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413章 小烛龙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小弟们把唐筱从地上扶起来,老/师说:“好了好了,大家快坐好,平宥比较高,这样吧,你坐在最后面可以吗?”

    平宥点了点头,似乎不是特别喜欢说话,老/师给他指了一个位置,就在唐筱后面。

    唐筱在班里已经是高的,初中的男生有的还没有发/育,身高长得比较晚,唐筱一米七八在班里是高的,坐在后面,唐筱后面还有一个位置,一直没人坐,冬天的时候好多学/生都把自己的大衣叠起来放在那边。

    平宥背着背包,慢慢走过去,然后坐在了最后排的位置上,正好在唐筱后面。

    唐筱眼珠子乱转,也不翘着腿了,也不吊儿郎当了,趴在桌子上装死。

    只不过他一直装死,后面的视线就没断过,一直凝视着自己,那视线火/辣辣的,烧的唐筱后脑勺都要穿出两个大窟窿了。

    唐筱一节课就趴在桌上装死,但是老/师感觉格外欣慰,因为唐筱只是趴着,也没有惹哭女同学,今天竟然格外的乖。

    下课铃很快打响了,好多同学都去和转校生打好关系,尤其是女生,毕竟这个转校生太帅了!

    好几个女生围着平宥,尤其是他身边的女生,笑着说:“平宥,你的名字是这么写吗?啊呀真好听。”

    “平宥你好高啊,我才到你胸口,你有多高?”

    平宥的声音有点沙哑,带着初中男生都梦寐以求的磁性,声音不大的说:“一米八二。”

    唐筱暗搓搓的趴在桌子上,咬牙切齿的想,什么鬼?一米八二,岂不是比自己高了四厘米,怎么这么多?平宥肯定是多报身高了。

    唐筱有些磨牙,他心里回想着小时候平宥的样子,萌萌哒,那时候才三年级,不到十岁,那可是唐筱的初恋,除了萌萌软/软小小的平宥,没有人再能吸引唐筱了。

    然而这么多年不见,平宥竟然从比自己矮了很多,一下窜到了一米八二的身高,这简直不可思议!

    最重要的是,那怯生生的小模样怎么不见了,眉眼还是那样的眉眼,然而平宥长大了,样貌也长开了,只是隐约能看到小时候的影子,整个人充斥着一种温柔而绅士的沉稳,吸引着身边每一个人。

    唐筱下课趴在桌上,一直没动,旁边的小弟跑过来,说:“老大,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去医务室看看?”

    小弟这么一说,坐在后面得平宥,突然说:“唐筱身/体不舒服吗?”

    唐筱被他喊了名字,莫名觉得后背一激灵,简直像是过电一样,趴在桌上装死,差点装打呼噜。

    唐筱不理他,平宥却站了起来,走到唐筱身边,唐筱就算闭着眼睛,也能感受到一股阴影压下来,遮盖住了光线,吓得唐筱一下就睁开了眼睛,那种压/迫感真是十足。

    唐筱是条烛龙,比普通人的感官都要敏锐,那种浓浓的压/迫感简直太霸道了。

    唐筱睁开眼睛,就和平宥对视在一起,平宥狭长的眼睛里有些关切的温柔,说:“唐筱,你身/体不舒服吗?”

    唐筱看着平宥温柔的眼睛,“咕嘟!”咽了一口唾沫,因为他从这个人的眼睛里,看出来平宥小时候的样子。

    唐筱一瞬间有些失神,平宥的大手就伸了过来,平宥的手掌很大,竟然一下就盖住了唐筱的脸颊,顺着他的脸颊抚/摸/到唐筱的额头,然后松了口气,笑着说:“幸好没有发烧。”

    旁边还有很多女生,和唐筱的小弟,愣愣的看着平宥伸手抚/摸唐筱的脸颊和额头,顿时面红耳赤,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面红耳赤,明明只是试试体温而已,而且都是男生。

    唐筱也是后知后觉的面红耳赤,“咚!”一下脸就红了,平宥看着他,说:“还是去一趟医务室吧,我带你过去。”

    平宥又伸手过来,唐筱“啪!”一声就把平宥的手打开了,吓了旁边的女生一跳,连忙说:“啊呀,平宥的手,你没事儿吧!”

