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422章 冥帝X小福1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小福的全名叫做福佑。

    小福根本没有什么童年可言,他一出生,因为家里特别穷,所以想要把小福卖掉。

    不过小福的父母并没有把小福卖掉,而是将小福送到了试验所去,有人说刚生出来的孩子元气特别强,他们的眼睛非常纯粹,可以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

    例如鬼怪,和一些超自然的现象。

    当时有一个研究所,正在招/收“志愿者”,所谓的志愿者,其实并不是不给钱的,小福就成为了这个志愿者。

    小福当时很小,他才刚刚出生,什么都不懂,被父母送到了研究所当“志愿者”,他的父母就收到了一笔钱。

    小福进入了研究所之后,被那里的研究人员放在了一个玻璃仓中,玻璃仓其实就是个无菌室。

    小福进入无菌室之前,经过很彻底的消毒灭菌,然后被/关在玻璃的“牢/笼”里,开始度过他今后的日日月月。

    无菌室隔离了一些病菌病毒和不干净的东西,所有接/触小福的人,都需要经过彻底消毒,并且要全副武/装,谁也不能直接/触/碰小福。

    小福刚开始什么也不懂,大约四五岁之后,也就是在无菌室中渡过了他的第一个四五年,小福终于慢慢懂事了,他天天呆在无菌室里,什么也不能做,没人和他说话,只是有很多人观察他,从各个角度观察他。

    小福知道,这个好大好大的玻璃房子里,到处都是监/视器,好多哥/哥姐姐和叔叔阿姨,甚至是爷爷奶奶都在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眼神非常兴/奋,兴/奋到亢/奋,但是让小福觉得很可怕。

    小福的眼睛很干净,是那种眼白白到天蓝色的眼睛,黑溜溜的瞳孔,泛/蓝的眼白,一双大眼睛泛着水光,水灵灵的特别漂亮。

    就是因为这样一双眼睛,他日日夜夜的坐在无菌室里,他刚开始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呆在这里,也哭过,也闹过,还用小拳头打玻璃墙,但是都无济于事。

    如果小福用拳头打玻璃墙,那么他这一天都会没有饭吃,小福当时很小很小,饿肚子似乎是很可怕的事情,也没有任何办法,后来渐渐变得麻木了。

    小福记事之后,渐渐得明白,那些玻璃盒子外面的叔叔阿姨,其实是研究人员,而自己就是一个被研究的“小白鼠”,他们要研究自己的眼睛,让自己保持“干净”,十岁之前,永远都不接/触到任何污/秽的东西。

    十岁之后,等他的眼睛定性之后,小福才可以从玻璃盒子里出来,然后接受各种其他的实验。

    小福已经开始麻木了,玻璃仓中不只是恒温,连光线都是恒定的,没有白天和黑夜之分,小福从出生开始,就在实验舱里,一直到现在,无数个日日夜夜,然而小福没接/触过任何事,没接/触过任何人,根本没有任何生活技能,他只知道怎么自己吃饭,困了就睡觉,无聊的时候也睡觉,被别人注视的时候心里只需要麻木就够了。

    小福完全被养废了,没有任何技能,只有一双非常宝贵的眼睛,据说可以看到很多很多的东西……

    后来。

    小福终于盼到了他的十岁生日,被从实验舱里放了出来,然而小福并不是一个成功的实验对象。

    他从出生就养在实验舱里,无菌室让小福的体质变得无比虚弱,禁受不住一点儿的病痛,只是普通的小感冒,别人不吃药扛一个星期也就过去了。

    然而小福不是,小福从实验舱出来自后,得了一个小感冒,感冒引发了很严重的高烧,高烧转了肺炎,小福几乎被夺走了一条命,就在那一次生病,也是小福第一次生病,他感觉很可怕很可怕,因为自己好像要死了一样,比肚子饿还要可怕的多。

