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405章 骆祁锋X叶流响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度假山庄在水边上,大巴开了几个小时,刚开始叶流响精神很大,后来坐车坐累了,就挽着骆祁锋的手臂,靠着他的肩膀睡着了。

    骆祁锋怕吵醒他,一动不动的坐着,还把开着的窗户轻轻关上,动作非常温柔,那些暗恋骆总的女人们瞬间都羡慕嫉妒得很。

    骆祁锋本身是个抢手货,不过一下变成了有儿子的老男人,一帮女白领是又爱又恨,骆总长相好,身材好,而且有地位有身份,据说还是老总的亲戚,月薪也相当可观,为人说话没有架子,也不摆谱儿,就这样的好男人,竟然有个这么大的儿子!

    不过骆祁锋没有戴婚戒,也没见过他的妻子,也没见他给老婆打过电/话,也没见骆祁锋谈起过妻子,好多人都脑补了很多种可能性,例如老婆早死了,骆总一个人拉扯带大儿子,或者老婆和他分居,或者老婆和他离/婚了等等。

    骆祁锋都不知道自己在别人那里变成了无数种可能性,很可惜,一种可能性都不对,因为骆祁锋根本没结婚,他也没有儿子,爱人倒是有一个,就是搂着他胳膊睡觉,正在玩扮演游戏的叶流响……

    叶流响睡了一路,骆祁锋都没动一下,手臂有些麻,前面司机终于降下了速度,他们的车子开进了一个看起来非常豪华的山庄。

    骆祁锋轻轻摇了一下叶流响,说:“小叶,醒醒了,马上要到了。”

    叶流响“唔”了一声,迷迷糊糊的,因为他听不见,骆祁锋只好再拍了拍他,轻轻拍了拍叶流响的脸颊,叶流响睡得迷糊,睁开眼睛,满眼都是水光,很自然的伸手搂着骆祁锋的脖子,抬起头来,两个人的嘴唇几乎贴在了一起。

    不过这个时候叶流响就醒过来了,在众目睽睽之下,很自然的错过骆祁锋的嘴唇,“吧唧”一声亲在骆祁锋的脸颊上,笑眯眯的,甜甜的说:“我刚才梦到爸爸了呢。”

    骆祁锋:“……”小叶玩扮演真的上瘾,一口一个爸爸。

    骆祁锋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感觉该刮胡子了,不然为什么大家都觉得小叶是自己儿子,好吧,他们之间的确是有年龄差的,还记得刚认识小叶那会儿,小叶这具身/子还没成年……

    转瞬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小叶还是一副嫩/嫩的样子,那是自然,小叶本身就是借尸还魂的金蝉,所以不会变老,骆祁锋就不是,骆祁锋虽然老的很慢,毕竟他是梼杌,但是仍然会老,而且他们中间本身就有年龄差。

    叶流响见骆祁锋发呆,搂着他脖子,亲/昵的小声说:“叔叔,生气了吗?”

    骆祁锋这才回过神来,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说:“怎么可能,把扣子系起来,这地方靠着水边儿,有点凉。”

    叶流响笑眯眯的说:“可是我吃醋了,你看那些阿姨还看我家大叔,大叔给我系扣子。”

    骆祁锋很无奈,低下头来给叶流响系扣子,让叶流响窝在自己怀里亲/昵,说实话骆祁锋很喜欢叶流响和自己亲/昵,毕竟他喜欢叶流响,自然也喜欢叶流响对自己撒娇,多依赖一些自己。

    别看叶流响长得很软很瘦弱的样子,其实个性一点儿也不软,平时很自立,骆祁锋就盼着他和自己多撒娇。

    骆祁锋温柔的给他系上扣子,这个时候大巴已经停在了山庄的停车场,大家拿了行李依次下车。

    骆祁锋拎着两个人的行李,叶流响蹦蹦跳跳的就从车上下来,这次来旅游,叶流响可是做足了反攻的准备,以前叶流响根本站不起来,现在不一样了,叶流响觉得自己的病已经完全治好了,他迫不及待想要试试攻陷大叔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了。

