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414章 小烛龙3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平宥转学了,这一点唐筱根本不知道,反而是唐筱的小弟清楚,唐筱一脸很可怕的表情,说:“你怎么知道?”

    唐筱的小弟吓得魂儿都没了,还以为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呢,奇怪的说:“平……平哥说的啊,前两天,啊……大约,大约上周五。”

    唐筱一愣,上周五,那不就是那天/体育课吗,唐筱还问他会不会又要转学,平宥当时的回答是初三应该不会,结果周六日两个人没有碰面,周一一早上,唐筱却听到平宥转学的消息,显然平宥是骗他的。

    唐筱感觉自己气的都要炸了,平宥竟然骗他,唐筱这个暴脾气突然就点起来了,握着手/机给平宥打电/话,平宥的电/话依然是关机,根本打不通。

    上课铃很快打响了,老/师抱着课本走进教室,就看到唐筱一脸狠相飞奔出教室,吓了老/师一跳,震/惊的看着唐筱飞快的跑走了,说:“唐筱去干什么?”

    同学们面面相觑,小弟说:“那个……那个他肚子疼,去医务室。”

    唐筱从教室飞奔出来,现在已经上课门禁了,他就从教学楼后面的围墙爬上去,直接翻出了学校,然后快速的往家跑。

    唐筱冲到家后面的小区,就看到慕秋和唐无庸从里面走出来,两个人看到唐筱吓了一跳,慕秋说:“你不是在上课吗?”

    唐筱冲过去,呼呼喘着气,说:“平宥呢!?”

    慕秋奇怪的说:“你平叔叔他们今天搬走了,你不知道吗?平宥说他告诉你。”

    唐筱气的咬牙切齿,说:“他根本没跟我说!”

    慕秋和唐无庸互相看了一眼,唐筱说:“搬了吗?人呢?”

    唐无庸说:“刚走了,我们刚才帮忙,正要回去。”

    唐筱顿时一愣,然后朝向路边看,果然看到一辆大车快速的开走了,现在是早上,没什么车流量,大车很快就要看不见了。

    唐筱立刻追着那大车飞奔而去,慕秋吓了一跳,说:“唐筱?”

    唐无庸拉了一把慕秋,说:“让他去吧。”

    唐筱追着那大车一路飞奔而去,但是大车开得很快,唐筱一边跑一边给平宥打电/话,根本打不通,还是关机,跑的都已经要脱力了,唐筱终于停了下来,差点一头跪在地上。

    唐筱呼呼的喘着气,感觉嗓子眼充/血,干渴得厉害,入冬的天气,唐筱的额头上却滚下豆大的汗珠,顺着脖颈湿/透了衣领。

    唐筱狠狠攥着手/机,想要踹旁边的垃/圾桶泄愤,忍了半天,喘着粗气终于慢慢回头,往回走去了。

    唐筱回了学校,已经过去半节课了,脸色很不正常,吓得老/师让同学把他真的送到医务室去了,只是运/动量太大而已,补充了一些水分就好了。

    后来几天,小弟们都知道老大心情不好,而且心情很不好,老大总是看手/机,而且总是拨号码,但是小弟们都听得到,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唐筱脸色一直不好,持续了大约一个星期之久,期间唐筱看到班上的一个女生被隔壁的高中黄毛勒索,还恐/吓她不需要告诉家长老/师。

    唐筱正愁找不到撒火的人,就冲上去把那个高中生臭揍一顿,揍得哭爹喊娘,再也不敢随便勒索别人,看到唐筱就绕道。

    因为唐筱见义勇为的事情,班主/任还表扬了唐筱,那个女生的家长登门道谢,唐筱简直被传得神乎其神,变成了一个骑士。

    那个女生因为唐筱的见义勇为,之前是为数不多的看不上唐筱的人,经过这件事情,对唐筱的看法彻底改观了,还给唐筱递了情书,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况且唐筱还救了她。

    不过唐筱很自然的拒绝了,不需要任何理由,一点儿磕巴也没打。

    初三一年,唐筱过的仍然很悠闲,别人上课做考/卷改错题,而唐筱打游戏打架睡觉,很快就上了高中,唐筱的成绩很逆天,全校第一,考上了重点高中。

    不止如此,唐筱的一票小弟也考上了重点高中,小弟的家长差点到唐筱家里去送锦旗,因为小弟们觉得老大实在太好了,一定要追随老大,所以初三一年发奋学习,也都考上了重点高中。

