他们说你去了这么久洗手间,怕你掉进去出不来。”

    温白羽:“……”

    温白羽干笑了一声,说:“你还会讲冷笑话呢?”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怕你生气,所以活跃一下气氛。”

    温白羽说:“啊?没有啊,没生气,我怎么可能那么小气呢……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万俟景侯接话说:“毕竟是你的初吻。”

    温白羽:“……”好不容易说服自己是开玩笑,结果万俟景侯快准狠,一剑无血的□□了自己的心窝子……

    温白羽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说:“谁像你,身经百战。”

    万俟景侯一听他的口气,顿时有些想笑,温白羽都体会不到他刚才说的话还有语气,有多酸溜溜,听起来特别像吃醋。

    万俟景侯的确是身经百战,不过他的战绩可都是在温白羽身上掠夺来的。

    万俟景侯笑了笑,说:“我也只吻过你一个人。”这是大实话。

    温白羽还以为这也是万俟景侯的“初吻”,惊讶的看着他,说:“我才不信,你刚才……你刚才……”

    万俟景侯刚才的吻技简直惊人,一下就把温白羽这个青瓜蛋子给拿下了,毫无反抗之力,温白羽根本不相信万俟景侯那是初吻,而且万俟景侯长得这么帅,没有女生前仆后继的倒追才怪呢,怎么可能还留着初吻。

    万俟景侯笑着说:“是真的。”

    他一笑,温白羽差点晕过去,总之这笑容好像是移动的荷尔蒙,而且荷尔蒙特别浓郁,“啪啪”两下差点把温白羽直接抽晕在地。

    温白羽觉得……小弟弟好像又有点亢奋了。

    万俟景侯听到他呼吸突然粗重,眯了眯眼睛,不由的轻笑了一声,万俟景侯了解温白羽的身体,可比温白羽字了解自己要多得多,尤其还是只有十八岁的温白羽……

    温白羽的呼吸一粗重,万俟景侯就知道他一定是动情了,眼睛往下一瞄,果然是这样,一看就特别亢奋,还紧紧/夹着腿,脸上摆出一副“我很镇定,我什么事儿也没有”的表情。

    万俟景侯眯了眯眼睛,挑起一个微笑,心里已经有了坏点子,嘴上说:“走,回去,大家还在找你。”

    温白羽点了点头,赶紧快速往前走,准备出了洗手间,结果就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啊”的一声,膝弯一软,猛地就往地上跪去。

    万俟景侯不动声色,赶紧上前一步,一把搂住温白羽的腰,装作“英雄救美”,将人搂在怀里。

    温白羽吓了跳,他倒在万俟景侯怀里,还拍了拍自己胸口,说:“地太滑了,幸好幸好。”这要是摔个大马趴,实在太寒碜了。

    万俟景侯笑了笑,说:“温白羽……”

    温白羽“啊?”一声,就听万俟景侯很冷静的低声说:“你顶着我了。”

    温白羽脑子里“嗡!!!!”一声巨响,感觉智商都要给震酥了!他刚才差点摔了一跤,万俟景侯一把就搂住了温白羽,结果温白羽亢奋的小弟弟就顶在了万俟景侯身上。

    温白羽一瞬间觉得,还是让自己摔在地上,摔掉牙都比这个强!

    万俟景侯搂着他没动,温白羽也不敢动,尴尬的几乎要死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脚步声过来,温白羽吓得想要推开万俟景侯。

    结果万俟景侯突然抓/住他的手腕,就把温白羽“嘭!”一声拽进了一个隔间,然后“咔嚓”锁上门。

    温白羽感觉空间一下逼仄起来,万俟景侯身材高大,将自己圈在怀里,给了自己一个结结实实的壁咚,这种感觉太羞耻了,温白羽甚至能感觉到万俟景侯炙热的呼吸喷洒在自己的耳侧,烧的耳朵要掉了……

    温白羽伸手去推他,手推在万俟景侯的胸口上,顿时又打了一个颤,万俟景侯的胸口硬/邦/邦的,绝对是肌肉,特别的硬,比自己的胸口硬多了。

    万俟景侯抓着他的手,低头说:“嘘——”

    他虚了口气,正好喷在温白羽的耳朵里,温白羽瞬间腿一软,差点直接跪在地上,他哪知道万俟景侯是故意的,万俟景侯趁机一把搂住他的腰,将人紧紧搂在怀里。

    果然有人进来了,而且是他们班的同学,两个男生走进来,一个人笑着说:“哎,温白羽怎么还没回来,不是真的生气跑了?”