    肯定特别舒服,因为每次大叔弄自己的时候,喘气都特别粗,一直喷在自己耳朵边儿,一脸要吃/人的表情,总是特别凶狠的样子。

    叶流响步履轻/盈,很快就从车上蹦下来,他看到一辆黑色的车子“唰——”的一声从自己身边开过去,然后一下停在了大巴旁边。

    叶流响认识这辆豪车,是万俟景侯买给温白羽的礼物,因为温白羽喜欢车子。

    叶流响跑过去,果然看到是他们,万俟景侯打开副驾驶的车门,从里面走出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脸色很不好看,“嘭!”一声关上车门,很深沉的靠着车门,双手抱臂的喘着气。

    叶流响奇怪的说:“你怎么了?”

    他说着,温白羽则是兴致高傲的从驾驶位下来,对叶流响打招呼,笑着说:“没事没事,他就是有点晕车。”

    叶流响瞬间就明白了,原来今天是温白羽开车,所以万俟景侯才如此“深沉”,其实万俟景侯这已经算是反应淡定的了,如果其他人坐温白羽开的车,早就一脸菜色,吐得筋疲力尽了。

    好多人看到叶流响竟然还能和老总说话,都投去羡慕的目光,他们并不知道叶流响认识万俟景侯和温白羽,还以为是因为叶流响的“爸爸”骆祁锋的缘故。

    大家更深信不疑,骆祁锋的背景非常深厚,更加让那些女白领又爱又恨了。

    两人一间房子,有家属的自然自己一间,公/司的福利特别好,尤其是在自己的地盘度假,当然不会少这点儿房间,大家在前台领了房卡,就准备回房间先去放行李,一会儿去吃晚饭。

    骆祁锋全程拿行李,领房卡,叶流响就坐在休息区,喝着迎宾小/姐端上来的果汁,晃着细细的小/腿/儿,无聊的左右看着。

    因为他们去的人多,领房卡需要忙一会儿,叶流响就一个人坐着,好几个人朝叶流响看,想要和他攀谈,问问叶流响的“母亲”是什么情况,但是都不敢过去,似乎正在找一个合适的时机。

    叶流响装作没看见,拿起旁边的杂/志,一边喝果汁,一边翻来翻去,叶流响的皮肤很白,手指长得非常好看,细细的,好像没什么骨头,有点柔韧,手腕特别圆/润,虽然长得很瘦,但是身上竟然有肉,手腕润的有一种性/感的感觉,他家骆大叔也喜欢做/爱的时候亲他的手腕。

    叶流响正在翻杂/志,是一本时尚杂/志,上面有展示戒指,叶流响只是随便看看,没想到看到了这个,有一款男士的戒指特别好看,不过价/格很贵,叶流响盯着看了一会儿,心想他家大叔戴上一定特别帅气,叶流响想买给大叔。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坐在了叶流响身边,叶流响回头一看,原以为是某个“阿姨”终于忍不住过来套近乎了,结果侧头一看,稍微有些惊讶,竟然是一个男人。

    那男人二十岁出头的样子,撑死了三十岁,看起来相当年轻,而且轻浮挂相,长得好像花/花/公/子,坐下来之后翘着腿,伸手搭在后背的沙发背上,这动作就像把叶流响揽在怀里一样。

    叶流响侧头看了看他,挑了挑眉,也没说话,就继续看戒指。

    那男人长相倒是不赖,五官周正,长得很出挑,一双“眉飞色舞”的桃花眼,看起来非常风/流多/情的样子,眼眸不是那种亮晶晶的,而是时刻都含/着一层雾气的模样,这种眸子似乎还有个说法叫做秋水,虽然清澈,但是雾蒙蒙水淋漓,不过真可惜,这是个男人不是女人,所以并不楚楚可怜,看起来就显得非常轻浮。

    那男人笑着说:“你是骆总的儿子?我是他同事,叫叶宇,你叫什么名字?”

