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415章 小烛龙4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唐筱过了很长时间才回包间,他回去的时候,好多人哈哈笑着问他干什么去了,是不是半路遇到了狐狸精,被拐跑了。

    唐筱狠狠瞪了一眼平宥,然后才坐下来,小弟们忽然发现,老大的气压好像比刚才好了不少,不再那么可怕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大家都莫名松了一口气。

    唐筱坐下来,愤愤的喝了两口酒,结果平宥又被人推着上台去唱歌,毕竟平宥唱歌很惊艳,大家都想要听平宥唱歌,尤其是女生。

    好多女生挣着抢着要和校草一起合唱情歌,平宥笑眯眯的,气压也比刚才好了不少,脸上带着秒杀女生的微笑,说:“这样……”

    他说着,目光转向正在愤愤然喝酒的唐筱,笑着说:“要不然,请唐筱跟我合唱吧。”

    好多女生都觉得失望,但是男生们特别愿意,唐筱和平宥合唱,这两个可都是校草,女生评选出来第一和第二,让这两个人合唱,其他男生希望就多了一点儿。

    唐筱顿时“咚”的脸上一红,不过他本身就喝多了,皮肤偏白,脸容易殷/红,现在也看不出来是不是害羞的脸红。

    唐筱瞪了一眼平宥,但是很多男生已经开始起哄,让唐筱去唱歌,唐筱没有办法,这是他今天唱的第一次歌。

    唐筱的声音不如平宥那么低沉,但是清亮,虽然唱功也就一般,不过听起来莫名的搭配,唐筱站在平宥旁边唱歌,突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平宥似乎没有觉得,还靠过来,伸手搂住了唐筱的腰。

    唐筱猛地一僵,台下的人却鼓掌,笑着说:“唱得好唱得好!”

    一曲之后,男生们还要平宥和唐筱唱,平宥倒是没有什么意见,但是唐筱特别有/意见,一脸不耐烦的说:“我要喝酒,你们自己唱吧。”

    唐筱说着就很不高兴的走下了台,坐在沙发上继续喝酒。

    大家还以为唐筱真的是馋酒了,只好让他喝酒,其他人继续唱歌,女生们想和平宥合唱,平宥却说嗓子疼了,也走了下来,坐在唐筱旁边。

    唐筱故意离他远点儿,其实他刚才并不是想喝酒,而是因为平宥搭在他腰上的动作,有点……有点起了反应。

    刚刚唐筱自己在洗手间匆匆发/泄/了一次,因为平宥摸了他敏/感的逆鳞,回来之后唐筱一直对平宥“怀恨在心”,哪知道刚才平宥只是摸了他的腰,唐筱又感觉到了那种兴/奋的冲动,很奇怪,吓得唐筱不敢站在台上,再站一会儿非要暴/露了。

    唐筱一直催眠自己,可能是因为喝多了酒,所以才冲动。

    平宥走下来坐在他边上,笑着靠过来,轻笑一声,凑过来贴着唐筱的耳朵,轻声说:“硬了?”

    唐筱瞪大了眼睛,觉得平宥说话太直接了,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又往旁边挪了挪,不过再往旁边就贴女生身上了,所以唐筱也没办法。

    平宥是个大长/腿,他的腿就贴在唐筱的大/腿外侧,两个人的膝盖碰在一起,唐筱感觉很不对劲,总觉得自己身上火/辣辣的在烧,躲了好几次,平宥的腿都贴过来。

    最后平宥干脆一斜头,靠在了唐筱的肩膀上。

    唐筱吓了一跳,嗓子里猛地滚了好几下,平宥说:“借我靠一下,我刚才喝多了。”

    唐筱哼了一声,说:“我怎么没觉得你喝多了,你刚才威胁我的时候,还调理挺清晰的。”

    平宥笑了一声,嗓音“呵呵”的很低沉,不知道在笑什么,很愉悦的样子,说:“如果你觉得我是在威胁你,其实我应该高兴。”

    唐筱狐疑说:“什么意思?”

