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416章 小烛龙5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唐筱感觉,自己的智商可能掉线了,背离了自己离家出走了……

    唐筱说完就后悔了,想要把平宥叫回来,让他把自己的内/裤给自己拿过来,但是他实在又不好开口,因为他刚才大喊着自己不爱穿内/裤……

    唐筱换下来的内/裤已经泡了热水,虽然还没有洗,但是湿/淋/淋的再穿上怎么感觉都很奇怪。

    唐筱盯着湿内/裤看了半天,最后没有办法,只好匆匆洗了澡,然后把裤子套/上,里面空荡荡的嗖嗖生风,但是总比光着屁/股跑出去的强。

    唐筱穿好了打开门,平宥坐在书桌前,把自己的手提电脑打开了,样子很专注,竟然还戴了一副眼睛,正在盯着电脑,皱着眉打字。

    平宥平时不戴眼镜,戴着眼睛的感觉,狭长的眼睛更突出了,鬼畜的气息更加浓厚,一副斯文败类的样子,唐筱真不知道,就平宥这种长相,怎么可能超越自己成为校草,明明就没有自己颜值高,那些女生都被他这种斯文败类的破气质给欺/骗了。

    唐筱走出来,平宥听到动静,看了一眼唐筱,说:“洗完了?”

    唐筱说:“啊……是啊,怎么了?”

    哪知道平宥突然把眼镜摘下来,然后笑眯眯的打量唐筱,看的唐筱一额头冷汗,说:“你看什么?”

    平宥笑着说:“我只是想知道,你裤子下面,真的什么都没穿?”

    唐筱的脸“咚!”一下就红了,说:“你……你管呢!”

    他说着,一把抓起扔在床/上的干净内/裤,赶紧跑进浴/室去,“嘭!”一声关上/门,然后把裤子脱/下来,重新把内/裤穿上,这才松了一口气,感觉刚才平宥的目光火/辣辣的,实在太可怕了,看的他浑身毛/骨/悚/然的。

    唐筱重新从浴/室走出来,平宥又在打字,平宥这回没停下来,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笑了一声,那笑声意义不明……

    唐筱晃悠过去,说:“你干什么呢?”

    平宥说:“写论文,你不是也有作业,放假之后要交的。”

    唐筱突然笑眯眯的凑过去,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说:“那……你帮我写论文吧。”

    平宥笑着说:“为什么?”

    唐筱说:“因为你喜欢我啊!”

    唐筱说的特别正义,而且义正言辞,完全没有半点儿磕巴,说完之后突然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只是咳嗽了一声,说:“给喜欢的人写论文,有没有感觉到……嗯……荣幸?”

    平宥无奈得笑了一声,说:“我想摸/摸你的脸皮是不是特别厚?”

    唐筱哈哈笑了一声,说:“薄着呢,不信你摸你摸。”

    他说着凑过去,平宥还戴着眼镜,突然一把搂住唐筱的腰,将人猛地带进怀里,唐筱吃了一惊,平宥低下头来,薄薄的嘴唇在他的脸颊上轻轻的磨蹭了几下。

    唐筱后知后觉,似乎感觉被平宥亲了,一瞬间脸上通红,说:“你……你干什么?”

    他一抬头,差点被平宥戴着眼镜那种斯文败类的气质给电到,一瞬间后脖子有些发/麻。

    平宥只是用嘴唇蹭了蹭他的脸颊,笑着说:“试试厚不/厚。”

    唐筱脸皮很烫,气的从椅子上跳起来,踢了他小/腿一下,平宥说:“这可不赖我,是你要我试试的。”

    唐筱捂着自己烧烫的脸,说:“我让你摸,又没让你……让你……”

    唐筱实在说不出来“亲”这个字,平宥笑着说:“这还是这种程度,应该都不叫亲吧?害羞了?”