    唐筱的手劲儿很大,一下就把平宥的手被给打红了,女生们看着直心疼。

    其实说实话,唐筱的颜值肯定要比平宥高得多,但是唐筱的性格太恶劣了,他不喜欢别人纠缠,但凡被惹生气了,就会把女生弄哭,全班的女生三分之一都被唐筱弄哭过,三分之一是表白过的,三分之一是没敢表白的,三分之一是没想着要表白的,因为她们渐渐都了解了唐筱恶劣的性格,像恶/霸一样,只能远远的欣赏颜值,绝对不能近前。

    而新来的转校生平宥不一样,平宥整个人透露着温柔绅士的气息,是在初中男生之中,很难找到的那种沉稳和干练,一下就吸引了女生的目光,就算他的颜值没有唐筱那么惊艳,但是也足够称得上是大帅哥了。

    刚刚还是唐筱打了平宥,女生们当然要为平宥打抱不平了。

    唐筱只是下意识的动作,刚刚他被平宥摸得全身打颤,平宥可是唐筱的初恋,突然见到已经很惊讶了,而且还“动手动脚”,唐筱觉得自己有点反应过/度。

    女生要唐筱道歉,说平宥好心没好报,小弟要和女生们打架,平宥连忙说:“不好意思,是我太自来熟了,毕竟我和唐筱曾经小学是一个班的,不过唐筱好像不记得了。”

    大家都面面相觑,原来平宥和唐筱以前就认识,小学时候还是一个班的。

    唐筱已经无法挣扎了,平宥竟然真的是那个小学时候,自己的初恋对象,那个软/软萌萌小小的平宥!

    唐筱心里一阵哀嚎,简直欲哭无泪,为什么初恋长得这么高大了?

    上课铃这个时候打响了,大家只好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平宥坐下来之后轻声说:“唐筱,要是不舒服一定去医务室。”

    唐筱没转头,又趴在桌子上装死,果然初恋什么的,都是骗人的,实在太幻灭了!

    唐筱装了一上午的死,中午下课之后,大家要去食堂吃饭,唐筱懒洋洋的站起来,他刚才是趴在坐上装死,后来脑子乱哄哄的真的就睡着了,最可恶的是,他还梦到了小时候得平宥,软/软的包子脸,怯生生的和自己说话。

    唐筱记得,他小时候曾经还要平宥长大了之后嫁给自己……

    下课铃好像噩梦的警钟一样敲响了,唐筱立刻就醒了,感觉出了一头汗,这个梦要是再继续下去,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奇葩的走势,反正肯定要脱轨!

    唐筱揉/着酸/软的脖子,懒洋洋从座位上站起来,就听到后面的女生叽叽喳喳的说:“平宥,跟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是我先约平宥吃饭的。”

    “平宥又没有答应你。”

    “那也要懂先来后到吧?”

    “真好笑,这种事情还要先来后到的,你要问问平宥到底喜欢跟谁一起吃午饭。”

    唐筱:“……”

    唐筱吵得耳朵都要炸了,脑子里乱哄哄的,他刚从噩梦中惊醒,已经很烦心了,现在女生们的声音叽叽喳喳没完没了,唐筱更是烦心。

    “咚!!!”一声巨响,唐筱狠狠踹了一脚桌子,不耐烦的说:“吵死了。”

    旁边几个女生吓得赶紧就散开了,似乎都挺怕唐筱的,赶紧就跑了,围着平宥的女生瞬间全都散干净了,平宥刚刚还有些为难,此时松了一口气。

    唐筱不耐烦的看着那些女生跑走,小弟们也不敢喘一口气,感觉老大今天比较暴躁,可能是生理期要来了……

    唐筱踹了自己的桌子,桌子倒在地上,课桌里的书本都散了出来,掉在地上,路过的老/师听见声音还进来看了一眼,结果看到是唐筱,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走了。