    平宥说:“说明我在你心里的分量很重,威胁才会管用。”

    唐筱气的脸一下就红了,说:“你……你少得意,我只是当你是好兄弟!”

    平宥没说话,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眼睫砸昏暗的灯光下微微的颤/动着,好像蝴蝶的翅膀一样,看的唐筱有一种麻嗖嗖的感觉,就听到平宥闭着眼睛说:“我一直喜欢你,明知道你对我没有这种感情,很痛苦……或许我是个狡猾的人,但是我只是希望自己喜欢的人,也能喜欢自己而已,如果这份喜欢不能实现,让我一直留在你身边,承受一份作为朋友的感情,我真的做不到。”

    唐筱听了,心里甚至哆嗦了好几下,低垂着眼睛,过了半天才说:“我……我说了会考虑的,你好烦啊!”

    平宥笑了一声,说:“等你的好消息。”

    唐筱又哼了一声,只是说:“你这个大头,头很重,快拿开。”

    平宥不起来,唐筱也没有再说话,让平宥躺着。

    其实刚才何止是唐筱多喝了几杯酒,因为平宥看到唐筱的“女朋友”了,所以平宥也多喝了几杯酒,平宥其实不太能喝酒,他喝酒之后头很疼,现在就自作自受的头疼欲裂,难受的不行,只好闭着眼睛醒神。

    大家的狂欢一直持续到第二天的六点,七点准备退包间,平宥身为体贴的校草,一个人过去退包间,他出去之后,那个女生也又出去了。

    唐筱已经困的不行了,看着那个女生一脸羞涩的跑出去,靠着沙发,眯着眼睛想,哼哼,你没希望的,平宥那个人喜欢的是男人,而且还是自己,再表白也没用。

    唐筱觉得自己突然好差劲,不过他一直就这么差劲,也没什么差别。

    唐筱虽然这么沾沾自喜的想着,平宥也有承诺,在自己回答平宥之前,他不会去交女朋友。

    但是唐筱心里有点忐忑,不太放心,就站起来说:“我去趟洗手间。”

    他说着也走出去,悄悄的跟在后面,根本不是往洗手间走。

    唐筱好像作贼一样往前台悄声跑过去,探头探脑的扒着一个拐外的墙壁,探头一看,果然看到了平宥和那个女生,平宥正好结账回来,那个女生一脸羞涩的把他堵在一个角落,轻声说:“平宥,我喜欢你,请你和我交往。”

    唐筱把指甲放在嘴边,用牙齿发狠的咬了几下指甲,他可能把自己的手指当成平宥的手指了,“嘶”了一声,还有点疼,一看指甲都给咬劈了,他有点紧张。

    这个时候后背突然有声音,一个服/务员说:“先……先生,有什么能帮助您的吗?”

    唐筱生怕那边的两个人听到,赶紧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说:“没事没事,我只是突然有点醉,扶一下墙而已。”

    那个服/务员满脸狐疑,还以为他是可疑分/子,不过还是走了。

    唐筱赶紧又转过头去看那两个人,平宥一脸不好意思的表情,说:“实在对不起,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那个女生似乎不太相信,说:“可……可没听说过你有喜欢的人,是不是我不太好,所以……”

    平宥笑着摇手说:“不,你很好,不过谁让我先遇到了他,已经很多年了,我只是单恋而已,还奢望着努力一把,谢谢你的欣赏,你也很可爱,如果他像你这么可爱就好了。”

    唐筱一听,差点把自己的手指头给咬断了,这回不是自己的指甲了,气的火冒三丈,平宥说的什么鬼话,什么叫自己也像那个女生一样可爱就好了!

    妈/的!

    唐筱只想骂人,气得他调头就走了,结果没走两步,就被人从后面给抱住了,那人比他高,抱的很自然,唐筱回头一看,是平宥!

    平宥笑着说:“你怎么过来了?”

