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421章 小狐狸团子(老七)X彭小柒4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齐以安立刻又给彭小柒打电/话,但是没人接,他快速的往酒店冲,酒店就在影视基/地里面,但是他还没有赶到,立刻给助理打了一个电/话。

    让助理去找彭小柒,助理听说彭小柒的事情吓了一跳,快速的往楼下跑,一边跑一边说:“安哥别着急,我马上就到!马上就到!”

    他说着冲下楼去,不敢挂电/话,齐以安也火速的往酒店跑,就在齐以安冲进酒店的时候,他突然听到助理的手/机里有声音,助理大喊着:“我到了……”

    他的话音刚说到这里,突然就断了,变成了瞠目结舌的惊叹声,齐以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一边进楼梯间,往三层冲,一边就听到手/机里传来哀嚎的声音。

    “啊啊啊啊……!!”

    “嘭!”

    “哎呦——”

    齐以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喊了两声,但是冲进楼梯间之后,手/机的信号竟然给屏/蔽掉了,电/话瞬间挂断了,齐以安连声音都听不到了,连喊了两声,顿时只想骂人。

    齐以安快速向上跑,大长/腿一下迈好几个台阶,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哀嚎的声音,似乎和电/话里的声音一模一样。

    一个男人在嚎叫,“哎呦哎呦——”的大喊着:“别……别扎了,我不敢了……不敢了……哎呦救命……”

    齐以安快速冲上去,就看到三楼的楼梯间里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彭小柒好端端的站着,旁边还有靠着楼梯间的扶手,几乎跑虚/脱,一头大汗的助理,三个腰圆膀阔的彪形大汉倒在地上,不停的翻滚着。

    其中一个大汉满嘴哈喇子,哈喇子就跟喷泉一样,“汩/汩”的从嘴里冒出来,不停的往外/流,衣领子都湿/了,就跟唾沫失禁了一样……

    另外一个大汉手脚不停的哆嗦,好像抽筋一样,又有点中了喷雾剂的小强似的,不停的抖抖抖,那频率真的很高。

    本身就是夏天,这个大汉还一直抖,满头大汗不说,脸涨得紫红,好像要虚/脱了一样。

    最后一个大汉滚在地上,好像全身特别痒,一直在挠自己,不停的“唰唰唰”的挠,好像长了跳蚤一样挠来挠去,都要见血了。

    几个大汉不停的喊着:“救命啊!救命……饶命!我们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齐以安瞬间傻了眼,他是冲过来英雄救美的,但是可爱的小/美/人一点儿事也没有,正叉着腰瞪着地上几个翻滚的大喊,旁边的助理跑的一身汗,也是瞠目结舌的。

    助理不由得说:“柒……柒哥好厉害!”

    彭小柒当然没有比助理大,但是助理现在只想叫他哥,助理火速跑过来救人,本身也没什么把握,只是想大喊大叫把人惹来,让他们不能干坏事。

    其实挺忐忑的,哪想到他冲过来看到的确实彭小柒胖揍那些人的一幕,而且也不知道彭小柒做了什么,那几个人竟然在上滚着起不来,还有的流口水,看起来特别傻。

    彭小柒手指尖捏着几根桃木枝,施施然的收回袖子里,齐以安差点忘了,彭小柒的爸爸可是莫阳,莫阳已经是墨派的长老了,彭小柒虽然身材看起来很瘦弱,在男人里也不算是高的,但是他尽得莫阳真传。

    莫阳有时间就会教彭小柒防身的办法,彭小柒身材瘦弱不适合习武,但是手很巧,莫阳最喜欢用一手桃木针,彭小柒学的很快。

    而且自从来了北/京定居之后,明鬼还亲自教了彭小柒几手,毕竟彭小柒长得特别可爱,穷奇特别喜欢彭小柒,明鬼也就爱屋及乌,再加上彭小柒他本身就很有这方面的天赋,学得也快。

    齐以安狠狠松了一口气,赶紧把人一把抱在怀里,说:“小柒!你吓死我了!”

