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409章 龙蛊X叶宇4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万俟景侯之所以是个甩手掌柜,是因为手底下的人太能干了,例如叶宇,不过叶宇最近总是心不在焉,一个星期一共就三个合同,结果两个都谈砸了,还有一个投诉的,说叶宇打人……

    叶宇的合同可不是几万块钱的合同,砸一个是意外,毕竟老马也有迷路的时候,结果一连砸了两个合同,还是三比二的概率。

    叶宇可是万俟景侯的得力干/将,万俟景侯这个人不喜欢干涉别人的私生活,不过这回可是不干涉不行的。

    叶宇还感觉自己挺正常的,以为自己保护的挺好,没人看出来自己心不在焉,其实全公/司都知道叶宇砸了两个合同,有的关心叶宇,也有的正在看热闹。

    叶宇今天又忙的晕头转向,因为一下砸了两笔大生意,叶宇也觉得过不去,所以工作更加忙起来,准备谈个新合作将功补过。

    叶宇正在忙着找资料,想要给以前的老客户打个电/话,约出来吃吃饭什么的,结果手/机先响了,来电显示竟然是叶母。

    叶宇不想接电/话,他最近心情都很烦躁,烦躁的最近都没心情去泡妹子,看到来电显示眉头就皱在了一起,叶母打电/话来,无非就是骂他,或者要钱,叶宇其实已经习惯了,但是这会儿他心里不舒服。

    叶宇没多少存款,别看他穿的很光鲜,其实是因为工作需要,毕竟他经常要去应酬,如果穿的跟卖保险的似的,一上来就会被人拒之门外了。

    叶宇的很多工/资都用来装饰门面,然后存下来一笔,每次存下来一笔,叶母就会来要钱,存一笔要一次,存一笔又要一次,非常准时,好像算准了一样,就是咔嗤着他,一分都不能剩下。

    叶宇好不容易存了六万多块钱,前不久六万才给了叶母,剩下几千块钱交了房租,手头上就剩下几百块钱,就等着这个月开工/资了,如果不开工/资,估计吃饭都不够吃了。

    如果要去应酬,叶宇都不好先垫钱,肯定要支取工费再去,否则到时候他拿不出钱来,就太丢脸了。

    叶宇手里很拮据,这个时候叶母又打电/话来,叶宇沉着声音接了电/话,果然听到叶母劈头盖脸的一顿骂。

    “你这个挨千刀的贱种!你把你弟/弟打成什么样了!?你这个贱种!我早知道你这样狼心狗肺!我当时就一刀捅死你!把你养这么大,你竟然动手打你弟/弟!你这个贱种,跟你那狼狈子的爹一模一样!都不是人!猪都不如!下/贱的狗!”

    叶母劈头盖脸的骂着,叶宇皱了皱眉,把手/机扔在桌上,然后继续翻找资料去了,手/机里的声音特别大,叶宇都不需要仔细听,就知道她还在骂人,叶宇也不想听,皱着眉忙工作去了。

    等叶母骂够了难听的话,这才说:“你这个狼心狗肺的贱狗,你把你弟/弟打坏了,他要住院,你现在送钱过来。”

    都好几天过去,现在才说要住院,而且那一拳就住院?叶宇心情不好,直接声音难听的说:“我没钱。”

    叶母没想到他直接就回绝了,立刻大喊着说:“你长本事了!?你怎么跟我说话的!如果不是我,你知道自己死了多少回了吗!?你那个贱种的爹根本不要你!如果不是我,你怎么长这么大的!吃我的穿我的,现在你把弟/弟打了,还说没钱!你想怎么样!你干脆杀了我们啊!”

