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425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1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之后就是早读时间,数学老/师把刚才的试/题讲解了一下,公布了正确答/案,然后用试卷敲着桌子说:“温白羽,你答对几道?”

    温白羽被点了名,感觉脸上一烧,他根本一道都没答对,连解题思路都没有,旁边的同学都在窃窃的笑,温白羽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支吾了一声。【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ia/u///】

    数学老/师说:“今天两道都没写出来的,下课来我办公室补课,你们别总是想着玩了,也该学会着急了,看看,还剩下多少天就高/考了,你们不急老/师都替你们急。”

    温白羽心里顿时哀嚎了一声,旁边那些窃窃发笑的同学顿时也笑不出来了,因为下课之后要补课……

    温白羽心里直呼惨,本身就听不懂,还要留下来补课,最可怕的是作业太多,老说减负减负,果然负负得正,每天的作业顺利的要写到十一点半,遇到不会的就跑到十二点之后了。

    温白羽心里哀嚎着,早读就这样结束了,课间的时候很多同学都想要和新生套近乎,尤其是女生。

    几个女生围着万俟景侯,说:“同学,你刚才的题写对了没有,我跟你说我们这个学校学的快,高三一上来都要结课了,剩下就全是复习……”

    那几个女生巴拉巴拉的说着,温白羽想到刚才瞟了一眼万俟景侯的卷子,卷子上两道题答得满满的,结尾好像和老/师的解题差不多。

    温白羽回头笑着说:“嘿,你们别嘚瑟了,人家都写对了,我刚才传卷子的时候看到了。”

    那几个女生立刻露/出崇拜的目光,说:“好厉害啊,你一定是好学/生吧,这两道题这么难,还都能写对了?我只算对了一道,最后结尾忘了一个条件。”

    “哎呀我也是,本身是会的,不过粗心了一下。”

    那几个女生显然是想和万俟景侯套套近乎,不过万俟景侯看起来特别冷淡,连班花都不多看一眼,把书本摆好之后,就站起来往外走了。

    温白羽就听那几个女生小声说:“哇……长得好帅,好酷啊……”

    温白羽:“……”温白羽心想,自己这才叫帅,那个太帅,太扎眼,就不好了!

    温白羽也伸了个懒腰,不想坐在班里,就出去活动活动,他一走出去,就看到了万俟景侯站在门外面,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总之站着没动。

    温白羽立刻走过去,笑着拍了一下万俟景侯的肩膀,不过他这么一拍才觉得,万俟景侯还真是高,拍他肩膀特别不容易。

    万俟景侯转过头来,温白羽又被他的面容给惊艳了一下,心里想着老天爷太不公平了,这个男生长得帅,身材又好,而且还是学霸,还冷冷冰冰的,一副很酷很拽很招女生喜欢的样子。

    温白羽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反正这个新生转头看自己的时候,脸上那种冰冷的感觉仿佛减淡了一些。

    仿佛……

    温白羽说:“你是要去洗手间吗?不知道路怎么走吧?咱们这个班在紧这边,洗手间要一直走过去,到头右拐,我带你去吧?”

    温白羽挺热情,万俟景侯低头看着他,今年刚满十八岁的温白羽,看起来特别青涩,穿着一身运/动系的校服,因为刚打了篮球,长袖外衣也没有穿,随便的系在腰上,里面穿着一个白色的大背心儿,上面随便写着几个英文,看起来特别随兴,不过白色的背心微微有些潮/湿,紧紧包裹/着温白羽的上身,看起来有些小性/感。

    温白羽下面穿着蓝黑色的校服运/动裤,是不透气的尼龙的,还有点绸子的光泽,温白羽的腰很细,臀/部微微挺/起,线条特别漂亮,虽然他不高,但是比例不错,双/腿又长又直,藏在校服裤子里,竟然也很好看。

    下面踩着一双篮球鞋,看起来特别随意又很有活力的打扮。

    万俟景侯默默浏览着眼前只有十八岁的温白羽,嘴角挑/起一个很微弱的微笑,低声说:“那谢谢你了。”

    温白羽见到学霸对自己笑了,顿时美得找不到北,万俟景侯一笑起来真是太好看了,而且万俟景侯还是故意的,他自然知道温白羽喜欢自己什么样的笑容。

    温白羽果然上套儿了,看着万俟景侯的眼睛恨不得冒桃心,不由自主的说:“你长的真帅啊!”