    小弟们还在怔愣中没有回过身来,平宥赶紧弯下腰来伸手把地上的书本都捡起来,然后把唐筱的桌子扶起来,把书本放进桌兜里,说:“谢谢你刚才帮我解围。”

    唐筱翻了个白眼,说:“我没那个意思。”

    平宥笑了笑,笑的非常温柔,说:“还是谢谢你。”

    唐筱“啧”了一声,转头往外走,一帮小弟赶紧跟上去,一大堆人浩浩荡荡的出了教室。

    平宥把书本都放好,拿了自己的饭卡,从教室出来,结果他一出来,就看到一堆小弟站在教室门旁边,似乎是在等人,不过没见到唐筱。

    那些小弟见到平宥,立刻说:“平哥,老大让我们带你去食堂,你不认识食堂在哪里吧?我跟你说不好走,第一次肯定找不到的。”

    平宥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原来是唐筱觉得平宥不知道食堂在哪里,所以特意留了小弟等他,带他去食堂。

    平宥笑着说:“别叫我平哥,没准你还比我大呢。”

    那小弟说:“不行不行,平哥可是我们老大的朋友,你们小时候就认识,当然要叫一声哥呢。”

    平宥一愣,说:“朋友?”

    那小弟说:“对啊,老大还让我们特意等你,带你去食堂,老大对你多好啊。我跟你说,咱们老大就是有点傲气,嘴上总是恶巴巴的,但是其实人很好,特别仗义。”

    平宥一听,笑了起来,说:“唐筱还和以前一样。”

    唐筱先去了食堂,正在排队打饭,突然“阿嚏!”一声,打了一个打喷嚏,心说谁在背地里说自己的坏话呢?

    平宥他们到了食堂的时候,里面已经人山人海了,学校中午不允许外出就餐,所以只能带饭或者在学校食堂吃饭,带饭夏天容易坏,所以一般都是食堂吃饭,顶多带点零食来吃,这个年纪的学/生都在长身/体,而且好动,只吃零食是绝对吃不饱的。

    平宥他们花了大约十分钟的时间打饭,然后小弟带着平宥到了他们一般吃饭的地方,唐筱果然坐在那里,他仿佛就是个绝缘体,只要他坐在那张桌子边,其他人都不会过来,旁边倒是坐得满满的,很多人都在偷偷的看唐筱,但是没人敢去搭讪。

    学校的学/生,不管是同班同年,还是不同班不同年级的,都听说过唐筱的大名,别看他的名字有点甜似的,听起来挺可爱,没什么威胁力,但是唐筱可是出了名的恶/霸,不只是他们学校出名,旁边高中和职高的学/生都不敢惹他。

    但是唐筱的颜值太高了,好多人都偷偷的看,忍不住多看两眼。

    小弟带着平宥走过去,笑着说:“老大老大,我们来了。”

    唐筱已经吃完了饭,盘子里的东西都吃干净了,看起来食量很大,他不挑食,全都吃了,米饭都不剩,正翘着腿,无聊得用筷子在盘子里转来转去,不耐烦的说:“你们来的太慢了。”

    小弟赶紧说:“对不起老大,人太多了。”

    唐筱坐着没说话,拿出手/机来玩,等着他们吃饭,平宥看了看唐筱的盘子,里面空荡荡的,吃的还真是干净,今天有芹菜和胡萝卜,唐筱竟然也都给吃了,一点儿也没剩下。

    大家吃了饭,很多同学都很惊讶,新来的转校生难道这么快就被唐筱收成了小弟吗,竟然跟他们坐在一张桌子边吃饭,简直让热咋舌。

    而且平宥给人的感觉是个温柔的好学/生,像是邻家大哥/哥,绝对不是唐筱这种混混型。

    大家吃了饭,唐筱自己拿起桌上的空盘,走到推车前,把盘子归拢在回收车上,筷子也放在筷子笼里,小弟们也是排着队把盘子和筷子收好,这么多小弟,愣是一个也没有乱扔东西的,看到垃/圾桶旁边有掉落的餐巾纸,还给捡起来扔进了垃/圾桶里。

