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420章 小狐狸团子(老七)X彭小柒3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彭小柒是初三的学/生,盛夏的时候就要中/考了,所以最近都没有再接什么通告,反而是齐以安,最近越来越忙。

    虽然彭小柒的学习不差,而且不需要补课,不过齐以安正好/工/作忙,也没有打扰他学习,只是答应彭小柒,等考/试之后再带他出去玩玩。

    彭小柒没怎么上补习班,感觉也和平时一个样子,生活作息还是很普通,考/试的时候也没觉得怎么紧张。

    彭小柒考了试,随着人流走出考场,一眼就看到了等在考场外面的爸爸,莫阳和彭四爷都在,毕竟儿子考/试可是很重要的事情。

    彭小柒左右张望了一下,没看到答应过来接自己的齐以安。

    彭四爷笑着说:“小柒怎么样,考的好吗?”

    彭小柒觉得考/试就那个样子,反正没有失常,基本都会,彭四爷带着儿子要上车,说:“去吃饭吗?或者去哪里放松一下?”

    彭小柒又转头看了看,说:“爸爸,七七来了吗?”

    彭四爷笑了笑,说:“以安他有点忙,今天临时来不了了,明天他回来带你玩。”

    彭小柒一听,顿时有些不开心,七七竟然说话不算数,说好了考/试之后来接自己,还要带自己玩的,结果今天竟然没来。

    彭小柒很生气,莫阳和彭四爷带着彭小柒去吃了顿好的,然后又去逛了逛商场,给儿子买了两件衣服,因为说好了是放松,晚上还看了个电影,吃了夜宵才回来的。

    没想到彭小柒人气还挺高,看电影的时候还被人认出来了,搞出了一点儿小骚/乱,很多人都跑过来要签/名,还想要合影,彭小柒傻乎乎的给人签/名,手都签软/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又上热搜了。

    彭小柒回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回去之后有点累,洗了澡躺在床/上,不过睡不着觉,于是拿出手/机来翻了翻。

    彭小柒把今天吃饭的照片又发在自己长草的微博上,瞬间被好多人点赞回/复了,手/机发出叮叮咚咚的提示音。

    因为时间太晚了,彭小柒怕吵到人,赶紧把声音关了,然后抱着手/机在床/上打滚儿,一边打滚儿一边刷微博,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爱的图片动物之类的。

    结果就刷到了热搜,评论特别特别多,转发也特别特别多,主角竟然是齐以安。

    彭小柒看到主角是齐以安,立刻就点开看了,结果他一点,顿时就傻眼了,竟然是齐以安和那之前那个大姐姐的照片,是两个人的合影。

    齐以安和刘惠怡站在一起,笑的特别温柔绅士,穿着一身很体面的西装,然而背景却是酒店的房间!虽然没有照到床,但是照到了镜子,镜子里映出了一张宽大的情/侣床,显然是情/侣酒店。

    彭小柒看了一眼时间,就是今天的,还是今天晚上刚刚发的新闻,说齐以安疑似和刘惠怡在交往,而且有图有证据!

    彭小柒一看就傻眼了,七七说好了来接自己,结果没来就算了,竟然是跟大姐姐去开房了!

    彭小柒虽然性格比较单纯,但是他在圈子里听到的也挺多的了,再加上他这个年纪,班里男生都喜欢私下说一些黄段子,班上也有男生说跟某某学校的校/花去开房的,甚至还有打胎的,反正各种刷新彭小柒的三观。

    彭小柒看到这张图片,再看到底下的评论,说什么郎才女貌,特别登对之类的,彭小柒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心里不太舒服,总觉得有些难受,好像夜宵吃了太多甜食,有些坨心一样。

    彭小柒抱着抱枕在床/上打了好几个滚儿,一个没注意,“咕咚”一声从床/上直接掉了下来,摔得他差点傻了,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幸好地上有毯子。