    万俟景侯听他这么直接的夸奖自己,挑眉说:“是吗?”

    温白羽这年纪太“单纯”了,根本玩不过已经是老司机的万俟景侯,直言不讳的说:“是啊,你没看班上的那些女生吗,盯着你眼睛差点冒狼光啊,哈哈。”

    温白羽说着,又说:“哦哦对了,上厕所,我带你去。”

    温白羽一边带着万俟景侯走,一边给他顺路介绍学校里的各个东西,说:“这边是储物柜,一个人一个,按照学号用,可以自己上锁,一会儿你问问老/师你的学号是多少,我估计是最后一个了……啊这边是热水房,可以打水,不过这里的热水水碱超多的,特别难喝,教学楼对面有个学校的小卖部,课间可以去,离得有点远,你可得快跑……啊洗手间这边,你去吧。”

    温白羽笑眯眯的,一口气说了好多话,万俟景侯进了洗手间,温白羽就在外面等他,洗手间里还有同班的其他同学,笑着说:“哎,温白羽?这么快就和新生打好关系了。那个新生看起来不太好说话,你真厉害啊。”

    温白羽被人羡慕,有些飘飘然,等了一会儿万俟景侯就出来了,洗了手和温白羽走出来,两个人又结伴回了班里。

    很快就打上课的预备铃了,温白羽笑眯眯的说:“哎,中午一起去吃饭啊,我告诉你食堂在哪里。”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温白羽同座位的女生一看,羡慕的说:“温白羽你真厉害啊,万俟那么难说话,你都能搞定。”

    温白羽瞬间被垮了好几句,更加飘飘然了,上课脑子里都是想着怎么和新生打好关系。

    一上午的课很无聊,中午还要去上课间操,上午最后一堂课是体育课,上堂课一下来,温白羽就说:“我带你去上体育课啊。”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站起来,旁边好几个女生趁机围过来,笑着说:“我们带你去吧。”

    万俟景侯没说话,温白羽发现,自己有一种优越感,因为万俟景侯不一定/理会其他人,但是他一定会理会自己,这种优越感越来越浓郁。

    果然万俟景侯没和那些女生走,反而是等着温白羽,温白羽发现自己鞋带开了,也是为了实验一下这种优越感到底是不是错觉。

    就弯下腰来系鞋带,那些女生叽叽喳喳的围着万俟景侯说话,不过万俟景侯没有走,温白羽验证了自己的优越感,真的是真的!

    千真万确!

    温白羽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还以为是因为自己第一个和万俟景侯说话,所以万俟景侯把自己当成死党了。

    那些女生围着不走,非要和他们一起走,温白羽慢条斯理的系鞋带。

    万俟景侯居高临下的盯着温白羽系鞋带,温白羽都不知道,自己这个动作是标准的“捡肥皂”动作,不过这个时候恐怕还没有“捡肥皂”这个词儿,所以温白羽根本不明白。

    只见温白羽身/子是绷直的,双/腿只是微微大弯儿,弯腰下来,慢条细理的系着鞋带,其实不是他故意慢,而是温白羽搞不定自己的鞋带,怎么系都翘着。

    在万俟景侯的眼里,就看到温白羽挺翘的臀/部更加翘/起来了,有绸缎光泽的校服裤子紧紧包裹/着温白羽的臀/瓣儿,甚至在中间勒出一个小小的沟壑,双/腿也绷得笔直,十八岁的年纪还很青涩,温白羽似乎之后还稍微窜了窜个头,现在这个时候身/子骨也有些瘦,看起来有一些“纤弱”的错觉。

    万俟景侯的眼神突然就变得深沉了,虽然他很想欣赏温白羽这个样子,不过旁边还有女生,万俟景侯可不想让温白羽被人看了。

    万俟景侯突然说:“我帮你系吧。”