    平宥看的有些发愣,感觉这跟传闻中似乎不太相似。

    大家动作都很纯/熟,弄好了就嘻嘻哈哈的走出了食堂,准备去篮球场打篮球,吃过饭之后还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下午才上课。

    唐筱跑去打篮球,和一帮小弟在操场上挥汗如雨,很快就把长袖外套给脱了,扔在一边,平宥勤勤恳恳的替他们捡起来,归置到旁边的长椅上,然后坐着看他们打篮球。

    唐筱玩了一会儿,因为他运/动细胞太好了,唐筱在哪组,哪组就一直进球,简直势不可挡,后来唐筱就下来了,让小弟们继续玩,自己坐在长椅上看比赛。

    唐筱坐下来,平宥就递过来一瓶饮料,平宥拿着饮料,轻轻碰了碰唐筱的脖子,饮料是温/的红茶,这种天气喝凉的有点冷,尤其唐筱刚运/动完,更不适合喝凉的。

    饮料瓶明明不凉,碰到唐筱的一瞬间,唐筱突然“啊!”了一声,然后一下捂住了自己的脖子,瞪大了眼睛,狠狠瞪着平宥。

    平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唐筱突然喊了一声,然后露/出生气的表情,那边的小弟直发懵,赶紧跑过来,还以为两个人要打架,说:“老大,怎么了,怎么了?”

    平宥也不知道怎么了,饮料瓶掉在地上,滚来滚去的,唐筱捂着脖子,一脸生气的表情,表情恶狠狠的瞪着自己。

    小弟赶紧对平宥小声说:“赶紧道歉。”

    平宥说:“不好意思,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唐筱已经快速的转头就走,把众人全都甩在原地。

    平宥一愣,随即快速的追上去,小弟们刚想要拦住平宥,让他别去堵枪眼,不过平宥动作很快。

    唐筱一路冲进教学楼,然后跑进了一层的男洗手间,平宥赶紧也跟着冲进去,唐筱一进去就要关门,平宥伸手一下撑开门,说:“唐筱?”

    唐筱没关上/门,不耐烦的“啧”了一声,然后快速往隔间里跑,“嘭!”的一声关门。

    结果平宥又故技重施,一把伸手挡住要关的隔间门,唐筱这回发了狠的撞门,平宥“嘶!”了一声,手臂差点被掩断。

    唐筱吃了一惊,下意识松开手,平宥一下就窜进了隔间里,然后把门关上,“咔嚓”落锁。

    他的手臂发红,上面一条血痕,看起来触目惊心的,但是平宥来不及看自己的伤口,连忙说:“唐筱?对不起,我哪里做的不对请你告诉我。”

    唐筱下意识的伸手捂着自己脖子,恶狠狠的瞪着平宥,结果脸颊有些发红,殷/红慢慢爬上他白/皙的脸颊,纤细的脖颈,一直往领口里面爬去。

    平宥有些吃惊,唐筱瞪过了平宥,还是保持着伸手捂着脖子的动作,说:“你……谁让你碰我脖子了!?”

    韩非子说难中记载了关于龙的这样一段话,“其喉下有逆鳞径尺,人有撄之,则必杀/人”,意思是龙的脖子下面有一块逆鳞,如果有人敢触/碰,一定会被杀。

    唐筱是只烛龙,烛龙虽然是蛇的一种,但是也是龙种,唐筱的脖子附近也有逆鳞,虽然他现在是人形,不过这附近非常敏/感,被人触/碰之后会有暴躁的感觉,而且不只是暴躁的感觉,而且还有一点点奇怪的感觉。

    唐筱还不是很清楚那种奇怪的感觉是什么,总之也很暴躁,而且莫名其妙的脸就红了。

    平宥沉默了一会儿,突然低下头来,唐筱顺着他的目光往下看,结果“嗬!”的抽/了一口气,自己竟然……勃/起了。

    唐筱一瞬间羞耻的差点从窗户跳出去,他现在终于明白刚才哪种奇怪的感觉是什么了,竟然是酥/麻酸/软的快/感。

    唐筱从没被人摸过脖子,毕竟他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小弟们也毕恭毕敬,自然没有人敢亲/昵的碰他脖子。

    刚才平宥用温热的饮料瓶贴在他脖子上,唐筱打过篮球血行又那么快,一下就有了反应。

    唐筱睁大了眼睛,随即满脸通红的说:“你……你出去!”