    叶宇皱着眉,他手里就几百块钱,叶母也看不上他那几百块钱,每次伸手要钱就是几万几万的要。

    叶宇听着她不停的骂,沉声重复说:“我再说一遍,我没钱。”

    叶宇说着,把电/话一挂,手/机一扔,结果手/机顺着桌子直接飞了出去,“嘭!”一声砸在地上,哪知道怎么寸,手/机的边角先着地,“咔嚓”一声,屏幕粉碎。

    叶宇吓了一跳,他现在很拮据,肯定换不了手/机,哪想到随手一扔就坏了,以前摔了无数次也没事儿。

    叶宇赶紧跳起来跑过去捡自己的手/机,拿起来一按,屏幕粉碎,但是还能亮起来,伸手一划屏幕,立刻“嘶——”一声,疼的叶宇差点又把手/机扔了,屏幕全是玻璃碴,叶宇的手指瞬间就划伤了,流了很多血。

    叶宇气的不行,感觉屋漏偏逢连夜雨,实在太点背儿,这个时候手/机又响了,还是叶母的电/话,叶宇不想接,结果他还没有付诸行动,手/机接/触不良的闪了两下,屏幕突然黑了……

    叶宇瞪着手/机,使劲按了两下,还是黑屏,按开机键也没用,怎么按都没用,原来不只是屏幕坏了,里面也摔坏了,现在彻底好了,手/机不会响了,再打就是关机。

    叶宇无奈的坐回椅子上,感觉自真是背到家了,叹了好几口气,他要赶紧买只手/机才行,里面全是客户资料,幸亏之前全都备份了,不然实在太惨。

    叶宇一天浑浑噩噩的就这样渡过了,累得他心力憔悴的,唯一一个好处就是,手/机坏了,叶母没有办法给他打电/话,世界突然就清净了。

    下午的时候叶宇很忙,忙着让法务拟定合同,然后逐一的看条款检/查合同,忙的一闲下来原来已经下班了。

    叶宇穿上外套,伸手摸了一下口袋,这个月才开始,工/资还没发,口袋里只剩下三百块钱了,还要冲公交卡,每天吃饭都不够,更别说换手/机了。

    叶宇叹了口气,把钱塞/进口袋里,然后急匆匆出了大厦。

    正是下班的时候,好多人和叶宇打招呼,还有女同事笑着说:“叶总,今天没有应酬,出去唱歌吗?”

    女同事喜欢带着叶宇出去唱歌,一来是因为叶宇长得帅,二来是因为叶宇很慷慨,每次唱歌的时候,买单肯定是他,毕竟他是男士。

    但是叶宇可没心情享受夜生活,因为他兜里只有三百块钱,根本不够去唱歌的,于是只好微笑着说:“不好意思,我今天有约了。”

    女同事一听,嘻嘻笑着说:“叶总又交女朋友了。”

    叶宇不置可否的一笑,随着人流下了电梯,然后往大厦外面走,他也没钱打车了,就准备步行回家。

    叶宇刚走出大厦,突然就听到有人/大喊自己的名字,吓了他一大跳,抬头一看,顿时都蒙了,原来是叶母。

    叶母被叶宇气疯了,叶宇第一次那么横的说自己没钱,然后就把电/话挂了,再打过去还给自己挂了,后来再打就变成了关机。

    叶母知道这个电/话是叶宇的工作电/话,上面很多合作的人,根本不可能一直关机,所以有恃无恐,想要等一会儿开机再打,结果一下午全是关机,这可把叶母急坏了。

    于是叶母就跑到公/司楼下,专门堵他,反正叶母不怕丢人现眼,叶宇没想到叶母跑过来了,一副泼/妇打架的样子,好几个同事一眼就认出来叶母,赶紧就跑了,不想被殃及。

    不只是叶母,那个黄毛也来了,没想到这么多天,黄毛的嘴角还青着,已经发紫了,有点惨不忍睹的样子。

    叶母冲过来,抓/住叶宇的衣服,大喊着:“你这个狼心狗肺的贱种!!我白拉扯你这么大,你有钱睡女人,把钱花在女人身上,都没钱管你亲妈!你看看你把自己弟/弟打成什么样子了?!你这个畜/生!猪狗不如的畜/生!你还把我电/话拉黑了是不是!?叶宇我告诉你,今天你不给钱,我就不走了,我看看咱们到底是谁丢脸!”