    温白羽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旁边女生“啊呀!”一声尖/叫,好多人都冲这边看过来,不知道的还以为要来围观打架呢。

    其实是万俟景侯突然单膝点地的跪了下来,看起来仿佛是古代欧洲的骑士一样,他优雅的跪在地上,完全没有狼狈的感觉,没穿校服,一身黑色的衣服,勾勒出万俟景侯有力的肌肉,微微垂着头,发/丝盖在修/长白/皙的脖颈上,双手非常灵动,手指苏的不能忍,正快速的给温白羽系鞋带。

    温白羽一瞬间差点吓着,然后心脏“咚咚咚!梆梆梆!砰砰砰!”乱七八糟的跳,就跟交响乐是的,还变声儿!

    温白羽这年纪太轻了,没见过什么世面,感觉脸颊瞬间就烧烫起来,莫名其妙有些不好意思。

    旁边的女生羡慕的看着万俟景侯单膝点地给温白羽系鞋带,很快万俟景侯就系好了,重新站起来,说:“好了,走吧,要迟到了。”

    温白羽这才回过神来,“哦哦”的点了两下头,脸色红的不行,赶紧埋头就走。

    万俟景侯走在温白羽身后,不由得笑了笑,看起来心情特别愉快,因为温白羽那表情太青涩了,几乎一瞬间就要被俘虏了,如果不是万俟景侯想要放长线钓大鱼,真狠不立刻吻上去,尝尝那青涩的味道……

    上体育课两人一组做各种练习,温白羽也是和万俟景侯一起做的,中午两个人也一起去吃饭,拜万俟景侯所赐,温白羽觉得,今天过来坐一桌子吃饭的女生人更多了,乌央乌央的,吃一次饭他们旁边的位置还翻桌,很多女生轮流过来和他们同桌吃饭……

    一天过得其实很精彩,万俟景侯一瞬间成为了焦点,而托他的福,温白羽也变成了焦点。

    不过温白羽可没忘了,下学之后还要去补课……

    下了学之后,温白羽看了看外面渐渐发黑的天色,忍不住叹口气,夹/着自己的数学课本和笔记本就去了办公室。

    等温白羽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已经六点半了,一路嘻嘻哈哈的回到教室,教室竟然还开着灯,温白羽吃惊的一看,说:“咦?你还没走?”

    原来万俟景侯还在教室里,温白羽好奇的跑过来,一边收拾书包,一边说:“怎么不走啊?”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写完作业再走,回去没地方写作业。”

    温白羽奇怪的说:“为什么没地方写作业?”

    万俟景侯脸不变色心不跳的说:“我爸妈不在这边住,我还在找租的房子,目前是住在旅馆,回去写作业不方便,写完再回去也一样。”

    温白羽低头一看,顿时好像抓错了重点,惊叹的说:“不是吧,你把作业都写完了?!”

    万俟景侯:“……”

    温白羽翻了翻,还真的都写完了,崇拜的看着他,这才反应过来,万俟景侯说他住在旅馆!

    温白羽说:“你一个人租房子住?那多不安全啊……”

    温白羽已经自动忽略了万俟景侯高大的身材,眼睛一亮,说:“这样吧,你住我家吧,还省了房租,我家有很多空房的。”

    万俟景侯又脸不变色心不跳的说:“那样多打扰。”

    温白羽立刻摆手说:“不不不,不打扰,作为交换,你给我补习功课怎么样?我看你功课很好的样子。”

    “补习”什么的,似乎是个新的“玩法”,还是温白羽主动提出来的,万俟景侯当然欣然接受了,只是做了个表面功夫,又推辞了一次。

    温白羽这个人就是仗义,见他推辞,就使劲劝说他,于是万俟景侯“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这下好了,两个人瞬间变成了“同/居”,温白羽收拾好书包,说:“走吧走吧,我都饿了,我家离这边有点儿远,骑车回去要四十五分钟以上,今天还刮风,回去就要饿死了。”

    两个人肩并肩的下楼,到了学校的自行车存车处,万俟景侯这才慢悠悠的说:“不好意思,我没自行车。”

    温白羽说:“啊?没自行车……没事没事,我骑车带你吧!”