    彭小柒赶紧把针收好,以免扎到了齐以安,说:“我没事啊,我都不认识这些人,他们一上来就拽我。”

    彭小柒不认识那三个大汉,他本身要坐电梯下楼,不过那三个大汉在三层的时候突然捂住他的口鼻,把他拖出了电梯。

    彭小柒根本没防备,就被拽走了,他们拽进楼梯间,想要拽到楼上去,但是没想到彭小柒下盘还挺稳,拽到楼梯间,彭小柒反应过来就拽不动了。

    那三个大汉看彭小柒不配合,还拿出刀子来准备威胁彭小柒,结果彭小柒立刻掏出防身的桃木针,一人扎了一针,三个大汉瞬间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齐以安把彭小柒牢牢抱在怀里,说:“小柒真不让人省心,下次再也不让你离开我的视线了。”

    彭小柒觉得颇为委屈,他也不认识这些人,是这些人找茬的,最重要的是,他没有不让人省心啊,这些人都没有得逞。

    齐以安紧紧/抓着彭小柒,低头狠狠踹了那几个大汉一脚,疼的大汉直打滚儿。

    齐以安脸色很难看,说:“谁让你们来的?”

    那几个大汉还有些犹豫,齐以安只是冷笑了一声,抬起脚来,靴子往下一踩,就听一个大汉“嗷——!!!”一声哀叫,桃木针/刺溜一声差点整/根末进去。

    彭小柒吓了一跳,也被齐以安的狠相吓了一跳,说:“七七,别踩啊,再踩针起不出来了。”

    他说着,还小声说了一句:“七七好凶啊。”

    齐以安本身就不是什么善茬儿,毕竟他可是狐狸和烛龙的混血,狡诈凶/残都让他占全了,齐以安平时笑眯眯的,看起来挺随和,其实脾气并不好,千万不能惹他。

    齐以安见彭小柒有点害怕,赶紧搂着他拍了拍,说:“没事小柒。”

    那几个大汉疼的呲哇乱叫,不敢不说,立刻说:“是……是金先生!金先生!金先生看上了这个小子,给了我们一笔钱,让我们把他带过去,就是这样……放了我们吧!钱都给你们!”

    齐以安顿时脸色很差,伸手拍了拍害怕的彭小柒,转头对助理说:“你先带小柒回房间吧,我一会儿过去。”

    彭小柒立刻一把抓/住齐以安的衣服,说:“我不要,刚才七七还说不让我离开你的视线呢。”

    齐以安无奈的笑了一声,说:“哥/哥要去办点儿事。”

    彭小柒就是不松手,齐以安也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让助理先去楼下给他们点餐,自己和彭小柒马上就过去。

    助理知道安哥肯定是想要去找金老板讨个说法,迟疑地说:“安哥,我给你把保/镖叫来吧?”

    齐以安冷笑一声,说:“不用。”

    他说着,问了那几个大汉金老板住在哪个房间,然后带着彭小柒坐电梯上楼去了。

    在电梯里,齐以安还检/查了一下彭小柒有没有受伤,彭小柒被齐以安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说:“我没受伤,就是被他们拖着拽了几步,手有点疼。”

    彭小柒举起手臂,让齐以安看,他穿着短袖,露/出雪白雪白的小手臂,小臂的位置有一圈红印子,看得出来是捏的,刚才那几个大汉拖着他走,只好攥/住了彭小柒的小臂,把他手臂捏出了红印。

    齐以安一看,脸色很难看,自己还没给彭小柒身/子上面留下印记,结果彭小柒手臂先红了一圈,当下很不高兴,把彭小柒搂在怀里,托着他的手臂,低下头去,颇为虔诚的亲/吻在彭小柒的小臂上。

    彭小柒“哎呀”轻喊了一声,似乎没想到齐以安竟然吻自己的手臂,顿时满脸通红的说:“七七,别闹了,好/痒啊……”

