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98章 时叙X饕餮1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饕餮有个在阳府行走的名字,叫做龙五,其实很简单粗/暴,因为他是龙的第五个儿子,所以叫做龙五。

    龙先生可是有钱人,在上流社/会里也算是首屈一指的富豪,饕餮这辈子最大的爱好有两点,第一是好吃,第二当然是好美,并不是他喜欢漂亮,而是喜欢漂亮的女人。

    饕餮最喜欢长相漂亮,又弱气的女人,因为这样子的女人闻起来香喷喷的,细皮嫩/肉,口感一定很不错。

    不过自从饕餮遇到了时叙之后,什么女人都成了浮云……

    时叙是个土夫子,虽然是很有名的土夫子,在万俟景侯和齐三爷淡出圈子之后,时叙已经变成了土瓢把子,不过时叙这个土瓢把子不像景爷那样是个隐/形富豪身价多少亿,也不像齐三爷就是个明摆着的富豪,有多少公/司房子,时叙是个堂堂正正,穷的叮当响的土瓢把子……

    说出去都没人信。

    首先时叙买不起车,买/不/起/房子,出门打车都嫌贵,绝对不能做地铁,别看人长的帅,但是绝不泡妞,因为泡妞要花钱。

    毕竟时叙之前为了给他妹妹治病,能节俭一分就是一分,后来他妹妹不在了,时叙也觉得干这行儿有点太损阴/德,而且他已经成为了一个魄了,阴气本身就重,还要再去下斗,阴气就更是重,很难以生活在阳府这种环境中。

    于是时叙就光/明正大的做了一个吃软饭的,当然他脸不白……

    时叙住在饕餮家里,大房子,外带大花园,大游泳池,大露台,而且这样的房子不止一处,每天睡一个还能连续睡几周,按照时叙的话说,饕餮这种有钱程度,他几辈子都赚不出来,干脆别赚了,吃软饭也要有人专职做。

    时叙专职在家里吃软饭,而且饕餮还没辙,毕竟时叙可是魄,让他总是出去乱跑,下斗阴气太重,和别人接/触阳气太重,饕餮也不放心,关键是和别人接/触之后,时叙会疯了一样和他做/爱,弄得饕餮全身都疼,毕竟时叙这个样子,是需要饕餮帮他维持的,否则早就魂/飞/魄/散了。

    时叙在家里呆着,天天没什么事儿,就炒炒股,不过他没这个经济头脑,只赔不赚,天天被套割肉,看个财经节目,没一会儿还睡着了。

    饕餮从公/司回来,一看到时叙在炒股就会肉疼,不是因为损失点儿钱,而是时叙总是把自己的账号和他的账号记错,每次都一豪爽就把饕餮的股票给全都抛出去,看的饕餮心肝肺都要裂了!

    之后饕餮严禁他再碰股票,否则就把他扫地出门,于是时叙转职成为了一个很严肃的“小白脸儿”,成天早上陪饕餮吃饭,吃得很好,因为饕餮喜欢各种美食,吃的还特别有格调,时叙都感觉自己要胖了,然后睡回笼觉,中午自己吃饭,因为饕餮在公/司不回来,晚上陪饕餮吃饭,吃过饭两个人*做/爱,一直做到很晚,最后睡觉。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时叙回想了一下,觉得自己还真是被包/养的样子,因为他这一天全都围着金主转,陪吃□□,而且胆子还很肥,每次都把金主做哭出来才行。

    饕餮的黑眼圈有点重,连着好几天每天晚上两个人都做的很晚,时叙当然是精力充沛,毕竟他有饕餮的灵力,这种事情多多益善,不过饕餮白天要去公/司,有的时候还要去喝酒应酬,晚上回来和他做/爱,看起来很辛苦的样子。

    饕餮窝在被子里,爽的头上的角,还有尾巴都出来了,脸颊还挂着泪珠,根本没有什么龙五公子,或者凶兽饕餮的威严,看起来高大的身材,脱了衣服之后竟然异常纤瘦漂亮,尤其是饕餮的大/腿和臀/部,臀/部又挺又翘,只有时叙知道有多紧,手/感特别好,大/腿不粗,但是很有肉,并不住骨/瘦/如/柴,时叙就喜欢亲他这里,一亲他大/腿,饕餮会露/出很迷离的眼神,饕餮的敏/感/带在这里,如果不是亲/密的人根本不知道,毕竟埋得很深,不是什么耳根脖子这样普遍的地方。