    原来男人也姓叶,这让叶流响多看了他一眼,叶流响没说话,只是装作一脸怯怯的模样看着他,这可是叶流响做拿手的表情了,当年温白羽他们刚见到叶流响的时候,叶流响就是这样一幅切切的模样,看起来特别惹人疼。

    那个叶宇似乎是对叶流响有/意思,是来搭讪的,一看到叶流响这样怯怯的模样,心里更是有些痒痒,一双秋水桃花眼笑得弯起来,说:“别害怕,叔叔是销/售部的,和你爸爸不是一个部门,不过叔叔可不是坏人。”

    他说着,还拿出一根棒/棒糖放在叶流响手里,叶流响真想翻个白眼,这个叶宇也太业余了,竟然拿棒/棒糖哄自己,自己也不是三岁的孩子,起码看起来也有十六七岁吧?

    结果就听叶宇说:“你有十四岁吗?”

    叶流响:“……”

    叶流响忍不住笑着说:“叔叔,我十六了。”

    叶宇吃了一惊,说:“不像,你显小,你叫什么名字?”

    叶流响笑眯眯的拨/开棒/棒糖,含在嘴里轻轻/舔/了一下,味道还挺好吃,不是那种廉价货,巧克力的味道特别醇厚,说:“我叫叶流响。”

    叶宇说:“你不是骆总的儿子,怎么不姓骆?”

    叶流响笑眯眯的没说话,于是叶宇脑补了很多其他的,例如跟着母亲姓,或者不是亲儿子等等。

    不过这都不是叶宇关注的,他的目的就是泡叶流响,叶宇一看就喜欢嫩的,觉得叶流响又嫩又软,真的各种符合自己口味,看着他舔棒/棒糖,顿时一脸的亢/奋表情。

    叶流响觉得这个人太有/意思了,那表情都在脸上,就想逗逗他,反正一个人等着也很没意思。

    叶宇笑着说:“你喜欢这个?叔叔买给你好不好?”

    叶流响低头一看,叶宇指着杂/志上的戒指,是叶流响刚才一直在看的,叶流响心想着这个男人还真有钱,也不知道是销/售部的什么,估计是个头儿,不然出手也不能这么阔绰。

    叶流响摇头说:“不要,爸爸说不能要陌生人的东西。”

    叶宇一听就笑了,更觉得叶流响又软又萌,说:“这地方有酒吧,你之前去过吗?晚上要不要来跟叔叔喝一杯?”

    叶流响一听,有酒吧?那真是太好了,晚上一定要带着大叔去喝两杯酒,然后自己才好一举攻了大叔!

    叶流响这么想着,嘴里说:“叔叔,我还是未成年了,不能喝酒。”

    叶宇听着他说话,就觉得特别萌,更是喜欢了,一直在逗叶流响,套关系,哪知道叶流响也觉得他有/意思,各种耍他,但是叶宇偏偏看不出来。

    这个时候骆祁锋正好领了房卡回来,就看到叶流响边上坐了一个人,那个人他没怎么接/触过,不过经常听他们部门的同事提起。

    他们部门的同事是一水儿的男人,提起这个叶宇,都一脸气愤。

    叶宇是销/售部的总经理,也是高管,和骆祁锋其实是一个级别的,骆祁锋在保全部门,薪水是固定的,最多拿一些绩效,但是销/售部可不一样,这个部门是全公/司最赚/钱的部门了,因为工/资弹/性特别大,有一个底薪,然后就是合同的抽成,签的合同越多,抽成越多。

    销/售部的顶梁柱就是这个叶宇,嘴巴特别甜,尤其会说话,公/司里的大合同基本都是他亲手拿下的,很能喝酒,如果对方是女人,让叶宇出马,保证搞定。

    叶宇的花边儿新闻特别多,在女同事看来,风/流多/情还特别懂得浪漫,特别适合做男朋友,但是绝对不适合做老公,谁要是嫁给这样的男人,估计整天睡不着觉,就怕他出门乱搞,一次还搞一箩筐。