    叶宇被她拽着,叶母一上来就又拽又打,跟泼/妇一样去拽叶宇的头发,叶宇都懵了,旁边的人也吓坏了,一下全都散开,叶宇的脸颊瞬间被叶母抓了一道,疼的“嘶——”了一声,手上的创可贴也拽开了,伤口一下给拽开,顿时又流了不少血。

    叶宇感觉自己要气疯了,叶母竟然又跑到公/司来闹,她算准了自己不想丢工作,就要给她钱,叶宇气的浑身发/抖,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黑影猛地钻进人群里,并没有躲闪,反而往他们这边快速的走。

    那个黑影非常高大,快速走过来,一把抓/住叶母的手臂,然后使劲一抖,叶母大喊了一声,装模作样的后退好几步,说:“你是谁!?我教训我儿子,你凭什么打人!打人了!打人了!这有人打女人!”

    叶母大喊着,结果那黄毛一看来人,瞬间吓得差点筛糠,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叶宇抬头一看,有点傻了,竟然是许久不见的龙蛊。

    龙蛊脸色很差,他本身正在享受收网的喜悦,然而突然出现了一些意外。

    龙蛊是个占有欲很强的人,同时也是个征服欲很强的人,其实这一点和叶宇很像,龙蛊知道叶宇的性格,如果抓得紧,叶宇肯定会有反叛的心思,毕竟在叶宇一直以来都是玩玩的心态,得到了就会甩掉。

    龙蛊知道叶宇对自己有好感,很大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的脸长得很符合叶宇的口味,另外一方面是因为自己当时装的很弱气,正好是叶宇喜欢的性格,不过撕/开事实的面具之后,龙蛊的性格可一点儿也不弱气。

    龙蛊想要把人抓的牢牢的,不过也要讲究张弛有度,之前已经给叶宇吃了甜头,叶宇对他的好感开始弥漫扩散,不知不觉得扩散到腠理深处,剩下的就该沉淀了。

    龙蛊很享受这个沉淀的过程,因为即使这些天他见不到叶宇,也知道叶宇肯定时时刻刻都在想着自己,那种时时刻刻被人想着的感觉,实在太美好了。

    沉淀的时间足够了,龙蛊决定收一收网,把叶宇彻底的钓上来,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叶宇的手/机竟然关机了。

    龙蛊可不知道他的手/机坏了,无论怎么打电/话都是关机,龙蛊的心情顿时低到了谷底,想到了很多可能性,毕竟叶宇以前很花/心,虽然很大程度是家庭影响的缘故,但是叶宇毕竟以前有很多前女友前男友,龙蛊觉得,很有可能是叶宇开始不耐烦了,虽然这种可能性真的很少。

    龙蛊思考了一下午,就沉不住气的来了叶宇的公/司,准备下班的时候见一见叶宇。

    他一来,没想到就看到了叶母,还有那个黄毛,龙蛊的火气顿时就冲上来,他的脾气不怎么好,看基因就知道,一半是真龙的血统,另外一半是蛊母的血统,龙蛊实际性格暴躁易怒,可不像表面这么温柔。

    对于叶宇来说,龙蛊的占有欲很强烈,只许自己欺负叶宇,绝对不允许叶宇受到别人的一丁点儿委屈。

    龙蛊一步冲上来,伸手甩开叶母,叶母大吵大闹,一堆人都驻足往这边看,龙蛊才不在乎这个,冷笑说:“打你儿子的人是我,你找错人了。”

    叶母当然知道打黄毛的人不是叶宇,不过他们也找不到龙蛊,而且惹不起龙蛊,黄毛怕透了龙蛊,怎么可能去学校找龙蛊晦气,柿子还要找软的捏,他们自然就来找叶宇了,一方面是出气,另外一方面是要钱。

    叶母和黄毛都没想到杀出了程咬金,龙蛊一脸杀气的样子非常可怕,异色双瞳里充满了冷漠的阴沉,仿佛随时要下暴风雨,阴森的看着他们。

    叶母吓得一激灵,黄毛更甚,直接二话不说跑了,叶母从地上爬起来,就看到龙蛊伸手把叶宇拦在身后,他身材高大,虽然乍一看显得高挑,但是肩膀很宽,叶宇被挡在身后,挡的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到了。

    叶母瞪着眼睛,骂骂咧咧的说:“你们打女人!打女人!我告诉你,别以为有人给你撑腰你怎么样!不给钱我还会来的!”