    唐筱说:“你滚,找可爱的去。”

    平宥突然笑了一声,说:“你偷听别人说话。”

    唐筱哼了一声,很高傲的抬起头来,仰着下巴,恨不得用下巴看着平宥,不过因为身高的缘故,有点困难,说:“又不是第一次了。”

    唐筱说的特别正义。

    平宥只是笑,伸手把唐筱的手托起来,说:“你的指甲劈了,刚刚自己咬了吧?你总有这种坏毛病。”

    说实话,唐筱都不知道自己有这种坏毛病,因为他没有多少紧张的时候,但是平宥知道,他一紧张才会咬指甲,这种时候不多见。

    平宥拉着唐筱回了包间,大家准备找个地方吃早饭,然后散伙,平宥笑着说:“谁有指甲刀?”

    包间里的女生不少,倒是有女生有指甲刀,平宥借了指甲刀,然后给唐筱把食指剪整齐,还用小锉子锉了锉,说:“好了。”

    唐筱耳根有点发红,却说:“弄得这么整齐,一点儿也不爷们儿。”

    平宥笑着说:“不把劈的地方剪掉,小心一会儿流/血。”

    孔思思身为唐筱的“女朋友”,狐疑的看着平宥,又看了看唐筱,眼珠子转来转去的。

    众人从ktv出来,准备找个二十四小时的地方吃早点,然后各自散伙回家过节。

    他们到了一个餐厅,餐厅是全天营业的,有早茶卖,正好在这里吃早点,大家坐进去,孔思思似乎这才认出来平宥,说:“哎,你是不是初三那个……那个……转校生?”

    平宥笑着点了点头,孔思思很惊讶的说:“原来真的是你啊,变了好多,变帅了!我都不敢认了。”

    旁边几个男生起哄说:“哎,你老公在旁边,竟然说别的男人帅,小心被惩罚啊。”

    孔思思翻了个白眼,唐筱也翻了个白眼,两个人这倒是挺默契的。

    大家点了早茶,孔思思要去洗手间洗手,正好唐筱就站起来了,说:“我也去。”

    他们两个人一走,很多人都起哄,说是去偷偷亲/密了,毕竟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平宥笑眯眯的坐着,突然说:“这里的流沙包不错,刚才忘点了,我去给你们加两分。”

    好几个人夸平宥体贴,平宥就站起来,走向了洗手间的方向。

    一个小弟说:“咦,前台在那边啊,平哥怎么往后走?”

    另外一个人说:“尿急吧。”

    唐筱跟孔思思到洗手间去,孔思思洗着手,他们在ktv刷夜一晚上,手上都脏的,孔思思有点小洁癖,爱干净当然要洗手,唐筱站在她后背,背后灵似的,一脸嫌弃的看着她。

    孔思思说:“干什么?”

    唐筱说:“我跟你商量个事儿。”

    孔思思说:“说啊,你磨磨唧唧的,我以为你谈恋爱了呢!”

    唐筱被她一堵,顿时满脸通红,说:“你……你胡说什么!”

    孔思思一愣,从镜子里眯着眼睛看他,说:“说话打磕巴,有鬼!还脸红,更有鬼!”

    唐筱一激动,直接说:“什么鬼,我就是想跟你说,咱们可以散伙了!”

    孔思思一听,先是一愣,随即什么有鬼没鬼的全都抛在脑后了,手上都是洗手液,还有水,结果激动的一把回身抓/住唐筱,说:“真的?!”

    唐筱吓了一跳,说:“你手上都是泡沫!”

    孔思思激动的说:“太好了!今天什么日子,这么幸/运?”

    唐筱翻了个白眼,说:“好歹我也是校草好吗?”

    孔思思说:“第二。”

    唐筱:“……”

    孔思思又高兴的说:“从今天开始,我就是甩了校草第二的人了。”

    唐筱:“……”

    唐筱一阵无语,说:“随你便,反正散伙了,我就跟你说这个,我先走了,饿死了吃早点去了。”

    唐筱掩饰着走出去,结果一下就撞到了靠着墙壁,插着手,笑眯眯看着他的平宥。

    唐筱觉得,平宥的笑意里,仿佛包含/着一种很难理解的情绪,那种情绪好像是——守株待兔?