    班主/任差点感动的哭了,他们班的重点率实在太高了,都刷新了学校的新纪录。

    很巧的是,那个被唐筱救了的女生也考上了那个高中,而且大家也是一个班,彼此都熟悉了。

    据说高二的时候,唐筱交了女朋友,就是那个女生,那个女生不是太漂亮,在学校里根本排不上名号,不过因为做了唐筱的女朋友,一瞬间就成了“知名人物”,孔思思的大名也一下变得响亮了。

    很多跑去围观校草的女朋友,结果都失望而归,觉得还没自己好看呢,也不怎么样,不知道有什么魅力,竟然能让唐筱喜欢她。

    唐筱的确交了女朋友,但其实并不是真的女朋友,只是挡箭牌而已,孔思思之前和唐筱表过白,因为当时唐筱救了她,那英雄气概,简直突破天际。

    然而唐筱拒绝了,两个人到了高中还是同学,接/触时间长了,孔思思突然觉得自己眼睛瘸了才会找唐筱表白,因为唐筱全身到下,估计也就脸好看,脾气真的很差,而且还傲娇,随时会炸毛,脾气不好的时候还朗读女生情书,毫不手软的把女生弄哭。

    不过唐筱很直爽,做男朋友是万万不行的,做朋友倒是挺好,女生性格也挺开朗,唐筱辅导过她几次功课,并不像表面那么不耐烦,两个人就渐渐成了朋友。

    因为高中表白的人更多了,男生女生都有,还有老/师,奇葩的是还有同学家长,唐筱真是不堪其扰,最后决定交个女朋友,反正他天天也不学习,除了打篮球踢足球,要不就是打架,无聊的厉害。

    小弟们给老大物色/女朋友,当然要选校/花,不过校/花太娇气,需要人哄,绝对不是老大的菜,老大才是要被哄着的那个。

    唐筱对谁都不来电,就是看不上,最后没有办法,就在放弃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交个假的女朋友,不是更好?

    孔思思听说唐筱要找自己当“女朋友”的时候,一脸鄙夷,说:“你真的很差劲哎!”

    唐筱不以为然,在他眼里,孔思思完全不是女的,完全没关系。

    正好孔思思也不想谈恋爱,她想考个重点大学,唐筱负责辅导她的功课,这条件太诱人了,于是两个人一拍即合,就变成了男女朋友的关系。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其实就是学习,孔思思的成绩瞬间好的没话说,唐筱还开玩笑说,让孔思思和自己考一个大学,这样就好了,大学的时候也可以假扮自己女朋友。

    孔思思翻着白眼,说:“你这么傲娇,干脆找个男朋友吧,我可不跟你上一个大学,我大学要谈恋爱。”

    唐筱一脸鄙夷的看着他,说:“哪个男人能比我长得好?”

    孔思思对此无力吐槽,虽然唐筱说的可能是实话,她真的没见过哪个男人长得比唐筱还耐看惊艳,但是这话绝对不能从本尊嘴里说出来,否则太奇怪了。

    一直到高三,唐筱和孔思思都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小弟们一口一个大嫂,直到考了大学,孔思思上了重点,唐筱也上了重点,孔思思专门跟他报了不是一个大学,结果没想到两个人的大学贴着。

    唐筱很得意,决定在孔思思找到男朋友之前,还要维持这种假关系,这样就没人来骚扰自己了。

    大学/生活是要住校的,唐筱收拾了东西,其实还有点兴/奋,第一次离开家去上学,虽然就在本市,也不会跑太远。

    躺在床/上,翘着脚,明天要去报到,其实还有点失眠,他脑子乱七八糟的,忽然就想到了平宥,平宥这个名字从他的脑海里蹦出来,一瞬间吓了唐筱一跳。

    那是他奇葩的初恋,无疾而终,现在想一想真的很奇葩,毕竟平宥可是个男的。

    初三那年,平宥不辞而别,谁都知道平宥要走了,唯独唐筱不知道,唐筱追着车一直跑,但是没追上,打电/话也是关机,后来唐筱管爸爸要了平叔叔的电/话号码。

    打过去的时候,平叔叔说平宥的新初中住校,可以让唐筱直接打给平宥,给了唐筱一串电/话号码,那时候唐筱才知道,平宥竟然换了电/话号码。

    而唐筱的电/话永远打不通,电/话从来都是忙音,平宥永远不接他的电/话。

    唐筱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觉得是平宥在耍自己,否则别人都知道他要走,为什么自己不知道,唐筱气愤了很久很久,之后把这种气愤埋在了心底里,再后来慢慢不记得了。