    女同事对叶宇也是又爱又恨,喜欢和叶宇聊天,被哄得团团转,但是转头叶宇也是这样跟其他女人聊天的,所以是又爱又恨。

    而男同事提起叶宇,绝对是只有恨没有爱,多少/女白领都被叶宇勾走之后又甩了,好多男同事的女朋友全都被他抢走了,结果两三天就甩了。

    叶宇最大的爱好就是钓/鱼,钓上来就没什么新鲜感,立刻就会甩了,最多三天,都不会超过一个星期。

    其实叶宇也不专门只喜欢女人,他是个双,喜欢长相漂亮精致,而且看起来特别弱气的人,这很符合叶宇对自己大男子主/义的定义,他在外面谈合同,天天喝酒,见识的也就多了,所以也不拒绝男人,叶宇对男人也有一手,什么样好看的男人遇到自己都变成了绕指柔。

    叶宇头一次碰到没有晕头转向的,那就是叶流响了,反而叶宇有点晕头转向,两个人“相谈正欢”,骆祁锋一看,顿时气压很低的走过来,说:“小叶,走了。”

    叶流响看到是骆祁锋,立刻跳起来,笑着说:“爸爸。”

    说着跑过去挽住骆祁锋的手,骆祁锋还是不太适应这个称谓,差点摔一个跟头。

    叶宇见骆祁锋来了,笑着说:“骆总真是好福气了,有这么可爱的儿子。”

    骆祁锋只是和叶宇点了点头,然后就拉着叶流响走了。

    叶流响被他拽着快走,两个人很快就进了电梯,准备上楼去房间,电梯门一关上,叶流响就笑眯眯的看着骆祁锋,手里还拿着那根棒/棒糖在舔,伸出红色的小/舌/头,舌/尖儿在上面轻轻的拨,亮晶晶的津/液让巧克力色的棒/棒糖看起来无比诱人。

    骆祁锋一看,瞬间火气很大,不过转念一想,这是别人给叶流响的,叶流响还吃的这么高兴,顿时有点心里醋的慌,可是这么一想,又觉得自己太小家子气。

    其实叶流响专门试试他家大叔的反应,如果不醋的慌,叶流响还不高兴呢,果然看到大叔一脸发狠的模样,又有些别扭。

    楼层很高,他们的房间在三十层,是景观房,电梯则是观光的,不是很快,一直往上升。

    叶流响笑眯眯的准备先给大叔一个甜头,于是将棒/棒糖放在大叔手里,说:“爸爸,你帮我拿着。”

    骆祁锋说:“不吃了?”

    叶流响笑眯眯的说:“吃,不过我想先吃爸爸的。”

    他说着突然蹲下来,骆祁锋吓了一跳,叶流响伸手搂着骆祁锋的腰,就像那次一样,用嘴巴含/住他的拉锁,轻轻/咬开,这可是在电梯里,骆祁锋立刻全身僵硬。

    叶流响却毫不犹豫,骆祁锋感觉到叶流响口腔的炙热,呼吸粗重的厉害,忍不住一只手插/进他的头发里,轻轻的摆/弄着叶流响的头。

    叶流响只是想给大叔一点甜头,毕竟他正在酝酿着一个惊天大反攻,哪知道大叔突然发疯,箍/住自己的头,狠狠的顶过来,叶流响差点呼吸困难,嗓子里发出呻/吟的是声音。

    骆祁锋眼睛紧紧盯着跳动的楼层,他心里因为吃醋,所以格外的“凶狠”,想要狠狠欺负叶流响。

    到了楼层的时候,叶流响的嘴角都红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说:“大叔,你弄得我好疼。”

    骆祁锋一副衣冠楚楚的样子,不过他当然没有发/泄/出来,毕竟就这么短的时间,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把叶流响抱起来,他身材非常强壮,臂力很惊人,叶流响搂着他脖子,坐在他的手臂上,都稳稳当当的。

    骆祁锋声音还很沙哑,急匆匆的往房间走,说:“不叫爸爸了?”

    叶流响脸皮一红,搂着他脖子,低头在他嘴上咬了一下,说:“大叔你变坏了!”