    彭小柒怕痒,立刻笑了起来,不过他的笑容还没维持多久,顿时就僵住了,齐以安用舌/尖舔/他的小臂,还用牙齿轻轻的咬。

    彭小柒顿时奇怪的不行,身/体里冲上一股瘙/痒的感觉,还有麻嗖嗖的酸,心性不太稳定的彭小柒,瞬间感觉自己小腹怪怪的,有一团火在烧。

    彭小柒推了两下齐以安,齐以安只是呼吸粗重的吻着他的手臂,在他的手臂上落下一个深深的吻痕,又啜了好几下。

    彭小柒满脸羞红,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脸红,但是感觉很奇怪,心脏跳得飞快,就在这个时候,“叮——!”一声,电梯门开了。

    齐以安深吸了两口气,压下心里的火气,拉着彭小柒走出去。

    两个人很快就到了金老板的房间,金老板房间里声音很大,虽然关着门,但是这个酒店似乎有点不隔音,或者是里面闹得声音真的太大了,隐约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

    彭小柒有些奇怪,不是金老板的房间吗?怎么有女人的声音?

    仔细一听,还是刘惠怡的声音!

    刘惠怡正大喊着:“啊……金先生,哎呦好/爽,爽/死了,使劲儿啊,金先生好厉害,要死了。”

    刘惠怡的声音又浪又大声,彭小柒的脸“咚!”一声红的要冒烟,齐以安只是冷笑了一声,伸手一拧门把,就听到“咔嚓……蹦!”的一声,门锁竟然至直接崩开了。

    里面两个人听到门锁的声音吓了一跳,结果就看到齐以安脸色很黑,大步走了进来。

    何止是金先生,就连刘惠怡都吓得脸色苍白,大喊着:“你……你干什么?!这是金先生的房间,你进来干什么!?我要叫保/镖了!”

    金先生的房间周围才没有保/镖,因为金先生打了坏主意,要把彭小柒抓过来玩玩,所以把人都支开了,就等着彭小柒过来。

    刘惠怡怕金先生玩过了彭小柒,就不要自己了,所以正卖力的讨好金先生,没想到齐以安突然走了进来。

    更让两个人受惊吓的是,彭小柒竟然也走了进来。

    彭小柒满脸不好意思,用手捂着眼睛,这种事情绝对不能看,一定会长针眼了!

    金先生和刘惠怡的样子实在太让人羞耻了,什么都没穿还好,那两人似乎还在玩情/趣,总之很瞎眼。

    齐以安大步走进去,脸上挂着冷飕飕的寒意,看到旁边的手铐,还有绳子,笑了一声,似乎觉得刚好。

    齐以安拿起绳子,彭小柒更是不敢看,躲在一边墙后面,缩起头来,不知道齐以安要干什么,感觉好羞耻啊。

    金先生看他拿起绳子,吓得大喊:“保/镖!保/镖!来人……救命啊啊啊啊!”

    彭小柒听里面喊得此起彼伏的,好像男高音和女高音对唱似的,金先生喊着,刘惠怡也在喊,不由得有些好奇,捂着自己眼睛,探着头,从指缝间看了一眼。

    就看到齐以安用绳子把金先生和刘惠怡都困了起来,然后“嘭!”一声打开窗户,这里是六层,虽然不算太高,但是也不矮了,齐以安竟然拖着绳子,将人从窗户直接扔了下去。

    彭小柒看的瞠目结舌,就怕齐以安松手,那两个人喊得“啊啊啊啊啊”的嘶声力竭大叫着,齐以安把两个人抛出去,然后把绳子系在窗户上。

    这里可是影视基/地,全都是狗仔和记者,那两人穿着情/趣服装,又尖声大喊,外面的人全都看到了,不管是不是狗仔记者,立刻举起手/机来拍照,还有录像的。

    齐以安做完这些事情,立刻拉着彭小柒就离开了,说:“小柒,饿不饿?”