    时叙轻轻擦了擦饕餮的脸颊,把那眼泪珠擦掉,然后抱起可怜兮兮的饕餮,带着他去浴/室,别看饕餮平时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而且相当别扭,自持身份,但是这种时候显得很乖/巧,这种反差也总是让时叙失控,想要狠狠欺负他,欺负过了又后悔。

    时叙抱着他去清理了一番,白色的痕迹从股缝顺着大/腿往下/流,眼看要滴到地板上,时叙赶紧擦了一下,哪想到饕餮就醒了,脸上有些潮/红,还以为时叙要再做一次。

    虽然饕餮相当别扭,但是其实他喜欢做这种事情,两个人在浴/室里又折腾了一番,送到嘴边上的肉,时叙不吃掉实在不是男人。

    饕餮最后体力不支睡过去了,时叙给他清理干净,抱着他上/床睡觉,给饕餮盖好被子,将人搂在怀里就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时叙还在睡觉,就感觉有人打自己嘴巴,虽然不重,但是也是“啪啪”有声,时叙睁眼一看,原来是饕餮,饕餮穿了白色的衬衫,系着领带,领带没洗好,垂下来一半,坐在床/上,大白腿就展现在时叙的眼前,饕餮的大/腿流线非常漂亮,又白又润,看的时叙一大早上就精神旺/盛。

    饕餮用没系好的领带“啪啪”的打在时叙脸上,当然不是很疼,但是下手也不是很轻,见时叙醒了,一脸愤/恨的说:“谁让你在我脖子上咬的,你看看还咬这么高。”

    时叙睁开眼睛一看,饕餮耳根偏下一点的位置正好有个发青的吻痕,啜的太使劲了,谁让当时饕餮用哭腔求他,时叙也只是没把握好轻重而已。

    饕餮只是傲娇,也不真打他,说:“快起来,给我系领带。”

    时叙从床/上爬起来,把人搂在怀里,笑眯眯的给饕餮系领带,用自己的胡子茬扎他的脸颊,说:“今天怎么起这么早,现在就穿好衣服,一会儿吃早饭又脏了。”

    饕餮说:“我今天不去公/司,要去新的基/地转转,那地方有点远,早点去免得晚上回不来。”

    饕餮最近在投资影视,投资类一部电影,正好是混沌主演的,反正都是熟人。

    时叙听他工作辛苦,手脚也麻利,给他系好领带,说:“不吃早饭了?”

    饕餮听他关心自己,说:“在车上吃。”

    时叙笑着说:“要不?我陪你去吧,反正我在家里也没事儿。”

    饕餮一听,板起脸来,把时叙直接推开,一把推的还挺重,时叙“咚!”一声又倒回了床/上,饕餮爬起来准备去穿西裤,站在床边一脸高高在上的样子低头看着他,说:“好好在家待着吧,小心跑出去魂儿都飞了。”

    时叙笑着说:“不对啊,我魄,没有魂儿,飞不了怎么办。”

    饕餮听他跟自己臭贫,抄起旁边的沙发靠垫“嘭!”一声扔过去,时叙没防备,差点给软靠垫砸出一个大枣子,感觉床都要塌了,饕餮可是凶兽,那手劲儿不是吹的。

    时叙被砸的晕头转向的,就看到饕餮站在床边低头看自己,脸上带了几分笑容,一张精致的脸更显得漂亮,有种光彩夺目的感觉。

    更重要的是,他只穿了白衬衫,打好领带,伸手还在整理自己的领带,下面两条白花花的大长/腿光着,看的时叙呼吸有点粗重。

    饕餮一边得意的回身去穿西装裤,一边笑着说:“愚蠢的凡人。”

    结果他的话刚说完,声音突然“啊……”的打了一个弯儿,差点直接跪在地上,时叙翻了个身,滚到床边,伸手一把捞住了饕餮的大长/腿。

    时叙的手掌顺着饕餮的膝盖弯往上抚/摸,蹭着饕餮的大/腿,一直蹭到臀/部,然后向后顺着股缝一溜,饕餮瞬间就软/了下来,声音甜的打弯儿,差点跪在地上。

    时叙一把将人捞住,猛地压在床/上,笑着说:“谁愚蠢?”