    两个人进了房间,骆祁锋把箱子一扔,就将叶流响扔上/床,然后脱/下衣服快速的压上去,叶流响本身要反攻的,结果事情变化的太快,大叔一脸鬼畜,又凶/残的样子,把他的裤子扒下来,衣服也没有脱,连前/戏都没有,直接就上了。

    叶流响有一点点疼,不过不是很难忍,反而觉得特别刺/激,紧紧搂着大叔的脖子,一副爽的要哭的样子,说:“大叔……大叔太凶了,唔……”

    骆祁锋笑了一声,亲着他的脸颊,说:“谁让我家儿子不乖,随便吃别人的东西,爸爸要教训你了。”

    叶流响没想到大叔玩扮演游戏玩的这么羞耻,顿时面红耳赤的,简直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热汗都冒出来了,顺着鬓发往下滚,被撞得眼前金星乱转,声音都微弱了,说:“大叔小心眼儿。”

    骆祁锋挑眉说:“还嘴硬?”

    叶流响差点惊叫出来,眼泪直流,使劲摇头说:“不要不要,不嘴硬了。”

    骆祁锋这才温柔的亲了亲他的嘴唇,说:“小叶真乖。”

    叶流响没想到骆大叔的“凶兽之心”突然觉/醒了,本身只是觉得好玩,结果把自己给玩进去了。

    他一睁开眼睛,外面已经天黑了,晚饭都没吃,肚子饿得瘪了,稍微一动,顿时满脸羞耻,那东西还在他身/体里,大叔都没给他清理。

    叶流响自己摸下地去,就听到于是有水声,原来大叔正在洗澡,叶流响心想着,现在正好是报仇的好时机,冲进去上了大叔。

    叶流响立刻一脚踹开门,骆祁锋果然是在洗澡,他准备洗了澡再伺候叶流响,哪知道叶流响这么快就醒了,而且相当“豪迈”的站在他的面前。

    叶流响全身到下都是赤/裸的,一身暧昧的吻痕,腰上和大/腿上还有几个红色的手印儿,当时骆祁锋太激动了,捏出来的,而因为刚才踹门的动作,叶流响的股缝间有什么白色的东西顺着大/腿滑了下来,正旖旎的往下/流。

    骆祁锋的呼吸猛地就粗重了,还不等叶流响反应,骆祁锋一把抓/住他,把他扛起来带进浴/室里,说:“看你这么有精神头,再来一次?”

    这和叶流响想的完全不一样,叶流响根本还没反应,后面因为做了一次已经很软/了,再加上有润/滑,轻而易举的就被大叔再次攻陷了,而叶流响舒服的眼睛直翻白。

    两个人站在浴/室里来了一次,叶流响这回真的要阵亡了,骆祁锋伺候他清理干净,洗了澡,笑着说:“肚子饿吗,咱们出去吃东西?”

    叶流响看了一眼时间,十点半了!晚上十点半!大叔的体力也太好了,这样子能不饿吗,关键是餐厅都关门了!

    这里是度假村,餐厅关门很早,等他们穿好衣服出来,已经十一点了,餐厅十一点正好关门了,没有饭吃,不过旁白的酒吧倒是灯火通明,正好是夜生活的时间。

    叶流响看到酒吧,顿时眼睛就亮了,他记得大叔似乎不太能喝酒,反正没见过大叔怎么喝酒,肯定是容易醉酒的体质,于是叶流响眼睛一亮,计上心头。

    叶流响挽着骆祁锋的手臂,轻晃着撒娇说:“大叔大叔,咱们去那边吃饭吧?”

    骆祁锋皱了皱眉,酒吧一般都很乱,他没来过这里,不知道什么样子,小叶的长相就很招人,他不想让小叶进酒吧,不过酒吧里肯定有吃的东西,又不能饿着小叶。

    最后骆祁锋就勉强同意了,叶流响立刻高兴的挽着骆祁锋进了酒吧,他觉得自己离丰功伟业只差一步了,那就是灌酒!

    叶流响和骆祁锋进来,里面灯红酒绿的,鼓点很重,因为度假村人多,包间竟然都满了,没有地方,旁边的卡座和沙发也满了,只剩下吧台了。

    没办法,骆祁锋就带着叶流响去吧台坐着,里面都是跳舞吼歌的,鼓点咚咚咚的直震人,不过这对叶流响没差,他又听不到声音,只能看到一群群/魔乱舞的人……

    叶流响坐下来,笑着对酒保说:“要那个,来两杯!”