    彭小柒点了点头,然后小声说:“七七,你好坏啊,万一他们要报复你怎么办?”

    齐以安冷笑了一声,说:“他们不找我,我也要再找他们,敢动我家小柒,嫌自己活的太长了。”

    彭小柒听着齐以安的声音,莫名有些心跳加速,齐以安显然在替他出头,彭小柒心里美滋滋的。

    两个人下楼去吃饭,助理给他们点了餐,见两个人下来,松了一口气,因为助理刚才在一楼,已经听到外面的喧哗了,就那两个人下楼的这一会儿功夫,金先生和刘惠怡的事情已经传的满天飞了。

    齐以安和彭小柒吃饭,助理就走了,两个人坐下来吃饭,彭小柒吃的嘴巴鼓鼓的,好像小松鼠一样,齐以安一直盯着他看。

    看的彭小柒很奇怪,抬起头来,鼓着腮帮子,含糊的说:“七七,肿么了?粗啊。”

    齐以安叹口气,伸手过去,把他嘴唇边的酱汁蹭掉,然后竟然缩回手来,直接放在唇边轻轻一舔,彭小柒立刻睁大了眼睛,然后脸颊烧红,赶紧又低下头来,说:“多……多脏啊,你怎么不擦掉。”

    齐以安笑着说:“我家小柒才不脏。”

    彭小柒杵着自己盘子里的大虾仁,脸上绯红,嘴角翘着,似乎因为齐以安的话在笑。

    齐以安见他美滋滋的笑容,顿时心里一阵燥热,也不知道怎么了,脑袋一烧,直接就说:“小柒,我喜欢你。”

    他一说完,自己都愣住了,彭小柒奇怪的抬起头来,笑着说:“我也喜欢七七呀,虽然七七没有以前那么可爱了,不过我还是很喜欢七七的。”

    齐以安:“……”就第一句还行,后半句完全可以不用说。

    齐以安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说:“我说的喜欢,和你说的不一样。”

    彭小柒奇怪的说:“喜欢就是喜欢,还有什么不一样?”

    齐以安伸出手去,把自己的手掌包裹/住彭小柒的手,彭小柒感觉他的手好烫好烫,肯定是因为七七是烛龙血统的缘故,爸爸说烛龙的体温特别高。

    彭小柒被烫了一下,莫名心跳加速,想要把手抽回来,齐以安却握得死紧,声音沙哑低沉的轻声说:“我说的喜欢……是想亲/吻小柒,拥/抱小柒,和小柒做更亲/密的事情,这种喜欢。”

    彭小柒听着他的话,每听半句,就睁大一些眼睛,最后眼睛睁得圆圆的,齐以安还以为彭小柒受到了惊吓,结果就听彭小柒小猫一样的声音,眼睫颤/抖了好几下,说:“做……做……做亲/密的事情,不会是……是那个事情吧?”

    齐以安顿时被他的样子萌坏了,真想现在就冲过去吻他,不过为了不做禽/兽,只是笑着说:“看来我家小柒长大了,都知道是什么事情了。”

    彭小柒满脸羞红的说:“可是……可是你上次不是已经做过了吗?”

    齐以安回想了一下,原来彭小柒说的是两个人互相帮助啊……

    齐以安笑着说:“你不会以为那样就完了吧?”

    彭小柒满脸羞耻的说:“那……那还有什么?我也不是……不是女孩子,你也不是女孩子,咱们都……都没那个地方啊。”

    齐以安真的没忍住笑了出来,彭小柒真是单纯的厉害,他还不知道男人和男人要用哪里。

    齐以安笑着说:“还有更亲/密的事情可以做,小柒,我们交往吧,我会好好对你,更温柔,更体贴,把你捧在心尖儿上。”

    彭小柒不好意思的垂下一点头来,眼睫眨的飞快飞快的,认真的盯着盘子里的大虾仁,过了半天,齐以安都觉得彭小柒要拒绝自己了。

    齐以安从来没有这么怀疑过自己的魅力,这么质疑过自己的相貌和吸引力。

    就听彭小柒声音很微弱的说:“哦……好……好啊,我也,也喜欢你……”

    齐以安吓了一大跳,说:“真的?!”