    唐筱瞬间被点爆了,像炮仗一样,说:“谁?谁害……害羞了,放/屁。”

    唐筱说着竟然还打磕巴,差点把自己舌/头咬下来,简直丢脸死了。

    平宥摘下自己的眼镜走过来,笑着说:“那咱们做点情/侣应该做的事情?”

    唐筱瞬间吓了一跳,瞪大眼睛,说:“什……什么事情?!”

    他说着,还往后退了两步,平宥站起来,“咔嚓”一声,把眼镜放在桌上,他只穿着睡衣,慢慢走过来,他走一步,唐筱就退一步,两个人一个进一个退。

    随即唐筱“啊”一声,向后一仰,一下退到了床边上,竟然整个人仰面翻在床/上了。

    唐筱吓了一跳,平宥快速走过来,伸手顺势给了他一个结实的床咚。

    唐筱嗓子里发出“嗬”的一声抽气声,瞪大了眼睛看着平宥。

    平宥笑着说:“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比如说……接/吻?做/爱?”

    唐筱的呼吸听着他说这几个字,越来越急促,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盯着平宥,平宥发现唐筱的眼睛真的很大,而且亮亮的,看起来特别漂亮,里面仿佛能装下整个银河。

    平宥在他耳边轻轻呵了一口热气,笑着说:“那唐筱觉得,还能做什么其他事情?如果你有什么别的嗜好,我也可以满足你。”

    唐筱下意识的说:“其他嗜好?”

    平宥“呵”的轻笑一声,说:“如果你是?”

    唐筱一瞬间脸上通红,说:“你才!我可是烛龙!”

    平宥笑着说:“那烛龙大人,要接/吻吗?”

    平宥的声音很有磁性,从初三的时候就这样,男生都特别羡慕平宥的声音,现在长大了,平宥的声音更好听,唱歌的时候低沉温柔,说话的时候带着温柔的笑意,更是好听,尤其他们离得近,唐筱感觉自己要被这种声音融化了,呼吸越来越快。

    平宥感觉到他加快的呼吸,眼睛不由眯起来,眼神比刚才更加复杂深沉了,慢慢的,非常缓慢的低下头去。

    唐筱看到平宥的俊脸在放大,一直放大,越来越近,他甚至能感觉到平宥胶着的呼吸喷洒在自己的脸颊边,越来越明显。

    唐筱的心脏发出“梆梆!梆梆!”的声音,他恐怕平宥都能听到那种声音了,实在丢人,但是也实在紧张。

    平宥的嘴唇终于凑了过来,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唐筱心脏猛地一缩,几乎要炸裂了一样,狠狠的跳了两下,然后唐筱猛地闭上眼睛……一侧头。

    唐筱一侧头之后自己头蒙了,他死死皱着眉头,闭着眼睛,鼻子都快耸到一起去了,猛地侧过头去,还屏住了呼吸。

    平宥一愣,这个表情实在太僵硬了,而且似乎很恐惧似的,平宥一愣,脸色也有一瞬间的僵硬,随即支起身/体,站了起来。

    唐筱迷茫的睁开眼睛,就看到平宥脸色有些不好,站起身来,然后回身说:“我把论文写了,你先睡吧。”

    唐筱一瞬间想到刚才两个人没有接上的吻,顿时有些心慌,说:“平宥,我……”

    平宥转过头来,笑了一声,说:“我不想让你为难,更不想让你怕我,你放心,你首肯之前,我不会动你。”

    唐筱心里梆梆的狠跳,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一瞬间就撇过头去了,他心里心慌心悸的要死,但是似乎也不是讨厌,当然也不能是害怕。

    唐筱看着平宥平静的坐下来,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他闹不明白怎么回事,他明明对平宥有独占欲,而且相当排他,真到该做情/侣的事情的时候,他心里就开始慌慌的。

    唐筱观察了一会儿平宥,平宥似乎没有生气,表情如常,蹙着眉写他的论文,但似乎又生气了,他没抬起头来,一直专注的盯着电脑。

    一瞬间唐筱觉得笔记本电脑都看起来很不顺眼了,因为平宥竟然用这么专注的目光看着它。

    唐筱心里乱七八糟,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怎么到这件事情上,如此怂,也没有下床,钻进被子里,用被子盖住脑袋,使劲挠了挠自己的头发。