    饕餮呼吸特别粗重,瞪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说:“你!你愚蠢,时间来不及了,你要是把我的衬衫压褶了,我就吃了你!”

    时叙笑着说:“好啊,快来吃。”

    饕餮瞪了他一眼,突然伸手勾住时叙的脖子,两个人的嘴唇很快吻在一起,饕餮的亲/吻特别凶悍,亲完之后眼神迷离,眼睛里全是水雾。

    时叙笑着说:“你不是要迟到了?”

    饕餮呼呼的喘着气,瞪着时叙,此时已经难受的厉害,他突然伸手一推,将时叙推/倒在床/上,然后小心的撩/开自己的白衬衫,跨/坐上去,一副傲娇又恩赐的目光,说:“别弄褶我的衬衫。”

    时叙见他两条大/腿跨/坐在自己身上,顿时呼吸粗重的笑着说:“遵命。”

    两个人早上就闹了一番,饕餮时间真的要赶不及了,急匆匆的穿好衣服就走了,时叙继续在床/上躺着,想要睡个回笼觉,不过没有饕餮做抱枕还真是睡不着。

    时叙有点反思自己,自己好歹是个男人,结果现在变成了吃软饭的,虽然饕餮有钱,而且不让自己出门,但是自己成天游手好闲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实现在闲得无聊。

    时叙从床/上爬起来,去冲了个澡,然后上家里的露台晒了晒太阳,突然想到,不如去探班吧?

    今天饕餮不是要去影视基/地吗,正好很久都没见过混沌了,饕餮和混沌都是吃货,而且一样不靠谱,不知道这两个凶兽碰到一起,会不会大闹影视基/地。

    时叙准备去谈个班,没准还能遇到甘祝,算起来自从做了小白脸,好久都没看到他们了。

    时叙这么想着,赶紧去换了一身衣服,穿得很休闲,时叙没什么西装衬衫,都是一些休闲服,就出了家门,家里有很多司机,还有很多闲置的车,但是时叙觉得带个司机太麻烦,而且忒装/逼,不适合自己这样的穷人,于是就去地/下车库看了看,准备取一个看起来低调一些的车子,例如夏利普桑之类的。

    时叙在地/下车库看了半天,结果相中了一个看起来是suv车型的车子,主要是颜色是土黄/色,看起来很不起眼,被停在了角落的地方,车座子够大够高,看起来视野很好,时叙找了找车标,找了一圈没看到,只看到在油箱门上有个b的字母,不知道啥玩意。

    时叙管司机要了这辆车的车钥匙,然后开着就走了,开起来手/感真不错,感觉虽然看起来土了点,外形有点像老/爷车,也不是流线型,感觉特别过时,但是性能比自己以前那个面包车好多了。

    时叙开着饕餮珍藏已久的限/量版宾利超豪华型suv就出门了,他完全不知道这个颜色是饕餮最喜欢的金色,特别土豪的感觉,但是开出去太惹眼,所以饕餮才一直没有开。

    车库里灯光很暗,时叙错把金色看成了土黄,再加上车子有那么一点点落土,时叙又不懂牌子,开着限/量版还不知道。

    时叙开着车往饕餮的基/地去了,他虽然是个吃软饭的,不过饕餮去哪里上班,时叙还是知道的。

    时叙开着车很快就到了地方,不过到了地方之后,他有点蒙了,影视基/地不是随便就能进的,门禁很严格,怕有狗仔或者什么其他人。

    时叙在门口愣是被拦住了,他说找龙五,看门的大/爷才不知道什么是龙五,只要是没有入门条,绝对不能进门。

    时叙只好灰溜溜的把车子开走了,准备往回开,结果开了一点儿,突然看到一个人蹲在马路边上,他身上穿得很严实,春天很暖和,裹得严严实实的,头上戴着鸭舌帽,脸上戴着大口罩,眼睛上还戴着厚重的墨镜,蹲在地上,手不断的往怀里一伸一缩一伸一缩,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投放炸/弹呢。

    时叙一看,真是凑巧了,他立刻把车子停在旁边,将下车窗,说:“嘿!”

