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410章 龙蛊X叶宇5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那个少总看到有人来了,立刻转身就走,他从龙蛊身边走过去,龙蛊也没有拦着他,就直接让他走了。

    叶宇一边匆忙的系着自己的皮/带,一边大喊着:“别……别让他走!”

    龙蛊挑了挑眉,眯着危险的眼睛,笑着说:“怎么?还舍不得?”

    叶宇说:“不是!让他跟你解释清楚啊,是他刚才贴上来的,我一直都在拒绝。”

    他说着,见龙蛊还是笑眯眯的,语气特别肯定的说:“对天发誓,我绝对没瞎搞!”

    龙蛊挑了挑眉,搭在门把上的手放下来,叶宇才观察到,今天的龙蛊有点与众不同,因为龙蛊没有穿他的休闲装,穿的也不像学/生。

    今天的龙蛊穿着一身很正式的西装,黑色的西装衬托着龙蛊身材纤长,大长/腿特别逆天,宽肩膀,细/腰,窄臀,叶宇喝的有点多,胃里不舒服,同时头也晕晕的,他的目光顺着龙蛊的肩膀一溜,盯着龙蛊的细/腰和臀/部,“咕嘟”一声咽了一口唾沫。

    无论龙蛊怎么穿,感觉都特别好看,特备符合叶宇的口味,今天的龙蛊充斥着一股精英和禁欲的气息,就连龙蛊眯着眼睛的危险感都异常的性/感。

    叶宇觉得,可能是自己喝多了。

    龙蛊放下手,慢慢走过去,走进洗手间之后,把门“咔嚓”一声关上。

    叶宇这回又“咕嘟”咽了一口唾沫,不由自主觉得自己弱气了一点儿,往后退了好几步,毕竟龙蛊现在的气场太强大了。

    叶宇后退了几步,猛地靠在了洗手池上,龙蛊笑眯眯的看着他,伸手过去,两只手将叶宇圈在怀里,然后支在洗手台上,龙蛊的身高很有优势,给他来了一个帅气的洗手台咚,但是动作一点儿也不艰难,特别的自然。

    叶宇感受到龙蛊的气息喷洒在自己的颈侧,两个人离得特别近特别近,龙蛊的呼吸带着高温,叶宇觉得自己的皮肤都要被烫熟了,烫的他一抖一抖的,酒气上了头,眼神有些迷离,抬起头来,想要吻住龙蛊的嘴唇。

    龙蛊偏了一下头,叶宇没有亲到他,嗓子里滚了好几下,盯着近在咫尺的龙蛊,龙蛊带着微笑,声音低沉沙哑的说:“叶哥,考核不及格,怎么办?”

    叶宇声音抖了一下,眼睛转了转,好像在想对策,而且想的特别艰难,说:“我真的……真的没有,明明是那个人贴上来的,我在拒绝他,谁知道你这么寸就过来了。”

    龙蛊笑着说:“我不管,我只看到叶哥的皮/带都解/开了。”

    他说着,伸手勾了一下叶宇的皮/带,叶宇的皮/带都没系好,扣子当啷着,叶宇被他一弄,顿时满面通红。

    龙蛊看着他,眯着眼睛,重复说:“怎么办?”

    叶宇似乎有些着急,他想去吻龙蛊的嘴唇,龙蛊偏头不让他吻,叶宇干脆一伸手抱住了龙蛊的脖颈,轻声说:“那能……能补/考吗?”

    龙蛊一听,顿时笑了出来,说:“只有叶哥想得出来。”

    叶宇满脸通红,一般是羞耻的,另外一半是急的,龙蛊突然说:“不能补/考。”

    叶宇顿时脸色就骤变成了苍白色,嘴唇也哆嗦了好几下,脸上一瞬间闪现出了几分绝望,还有伤心的表情。

    龙蛊看着他的表情,好像被遗弃的小狗一样,顿时笑起来,似乎叶宇这个表情取/悦了他,突然,龙蛊伸手一抱,就将叶宇直接抱了起来,放在洗手台上,然后解/开他半半落落的皮/带,声音沙哑的说:“叶哥考/试不合格,我要给你惩罚了。”

    叶宇睁大了眼睛,一瞬间龙蛊脱/下了他的裤子,然后低下头,这竟然是惩罚?叶宇惊得差点跳起来,然而他根本没这个能耐。

    叶宇很快就丢盔卸甲了,龙蛊的体温很高,比常人都高,更别说他的口腔里,温度高的几乎让叶宇燃/烧,或者化掉。

    叶宇舒服的眼睛都哭肿了,龙蛊笑着说:“要我继续惩罚你吗,叶哥?”

