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423章 冥帝X小福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冥帝无语的看着钟馗,说:“我像是那么禽/兽的人吗?”

    钟馗木讷的摇了摇头,冥帝说:“是吧?”

    钟馗这才慢慢的说:“因为老大你根本不是人啊。”

    “噗……”

    他这一句说完,坐在副驾驶的范无赦都没忍住笑了一声,钟馗应该没有骂人的意思,他说的可是大实话,在冥帝晋升为阴府最高统/治之前,他也是一个鬼帅,所以冥帝根本不是人,他是鬼……

    冥帝翻了个白眼,说:“行了,你今年的绩效全没了。”

    钟馗一脸苦相,说:“老大,不是吧?”

    冥帝看着坐在自己怀里,安安静静的玩着自己西装扣子的小福,一脸笑眯眯的样子,说:“我说以后,小福就是你们大嫂了,等小福长大之后。”

    钟馗迟疑的说:“八年之后?”

    冥帝:“……”

    钟馗插刀也挺准的……

    小福坐在冥帝怀里,听不懂他们说什么,对于刚刚从无菌仓出来的小福来说,他根本不知道“大嫂”是什么东西。

    现在已经六点多,将近七点了,小福的肚子有些饿,他靠在冥帝怀里,一手握着小纸鹤,另外一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然后开始咬手指。

    冥帝一看就知道他是饿了,抱着小福突然说:“哦对了,前面路边停车,你们可以回去加班了。”

    钟馗:“……”

    黑白无常:“……”

    冥帝笑眯眯的,像是怪蜀黍一样,抱着小福从车里下来,还笑着说:“来小福,跟叔叔们再见。”

    小福很老实,坐在冥帝的胳膊上,挥着自己的小白手,摇了摇头,似乎在和他们再见。

    小福的样子的确太萌了,只不过就是太瘦弱了,没有小孩子的婴儿肥,一瘦弱就显得眼睛特别大,水灵灵的,看起来特别可怜。

    钟馗怕自己的样子把小福弄哭了,极力表现的很亲和,摇了摇手,谢必安笑着说:“老大,您可忍住啊。”

    冥帝无奈的说:“你们赶紧去加班吧。”

    冥帝抱着小福从车上下来,看着他们的车子开走,然后回身进了旁边的餐厅,冥帝预先约了位置,毕竟今天可是小福十岁的生日,应该好好庆祝一下。

    小福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餐厅很高档,里面不算吵闹,非常安静,还有人在拉小提琴,不过小福有些害怕,紧紧拉着冥帝的衣服,缩在他怀里,把小/脸蛋贴在冥帝的胸口上。

    冥帝笑眯眯的抱着小福,轻轻拍着他的背,因为小福太瘦弱了,他怕把小福拍坏了,就很轻很轻的,柔声说:“小福乖,没事的,明叔叔带你吃饭,好不好?”

    小福似懂非懂的看着明叔叔,他不知道吃饭为什么要到这种地方来,以前吃饭都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叔叔或者阿姨,戴着消毒的皮手套,然后把饭从玻璃盒子的豁口送进来,小福就开始吃饭了,没有什么新鲜的,每天都是如此。

    小福有些紧张,抓着冥帝的衣服,那种依赖的感觉让冥帝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微妙,按理来说,冥帝即使有干支玉敦,也不能出手打破历/史,但是冥帝看到小福这种样子,真的忍不住想要去接/触他,他不能坐视不理。

    冥帝抱着小福进去,一个靠窗的沙发卡座,视野非常好,能看到外面五光十色的霓虹灯,还有飞快行驶的各种汽车。

    小福都没见过这些,睁大了眼睛看着,仿佛外面的霓虹灯是一种绝美的景色,一脸疑惑又信息的样子,不由的侧过身来,坐在冥帝的怀里,轻轻用小手扒着玻璃窗户往外看,汽车离得近的死后,小福还会被吓得缩一缩脖子。

    小福指着外面的汽车,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嘴里奶声奶气的说:“啊……明叔叔……”

    冥帝被他一叫,心都要化了一样,搂着小福,笑着说:“汽车,那是汽车。”

    小福似懂非懂,又指着旁边的广告灯,冥帝耐心的说:“霓虹灯。”

    小福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在冥帝的腿上跳了跳,说:“灯……灯!”