    彭小柒爬起来之后,突然听到有人敲门的声音,也不知道大半夜得谁来敲门,他们在外面看电影吃夜宵的,还遇到了粉丝追着合影签/名,回来就已经十二点了。

    平时彭小柒都是十一点之前准时上/床睡觉的,今天因为放松,所以十二点才回家,等他洗了澡发了微博,现在都一点多了,没想到还有人来敲门。

    很快就听到了开门声,彭小柒不知道是谁,没准是找爸爸的,两个爸爸都是大忙人。

    彭小柒生气的把手/机扔在沙发上,然后抱起被子团着,躺了下来准备睡觉。

    彭小柒准备睡觉,就听到自己房间外面有脚步声,来回走了好几圈,就在彭小柒奇怪的时候,有人轻轻打开了门走了进来。

    他睡觉不会锁门,只是关上/门,那个人走进来,声音很轻,不过彭小柒瞬间闻到了一股酒气。

    彭小柒想了想,肯定不是爸爸,爸爸又没喝酒,那是谁半夜进自己房间?

    彭小柒刚要睁开眼睛,顿时觉得那股酒气里自己近了,然后紧跟着嘴皮上一热。

    彭小柒吓坏了,猛地张/开眼睛……

    齐以安本身答应彭小柒,考/试之后接他出去玩的,结果没想到爽约了,今天有个推不掉的酒宴,很多明星都到场,就算齐以安想要耍大牌都推脱不掉。

    齐以安在酒宴上喝了些酒,毕竟是应酬,出来的时候已经一点了,他想彭小柒了,于是火速赶回来,没有直接回自己家,而是跑到彭四爷家了,没想到敲门还真有人开,彭四爷说彭小柒应该是睡了。

    齐以安只是想看一眼,就进了房间,因为天气热,房间里开着空调,彭小柒只是肚子上盖了被子,光着小白腿,骑在被子上,双手还紧紧抱着一个抱枕。

    齐以安满眼都是彭小柒的小白腿,白花花的,看起来特别细腻光滑,在昏暗中都能反光一样,腿部的线条特别流畅,带着性/感的弧度。

    彭小柒马上就要十五岁了,一直在长个子,脸和身材也越长越开,变得越来越让人惊艳。

    因为有很多天齐以安都没见到彭小柒了,怕打扰他学习,这么一看彭小柒,齐以安觉得彭小柒又变的更加可爱了,说不出来的可爱,看的齐以安心跳飞快。

    齐以安觉得是因为喝了酒,所以定力不足,彭小柒没有醒过来,依然骑着被子,齐以安就慢慢走过去,在昏暗中,慢慢伸出手来,轻轻/抚/摸/着彭小柒光/裸在外面的大/腿。

    果然入手细腻又光滑,仿佛是缎子,又很柔韧,然后低下头,嘴唇碰到了彭小柒的嘴唇。

    不过齐以安哪知道,只是想要偷吻一个,没想到彭小柒突然睁开了眼睛,吓得瞪大了眼睛,一副受惊的样子,而且根本没有半点儿睡意。

    齐以安脑袋里“轰隆”一声,心想完了,被发现了,原来不能做坏事,做坏事肯定会被发现。

    而且彭小柒眼睛水灵灵的,瞪得老大老大,一脸小白兔看到大灰狼的样子,看的齐以安心里有些发拧,不知道彭小柒会不会讨厌自己。

    彭小柒瞪着大眼睛,他没想到竟然是七七,七七亲了自己的嘴唇,虽然只是碰了碰,但是那是自己的初吻啊!

    齐以安就和彭小柒大眼对小眼,一直对视着,等着彭小柒说自己恶心,或者变/态,结果彭小柒过了一会儿,缓缓地说:“你……你喝醉了吧?”