    叶宇嗓子里发出呜咽的声音,整个人不停的战栗着,已经仰躺在洗手池上,几乎要滑/下来,叶宇呼吸急促,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使劲点头,声音却很小,说:“要……”

    龙蛊笑眯眯的说:“叶哥好乖,扶着洗手池,自己挺高一点。”

    叶宇满脸通红,羞耻的几乎站立不住,他伸手扒着洗手池的边沿,感觉到身后的龙蛊一点点逼近,和上次一样的感觉,有些害怕,但是更多的是兴/奋。

    而龙蛊的动作比上次温柔的多……

    叶宇累的直接跪在了地上,龙蛊把他抱起来,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盖在他身上,然后将他抱起来出了洗手间,叶宇混混沌沌的,几乎睁不开眼睛。

    龙蛊抱着他上了车,很快到了家,不过叶宇知道不是自己家毕竟他家没这么大,进了门之后,龙蛊将他仍在床/上,叶宇主动抱着他的脖颈,亲/吻龙蛊的嘴唇。

    龙蛊笑着说:“叶哥,喜欢我吗?”

    叶宇“嗯”了一声,嗓子已经非常沙哑了,带着浓浓的性/感鼻音,龙蛊说:“有多喜欢?”

    叶宇说不出话来,只是搂着他的脖颈索吻,龙蛊笑着说:“我要叶哥,没有我就活不了。”

    叶宇嗓子里呜咽了一声,紧紧搂着他的脖颈,嘴唇蹭着龙蛊的耳朵,轻声说:“已经……是这样了。”

    叶宇浑浑噩噩的,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晕过去的,龙蛊的体力实在太好了,叶宇半途醒过一次,天色已经蒙蒙发亮了,自己累得筋疲力尽,但是龙蛊好像还没完。

    叶宇再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太阳很好,一直晒到了床/上,晒在叶宇的眼睛上。

    叶宇看到了高高的天花板,装修很别致,四周非常宽敞,是个看起来有些小严肃,非常整齐的卧房,叶宇有点反应不过来,他全身到下好像被碾过了一样,一动就酸疼无比。

    叶宇猛地一惊,这才慢慢想起来昨天晚上的事情,昨天晚上他去应酬,结果对方公/司的少总一脸饥/渴的贴上来,在洗手间非要跟他约炮,好巧不巧龙蛊这个时候就来了,来的实在太寸了。

    后来自己和龙蛊就在洗手间里做了一次,还是叶宇主动恳求的,叶宇一想起来,嗓子里差点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后来龙蛊把他带走了,也不知道这是哪里,总之后半夜他们仍然继续,天亮才停下来。

    叶宇全身都疼,头还有些宿醉的疼,猛地一惊,就想要坐起来,不过他这一动,才发现自己身边有人,侧头一看,竟然是龙蛊!

    上次叶宇和龙蛊发/生/关/系之后,叶宇直接跑了,这次叶宇已经知道自己喜欢龙蛊了,当然不可能跑掉。

    叶宇的动作有点大,龙蛊皱了皱眉,慢慢睁开眼睛,长长的眼睫一抖,黄/色和绿色的异色双瞳慢慢张/开,里面还带着一些起床的迷蒙,看的叶宇心跳加速。

    龙蛊张/开眼睛,轻笑一声,说:“我以为叶哥又不见了。”

    叶宇:“……”

    龙蛊伸手过去,将叶宇搂在怀里,叶宇这才发现两个人都光溜溜的,一/丝/不/挂,龙蛊不止搂着他,还用大长/腿夹/着他的腿,叶宇身/体僵硬的笔杆条直,根本不敢多动一下,老老实实的让龙蛊抱着。

    龙蛊用下巴轻轻蹭着叶宇的发顶,说:“叶哥,身/体难受吗?”