    平宥低头看着比自己少矮一些的唐筱,说:“我帮你。”

    唐筱瞪着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说:“你说什么?”

    唐筱这个年纪,虽然看过a书,不过觉得没什么意思,完全提不起兴致,也没怎么打过手/枪,听到平宥突然这么说,一时没反应过来。

    结果平宥立刻就贴了上来,唐筱一怔愣的时间,平宥已经把他面朝门板,压在了门板上。

    唐筱想要挣扎,而平宥的手突然伸了过来,唐筱整个人都吓傻了,平宥的手瞬间从他的裤子里钻进去,松紧的校服运/动裤,实在太方便平宥的动作了。

    唐筱的声音瞬间“啊……”的转了好几个弯儿,一只手撑在门板上,另外一只手去抓平宥的手。

    但是平宥的手不停下来,反而带着唐筱的手晃动,唐筱觉得羞耻到要死,而且莫名的好舒服,从没有这么舒服过,他的手慢慢松开了一些,改为双手撑在门板上,不自觉的顶起后腰。

    平宥看着怀里人白/皙细滑的脖颈,柔/软的茶色黑发,轻轻扫在脖颈上,异常乖/巧的样子,耳朵里也传来唐筱压抑隐忍的喘气声,如果他和黑色的软发一样乖/巧。

    平宥仿佛着了魔,眯了眯眼睛,慢慢低下头去,用嘴唇轻轻亲在唐筱的脖颈上,他们没有张/开嘴,只是用嘴唇触吻着,在白/皙的脖颈上滑/动着。

    “啊——哈……哈……”

    唐筱猛地喊了一声,然后粗喘了几口气,膝盖发软一直打颤,好像比刚才更敏/感了,平宥也感觉到唐筱的体温好像瞬间升高了,在白/皙的脖颈上,突然隐约亮起一块月牙形的痕迹。

    平宥眯着眼睛,亲/吻着那个痕迹,说:“原来是逆鳞?”

    唐筱反应很激烈,顺着门板往下滑,被平宥一把搂住抱在怀里,唐筱缩在他怀里,猛地战栗起来,然后嗓子里发出“嗬……”的一声吐气声,一瞬间眼睛泛白,差点晕倒过去。

    平宥吃了一惊,没想到唐筱又快,反应又激烈,赶紧抽/了纸给他擦。

    唐筱一瞬间有些失神,靠在平宥怀里,嘴唇张/开,翘着红艳的小/舌/尖儿,轻轻的喘着气,直到平宥给他擦好之后,唐筱才猛地回过神来。

    “轰隆轰隆!!!”

    唐筱感觉脑子里炸起了无数烟花,几乎把唐筱的脑子给炸平了,瞬间脸色通红,然后一脸凶/恶的瞪着平宥,一把拽住他的衣领子。

    虽然平宥比他高四厘米,不过唐筱气势依然很霸气,恶狠狠地说:“你干什么!”

    平宥一脸正义的说:“因为我不小心摸了你的逆鳞,所以只是负责帮你发/泄/出来,现在感觉好一些了吧?”