    冥帝笑着轻轻捏了捏他的小/脸蛋儿,说:“小福好聪明。”

    冥帝抱着小福,翻开餐单,说:“小福饿了,先来看看想吃什么。”

    小福眨着大眼睛看着菜单,一点儿也不懂上面画的是什么,不过小福还是有食欲的本能的,看着那些精美的图片,顿时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小肚子发出“咕噜——”一声,叫的还挺响亮。

    冥帝不由笑了一声,说:“想吃什么,喜欢什么,指给明叔叔看好吗?”

    小福盯着餐单,他太小了没办法翻餐单,冥帝就给他一页一页的翻,是中餐厅,冥帝怕小福吃不惯其他的东西,特意找了一间很雅致的私家菜餐厅。

    小福盯着那些图片,小白手在上面指啊指的,突然指着毛血旺,说:“灯!灯!”

    冥帝一看,毛血旺是红红的颜色,上面还撒着绿色的香葱,和刚才小福看到的霓虹灯的颜色还真有点相似,小福一脸很聪明的样子,说:“灯!”

    冥帝差点被他萌死,旁边负责点餐的服/务员笑着说:“先生,您儿子真可爱。”

    冥帝:“……”怎么回事,突然变成儿子了?

    虽然冥帝已经记不清楚自己的年纪,到底是几千岁了,虽然他们的年龄差真的“很萌很萌”,但是冥帝也最多做叔叔,并不想/做爹啊!做爹以后还怎么谈恋爱啊……

    服/务员没想到自己夸了这位先生的儿子可爱,结果先生好像还不是很高兴……

    小福什么都没吃过,看着什么都喜欢,小白手指来指去的,但是冥帝一脸宠溺的表情,只要是小福指的,冥帝就会点上,最后两个人点了一大桌子菜,桌子都不够摆的,服/务员把旁边的桌子给并了过来,这才摆下了这么多菜。

    最先上来的是饭前甜点,两个很小的小布丁,小福盯着那布丁看,冥帝笑着说:“吃吧。”

    小福这回听懂了,伸出手去,用手抓着盘子里的布丁就要往嘴里送,冥帝吓了一跳。

    毕竟他遇到小福的时候,小福已经十七岁了,并不是现在只有十岁的年纪,小福一直在无菌室里,根本没有接/触过什么,小福这十年之间,吃饭都是用手,西里呼噜的吃完就好。

    冥帝之后遇到小福的时候,小福已经在无菌室外渡过了七年,这七年很艰辛,小福自己学会了很多东西,这其中的过程谁也不知道了。

    小福现在刚刚从无菌室里放出来,还是什么都不会的阶段,他甚至不知道喝汤要用勺子,不知道夹菜要用筷子,不知道盘子碟子都是干什么用的,进一步说,他甚至不知道上厕所该去洗手间,睡觉该在床/上。

    小福什么都不知道,他的心理年龄,可能还不足别人三岁的孩子,而他的身/体年龄也不像是个十岁的孩子。

    冥帝看着小福匆忙的将布丁往嘴里塞,然后睁大了眼睛,似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双手接着,把掉下去的布丁从自己衣服上抠下来,又要往嘴里塞。

    旁边上布丁的服/务员也吓了一跳,小孩子看起来挺萌的,怎么一吃饭突然变得这么可怕,好像是个小野人似的。

    冥帝赶紧/抓/住小福的手,不让他把掉在衣服上的布丁塞/进嘴里,这里可不是无菌室,小福常年在无菌室里培养,如今已经经受不了一点儿的病菌病毒,掉在衣服上的布丁不干净,冥帝怕他吃了会闹病。

    小福的眼睛就是发烧给烧坏的,冥帝不能让历/史重演。

    小福被冥帝抓到了手,吓了一跳,立刻缩起来,小福的眼睛非常纯粹,他的感受也非常纯粹,似乎能感觉到冥帝的情绪波动,立刻缩了缩脖子,一脸害怕的样子。

    冥帝意识到自己的表情有些可怕,赶紧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用餐巾纸轻轻的给小福擦手上粘腻的布丁,擦过之后说:“小福乖,这个不是这么吃的,明叔叔教你吃,好吗?”