    而自己则是那个自动撞上来的傻兔子!

    唐筱瞪着他,说:“你干嘛来了?”

    平宥说:“没事,我准备去加两分流沙包,顺便看看你。”

    唐筱说:“有什么可看的?”

    平宥笑着说:“不知道,但是永远看不够。”

    唐筱一听,瞬间脸色通红,说:“你……你是不是有病啊!”

    平宥继续笑的温柔,说:“是,得了一……种没有唐筱一定会死的病。”

    唐筱更是脸红,心脏咚咚的跳,就跟唱k的后遗症似的,心脏也变成低音炮鼓点儿,敲得他差点精神衰弱。

    唐筱感觉自己说什么他都能说,而且不知羞耻!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忘了还堵在洗手间门口,孔思思一脸震/惊的从里面走出来,说:“你们……”

    唐筱吓得全身都是冷汗,脸色差点苍白,说:“你别乱说!他……他开玩笑呢。”

    孔思思则是瞪大了眼睛,眼神滴溜溜顺着平宥和唐筱身上转,平宥一副坦然,唐筱满脸焦急,其实脸上挂着羞耻,好像马上就要恼/羞/成/怒了!

    孔思思一个箭步冲过去,握住平宥的手,说:“收了这个妖孽,我支持你。”

    唐筱气的睁大眼睛,说:“你说谁?”

    孔思思说:“说你,祸/害。”

    她说着,飞快的就跑了,唐筱还要去追,不过孔思思跑得快,平宥则是慢悠悠的跟在他后面,去前台加了流沙包,这才回去。

    唐筱的脸一直很红,被孔思思用暧昧的眼神盯得要炸了,平宥赶紧给他碗里夹了一个新端上来的流沙包,笑着说:“小心点儿,流沙烫口。”

    唐筱看着自己盘子里的流沙包,恶狠狠的小声说:“你别老给我夹东西。”

    平宥笑着说:“你是太紧张了,自然点儿。”

    唐筱心里吐槽着平宥,几个小时之前,自己最好的兄弟和自己表白了,还偷了自己的初吻,怎么自然啊!

    吃过饭之后,大家准备各自回家了,唐筱的家就在本市,平宥的家不在本市,他只是到这边来上学。

    唐筱看着平宥收拾宿舍里的东西,打了一个箱子,似乎准备离开,桌上还有一张飞机票,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儿。

    唐筱心想,平宥怎么回事,说好了没自己会死的,结果一转头又要跑了,唐筱对平宥这种失踪专/业户心有余悸,只要一消失,就杳无印迹的,几乎让人发狂。

    唐筱狠狠的盯着平宥收拾东西的背影,其他两个小弟也回来了,小弟进门第一个件事情,就大喊着:“老大!你和大嫂分手了?!!?”

    唐筱无奈的想,孔思思到底是多想和自己散伙,怎么这么快大家都知道了。

    唐筱说:“啊……是啊,和平分手。”

    小弟一脸悲伤的说:“老大,我们知道……你别难过,天涯何处无芳草呢。”

    唐筱一看小弟的表情,心里扼腕的想,这个孔思思,难道真的对外说她把自己甩了,脸都被丢光了。

    唐筱想着,又瞪了平宥一眼,心想都是平宥,如果不是平宥自己也不需要这么丢脸。

    小弟又说:“老大,要不我们带你去泡妞吧!”