    齐以安脑子里转得飞快,突然机智的装作要醉的晕倒,立刻倒在了彭小柒的床/上。

    彭小柒气的说:“你别躺下啊,你身上都是酒味儿,快起来。”

    齐以安笑着说:“不行,我头晕,你让我躺一会儿。”

    彭小柒气得不行,推着他说:“你怎么不回家去,到我这里撒酒疯。”

    齐以安说:“我不是和你约好了,所以心里一直想着这件事儿,一有时间就过来了。”

    彭小柒提起这个更生气,哼了一声,说:“已经过了十二点了,反正你说话不算数。”

    齐以安松了口气,彭小柒生气自己爽约,但是没生气自己吻了他,赶紧笑着说:“是我不好,我不对,我明天没事,陪你好不好?”

    彭小柒说:“不要不要,你快走,我要睡觉了。”

    齐以安一见彭小柒还“撒娇”了,不过真是太可爱了,一把搂住彭小柒,彭小柒还挣扎,小白腿蹭的齐以安心里都是火,把他箍在怀里,不让他动。

    彭小柒的小白腿就在他怀里,他闹得一身汗,也就不闹了,齐以安说:“是我不对,你总要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彭小柒哼哼的一声,说:“你身上臭臭的。”

    他说着,咬了咬嘴唇,又说:“还有香水味儿!”

    齐以安闻了闻自己衣服,似乎没什么香水儿,不过他刚才去参加晚宴,那地方那么多人,不管男人女人都喷香水,自然有点味道。

    齐以安还想狡辩,彭小柒跳下床,把手/机拿给他看,齐以安一看顿时有点懵,喝醉了酒脑子不好使,转了好几下才说:“这什么照片?”

    彭小柒以为他装傻,说:“我哪知道,你自己照的,还是情/侣酒店。”

    齐以安想了半天,说:“我绝对没跟她进过什么酒店,今天我一直在晚宴上,我的助理可以作证啊,小柒你不信打给我助理。”

    彭小柒才不打,齐以安感觉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立刻掏出自己手/机,说:“有证据有证据。”

    他说着,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递给彭小柒看,彭小柒看了一眼,有些惊讶的睁大眼睛。

    原来齐以安和刘惠怡的这张合影,不只是他们两个人,而且他们两个人都没有挨在一起!

    齐以安旁边是一个比较矮的中年男人,应该是某某导演,个头不是很高,齐以安正好把手搭在那个导演的肩膀上,而刘惠怡站在最旁边,两人中间千山万水的,但是那个动作和表情是一模一样的。

    背景是晚宴的大厅。

    彭小柒看的脑袋都转不过来了,齐以安说:“现在信了吧?有人把照片抠下来换了背影,我绝对没跟她开过房。”

    彭小柒惊讶的瞪大眼睛,说:“好厉害,还能这样p图,而且我都没看出来p图痕迹。”

    齐以安顿时无奈的觉得,彭小柒的关注重点是不是错了?

    彭小柒这才有些消气儿,有一种瞬间把心脏放回肚子里的感觉,松了口气。

    齐以安立刻装可怜,说:“我头疼,你给我点儿地方。”

    彭小柒说:“你回去睡觉啊。”

    齐以安说:“不行,我好几天没见到小柒了,舍不得小柒,想多看看你。”

    彭小柒的脸瞬间就通红通红的,有些不好意思,说:“那你……你去洗澡,别弄我一床都是酒味。”

    齐以安一听,登堂入室?赶紧动作流畅的从床/上起来,就进了浴/室去洗澡。

    彭小柒没有办法,拿了一套自己的睡袍给齐以安,他递给齐以安睡袍的时候,还撇着头死死闭着眼睛,不过脸颊通红。

    齐以安笑了一声,低声说:“谢谢。”

    彭小柒听到齐以安沙哑低笑声,赶紧摇了摇头,就跑上/床去,把被子盖到头顶,总觉得自己有点奇怪。

    齐以安洗了澡,很快就出来了,带出一股热气,倒在床/上,还伸手搂住了彭小柒。

    彭小柒不自在的扭了扭,说:“你很热啊,别抱着我。”

    齐以安笑着说:“那可不行,这么久没见小柒,我都想你了,你呢?”