    另外一个男生说:“不可能,你放心,温白羽脾气好着呢,而且大家都是开玩笑的。”

    那两个人说着话,正在聊温白羽,温白羽紧张的要命,自己的小弟弟还在敬礼,这个时候跑出去绝对丢人,所以他不敢动。

    那两个男人除了聊温白羽,还在聊万俟景侯,一个人说:“万俟简直太逆天了,你说老天爷怎么想的,颜值高就算了,学习还那么好?”

    另外一个男生说:“对对对,学习好就算了,体育还那么好,你们听说了吗,万俟昨天还英雄救美来着,现在班里都传遍了,女生都喜欢他,唉,看来咱们要打光棍了。”

    第一个男生说:“光棍也好,反正要高考了。”

    那两个人没完没了的说着,他们是来上厕所的,正好一左一右,进了他们旁边的两间,隔着温白羽和万俟景侯还在说。

    温白羽紧张的要死,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嗓子里“唔!”的一声,眼睛也猛地睁大,万俟景侯动了一下,正好压在自己的那个地方,温白羽爽的一个激灵,真是太爽了,直翻白眼,腰上更是没有力气。

    就听万俟景侯的声音贴着他耳朵,轻声说:“嗯?更硬了?”

    温白羽简直无地自容,万俟景侯轻声说:“这种程度了,还是发泄/出来比较好?”

    温白羽哆嗦着,他也想发泄啊,但是在这里怎么发泄?

    就在温白羽想着的时候,万俟景侯突然说:“我帮你。”

    温白羽一瞬间有些惊讶,结果万俟景侯的手已经伸过来了,隔着他的裤子,轻轻的揉/捏了两下。

    温白羽“啊!”的一声喊了出来,万俟景侯立刻伸手捂住他的嘴,旁边上完洗手间的两个男生吓了一跳。

    一个人说:“你刚才听见了吗?怎么洗手间里有人在叫?”

    另一个人说:“不是?我没听见啊。”

    “不会是闹鬼?”

    “别瞎想。”

    那两个人出来之后就去洗手了,磨磨蹭蹭的还不走,温白羽双/腿打颤,紧紧靠着身后的隔间门,仰着头,双手也向后按着隔间的门,似乎想要借力站着,但是全身发软,几乎站不住。

    万俟景侯的手实在太会摸了,而且隔靴搔/痒,只是轻轻的揉/捏,每一下都要了他的命,温白羽第一次被别人摸,感觉和自己右手交流感情就是不一样,异常的敏感。

    温白羽爽的要喊出来,嗓子里发出呜咽的声音,万俟景侯轻笑了一声,捂住他的嘴巴,这个年纪的温白羽还太嫩,完全不够看的,万俟景侯简直得心应手。

    温白羽嘴唇来和张合,舒服的喘粗气,万俟景侯感觉掌心里微微有些发热,不由眼眸一深,把手指顺着温白羽张合的唇/缝伸进去,轻轻的抵压着温白羽的舌尖。

    “唔……”

    温白羽一瞬间睁大了眼睛,舌尖却不由自主的缠上万俟景侯的手指,好像刚才接吻一样,他的呼吸更加粗重了。

    万俟景侯两只手同时动着,轻声说:“嘘……小心被听到。”

    温白羽也想小声,可真的太舒服了,而且腿软,站不住了,温白羽想要说话,但是他一说话,就好像啜住了万俟景侯的手指,万俟景侯眼眸更深沉了。

    温白羽哼了一声,差点跌在地上,万俟景侯轻声说:“搂着我的腰。”

    温白羽立刻听话的伸出手来,紧紧搂住万俟景侯硬/邦/邦满是肌肉的腰身,使劲靠在他怀里,不停的颤抖着。

    “轰轰轰——”的声音,外面两个男生洗了手还在聊天,正在用噪音很大的干风机吹手。

    就这一瞬间,万俟景侯把自己的手指从温白羽炙热的口腔中抽了出来,温白羽瞬间就呻/吟出声,不过因为外面的干风机声音很大,外面的人根本听到温白羽的呻/吟声。

    温白羽紧紧搂着万俟景侯的腰,主动摆着自己的细/腰,声音呜咽地说:“快、快一点,稍微……稍微用劲儿一点,要……要到……”