    叶宇虽然身/体酸疼,但是后面没什么事儿,毕竟龙蛊比较温柔,而且好像还清理了,没什么异物感。

    叶宇不好意思的摇摇头,他心里有些忐忑,自己昨天晚上明明被“抓包”了,结果龙蛊竟然这么温柔,本以为龙蛊会发脾气的,毕竟龙蛊很有鬼畜气场,哪知道龙蛊竟然还有几分愉悦。

    叶宇忐忑了半天,龙蛊都打算起床了,叶宇才说:“昨天……昨天的事情,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龙蛊坐在床边,笑着回头说:“我知道。”

    叶宇一愣,说:“你知道?”

    龙蛊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说:“我看到了,况且……”

    他说着,笑了一声,颇为愉悦的说:“况且……那个人是我父亲公/司的。”

    叶宇一脸奇怪的看着龙蛊,龙蛊见他瞪大了眼睛一脸懵的表情,忍不住笑了一声,整个人靠过去,亲在叶宇的脸颊上,说:“简单来说,你昨天谈合作的公/司,其实是我父亲的公/司,那个所谓的少总是我找来试探叶哥的,其实我才是少总。”

    叶宇:“……”

    叶宇更是一脸懵,龙蛊说完施施然站起来,走到衣柜面前去穿衣服,结果叶宇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昨天那个好像从马戏团跑出来的逗比少总,其实是龙蛊找过来演戏的,来试探自己的!

    叶宇气的不行,想要从床/上跳起来,但是根本做不到,他腰酸背疼的,只好跪在床/上,顺手抄了一个大枕头,一下甩过去扔在龙蛊脸上。

    龙蛊反应很快,伸手一接,就将抱枕接住了。

    叶宇气愤的说:“你竟然耍我!亏我还那么努力的解释。”

    龙蛊挑了挑眉,把枕头放好,又坐回来,他还光着身/体,但是完全没有羞耻的感觉,一切行动都坦荡荡的,反而让叶宇看的脸皮发红。

    龙蛊伸手将叶宇搂过来,在他额头上亲了亲,声音温柔的说:“可是一个月的考核期太长了,所以我才特意给叶哥加了一场提前考核……叶哥,我喜欢你。”

    叶宇一听,顿时没脾气了,觉得自己好像被龙蛊吃的死死的,根本无法逃脱了,什么只做一号的梦想也破灭了,毕竟他昨天已经主动求着龙蛊上自己了……

    叶宇一回想起来,顿时面红耳赤的。

    龙蛊起来穿衣服,然后给叶宇找了一套衣服,说:“快中午了,叶哥饿了吗,咱们出去吃东西?”

    叶宇的确饿了,一边穿着龙蛊给他找的衣服,一边说:“你……你家里这么有钱?你不是学/生吗?怎么变成少总了?”

    龙蛊笑了笑,说:“我爷爷是做生意的,有点小钱,我还在上学,不过学的也是经济,等毕业了估计要接手公/司。”

    叶宇可知道那个公/司,特别有钱的企业,没想到龙蛊竟然是个富三代。

    叶宇一边听他说话,一边就穿好了衣服,结果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和龙骨穿的竟然是情/侣装!

    龙蛊是一身黑色,叶宇是一身白色,花纹都一样,走在大街上回头率绝对百分之一百。

    叶宇顿时不好意思了,龙蛊看着他穿好衣服,笑着说:“我早就想和叶哥这么穿了。”

    叶宇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龙蛊说:“让所有人都知道叶哥是我的。”

    叶宇虽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龙蛊说情话说的比自己还顺口,不过他也爱听这个,心里美得几乎要冒泡。

    两个人再出门之前,靠在玄关的地方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开始接/吻了,差点耽误了出门的时间。

    叶宇被龙蛊亲的气喘吁吁,说:“我们这算是……开始交往了吗?”