    彭小柒脸颊绯红,白/皙中带着红晕,似乎不好意思,突然惊讶的说:“啊!你……你怎么不/穿内/裤!”

    齐以安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刚才洗澡的时候弄/湿/了,也没有的换。”

    彭小柒只给他了睡衣,因为睡衣宽大,齐以安穿着没问题,但是开叉比较高,躺下来之后几乎走/光了。

    彭小柒满脸通红,说:“你……你等着!”

    他说着快速跳下床去,找了找自己的内/裤,找了个宽松的,齐以安就看到彭小柒手里举着一条小白内/裤就跑过了过来,递给齐以安说:“快穿上。”

    齐以安还想耍流氓,不过没机会了,只好穿上内/裤,结果他一穿,尴尬的事情发生了,彭小柒宽松的内/裤他也穿不上,根本提不上去。

    彭小柒满脸惊讶,小声说:“你怎么那么大啊……”

    齐以安一听这话,一股火气“咚!”就冒上来了,笑眯眯的说:“肯定是小柒还没发/育好。”

    彭小柒一脸不服气的说:“你是营养过剩!”

    齐以安施施然又把内/裤脱/下来了,然后扔在一边,说:“我来看看,是不是我营养过剩。”

    他说着,伸手一捞,彭小柒叫了一声,就被齐以安捞上/床去了。

    齐以安将彭小柒压在床/上,作势要脱他内/裤,彭小柒不由想到刚才的亲/吻,突然脸色绯红,使劲挣扎了几下。

    两个人闹了一会儿,彭小柒满脸都是热汗,吁吁喘着气,突然很委屈的样子,齐以安吓了一跳,就听彭小柒说:“都……都是你,我……有点奇怪。”

    齐以安一听,瞬间懵了一两秒,然后突然低下头,就看到彭小柒紧紧/夹/着双/腿,微微弯腰,似乎在遮着什么。

    齐以安的嘴角不自觉的就跳了起来,彭小柒竟然有反应了,对于大灰狼说,现在这个小白兔太可口了,虽然不能吃下去,但是福利一定是要的。

    齐以安换了一副谆谆教/导的好哥/哥口吻,说:“乖小柒,这没什么。”

    彭小柒显然没什么经验,齐以安说:“难受吗?”

    彭小柒点了点头,齐以安立刻说:“那我教你。”

    彭小柒奇怪的说:“教……教什么?”

    齐以安笑着说:“当然是教你怎么发/泄/出来。”

    彭小柒隐隐约约知道是什么,毕竟他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班上有男生讨论过这个。

    彭小柒呆呆的看着他,齐以安已经快速的将他的内/裤一脱,彭小柒感觉腿上嗖嗖生风,赶紧更是夹/紧了一些,可怜巴巴的遮着自己。

    彭小柒这个反应太可爱了,齐以安嗓子瞬间干哑的不成样子,说:“乖,这没什么,是正常的,我来帮你。”

    彭小柒有点紧张,齐以安将他抱在怀里,让他坐在自己身上,彭小柒刚开始不敢碰齐以安,扎着手,后来紧紧搂住齐以安的脖颈,感觉自己被齐以安的手包裹/着,说不出来的难受,除了难受还有其他感觉,仿佛在承受什么大风大浪,一瞬间被抛上了顶峰。

    彭小柒舒服的喊了一声,一下倒在齐以安怀里,齐以安没想到彭小柒舒服的晕了过去,还吓了一跳,看起来彭小柒敏/感的不行,这倒是好福利。

    齐以安也难受的不行,毕竟彭小柒一直呻/吟,好像邀请他一样,尤其是现在,睡袍凌/乱,身上斑斑驳驳的白色痕迹,脸颊绯红的倒在自己怀里,没什么意识,嘴唇微微张/合/着仿佛还沉浸在余韵之中。

    看的齐以安简直要兽/性大发,不过他如果真的兽/性大发,不是怕老爸追着自己砍,而是怕彭小柒不理自己了,还是要放长线钓大鱼才行,最主要是两/情/相/悦,必须是两/情/相/悦。