    唐筱下意识看了一眼平宥,心虚的要命,说:“你们自己泡去吧,先泡上再说,我要回家了。”

    几个小弟见老大一副没事人的样子,而且相当毒舌,纷纷松了一口气,好像没有太过伤心。

    唐筱提着行李下了楼,也没理平宥,在校门站了一会儿等出租车,结果平宥也没追上来,唐筱气不打一处来,第四辆出租车从自己面前飞驰而去的时候,唐筱终于招手拦车了。

    就在他打开车门准备坐进去的时候,平宥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说:“唐筱。”

    唐筱立刻抬起头来,眼睛晶晶亮的,似乎特别期待平宥说话。

    平宥看着他,手里提着箱子,笑着说:“唐筱,路上慢点,再见。”

    唐筱要被气疯了,叫停自己就说这句,“再见”?什么鬼。

    唐筱恶狠狠地说:“去死吧你。”

    他说完,“嘭!”一声撞上车门,让司机开车,一同过来的小弟还没来得及和唐筱再见,结果都缩了缩脖子,说:“平哥没事儿,老大刚被甩了,所以心情不好。”

    平宥笑了一声,狭长的眼睛眯起来,看着远去的出租车。

    唐筱回了家,作为不靠谱的爹,慕秋都感觉到儿子在生气,不知道怎么火气这么大,慕秋说:“现在是秋天啊,也没到发/情期啊,怎么这么暴躁?”

    唐筱:“……”发/情期个鬼啊……

    唐筱回了房间,躺在床/上玩手/机,他中午到的家,吃了个饭,然后没事干的看了会儿光碟,又躺在床/上玩手/机,慢慢的外面天色黑了下来。

    唐筱的手/机突然“嗡——”的响了一声,拿起来一看,竟然是平宥的短信。

    ——到家了吗?

    唐筱翻了个白眼,回/复他说,到家都好几个来回了好吗。

    平宥的短信来得很快。

    ——那我就放心了。

    唐筱心说,又不是女生,有什么不放心的,自己好歹是一米八的大个子,而且身上也练出了小肌肉,尤其是腹肌,虽然不是八块腹肌,但是浅浅的肌肉也很有看头的。

    唐筱问他到家了吗,平宥的短信很快又来了,但是所问非所答。

    ——我想你了,唐筱。

    唐筱看着短信,“咚!”一下,脸红了。

    唐筱手指颤/抖的给平宥发短信——你说情话倒是越来越溜了,是不是有经验啊?!

    平宥的短信依然很快,不过这次时间长了点,打开一看,因为字数多。

    ——没有经验,我说过你是我的初恋。我说的也不是情话,而是实话,我不说/谎,当初不辞而别,也是为了不跟你说/谎,我怕把实话告诉你,你会厌恶我。

    唐筱看着短信,气愤的回了一个——你傻啊,怎么可能!

    后面还加了一个小拳头的表情。

    平宥的短信又进来了。

    ——你不讨厌我,我很高兴,但是我是个狡猾的人,不会就此知足的。我想你了,你呢?

    唐筱看着短信,苦恼的在床/上打了好几个滚儿,然后突然眼睛一亮,笑眯眯的来了坏主意,哼哼坏笑了一声。

    唐筱很快又编辑短信发出去——你要是现在立刻马上到我家,我就同意你,和你交往!五分钟之内,过时不候!

    唐筱发了这个短信之后,立刻哈哈大笑出声,觉得太有/意思了,一想到平宥那个一直以来游刃有余的人,突然变得抓耳挠腮,就觉得特别有/意思,自己还是厉害的,赢得太彻底了!

    唐筱笑的直砸床,慕秋和唐无庸敲了敲房门,一脸震/惊的看着他,说:“你没事吧?”

    唐筱正在床/上打滚儿,笑的慕秋后背直发毛。

    唐筱看了看手/机,不知道怎么回事,三分钟过去了,竟然没回/复,唐筱瞬间有点心慌,刚才打了那么多字,也就是一分钟,难道平宥觉得自己戏/弄他,所以生气了?

    唐筱这么一想,觉得自己有点过分,平宥好像是很认真地喜欢自己,那种感情不能说,让他很痛苦,而自己竟然开玩笑。

    唐筱越来越觉得,自己真的很过分,到底该怎么办才好,赶紧拿起手/机编辑一个短信,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

    “叮咚——”

    门铃响了,慕秋过去开门,随即说:“唐筱!”