    小福看着冥帝,似乎确定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软/软的说:“好……”

    冥帝拿起旁边的小勺子,说:“这是勺子,勺子……可以用来吃布丁的。”

    他说着,挖了一块小布丁,然后送到小福嘴边,笑着说:“呐,现在可以张嘴吃了。”

    小福怯生生的张/开嘴巴,粉嘟嘟的小/嘴唇,比别人都粉/嫩,因为常年见不着太阳,而且根本没有运/动,所以让小福的嘴唇没什么血色,呈现出粉/嫩的颜色。

    小福把布丁含了进去,还差点咬到了勺子,冥帝笑着说:“嗯,真乖,好吃吗?”

    小福点了点头,软/软的说:“好次。”

    冥帝笑着说:“那会了吗?会用勺子了吗?”

    小福又点了点头,冥帝就把勺子递给小福,只是吃布丁的小勺子,做工很精致,小福捏着就好像是一把大勺子,小福笨拙的将勺子握在手里,然后颤悠悠的挖下了一块布丁,立刻露/出欣喜的笑容。

    冥帝说:“真厉害。”

    小福则是睁着大眼睛,一脸高兴的举起小勺子,尽力举高,递到冥帝面前,冥帝一愣,就听小福说:“明叔叔,好次。”

    冥帝赶紧低头,把布丁吃了,笑眯眯的说:“嗯……小福也很好吃。”

    小福没听懂冥帝说什么,还以为说布丁好吃,又挖了一块,自己吃一口,就递给冥帝吃一口,冥帝感觉小福真是太贴心了,就像贴心的小棉袄一样。

    其他菜很快也上了,冥帝又教小福用筷子,不过对于小福来说,用筷子有点费劲,毕竟他根本没练过,样子看起来挺规矩的,但是夹不上来东西,冥帝只好让他用勺子吃。

    小福看到他点的那道“霓虹灯”,顿时眼睛睁大很大很大,挖了一勺子就送进了嘴里,小福的动作还挺快,结果是个大辣椒,就算不吃辣椒,毛血旺这个菜也是比较辣的,更别说小福从没吃过辣的了。

    小福吃了一口,瞬间辣的眼泪直流,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小/脸瞬间通红通红的,嘴唇也红嘟嘟的了。

    冥帝赶紧把小福抱在怀里,然后给他喂了几口凉丝丝的饮料喝。

    小福一边流着眼泪,鼻涕都流下来了,一边喝轻轻啜/着饮料,仿佛一个小受气包,看起来真是太可爱了。

    冥帝感觉小福哭起来的样子也挺可爱的,而且我见犹怜,不过他可不想看到小福除了在床/上以外的地方哭,虽然这么说,为时过早……

    小福被冥帝抱在怀里哄了一会儿,这才不哭了,不过很委屈的说:“灯……灯不好次。”

    冥帝被萌的都不行了,一顿饭吃的非常开心,小福也学了不少东西,等吃过之后,冥帝就抱着小福准备回家了。

    冥帝抱着小福从餐厅出来,小福喜欢小布丁,冥帝还特意让人打包了好几个,小福就双手抱着打包盒子,一脸很高兴的样子,还晃了晃,冥帝觉得,可能打开之后,布丁就已经变成布丁泥了……

    冥帝抱着小福进了小区,上了楼,拿出钥匙来,把家门打开,然后打开灯,小福一脸好奇的看着房子,和研究所一点儿也不一样,研究所里到处都是金属的设备,还有白色的围墙,而这个房间不是。

    房间很宽敞,首先是玄关,里面是个大客厅,冥帝抱着小福进了客厅,把小福放在软/绵绵的沙发上。

    小福老老实实的坐着,伸出小手摸了摸沙发,动作小心翼翼的,沙发软/绵绵的,和玻璃仓一点儿也不一样。

    小福老/师的看着冥帝把外衣脱/下来,挂在玄关的衣钩上,然后走过来笑着说:“小福,以后要和明叔叔生活在这里了,喜欢吗?”