    叶母虽然这么骂着,但是爬起来之后转头也跑了,叶宇看到叶母走了狠狠松了一口气。

    龙蛊冷眼看着叶母和黄毛落荒而逃的背影,随即转过身来,说:“叶哥,你没事吧?”

    叶宇赶紧摇头,旁边好多人都在看,龙蛊却微微低下头来,伸手轻轻/抚/摸叶宇的脸颊,叶宇脸上不自觉的一红,随即“嘶——”了一声,这才想起来,刚才被叶母抓了一把,脸上可能有血道子。

    龙蛊眼神阴霾,说:“叶哥受伤了。”

    他说着,又托起叶宇的手来,看着他的食指,说:“这里也受伤了。”

    叶宇一看,连忙摇手说:“没事没事,这是下午的时候手/机划的。”

    叶宇的话刚说到这里,突然嗓音猛抖了好几下,他没想到龙蛊说着说着话,竟然将自己流/血的食指含进了嘴里。

    龙蛊的体温很高,口腔里的温度更是高,叶宇吃了一惊,手指哆嗦了两下,随着龙蛊舌/尖的轻轻/抚动,叶宇睁大了眼睛,嗓子里发出“嗬”的一声短促抽气声。

    叶宇吓的不行,这还在公/司周围,两个男人公然舔手指什么的,实在太惹眼了,叶宇赶紧/抓着他说:“先走吧。”

    龙蛊被他拽着,两个人快速的走了几步,离开了公/司的大楼,龙蛊开车来了,就在旁边停着,两个人走过去,龙蛊说:“叶哥去哪里,我送你。”

    叶宇略微思考了一下,说:“回家。”

    龙蛊轻笑了一声,说:“好。”

    叶宇坐进车里,龙蛊很快就启动了车子,叶宇坐在副驾上,有些局促,他好久都没见到龙蛊了,不过没想到再见面还是这么尴尬,咳嗽了一声,说:“那个……刚才谢谢你。”

    龙蛊说:“不用谢我,我该早到点,这样叶哥就不会看到他们了,叶哥的心情也不会不好了。”

    叶宇被他这样一说,更觉得局促了,又咳嗽了一声,说:“你……你怎么过来了?”

    龙蛊说:“没什么,今天没课,就过来了……”

    叶宇“嗯”了一声,龙蛊笑着说:“说实话,其实是我想叶哥了,很想见叶哥。”

    叶宇吃惊的睁大眼睛,这个时候车子停下来了,正好到了小区门口,龙蛊把车子停下来,然后把安全带解/开,笑着说:“到了。”

    叶宇转头看着他,天色已经昏暗下来,虽然没有完全黑掉,但是已经灰蒙蒙,外面有来来往往的行人,一辆好车停在老旧小区,忍不住让人侧目多看几眼。

    叶宇盯着微笑的龙蛊看,龙蛊不管怎么穿都很好看,尤其是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叶宇的错觉,他觉得龙蛊特意讲究了一下,头发也是整理好的,衣服整整齐齐一丝不苟,完美得让人心惊。

    其实不是叶宇的错觉,一来是因为龙蛊想要收网,二来也是因为叶宇的电/话打不通,他有些心慌,所以特意讲究了一下衣着,毕竟对于叶宇来说,最有杀伤力的可是龙蛊的这张脸。

    龙蛊看着他,见叶宇不说话,也不下车,说:“叶哥,我脸上有东西吗?”