    万俟景侯挑了挑眉,看了看温白羽这小身板儿,温白羽说:“我跟你说,我骑车的技术可好了,我带你我带你!”

    万俟景侯心里笑了一声,其实他也挺想见识温白羽“骑车”的技术,当然不是这种骑法……

    温白羽扬言要带着万俟景侯骑车,万俟景侯就坐在了后座上,结果温白羽根本骑不起来,毕竟万俟景侯身材高大,体重自然不轻。

    万俟景侯给人一种欺/骗性,他习惯穿黑色的衣服,黑色的衣服就显瘦,但是脱了衣服之后,全身都是肌肉,不算是夸张纠结,但是绝对是八块腹肌,硬/邦/邦的。

    肌肉比普通的肉都要重,万俟景侯的体重自然不轻,再加上温白羽的车筐里还有两个人的书包,也得十多斤,根本骑不起来,一骑就打晃,跟走龙蛇阵似的……

    温白羽出了一头热汗,呼呼直喘气,脸都丢完了。

    万俟景侯说:“这样吧,我来骑,我载你。”

    温白羽满心狐疑,心想不是也一样吗,肯定骑不起来,不过还是答应了,万俟景侯在前面,温白羽就跨/坐在后车座上,双手抱着万俟景侯的腰。

    因为这个时候的温白羽根本什么都不懂,特别纯洁,所以直接搂住了万俟景侯的腰,都没打磕巴。

    万俟景侯觉得心情不错,福利也不错,立刻将车子蹬起来。

    温白羽瞬间傻眼了,感觉这车子绝对是欺负自己,万俟景侯一蹬起来,那叫一个自如,不止如此,车筐里也装着两个人的书包,但是完全没有打晃,特别的稳当。

    温白羽还没见识过万俟景侯的臂力,万俟景侯的臂力何止是骑车用的,骑车简直是杀鸡用牛刀。

    两个人很快就骑上了公路,温白羽给万俟景侯指路,说:“这边这边,走小路,比较近。”

    两个人走小路,天完全黑下来了,温白羽抱着万俟景侯的腰,感觉真是太惬意了,骑车其实很累,尤其是大风天,顶风的时候简直生不如死,不过现在好了,不仅不累,而且还挡风。

    万俟景侯的宽肩膀特别宽,温白羽很自觉地把脸往他后背一靠,简直是挡风神器!

    万俟景侯心里笑了一声,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如果是几年之后的温白羽,绝对不敢这么又搂又靠的,毕竟这么靠着的后果可是很严峻的。

    两个人很快穿着小路往前走,就听到有人哭的声音,小路黑压压的也没有灯,温白羽探头看了一眼,就看到竟然是班上的同学。

    刚才一起补课的,因为补课走得很晚,也是骑车走的,结果就被堵在小路里了,自行车也扔在一边,几个混混一样的人围着女生,正在威胁着女生,管她要钱。

    那女生身上没有带钱,但是那几个混混不相信,奸笑着说:“这样吧,那让我们搜搜看。”

    女生吓得要死,那几个混混肯定不怀好意,把女生堵着不让她走。

    温白羽一看,顿时怒了,拍了拍万俟景侯的后背,说:“停车停车!”

    万俟景侯很快把车子停下来,温白羽立刻跳下去,撸起袖子就跑过去,万俟景侯看到温白羽冲上去,不由得叹口气,年轻的温白羽简直更冲动了。

    那边好几个混混,手里有刀子,还有铁棍/子,温白羽不管不顾的就冲上去了。

    万俟景侯赶紧把车子支起来小心的放在一边,然后就走过去了。

    万俟景侯走过去的时候,那几个混混正要动手,温白羽把女生护在身后,那几个混混不乐意了,抄起棍/子就要打温白羽。

    “啪!”一声,温白羽还想抬手去挡,结果铁棍/子没有打到他,一下把一只大手紧紧攥在手心里。

    那几个混混吓了一跳,握着铁棍/子的混混使劲甩了两下,根本甩不开,瞪着眼睛看着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