    但是突然想起来,唐筱心里又有些不舒服的悸/动,还是很生气,是平宥说的想要永远在一起,结果只是过了一个周六日,他却跑了,连个告别都没有。

    唐筱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想到这个,可能是太闲了,也可能是失眠的缘故。

    唐筱一直看着太阳升起了,一夜都没睡着,一闭眼就是平宥平宥平宥,小时候萌萌小小的样子,还有初中那会儿高大的样子,什么样的平宥都有,最可怕的是,唐筱睡了五分钟,突然梦到平宥把自己压在洗手间的隔间门班上,帮着自己纾解的情景。

    唐筱一下就吓醒了,然后整夜失眠,突然想到孔思思的那句话,“找个男朋友”……

    慕秋和唐无庸都听见大半夜的,儿子的屋子里传出一声哀嚎,“什么鬼!?”

    第二天一大早,唐筱就拉着行李准备走了,唐无庸要开车送他,唐筱拒绝了,准备自己坐地铁去,好锻炼锻炼。

    慕秋很不舍得,不过唐无庸还是同意了,儿子自立是好事儿,让他有事打电/话。

    唐筱比初三那会儿长高了,他终于长到了一米八,虽然只是短短的两厘米,而且穿了一个两厘米厚的运/动鞋,这样身高就有一米八二了,和当时的平宥一模一样。

    唐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纠结这个,出门之前还特意量了身高,沾沾自喜的拉着行李出了门。

    唐筱意识到的时候,感觉自己有病,他为什么要纠结平宥,平宥也不会和自己读一样的大学。

    新生报到很壮观,校园非常大,里面开车转一圈还要十分钟,唐筱一进校门就成了风云人物,因为长得太帅了,他的头发有些微微长,不是因为赶时髦,而是因为唐筱讨厌剪头发,讨厌别人在他头上动土,实在不行都是自己给自己两剪子,这一点和慕秋一模一样,幸好唐无庸手艺好,剪头发也承包了,不然唐筱就要扎头发了。

    或许是因为慕秋和唐筱都是烛龙的缘故,唐筱的脾气还没有慕秋好。

    人山人海的报道,唐筱颜值太高,还带了一票小弟,结果好多人来打听唐筱有没有女朋友,这一打听之下发现,唐筱竟然真的有女朋友,隔壁学校的,很多人失望而归,很多女生也不管这个,发誓要追到唐筱。

    唐筱拉着行李去宿舍,一个宿舍四个人,唐筱听已经到的小弟给他打电/话说,他们宿舍的配置特别好,四个人,两个是小弟,一个唐筱,另外一个也是认识的人。

    唐筱问是谁,结果那个小弟神神秘秘的不说,说要给唐筱惊喜。

    唐筱觉得无聊,就把电/话挂了,然后拽着行李上楼,上去之后,还没有推开门,他就看到了宿舍门上挂着的门牌,上面贴着四个名字。

    第三个是唐筱,最后一个是——平宥。

    平宥……

    唐筱一瞬间怔愣到不行,足足愣在门前一分钟,愣是没有推开门,旁边来来回/回有新生走来走去,都觉得他碍事,但是一看到唐筱的颜值,瞬间就觉得不碍事了,连忙多看几眼。

    门里有说笑的声音,小弟的声音说:“诶?大哥不是进错宿舍楼了吗,怎么还没上来,我去接大哥……”

    他的话还没说完,拉开门,顿时吓了一跳,唐筱原来就在门口。

    小弟没看到唐筱的表情很吓人,笑着说:“大哥你看!这是谁?!”

    他的话一说完,唐筱把行李一扔,然后伸手推开那个小弟,把两只袖子都挽起来,大步踏进去,一把拽住宿舍里剩下那个男生的衣领子,一拳猛地就要打过去。

    之前来开门的小弟,还有后来刚到的小弟一看,立刻冲上去抱着唐筱的腰,说:“大哥!大哥你怎么了,是平哥啊!大哥你没睡醒吗?”

    唐筱大喊了一声,说:“滚开,打得就是他!”