    他的声音猛地就顿住了,双手一下就松开了,万俟景侯连忙一把将人捞住,温白羽有一瞬间失神,一下瘫软下来,“呼呼”的喘着气,眼睛也眯着,脸颊殷/红,看起来又青涩又性/感。

    万俟景侯忍不住亲了一下温白羽的嘴唇,温白羽都没有反应过来,还沉浸在余韵之中。

    外面那两个人终于离开了,万俟景侯轻笑说:“你也太快了。”

    温白羽虽然还沉浸在余韵之中,但是万俟景侯一说话,他立刻就醒过来了,瞪大了眼睛,一脸气愤的瞪着万俟景侯,万俟景侯竟然侮辱自己作为男人的人格!

    虽然他的确是快了点儿……

    而且还是隔着裤子被人摸了两把,就一脸舒服到要死的泄/了出来,弄的内/裤里滑溜溜的特别难受。

    温白羽简直要炸毛了,万俟景侯当然了解他的性格,这个时候就说:“你清理一下,我出去等你。”

    万俟景侯说完就出了隔间,温白羽脸颊绯红的给自己擦了擦,磨磨蹭蹭的从隔间出来,果然看到万俟景侯还等在外面。

    万俟景侯身材高大,靠着旁边的洗手台,曲起一条腿站着,看起来很悠闲,不知道是不是心情好的缘故,他的嘴角还挂着难得的笑容。

    温白羽心想,都是男生,摸了摸也没什么,只是帮忙而已,但是真的别说,别人弄就是比自己弄要舒服一千倍。

    温白羽硬着头皮走过去,万俟景侯只是跟着他回了包间,好几个同学都在问他们去哪里了,万俟景侯只说包间太憋闷,他们出去转了一圈而已。

    之后温白羽根本没有心情唱歌玩游戏,一直浑浑噩噩的,尤其刚刚发泄/了一下,现在他就想睡觉。

    因为他们现在还是学生,不能夜不归宿,晚上七点的时候大家就从包间出来,准备吃顿晚饭就回去了。

    一大帮人浩浩荡荡的去吃晚饭,班里所有的女生都抢着要坐在万俟景侯身边,万俟景侯最后没有坐在女生身边,而是坐在了温白羽身边,他的另外一边也坐的是一个男生。

    众人坐下来吃饭,嘻嘻哈哈的吃的特别热闹,温白羽因为刚才被亲了,还被摸了,虽然是隔着裤子,但是实在不好意思,所以吃饭的时候都没有和万俟景侯说话。

    万俟景侯和他说了两句话,温白羽都“嗯”或者“不用”简单的带过去了。

    倒是坐在万俟景侯另外一边的男生和万俟景侯说了好几句话,还给万俟景侯倒饮料之类的。

    温白羽看着就觉得怪怪的,那个男生有点太殷勤了。

    不过温白羽觉得可能是自己奇怪才对,大家吃了饭,已经九点多了,就准备各自回家了。

    男生们把女生先送走,骑车的就直接走了,坐公交的全都送到公交车站,然后才准备各自回家。

    温白羽准备去取自行车,就叫了万俟景侯一声,万俟景侯说:“来了。”

    他说着往这边走,不过一个男生却跑了过来,说:“万俟,等等,我能和你说两句话吗?”

    温白羽取了车回来,就看到吃饭的时候坐在万俟景侯身边的男生要和万俟景侯单独说话,还看了一眼温白羽。

    温白羽赶紧说:“那我回避。”

    他说着就把车子推开了,一边推一边狐疑的回头往后看,那个男生也不知道和万俟景侯说什么,总是表情有点扭扭捏捏的,特别拘谨的样子。

    温白羽更加狐疑了,想要凑过去听,但是他刚才都说要回避了,又不好过去听,这边又听不见,简直抓耳挠腮的。

    就在他抓耳挠腮的时候,那边的男生已经走了,万俟景侯走过来,说:“我来骑车,可以走了。”

    万俟景侯表情还是那样,骑上车,温白羽就坐在后座上,搂着他的腰,或许是因为经过洗手间的那个事情,温白羽总觉得搂着万俟景侯的腰,特别羞耻……

    温白羽催眠自己,肯定是自己想错了想错了……

    一路上温白羽想要问问他们刚才在单独说什么,可是又不好问出口,最后实在心里痒痒,就说:“刚才他找你说什么啊?神神秘秘的,哈哈,不会是告白?”