    小福立刻点了点头,软/绵绵的说:“喜欢。”

    他说的声音很小,特别软特别软,冥帝一听就想把小福搂在怀里使劲亲。

    小福看着冥帝一脸“笑眯眯”的样子,有些不解,不知道明叔叔在笑什么,小福坐在沙发上,伸着小手拍了拍自己的嘴巴,打了一个小哈欠,似乎是有些困了。

    小福身/体很弱,而且以前除了吃饭和睡觉,也没有其他事情可做,小福这会儿吃了饭,而且吃饭好像打仗一样,一切都很新鲜,让小福一直处于高度兴/奋的状态,现在立刻就困了。

    冥帝见他困了,笑眯眯的说:“小福困了,那咱们去洗澡,然后睡觉吧?”

    小福听不懂什么是洗澡,迷茫的大眼睛里还有哈欠的水光,歪着头看着冥帝。

    冥帝抱起小福,说:“来,乖,咱们去洗澡。”

    两个人进了浴/室,冥帝先把浴缸里放上热水,然后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那就是小福根本没有衣服穿,今天已经晚了,最快也要明天出去买,但是晚上穿什么?

    小福完全没有这个苦恼,盯着喷水的花洒一直在看,花洒“呲呲”的喷着水,金属的花洒还反光,好像一面小镜子,小福在上面看到了自己,立刻睁大了眼睛,说:“福……福!小福……”

    冥帝一看,顿时乐了,原来小福还以为看到了自己。

    等温水续好了,冥帝试了试水温,这才把小福脱/光光,试探性的放进去,小福很乖,只是抱着他的手臂不撒手,也不反/抗。

    小福身上已经脱/光了,一/丝/不/挂的,完全看不出来是个十岁的孩子,看起来也就撑死了五岁,绝对不像是上学的孩子,瘦小的身/体坐在浴缸里,暖色的浴/室灯光完全不能将小福的身/体照的红/润一些。

    小福的皮肤白/皙的几乎透/明,常年不照阳光,让他没有一点儿血色,苍白的不可思议,细细的小/腰,小肚子倒是有一点点鼓,毕竟刚才吃了好多好多东西。

    两条细细的小白腿/儿,腿中间藏着一个特别可爱的小鸟,冥帝一看小福的小鸟,差点笑出来,真的好可爱好可爱,还没有发/育,颜色非常干净。

    小福身上本身就是干干净净的,他是最干净的,也因为那些人想要小福是最干净的,所以才把他困在玻璃仓里,一困就是十年。

    小福雪白的小身/子泡在热水里,因为舒服,忍不住扭了扭,冥帝笑着说:“乖,没事。”

    小福这才慢慢松开了手,冥帝给小福轻轻/撩着热水,给他洗头洗脸,摸/着小福嫩/嫩的皮肤,心想着,这福利也太好了,怪不得万俟景侯那么钟爱养成,原来养成也挺有/意思的……

    小福乖乖的坐在浴缸里,特别配合,冥帝给他洗小胳膊,他就抬起自己的小胳膊,还会主动的抬起另外一条小胳膊,眨着大眼睛配合。

    冥帝给小福洗了澡,然后没忍住,低头亲了一下小福的脸颊,小福眨着大眼睛,一脸奇怪的看着冥帝,不知道亲脸颊代/表什么。

    冥帝一边给他裹上大浴袍,一边笑着说:“亲/亲,代/表我喜欢小福,小福呢,小福喜欢明叔叔吗?”