    这边闹得很厉害,宿管都跑上来了,这才平息下来,小弟干笑说:“误会误会,好久没见面,兴/奋的。”

    宿管狐疑的就走了,留下来唐筱脸红脖子粗的狠狠瞪着眼前的人。

    眼前的人样子有点改变了,一双狭长的眼睛,好像变得更加狭长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喜欢眯着的缘故,黑色的眼眸看起来带着一层雾气,看不真切,朦朦胧胧的,鼻梁又高又挺,嘴唇薄薄的,是薄薄的淡橘色,整个人看起来又温柔又绅士,黑色的头发干净利索,衬托着男人成熟稳重,绅士一样的气场。

    是平宥,虽然样貌变了一些,长得更开了,更帅了,更英俊了,但是一眼就能认出来,是平宥……

    唐筱身高一米八,穿了两厘米的鞋子,结果拽着平宥的时候,竟然还要抬起头来仰视,这让唐筱又吃惊又不甘心。

    宿管一走,唐筱立刻瞪向平宥,小弟们连忙劝架,哪知道唐筱竟然说:“你多高?”

    平宥笑眯眯的看着他,笑容里又关切又温柔,说:“一米八五。”

    平宥的声音也有点变了,变得更低沉,更与磁性,还是那样有穿透性,听起来很温柔,很绅士。

    唐筱气的差点蹦起来,怎么回事,明明已经长高了,结果平宥也长高了!

    唐筱不甘心的瞪着平宥,平宥则是慢慢走过来,仔细的打量他,笑着说:“唐筱,好久不见。”

    唐筱“哼”了一声,都不看他一眼,傲娇的转过头去,直接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

    平宥早就到了,行李都收拾好了,走过来说:“我帮你吧。”

    唐筱不理他,打开箱子把东西搬出来,平宥则是找了块布,弄/湿之后给唐筱擦桌子,唐筱想让他走开,但是看着平宥擦得干净利索,皱了皱眉,他在家里基本不干活,最多洗碗收桌子,从来没自己整理过东西,瞥眼看到平宥桌上干净整洁的样子,不由又哼了一声,就由着平宥去整理了。

    唐筱心想,才不是和他和好,只是让他收拾,收拾完了一脚踹开,就跟当年平宥干的事一样。

    平宥收拾的果然又快又好,不知给他整理了桌子,还把衣服全都展开挂在衣架上,然后把床铺给他铺好,就连蚊帐都搭起来弄好。

    几个人全都收拾好东西,小弟们见到平宥很兴/奋,对着平宥问东问西的,说:“平哥平哥,你竟然也考了这个大学,是因为咱们老大吧?”

    唐筱心里冷笑,怎么可能,结果就听到平宥说:“当然了。”

    唐筱一愣,随即狠狠瞪了一眼平宥,觉得他撒谎都不打草稿。

    小弟们又说:“平哥,你最近过的怎么样,有女朋友没有?”

    小弟们都是单身汉,因为凶神恶煞的,所以交不到女朋友,已经如/狼/似/虎了,男生见面也没得谈,就说这些也不奇怪。

    平宥笑着说:“学习忙,没有。”

    小弟们说:“平哥你不喜欢啊,你看老大,高二开始就有女朋友了,咱大嫂漂亮着呢,不过不在这学校,就隔壁那学校。”

    平宥听着小弟滔滔不绝的说着,脸色猛地就是一变,看向唐筱,声音也瞬间压低了,好像那种温柔和绅士是错觉,有点阴森森凉冰冰,说:“你交女朋友了?”

    唐筱吓了一跳,突然有点心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梗着脖子说:“怎么,看不起人啊?”

    小弟们没看出来平宥的态度,继续滔滔不绝的说:“是啊是啊,我跟你说平哥,咱们老大和大嫂之间,还有一段英雄救美的邂逅呢,特别浪漫,已经快三年了,感情特好。”

    唐筱默默翻了一个白眼,就他这些小弟,一个个直男癌,根本没有眼力见儿,怪不得找不到女朋友,他和孔思思怎么就浪/漫/邂/逅了,还感情特好,感情要是好,孔思思就上这所学校了,就因为避开唐筱,想要享受大学/生活,才报考的其他学校。

    平宥的脸色更差劲了,唐筱只吐槽别人没眼力,其实她也没有,平宥脸色这么难看,风雨欲来似的,结果一个宿舍只是感觉气压低,都没找出原因来。

    平宥深深的看了一眼唐筱,只是浅笑了一声,不过没什么真正的笑容,倒是有点苦笑。

    大学/生活就这么开始了,唐筱发现,平宥真的很讨厌,明明之前是他的错,不辞而别,结果现在见了面,平宥根本不和自己多说话,一直跟小弟们聊得起劲,中午吃饭的时候也和自己隔着坐。