    叶宇还是没说话,不过突然一把伸手过去,猛地拽住了龙蛊的衣领,他的衣领上有个假领带,是衣服的装饰,看起来有些学院风,又有点青涩的成熟风,龙蛊特意打扮的嫩了些,他知道叶宇肯定喜欢。

    叶宇拽住他的假领带,一把将他拽过来,两个人都是高/挺的鼻梁,鼻尖差点碰在一起,呼吸都交/缠在一起了。

    龙蛊轻笑了一声,从善如流的侧了一下头,调整了一下角度,两个人的嘴唇很自然的贴在一起,由龙蛊主动,一瞬间叶宇刚才的豪迈和狠呆呆的感觉全都消失了,嘴唇轻轻/颤/抖的,被龙蛊含/住。

    龙蛊亲/吻着他,温柔的含/着他的嘴唇,然后伸出舌/头舔/他的唇线,叶宇把舌/尖主动伸出来,想要缠住龙蛊,但是龙蛊就是不和他纠缠,舌/头绕了两下,也不深入,就退了回来,笑着说:“嗯……几天不见,叶哥还是我最喜欢的甜味。”

    叶宇脸上有点发红,脸颊火/辣辣的,完全没有平时泡妞的自然,嗓子滚动了好几下,这才咬着后槽牙说:“你要耍我到什么时候?”

    龙蛊轻微的一愣,笑着说:“这么明显吗?”

    叶宇被他的回答也弄愣了,随即特别生气的准备打开车门,但是中控锁还锁着,叶宇打不开车门,只能说:“开门,我要下车。”

    龙蛊说:“叶哥想要逃跑,这可不行。”

    叶宇顿时都没辙了,转头看着龙蛊,说:“你到底要干什么?”

    叶宇感觉到了,龙蛊像是一只逗/弄宠物的人,对自己若即若离的,这明明是自己以前泡妞的态度,简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龙蛊说:“不干什么,我只是喜欢叶哥。”

    叶宇没想到他突然表白,而且语气很淡然,好像说了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叶宇一愣,随即有些无措的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脸颊全红了,一直红到脖子和耳朵根,声音直打颤,说:“你……你别再耍我了,多少在乎一下老人家的心态。”

    龙蛊笑着说:“可是叶哥才三十五,也不老,怎么是老人家。”

    虽然三十五岁的男人还是很有魅力的,但是龙蛊可是个大学/生,叶宇觉得自己比他大这么多,可不是老人家吗,而这个青涩的大学/生,竟然把叶宇耍的团团转。

    龙蛊伸手搂住叶宇的肩膀,将人拉向自己,另外一只手在叶宇的副驾驶靠背上,将他圈在副驾驶上,笑着说:“叶哥,我喜欢你。”

    叶宇的嗓子里发出一声轻微的呻/吟声,还是捂着自己的眼睛,不看龙蛊,龙蛊却不放过他,贴着他的耳朵,声音沙哑的笑着说:“叶哥,你呢?喜欢我吗?”

    叶宇不说话,他第一次觉得这么羞耻,平时泡妞的时候,怎么表白都不觉得羞耻,但是今天叶宇愣是一句也说不出来。

    龙蛊轻笑着,嘴唇在他耳朵上磨蹭着,说:“叶哥,告诉我,你喜欢我吗?喜欢我的脸?我的身材?还是……我的做/爱技巧?”

    叶宇羞耻的满脸通红,感觉自己被调/戏了,瞪着眼睛说:“你……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就你那……那蛮干的样子,还技巧呢!”

    龙蛊见他松开了自己的脸,一把抓/住他的手,就不让叶宇再遮着脸,笑着说:“是吗,我的确没有叶哥经验丰富,毕竟叶哥可是我的初恋。”

    叶宇登时一愣,瞬间脸更红了,眼睛里都是雾气,他不知道为什么,初冬的天气反而觉得热,身上一阵燥热,几乎要禁不住燥热的蒸腾。

    叶宇嘴唇颤/抖了两下,说:“怎么可能……”

    龙蛊说:“当然,叶哥是我的初恋,在此之前,我没喜欢过任何一个人,今后也是。”

    叶宇听着他的表白,看着龙蛊的脸,呼吸都急促了,就听龙蛊一声轻笑,叶宇一惊,顿时更是满脸通红,龙蛊说:“叶哥你真敏/感,听着我说话已经有感觉了吗?”