    蹲在地上的人一听,立刻抬起头来,嘴里还咬着一颗话梅正在吃。

    时叙一见就笑了,说:“果然是你,刚才就看到你了,穿这么严实,蹲在地上不敢认,不过看你一直在吃零食。”

    蹲在地上吃零食的竟然是混沌。

    混沌见到时叙,高兴的站起来,说:“你怎么在这里?”

    时叙指了指身后的方向,说:“我刚才想去基/地,不过因为没有入门条,门卫不让我进,我就打算回去了。”

    混沌说:“我有啊!”

    时叙一下高兴起来,心想着还是他家饕餮不靠谱一点,混沌有的时候还是挺靠谱的。

    时叙说:“在哪呢?”

    混沌把话梅核子吐了,往嘴里塞花生米,说:“在我保姆车上。”

    时叙左右看了看,只看到混沌一个人,根本没什么车子,这附近很萧条,没什么车经过,只停着时叙的这一辆车。

    时叙奇怪的说:“车呢?”

    混沌兴/奋的说:“啊,刚才抛锚了,给拖走了。”

    时叙:“……”好想骂人,但是那样是不对的。

    时叙顿时无奈的说:“你的经纪人和助理就把你一个人扔在路边?他们也不担心?”

    混沌奇怪的说:“担心什么?经纪人没跟我来,助理开车,车子坏里她去处理了,说一会儿就回来。”

    时叙默默的擦了一把脸上的汗,说:“就几步路了,往前不到五百米,你怎么不进去等,小心被狗仔拍了。”

    混沌一脸生无可恋的说:“五百米太远了。”

    时叙:“……”果然还是他家饕餮更靠谱一点,甘祝是怎么活下来的!

    时叙说:“你上车吧,别蹲在地上了,太惹眼。”

    混沌上了车,他们等了一会儿,不见助理来,混沌说:“算了,咱们进去吧。”

    时叙说:“可是没有入门条啊。”

    混沌说:“那是门卫不认识你,开车。”

    混沌坐在副驾驶,“咔咔咔咔”的嗑瓜子,时叙只好开车往前走,很快又到了门前,那个卫门看到他,说:“你怎么又来了,说了不能进就是不能进,拿门条来。”

    这个时候混沌不嗑瓜子了,把零食包往时叙身上一扔,然后摘下墨镜和口罩,颇具偶像风范的微笑了一下,说:“您看我能进吗?”

    那个门卫瞬间眼睛都要化成桃心了,立刻兴/奋的说:“能能能!我是您的迷弟,能求个签/名吗?!”

    时叙:“……”迷弟都长这么大了?

    混沌给门卫签了名,他们就顺利的开着车进了门,时叙对这个刷脸进门的世界已经绝望了。

    时叙把车停在停车场,混沌就准备走了,已经迟到了,他下了车,时叙赶紧叫住他,说:“嘿,你的零食包,不要了?”

    混沌赶紧跑过来把零食包拿回去,这可是他的宝贝,时叙看着他直想笑,这种便宜的零食,给他家饕餮吃,饕餮都要嫌弃的,虽然两个人都是吃货,但是吃的可不一样。

    混沌走了,时叙赶紧把车停好,转头一看,有人鬼鬼祟祟的从停车场跑出去,时叙可不知道被偷/拍了,毕竟他没什么经验,要知道时叙开着豪车,载着当红巨星,两个人在停车场还亲/密“幽会”,这简直是劲爆新闻,当然会被偷/拍。