    大家晚上去洗澡,平宥也不去,一副格格不入的样子,等到熄灯断电之后,平宥才摸黑去洗澡。

    开学之后有一个多星期的军训,和高中的军训没法比,只是做做样子,很松散,平宥一下出了名,因为平宥的军姿太帅了,穿着一身迷彩服,大长/腿配军靴,整个人简直魅力无限,充斥着一股男性的荷尔蒙。

    唐筱也很帅,身材高挑,脸长得太惊艳,但是唐筱从幼儿园开始就是小恶/霸,名声已经一传十十传百了,到现在名声早就走了样,好像是个不良少年,没人敢挨近他,最多只是远远观赏。

    学校的校草评选很快出来了,第一名竟然是平宥,第二名是唐筱,唐筱对这个不怎么感冒,也不去关注,不过知道自己被平宥压了一头,特别的不甘心,那种酸溜溜的感觉又冒上来了。

    唐筱觉得,自己从自己跟平宥住了一个宿舍之后,两个人还没什么正经说过话,总觉得怪怪的,可能已经不是当年那种无话不谈的样子了,这么多年生疏了很多。

    唐筱对此非常失望,心里又有那种酸溜溜的感觉,他还在想着,如果平宥主动来道歉,他就勉为其难的原谅平宥,然后自己又多了一个好兄弟。

    结果完全不是这样,平宥不道歉不说,他们之间最直接的一句话就是那句“好久不见”,剩下什么都没有,如果不是小弟们在中间活跃气氛,他们是在尴尬的不行。

    开学一个多月,大家也渐渐熟悉了,十一放假之前,班里的同学打算自己搞个迎新派对,就在旁边的ktv,大家欢聚一下,然后各自回家过节。

    办/理所有的人都去,唐筱不喜欢去唱歌,但是也没办法,就答应也去。

    那天很巧,下午没有课了,隔壁学校也没课,孔思思他们学校搞了一个公益活动,要到外面发传/单,就跑到他们学校来发传/单。

    大家从教学楼出来,正好碰到孔思思发传/单,小弟们一看到孔思思,立刻招手大喊着:“大嫂!大嫂!!”

    平宥立刻抬起头来,远远的看了一眼,一个女生正站在食堂门口,给来来往往的学/生发传/单。

    那个女生长得的确不漂亮,不过端正,穿的也很自然,没有化妆,素面朝天的,但是很年轻,也不需要怎么化妆,皮肤很好的样子,身高大约一米六,和唐筱是标准的情/侣身高,看起来似乎……很般配。

    平宥手里拿着书,跟着宿舍的人往前走,唐筱看到孔思思也没什么激动的心情,还没小弟们激动,小弟们跑过去,把孔思思拉过来,笑着说:“大嫂,你肯定想大哥了吧!”

    孔思思翻了一个白眼,唐筱懒洋洋的说:“你怎么来了?”

    孔思思拽着唐筱说:“你过来一下。”

    唐筱没办法,把书递给旁边的小弟,然后被孔思思拽着到旁边去了,平宥眯着眼镜,看着孔思思拽着唐筱的袖子,唐筱懒洋洋的,微微弯着腰听他说话。

    平宥不由又眯了眯眼睛,说:“我有点不舒服,先回宿舍了。”

    小弟们一听,吓了一跳,说:“平哥怎么了?要去医院吗?要不去校医看看?”

    平宥笑了一下,说:“只是一点儿头疼,我先走了。”

    唐筱那边还在和孔思思说话,根本没注意平宥已经走了,孔思思咬牙切齿的小声说:“让你那帮兄弟小声点好吗,我还要交男朋友呢,你要让我同学听见了,万一怀疑我脚踏两条船怎么办?”

    唐筱笑着说:“交什么男朋友啊,你真没意思。”

    那边正说话,孔思思的同学果然来了,惊讶的说:“啊呀思思,你的男朋友好帅啊!长得好高,哇身材也好/棒,你怎么都不说啊!”