    小福眨着大眼睛看冥帝,然后抬起小白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那里刚刚被冥帝亲了一下。

    小福反应了一会儿,等冥帝裹/着浴巾抱起他的时候,小福突然伸手搂住了冥帝的脖颈,然后“啵!”一声,特别响亮的在冥帝的脸颊上亲了一下,两只手都搂不过来,奶声奶气的说:“喜欢……喜欢明叔叔!”

    冥帝被小福突然亲了一下,顿时美得要冒鼻涕泡,又亲了一下小福的脸颊,小福立刻也亲了一下冥帝的脸颊。

    两个人一路从浴/室走到卧房,亲来亲去的,反正冥帝亲一口,小福就亲一口,小福还咯咯笑,似乎特别喜欢冥帝亲他脸颊。

    冥帝享受着自己的福利,把小福放在特别大的床/上,给他裹/着浴巾盖好被子,毕竟没有睡意,让小福穿着衣服睡实在太不舒服了,也没有其他人,裹/着浴巾睡也可以。

    冥帝把小福放好,让他躺好,说:“呐小福乖,明叔叔也要去洗澡了,你在这儿等明叔叔,乖乖躺好,千万别掉下去哦。”

    小福似懂非懂的点头,说:“小福乖乖!”

    冥帝亲了一下他的额头,说:“好孩子,明叔叔很快回来。”

    冥帝匆匆去浴/室洗了澡,只是冲了一个,因为他怕小福掉下来摔着,但是又怕自己没洗好的话,会有病菌什么的,千万别给小福弄生病了。

    冥帝匆匆回来,头发还是湿的,就看到小福笔杆条直的躺在床/上,眨着大眼睛乱晃,安安静静的等着冥帝回来,还保持着刚才的动作,真的一动都没动。

    冥帝赶紧回来,小福松了一口气,眨着大眼睛看他,似乎有些可怜,说:“明叔叔。”

    冥帝这才意识到,小福可能是害怕,毕竟这里很大,而且就他们两个人,刚才他把小福一个人放在床/上就走了,小福刚刚体验过和人在一起的温馨,突然一个人呆着,很可能害怕。

    冥帝赶紧把小福抱在怀里,说:“小福好乖,小福很勇敢。”

    小福听不懂什么叫勇敢,窝在冥帝怀里,小手拉着冥帝的衣服角不松开。

    小福很累了,刚才其实就想睡了,但是他不敢睡,他想等着明叔叔回来,小福有些害怕,或许自己睡了一觉,一睁眼又会回到玻璃房子里,什么都没有了……

    冥帝搂着他,小福这会放松/下来,很快就睡着了,几乎没有一分钟,呼吸已经平稳了。

    冥帝赶紧轻轻把他放在床/上,然后关了灯,躺在小福旁边,给他盖好被子,盯着小福看了好久。

    小福睡了一个美觉,梦里有好多好多的好吃的,好多小布丁,还有明叔叔,明叔叔抱着他,还亲/亲他的脸颊,对他很好很好……

    小福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了阳光,窗帘的缝隙有阳光透进来,正好照在他的眼睛上,让小福眨了两下大眼睛,他感觉有呼吸喷洒在自己的颈侧,弄得痒痒的,回头一看,是明叔叔。

    明叔叔的样子特别好看,比研究所的那些叔叔阿姨都要好看的多,而且明叔叔特别温柔,总是对自己笑,不止如此,明叔叔还会给自己小白鹤玩,教自己吃好吃的布丁,看霓虹灯,还有小汽车……

    小福睁着的眼睛,认真的看着冥帝,冥帝其实早就醒了,不过没动,怕吵醒了小福,小福一直盯着他看,让冥帝压力很大,赶紧睁开眼睛,笑着说:“小福,早。”

    小福惊喜的看着冥帝,“么!”的一大口,亲在了他的脸颊上,冥帝发现,小福爱上了亲脸颊的游戏,这是个好习惯。

    今天冥帝要带着小福去商场买衣服,因为小福没有衣服换。

    冥帝和小福起了床,冥帝教小福刷牙洗脸,还教他上厕所,手把手学习上厕所什么的,还要教小福怎么扶着自己的小鸟,而小福用纯洁的大眼睛看着冥帝,真是让冥帝亚历山大。

    冥帝帮小福整理好裤子,小福软/绵绵的说:“明叔叔的……好大!”