    龙蛊轻笑了一声,眯着眼睛说:“不。”

    叶宇一惊,瞪着龙蛊,还以为他又玩什么花样,龙蛊就喜欢看他又吃惊又炸毛的样子,慢吞吞的笑着说:“我不想让叶哥做我的男朋友,叶哥做我的爱人好吗?”

    叶宇脸上“咚”一下红了,感觉自己的段位和龙蛊差远了,他真的不相信龙蛊是初恋,初恋为什么比自己这个老油条还能忽悠人!

    龙蛊看着叶宇满面通红,低笑说:“叶哥这个表情真好看,真想把你狠狠/干哭。”

    叶宇瞪着眼睛,呼吸都急促了,一半是气的,另外一半竟然有点兴/奋,叶宇反思了一下自己,难道自己真是有抖m体质?如果不是抖m,怎么可能喜欢这么一个大鬼畜!

    两个人磨磨唧唧的出了门,转瞬已经一点了,龙蛊从车库里取车,叶宇看的眼睛都直了,说:“都是你的车!?”

    龙蛊笑着点点头,说:“叶哥喜欢哪个就开哪个。”

    叶宇一阵兴/奋,围着车库跑了三圈,瞬间有点选择恐惧症,仔仔细细的选了好几遍,这才选了一辆银灰色的跑车,地盘超低的那种,外形特别炫酷。

    龙蛊笑着说:“这辆车不错。”

    叶宇心说当然不错,自己的眼光可好了,就听龙蛊继续说:“虽然只是两人坐,不过内部空间非常宽敞,和叶哥在车里做/爱似乎不错。”

    叶宇脸上一红,气的差点踹龙蛊,龙蛊把驾驶位车门拉开,请叶宇上车。

    叶宇说:“真的让我开?”

    龙蛊说:“叶哥没车本吗?”

    叶宇说:“当然有,我就是没开过这么好的车,怕把你的车子开坏了……”

    龙蛊笑着说:“我是担心叶哥身/体不舒服开不了车,毕竟昨天晚上太勉强叶哥了。”

    叶宇感觉自己已经脸红无数次了,赶紧坐进车里,龙蛊绕到了副驾驶坐进去,说:“开车吧。”

    他说着,给了叶宇一个地址,在市中心,叶宇说:“这是什么餐厅?”

    龙蛊笑了笑,说:“到了就知道了。”

    叶宇就按照地址开,周六中午有点堵车,眼看都要一点半了,龙蛊的手/机响了,立刻接起来。

    叶宇就听他说:“马上到了,再有十五分钟,好的,我知道了。”

    龙蛊说完就挂了,叶宇一听,奇怪的说:“餐厅还来催吗?”

    龙蛊笑了一声,说:“是啊。”

    车子很快停下来了,叶宇登时吃惊了,震/惊的嘴巴都合不拢,这周围根本没有餐厅,而是一片高档的小区楼,龙蛊说:“别把车子停门口,会被保安说的。”

    叶宇震/惊说:“这是哪里!?”

    龙蛊没什么诚意的淡定说:“哦,我叔叔家,今天父亲和爷爷都在这边做客。”

    叶宇震/惊的说:“你带我来这儿干什么!?”

    龙蛊继续淡定说:“吃午饭。”

    明明是见家长!

    叶宇立刻就想逃跑,龙蛊眼疾手快,一下落下中控锁,笑眯眯的说:“叶哥去哪里?”

    叶宇瞬间都变成结巴了,说:“我我我……我去……去上厕所!”

    龙蛊笑着说:“去我家上也一样。”

    叶宇瞪大了眼睛,说:“我……我不想上去。”

    龙蛊说:“为什么?叶哥不想见我家人?”

    叶宇见龙蛊露/出一脸弱气的表情,心跳顿时就飙升起来了,赶紧给自己顺气,龙蛊那是装的,已经炉火纯青了。

    叶宇咳嗽了一声,说:“不是……我没什么准备啊,早知道……我,我起码今天早上洗个澡!”