    万俟景侯一身黑色,尤其小路没有灯,看起来就有一种瘦高的错觉,仿佛要融入黑夜。

    混混骂了一声,万俟景侯不耐烦的眯起眼睛,猛地一转铁棍,就听到“嗖!!!”一声,铁棍/子瞬间旋转了起来,混混掌心一阵火/辣,猛地就松开手,嘴里“啊啊啊啊”的大叫。

    万俟景侯的动作非常快,“啪!”一声又握住了不断旋转的铁棍,猛地一打,就听到“嗷!”一声,旁边几个混混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瞬间被打中了膝盖。

    “砰砰砰”几声,一帮混混全都倒在地上,万俟景侯不耐烦的“哐当”一声把铁棍/子扔在地上,说:“报警。”

    旁边的女生吓得都傻了,还是温白羽快速的拿出手/机来报警。

    经过这一番折腾,两个人七点半才走,温白羽差点饿死,不过温白羽特别兴/奋,说:“天呢,你这么能打?那几个混混瞬间就给跪了!太厉害了,你能教教我吗?”

    万俟景侯看着温白羽不加掩饰的崇拜,心里感觉这个福利也不错,说:“有时间教你,先回家。”

    两个人在路上,温九慕还打了个电/话,问温白羽在哪里,温白羽说快到了。

    温磊和温九慕都没想到温白羽不是自己一个人回来的,还带着同学,温白羽为了让两个叔叔觉得自己交的不是狐朋狗友,把万俟景侯夸得天上有地/下无,不仅是学霸,而且还很仗义等等……

    然后才说让万俟景侯借宿在他们家。

    温磊和温九慕没什么意见,毕竟温白羽把万俟景侯夸得太好了,而且万俟景侯这是见岳/父,自然表现的特别的好,两个叔叔都觉得万俟景侯是“好孩子”。

    大家先吃饭,温白羽都要饿死了,四个人坐在一起,晚饭是大叔叔做的,手艺特别棒,温白羽怕万俟景侯怕生,就给他夹菜,笑眯眯的。

    万俟景侯还在装“好孩子”,很客气又懂礼貌的说:“谢谢。”

    两个叔叔问了问万俟景侯是哪里人,怎么高三转学等等,万俟景侯早就编好了,对答如流,而且他也算是了解两个叔叔的性格,答/案都让两个叔叔特别满意。

    温磊说:“你瞧瞧人家,你看看你自己。”

    温白羽咬着筷子,说:“大叔叔你又骂我,我是亲生的吗?”

    温磊脸色一僵,就没有多说什么,万俟景侯心想,温白羽说的还真准,并不是亲生的……

    吃过饭之后,就该写作业了,温白羽给万俟景侯安顿了一个客房,他的房间旁边是温磊的房间,温磊的房间旁边是温九慕的房间,然后才是客房,中间隔了不少。

    万俟景侯对这个不满意,他觉得自己可以直接睡在温白羽房间里,这是迟早的事情,不过还为时有点早,毕竟要放长线钓大鱼,不能操之过急。

    不过万俟景侯的线还没有放太长,没有半个小时,温白羽就自己跑过来了。

    温白羽悄悄从外面进来,都没敲门,打开一个小/缝隙,然后探头往里看了看,对万俟景侯挤眉弄眼了两下,就窜了进来,然后关上/门,蹑手蹑脚的过来,笑着说:“我有新出的游戏光碟,咱们打游戏啊?”

    万俟景侯无奈得笑了一下,温白羽还真是贪玩,温白羽看着他的笑容,差点傻了眼,感叹说:“天呢,你笑起来更帅了。”

    万俟景侯欣然接受了他的夸赞,说:“你不写作业了?一会儿睡不了觉。”

    温白羽眉毛立刻一耷/拉,说:“不会写啊,语文都写了,数学物理都不会。”

    万俟景侯说:“那你怎么不学文科?”