    冥帝:“……”应该谢谢小福的夸奖。

    两个人从家门出来已经很晚了,毕竟很多事情需要手把手的教,出门之后先吃了早点,然后又去商场。

    小福体力很差,自己也会走路,被冥帝领着走几步路就会呼呼喘粗气,所以基本还是冥帝抱着他走,体力这个事情也需要循序渐进才行。

    两个人进了商场,小福看的眼花缭乱的,什么东西都不认识,看什么都很新鲜,商场一楼有个孩子的室内游乐场,专门为了大人来逛商场,把孩子寄存在这里,又能让孩子玩,又能让大人逛商场。

    很多小孩子在里面玩,小福看到很多和自己同龄的人,忍不住睁大了眼睛,一脸好奇。

    冥帝笑着说:“小福,想玩那个吗?”

    小福听着孩子们的欢笑声,看着那群孩子,有些害怕的摇摇头,冥帝其实也不敢让小福去玩,毕竟那么多孩子,没个轻重,小福实在娇气,绝对不能磕了碰了。

    不过那边有个室内的小型旋转木马,冥帝抱着小福过去,给小福买了票,把小福放在上面,小福有点害怕,抱着木马的栏杆。

    冥帝笑着说:“没事,一会儿小木马就要飞起来了。”

    很快音乐就想起来,旋转木马发出梦幻的音乐,开始慢慢旋转,因为是供孩子玩耍的,所以旋转的特别慢,一点儿危险也没有。

    刚开始小福很害怕,不过后来就不害怕了,也“咯咯”的笑了起来,还冲着冥帝招手,小福喜欢这个旋转木马,一共玩了两次才走。

    冥帝带着他去童装部,因为小福长得太可爱了,一进童装部,那些导购的眼睛都雪亮雪亮,特别热情的给冥帝介绍衣服。

    导购简直异口同声的说:“先生您儿子真可爱啊!”

    冥帝:“……”又被误会了!

    冥帝给小福买了好几件衣服,就差买小裙子了,小福长得好像洋娃娃,尤其是那双大眼睛,特别水亮,穿小裙子一定特别可爱。

    不过小福是可爱的男孩子,为了不让自己恶劣的兴趣膨/胀,冥帝还是遏制了给小福买小裙子的想法。

    小福因为体质弱,很怕冷,冥帝给他买了好几个小棉袄,还有小羽绒服,把小福打扮的跟个小毛球似的,简直不能再可爱了。

    小福穿着白色的小羽绒服,头上戴着一个绒绒的白帽子,帽子上还带着兔耳朵,耳朵上戴着白绒绒的耳罩,脖子上还围着小兔叽的围巾,脚上踩着一双白色的小靴子,看起来特别可爱。

    冥帝简直满意自己的眼光,全都买齐了之后,就拉着小福去柜台结账。

    冥帝一看就是有钱人,掏出卡刷卡的时候,只是松了一下手,刷卡签字之后,一低头,小福竟然不见了!