    小福最后保住了性命,但是他那双宝贵的眼睛,被高烧折磨的失明了……

    小福的眼睛失明了,他存在的意义彻底就崩塌了,小福的父母很穷,母亲喜欢酗酒,父亲没钱却喜欢赌/博,两个人喝多了经常吵架,还会殴/打小福。

    因为小福已经毫无用处了,也没有任何技能,除了吃饭,他甚至不会去洗手间自己上厕所。

    小福那些日子过的很痛苦,他总是抱着自己的头,蹲在角落里默默的哭,除了哭,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小福以为自己的苦日子只是在无菌仓中,其实并不是,在他从无菌仓中/出来之后,苦日子仍然在继续,承受父母的毒/打和咒骂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后来小福还被卖给了黄老板。

    小福的眼睛失明之后,突然复明了,这可把小福的父母乐坏了,但是其实那并不是小福的眼睛复明,而是冥府的至宝鬼眼落在了小福的身上。

    小福和鬼眼非常契合,鬼眼变成了小福的双眼,替代小福看到这个五光十色的世界。

    黄老板听说小福体质特殊,就抛出了橄榄枝,想要花钱把小福买下来,小福的父母迫不及待的把小福给卖了,又换了一大笔钱。

    小福被卖出去的时候,还松了一口气,以为自己不会再遭受毒/打和咒骂,因为黄老板好像把他当做一个宝贝一样,但是其实并不是这样……

    被黄老板买走之后,小福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物品,他是鉴别有无阴气鬼怪的一个“试金石”,黄老板不知道小福身上有鬼眼,还以为小福的眼睛真的是宝物,所以才把小福带在身边。

    小福过的仍然不是人的日子,黄老板会打骂他,不顺心就不给他吃东西,各种恶/言相向。

    小福的日子这样过了很久很久,他也想过要逃跑,但是小福根本没有任何技能,走出了人群,他甚至不知道要怎么吃饭,跑几步还会喘粗气。

    小福逃跑过一次,被黄老板抓回来毒/打了一顿,那之后小福怕的厉害,根本不敢再逃跑了,小福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活着,他什么也不会……

    一直到十七岁,小福都跟着黄老板,因为他体弱多病,身材长得非常瘦小,看起来最多像十三四岁的小少年,不过后来小福觉得自己是幸/运的,他遇到了温白羽、万俟景侯,还遇到了冥帝。

    小福觉得,明叔叔对自己特别好,自从跟着明叔叔住之后,明叔叔对他简直无微不至。

    唯一不好的是,小福的眼睛因为没有了鬼眼,彻底失明了,他看不到任何东西,也看不到明叔叔。

    小福是个很乖的孩子,从来不提任何要求,冥帝当然非常喜欢小福,不过小福还没有过十八岁,而且看起来太小太小了,所以冥帝自持身份,当然不会做禽/兽。

    将近年关,冥帝开始忙碌起来,他不只是要忙碌自己在阳府的保险公/司,还要忙碌自己在阴府的各种工作。

    冥帝看着眼前堆放的各种材料,需要签字的,开/会用到的,明天的各种企划等等,突然有一种深深的无力。

    小福是年关的生日,过了今年,小福就十八岁了,这简直把冥帝美坏了,但是工作突然忙起来,冥帝几乎都没时间回家,已经有好几天都没见过小福了。

    冥帝揉了揉太阳穴,随手翻了一下桌上的资料,有一些资料需要审核,冥帝随手一翻,正好看到了——福佑。

    冥帝的手一顿,拿起那份资料来翻了翻,这是冥府的最高审核材料,需要冥帝动手签字的,冥帝看了看上面的文/字,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那上面是小福的身世和功过记录,清清楚楚的记录了小福的十七年,被亲生父母卖了两次,然后辗转到黄老板手里,不知道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罪。

    冥帝阴沉的盯着资料上的字,收起来一贯吊儿郎当的表情,他的食指在资料上敲了两下。

    冥帝知道小福受过很多苦,但是也仅限于知道,这样直观的看到叙述文/字的时候,冥帝突然有一种很难忍受的感觉,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的话,他绝对不会放任小福被父母卖掉,也绝对不会放任小福被黄老板毒/打。