    唐筱恶作剧得逞哈哈的笑,孔思思一脸要杀/人的样子,同学还以为她说羞涩了。

    平宥上了楼,打开宿舍的窗帘,就看到下面孔思思追着唐筱打的样子,两个人仿佛是嬉闹,平宥看的不由眯起眼睛,搭在窗台上的手慢慢握紧。

    晚上有聚会,差不多五点钟大家就出发了,小弟们非要拉着孔思思一起去,唐筱特别不愿意,孔思思也不愿意,但是大家太热情了,最后没办法。

    浩浩荡荡的一大堆人一起出发,走着去,平宥一直走在末尾的地方,唐筱每次不由自主的回头看,都发现平宥在和一个女生聊天,那女生长得很娇/小,估计不到一米六,才到平宥胸口,平宥和他说话要微微弯下腰来,显得特别体贴,女生的连还羞红了,不知道两个人在说什么。

    唐筱每次看到都见到两个人在说话,也不知道是平宥,还是那个女生,总之就跟话唠似的,没完没了的说,也不知道有什么好说的。

    到了ktv之后,大家要了一个超大包厢,聚在里面嘻嘻哈哈的又吃又喝又唱,因为孔思思和唐筱是男女朋友,结果两个人被安排在一起坐着。

    唐筱一直懒洋洋的作者,也不唱歌,看起来很没精神的样子。

    平宥倒是很温柔,有人跟他说话他也会聊天,让他去唱歌,平宥也不怎么推辞。

    平宥的嗓音真好听,唱起歌来很温柔,还有些沙哑磁性,清唱都如此好听,仿佛是醉人的酒香,醇厚绵长。

    平宥唱了一曲,简直惊艳四座,大家又让平宥唱,平宥也不拒绝,唱了好几首情歌,唐筱看着他唱情歌,心跳慢慢飙升起来。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喝醉了的缘故,他后脖子的有点痒痒的,麻麻的感觉,听着平宥沙哑的声音,忍不住抬起手来,按住自己脖子下面的一块白/皙的皮肤,那地方火/辣辣的烫,蠢/蠢/欲/动的难受。

    平宥又唱完了好几首,大家不让他下/台,非要让他和女生对唱情歌才行,平宥没办法,好多个女生抢着要和平宥唱歌。

    平宥最后选了那个娇/小的女生,就是一路和平宥聊天的那个,两个人对唱了一首,女生唱歌有点走调儿,还忘词儿,平宥一脸绅士,还教她唱歌,声音沙哑低沉的说夸她唱得很好,大家全都在起哄,气氛一直很好。

    小弟还在旁边笑,说:“完了,估计过了今天平哥就不单身了,咱们宿舍又只剩下咱两个单身狗了。”

    他刚说完,就听到“咚!”一声,唐筱突然举起酒瓶,直接把一瓶子啤酒对瓶子吹了,然后直接砸在桌上,酒瓶差点一个不稳摔在地上。

    何止是小弟们,其他人也吓了一大跳,唐筱白/皙的脸变得殷/红起来,显然喝大了。

    唐筱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难受,就好像那天平宥不辞而别一样难受,他仿佛感受到那种追着车跑,嗓子充/血,喘不上气,心跳超过负荷的那种压抑感,很难受,难受的眼眶都酸了……

    唐筱喝了好多酒,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包间里的酒很快喝完了,平宥主动站起来,说:“我去叫服/务员再加点。”

    他说着站起来走出去,那个娇/小的女生也立刻站起来,跟着平宥跑出去,好多人哈哈笑,说:“要表白了,要表白了!肯定是!”

    唐筱坐在原地,很难受,心里不舒服,醋溜溜的,还心慌,坐了大约半分钟,再也忍不住了,站起来走出去,又人笑着说:“唐筱,干什么去啊,你也要去跟平宥表白啊?”

    唐筱一愣,心里猛地跳了一下,但是没明白这是什么感觉,只是恶声恶气的说:“老/子喝多了,去吐!”

    他说着摔门走出去,往洗手间走,他真的要吐了,心慌的不行。

    结果刚走几步,就听到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很软的说:“平宥……我……我喜欢你!”

    果然……

    唐筱心里狠狠跳了好几下,虽然他还没看到人,但是他听到了声音,显然是在表白。

    唐筱心里乱七八糟,想也没想,突然就冲过去了,然后装作没听见女生表白,笑着说:“平宥,你叫个服/务员,这么长时间?”

    女生吓了一跳,面皮太薄,不等平宥回答,就赶紧跑了。

    一时间女生跑了,洗手间前面,就只剩下唐筱和平宥对视,平宥面色很平淡,一点儿也不像是被表白的样子,很平静的看着唐筱。

    唐筱一瞬间很尴尬,咳嗽了一声,说:“那个女生可爱吗?”