    不过齐以安有些忍不住,他也想发/泄一个,目光盯着彭小柒两条白花花的长/腿,嗓子发干,轻轻咳嗽了一声……

    彭小柒晕了过去,他醒过来的时候,竟然有太阳照在自己的眼睛上,吓了一跳,隐约记得昨天晚上齐以安来了,竟然教他做一些很羞耻的事情。

    然后自己就没有知觉了……

    彭小柒看了一眼身边,齐以安果然在,穿着自己的睡袍,没有穿内/裤,彭小柒刚要捂眼睛,感觉自己眼睛要闪瞎了,结果发现自己竟然也没穿内/裤,小内/裤丢在床下面的地上。

    彭小柒吓了一跳,赶紧蹦起来趴在床边捞自己的内/裤,齐以安听到声音,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白花花又挺翘的紧致臀/部,冲着自己摇来摇去。

    彭小柒把内/裤勾起来一看,不能穿,上面有奇怪的痕迹,简直羞耻的不行,只好找新的穿,结果一回头,吓了一跳,说:“七七你流鼻血了!”

    齐以安低头一抹,真丢人,还真是流鼻血了,流的还挺多。

    齐以安赶紧说:“天……天气太干燥。”

    彭小柒赶紧给他拿纸堵住鼻子,然后才跑过去找新内/裤穿上,穿好了内/裤,彭小柒做贼一样把自己换下来的内/裤抱到浴/室里,赶紧给洗掉了。

    齐以安看着他跑来跑去的,不由笑了一声,彭小柒洗完了内/裤,晾在卧室外面的阳台上,这才松了口气走回来,然后揉/着自己的大/腿/根儿,说:“好奇怪啊,我的大/腿怎么又酸又疼的,还红了?”

    齐以安立刻“咳”的咳嗽了一声,然后装作看天花板的望天动作,他才不会承认,昨天趁着彭小柒晕过去的时候,他好像借用了彭小柒的双/腿。

    齐以安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彭小柒,当时一个没留神,时间有点太久,舍不得发/泄/出来,彭小柒的腿内/侧就有点磨红,幸好没有受伤,不过今天就感觉又酸又刺辣。

    彭小柒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当然没想到齐以安用了自己的双/腿,看到齐以安流着鼻血竟然仰起头来,顿时说:“七七你笨啊,流鼻血不能仰头,会被呛着的,你是小孩子吗?”

    齐以安赶紧又低下头来,不过还是有些心虚。

    彭小柒考了试,有一个月的休息时间,就准备到处玩玩,齐以安请了几天假,陪着彭小柒到处浪了几天,最后被下达了“追杀令”,这才不得不回去工作了。

    最让齐以安“心痛”的是,有一天彭小柒很神秘的揪着他,不好意思的小声问,说:“七七……我们做那个事情,算……算不算是……是……”

    齐以安还在想,做什么事情?就听彭小柒弱弱的说:“算不算是炮/友啊?”

    齐以安:“……”

    齐以安正在争取两/情/相/悦,结果彭小柒竟然以为他们是炮/友关系,很好,从父子关系变成了炮/友关系,齐以安已经给跪了!

    刘惠怡的事情,齐以安让经纪人去处理了,只要把照片一放上来,绯闻不攻自破了。

    瞬间方向一边倒,说这个刘惠怡,演戏不行,竟然一直在搞绯闻,而且专找比自己小很多的小鲜肉,之前是找了彭小柒这个十四岁的小鲜肉,现在又找了个比自己小的传绯闻,简直太不/要/脸了。