    彭小柒说:“刚才都说了喜欢你,七七真笨。”

    齐以安说:“我以为……以为那是对哥/哥的喜欢。”

    彭小柒把盘子里的大虾仁叉起来,塞在嘴里,嘟着嘴巴说:“真是的,你会和哥/哥做那种事情吗……如果……如果不喜欢你,怎么会跟你做那种事情,你真当我是炮/友啊。”

    齐以安顿时觉得迟钝的可能是自己,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他还以为自己需要很多年去追彭小柒,没想到竟然一下就成功了。

    彭小柒看着齐以安傻笑,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说:“七七,你没事儿吧?”

    齐以安立刻拉着彭小柒起来,彭小柒焦急的说:“等等,我还没吃完……”

    齐以安说:“我让人给咱们送到房间吃。”

    彭小柒说:“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吃啊?”

    齐以安轻笑了一声,贴着彭小柒的耳朵说:“因为……刚才听到小柒对我的表白,我现在很想吻你。”

    彭小柒的脸瞬间红了,段位还是不够高,很快被齐以安拽走了,两个人进了房间,“嘭!”一声,齐以安就撞上了房门,然后搂住彭小柒。

    彭小柒不敢看他,总觉得特别不好意思,齐以安搂着他的腰,笑着说:“小柒,接过吻吗?”

    彭小柒摇了摇头,又瞪了他一眼,说:“上次你喝醉了,还把我的初吻抢走了。”

    齐以安一听,顿时更加兴/奋,紧紧搂着他的细/腰,说:“我教你,好吗?”

    彭小柒听话的点了点头,齐以安让他伸手搂住自己的脖子和肩背,彭小柒因为身高不够,仰起头来,有些困难,齐以安就低下头来,微微弯着腰,让他不用那么辛苦,两个人的嘴唇慢慢的,慢慢的碰到了一起……

    彭小柒顿时抽/了一口气,齐以安怕他害怕,一开始并不猛烈,只是调整了自己的角度,彭小柒的鼻子很高,两人的鼻梁差点磕在一起,因为齐以安其实也挺紧张的。

    嘴唇轻轻研磨着,这种感觉实在很微妙,颤/抖的厉害,彭小柒似乎觉得这是这样的触吻就够激烈了,腰都在打颤,敏/感的厉害。

    齐以安慢慢的循序渐进,张/开嘴唇,慢慢含/住了彭小柒的嘴唇,湿/热的高温,烛龙特有的体温,让彭小柒惊讶又好奇。

    彭小柒颤/抖的身/子,紧紧搂住齐以安的脖颈,感受着齐以安温柔体贴,又带有浓浓掠夺性的亲/吻。

    两人第一次热/吻,齐以安点到为止,彭小柒软的一塌糊涂,几乎站不住,顺着墙要出溜到地上了。

    齐以安轻笑了一声,搂着双眼迷离的彭小柒放在床/上,彭小柒呼呼的喘着气,眼睛里都是水雾,单薄的小胸口起伏着,喃喃的说:“好……好舒服……”

    齐以安脑子里“轰隆!!!”一声,差点炸成了平地,齐以安当下不说话,立刻又压下/身/体,含/住彭小柒的嘴唇,两个人第二次开始接/吻。

    彭小柒自觉地挽住他的脖子,鼻子里发出“恩恩”的鼻音,齐以安感觉自己都要忍不住做禽/兽了,他一边亲/吻着彭小柒一边把手伸进去,抚/摸彭小柒的细/腰和大/腿。

    彭小柒突然“哎”的叫了一声,惊得腰上一弹,因为接/吻,他尴尬的反应被齐以安发现了。

    彭小柒羞耻的都要哭了,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去推齐以安的手,齐以安笑着说:“乖,没事,我也有反应了,小柒不信摸/摸看。”