    平宥只是淡淡的说:“还行。”

    唐筱哈哈笑了一声,笑的很干,说:“我是不是破/坏好事儿了,要被门掩啊,刚才你不是要接受吧?”

    平宥又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可能吧。”

    唐筱一愣,震/惊怔愣的表情全都挂在脸上,一瞬间眼眶竟然红了,差点直接哭出来,唐筱觉得特别委屈,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

    平宥也一愣,听着唐筱猛烈的两声抽气声,似乎吓了一跳,说:“唐筱?”

    唐筱自己都被吓了一跳,连忙抹了一把自己眼睛就要跑,结果被平宥一把拽住,平宥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文质彬彬的平宥了,他的手劲儿竟然出奇的大,再加上唐筱喝醉了,身上又点软,竟然感觉挣扎不开,一下被平宥拽住了。

    平宥不让他走,说:“唐筱?你怎么了?”

    唐筱使劲抹了两把眼睛,把眼眶的酸涩感压下去,说:“放开我,我要回去喝酒了。”

    平宥不放开他,而且两个人离得更近了,唐筱看着平宥专注的盯着自己,他黑色的眸子里全是自己的影子,特别专注,特别温柔,还有一些着急。

    平宥重复说:“唐筱?你怎么了?”

    唐筱心里一酸,嘴上不受控/制,说:“你能……你能不交女朋友吗?”

    平宥更是一愣,随即眯起眼睛,他的眼睛细长,眯起来有一种危险的感觉。

    平宥说:“为什么?你都可以交女朋友,我为什么不可以?”

    唐筱一听,立刻急迫的辩解说:“我那是假的!”

    平宥说:“假的?”

    唐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急迫的便捷,低着头小声说:“假的啊,只是挡桃花用的,她下午还吵着要跟我散货,说看上了他们系的一个男生。”

    平宥一听,似乎松了一口气,伸手过去,扶起唐筱的脖颈,迫使他抬起头来。

    唐筱被他一摸脖子,瞬间整个人一抖,嗓子里发出“啊……”一声,差点直接硬了,全身战栗不止,想要去打他的手,说:“你干什么!别……别碰我那里!”

    平宥眼神很专注,也很认真,收敛了笑意,仿佛很严肃,声音低沉沙哑,说:“唐筱,我喜欢你。”

    唐筱一瞬间脑袋里“轰隆轰隆”空投了好几个炸/药包,炸成了一片狼藉,白/皙的脸颊一瞬间有点红,满脸都是惊讶,说:“我……我是男的。”

    平宥重复说:“唐筱,我喜欢你。”

    唐筱立刻觉得耳朵都烫了,声音颤/抖的说:“别……别说了,我听见了。”

    平宥说:“你呢,你的答复呢?”

    唐筱说:“当然不可能啊,我……我当你是好兄弟!”

    平宥眯起眼睛,危险的看着唐筱,仿佛唐筱是一只猎物,而不是创/世之神的烛龙,声音沙哑的说:“你当我是兄弟?那好兄弟交女朋友,你应该祝福才对。”

    唐筱一瞬间紧张起来,好不容易练出来的那点小肌肉都绷紧了,说:“你刚才还说喜欢我,怎么又要交女朋友?”

    平宥“呵”的低笑了一声,笑声里带着一种愉悦的危险,眯眼说:“唐筱,你不觉得自己很霸道吗?你当我是兄弟,又不让我交女朋友?”

    唐筱被他这么一说,顿时就愣住了,随即心里乱七八糟,又被空投了无数炸/药包,炸成月球表面,平宥说的对,唐筱觉得平宥是好兄弟,但是他心里的占有欲又超过了一定的界限,不想让平宥交女朋友,如果平宥交女朋友,他会感觉很委屈,委屈的想哭,唐筱身为烛龙,这辈子还没哭过。

    唐筱的呼吸急促起来,眼神乱晃,他喝醉了,脑子反应很慢,觉得平宥说的很有道理,他无法解释自己到底怎么了。

    唐筱所幸破罐子破摔的说:“你不是早就知道吗,我就是这么霸道。”

    平宥又笑了一声,说:“我知道,不过这次不同了,唐筱,你选择一个,和我交往,或者让我去和那个女生交往。”

    唐筱一瞬间呼吸又急促了,说:“你……”

    他真的选不好,让他和平宥交往,感觉有点奇怪,一想起来心脏就要跳的裂开了,心里悸/动的受不住,但是让平宥和女生交往,唐筱打死也不干,平宥明明是他的,一想到平宥的大/腿以后会让其他女生躺,唐筱心里就特别暴躁。

    平宥说:“唐筱?”