    小福乖乖的站在冥帝身边,不过这个时候突然有个人走过来,看准了时机,一把捂住小福的嘴巴,就把小福给抱走了。

    小福打扮的特别可爱,看起来还是有钱人家的小公子,小小年纪就一身的名牌,又特别乖/巧粉/嫩,那个人就看中了小福。

    小福安全没有反/抗能力,被捂着嘴巴就抱跑了,根本没有声音。

    那个男人抱着小福赶紧就跑,没有做电梯,顺着楼梯间就跑了下去,跑到商场的一层,准备从商场出去。

    结果刚从商场大门出去的时候,有两个年轻人站在商场门口,不知道在干什么,可能是吵架。

    温白羽感觉自己背极了,运气太不好了,也不知道倒了什么霉。

    他今年刚刚上大学,从金华考到了北/京,大一的学/生,温白羽长相虽然不算很出彩,但是算是温文尔雅的类型,不说话的时候特别有气质。

    几个同学相约周末出来玩,正好温白羽还不熟悉这边,就答应了一起来玩玩,熟悉一下。

    这次出来玩的人里面男女正好平分,大家都感觉是脱单的好时机,温白羽也觉得是脱单的好时机,而且班花好像对自己还挺有/意思的。

    温白羽正准备一举解决自己的单身问题,结果那个班花突然一脸忍无可忍的职责他,说温白羽不是男人,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连亲个嘴都不会,难道要女人先表白吗等等……

    温白羽都被说蒙了,那个班花指责完温白羽,落下一个“哼”,然后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温白羽:“……”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呢!

    温白羽虽然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感觉自己这次脱单应该没有机会了,正准备离开,突然听到有孩子“呜呜”的哭声,哭声特别小,但是听得很清楚。

    温白羽抬头一看,就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男人,长得挺高壮的,怀里抱着一个粉/嫩/嫩的小孩子,捂着那孩子的嘴,还恐/吓孩子不许哭,就要带着那孩子离开。

    温白羽一看,顿时就追上去,说:“喂!这位先生,这是你家的孩子吗?”

    那男人没想到温白羽要多管闲事,看了他一眼,似乎觉得他这个身材简直没有看头,特别蔑视的,粗声粗气,带着浓重的威胁,说:“是我儿子,不听话我正教育他呢,你小子别管闲事儿!”

    温白羽一听,就觉得不对劲,小福使劲挣扎的哭,两只手来回抓,说:“呜呜……明叔叔,要明叔叔……”

    小福哭的特别惨,那个男人转身要走,温白羽立刻拉住他,说:“等等,他不是你儿子吧?”

    那个男人似乎不耐烦了,腾出一只手,没有手捂着小福的嘴,小福就哭得特别大声,很多路人都在驻足看他们。

    男人有些怒了,扬手就要打温白羽,说:“让你别多管闲事!”

    那个男人恼/羞/成/怒了,抬手要打人,温白羽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纪,就拽着他不松手,这个时候就听到“啪!”一声,那个男人突然发出一声惨叫。

    “嗷——!!!”一声,特别凄惨,吓了温白羽一跳,小福瞬间也不哭了,睁着大眼睛一脸好奇。

    就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一把捏住了那个大汉打过来的手。

    眼前突然出现的这个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大冬天的他穿的不/厚,上身套着一件短款的黑风衣,下面穿着黑色的牛仔裤,踩着一双中筒的军靴,打扮非常干练,一只手拎着一只黑色的旅行包,看起来很沉重,另外一只手捏住大汉打过来的手。

    大汉的手腕比那个男人粗了整整两圈,但是那个男人竟然轻而易举的捏着,他只是轻轻捏着,那个大汉就一直在鬼叫,“嗷嗷”的喊疼,瞬间满头大汗。

    温白羽吃了一惊,这才看清楚那个黑衣服男人的长相,瞬间“嗬!”又抽/了一口气,那个男人长得太好看了,五官轮廓硬朗深邃,眉眼惊艳,略微有些狭长的眼睛轻轻眯着,露/出一种不耐烦的神色,嘴角压着,气压很低,眼角的位置,竟然还有一颗痣。

    温白羽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什么班花系花校/花,统统全都比下去了,关键这个人,还是个男人,目测比自己高了一头,轻而易举就止住了一个抢孩子的大汉。

    那个人捏住大汉的手,眼看大汉满头都是汗珠,就是不松开孩子,立刻不耐烦的“啧”了一声,猛地一脚踹过去,黑色的靴子在他膝盖上一点,大汉又是“嗷!”一声,突然双膝一软,“咕咚!”就跪在了地上。