    唐筱眼睛转了转,似乎感觉真的好一些了,以前没人碰过他的逆鳞,唐筱也不知道自己一碰那里就会尴尬。

    唐筱似乎被平宥一张正义的脸给糊弄过去了,不过还是恶狠狠的抓着他的衣领子,一副外/强/中/干的样子,说:“我警告你,要是你敢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我就……”

    平宥笑着说:“我当然不会说出去。”

    唐筱“哼”了一声,说:“谅你也不敢。”

    他说着,转头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把隔间的门打开,自己走出去,然后瞪着平宥,说:“过五分钟你再走。”

    平宥有些无奈的看着唐筱神清气爽的走出去。

    要上下午课的时候,平宥才回来,小弟们赶紧说:“平哥你没事儿吧?”

    平宥笑着说:“没事,我只是去了一趟小卖部。”

    这个时候上课铃正好打响了,平宥坐回去,唐筱都没看他,不过耳朵尖儿有点发红,好像是不敢看他,一看平宥,唐筱就想到自己中午在他手掌里发/泄的感觉,那感觉真的很陌生,而且相当可怕,一瞬间唐筱都失去知觉了。

    唐筱正在想着,平宥欠起身,将一个塑料袋从后面放在了他的怀里。

    唐筱吃了一惊,说:“什么?”

    平宥笑着说:“你中午没吃饱吧?给你买的。”

    唐筱打开塑料袋一看,里面是一罐暖洋洋的红茶,还有一袋面包,一袋饼干,饼干还是很少/女的草莓夹心口味。

    唐筱的确没吃饱,他食量很大,根本不像身材那么纤细。

    唐筱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还是干巴巴的说了一声谢谢,就转过头去了。

    老/师很快进来,无奈的说:“唐筱,不要上课吃东西。”

    唐筱把面包塞在嘴里,还在喝红茶,没什么诚意的说:“哦,快吃完了。”

    老/师:“……”

    一天的课程有点鸡飞狗跳,唐筱下午吃饱了,还喝了暖洋洋的红茶,中午又打了篮球,消耗了体力,现在特别想睡觉,一下午就睡过去了,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打了下学的铃/声。

    大家收拾着课本,女生又围着平宥叽叽喳喳的,因为怕吵醒唐筱,他又发疯,所以只好小声的说:“平宥,你家住什么地方,咱们一起回家啊?”

    “平宥,我知道有一家甜品店特别好,咱们一起吃点甜品吧?”

    “平宥平宥,学校附近先开了一家咖啡厅,咱们去喝咖啡吧。”

    唐筱醒过来就听到叽叽喳喳的声音,揉/着眼睛抬起头来,把书包拽起来背在背上,都没看他们,走到门口,说:“快点儿。”

    他说话没有主语,大家也不知道指的是谁,但是平宥立刻把书包单肩背在背上,不好意思的说:“下次有时间再去吧,我先走了。”

    平宥说着,赶紧大步走过去,追上唐筱,微笑着说:“书包重吗?我帮你提?”

    唐筱还真的把书包就交给平宥了,平宥单肩挎着两个书包,跟着唐筱往前走。

    班里的学/生都傻眼了,没想到新来的好学/生竟然和他们学校的恶/霸成了好朋友,还一起下学回家!

    唐筱当然要和平宥一起下学回家了,因为他们是邻居,平先生和红爷过来做生意,已经在旁边买了房子,现在就住在这边,他们的儿子也就是平宥了,和唐筱成了同班同学,慕秋和唐无庸都让唐筱照顾着平宥。

    两个人走出校门,肩并肩走着,唐筱翻了个白眼,他从来都是鹤立鸡群,结果这个平宥长得比自己高,真是让人太不爽了,而且平宥是大长/腿,不管唐筱走多快,都能很快就跟上来。

    两个人很快上了公交,下学的时候公交车最挤了,两个人上了车,平宥立刻正面朝着唐筱,将他圈在怀里,伸手握着头顶上的扶手,唐筱感觉自己被车咚了,这个姿/势实在太羞耻,如果让认识的人看到自己这个样子,以后都不用混了!

    平宥却不觉得,用身/体帮唐筱挡着来来回/回的人流。

    只是坐三站,很快就到了,平宥带着唐筱挤下车来,下车不远就到家了。

    平先生和红爷的房子在后面小区的楼里,离得就只要一条马路,算是邻居。

    平宥到了小区门口,说:“来我家坐坐吗?”