    刘惠怡蹦出来说,因为自己是齐以安的超级粉丝,合影照到了别人,所以才把两个人p下来的,她没有别的意思。

    故意p下来,还弄了个情/侣酒店,这意思简直太明显了。

    刘惠怡一直在蹦跶,不过完全不影响彭小柒的生活。

    因为彭小柒有一段休息时间,所以通告铺天盖地的就来了,很多找上彭小柒的。

    彭小柒挑了一个,一个配角的电视剧,正好男主演是齐以安,于是就接了,他的戏份不多,只需要跟着剧组跑一个月就够了。

    剧组有点偏僻,两个人收拾了行李,准备住在剧组,因为有齐以安在,所以莫阳和彭四爷也很放心,在莫阳和彭四爷面前,齐以安可是个好孩子形象,完全不会露/出花/花/公/子或者纨绔的形象。

    两个人很放心的把自己儿子交给了齐以安。

    彭小柒很兴/奋,因为第一次住剧组,感觉特别新鲜,他什么也不懂,齐以安自然要照顾他。

    两个人很快到了剧组,没想到的是,这个剧组的女三竟然是刘惠怡。

    简直太巧了……

    齐以安看到刘惠怡就觉得不顺眼,毕竟她之前还想和他家小柒高绯闻,还害的小柒误会自己。

    刘惠怡的女三/不是试镜来的,她傍上了一个金主,那个金主有投资这部剧,于是给据本生插了一个女三进来,白莲花角色,而且还是年方二八的小姑娘,刘惠怡简直是老黄瓜刷绿漆,还要顶一头黄花,才能装嫩……

    那个金主恰巧彭小柒他们也见过,就是那天在餐厅吃饭,和刘惠怡一起的男人,看起来五十来岁,啤酒肚很大,眼睛眯着一条缝,看人的时候总是色/眯/眯的。

    刘惠怡虽然是女三,但是傍上了金主,所以在剧组里非常横儿,有自己专门的休息间,她拍戏,旁边端茶倒水的助理就五个,一直忙的团团转。

    那个刘惠怡挽着金主的胳膊,就在彭小柒和齐以安面前转,似乎示/威一样,不过彭小柒天生没有那根筋,根本没看出来,兴致勃勃的在看齐以安和女主对戏。

    彭小柒觉得七七演戏真的太敬业了,那个台词那么尴尬,七七竟然不会笑场的,如果是自己一定会笑出来,感觉自己的功夫还是不到家。

    齐以安一下来,彭小柒立刻举着水杯就冲上去了,说:“七七喝水。”

    齐以安的助理感觉自己都要失业了……

    齐以安笑着说:“你也喝,你都出汗了,别瞎跑,一会儿还要补妆。”

    彭小柒笑眯眯的在小马扎上坐下来,手里拿着小扇子给齐以安扇着。

    齐以安是男主,彭小柒只是配角,所以齐以安的戏份很多,彭小柒就闲的不行,齐以安下午还有戏要上,彭小柒就卸了妆,没有什么事情干了,坐在小马扎上,和齐以安的助理聊着天,两个人还拆了一包零食吃,一边吃一边看齐以安拍戏,感觉跟在电影院里似的。

    这场戏是齐以安和刘惠怡对戏,刘惠怡总是找不到角度,而且导演也觉得很尴尬,刘惠怡的女三要和男主有一断缠/绵悱恻的爱情纠葛,结果两个人还不能同框,因为一同框就对比出来了,刘惠怡不只是年纪大,而且脸也大,竟然比齐以安的脸大了一圈。

    导演临时调整了好几次,刘惠怡的表情因为整容还特别僵硬,导演一直在教她这段该怎么表达,总之僵持了很久。

    彭小柒瞪大了眼睛看着上面演戏,一片阴影就投了下来,彭小柒面前突然站了一个人,就是刘惠怡的那个金主,笑眯眯的看着彭小柒。

    齐以安的助理一下就警觉起来,戒备的看着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早就注意到彭小柒了,彭小柒不只是看着显小,其实他年纪也不大,还没到十五,看起来特别清纯,而且相当可爱,大眼睛水灵灵的,嘴唇是粉/嫩的颜色,表情也很灵动。

    那个男人一过来,助理就戒备的说:“龚先生。”

    那个龚先生根本不理助理,盯着彭小柒看,笑着说:“我看你有点眼熟啊,你是不是童星出道,我之前看过你演的电影,觉得挺不错的,很有前途,怎么样,要我帮你介绍两部好片子吗?”