    叶宇羞耻的想钻进地缝里,但是他的确是听着龙蛊的表白,感受着龙蛊偏高的呼吸温度,竟然就有感觉了,羞耻的夹/紧自己的腿。

    龙蛊说:“叶哥呢,喜欢我吗,叶哥告诉我。”

    叶宇抿着嘴唇,嗓子滚了好几下,最后一咬牙,说:“喜……喜欢……”

    龙蛊异色的眸子立刻亮起来,仿佛是得到夸奖的孩子,那完美的脸瞬间更加流光溢彩,看的叶宇心脏咚咚两下,下面更是有反应了,尴尬的要死。

    龙蛊轻笑说:“那真好,咱们是两/情/相/悦。”

    他说着,凑近一些,把叶宇咚在副驾驶上,笑着说:“叶哥,想接/吻吗?”

    叶宇嘴唇颤/抖的,点了点头,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将人拽下来,一下含/住了龙蛊的嘴唇,两个人立刻吻在一起,不像是之前的浅吻,龙蛊的舌/头瞬间侵入了叶宇的口腔,完全不加掩饰的霸道侵略着,叶宇一瞬间就招架不住了,被按在副驾驶上,紧紧勾住龙蛊的脖子。

    叶宇有些激动,没想到龙蛊就跟他表白了,叶宇一边亲/吻龙蛊,一边伸手解/开他的衣服扣子,伸手进去抚/摸龙蛊的胸肌和腹肌,肌肉很硬,不是那种纤瘦柔/弱的手/感,但是让叶宇更加激动了,有些欲罢不能。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龙蛊抓/住了他的手,说:“叶哥,这可是在车里。”

    叶宇一惊,赶紧把手收回来,刚才一激动,他就把龙蛊的衣服给扯开了,结果现在龙蛊衣/衫/不/整,那美景实在太美好了,配合着龙蛊具有欺/骗性的脸,还有那让人垂涎欲滴的泪痣,叶宇还是久久不能平静,下面反而更有感觉了。

    叶宇咬了咬嘴唇,说:“去我家。”

    龙蛊却笑了一声,说:“我不去。”

    叶宇一听,心脏“咚!”一声,还以为龙蛊又要耍自己,体温瞬间都要降下来了,就听龙蛊笑着说:“我喜欢叶哥是真的,我想和你交往也是真的,叶哥是我的初恋,也是真的……”

    他说着,随即眯了眯眼睛,话锋一转,语气带着一丝笑意,但是仔细听来却根本没有笑意,反而让人后背发/麻。

    龙蛊说:“不过叶哥的初恋可不是我,你知道,我这个人可一点儿也不温柔,我是个又自私,又小肚鸡肠,又有恶兴趣,还喜欢欺负人的人。”

    叶宇听着,心里忍不住给龙蛊点个赞,原来龙蛊这么清楚自己的定位,这种心理认知也是难得。

    龙蛊眯着眼睛,亲了亲叶宇的耳/垂,说:“叶哥,咱们来个协议吧,如果一个月之内,你不出去乱搞,也没有乱七八糟的绯闻,咱们就交往,到时候我会迫不及待的登堂入室,让叶哥舒服的哭出来,你说好吗?”

    叶宇后背一阵发/麻,感觉自己似乎抓错了重点,说:“绯闻我怎么控/制!?”

    叶宇的重点已经不在后半句上了……

    龙蛊笑眯眯的说:“我不管。”

    龙蛊的口气好像撒娇一样,因为他的脸实在太好看了,扮着弱气的样子特别到位,一瞬间差点把叶宇的心脏击碎了,正中靶心。

    龙蛊的手指点着叶宇的嘴唇,说:“我们的协议,好吗叶哥?”