    噼里啪啦的敲键盘声音一直在持续,唐筱的心脏也跟着噼里啪啦的响,自己已经答应了平宥交往,他们应该算是男朋友的关系了,结果男朋友跟自己索吻,当时气氛也挺好的,自己竟然撇头了。

    好像很差劲……

    唐筱心里七上八下,忐忑的厉害,自己这么差劲,平宥不会很失望吧?毕竟这么多年平宥喜欢自己,但是他没说出来,而且他们见面这么少,平宥可能只是喜欢自己的几方面,万一相处久了觉得自己实在差劲怎么办?

    就像孔思思似的,当初孔思思也和自己表白过,但是时间一长,让她做自己的女朋友,孔思思都不做。

    唐筱“唉”的叹了口气,在被子里使劲挠着头。

    就听到“咔”一声,键盘的敲击声停止了,平宥似乎写完了论文,把笔记本合了起来。

    唐筱一听,瞬间僵硬/起来不敢动,裹在被子里做粽子。

    平宥知道他没有睡觉,被子里就像裹/着一直大耗子一样,不停的滚来滚去,鼓来鼓去的。

    平宥把手提电脑收起来,站在床边看着唐筱,说:“你有多余的被子吗?我在地上打个地铺。”

    唐筱一愣,随即“呼”的一声掀开被子,说:“为什么睡地上?”

    平宥站在他面前,还戴着眼镜,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层镜片的隔阂,让唐筱觉得平宥的表情有些不真/实,平宥笑了一下,笑的挺优雅的,但是笑容有些苦,淡淡的说:“我睡地上就行了。”

    唐筱一瞬间差点被平宥的笑容给激怒了,立刻蹦到床边,一把抓/住平宥,把他拽上了床,唐筱的力气不小,平宥被他拽的一个趔趄,一下就躺倒在床/上。

    唐筱脑子里热/乎/乎的,一冲动,直接翻身坐在了平宥的腰上。

    平宥一愣,戴着眼镜的眼睛睁大看着唐筱,唐筱还是第一次见他睁大眼睛,而不是眯着眼睛,那双眼睛很漂亮,是琥珀色的,不是纯黑色,带着一股透亮,特别清澈,里面全是自己。

    唐筱心脏“咚咚咚”的跳,很凶猛的抓/住平宥的衣领子,然后快速低下头去,狠狠在他嘴唇上啃了一下,两个人的嘴唇碰在一起,简直就是碰撞,而不是亲/吻。

    平宥疼的“嘶”了一声,感觉唐筱再野蛮一点儿,他就能去医院看牙了,就这样还觉得牙床发酸。

    唐筱“亲”了一下,眨了眨眼睛,似乎在“回味”,还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自言自语的说:“还行。”

    平宥一愣,随即笑了出来,说:“你这是什么评价?”

    唐筱没说话,只是痞痞的笑了一声,然后勾着平宥的下巴,另外一只手伸过去,慢慢的摘下他的眼镜扔在枕头上,然后又低下头。

    他低下头的一瞬间,平宥一把搂住他的肩背,然后猛地一翻身,一下将唐筱压在了床/上,改为平宥压在他身上,一只手支撑在唐筱的耳侧,低下头来立马含/住了唐筱的嘴唇。

    “唔……”

    唐筱一瞬间打了一个颤/抖,这感觉很微妙,而且不仅仅是单纯的触吻,平宥竟然伸出了舌/头,挑开他的牙关,唐筱根本没经验,惊得浑身的毛都要竖/起来了,如果他此时是烛龙,估计鳞甲都要竖/起来了。