    温白羽随口一问,就听万俟景侯“嗯”了一声。

    温白羽还在笑,听了之后一怔,惊讶的差点从后座上跳起来,说:“还真的是告白?!”

    万俟景侯转头看了他一眼,说:“坐好,搂紧,别掉下去。”

    温白羽赶紧坐好搂紧,又问:“真的是告白?”

    万俟景侯很简练的说:“是。”

    温白羽瞬间都傻了,那个男生找万俟景侯告白,男生之间也能告白,这太不正常了?不过看万俟景侯的态度,好像很平常似的。

    温白羽狐疑的说:“你不会还被其他男生告白过?”

    万俟景侯想了想,的确是这样,不过不是什么男生,因为万俟景侯本身也不是什么学生。

    万俟景侯就点了点头,温白羽干笑说:“不是你,你的魅力也太大了,脸长得帅就是麻烦啊,不止有女生追,还有男生追。”

    温白羽其实说的都是废话,他最想说的还在铺垫,铺垫了而一大堆,都已经到家门口了,万俟景侯正在锁自行车,温白羽才说:“那你……接受了吗?”

    万俟景侯低头正在锁车,很自然的说:“没有,拒绝了。”

    温白羽“呼”的松了一口气,就差点拍胸口了,随即嘴角都翘/起来了,心情瞬间大好,说:“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万俟景侯锁好车,把两个人的书包提起来往门里走,说:“你这样的。”

    他说完,就走进门去了,温白羽瞬间一愣,心脏“梆梆梆咚咚咚砰砰砰”的又开始交响乐,随即快跑进去,说:“哎,你别开玩笑啊!”

    万俟景侯也没再说,第二天还要早起去秋游,因为是最后一次秋游,所以意义很重大,七点就要到学校集合坐大巴,而且晚上还要在外面住一晚上,第二天下午才会回来。

    万俟景侯把书包给温白羽放在房间里,说:“今天难得没作业,早点睡。”

    温白羽“哦”了一声,想要追问刚才的问题,但是突然又不敢问了,他怕问到奇怪的答案,或者是自己不想听到的答案……

    温白羽也不知道自己想听到什么答案。

    温白羽洗了澡,准备睡觉,躺在床上滚了好几圈,但是就是睡不着,于是爬起来,找了一张光盘,准备去找万俟景侯看电影。

    万俟景侯的房间亮着灯,开着一条门缝,显然没睡,温白羽不敢敲门,怕吵醒了两个叔叔,扒着门缝小声说:“你睡了吗?我进来了啊?”

    温白羽推门走进去,做贼一样,结果进去一看,万俟景侯不在房间?

    温白羽狐疑的走了两步,说:“万俟?你在吗?”

    他说着,就听到浴/室里有声音,“咔嚓”一声浴/室门打开了,万俟景侯重点的位置围着一条浴巾,全身几乎都光/裸/着,露出胸肌腹肌流畅的身体,还有性/感到无以复加,血脉偾张的人鱼线,下面是两条有力的大长/腿,脱掉衣服之后,这简直就是逆天的九头身,而且根本没有表象那么斯文,全身都是野性的肌肉。

    万俟景侯的睡衣在床上,他擦着头从浴/室走出来,晶莹的水珠顺着身体往下滑落,温白羽清晰的听到自己“咕嘟!”一声咽了一口唾沫,而且差点被自己呛死!

    温白羽的脸瞬间红了,万俟景侯则是挑了挑眉,其实他对自己的身材还是挺有信心的,毕竟温白羽当年第一次见到自己身材的时候,也是这个表情,更何况现在的温白羽才十八岁,还太嫩了点。

    温白羽立刻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幸好没流鼻血……

    万俟景侯走过来,站在床边,施施然的解开自己腰上的浴巾,然后开始穿内/裤,说:“怎么大晚上过来了?”