    冥帝蹙眉想着,突然眼睛一晃,立刻从老板椅上站起来,推开办公室的门走出去,钟馗正好要过来找他签字,说:“明总,去哪里啊,我这边好审核要您签字。”

    冥帝看着钟馗抱着一大摞纸张就过来了,顿时头疼不已,说:“章在桌上,自取。”

    钟馗:“……”

    钟馗一脸无奈,就看着冥帝走出去了。

    冥帝上了电梯,按了地/下,然后/进了地/下库房,推开一个很陈旧的房间门,慢慢走进去,似乎是个库房一类的地方,里面全是土,似乎很久都没人进来了。

    冥帝走进去,检/查了一下最里面的保险箱,把保险箱打开,鬼眼“老老实实”的呆在保险箱里,这次没有丢失。

    冥帝伸手进去,不过并没有拿鬼眼,而是拿起旁边一个小盒子。

    “咔”一声,把小盒子打开,冥帝从里面倒出一个圆圆的东西,那个东西也就大拇指那么大,白玉质地,看起来特别的润泽。

    冥帝把小球拿在手里,轻轻掂了掂,然后伸手一抠,小球竟然是中空的,一抠就给抠开了,小球里面是个小凹槽,看起来应该是装东西用的。

    不过这个小球也太小了,不知道到底是装什么的。

    冥帝把盒子扣起来,好好的放回保险箱里,然后挑了挑眉,就把保险箱关上了。

    那个木盒子上写着四个字——干支玉敦。

    干支一词,源于树木,干代/表树木的树干,支则代/表树木的树枝,干支比喻事物的生长和进行,是中/国古代阐述天地人之学的一种奥妙技法。

    古人用干支来计算时间。

    玉敦在商代是一种礼器,后来随着礼器的退化,变成了一种君子的装饰品,其实就是歃血为盟的玉器,外形不尽相同,有的是一个小球,有的则做成小鼎的样子,不过大多都是空心的,可以把血滴在礼器里面。

    冥帝手中的这个干支玉敦,和鬼眼其实一样,都是冥界的至宝,这个看起来很普通的仓库,只有冥帝一个人可以进来。

    干支玉敦的意思很简单,其实就是字面意思,时间和礼器,这是一个可以驱使时间的礼器,当然条件就是血……

    冥帝看了看手里的玉敦,放在口袋里,走进了地/下室的洗手间。

    冥帝把玉敦拿出来,摆在洗手台上,然后张/开左手手掌,右手食指快速在掌心上一划,“嗖!”一声,掌心一下就划破了,鲜血涌/出来。

    冥帝快速的把手掌握拳,将自己手掌中的血滴在玉敦中空的球心中。

    “啪!”的一声,白色的玉敦突然绽放出一阵明亮的光芒,冥帝立刻将玉敦的盖子盖上,然后握在手中。

    “唰!!!”的一声,白光猛地将冥帝整个人都包裹/住,只是一瞬间,冥帝猛地就跟着白光一起,消失不见了。

    钟馗来地/下室找资料,听到洗手间有声音,奇怪的推开门,不过什么都没看到,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关上/门又走了……

    冥帝催动了干支玉敦,一眨眼的时间,瞬间身边的东西开始变化,其实冥帝想/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让时间快速倒流,他想要回到小福眼睛失明之前,找到小福……