    彭小柒有些惊讶,齐以安诱导的说:“在喜欢人面前,没有反应才奇怪呢。”

    彭小柒的目光从惊讶变得好奇,盯着齐以安下面看,看的齐以安满头是汗,在彭小柒的印象里,那天只是齐以安帮助自己发/泄/了一下,所以他很好奇,其实他不知道,齐以安还偷偷用他的腿发/泄/了一下。

    彭小柒的目光太灼灼然了,看的齐以安满头大汗,呼吸都紊乱粗重了,仿佛是一头野兽,想要吃/人一样。

    彭小柒说:“我……我可以和七七做更亲/密的事情吗?你不是说要教我吗?”

    齐以安顿时呼吸猛地粗重起来,赶紧深吸两口气,压下冲动,干笑说:“小柒还太小,再等几年。”

    彭小柒惊讶的说:“啊?还要几年,这么久?”

    彭小柒一副等不及的口吻,简直要把齐以安撩上天似的,齐以安觉得自己真是正人君子,简直坐怀不乱!

    彭小柒咬了咬嘴唇,很遗憾的样子,齐以安忍不住的呼口气,声音沙哑的说:“不过……可以做点其他事情,小柒愿意帮帮我吗?”

    其实是齐以安上次借用了小柒的小白腿,特别上瘾,不过那时候彭小柒晕过去了,所以自己不会用/力,全都靠齐以安自己按着。

    齐以安有了坏点子,引导着小柒躺下来,然后蜷起腿来,紧紧并在一起,彭小柒觉得很好奇,那种感觉很难以言会,特别让人羞耻,但是碰到一起又很舒服,只是大/腿有点酸疼,还刺辣辣的。

    彭小柒和齐以安都发/泄/了一次,彭小柒满脸热汗的倒在床/上,看起来楚楚可怜的,呼呼的喘着气,简直能激发齐以安的兽/欲。

    齐以安还在沾沾自喜,看起来自己魅力也不小,一举拿下了彭小柒。

    就听彭小柒轻轻/喘着气,声音里还带着呻/吟,说:“我……我也想用七七的腿……”

    齐以安:“……”什么鬼?

    彭小柒的模仿能力还挺高,非要缠着用齐以安的腿,齐以安真的给他跪了,最后没有办法,帮彭小柒含了一次。

    彭小柒都哭出来了,羞耻的要死,而且烛龙的高温让他受不了,最后还是晕过去了,差点吓着齐以安。

    两个人闹了一晚上,第二天齐以安还有戏要拍,彭小柒起不来床,齐以安就抱着他去洗漱,勤勤恳恳的。

    彭小柒笑眯眯地说:“七七好温柔呢。”

    经过一晚上的热议,金先生和刘惠怡终于又上了热搜,简直太劲爆了,金先生面子丢光了,刘惠怡因为这件事情被/封杀了,经纪公/司根本丢不起这个人,和她解除了合同,原因是艺人的作风人品有问题。

    然后大家就开始深扒刘惠怡,很多事情都被扒出来了,什么傍金主,踩别的艺人,欺负新人等等,一连串的,简直是墙倒众人推,所有通告瞬间取消,一切代言广告都下了,别人再用她就是自砸招牌。

    金先生因为有点钱,还想要报复齐以安,齐以安才不怕他,毕竟金先生的资产斗不过齐家,想要玩阴的也打不过齐以安,简直就是自取羞辱。

    彭四爷听说他儿子差点被金先生欺负了,顿时非常生气,彭四爷是个笑面虎的存在,一般不怎么涉足娱乐圈,他只是做普通生意,结果为了儿子简直是发/怒了,金先生的生意无论大小,全都被彭四爷给抢走了。

    彭四爷的作风实在无赖,金先生好不容易谈一笔生意,结果彭四爷就施施然来了,一身昂贵的西装,叠着腿,悠闲的甩了一份合同过去,笑眯眯的说:“三倍价/格,你们选吧。”