    彭小柒不认识这个男人,而且他很懒,根本不去主动争取片子,有兴趣的接一下,没兴趣的就算了。

    龚先生这么一说,助理就听明白了,他这是想要潜规则彭小柒啊,彭小柒才十四岁,男人一副色/眯/眯的样子,眼神特别露骨。

    助理着急上火,刚要说话,哪知道彭小柒立刻摇了摇头,说:“谢谢你,不用了。”

    姓龚的男人哪知道一下就被人拒绝了,还没人这么拒绝自己,瞬间都傻了好几秒,这才反应过来。

    正好这个时候齐以安拍好了一个镜头,助理赶紧机智的说:“哎,安哥!”

    齐以安走过来,那个龚先生就走开了,毕竟齐以安可是有背景的人,他不只是演技好,资历老,而且背景也雄厚,姓龚的男人跟本惹不起。

    齐以安皱着眉走过来,他刚才看到了,那个男人一脸色/眯/眯的和彭小柒搭话,彭小柒根本什么都不懂,齐以安怕他吃亏。

    齐以安走下来,彭小柒还笑眯眯的,完全没感觉到危险,齐以安说:“小柒你先回酒店吧,我还有一会儿,等拍完了给你电/话,咱们一起吃晚饭。”

    彭小柒奇怪的说:“我在这里等你就好了,我一个人回去太无聊了。”

    齐以安说:“乖小柒,我让助理陪你回去,你去休息一会儿,我拍好了叫你。”

    彭小柒撅了撅嘴巴,不过最后还是乖乖的点头了,助理赶紧带着彭小柒就回了酒店,走的时候还看到刘惠怡发/嗲的挽着那个男人的手臂,在告导演的状,说导演凶她,针对她等等。

    彭小柒回了酒店,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时不时给齐以安发个短信,其实也没两个小时,齐以安就打电/话来了,笑着说:“小柒,下楼来吃饭吧,我马上到酒店了。”

    彭小柒立刻从床/上蹦下来,齐以安笑着说:“慢点慢点,我都听到说声音了,别摔着。”

    因为天气热,彭小柒也不需要穿外套,就踩上鞋,很快从房间出来,坐上了电梯,两个人没有挂电/话,一边走还在一边聊天。

    彭小柒进了电梯,电梯门刚要关上,突然有三个身材高壮的男人赶过来,把将要关闭的电梯门按开了。

    彭小柒打着电/话,没有这么注意,觉得有些奇怪,那几个男人是从楼梯间出来的,怎么突然又坐电梯了?

    彭小柒正在和齐以安聊天,就没有多看,继续笑着说话声,那几个男人站在电梯里,也是下楼,一直用余光盯着彭小柒。

    彭小柒几乎没什么涉世经验,只是感觉奇怪,但是没有多怀疑,电梯很快往下走,从高层往下,那几个男人突然按了三层。

    三层是酒店的健身房楼层,一般没人过去,人很稀少,电梯已经过了五层,差一点就在三层没停住。

    很快电梯门发出“叮——”的一声,在三层开门了,彭小柒还往旁边站了站,以防自己挡住了门。

    不过没想到,那些大汉往外走的同时,突然伸手一把拽住了彭小柒,还一把捂住了他的口鼻。

    彭小柒吓了一跳,“唔!”一声,手里的手/机一下就掉在地上,发出“啪嚓!”一声。

    正在给彭小柒打电/话的齐以安吓了一跳,说:“小柒?!小柒你怎么了?!”

    齐以安喊了好几声,只是听到挣扎的声音,还有凌/乱的脚步声,彭小柒根本不回答他,隐约听见电梯的机械音说:“三层,下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420章 小狐狸团子(老七)X彭小柒3》,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