    至于找到了小福,他想要干什么,冥帝还没有想好,毕竟时光虽然可以倒流,但是如果一旦改变历/史,引发的后果也是不可设想的。

    冥帝身为冥府的最高统/治,自然知道这个道理,而且也有义务维持历/史不被更改。

    不过冥帝想着,起码过来看看,只是看看也没有什么关系吧……

    冥帝瞬间回到了七年/前,这一年正好是小福十岁的一年,小福从实验室中被接出来,也是高烧眼睛失明的一年。

    干支玉敦让事/件发生了改变,七年/前冥帝的大厦外面还是一片荒芜,冥帝赶紧把玉敦收好,放在口袋里,然后往前走,先走到有人烟的地方再说。

    冥帝走了半个多多小时,终于看到了出租车,打了个车,去了市中心,到了地方准备下车,一摸口袋,结果掏出一张冥币来。

    司机师傅看着冥帝的眼神瞬间变得很怪异,一脸看神/经病似的看着他,冥帝尴尬不已,赶紧把冥币踹在口袋里,然后摸了摸,竟然没有正经的现金……

    那个司机一直盯着冥帝,冥帝口袋里没有现金,倒是有几张卡,七年/前还不能用手/机支付,出租车也不刷卡,冥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师父,麻烦您找个最近的银/行。”

    司机师傅给他开到银/行,冥帝赶紧下去取钱,插/进一张银/行,冥帝输了密码,结果发现密码错误,一直输了三次,最后一次还特么给吞卡了!

    冥帝气的想要砸取款机,这种老式取款机简直慢出了新境界。

    司机师傅还等着他给车钱,冥帝没办法又掏了一张卡,这回取款成功了,他这么一想,突然明白为什么之前的卡一直说密码不正确了。

    因为那张银/行卡不是七年/前办得,也就是说,七年/前他那张银/行卡应该没法用……

    冥帝赶紧拿了钱,给了车费,司机师傅一脸躲神/经病的模样,赶紧开车走了。

    冥帝站在附近看了看,有些无法下手的感觉,因为他真正站在七年/前的时候,才突然想起来,他根本不知道那家研究所在哪里。

    冥帝站在路边冥想,就听到一个五大三粗的声音说:“明总?!明总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我们都要忙死了!”

    冥帝回头一看,竟然是钟馗,冥帝看到钟馗,下意识有点心虚,毕竟他兜里可掖着干支玉敦呢。

    不过钟馗显然没看出来冥帝有什么不妥,冲过来说:“明总,我说怎么联/系不到您,合同都好了,等着你去签字呢。”

    冥帝一脸狐疑,说:“什么合同?”

    钟馗说:“租大厦的合同啊,您不是要开保险公/司吗?!”

    冥帝苦思冥想了一阵,突然想起来,七年/前正好是自己准备在阳府开个保险公/司,其实是为了流通阴府和阳府货币用的。

    冥帝觉得自己特别有商业头脑,毕竟冥帝可是掌管生死簿的冥王,如果开一个保险公/司,那肯定非常赚/钱,只赚不赔。

    这一年保险公/司才刚刚起步,冥帝似乎想起来了,盯着钟馗看了几秒,看的钟馗觉得后脖子发/麻,冥帝才笑了一声,说:“对对,我差点忘了,不过你来得正好,去给我查查一个人。”

    钟馗说:“第一个投保人?”

    冥帝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说:“也算吧,叫做福佑,今年应该十岁。”

    钟馗没弄明白冥帝的意思,不过还是点头,赶紧去查了。

    冥帝回到了七年/前,其实也是焦头烂额的忙,尤其保险公/司才刚刚起步,一切都是从零做起,就更是忙的不行。

    钟馗那边很快就得到了消息,查到了一个叫做福佑的男孩,今年九岁多,差一点点就满十岁了。

    所谓差一点点,其实就是今天下午五点钟,再有两个小时,福佑就满十岁,要从无菌室里放出来了。

    冥帝没想到自己赶得时间这么寸,立刻让钟馗联/系了实验室。

    今天是福佑满十岁的生日,下午五点的时候,小福就会从无菌室里放出来,小福的父母也到了试验所,他们要见证奇迹,自己的儿子变成了摇钱树,自然是一个奇迹。

    不止如此,小福刚刚培养出来,竟然就有了买家,有人出了大价钱,要把小福买下来,本身试验所是不愿意的,毕竟他们很难得培养一个这样的孩子,虽然是无菌室,但是很多孩子都无法成活下来,比如吃坏了什么东西,因为身/体太娇/弱,直接就能要了这些孩子的命。