    酒保一见叶流响,眼睛瞬间就亮了,叶流响这个模样可是酒吧里最受欢迎的,不管是对男人来说,还是对女人来说。

    酒保立刻给叶流响挑了两杯酒,是很烈的酒,骆祁锋有些不赞同,叶流响把两杯都推给骆祁锋,说:“爸爸喝。”

    骆祁锋一看,原来是给自己的,于是给叶流响要了一杯果汁,叶流响笑眯眯的,感觉大叔真贴心,自己喝果汁,大叔喝烈酒,这样刚刚好,一会儿大叔就醉了。

    酒吧都是些快餐一类的东西,叶流响和骆祁锋一人要了一份,然后叶流响顺便又给大叔续了两杯酒,热情的推给大叔。

    骆祁锋其实很喜欢喝酒,只不过喝酒误事,所以就不怎么喝酒,今天喝到了酒,倒是有点馋了,就没有拒绝,全都喝了。

    叶流响一看,坏了要误事儿,大叔竟然这么能喝,都闷了这么多杯酒了,竟然还没有醉,于是叶流响立刻伸手,甜甜的说:“再来两杯!”

    叶流响心想着,就不信你不醉,酒量再好也会醉,反正自己只喝果汁。

    没一会儿叶流响就看到了温白羽和万俟景侯,温白羽和万俟景侯也来了酒吧,温白羽坐在叶流响边上,叶流响就悄悄跟他咬耳朵,说自己的想法。

    温白羽一脸震/惊,说:“这样也行?”

    叶流响说:“肯定行!”他说着还指了指骆祁锋面前的那些酒杯,已经喝了六杯了。

    温白羽眼睛瞬间就一亮,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万俟景侯,立刻学着叶流响,给万俟景侯要了两杯烈酒。

    万俟景侯只是笑眯眯得喝了,也没有反/对,温白羽立刻兴/奋的又给他要了两杯。

    万俟景侯和骆祁锋喝酒,温白羽和叶流响喝果汁,两个人都是一脸兴/奋,等他们都喝了小十杯之后,骆祁锋似乎有点醉意了,叶流响更加兴/奋了。

    骆祁锋很能喝酒,但是也架不住喝这么多,感觉自己再喝下去就要酒精中毒了,而且喝了这么多真的很撑。

    骆祁锋想去洗手间,叶流响笑眯眯的就让他去了,然后趁着他去洗手间的时候,又给骆祁锋要了两大杯。

    骆祁锋真的醉了,脑袋里晕乎乎的,他刚去洗手间,立刻就有人坐在了叶流响身边,叶流响抬头一看,竟然是叶宇,就是下午碰到的那个很有/意思的男人。

    叶宇坐下来,笑着说:“你真的过来了,我请你喝两杯?”

    叶流响说:“叔叔,我不喝酒的。”

    叶宇笑着说:“那叔叔请你喝果汁?”

    叶流响这个时候才不想和他玩,因为他只想灌大叔酒,立刻摇头说:“爸爸请我了,叔叔,你的同伴在叫你呢。”

    叶宇抬头一看,跟她一起来的女同事真没眼力,一直在旁边站着,好像还想让叶宇跟她去跳舞,一直没有走。

    叶宇笑着说:“我请你去跳舞怎么样?”

    叶流响说:“才不要。”

    叶宇笑着说:“为什么?”

    叶宇可从来没碰过钉子,第一次踢到了钢板,立刻觉得更加有兴致了,就想钓上来叶流响,笑着说:“叔叔长得不够帅吗?”