    唐筱身/体快速颤/抖,感觉到一个滑溜溜又灵巧的东西钻了进来,带起数不清的颤栗感,实在太难以控/制了。

    唐筱的眼眶瞬间一酸,因为接/吻,生理泪差点都流下来了,紧紧搂住平宥的脖颈,鼻子里发出“嗯……嗯……”的呼吸声。

    平宥感觉到唐筱青涩的回应,整个人仿佛要炸了,这么多年来偏执的思念和爱慕,几乎要一瞬间喷/发而出。

    平宥一边亲/吻着唐筱,一边伸手过去,从唐筱的衣摆钻进去,唐筱的家居服是松紧的裤子,一下就开了,让平宥的手长/驱/直/入。

    唐筱的身/体猛地一抖,睁大了眼睛,“嗯”了两声,呼呼的喘着气,抽空说:“你……你摸哪里!?”

    平宥轻笑了一声,说:“你不会不知道,男人和男人做,应该用哪里吧?”

    唐筱一惊,干咽了一口唾沫,几秒前他不知道,现在他知道了,因为平宥的手指就在那里轻轻的大转儿,想要叩门而入……

    唐筱吓得全身肌肉都绷紧了,说:“你等等,我还没准备好,而且为什么不是你用那里啊!”

    平宥笑了一声,说:“你放心,我今天不会做的,只是让你习惯一下。”

    唐筱伸手去推平宥,说:“再、再等等,我不需要习惯……别,好奇怪。”

    唐筱几乎已经无/地/自/容了,就在刚刚,他被刷新了认真,其实单纯的唐筱以为男人和男人就不能像男人和女人那样做,谁知道竟然被平宥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而且平宥立刻就要“开门”,还说让他习惯习惯。

    唐筱发誓,一辈子都不能习惯,因为实在太丢人了,唐筱刚才在浴/室里因为摔倒了,所以没有发/泄,结果就在平宥的手中发/泄/了,而且平宥都没有动他前面,只是用后面,被手指弄得一下就发/泄/了,而且爽的烛龙尾巴都变出来了。

    平宥也是第一次看到烛龙尾巴,唐筱的烛龙尾巴也是火红色的,很长,像蛇一样,带着双层的红色鳞片,仿佛红宝石做的礼服。

    长长的蛇尾无力的坦然在床/上,顺着床边睡下去,从胯部的位置就变成蛇尾,腹部的肌肉因为舒服的快/感还在阵阵战栗抽/搐,轻微牵动着蛇尾。

    平宥惊讶的看着唐筱的尾巴,长长的蛇尾就好像是美/人鱼的尾巴,但是比美/人鱼要显得更有力度,红宝石一样的鳞片泛着光芒,平添了一种魅惑的气息。

    平宥伸手顺着他的胯部,抚/摸唐筱的蛇尾,唐筱的身/体“嗯!”的弹跳了一下,蛇尾一抖,想要甩开/平宥的手,但是平宥的手仿佛是个吸铁石,牢牢的按在他的蛇尾上,还把他垂下床的蛇尾给勾了起来,放在床/上。

    平宥说:“你的尾巴上还带着钩子?”

    唐筱懒洋洋的瞥了一眼他,说:“没见识,文盲,烛龙的尾巴上都有钩子。”

    他说着,轻轻甩了甩自己的尾巴,平宥看着他唐筱招摇的晃着自己的尾巴,忍不住伸手捏住而他的尾巴。

    唐筱大喊了一声,说:“放手啊,你别捏我尾巴!”

    平宥伸手摸了摸/他尾巴尖上的钩子,哪知道唐筱“啊!”的大喊了一声,说:“你……你……”

    平宥笑着说:“这里和逆鳞一样敏/感吗?”

    唐筱满脸通红,但是尾巴瞬间就无力了,瘫/软在床/上。

    平宥贴着唐筱的耳朵,笑着说:“唐筱,烛龙交尾,要用哪里?”

    唐筱发/泄/了一次,此时懒洋洋的,眼皮瞭了一眼平宥,一脸看白/痴的说:“你傻啊,烛龙都是公的,怎么可能有……有那种地方?”