    叶宇感觉龙蛊这是在演美/人计,但是他心跳的飞快,不由自主的就点了点头,龙蛊笑着说:“说定了。”

    他说着,似乎想给叶宇一点儿甜头,含/住叶宇的嘴唇,给了他一个温柔的亲/吻,然后打开中控锁,把叶宇给丢/了出去,降下车窗,很自然的说:“叶哥晚上早点休息,我先走了。”

    叶宇:“……”

    叶宇都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结果龙蛊就开车走了,龙蛊简直翻/脸比翻书还快,刚才他们还抱在一起热情的亲/吻,结果现在已经扬长而去了。

    叶宇愣愣的站在原地,他下面的反应还没落回去,随即赶紧用风衣把自己裹紧,咬牙切齿的说:“这个混/蛋!”

    叶宇回去把自己的旧手/机翻了出来换上,龙蛊晚上给叶宇打电/话,叶宇非常生气直接把他电/话给挂了,龙蛊没再打,只是给叶宇发了个短信。

    ——叶哥不接我电/话,我很伤心,本身想给你一个晚安吻的。

    叶宇翻了个白眼,给他回了一个拳头的表情。

    第二天一大早,公/司的同事发现,叶总的心情好像恢复了,明明昨天才上演了叶母大闹公/司的狗血戏码,结果今天叶总的心情反而好了。

    叶宇哼着调子,踏进公/司的电梯,电梯里很多人,都听见叶宇哼着歌儿,一脸好奇的看着叶宇,不知道有什么好事儿,难道中大奖了?

    电梯门要关上的时候,突然有人说:“等等。”

    叶宇赶紧按了开门键,大家都没想到是万俟景侯走进了电梯,赶紧跟老总问好,因为电梯里走进了老总,所以大家都没说话,安安静静的等着电梯上行。

    叶宇的心情还是很好,就听站在旁边的万俟景侯淡淡的说了一句,“谈恋爱了?”

    叶宇:“……”

    老总淡淡的说完,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唰!”一下聚/集在叶宇身上,叶宇的脸一瞬间有点烫,赶紧咳嗽了两下。

    严格来说,还没有谈恋爱,因为叶宇和龙蛊订了一个月的协议,如果一个月之内叶宇不出去乱搞,而且没有绯闻,龙蛊就会和他谈恋爱。

    叶宇觉得这个条件实在太苛刻了,不出去乱搞他能做到,但是没有绯闻这怎么做到?嘴张在别人身上,叶宇和哪个女同事说句话,都有人传绯闻。

    叶宇深刻的反省了一下自己,可能是自己以前……太渣了?不然安保部的骆祁锋怎么没有绯闻,至今是个好男人。

    叶宇今天有合同要去谈,晚上有应酬,要陪一个公/司的老总吃饭,虽然龙蛊和叶宇还没有正式交往,不过龙蛊经常给他发短信过来,和交往也没什么区别。

    龙蛊发短信问他几点下班,要不要送他回家。

    叶宇翻了个白眼,反正送到楼下也不上来,而且今天自己有应酬,工作还是要的,毕竟要赚/钱,不然没钱吃饭。

    叶宇跟龙蛊说今天有应酬,龙蛊又发了短信。

    ——别喝太多酒,叶哥胃不好,自己要多注意。

    这语气太温柔了,叶宇脑补着龙蛊的脸,瞬间有点羞耻,难道这就是谈恋爱,那也太羞耻了!