    唐筱说:“不了,我回家了。”

    唐筱很帅气就走了,结果平宥赶紧追了两步,一把拉住唐筱的手腕,唐筱吃了一惊,心脏“咚咚”跳了两下,莫名就想起了中午的事情,脸色瞬间通红。

    就听平宥说:“唐筱,你的书包忘了。”

    他说着,还把书包摘下来递给唐筱。

    唐筱:“……”

    唐筱接了书包,给了平宥一脚,然后快速就跑了。

    平宥有些怔愣,低头看着自己小/腿迎面骨上的一个土脚印,也不是很疼,但是莫名其妙就挨了一下。

    唐筱跑回家去,心情真是难以平复,心脏“梆梆”的跳个没完没了,感觉要跳出来了。

    他上了路,就看到慕秋和唐无庸都穿着要出门的衣服,奇怪的说:“出门吗?”

    唐无庸说:“正好你回来了,咱们去你平叔叔家里,今天去做客。”

    唐筱:“……”刚刚踹了一脚平叔叔的儿子,现在又要去做客,最主要中午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唐筱真的不想去。

    不过没有办法,平叔叔和红叔叔刚到这边定居,怎么说也要去拜访一下,唐筱不情愿的被慕秋拽着就出了家门。

    “叮咚——”

    随着门铃一响,开门的竟然平宥。

    平宥没有穿校服,已经换上了私/服,深秋的天气,他穿着黑色的家居裤,上面是浅灰色的v字领家居服,看起来打扮很轻/松随意,v字领很深,露/出一片好看的锁骨,还有让唐筱羡慕的小麦色皮肤。

    唐筱的皮肤随了慕秋,特别白/皙,怎么晒都不会黑,唐筱一直想拥有一身精壮的肌肉,还有一身古铜色的皮肤,这样看起来才像样子。

    结果唐筱既没有肌肉,也没有古铜色,这一直都是他的痛,就连唐筱引以为傲的身高,在平宥面前也灰飞烟灭了。

    朋友打开门,看到是他们,立刻笑着说:“唐叔叔,慕秋叔叔。”

    他说完,又转头看向唐筱,笑着说:“唐筱。”

    也不知道为什么,唐筱觉得,平宥叫自己的时候,笑声里总充满了一种让人后背发/麻的声音,一直钻进骨头里,苏的都不行了。

    唐筱“哼”了一声,唐无庸无奈的说:“去叫人。”

    唐筱赶紧进去叫人,平先生和红爷看到他们还挺高兴。

    唐筱虽然在学校是个“恶/霸”,但是他在长辈面前还是很乖的,吃饭也规矩,老老实实的吃饭,不过饭量不小。

    平宥是见识过他的饭量的,专门给唐筱盛了一大碗饭,唐筱吃的精光,而且感觉平叔叔家里的菜抄的真是太好吃了。

    红爷笑眯眯的说:“看来你们家唐筱很喜欢平宥炒的菜呢。”

    唐筱正在咽最后一口米饭,突然一下就被噎着了,原来这些菜是平宥炒的菜?

    平宥见他一直瞪着眼睛,伸着脖子,赶紧倒了一杯温水过来,说:“别着急,还有呢,我再帮你添一碗饭?”

    唐筱赶紧摇头,感觉自己都吃成猪了,根本不是烛龙!

    吃过饭之后,平宥还主动收拾碗筷,看起来特别“贤惠”似的,准备抱着碗筷去厨房洗。

    唐无庸让唐筱也去帮忙,唐筱就进了厨房,说:“我来洗。”

    平宥笑着说:“不用,马上洗好了。”

    平宥的家居服袖子撩/起来,卷在手肘上,露/出他的双手小臂,唐筱一看,顿时羡慕的要流口水,平宥的小臂上能看到肌肉,肌肉的线条在他动作的时候一下一下绷紧,看起来特别帅气。