    叶流响眼看大叔从洗手间出来,好像看到自己这边了,立刻催促着叶宇,不想让他碍事儿,笑眯眯的说:“叔叔足够帅,但是我觉得叔叔这样子……是被钓的。”

    叶宇顿时瞪着眼睛看着叶流响,叶流响笑眯眯的说:“叔叔别碍事,我爸爸回来了。”

    叶宇被叶流响噎了一把,骆祁锋正好回来了,叶宇就躲开和女同事去跳舞了。

    骆祁锋坐回来,没想到那个叶宇又来找叶流响了,而且叶流响刚才还和他凑得那么近,骆祁锋感觉自己又开始吃醋了,实在太小家子气,但是实在没办法,于是端起酒杯,狠狠又闷了两杯酒。

    叶流响笑眯眯的看着骆祁锋喝了那么多,感觉差不多了,笑着说:“大叔大叔,咱们去跳舞吧?”

    骆祁锋说:“跳舞?我不太会。”

    叶流响笑着说:“我也不会,但是我想请大叔跳。”

    两个人从吧台离开,温白羽还在勤勤恳恳的给万俟景侯灌酒,叶流响就跟着骆祁锋进了舞池,两个人靠在一起,开始跳舞。

    骆祁锋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反正他觉得叶流响一下一下有/意无意的蹭着自己,刚开始还能忍,不过喝多了酒,骆祁锋的忍耐力已经不行了,立刻就有了反应。

    他低头一看,叶流响正一脸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两个人身/体贴得紧紧的,叶流响一定是故意的。

    叶流响挽着骆祁锋的脖子,使劲垫着脚,嘴唇轻轻蹭着他的耳朵,笑着说:“大叔好硬呢。”

    叶流响说着,还伸手抚/摸/他的后背,顺着他的肩背慢慢的摸,摸得骆祁锋一身都是汗,几乎忍不住了。

    骆祁锋一把抱起叶流响,“咚”一声,两人靠在酒吧不起眼的角落,那地方正好有盆栽植物挡着,叶流响身材娇/小,被当的严严实实,就算看见了,也还以为骆祁锋在拥/吻一个身材纤细的美/女。

    叶流响被大叔亲的几乎要缺氧了,还没反应过来,大叔已经把他转过去,让他面朝墙,然后稍微拽下一些他的裤子,叶流响一惊,感觉不对劲儿,这和想好的不一样,大叔明明醉了,结果大叔醉了之后忍耐力非常差,不管叶流响的挣扎,猛地就进去了。

    叶流响今天已经第三次了,瞬间就投降了,腰软脚软顺着墙壁就出溜下来,骆祁锋一把抱住他,把他转过来,眼睛竟然从灰绿色变成了梼杌的亮绿色,紧紧抱着他,笑着说:“喜欢吗?”

    叶流响想说不喜欢,他的反攻大业都被抹杀了,但是他实在说不出口,他只是呻/吟出来,但是这地方人多,他害怕被发现,只好/紧紧捂着自己的嘴巴。

    骆祁锋见他紧张隐忍的样子,不由得更加兴/奋了,笑着说:“乖,没关系,旁边很吵,喊出来都没事儿。”

    叶流响怎么可能喊出来,羞耻的都要晕过去了,结果他也是晕过去了……

    温白羽不知道叶流响不靠谱的反攻大业已经先他一步变成了梦幻泡影,温白羽还在孜孜不倦的努力给万俟景侯灌酒。

    这个时候就看到有人走过来了,是姗姗来迟的饕餮和时叙,身边还带了一个年轻人。

    那年轻人一身黑色的高领薄毛衣,身材高挑,好像一只高贵的黑天鹅一样,不过离近一看,顿时就觉得很欺/骗,因为他的手臂有隆/起的肌肉,只不过黑色显瘦,看起来觉得不是很壮实,温白羽对这个很有经验,因为万俟景侯就喜欢穿一身黑,到处欺/骗人,其实万俟景侯脱了衣服,标准的八块腹肌,手臂和小/腿也硬/邦/邦的,捏都捏不动。

    那年轻人眼睛狭长,温柔的眯起来,一只眼睛淡琥珀色,另外一只眼睛是绿色,竟然是罕见的异色双瞳,鼻梁高/挺,嘴唇很薄,脸上带着笑眯眯的笑容,眼睛下方长着一颗泪痣,看起来像是个治愈系的暖男,笑起来还有几分邻家气息。

    温白羽一见,笑着说:“咦,你还把儿子带来了?”