    叶宇一天下来都干劲儿十足,很快到了下班时间,叶宇还没有下班,准备出发去谈合同,跟他一起去谈合同的还有几个销/售部的同事,都是叶宇的得力干/将。

    几个人开了公/司的车就出发了,是个很豪华的ktv,他们约了一个大包厢,走进去的时候人已经非常多了。

    叶宇还以为公/司的老总回来,结果来的是老总的儿子,新官上/任,是个空降,看起来特别年轻。

    叶宇以前喜欢精致弱气的,其实他现在也喜欢精致弱气的,不过龙蛊虽然精致不弱气,但是叶宇还是照样喜欢,而且喜欢的不能自拔。

    这个少总看起来又精致又弱气,而且叶宇一看就知道,他绝对是个零号,脸上还上了妆,看到自己之后立刻就抛媚眼。

    如果在以前,叶宇肯定就顺水推舟了,瞬间搞定合同,不过叶宇现在可没这个心思,要是让龙蛊知道了,那个人又小心眼儿又小肚鸡肠的,叶宇可吃不消。

    叶宇坐下来,大家开始喝酒聊天,顺便谈合同,同事们发现,今天叶总作风特别“正派”,特别“严肃”,总之不可描述的正派严肃,搞得大家还以为走错了包厢。

    那个少总频频给叶宇抛媚眼,叶宇都不多看一眼,喝酒喝的也不是特别多,不过招架不住别人灌酒,不喝就不给面子就不签合同。

    叶宇喝的难受,没吃多少东西,胃里直痉/挛,感觉实在不行了,赔笑说:“不好意思啊各位,我去趟洗手间,大家继续喝,别管我。”

    大家嘻哈着说:“叶总可快点回来。”

    叶宇点着头,走出包厢,笑脸立刻就没了,收了笑容,板着脸皱着眉,揉了揉自己的胃,疼的要死,难受的不行。

    叶宇往洗手间走,用凉水洗了洗脸,擦干净,准备在休息间外面的沙发上坐一会儿,然后再回去,免得回去又被灌酒,真的要进医院了。

    叶宇坐下来,双手摊着,闭着眼睛仰着头,闭目休息,结果这个时候就闻到了一阵香水儿的味道,扑面而来,呛得叶宇差点呛着。

    叶宇睁眼一看,就看到那纤细的少总走过来,笑着说:“叶总,怎么了,这是醉了吗?我认识这里的经理,我帮你要间房间休息吧?”

    开玩笑,要间房间,说的太委婉了,那不就是开房吗?

    叶宇赶紧赔笑说:“少总客气了,没事,只是稍微眯一会儿眼睛,回/回神儿,现在好了,咱们继续回去喝酒吧。”

    少总看着叶宇,不让他起来,伸手按住叶宇的肩膀,曲起一条腿跪在沙发上,整个人都要依偎在叶宇怀里,笑着说:“叶总喝醉了,不如……咱们开溜吧,那么多人一起喝酒,太没意思了不是吗?”

    叶宇吓了一跳,感觉自己魅力真是大,别人上赶着都能贴上来,叶宇赶紧拦住他往自己怀里蹭,干笑着说:“少总开玩笑了,大家一起喝酒才热闹呢。”

    少总笑着说:“只是喝醉都没意思,我带叶宇去找找乐子,好吗?”

    叶宇赶紧把人推开,立刻站起来保持一定的距离,说:“少总,咱们出来的时间够长了,该回去了。”

    他说着就要走,结果那少总“啊呀”一声,叫的特别娇/弱,一下倒在叶宇怀里,伸手搂着他的腰,就要扒他衣服,解他皮/带,说:“叶总,这里没别人,咱们……”

    叶宇吓得赶紧去推那个人,那人一脸饥/渴的扒自己裤子,拦都拦不住,叶宇抓着皮/带不松手,少总就跟树懒一样搂着他蹭,叶宇差点喊人,就在这个时候,突听“叩叩”两声。

    两个人都一惊,没想到这地方有人,一个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年轻人站在休息间门边上,伸手敲了敲门,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一黄一绿的两只眼睛微微眯着,露/出别有深意的危险光芒。

    竟然是龙蛊!

    龙蛊微笑着说:“打扰两位了吗?”

    叶宇惊得后背发/麻,立刻大喊着:“别误会!”

    他说着,还使劲拽了两下自己的皮/带,把自己的皮/带从那个少总手里抢回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409章 龙蛊X叶宇4》,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