    平宥笑着说:“肯定有,我帮你找找。”

    唐筱吓的使劲甩着尾巴,说:“你疯了啊,你这个疯/子,你才有的嗜好吧?别……别摸/我的鳞片啊,真的没有!”

    平宥似乎不信,仔细的摸/着唐筱身上的鳞片,红色的鳞片,一片一片很大,好像红宝石一样,入手的感觉非常滑,鳞片没有竖/起来的情况下并不喇手,而且入手温热,仿佛是一层细腻的皮肤一样。

    平宥说:“烛龙的鳞片,竟然是温热的,好像唐筱的体温。”

    唐筱嘲笑的说:“本身就是我的体温,变成蛇尾也是我啊,你真笨。”

    他正说着,突然话音瞬间抖了好几下,平宥眯起眼睛,笑着说:“嗯?你这块鳞片颤/抖得好厉害。”

    唐筱感觉自己要疯了,这是怎么回事,他的鳞片一直在颤/抖,鳞片下面保护着某个地方,因为刚才那个地方给平宥的手指爱/抚,所以现在竟然被一摸就有了感觉。

    唐筱的鳞片慢慢变得松了一些,竟然张/开了一点儿,羞耻的唐筱几乎想跳楼。

    平宥则眯起眼睛,说:“原来在这里。”

    唐筱说:“你滚啊。”

    唐筱被平宥“羞辱”了一晚上,唐筱觉得自己身为创/世之神,简直太没有威严可言了,唐筱一晚上都保持着蛇尾的样子,根本无法变回去。

    更糟糕但是,他们做到底了,而且唐筱是蛇尾的形态,做到底了,平宥似乎很喜欢他这个样子,唐筱也非常的敏/感,虽然说好了不做,但是怎么想到唐筱如此主动。

    唐筱的蛇尾主动勾住平宥的腰和背,缠住平宥,上面的钩子在他的背上轻轻磨蹭,激动的时候还直接划出一个口子,平宥背上好几个血口子,都是被唐筱划的。

    两个人折腾了一整晚,平宥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感觉有些不真/实,而且心里有些忐忑,毕竟他答应不做的,不过昨天晚上有些失控。

    平宥搂着唐筱好一会儿,大约平宥醒了半个多小时,唐筱才有些转醒的意思,他的下/身已经变回了双/腿,“唔”了一声,伸手搂住平宥的腰,还在他胸口上蹭了两下,软/软的黑发蹭着平宥的下巴,好像不是一条烛龙,而是一只乖/巧的小猫咪。

    平宥“呼”的喘了一口气,几乎要被他撩的不行,唐筱感觉到一口粗气呼在自己耳边,这才醒过来,迷茫的眼睛是水亮的红色龙目,平时的黑色都是伪装色,他的眼睛本身是烛龙正经的红色,此时还没有变回去。

    唐筱迷茫的看了几眼平宥,然后脸色“咚!!”一下红了,猛地掀开被子,平宥以为他要跑,结果唐筱看了一眼自己的双/腿,猛地松了一口气,又盖上了被子。

    平宥都被他弄得糊涂了,唐筱气的踹了一脚平宥,踹完之后后面又火/辣辣的疼,“嘶”了一声,说:“都怪你!你……我那个样子你也……你简直饥不择食。”

    平宥被他逗笑了,说:“怎么这么说自己?”

    唐筱瞪了他一眼,平宥笑着说:“唐筱什么样子我都喜欢,你昨天晚上很可爱。”

    唐筱被他说得无/地/自/容,蛇尾巴怎么可爱了,完全……唐筱完全没觉得有什么美/感。

    平宥搂着他,轻轻/抚/摸唐筱的头发,似乎再给他顺毛,温柔的说:“身/体难受吗?”

    唐筱脸皮有点薄,脸色微红,不过硬着头说:“切,这些只是小意思。”

    平宥说:“再躺一会儿吗?”