    福佑并不是唯一一个实验对象,但是他是唯一一个成功活下来的实验对象,这样说起来,福佑的实验价值对于试验所来说太宝贵了。

    但是这个出钱的买家财大气粗,试验所最后还是同意了,把福佑卖给他。

    小福蜷缩在玻璃仓里,他看到了自己的父母,其实他并不认识自己的父母,他只是知道那是自己的父母,不过看到了他们,和看到了试验所的人,没有任何区别。

    今天试验所的人有些多,小福很怕生,蜷缩在角落里,快要到吃饭时间了,小福的肚子有些饿,轻轻的含/着自己的手指,他今年已经十岁了,可是看起来仿佛是个四五岁大的小豆包,身材非常瘦弱,蜷缩起来更显得瘦小。

    这个时候就听到有急促的脚步声走过来,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说:“时间到了,快快,打开舱门!”

    另外几个白大褂都激动的走过去,吓得小福缩成一团,紧紧/贴着后背的舱门,随着“咔嚓——哄——”的一声,舱门被打开了,小福感觉到一股风涌进来,让他轻轻咳嗽了两声。

    两个白大褂全副武/装的把小福拽起来,拽着他的手臂将他拉出实验舱。

    小福是第一次走出来,他睁大了眼睛,好奇的看着周围,一个女人抢着过来,说:“小福!小福!我是你/妈妈!我是你/妈妈!”

    另外还有一个男人也跑过来,他们身上甚至还带着酒气的味道,小福不知道什么是酒气,不过熏得他瞬间打了两个喷嚏,“阿嚏阿嚏!”了两声。

    小福忍不住捂住自己的小鼻子,有些惊恐的缩了缩脖子,那两个人态度很兴/奋,仿佛小福是一棵金灿灿的摇钱树。

    就在这个时候,就听到“踏踏踏”的脚步声,小福睁大了眼睛,就看到几个男人从外面走进来,他们没有穿着白大褂,打头的一个男人穿着银灰色的西装。

    西装的质地看起来有些亮,戴着茶色的墨镜,整个人身材高大,肩膀很快,腰身挺拔,精瘦的大长/腿,小福这小小的身材,才比这个男人的膝盖弯多一点儿。

    男人非常有派头和气场,他走进来,身后跟着很多人,左边一个穿着白色西装,右边一个穿着黑色西装,一左一右紧紧跟随着男人,后面还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魁梧男人,留着一嘴大胡子,眼睛圆睁,看起来无比唬人,像是个保/镖一样。

    为首的男人看起来三十岁左右,一身银灰色西装自然就是冥帝了,跟在他后面的则是黑白无常,再往后的大胡子保/镖就是大名鼎鼎的抓鬼天师钟馗。

    阴府鬼帅出动了小一半儿,其实也不知道要跟着冥帝去哪里,不过这气场还是要有的。

    冥帝走进研究所,就看到了小小的小福,真的是小小的,怯生生的,小福一双眼睛亮悠悠的看着他,白到发蓝的眼白,黑亮亮的眸子,大眼睛进一眨一眨盯着他,一双眼睛里都是冥帝的倒影。

    冥帝看到小福的一瞬间非常激动,立刻就要走过去,小福吓得缩了一下脖子,往后退了两步,他常年待在无菌室里,就那么巴掌大的一块地方,根本没有走路的空间,小福常年不走路,突然动了一下,就听到“咕咚”一声,小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小福跌倒在地上,眨了眨眼睛,也不知道是觉得疼,还是觉得委屈,或者觉得可怕,总之大眼睛亮晶晶的,瞬间就要哭出来。

    鬼帅们站在后面,看到冥帝一脸“怪蜀黍”的样子,谢必安嘴皮都不动,轻声说:“一定是被吓的。”

    范无赦无奈的用手肘撞了一下他的胳膊,反倒是站在后面的钟馗点了点头,说:“我看像。”