    龙蛊笑着说:“别担心,我今天早上给叶哥洗澡了,不过那时候叶哥还没醒,叶哥从上到下都是香喷喷的。”

    叶宇听得脸色发红,说:“可是……可是我……要不然我去买点水果……这周围有便利店吗?”

    龙蛊见他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说:“叶哥别担心,我家人都很随和,叶哥这么优秀,他们会喜欢你的。”

    叶宇心里一阵感激,龙蛊觉得自己很优秀,叶宇其实心虚的要命,因为他没学历,虽然是名牌大学,但是中途辍学了,连毕业证都没有,更被说学位证了,而且还有一帮子极品亲戚,要是他们知道龙蛊家里这么有钱,肯定会来敲竹杠的。

    再有就是,叶宇之前是个花/心萝卜,也是因为自暴自弃,叶宇有不少前女友和前男友。

    或许只有龙蛊觉得自己优秀,连叶宇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渣,不过是曾经!绝对是曾经!

    叶宇心里给自己打打气,心想着,到时候龙蛊的家人问自己上的哪个大学,叶宇可以敷衍一下,好歹上了两年的名牌大学,然后前女友前男朋友极品亲戚就只字不提,这样敷衍过关,也还是可以的,又没人认识自己!

    叶宇刚给自己打好气,就听到“叩叩”两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的车子停的很不是地方,堵了后面要进小区的车,所以有人来敲他们的车门了。

    叶宇赶紧降下车窗,说:“马上就走,马上就走。”

    他这么说着,定眼一看敲玻璃的人,顿时傻眼了,竟然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穿的很随便,手里还提着几个餐盒,看起来是从餐厅打包了饭准备回家吃。

    叶宇瞪着眼睛,说:“头儿!?你……你也住这里?”

    万俟景侯挑了挑眉,往车里看了一眼,说:“我就说车子没看错。”

    叶宇一瞬间没听懂他说什么,就听副驾驶的龙蛊笑着说:“万俟叔叔。”

    叶宇:“……”什么!?

    叔叔!

    刚刚还在安慰自己,没有人知道自己的底细,结果现在万俟景侯变成了龙蛊的叔叔,那自己名牌大学中途辍学,极品亲戚闹上公/司要钱,前女友前男友天天掐架的事情,岂不是被知道的一清二楚?

    万俟景侯说:“饭都好了,快上楼。”

    龙蛊答应了一声,说:“叶哥,把车开进去。”

    叶宇浑浑噩噩的升起车窗,浑浑噩噩的踩下油门,把车子开进车库,龙蛊见他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说:“怎么了叶哥?”

    叶宇瞪着眼睛说:“万俟景侯是你叔叔!?”

    龙蛊考虑了一下,说:“不是。”

    叶宇松了口气,拍着胸口说:“还好还好,我说不可能这么巧呢。”

    就听龙蛊笑着说:“我不是这个意思,万俟叔叔是我爷爷的朋友,和我爷爷是一个辈分的,不过我这个年龄叫他爷爷,有点太奇怪了,所以就顺口喊叔叔了,我之前说的叔叔家就是这里,我爷爷和父亲今天在这边聚聚。”

    叶宇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其实他的脑子已经要爆/炸了,万俟景侯是龙蛊爷爷辈儿的长辈,自己的顶头上司,变成了龙蛊的爷爷!这辈分乱七八糟的。

    早知道有一天事情会这么巧,叶宇就不把自己那堆花花历/史弄得尽/人/皆/知了,现在好了,自作孽不可活……

    叶宇下了车,一脸可怜兮兮的说:“我……我还是去买个水果吧。”

    龙蛊说:“走吧,为了等咱们吃饭,他们催了好几次了。”

    叶宇终于还是被龙蛊拽着上了楼,小区特别高档,他们坐电梯上去,龙蛊很快敲了敲门,门“咔嚓”一声打开,一个身材纤瘦,看起来也就二十岁的年轻人来开的门,门一打开。

    那年轻人比叶宇矮了小半头,皮肤白/皙,眼睛是碧绿色的,头发软/软的,样貌精致漂亮,眼睫一抖一抖,显得特别可爱弱气,如果在以前,这绝对是叶宇最喜欢钓的类型。

    那年轻人一见到龙蛊,立刻拽着龙蛊的手,说:“你回来的好慢,我都要饿死了,快来快来。”

    叶宇一看,顿时心里酸醋横飞,这个小/美/人竟然拽着他家龙蛊的手,不知道龙蛊现在是自己的所有物吗,都已经跳过了谈恋爱,直接变成了爱人了!