    温白羽看的都呆了,一脸崇拜的看着那个黑衣服的男人,男人甩开大汉的手,把掉下来的小福一把接住,小福立刻牢牢抱住男人的脖子,瞬间嚎啕大哭。

    那个男人似乎有些不适应带孩子,身/体有些僵硬的抱着怀里哭的眼泪鼻涕横流的小福。

    冥帝听到杂乱的声音,立刻向下看去,一眼就看到穿的跟小毛球一样的小福。

    冥帝赶紧拨/开人群冲过来,冲过来的一瞬间就傻眼了,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没想到在七年/前,竟然遇到了两个熟人,而且这两个熟人,似乎彼此还不认识呢。

    冥帝惊讶的看着抱着孩子的那个黑衣服的男人,说:“万俟景侯?”

    黑衣服的男人皱了皱眉,似乎在思考认不认识冥帝,但是思考的无果。

    他怀里的小福一看到冥帝,立刻张着手哭,说:“明叔叔!呜呜呜……明叔叔……”

    冥帝赶紧把小福接过来,黑衣服的男人也稍微松了一口气,然后没多说一句话,转头就走了。

    冥帝也不敢拦住万俟景侯,毕竟他可是用干支玉敦才到了这里,他不想节外生枝。

    倒是温白羽没有离开,小福能逃过一劫,还是因为温白羽拉住了那个大汉。

    小福可怜巴巴的,白/皙的脸蛋儿上还有被捂出来的红印子,一抽一抽的,冥帝抱着他,小福软/软的说:“谢谢大哥/哥。”

    温白羽被小福的样子和声音都要萌化了,不好意思的说:“不用谢我,其实我也没做什么。”

    小福受了惊吓,情绪有些恹恹的,中午都没有吃什么东西,冥帝抱着他回家,给他脸颊上抹了抹药水。

    冥帝脱衣服的时候,突然一怔,使劲摸了几下自己的口袋,心里“咯噔”一下,干支玉敦不见了!

    如果没有干支玉敦,那么他就要在过去等待七年才能回到正轨,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只是重来了一次而已,但是万一干支玉敦被其他人见到了,一旦歃血为盟,就会任意改变时间,到时候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冥帝心里正忐忑着,就听小福的声音可怜兮兮的说:“明叔叔,头疼疼……”

    冥帝赶紧把西服扔在一边,说:“怎么了小福?”

    他说着,摸了摸小福的脸颊,这一摸顿时感觉不好,小福竟然发烧了,白/皙的小/脸儿泛着不正常的殷/红,嘴唇也变得红丹丹的,大眼睛里都是水光,有些朦胧,似乎不太舒服,小福的额头滚/烫滚/烫的。

    冥帝赶紧抱起他,说:“没事没事,小福乖,只是发烧了,明叔叔带你去医院。”

    小福窝在冥帝怀里,冥帝焦急的跑出大门,连外套都没穿,打了车直接往医院去。

    坐在出租车上的时候,小福一直乖乖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发烧,所以没有力气说话。

    冥帝抚/摸/着他的小/脸,给小福用自己的体温降温,毕竟冥帝是大鬼,他的体温很低。

    小福突然软/软的说:“明叔叔,我会死吗?”

    冥帝心脏“咚!”一声,惊讶的看向小福,小福说:“之前的叔叔阿姨总是说……我要是生病,就会死的……明叔叔,我会死吗?我不想死,那就看不到明叔叔了……”

    冥帝心里瞬间很不是滋味儿,紧紧搂着小福,说:“小福乖,没事儿的。”

    小福只是点了点头,大眼睛里都是雾气,脸色有些疲惫,慢慢闭气眼睛,靠在冥帝怀里,紧紧/抓着冥帝的衣服……

    万俟景侯拎着他黑色的旅行包往前走,就听“咕噜”一声,似乎踢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地上是一个白玉一样的小玉敦。

    花纹非常古朴,这一看应该是商朝的东西,这么贵重的东西,如果是真品,那就是国宝级别,竟然掉在路边,像一块石头一样。

    万俟景侯皱了皱眉,低头将那只小玉敦捡了起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423章 冥帝X小福2》,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