    冥帝见到小福一下摔倒了,赶紧一步跨过去,然后一把抱起了地上的小福。

    小福还挣扎了一下,但是力气太小了,而且也不敢使劲推冥帝,他是第一次直接接/触人,不是戴着橡胶手套,也不是穿着防护服,皮肤触/碰的感觉让小福觉得异常的奇怪,也异常的具有吸引力……

    小福惊讶的睁大眼睛,被冥帝抱在怀里,似乎都忘了哭,眨着大眼睛,抬起自己瘦瘦的小白手,有些笨拙的伸手轻轻摸了摸冥帝的脸颊,又好奇的轻轻拍了拍冥帝的额头。

    冥帝没有动,怕再吓到他,小福因为好奇,眼泪挂在眼眶上,但是并没有哭,只是用小手轻轻摸/着冥帝,特别的奇怪,好像只是这么碰一碰,他就能玩一年。

    冥帝被小福的小手摸啊摸的,小福今年十岁,但是长得和四五岁的小豆包一样,实在可爱得不得了,就是太瘦了,实在太瘦了,应该多吃点东西才好,婴儿肥的小/脸都尖尖的,没有小孩子该有的那种活力。

    冥帝见小福不是那么害怕了,才把自己的声音放的柔/软一些,说:“小福,从今天开始,跟着明叔叔生活,好吗?”

    小福听他一说话,顿时吓了一跳,赶紧把自己的手收起来,张着大眼睛看着冥帝。

    冥帝尽量做出和蔼可亲的样子,但是小福仍然很害怕,他张了张嘴巴,但是不知道发什么音好,常年的逼仄让小福没有说话的对象,语言能力都退化了。

    小福似乎着急,小脖子一个劲儿的抖,嗓子里发出两声软/绵绵的“啊……”的声音。

    冥帝见他着急,突然灵机一动,抱着小福从口袋里一掏,众鬼帅就看到冥帝大人从口袋里把生死簿掏了出来,然后就看到冥帝大人很顺手的“嘶啦”一声,把生死簿后面的空白页给撕了下来……

    众鬼帅齐齐的发出“嗬——”一声抽气声,饶是大家都见多识广,已经宠辱不惊,但是也没见过这种场面。

    生死簿是天地形成之时,就孕育而出的灵器,生死簿的页数会自动生长,永远也不会写满,虽然后面的确是空白页没错,但是冥帝这么顺手的把生死簿给撕了,他们会以为这并不是什么天地灵器,而是一个普通的便签本啊!

    冥帝完全没注意鬼帅们惊讶的目光,顺手的撕下一页白纸,然后在手心里跌了跌,很快就跌出了一个小纸鹤。

    小福看到一只可爱的小纸鹤,睁大了眼睛,似乎更加好奇了,圆溜溜的眼睛就盯着那只小纸鹤,似乎想要去拿,但是又不太敢。

    其实冥帝已经是“惯犯”了,当年遇到小福的时候,冥帝就用一只小纸鹤博得了小福的好感,这次冥帝自然已经熟门熟路,他很清楚,这么一只小纸鹤就能把小福的好感度刷满。

    冥帝笑眯眯的托着那只小纸鹤,另外一手搂着小福,让他坐在自己手臂上,小福太小了,坐的稳稳当当。

    冥帝小声的笑着说:“叔叔不是坏人,你看,你要说好呢,叔叔就把这只小白鹤送给你,它可是会动的。”

    小福盯着那只小纸鹤,虽然他什么都不懂,但是他也能分的出来,小纸鹤是纸做的,怎么可能会动,小福嘟起小/嘴唇,不相信的看着冥帝。

    冥帝笑了一声,说:“来小福乖,你抱着叔叔的脖子,叔叔要摸一摸小白鹤,只要摸一摸它,它就会动了。”

    小福显然不信,但是他还是伸出手,两条小小的胳膊环住了冥帝的脖子,因为小福的胳膊太短了,根本环不住冥帝的脖子,而且脸颊都贴在冥帝的脸上了。

    小福这样子实在太可爱了,冥帝忍不住偷偷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腾出手来,轻轻在小纸鹤的头上一点。