    叶宇心里飞醋,动作更快,一把拉住龙蛊,满脸不自然的表情,龙蛊回头一看,先是一愣,随即笑了出来,搂过叶宇亲了他的嘴唇,也不避讳那个小/美/人。

    叶宇虽然不好意思,但是被亲了一下,还是在小/美/人面前,那所有权简直妥妥的,立刻心里又有点酸爽。

    叶宇还没爽够,就听龙蛊笑着说:“叶哥,这是我爸爸。”

    “爸……爸爸……”

    叶宇一哆嗦,就重复出来了,他从没想过,龙蛊的父亲这么年轻,而且……而且长得太良善了,叶宇觉得龙蛊的父亲,应该像龙蛊一样,有点鬼畜……

    龙蛊笑着说:“叶哥叫的还挺顺口。”

    叶宇刚才只是惊讶的复读,听龙蛊这么一说,羞耻的不行,连连摇手,说:“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叔叔好,我那个……”

    龙蛊见他手足无措,伸手拉着他,说:“走吧,进来,别拘谨。”

    叶宇一进门,就傻眼了,因为家里人还挺多,原来龙蛊的家族是个大家族。

    “万俟爷爷”就不介绍了,刚才已经见过了,叶宇之前见过万俟景侯的爱人,是个男人,身材瘦高,束着一个马尾,正坐在沙发上指使万俟景侯摆碗筷,叶宇看的眼睛都直了,他没脑补过面瘫又雷厉风行的万俟景侯摆碗筷收拾家务的样子,画面太美不敢看……

    然后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从厨房走出来,手里端着一碗鸡蛋炒西红柿,龙蛊的爸爸立刻高兴的跑过去,说:“好香好香!”

    那个男人轻笑了一声,狭长的眼睛眯起来,刮了刮龙蛊爸爸的鼻梁,说:“小馋猫。”

    龙蛊的爸爸义正言辞的说:“我不是猫,我是蛇。”

    龙蛊笑着拉着叶宇走过去,给他引荐那个男人,说:“这是我另外一个爸爸。”

    叶宇都懵了,另外一个,是什么意思?叶宇一直认为自己圆/滑,善于变通,特别适合做销/售,见家长这种小事情,还不分分钟搞定,结果反而是叶宇被分分钟搞蒙……

    那个男人身材高大,眯起眼睛的表情和龙蛊真是如出一辙,长得太像了,尤其是那淡淡的鬼畜气场。

    龙蛊笑着说:“叶哥,也叫爸爸吧?”

    叶宇脸上一红,偷偷瞪了一眼龙蛊,老老实实的说:“叔叔。”

    叶宇见完了龙辰和小白,知道龙蛊有两个爸爸之后,已经很懵了,龙蛊又带着叶宇见他爷爷,龙蛊也有两个爷爷。

    龙蛊的其中一个爷爷,是大名鼎鼎的龙五先生,叶宇一见到他更是懵,自己还和龙五先生谈过两次合同!

    饕餮见到叶宇,也不奇怪,说:“我早听说龙蛊喜欢你了,酒量不错,咱们下次再喝酒啊?”

    叶宇硬着头皮点头,回想了一下自己当时谈合同的时候,有没有给龙五先生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应该没什么,可能就是油嘴滑舌了一些……

    叶宇现在已经欲哭无泪了,龙蛊都介绍了一遍,叶宇越来越晕,万俟景侯让大家坐下来吃饭,再不吃饭就变成下午茶了。

    龙蛊坐在叶宇旁边,给他夹了一只宫保大虾球,说:“叶哥,我的家人都很喜欢你呢。”

    叶宇:“……”你怎么看出来的……

    叶宇刚才还苦思冥想怎么对付查户口的问话,什么学历啊,工作啊,家庭啊,现在好了,龙蛊的家人压根不问,他也不用回答了,因为他们肯定都清楚!