    饕餮笑眯眯的说:“这不是我儿子,这是我孙/子。”

    温白羽:“……”坑爹呢,饕餮的孙/子怎么也这么大了,温白羽还没见过饕餮的儿子,结果孙/子已经春风吹又生了。

    饕餮的样子特别得瑟,万俟景侯勤勤恳恳的喝着温白羽给他要的酒,酒是喝不醉,看起来特别清/醒,侧头看了一眼那一身黑色的年轻人,挑眉说:“龙蛊?”

    饕餮说:“还是景爷识货啊!怎么样,帅不帅!帅不帅?!”

    年轻男人似乎有些无奈,笑了笑,说:“你们聊天,我出去转转。”

    饕餮说:“他喜欢安静,让他去吧,咱们喝酒啊。”

    年轻人很快就准备出去了,他临出去的时候,一个男人似乎喝多了酒,正好撞在他身上,差点把酒洒了他一身。

    那人正好是叶宇,叶宇撞了人,一抬头,顿时吃了一惊,美/人!

    是他喜欢的类型,长相特备温柔漂亮,黑色的高领毛衣,显得男人的脖颈纤长,好像一只黑天鹅一样,优雅精致又高贵,五官也漂亮的让人窒/息,眯着的眼睛还是异色,带着温柔的关切,尤其是眼睛下面的那颗泪痣,看起来让男人更是漂亮。

    叶宇的眼睛瞬间就亮了,只是可惜这个美/人长得太高了……

    叶宇立刻说:“不好意思,没弄脏你的衣服吧?”

    年轻人笑了笑,摇头说:“没有。”

    年轻人一笑,叶宇顿时晕头转向,说:“真是抱歉,我请你喝酒吧,当是赔罪?”

    年轻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还是不用了,没有弄脏衣服,只是稍微撞了一下,而且我不太会喝酒。”

    叶宇一听,更是兴/奋了,不会喝酒多好,喝醉了好办事儿,立刻一脸诚恳地说:“就喝两杯,来吧。”

    年轻人笑了笑,眯起异色的双眸看着叶宇,薄薄的嘴唇是淡粉色的,异常好看,笑起来只是微微有些弧度,不像别人笑的那么明显,年轻人笑起来更显得高贵优雅。

    年轻人似乎禁不住叶宇的热情,笑着说:“那就让叶先生破费了。”

    叶宇根本没想到他怎么知道自己姓叶,听到美/人答应了,立刻拉着年轻人到了旁边吧台,要了两杯烈酒……

    叶流响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中午,他浑身都疼,骆祁锋则是一脸很对不住他的表情,说:“小叶,身/子没事儿吧,我昨天实在没控/制好。”

    叶流响委屈的要死,和想象中的一点儿也不一样!为什么大叔喝了酒之后,比没喝酒的时候更像一只凶兽,实在太凶/残了!

    叶流响下楼吃中午饭的时候,正好碰到了温白羽,温白羽眼睛红彤彤的,一脸憔悴的样子,走路的姿/势也有些怪异,一脸痛恨的看着叶流响,小声说:“你想的什么注意,把我害惨了……”

    叶流响一听,原来温白羽也失败了……

    大家一起去餐厅吃饭,没想到遇到的熟人有点多,那个销/售部的花/花/公/子叶宇正好也过来吃饭,这个时间已经过了饭点儿,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人能凑在一起。

    叶宇脸色不太好,桃花眼的眼尾有点发红,一脸没睡好的样子,嘴角还破了,穿着笔挺的西装,结果伸手的时候,叶流响眼眼尖的看到他手腕上有个红色的暧昧痕迹,不只是手腕上,脖子上也有,在脖子后面,估计叶宇自己都看不见。

    叶流响挑了挑眉,笑着说:“呦,叔叔你也没睡好啊?”

    叶宇顿时闹了个大红脸,一脸尴尬,结巴的说:“酒……酒店的床有点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405章 骆祁锋X叶流响2》,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