    温白羽干脆在他旁边坐下来,托着腮帮子唉声叹气,说:“学文还要背书,太难背了,很麻烦。”

    结果学了理科,温白羽的脑子又转不过来……

    万俟景侯说:“我教你,你把作业拿过来。”

    温白羽狐疑的去把作业拿了过来,万俟景侯真的教他,温白羽傻了眼,万俟景侯真的是学霸啊,老/师留的题他都能做出来,连思考拓展题都做出来了,而且讲的特别通俗易懂,温白羽瞬间就学会了。

    两个人八点多到家,吃过饭都将近九点了,但是没有用两个小时,十一点就把作业都给做完了。

    温白羽从来没感觉这么爽过,好像玩游戏过关斩将,完虐一样,真是太爽了。

    温白羽抻了个懒腰,他穿着家居服,特别随意,双手一抻,就露/出一截又细又白的小/腰,万俟景侯只是目测了一下,果然是瘦一些,看起来特别青涩。

    万俟景侯多看了一眼温白羽的腰,温白羽根本没发现,拿着手里的光/盘,说:“来来来,咱们现在玩两把。”

    温白羽一天上课其实挺辛苦的,万俟景侯就陪他完了两盘游戏,结果温白羽被完虐了,写作业找到爽感了,玩游戏愣是没找到爽感。

    温白羽看了一眼时间,说:“不玩了不玩了,我去睡觉了。”

    他说着站起来,把自己的作业本收拾收拾,夹/着就准备走了。

    万俟景侯也收拾了东西,准备睡觉,结果就在这个时候,温白羽突然兴冲冲又跑回来了,仍然对着万俟景侯挤眉弄眼的,笑的一脸怀相,压低声音说:“来来来,我跟你说,我大叔叔看‘动作片儿呢’,嘿嘿,来来。”

    时间已经很晚了,温磊的房门是关着的,这个时候其实温磊早就应该睡了,结果房间里竟然有声音,刚才温白羽从旁边路过,就听到了声音,顿时竖/起耳朵,没想到大叔叔这么严肃正经的人,屋子里竟然传出呜咽的声音,还有一些呻/吟声。

    温白羽虽然没有女朋友,但是小黄/片还是看过的,一听就听出来了,立刻兴冲冲拉着万俟景侯犯坏的要去围观。

    万俟景侯听他这么一说,顿时觉得他大叔叔可能没看什么不和谐的东西,而是根本就在做和谐运/动……

    温白羽现在可不知道大叔叔温磊和小叔叔温九慕的关系,不过万俟景侯知道,万俟景侯觉得,温九慕可能在温磊的房间里。

    温白羽已经拉着万俟景侯过去,探头探脑的把耳朵贴在门板上,一副坏笑的样子。

    万俟景侯想对了,温九慕就在温磊的房间里,那两个人的关系温白羽不知道,还以为他们是兄弟,其实温磊和温九慕根本不是兄弟,非要说,可能有一点师/兄弟的关系。

    温白羽把耳朵一贴上去,就听到一个有些清朗,但是带着低哑的喘息,特别隐忍的说:“轻一点儿……温磊……别,会听到的……”

    温白羽简直如遭雷击,这声音,因为温白羽天天听,根本不可能听错,绝对是小叔叔温九慕的声音,小叔叔竟然在大叔叔的房间里,而且还叫着大叔叔的名字!

    随即是温磊的声音请,笑着说:“那你自己来,你比我知道轻重,好吗?”

    温白羽瞬间三观都被刷新了,手里的书本“哗啦”一声就要掉在地上,万俟景侯眼疾手快,一把接住了所有的书本,然后拉着温白羽就走了。

    万俟景侯把温白羽拉进房间里,将书本放在他桌上,说:“早点睡。”

    说完,万俟景侯很潇洒的就走了,温白羽正在重塑他的三观,结果万俟景侯很淡定的,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温白羽更是怔愣,难道他们刚才听到的是一个很普通的事情吗?