    叶宇一顿饭吃的战战兢兢,结果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敲门,离门口最近的时叙过去开门,一开门原来是蛋/蛋和他哥/哥温璟琛回来了。

    外面有点冷,蛋/蛋白/皙的小/脸冻得有点发红,走进来说:“你们都开始吃了,哥/哥我要吃大虾饺!”

    温璟琛无奈的榜蛋/蛋脱/下围巾,说:“把外衣脱了,快去洗手,我去看看厨房还有没有虾饺了。”

    蛋/蛋立刻嘻嘻笑着就要跑去洗手,结果一看,顿时睁大了眼睛,说:“咦,小蛊也来了。”

    叶宇看到那进来的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身材高大,长相颇为硬朗,有几分和万俟景侯温白羽相似,看起来肯定是亲戚,另外一个身材纤细的年轻人长相精致,眉眼非常漂亮,简直是万俟景侯的翻版,不过比万俟景侯柔和的多。

    叶宇看到蛋/蛋的一霎那,差点拍着桌子跳起来,说:“是你?!昨天在ktv里脱……脱我皮/带的那个人?!”

    蛋/蛋眨了眨大眼睛,一脸小天使的样子,还想装傻充愣。

    昨天晚上跑来友情出演“少总”的人就是蛋/蛋,那时候蛋/蛋上妆了,一来是因为扮演一个小娘炮,当然要上妆,二来是因为蛋/蛋长得和万俟景侯一模一样,如果不上妆,一眼就被认出来了,所以当时上了浓妆。

    叶宇被那个“少总小娘炮”抢皮/带,根本没抢过,一瞬间皮/带就给拽开了,当时叶宇还觉得可能是自己喝多了所以手脚发软,不然为什么连一个纤细的男人都抢不过。

    其实是叶宇想多了,叶宇是个普通人,而蛋/蛋可是火精凤凰,别看蛋/蛋纤细漂亮,但是其实他很能打,千万不能把蛋/蛋惹急了。

    蛋/蛋眨着大眼睛装无辜,刚要走进厨房的温璟琛突然站定,然后退出来,抱着臂说:“蛋/蛋?”

    蛋/蛋立刻跑过去,搂着温璟琛的腰,说:“哥/哥,你听我解释!”

    温璟琛居高临下的看着蛋/蛋,冷笑了一声,说:“昨天晚上过了门禁才回来,原来是去ktv?而且还脱别人皮/带?”

    蛋/蛋听哥/哥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顿时后背发/麻,说:“哥/哥,是小蛊让我去帮忙……”

    温璟琛不停他说完,直接挑眉说:“虾饺没有了。”

    蛋/蛋瞬间大眼睛雾蒙蒙,泪眼欲滴,可怜巴巴的说:“我要吃我要吃,哥/哥求你了。”

    叶宇不知道自己说了一句话,结果鸡飞狗跳的,龙蛊笑眯眯的说:“叶哥,这两位也是我叔叔。”

    叔叔……

    叶宇觉得,昨天自己可能被龙蛊的叔叔给“调/戏”了,不过幸好今天搬回来一盘,因为蛋/蛋最后还是没吃到虾饺。

    因为昨天蛋/蛋跑去ktv,还和温璟琛说自己是去补课,所以温璟琛打算教育一下蛋/蛋,就不给他吃虾饺,蛋/蛋又哭又闹,当然是假哭,身为弟控,蛋/蛋一哭温璟琛就服软,每次都这样。

    不过蛋/蛋这回哭也不管用,气的蛋/蛋差点在地上打滚儿,抱着温璟琛的腰,张/开嘴一口咬在他耳朵上。

    温璟琛“嘶……”了一声,蛋/蛋明显感觉哥/哥身上的肌肉猛地收缩了一下,立刻得意洋洋的说:“疼了吧,快给我吃虾饺!”