    唐筱靠在厨房的门边上,看着平宥刷碗的背影,平宥长得高大,又帅气,而且性格温柔,学习也不错,体育也不错,为人耐心,而且还会做饭刷碗,似乎非常勤快,简直怎么看怎么好,已经到了无可挑剔的地步。

    唐筱想着,不由自主的又想,打/手/枪的技术也挺好……

    唐筱这么一想,“咚”一声脸又红了,脑子里又开始炸烟花,赶紧跑出了厨房,火烧屁/股一样。

    因为平宥要在这边上学,所以以后两个人就都顺路上下学了,平宥每天起的都很早,会提前过来找唐筱,还带来自己做的早餐,不只是投喂唐筱,还把慕秋和唐无庸也投喂的相当满意。

    唐筱总觉得,两个爸爸其实更想要平宥当儿子,绝度不是自己的错觉!

    平宥做饭的手艺很好,而且他善于观察,知道唐筱喜欢吃什么,专门给他做喜欢吃的,两个人的关系也慢慢改善了一些,唐筱也不会因为“初恋”事/件,对平宥有隔阂了,平时也跟平宥说说笑笑,而且还勾肩搭背,两个人几乎都同进同出,什么时候都在一起。

    这天/体育课自/由活动,唐筱又打了篮球,一身都是热汗,他从篮球场走出来,就看到好多女生围着平宥说话,众星捧月一样,叽叽喳喳的不知道在说什么,但是面色很愉快的样子。

    唐筱走过去,很自然的坐在平宥身边,然后突然躺倒下来,枕着平宥的大/腿,还伸了个懒腰,举起平宥的手搭在自己眼睛上,说:“阳光太刺眼了,帮我挡一下。”

    旁边的女生看到唐筱过来,都不敢怎么说话,唐筱一身都是汗,汗水都蹭在平宥身上了,平宥却不在意,真的举起手来保持着这个动作,给他挡着照在眼睛上的阳光。

    两个人无言的躺了一会儿,因为唐筱在,女生们悻悻然的就散了。

    唐筱一直躺着,也不知道睡着了没有,过了好一会儿,平宥说:“你的脖子上有一根头发,要我帮你摘下来吗?”

    唐筱没睡着,立刻就睁开眼睛,说:“不要!我……我自己来。”

    平宥笑了一声,其他人都不知道唐筱是烛龙,因为父母的缘故,平宥知道这点,而且还知道唐筱的脖子下面有逆鳞,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可怕,反而非常敏/感,只要轻轻碰那里,唐筱立刻乖得跟一只小猫一样。

    唐筱自己呼噜了两把,把一根头发摘下来,然后自言自语的说:“奇怪,为什么你动就怪怪的,我自己动就没事?”

    平宥听了,眼神有些发沉,眯了眯眼睛,没有说话。

    唐筱突然说:“对了,你高中准备考哪里,咱们初三了啊。”

    平宥说:“不知道呢。”

    唐筱说:“没打算吗?”

    平宥低头看他,说:“因为父亲工作的缘故,我还不知道会在哪里读高中。”

    唐筱听了一惊,猛地坐起来,说:“你不会又要转学吧?高中会在这个市读吗?”

    平宥笑了笑,说:“初三比较紧张,应该不会转学了,高中还没想好。”

    唐筱听了有些沉默,似乎不太高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因为平宥太好使唤了,给自己提包,做饭,帮自己挡阳光,任由自己胡闹。

    如果平宥又走了,唐筱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平宥看他不说话,轻笑着说:“好想和唐筱一起读高中,还有大学,永远在一起……”

    唐筱听了心脏“梆梆”一跳,总觉得没有被摸脖子,但是心里也有那种奇怪而羞耻的感觉了。

    经过一个周六日,唐筱周一去上学的时候,发现平宥没来,一直都要上课了,唐筱不满的说:“平宥怎么回事?还不来,手/机也打不通。”

    一个小弟说:“老大,你不知道吗?平哥转学了啊!”

    唐筱一愣,喃喃的说:“什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413章 小烛龙2》,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