    温白羽仔细想了想,或许是因为万俟景侯是“新来的”,所以没听出来温磊和温九慕的声音,可能真以为是小黄/片呢……

    温白羽想到这里,其实松了口气,然后浑浑噩噩的继续重塑三观,浑浑噩噩的洗澡,浑浑噩噩的倒在床/上就睡了。

    或许是因为这对于温白羽来说实在是太刺/激了,所以温白羽晚上做了一个怪梦……

    温白羽稀里糊涂的梦见了万俟景侯,他梦见万俟景侯抱着他,将他扔在床/上,然后开始脱他的衣服,动作很慢很慢,温白羽心里升起一股焦急,竟然自己动手开始脱衣服,然后紧紧搂着万俟景侯,两人就开始拥/吻。

    这种梦已经很奇怪了,还用奇怪的,温白羽趴在床/上,万俟景侯狠狠牵着他的腰,含/住他的耳/垂,压低声音笑着说:“要进去了。”

    温白羽“啊!”的一声大喊,他不知道什么要进去了,进什么去了?男人和男人怎么可能做,怎么用那种地方。

    总之各种奇怪,温白羽大喊了一声就醒了,瞪大了眼睛看着天花板,随即双/腿之间湿/乎/乎的,有些滑……

    温白羽:“……”

    温白羽顿时闹了一个大红脸,他竟然梦/遗了,而且他不是梦到了大胸的妹子,而是梦到了一个男人!还是他的同学!

    温白羽一声大喊,外面的人全都冲进来了,温磊温九慕,还有万俟景侯。

    温白羽先看到了温磊和温九慕,顿时脸上一红,就想到平时温柔的小叔叔,声音呜咽的哭求着,还有平时很严肃的大叔叔,竟然能说出那么戏谑的话。

    温白羽正脸红,一眼又看到了万俟景侯,瞬间“嘭!”一声,脑子里炸烟花,几乎开锅了……

    温白羽又浑浑噩噩的起床,浑浑噩噩的吃早饭,浑浑噩噩的准备去上学。

    因为他们还只有一辆自行车,所以还是万俟景侯骑车,载着温白羽,温白羽抱着万俟景侯的腰,突然就想到了昨天晚上的梦,顿时满脸通红,他现在只能庆幸,万俟景侯背对着自己,根本看不到。

    两个人到学校之后,温白羽还是浑浑噩噩的,坐在座位上发呆,万俟景侯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说:“生病了吗?”

    温白羽反应特别剧烈,“嗬!”的抽/了一口气,瞪大了眼睛,仿佛吓了一跳,把旁边的女生都给吓着了。

    温白羽满脸通红的说:“没事……没事,我在想事情而已,你吓到我了。”

    万俟景侯皱了皱眉,很快早读开始了,只好坐回位置上。

    今天学校只有半天课,下午办一个成/人典礼,毕竟他们都十八岁了,学校每年都会为高三学/生办一个典礼。

    其实很枯燥,只是校领/导致辞而已,但是下午典礼之后就会放假,大家一大早就相约出去玩。

    温白羽浑浑噩噩的,没听清楚他们说什么就点了点头,那边的女生说:“太好了,温白羽参加,万俟你也参加吧!”

    温白羽这才回过神来,说:“啊?参加什么?”

    温白羽都没注意,同学说要去ktv唱歌,下午三/点放学,去玩几个小时再回家。

    明天正好是周五,周五有高中的最后一场秋游,意义也很重大,学/生们心里跟长草似的,也不会用今天下午的时间去复习功课了。

    温白羽一听,既然都答应了,去就去呗。

    没想到的是,冷冰冰的万俟景侯竟然也点了点头。

    典礼很顺利,两点多就放了,大家放松之后跟撒欢儿似的,立刻就聚/集起来,准备去旁边的ktv,大约一站地的地方。

    万俟景侯骑车载着温白羽,好几个女生跑过来说:“万俟,你载我吧,我比较轻啦。”

    温白羽一听,动作比思维要快的多,立刻一把抱住万俟景侯的腰,好像怕他跑了一样……

    女孩子们都面面相觑,万俟景侯倒是挺喜欢他这个反应的,立刻蹬起车子,说:“走了。”

    他们很快就到了ktv,已经有先行的同学开了包间,走进去特别昏暗,音乐“咚咚咚”的在响,陆陆续续大家都来了。

    因为都已经成年了,也可以喝酒了,平时学业有太重,压力很大,这会儿跟撒欢儿似的,可劲儿的开始狼嚎鬼叫。

    温白羽坐在一边差点堵耳朵,说:“你们这是掉进鸡窝了吗,真够难听的!”