    时叙在停车场附近转了一圈,完全没看到饕餮,不知道饕餮在哪里,这个基/地非常大,有山有水,主要是给古装剧准备的,所以背景很多,占地不是一般的大。

    时叙感觉在游山玩水,而且相当累,看到了一家咖啡厅,赶紧走进去歇歇脚,结果发现一杯咖啡就老贵,贵的时叙心肝疼。

    时叙坐在咖啡厅里,要了一杯咖啡准备歇一会儿,拿出手/机来看了看,他想着要不要给饕餮打个电/话,就说自己在他的基/地里迷路了,请求找回。

    时叙一想,实在太丢男人的面子,还是算了。

    时叙正坐在,他把车钥匙随手放在了桌上,这个时候几个男人女人从外面走进来,咖啡厅里只有时叙一个人,那几个人当然看到时叙了。

    这几个人是读影视方面的大学/生,到这边来演路人甲的,一个个穿得花枝招展,其中有两个男生,画的比女生的装还浓。

    那些人坐在了时叙旁边,就开始侃天侃地,说一些自己接过的戏,接过某某导演的戏,演过什么票房十亿的电影,和某某金主睡过!

    其中一个男人笑着说:“我跟你们说,上次龙先生还请我去陪酒呢。”

    他这么一说,另外一个人说:“哪个龙先生?”

    那个男人说:“不是吧,你不知道龙先生,当然是龙五先生,就是这个影视基/地的东家啊。”

    其他几个人投来歆羡的目光,那个男生就开始吹,越吹越没边,从陪酒开始吹,又说:“那个龙先生,就在酒宴上摸/我大/腿,我去洗手间的时候,他也跟上来了,还给了我一张名片呢。”

    时叙听得肝都要气炸了,心说不可能,饕餮怎么可能看上这种涂脂抹粉的男人,而且在自己和饕餮交往之前,饕餮可是喜欢女人的,绝对没和男人有什么。

    因为时叙频频往这边看,那几个人也注意到了,他们更注意到时叙桌上的车钥匙,竟然是宾利限/量款,再看时叙的衣服,虽然休闲,但是一件体恤就几万块钱,是大名牌,绝对是有钱人。

    时叙都不知道自己的衣服多贵,毕竟都是饕餮给他买的,只知道款式是自己喜欢的,很休闲,很舒服,而且颜色很素,花纹也很大方,他哪知道自己一件体恤就几万,如果时叙知道,一定天天供着体恤,一天三次上香。

    刚才说饕餮摸/他大/腿的男人笑着走过来,说:“先生,不介意我坐在这里吧?”

    时叙看了他一眼,心里还有气,他当然觉得饕餮不可能干这种事情,说明这个男人借着饕餮的名字吹牛,时叙哪里能高兴,冷硬的说:“有人。”

    那个男生顿时尴尬死了,旁边的几个朋友还哈哈笑,一看就不是什么真朋友,绝对是想要看他出丑的。

    那个男生干笑说:“先生等人吗?”

    时叙这个时候抬起头来,看了那男生一眼,时叙长相有些像花/花/公/子的样子,看起来很花/心风/流的那种,身材高大,但是并不壮,有一种英俊迷人的性/感,笑起来带着一些痞痞的感觉,尤其是坏笑的时候,当然更能惹人,冷着脸的时候还颇有些威严,不然这么多年的土瓢把子就白当了。

    那个男生被时叙看了一眼,顿时心跳加速,感觉时叙不只是有钱,而且还特别的帅。

    哪知道时叙冷冷的开口说:“等摸你大/腿的人。”

    那个男生瞬间就愣了,旁边几个人也愣了,结果男人脸色一下就白了,旁边的几个人还以为时叙只是听到他们吹牛,所以奚落他一句,结果顺着那个男生的目光一看,咖啡厅的门开了,饕餮一身白色的西装,一脸怒气的从外面走进来。

    时叙背对着大门,一时间没看见,转头一看,真看到了饕餮,顿时惊讶的说:“咦,你怎么来了?”

    他确定刚才没打电/话。

    饕餮走进来,脸上带着怒容,说:“这话我该问你。”

    他说着就把时叙给揪走了,饕餮带着时叙往停车场走,果然看到了自己珍藏已久的那辆金色宾利,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拿着手/机给时叙看,说:“你一出家门就上头条,也是能人。”

    时叙奇怪的接过来一看,原来自己竟然被爆绯闻了,绯闻是这样的,有人偷/拍到时叙和混沌的照片,说混沌被富商包/养,富商开豪车接送混沌去片场拍戏,两个人在停车场还有亲/密互动等等,有图有证据,点/击量已经超高了。