    温白羽差点被吓死,万俟景侯那个地方好大,看一眼就觉得头皮发麻,不止如此,刚才一瞬间,那性/感的人鱼线完全暴露在眼前,一点儿也不遮掩,温白羽特别不争气的又咽了一口唾沫,支吾说:“睡……睡不着,找你看电影来了……”

    万俟景侯穿好内/裤,刚要穿睡衣,一回头,没想到“用力过猛”,温白羽竟然流鼻血了!

    万俟景侯赶紧跨过去,用纸巾捂住温白羽的鼻子,温白羽还一副懵懂迷糊的样子,只是看着他脸红,都不知道自己流鼻血了。

    万俟景侯无奈的笑了笑,说:“秋天有点干,自己捂着点,不是很严重,一会儿就好了。”

    温白羽简直要丢人死了,也不敢留在他的房间,连电影光盘都不要了,直接就狼狈的跑了。

    万俟景侯看着他狼狈的背影,不由挑了挑嘴角,温白羽真是太好懂了,而且完全是瓮中捉鳖……

    万俟景侯捡起温白羽丢下的光盘一看,竟然是个a/片儿,如果刚才温白羽真的要带着他一起看a/片儿,万俟景侯敢肯定,他一定会毫不手软的把温白羽给办了。

    温白羽都不知道自己逃过一劫,回了房间里在床上翻滚,捂在被子里,结果蹭了一被子的鼻血……

    第二天温白羽浑浑噩噩的起了床,万俟景侯已经坐在餐桌上,正在和温磊温九慕说话。

    温磊觉得万俟景侯学习又好,又懂事,还帮他们做饭,恨不得认万俟景侯做亲儿子。

    温白羽无力的坐在桌边,满脑子都是昨天晚上看到的裸/体,温白羽晚上一睡觉,梦里也全是万俟景侯的裸/体,晃来晃去,晃来晃去,晃来晃去……

    万俟景侯和他打招呼,温白羽干脆装作没看见,还被温磊给训了一顿。

    大早上两个人就准备出门了,七点要上学校的大巴,需要早点过去。

    万俟景侯骑车,温白羽几乎不敢抱着他的腰,但是万俟景侯骑得快,他不抱着也不行。

    两个人很快就到了学校,温白羽还想避开点万俟景侯,毕竟自己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东西,结果那个告白的男生就跑过来了,说:“万俟,你吃早点了吗,我给你买了小笼包!”

    温白羽一看,顿时心里醋溜溜的,然后半开玩笑的说:“他吃过了,我没吃过,不如你给我吃?”

    那个男生看起来特别弱气的样子,温白羽也算是长相不错的帅哥,而且家里很有钱,是半个上流社会的人,都说他是温/家的小公子。

    那个男生被温白羽似笑非笑得一调侃,瞬间脸竟然红了,支支吾吾的就把小笼包给温白羽了。

    万俟景侯眯了眯眼睛,一句话没说,转身就上了大巴车。

    温白羽截获了小笼包,塞在嘴里,心里特别得意,结果一回头,万俟景侯竟然上车了,气的他赶紧跑上去。

    温白羽跑上车去,万俟景侯身边已经坐了一个女生,特别殷勤的和万俟景侯说话,温白羽跑过去想要坐那个位置。

    不过女生不让,说:“我先来的,是不是万俟。”

    万俟景侯竟然还淡淡的点了点头,气的温白羽差点把十个小笼包一口气全都塞在嘴里,温白羽只好在万俟景侯后面坐下来,狠呆呆的看着万俟景侯,那眼神就跟盯着负心汉一样,一边盯着,一边把小笼包全都塞在嘴里使劲咬。

    其实他也吃过早点了,又吃了一笼包子,肚子撑得不行,大巴很快启动了,一路上特别远,好几个小时,温白羽晕车的毛病特别重,不到一个小时就阵亡了,特别想吐。

    万俟景侯当然知道他晕车,不吃东西还晕车,吃了这么多带馅儿的东西,不晕车就怪了。

    温白羽一副生不如死的样子,脸色苍白的靠着座位,可怜兮兮的,眼睛还坚持的狠呆呆的盯着前面,万俟景侯终于看不下去,站起身来走过去。

    温白羽看他走过来,莫名松了一口气。

    万俟景侯说:“怎么了?”