    万俟景侯坐在一边,他不唱歌,也不喝酒,女生们邀请万俟景侯去唱歌,不过都被拒绝了,有女生笑着说:“等等先等等!咱们先别唱歌了,玩个游戏吧!”

    一听玩游戏,大家都笑起来,特别的不怀好意。

    在ktv能完的就那么几个游戏,无非是什么惩罚游戏,大冒险之类的等等。

    温白羽一听他们要玩真心话大冒险就头皮发/麻,因为他感觉自己运气很背。

    ktv有扑克牌,有人就拿过来,踢了大小/鬼开始洗牌,大家都要玩,很快就开始抽牌了。

    一人抽/了两张牌,温白羽拿起牌一看,顿时毁的肠子都青了,两张红桃!花色是一样的!

    旁边的同学一眼就看到了,立刻哈哈笑着说:“温白羽温白羽!他一样的!”

    温白羽忍不住叹气,结果就听到一个女生特别惊喜的说:“哎呀,万俟也是一样的!”

    万俟景侯把牌摊开,结果是两个黑桃,还有一个女生,就是被他们救了的那个女生,也是两个红桃。

    一共三个人要接受考验,大家嘻嘻哈哈的问他们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万俟景侯很淡定的选了大冒险,温白羽一听,也选了大冒险。

    那个女生特别羞涩,也跟着选了冒险。

    班里的人立刻起哄起来,有男生说:“冒险好啊!那就让冒险的人在他们中间选一个人,热/吻三十秒以上!先到先得啊!”

    他这样一说,好多女生不愿意,热/吻什么的,两男一女,男生肯定选女生热/吻啊,无论是温白羽还是万俟景侯,那可都是帅哥,尤其是万俟景侯,好多女生都吃醋了,不同意这个。

    不过万俟景侯倒是特别爽/快,一点儿心理负担也没有,叠着的大长/腿放下来,很快就站了起来。

    温白羽心里“梆梆”的跳了两下,感觉特别不舒服,因为他也觉得万俟景侯会去吻那个女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心里不舒服。

    就在这个他不舒服的时候,突然头顶上投下一片阴影,在众人“嗬!!!”的一声齐齐的抽气声中,万俟景侯突然低下头,一手撑在沙发背上,给了温白羽一个结结实实,苏的不能忍的沙发咚。

    万俟景侯的另外一手抬起温白羽的下巴,将他的头抬起来,温白羽都懵了,完全没反应过来,就感觉万俟景侯炙热的慢慢贴了上来。

    “唔……”

    温白羽的嘴唇被炙热含/住,万俟景侯的唇/舌立刻纠缠上来,果然是热/吻,舌/头立刻窜了过来,霸道的侵占着温白羽的口腔。

    温白羽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他没和人接/吻过,特别青涩,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被动的接受着湿吻,来不及吞咽的津/液顺着脖颈流下来,鼻子里发出“嗯……”的喘息声,只感觉万俟景侯的热/吻太特么熟练了,技术太好了!

    温白羽瘫/软在沙发上,满脸通红,呼呼的喘着气,感觉腰都软/了,双/腿紧紧/夹/着,因为一个热/吻,他已经有了反应。

    旁边的同学看的瞠目结舌,都不敢呼吸,屏气凝神的怕打扰到他们,万俟景侯的吻带着浓浓的性/感,何止是三十秒,足足一分钟……

    温白羽呼呼喘着气,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猛地捂着嘴巴,瞪大了眼睛,头顶要冒烟儿,说:“我……我的初吻!”

    万俟景侯脸色很淡然,好像做了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嘴角挑/起来,带着一些微微的弧度,声音沙哑性/感的说:“你可以吻回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425章 万俟景侯X温白羽1》,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