    唐筱正苦恼呢,说:“怎么了?”

    慕秋推开他的房门,说:“你看谁来了?”

    唐筱正低头苦思冥想的编辑短信,结果一抬头,就看到了吓他一跳的人!

    竟然是平宥!

    唐筱觉得自己现在应该大喊一声才能缓解自己的惊吓程度,说:“你……你怎么来了!?”

    平宥“呼呼”的喘着气,十月的天气,已经转凉了,而平宥一头大汗,已经没了平时的冷静,汗水顺着他狭长的眼睛往下滴,顺着他修/长有力的脖颈往下滑,衣领子都湿/透了,平宥的手上还提着一个大箱子。

    唐筱认得清楚,那箱子是平宥今天早上提着的,准备坐飞机回家的。

    唐筱震/惊的看着平宥,平宥则是两步走进来,一把将人抱在怀里,发出“咚!”的一声,唐筱的脸一下就红了,偏偏自己老爹还在门口,非要看这一幕“老友久别重逢”的场面。

    唐筱羞得都不行了,脸差点滴血,幸亏唐无庸是时候的走进来,把慕秋给拽走了,说:“小秋来,马上吃饭了,过来洗手。”

    唐无庸离开的时候还帮忙把门关上了,唐筱立刻松了一口气。

    平宥紧紧抱着唐筱,声音沙哑的,带着急促的呼吸声,说:“你说的话,算数吗?”

    唐筱“啊?”了一声,平宥的声音仍然很急促,唐筱能感觉到平宥的体温很高,因为剧烈的运/动,平宥的体温竟然比他这个烛龙还要高。

    平宥说:“五分钟之内到你家,你就答应和我交往,唐筱,你说的算数吗?”

    唐筱的心脏“梆梆梆”的开始跳,几乎要跳出嗓子眼了,他刚才真的是开玩笑的,因为他想要气一气平宥,平宥提着行李走的样子,让唐筱很不高兴,心有余悸,怕他一走又不见了。

    但是唐筱此时说不出来,说不出来是开玩笑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平宥一直搂着他,心跳渐渐的平复下来,好像变得冷静了,突然笑了一声,说:“我开玩笑的,你别紧张。”

    他说着,松开了唐筱,慢慢拉开一些距离,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平宥的眼睛里似乎闪过一丝受伤。

    唐筱的心脏猛跳了好几下,剧烈的收缩,仿佛被拧了一样,突然一把“咚!”一声也将平宥抱住。

    平宥吓了一跳,唐筱豪气干云的搂着他,说:“我他/妈不是开玩笑的!”

    平宥一愣,说:“真的?”

    唐筱翻了个白眼,说:“真的,你真烦!”

    平宥的体温瞬间又有些升高,“咚!”一声,将唐筱瞬间压在床/上,唐筱刚才本身就坐在床/上,一下躺了下去,平宥的手掌滚/烫滚/烫的,一下钻过来,贴在他的腰上,还是衣服里面,大手有一点点粗糙,抚/摸唐筱的腰,带起一股战栗。

    唐筱吓得汗毛都要竖/起来了,说:“等等……等等,我同意和你交往,也没同意上/床啊!平宥你……你怎么回事,你交朋友一表白就上/床啊!”

    平宥笑了一声,手掌慢慢退出去,说:“不好意思,我太高兴了。”

    唐筱赶紧拉紧自己的衣服,满脸通红,他的腰被抚/摸了,下面瞬间有了一些反应,幸亏唐筱腿夹得紧,否则被发现就尴尬了。

    平宥看他一副“受欺负”的样子,缩在床里面,还紧紧拉着自己衣服,不由的笑了一声,如果让唐筱的小弟们看到了,一定会吓得把下巴掉下来的。

    平宥说:“我不会过分的,你不用缩的那么靠里。”

    唐筱瞪着眼睛,一副恶/霸的样子,说:“我不是怕你。”

    平宥笑着说:“对对对,你过来吧。”

    唐筱翻了一个白眼,瞪着地上的行李箱,说:“你……你不是回家去了吗,怎么在这里?你这个时候不是应该下飞机吗?”