    唐筱身上酸溜溜的,就点了点头,平宥先去洗澡了,唐筱躺在床/上,脑袋里飞快地转,感觉自己有点疯狂,昨天晚上就那么和平宥做了,原来自己也能接受男人,之前纠结了那么半天,其实根本不值一提似的。

    平宥洗了澡,伺候唐筱洗漱,唐筱发现平宥更温柔了,对自己更体贴了,他真是爱死这种感觉了,而且平宥还包揽了唐筱各种论文报告。

    唐筱瞬间明白“泡在蜜罐子”里是什么感觉了,谈恋爱真好啊,做/爱其实挺舒服的,还不用干活,连洗澡都不用自己动手,作业还有人写,简直把唐筱宠上天。

    平宥在唐筱家里过了几天,十一放假都在他这边住着,两个人只做了一次,就是那天晚上,平宥担心唐筱的身/体,就一直没有再做,而且他也担心唐筱接受不了自己,所以没有再做过分的事情,两个人只是偶尔在没人的地方碰一碰嘴皮,算是亲/吻。

    十一放假转瞬就要结束了,唐筱翘着腿躺在床/上,指挥着平宥给他收拾行李,笑眯眯的吃着平宥给他拨好皮,甚至连籽儿都剃/掉的橘子,心想和平宥谈恋爱真不错,到了宿舍也是一起,自己也是甩手掌柜,什么都不用管。

    两个人十一最后一天的晚上要回学校去住,第二天有早课,早班车赶着很费劲,唐筱起不来床,只好晚上走。

    平宥提着两这人的行李,笑着和慕秋唐无庸告别,唐无庸无奈的说:“唐筱,你拿着自己的行礼,别让平宥一个人拿。”

    平宥连忙说:“没关系,也不重,下楼之后我托着就可以。”

    唐筱嘿嘿的笑,说:“就是就是。”

    唐筱和平宥下了楼,直接坐地铁就能到学校,地铁上虽然不挤,但是也没什么位置,唐筱发现了一个空位,立刻跑过去坐上,平宥拉着行李走过来,唐筱说:“那边还有一个,你去坐啊。”

    平宥把行李放在旁边,用大长/腿挡着,以免行李箱刹车的时候跑出去,笑着说:“没关系,我站你这里方便,不用坐。”

    唐筱说:“两个小时呢,你站着不累啊。”

    平宥笑着说:“站你边上就不累。”

    唐筱一瞬间感觉有些脸红,平宥真的好温柔,温柔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这让唐筱心里沾沾自喜,简直自得意满。

    两个小时的路程,唐筱半路睡着了,头一点一点的,平宥就用身/体拦着他,免得他从椅子上出溜下来。

    到了站的时候,平宥才把他叫起来,唐筱迷糊糊的一看,竟然到了,自己睡着了,不止如此,他还在平宥的大衣上留了一个口水印,太丢人了……

    平宥拉着行李,说:“到了,走吧,把衣服系上,刚睡醒别感冒了。”

    他说着,还给唐筱系上衣服,唐筱看着他半蹲着给自己系拉锁,感觉自己睡得有些迷糊,说:“你要是喜欢上别人,也会对别人这么温柔吗?”

    平宥一愣,随即笑了一声,说:“不会,因为我喜欢你,永远也不会变了。”

    唐筱看着他,说:“那如果……我说如果……如果我没接受你呢?”

    平宥笑了笑,说:“远远的离开你,起码让我自己心里好过点。”

    唐筱一听,立刻一把抓/住他,说:“你可别想走!”

    平宥笑着说:“怎么会,只有你不要我的时候,我才会离开。”

    唐筱似乎心有余悸,说:“快走吧,一会儿天黑了。”

    两个人下了地铁,匆匆往学校赶,到学校的时候,正好是吃晚饭的时候,平宥说:“先去食堂吃了饭再上楼吧?”