    而且车牌号还给扒出来了,发现其实是龙五先生的,大家有猜测龙五先生和时叙的关系,有人猜测时叙其实是龙五先生的哥/哥之类的,或者是亲戚,反正很有后/台。

    时叙看着手/机上的八卦报道,惊讶的说:“这车这么贵?我看它长得这么土,就……”

    他还没说完,就被饕餮瞪了,饕餮可喜欢这种颜色了,觉得特别配自己的身份,结果被时叙说土。

    时叙赶紧改口,说:“低调的奢华……是我不识货。”

    饕餮看起来很生气,说:“谁让你跑到基/地来了,这里这么多人,你不想要命了是吗,现在就回去。”

    时叙见饕餮生气,赶紧嬉皮笑脸的说:“我错了我错了,我不是在家里无聊,看你上班这么辛苦,想给你个惊喜吗。”

    饕餮高高在上的一笑,说:“惊是有,绯闻也有,喜没有。”

    时叙一听,顿时就明白了,原来饕餮不高兴的不是时叙跑到片场来,也不是他开了自己的豪车,而是绯闻,时叙竟然和别人闹出了绯闻,大家扒了一遍,也没人觉得时叙和饕餮有什么绯闻,最多是亲戚关系。

    饕餮的确吃醋了,他不想让时叙出门的原因也是这个,一来是因为他是魄,不能和阳气太足的人接/触,否则会损耗很大,二来是时叙长得这张脸,有种花/花/公/子的风/流/感觉,稍微穿得好一些特别招人,不只是招女人,还招男人,连娘炮都不放过!

    饕餮很容易吃醋,毕竟他是凶兽,占有欲不是一般的大,当然不想让时叙出门了,免得自己吃醋,又不能说出来丢面子。

    时叙一看就懂了,顿时笑眯眯的说:“这有狗在吗,我亲你一个,让他们来拍?”

    饕餮顿时脸上一红,说:“你疯了!愚……愚蠢的凡人!”

    时叙见他结巴,果然被自己猜对了,突然伸手搂住饕餮,一把将他拽上车来,饕餮挣扎了一下,说:“你干什么?”

    时叙眯着眼睛,伸手按了车子的按钮,将车窗的百叶窗放下来,笑着说:“干/你。”

    饕餮睁大了眼睛,时叙已经把人一下压在车坐上,猛地放平车座,饕餮吃了一惊,说:“你……你……这里是基/地。”

    时叙笑着抬起手来,轻轻/抚/摸饕餮的脸颊,说:“可是你一脸期待的表情。”

    饕餮抽/了一口气,立刻摸了摸自己的脸,瞬间觉得自己被耍了,脸上不自然的红了起来,别过头去,说:“快滚开,我要去工作了。”

    时叙说:“不滚开,我家老婆大人吃醋了,我要安抚才行。”

    饕餮瞪着眼睛,说:“你说什么?”

    时叙立刻改口,说:“老公大人。”

    饕餮脸上通红,说:“凡……凡人都这么不/要/脸吗?”

    时叙笑了一声,猛地撞了一下饕餮,饕餮瞪大了眼睛,没想到时叙竟然这么兴/奋了,说:“你……”

    时叙说:“没办法,你刚才的样子太可爱了。”

    饕餮脸上红着,但是被时叙轻轻蹭着大/腿,也非常有感觉,车窗的百叶窗放了下来,车子非常私/密,饕餮忍不住伸手搂住了时叙的脖子,仰着下巴说:“给你二十分钟,我还要回去工作。”

    时叙笑着说:“这么小看我?二十分钟怎么够?”

    饕餮从车子里出来的时候有些腿软,捂着自己的脖子,恶狠狠的瞪着时叙,时叙在他脖子上又弄了一个吻痕,刺辣辣的疼,现在还没青,但是是暧昧的红色。

    饕餮不放心他一个人,就把时叙带在身边,等着晚上一起回去。

    时叙用手/机上网转了转,立刻笑着说:“你看你看,咱俩终于有绯闻了。”

    饕餮一看,果然是有,什么龙五和富豪同坐一车,还放下百叶窗,在里面共处了一个多小时等等的,终于有绯闻了。

    饕餮一脸不屑,说:“无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98章 时叙X饕餮1》,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