    平宥笑着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然后搭在旁边,说:“我没走,再遇到唐筱,我发现我哪里都去不了了。”

    唐筱脸上通红,踹了一脚平宥,说:“你怎么回事,你会不会好好说话,怎么一开口就……就这么……”

    唐筱感觉自己心脏都要飞起来了。

    平宥笑眯眯的说:“我下午是去退飞机票了,我哪舍得你。”

    唐筱惊讶的说:“退票?”

    平宥又说:“我跟父亲也说了,十一在你家。”

    唐筱说:“谁同意你留下来的,我没同意。”

    平宥笑着说:“叔叔肯定同意。”

    果然,慕秋特别喜欢平宥,因为平宥温柔懂事儿,而且长得特别帅,越来越帅,小时候是超可爱,现在是超帅。

    唐无庸一脸无奈的表情,唐筱则是心里愤愤的想,这个看起来特别温柔的斯文败类,其实是窥伺你儿子的菊/花,你这个当爹的这么不靠谱,还这么向着他!

    家里有很多房间,但是都堆放着唐无庸的各种器材,还有小零件,全是唐无庸的工作间,或者书房器材室,没有现成的客房。

    平宥就笑着说:“没关系,我和唐筱一间就行了。”

    唐筱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了,他还没反/对,慕秋已经说:“这样挺好,唐筱你别欺负人啊。”

    唐筱:“……”是亲爹吗!?

    大家吃了晚饭,平宥一副斯文好女婿的模样,说话彬彬有礼,特别讨人喜欢,就连唐无庸都递给平宥一个赏识的眼光。

    吃过了饭,平宥主动去洗碗,唐筱赶紧窜进房间,把门“咔嚓”锁上,不过坐立不安了一会儿,又过去把门打开了,他一打开门,立刻“嗬!!”的吓了一跳,平宥竟然站在门外面。

    平宥看了看腕表,说:“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会开门。”

    唐筱满脸通红,一方面是被看穿了,另外一方面也不知道为什么,转身进去,坐在电脑前,“噼里啪啦”的按鼠标。

    平宥进来,竟然还把门关上了,随着关门的动作,唐筱心跳砰砰砰的开始砸鼓点儿。

    唐筱用余光瞥着平宥,平宥只是微笑说:“我身上都是汗,能借用浴/室吗?”

    唐筱的房间有独/立浴/室和卫生间,唐筱胡乱的点头,说:“随便。”

    平宥就把自己箱子打开,从里面拿了换洗的衣服,直接拿的睡衣,还有干净的内/裤,唐筱看了一眼,脸色通红的想,平宥这么闷骚,内/裤黑色的就黑色的,怎么款式那么骚气!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浴/室很快传来了花洒的水声,平宥没有用浴缸,唐筱有些心不在焉的玩扫雷,死了无数次,脑袋里脑补着平宥洗澡的样子,身材应该是什么样子呢?穿着衣服斯文败类的样子,脱了衣服,应该很壮吧?

    据说平宥有八块腹肌,不过也是女生传闻的,学校的女生又没看过平宥的腹肌,怎么知道是八块?我还十八块呢!

    唐筱这么想着,完全没觉得自己心里醋溜溜的,一边醋溜溜一边脑补,随即感觉有点想上厕所,结果低头一看,妈/的不是想上厕所,是硬了!

    唐筱捂着自己的脸,欲哭无泪,心想不应该,自己怎么就这么弯了,弯的太随意,太自然了吧?