    唐筱脸色却怪怪的,说:“我……我还不饿,咱们先上楼放行李吧,放了之后再下来。”

    唐筱说的话,平宥根本不反驳,两个人就上了楼,平宥打开宿舍门,还没有人回来,宿舍里空荡荡的,平宥把行李推进来放在一边,笑着说:“你是不是懒得去食堂打饭,今天人肯定少,要不我下去打饭,你趁这个时间去洗洗澡也行。”

    他的话刚说完,突然就被唐筱拽住了,唐筱“嘭!”一声把门关上,然后“咔嚓”一锁,很豪爽的将自己的大衣一脱,扔在地上,然后伸手勾住平宥的脖子,呼吸有些急促,说:“先别去食堂,先来一个。”

    平宥眨了眨眼睛,似乎没听懂,说:“什么?”

    唐筱脸上微微有些红,呼吸更加急促了说:“那个啊!你……你不是现在才开始装正人君子吧?”

    平宥还是没听懂,唐筱恶狠狠地说:“做/爱啊!”

    平宥一阵怔愣,唐筱搂着他的脖子,见他不动,就伸手主动去拽他的衣服,把他的大衣连同里面的衣服一起拔下来,迫不及待去摸平宥的腹肌,真的是八块,摸起来感觉好舒服,有一种特别兴/奋的感觉。

    平宥的呼吸猛地一紧,一把抓/住他的手,说:“我以为你不喜欢和我做这种事情。”

    唐筱咳嗽了一声,说:“还……还好吧,挺……挺舒服的。”

    唐筱这么说,简直就是给予了平宥最大的肯定,平宥的呼吸更加粗重了,低头稳住唐筱的嘴唇,唐筱立刻仰起头来,急切的回吻着平宥,伸手紧紧攀住他的背。

    平宥笑着说:“嗯?这样只是‘挺舒服’?”

    唐筱脸上泛着殷/红,说:“废话真多,快点来。”

    平宥说:“在这里?”

    唐筱说:“当然啊,他们不是没回来吗,估计明天才来,在家做万一被我爸听到了多丢人。”

    平宥有些醒/悟,原来唐筱在家里没再和自己做,一到学校却火急火燎的,好像被火烧了尾巴一样,并不是因为不想和自己做,而是因为怕在家里丢人……

    因为唐筱的主动,平宥当然愿意,不过宿舍的床铺都是上下铺,平宥和唐筱又太高了,都容易磕头,两个人就进了洗手间。

    唐筱说:“这里怎么做啊,又不能躺着。”

    平宥见他一脸懵懂的样子,不由好笑,说:“站着也不错。”

    唐筱满脸疑惑,平宥又给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唐筱就紧紧/靠着墙面,被平宥搂在怀里,说:“好酸,好舒服……不行……站不住了。”

    平宥笑了一声,原来让唐筱敞开嚷就这么热情,幸亏是放假,不然整个楼都听见了。

    就在唐筱很“放肆”的时候,突听有开门的声音,唐筱吓得魂儿都要没了,震/惊的睁大了眼睛,一瞬间,“嘭!”一声,双/腿又变成了蛇尾,猛地往下瘫/软。

    平宥一把搂住他,唐筱挣扎着要离开,平宥捂住他的嘴,说:“嘘……没事儿,洗手间门锁了。”

    唐筱吓得眼睛泛白,猛地就不行了,平宥轻笑了一声,说:“你的小弟们回来了,忍着点儿。”

    唐筱咬牙切齿的说:“那你退出去啊。”

    平宥笑着说:“这可不行,只有你舒服了,我还没完。”

    唐筱没办法,紧紧捂着自己的嘴巴,不敢出事儿,眼泪爽的都流下来了,外面两个人正在说话。

    “咦?老大和平哥回来了,你看啊行李都在。”

    “怎么人不在?”

    “去食堂吃饭了吧?”

    “可能是,咱们也去吧,现在还放假,饭都少,去晚了没了!”