    彭四爷总是用三倍价/格冲出来做程咬金,金先生根本跟不起这个价儿,搞得很快就要破产了。

    相对于彭四爷发狠的追着金老板穷追猛打,彭小柒这些日子就过得特别愉快了。

    是个小剧本,剧组很快就杀青了,彭小柒一直跟着剧组,其实他的戏份早就拍完了,只是跟着齐以安罢了。

    再过一个星期就要开学,齐以安正好把工作都排开了,这个星期就带着彭小柒玩玩,毕竟谈恋爱要紧,他们刚刚交往,一定要趁热打铁。

    齐以安这些日子总是跟着彭小柒,到处玩,一直把彭小柒宠上了天,两人简直如胶似漆的。

    这天彭四爷和莫阳要出差几天,彭小柒就到齐三爷家里住着,彭小柒自然是和齐以安一个屋子睡觉。

    齐以安强烈要求想要打地铺,但是彭小柒不许他打地铺,齐以安觉得彭小柒太能撩,自己又不能做禽/兽,默默忍着实在太煎熬了。

    彭小柒一大早上起来在懒床,因为要开学了,所以他更想懒床,早上还想吃现灌的奶油大泡芙。

    齐以安没办法,笑着说:“那我去买回来,小柒自己洗漱好不好?等我回来你就能吃了。”

    彭小柒这才点了点头,齐以安风风火火的穿好衣服出了门,今天是周六,大家都在家,看到齐以安风风火火的,还以为他工作迟到了。

    齐以安说:“我去给小柒买泡芙。”

    他说着,在众人吃惊的目光下,飞奔出了大门。

    彭小柒磨磨蹭蹭的起床洗漱,然后等着快差不多了,才穿好衣服/从房间里走出来,大家都在一楼的餐厅吃早茶,看到彭小柒走下来,目光不由自主的盯着彭小柒。

    彭小柒有些狐疑,齐叔叔和齐家的哥/哥们一直盯着自己看,真是好奇怪啊。

    彭小柒从楼上走下来,他昨天晚上睡得有些晚,不过没有做奇怪的事情,只是和齐以安打游戏来着,彭小柒穿着低领子的衣服,脖子上赫然有个红印子,这回绝对不是蚊子包,因为那个红印是正经的吻痕,如假包换,旁边还有牙印呢。

    彭小柒不知道脖子上有印子,坦荡荡的就走下来了,让众人免/费看的清清楚楚。

    昨天晚上两个人玩游戏,彭小柒输了耍赖,被齐以安压在床/上狠狠修理了一顿,当然是很纯洁的挠痒痒,彭小柒特别敏/感,特别怕痒,抱着齐以安的脖子就咬了一口。

    齐以安被他咬的浑身是火,也低头咬彭小柒的脖子,不过没敢使劲,又咬又吻的,在他脖子上烙了一个印记。

    彭小柒被盯着的有些发毛,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坐下来乖乖的叫人,声音甜甜的,那叫一个小天使。

    齐三爷看着彭小柒的吻痕,咳嗽了一声,说:“吃早饭吧,给你放在火上热着呢。”

    彭小柒笑眯眯的说:“我等一下再吃,等着七七回来再吃。”

    一提起齐以安,顿时大家的目光又变得很复杂,很热烈起来,彭小柒很奇怪的又挠了挠头发。

    齐青丘咳嗽了一声,说:“小柒啊,我们家老七……没对你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彭小柒奇怪的说:“啊?奇怪的事情?”

    齐青丘说:“就是……就是……”

    他就是了半天,觉得自己真是太猥琐了,因为彭小柒一脸天真的样子看着他。

    齐青丘瞬间说不下去了……

    齐以安火急火燎的去买泡芙,他开车去的,结果泡芙的那个小巷子堵车,只好把车放在一边,然后跑进去买的,买好之后立刻又回来,一身都是大汗。

    就在齐以安提着泡芙打开家门的一霎那,就听到彭小柒高兴的说:“我和七七在交往啊。”

    齐以安:“……”脚下一绊,差点把泡芙甩出去!