    冥帝可是冥府的大鬼,他的灵力至高无上,轻轻一点纸鹤,纸鹤就突然像是活了一样,立刻点了两下小脑袋,还扇了扇小翅膀。

    小福看的真切,圆溜溜的眼睛睁得更圆,一瞬间毫无神采的小/脸蛋上突然流光溢彩的,看起来特别可爱。

    那些研究人员,还有小福的父母都没有看到纸鹤动了,冥帝正好用身/体挡住了纸鹤,还以为小福没见过世面,所以被哄了而已。

    不过鬼帅们看的真真切切,冥帝竟然用生死簿叠纸鹤,还把自己的灵力灌进去,讨好一个小孩子……

    鬼帅们觉得,不敢再看,实在太丢人……

    一只小纸鹤,冥帝只用这一招,两次都刷爆了小福的好感度,小福惊讶的抓着小纸鹤,放在手里晃来晃去的,然后还“咯咯”笑了两声。

    冥帝这个时候趁热打铁的说:“小福乖,愿不愿意跟明叔叔一起生活?明叔叔会对你很好很好的。”

    小福看着冥帝,大眼睛眨啊眨的,然后点了点头,粉嘟嘟的嘴唇张了两下,嘴里“啊……”了几声,然后吐字不清的说:“愿……愿意……叔……明叔、叔……”

    小福的声音奶声奶气的,虽然说不清楚,又断断续续的,但是差点就把冥帝给萌化了,钟馗站在后面挠后脑勺,虽然钟馗五大三粗的,但是也感觉小福真是可爱爆了。

    钟馗又挠了挠后脑勺,小声的说:“你们说……老大为什么突然要养一个孩子?啊!难道这孩子是老大的私生子?这么一看,越看越觉得像了!”

    冥帝:“……”

    小福成功的对冥帝卸除了防御的心理,抱着明叔叔的脖子,特别亲/昵,小孩子就是容易哄,冥帝感觉福利无极限,小福萌萌的实在太可爱了,又萌又软,身上甚至还有一股奶香味,真是亲了一口想亲第二口……

    冥帝抱着小福,这个时候小福的父母就要跑过来套近乎,小福闻到了一股刺鼻的酒味儿,立刻下了一跳,搂着冥帝的脖子,害怕的缩起来。

    冥帝赶紧抱紧他,轻轻哄着,说:“小福乖,没事。”

    小福的父亲说:“明先生,我们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冥帝已经十分高冷的说:“不好意思,我时间很紧张,有是事情请和我的助理预约。”

    他说着,抱着小福转头就走了。

    冥帝抱着小福,快速的往前走,鬼帅们跟着冥帝,很快就走出了研究所,因为是冬天,而且还是晚上,冥帝赶紧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小福身上,把小福裹起来。

    小福刚从无菌室出来,对什么都很敏/感,他抱着冥帝的衣角闻了闻,似乎闻到了冥帝的气息,立刻咯咯笑了一声,大眼睛都笑成了月牙,奶声奶气的指着衣服说:“明叔叔……明……明叔叔……”

    冥帝瞬间又被小福萌化了,他抱着小福坐进车子里,谢必安开车,范无赦坐在副驾驶,钟馗也坐了进来,狐疑的说:“老大,这不是你儿子吧?”

    冥帝无奈的说:“怎么可能是我儿子,我哪偷这么大的儿子去?”

    钟馗挠了挠后脑勺,其实谢必安和范无赦也很好奇,不过他们没有钟馗那么撑不住气,钟馗又说:“那是谁啊?”

    冥帝逗着坐在自己怀里的小福,捏着生死簿叠的小纸鹤摇来摇去,逗小福笑,用很平淡的口气说:“哦,小福呢,以后就是你们的大嫂了。”

    谢必安:“……”

    范无赦:“……”

    钟馗“哦”了一声,看着咯咯笑的小福,反应了几秒钟,突然又发出“啊?!”的一声大喊,说:“老大?!你是不是最近工作太忙,精神有点不太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422章 冥帝X小福1》,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