    难道是因为小时候那句玩笑的话?唐筱记得,小时候自己遇到了平宥,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他,还笃定的说让平宥长大了嫁给自己。

    可是那时候的平宥又萌又软,还怯生生,让唐筱中二的心理充满了保护欲,而现在……

    八块腹肌……

    唐筱想着,突然慢慢从椅子上站起来,然后偷偷摸/摸的摸/向浴/室,心想着,我只是想看看平宥是不是真的有八块腹肌,没有其他的意思,绝对不相信平宥有八块腹肌,只是看一看而已。

    唐筱摸过去,悄悄的扒着门,轻轻的转动门把,果然里面没锁门,一转就开了,一股热气扑面而来,朦朦胧胧的,紧张的唐筱心脏跳得好快。

    就在唐筱即将看到“八块腹肌”的时候,“呼!”一声,浴/室的门一下拉开了,唐筱“啊!”的大喊了一声,吓得差点跌坐在地上,他等着眼前的情景。

    平宥洗着澡,里面的花洒还没关上,还有水声,竟然赤/裸/着身/体,一把拉开了门,赤条条,精瘦有力,肌肉流畅的高大身材就展现在了唐筱面前。

    唐筱吃了一惊,吓得脸色通红,呼吸都急促了,眼睛快速的顺着平宥的身上转了一圈,最后把目光停在平宥的腹部,真的是八块?!

    保准的宽肩窄臀,八块附近,大长/腿逆天,恨不得是九头身,最可怕的是,平宥下面……

    “好……好大……”

    唐筱一个不小心就说出来了,平宥一愣,不由笑了一声,说:“谢谢夸奖。”

    唐筱随即脑袋里“轰隆!”一声,说:“我……我是说大的容易早/泄!你这是病!”

    平宥挑了挑眉,说:“嗯?早不早,要试试才知道。”

    唐筱瞬间感觉到一股酥/麻,顺着自己的尾椎猛地窜上来,一下窜上头顶,苏的他差点跪在地上。

    唐筱脸色通红的说:“你……你怎么不/穿衣服!”

    平宥奇怪的说:“洗澡会穿衣服吗?”

    唐筱说:“那你去洗啊,开什么门?”

    平宥笑着说:“我听到有声音,还以为有贼。”

    唐筱气的说:“你才是贼!”

    他说着转身就走,其实是因为他下面升旗了,再不走太尴尬,说好了平宥喜欢自己呢,怎么都不升旗,只有自己一个人尴尬。

    平宥没在开玩笑,关上/门继续洗澡,很快就洗好出来了,唐筱猛地窜进浴/室里,“咔嚓”锁上/门,这才感觉好一些,然后打开凉水对着自己猛浇,浇了一个透心凉之后,发现自己依然很“坚强”!

    果然烛龙很厉害啊……

    唐筱不由得想,看来不和右手/交流/感情是不行的,唐筱咬牙切齿的交流/感情,靠着墙壁全身发软,几乎站不住,脑子里闪过平宥的各种表白,还有暗中专注或者略带悲伤的眼神,嗓子里滚动着,似乎特别舒服,马上就要到顶点了。

    就在这个时候,“叩叩!”

    有人敲门,唐筱吓得“嗬……”一声,直接跌坐在地上,发出“嘭!!”一声,摔得屁/股都要碎了。

    平宥听到了里面的声音,急切的说:“唐筱?唐筱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唐筱顿时满脸冷汗,摔在浴/室,还挺疼,屁/股都要碎了,最主要是他没发/泄/出来,都怪平宥敲门,现在竟然软/了。

    唐筱气愤的喊:“你敲什么门?”

    平宥说:“我只是看到你床/上放着新的内/裤,想问问你是不是忘了拿进去。”

    唐筱更是气愤,想也没想的说:“我不爱穿内/裤!”

    唐筱喊完,顿时觉得不对劲儿,都是因为摔得屁/股太疼了,所以让唐筱的智商都摔掉了……

    平宥的声音在外面的断了一会儿,然后淡淡的说:“哦,那你继续洗吧。”

    唐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415章 小烛龙4》,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