    齐以安正好进家门,一瞬间感觉自己变了焦点,不过不是被镁光灯照着,而是被大家“禽/兽啊”的目光盯着。

    彭小柒看到齐以安,立刻高兴的说:“七七,我等着你吃早饭呢!”

    齐以安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干笑说:“泡芙,还是凉的。”

    彭小柒立刻迫不及待的把泡芙拿出来,好几大盒,彭小柒特别乖的拿了一个大泡芙放在齐三爷的盘子里,又拿了一个放在小狐狸盘子里,说:“叔叔吃泡芙!”

    齐三爷越发觉得,彭小柒太乖了,配给他家老七,简直是糟蹋!

    齐语作为大哥,或许也是这么想的,毕竟彭小柒一脸小天使的样子。

    齐语淡淡的说:“小柒啊,关于你和老七交往的事情,不如……你再想想?老七其实长得也不算好,而且花边新闻那么多,工作又不规律,忙起来不着家,最主要是不可爱。”

    齐语的观察力还是很敏锐的,一下就戳中了彭小柒的心事,齐以安以前是圆圆的,彭小柒喜欢圆圆的东西,他现在不是圆圆的不可爱。

    齐以安无奈的抹了一把自己的脸,很可怜的说:“大哥……你是我亲大哥吗?”

    齐语:“……”

    彭小柒纠结的说:“是哦,七七没有以前可爱。”

    齐以安:“……”

    不过彭小柒立刻换了一副很慷慨的表情,说:“没关系的,虽然七七没有以前那么可爱,但是我还是喜欢七七的,而且我们正在交往啊,七七对我也很好,我不会嫌弃他的。”

    齐以安:“……”虽然听起来很别扭,但是已经很感动了。

    齐三爷见彭小柒特别坚决,其实心里也是喜欢彭小柒的,毕竟彭小柒又懂事儿,又乖/巧,特别听话,说话还甜甜的,简直是好儿媳的典范。

    齐三爷敲了敲桌子,说:“既然小柒喜欢你,我也就不说什么了。”

    齐以安松了口气,他还以为老爸要拆姻缘呢!

    齐三爷又说:“你小子要是敢出去胡/搞,让小柒不高兴不开心了,别怪我治你。”

    齐以安无奈的抹了一把冷汗,说:“爸……我是亲生的吧?”

    看起来不太像,不知道的还以为彭小柒是亲儿子呢。

    虽然过程挺艰辛的,但是齐三爷已经肯定了他们交往的事情,真是皆大欢喜,这关过了就比较好了,至于彭四爷和莫阳那边,在他们面前,其实齐以安一直是很完美的形象,也没什么黑历/史。

    吃过饭之后,齐以安就准备带彭小柒出去玩了,两个人进了房间换出门的衣服,彭小柒搂着齐以安的腰,似乎在撒娇一样,说:“七七,你为什么都不亲/亲我?”

    齐以安那叫一个为难,他并不是不想亲/亲彭小柒,但是彭小柒太能撩,自然撩才是真的撩,齐以安答应不做禽/兽的。

    彭小柒缠着齐以安亲/亲一个才出门,齐以安没办法,搂着彭小柒,将他压在门板上,两个人吻得气喘吁吁的,彭小柒几乎瘫/软/下来,眼神迷离的说:“七七……好舒服。”

    齐以安差点升旗,赶紧拉着彭小柒说:“走吧出门玩玩。”

    他说着一拉开门,“咔嚓”一声,好几个人差点扑进来,竟然在听墙根,齐青丘咳嗽了一声,说:“老七啊,千万忍住,别禽/兽,没几年了!”

    齐语则装作一脸路过的样子,直接走了过去。

    齐以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421章 小狐狸团子(老七)X彭小柒4》,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