    温白羽气息特别虚弱的说:“想吐。”那表情可委屈了。

    万俟景侯无奈的叹口气,说:“过来坐在窗边。”

    万俟景侯给温白羽找了个靠前的位置,靠前不会太颠簸,还是靠窗的,老师看温白羽晕车的样子,赶紧给他调了一下位置,还让万俟景侯坐在旁边照顾温白羽。

    温白羽吃了晕车药,万俟景侯给他打开窗户,让他呼吸新鲜空气,又喝了一些凉水,这才好了些,就可怜兮兮的靠着万俟景侯的肩膀睡觉了。

    虽然晕车,但是福利好像还不错,其实温白羽有点舍不得睡觉了,不过因为晕车特别虚弱,很快还睡着了。

    等温白羽醒过来的时候,他们竟然都到地方了。

    很快要吃中午饭,中午饭在半山的农家里面,他们还要爬山上去,一路上大家嘻嘻哈哈的,温白羽睡了一觉,已经满血复活了。

    大家都穿着校服,温白羽特别有活力,一路几乎是蹦跶着上山,他走在前面,万俟景侯走在他后面,大家都在上坡,万俟景侯一抬头就能看到温白羽挺翘的臀/部,包裹在绸子质地的校服裤子里,因为快速的爬山动作,一晃一晃的。

    晃得万俟景侯心里火很大,真想一把扒下他的裤子,把温白羽狠狠/干哭。

    温白羽根本不知道万俟景侯禽兽一样的心思,还捡了一片超大的树叶,回头来在万俟景侯面前扇来扇去的,说:“快走啊,这么快体力就不行了,要多锻炼啊!”

    万俟景侯在心里冷笑,体力?温白羽估计很快就会知道万俟景侯的体力到底有多好了,根本不需要再锻炼了。

    大家上了半山腰,在那里吃午饭,下午还有采摘,然后继续往上爬,爬到山顶有度假村,晚上的时候就可以自/由活动了,据说山脚下会放烟火,在山顶看起来特别漂亮。

    明天一早大家会看日出,然后从山上下来,就准备返程了。

    这一天虽然特别累,一直在爬山,不过大家嘻嘻哈哈的也不怎么觉得累。

    烟火是每周六晚上十点会放,他们正好赶上了,平时在城区里根本看不到这样的,所以大家都想看。

    而且很巧的是,他们住的地方有大温泉池,条件还特别好,温泉池的地方比较高,正好能一边泡温泉一边看烟火。

    吃过晚饭之后,歇了一会儿,大家分配了房间,分配房间是按照学号来的,四个人一间,温白羽的学号靠前,万俟景侯的学号在最后,根本碰不到,中间还隔着很远很远。

    其是温白羽还松了一口气,要是真的和万俟景侯一间房间,他怕自己晚上又做奇怪的梦。

    大家分配好房间,就准备去泡温泉看烟火了,女生们都特别兴奋,因为温泉池是男女共用的,这下就能看到万俟景侯的身材了。

    温白羽不知道还能泡温泉,根本没带东西,不过度假村有专门的商店卖东西。

    温白羽兴奋的拉着万俟几乎去买泳裤,还笑得一脸“猥琐”,说:“福利啊,男女共用的温泉,一边看烟花一边看美人。”

    万俟景侯挑了挑眉,淡淡的看了一眼温白羽。

    两个人进了商店,准备买泳裤,温白羽挑了一个款式,笑着说:“这个好,能衬托的我高大伟岸。”

    万俟景侯没忍住,轻笑了一声,温白羽立刻白了他一眼,说:“笑什么笑?”

    他说着,对老板说:“帮我拿两个这个。”

    当然是温白羽一个,万俟景侯一个,不过万俟景侯这个时候突然说:“等等。”

    温白羽奇怪说:“啊?你不要?你不是没带泳裤吗?难道要光屁/股下水啊,哈哈你耍流氓。”

    万俟景侯轻笑了一声,心想自己还没耍流氓呢,温白羽到倒是有先见之明。

    就听到万俟景侯很镇定的说:“这个尺码太小了,我要大一号。”

    温白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426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2》,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