    唐筱呼吸急促,眼睛里都是狠呆呆的神色,最后竟然转变成了很委屈的样子,眼圈不自觉有点红,声音也软/了,说:“你就……你就不能不和那个女生交往吗?”

    平宥看到他这幅样子,突然叹了口气,说:“唐筱,你知道为什么初三的时候我离开没有告诉你吗?”

    唐筱一提起这个,气的都要走人,恶声恶气的说:“为什么?”

    平宥低头看着他,很平静的说:“因为我喜欢你,或许从很小很小,你开玩笑说,让我长大之后嫁给你的时候开始,那时候我很怕生,只有你跟我说话,你的笑容很漂亮,我现在还记得……初三的时候我又遇到了你。”

    那时候平宥就喜欢上了唐筱,不只是唐筱,平宥心里,谈笑也是初恋,而且这种感情越来越强烈,强烈的平宥想要占有他,据为己有。

    平宥知道自己的占有欲很偏激,而唐筱只当自己是兄弟,那之后平宥有/意识的避开唐筱,想要沉淀自己毛躁的感情,平宥离开之后,不敢接唐筱的电/话,因为唐筱没有那种对等的感情。

    平宥很平静的说:“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喜欢你,这种感情越来越深,越来越偏激……唐筱,如果你不是我的,那我也不会是你的。”

    唐筱听了有些震/惊,心跳得更快了,原来平宥对自己一直抱有这种心思,而平宥的想法似乎也很公平,但是唐筱听了很委屈,恶狠狠地咬着嘴唇。

    平宥看着他这种表情,忍不住叹口气,似乎有些妥协,低下头来,双手捧起唐筱的脸颊,声音也变得温柔了,轻声说:“唐筱,我不逼你,我知道你有女朋友的时候,本来以为根本没有希望了,不过现在还有希望,我很知足。你可以仔细思考,再答复我,在你拒绝我之前,我不会和任何人交往。”

    唐筱眼睛一亮,说:“真的?!”

    平宥竟然退步妥协了,唐筱心里开始拨算盘,如果自己一直抻着,岂不是太好了,自己不拒绝平宥,平宥就不能交女朋友,自己也不答应他,这样做好兄弟,又能独占平宥。

    唐筱觉得,这样虽然好像有点不太好,但真是太机智了。

    就在唐筱打响他的小算盘的时候,平宥眯起眼睛来,笑的有些低沉,说:“但是……为了公平,在这期间之内,我需要一些利息。”

    唐筱顿时皱起眉来,说:“什么利息?”

    平宥轻笑了一声,捧着唐筱脸颊的手转变了角度,改为摸/他的脖颈,唐筱一瞬间软的一塌糊涂,猛地就要跌在地上,嗓子里露/出惊颤的呻/吟声。

    “唔!”

    平宥一把搂住唐筱,一只手轻轻/抚/摸/他的后劲,眯着的眼睛带着一种危险的愉悦,轻声说:“一点小利息。”

    他说着,将唐筱搂在怀里,低头在他嘴唇上轻轻亲了一下。

    唐筱睁大了眼睛,这是他的初吻!

    只是轻轻一吻,也没深入,平宥立刻放开了唐筱,脖子上的手也放开了,唐筱震/惊的捂着嘴巴,一屁/股就跌坐在了地上,完全没有往日恶/霸的样子,反而像是被人欺凌了一样。

    平宥笑眯眯的说:“这就是利息,你好好考虑吧。”

    平宥说着要往回走,还回头看他了一眼,说:“如果你拒绝我,我可是会和别人交往的。”

    平宥的话带着笑意,但是好像威胁一样,唐筱跌在地上,睁大眼睛看着平宥一直往前走,拐了弯看不见了。

    唐筱这才反应过来,平宥竟然敢威胁自己,而且还把他的初吻抢走了,不止如此,竟然摸了逆鳞,然后把他一个人晾在这里了!

    唐筱站不起来,浑身颤/抖,双/腿发软,腰也发酸,他的后脖子还残留着平宥的体温,还有带着薄薄茧子的手掌,抚/摸的战栗感。

    因为平宥的抚/摸,唐筱尴尬的又升旗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414章 小烛龙3》,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