    随即是两个人锁门的声音,然后是离开的脚步声,唐筱一瞬间差点瘫在地上,平宥笑着说:“吓得吗,你真敏/感。”

    唐筱气的抱住平宥的肩膀狠狠咬他,说:“你这混/蛋……”

    他说着,声音突然变了一下,打了个弯儿,不由自主的感叹了一声“好舒服”。

    平宥笑着说:“真乖。”

    唐筱被折腾的筋疲力尽,感觉这种事情还真是好舒服,不过站着不好,站着太累了,唐筱最怕费事儿,还是躺着好,躺着又舒服又节约体力。

    唐筱累的直接躺在床/上,平宥下楼去买晚饭,那两个小弟这个时候就回来了,看到唐筱,笑着说:“老大,你回来了啊,吃晚饭了吗?”

    唐筱翘着腿/儿晃,说:“平宥去买了。”

    两个小弟笑着说:“哦,平哥也回来了,我就说嘛,你们的行李都在了。”

    唐筱等了很久,平宥去的真是慢,这个时候就听一个小弟说:“哎!是平哥,要回来了,咦,旁边那不是前大嫂吗?”

    唐筱一听,从床/上蹦下来,“嘶”了一声差点跪在地上,后面还是火/辣辣的,顺着窗户往外一看,还真是平宥和孔思思,两个人一道从食堂走回来,孔思思不是这个学校的,在门口分开了,进了旁边的女生宿舍楼,似乎是来找/人玩的。

    唐筱一看,瞬间眉毛都拧在一起了,虽然他知道平宥肯定是爱自己爱到要死,但是看到平宥和女生走在一起胃里就酸呼呼的,和男生走在一起也不对,毕竟平宥可喜欢男人!

    “咔嚓”一声,平宥拧开门走进来,说:“你爱吃的肉卖光了,我买了其他……”

    他的话还没说完,唐筱已经一步跨过来,紧跟着就是小弟们“嗬!!!”的一声,一阵重重的抽气声,都睁大了眼睛瞪着唐筱和平宥。

    唐筱大马金刀的一把搂住平宥,然后猛地凑上去在他嘴唇上吻了一下,还狠狠咬了一口。

    平宥也是一愣,然后淡淡的伸起手来,摸了摸/他的额头,似乎要试试唐筱发不发烧。

    唐筱很不满的“啪”一声拍掉他的手,然后转头对着那两个瞠目结舌的小弟说:“看什么,叫大嫂!”

    小弟们第一时间齐齐大喊一声:“大嫂!”

    平宥无奈的看着唐筱,那两个小弟喊完了震/惊的说:“老老老……老大,这怎么回事儿?”

    唐筱很无所谓的说:“什么怎么回事儿,就这么回事儿啊,平宥就是你们的大嫂了,不要叫平哥,直接叫大嫂。以后出门看到谁和你们大嫂走得近,一定要及时/报告,听到没有?”

    小弟们怔愣的点了点头,似乎还在消化着庞大的信息量……

    平宥无奈的笑了一声,说:“还吃饭吗?”

    唐筱说:“当然吃。”

    他说着,小声的说:“我屁/股疼。”

    平宥说:“吃过饭我给你上点儿药。”

    唐筱点了点头,就跑过去吃饭了。

    小弟们更是一脸震/惊,虽然唐筱刚才说话挺小声的,但是小弟们还是听见了,毕竟宿舍也不大。

    小弟们更是震/惊不已,这是该管平宥喊大嫂啊,还是该管唐筱喊平大嫂好呢!?

    唐筱吃着饭,伸手把平宥饭盒里的肉夹走,一脸赚便宜的样子,平宥无奈的给他又夹过去几块,说:“既然都让别人喊我大嫂了,那我什么时候去见见叔叔们?”

    唐筱说:“你不是刚见过吗?有瘾啊。”

    平宥笑着说:“是正经的见岳/父岳/母。”

    唐筱一听,炸毛的说:“呸,明明是丑媳妇见公婆!你丑你丑!”

    平宥笑着说:“好好,我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416章 小烛龙5》,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