    温璟琛眯了眯眼睛,说:“再闹明天的也没有了。”

    蛋/蛋瞬间就服软/了,可怜兮兮的坐下来吃饭,一副被欺负的样子。

    叶宇看的直咂舌,感觉龙蛊的家庭真是“博大精深”!

    吃过了饭,龙蛊就带着叶宇上了楼,他在这边也有个房间,只不过不常过来住,龙蛊带着叶宇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咔嚓”锁上/门。

    叶宇有点不好意思,说:“你……你锁门干什么?”

    龙蛊歪了歪头,精致漂亮的脸带着一股弱气,轻笑说:“我怕叶哥一会儿逃跑。”

    又装!

    叶宇刚才心跳差点超过二百五!龙蛊又装作一脸弱气的样子,他知道叶宇最喜欢他这个样子了。

    叶宇咳嗽了一声,说:“我……我什么逃跑?”

    龙蛊笑着说:“嗯……因为我想和叶哥做点之前没做过的事情。”

    叶宇觉得后背有点发/麻,看着龙蛊异色的双瞳,顿时有点头晕目眩,只是被盯着,下面就很有感觉,好像被蛊惑了一样。

    龙蛊慢慢往前走,叶宇就下意识的慢慢往后推,“嘭!”一声撞到了床沿,已经退无可退了。

    龙蛊走过来,笑眯眯的伸手搂住叶宇的肩背,然后手臂一用/力,将叶宇一下按倒在床/上,自己也压了上去,双手支在叶宇的耳/垂,给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的床咚。

    龙蛊笑着说:“叶哥,见过家长了,现在咱们该更深入的了解一下对方了。”

    叶宇“咕嘟”咽了一声唾沫,说:“什……什么更深入?”

    龙蛊“呵”的轻笑一声,说:“叶哥,你知道我为什么叫龙蛊吗?”

    叶宇摇了摇头,龙蛊笑着盯着他的眼睛,叶宇有感觉到那种头晕目眩,好像受到了蛊惑,就听龙蛊声音沙哑低沉的说:“字面意思,我有一半龙的血统,还有一半蛊的血统,两个爸爸起名字又很懒,所以就叫做龙蛊。”

    叶宇听得似懂非懂的,说:“龙?”

    他说着似有些不相信,开玩笑的说:“你难道有尾巴?我摸/摸?”

    他说着,伸手去摸龙蛊的臀/部,其实他早就想调/戏龙蛊了,毕竟龙蛊长得太合他胃口了,而且他们都已经交往了,叶宇不调/戏太吃亏。

    叶宇的手一伸过去,没有摸/到龙蛊挺翘的臀/部,而是摸/到了热/乎/乎的……龙鳞。

    “嗬!!!”

    叶宇吓了一大跳,抬起手来,果然看到手里是金黄/色的鳞片,非常巨大的鳞片,每块都有碗口那么大,好像一块一块的宝石一样,金色的,绽放着夺目的光彩。

    而压在自己身上的龙蛊轻笑了一声,他的身/体的确发生了变化,上身还是人性,从精瘦的腰部往下,突然变成了龙尾,结实有力的金色龙尾从龙蛊性/感的人鱼线蔓延往下,带起一种野性的视觉冲动。

    叶宇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龙蛊,龙蛊的一块金色鳞片有些微微鼓/起,似乎是被什么顶起来了,那块凸起的宝石一样的金色鳞片轻轻磨蹭着叶宇的大/腿,隔着裤子都能感觉到一种滚/烫的热度,烫的叶宇直发/抖。

    龙蛊笑眯眯的看着叶宇一脸震/惊的表情,慢慢压低身/体,用那块鳞片狠狠一撞叶宇,撞得叶宇嗓子里发出“啊……”的一声呻/吟,下意识觉得有点危险……

    就听龙蛊声音沙哑的轻笑说:“叶哥你说对了,我不只有尾巴……”

    他说着,滚/烫的嘴唇轻轻蹭着叶宇的耳/垂,笑着说:“我还想和叶哥……交尾。”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410章 龙蛊X叶宇5》,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