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95章 太子伋X唐梓绶3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唐梓绶身体疲惫,差点直接睡过去,他感觉全身都疼,谢伋显然没有什么经验,尤其唐梓绶还是个男人,谢伋意识不太清醒,一切都靠蛮力。

    唐梓绶疼得厉害,但是又不想放弃,那个地方肯定撕裂了,估计流了血,谢伋最后不管不顾的发泄出来,唐梓绶差点虚弱。

    不过他可不敢放松,眼看谢伋像是喝醉了酒一样,发泄出来之后就直接睡着了,唐梓绶心里猛跳,看了一眼靠在副驾驶上睡着的谢伋,将他的衣服穿好,把自己的衣服也整理整齐,然后快速的拉开车门,就跑了出去。

    唐梓绶一刻都不敢停留,快速的往学校跑,跑到学校之后才发现,现在已经门禁了,学校十一点门禁,他这个时间一般都要去酒吧打工的,而且一打工都是一整晚,直到第二天天亮之后,才会回学校的宿舍,所以和门禁也不冲突。

    可是现在,唐梓绶突然有点没地方可去,他如果回酒吧,自己这样狼狈,他身子里还有谢伋留下的东西,满身的吻痕,如果被人发现就惨了,而且谢凝蕊和她那个朋友不知道走了没有,会不会找自己麻烦。

    学校又回不去,酒吧也回不去,唐梓绶摸了一下自己口袋,里面倒是有钱夹,看了看钱数,就徒步走到最近的旅馆准备住一晚上,起码要清理一下自己的身体。

    唐梓绶在旅馆开了一间房间,因为旅馆价钱便宜,不是太正式,唐梓绶进去的时候,里面的前台服务员都在睡觉,他叫了半天才给叫醒,根本没什么入住登记,直接给了他房卡,就让他上楼去了。

    房间相当窄小,而且条件不好,洗手间的地砖都翻起来,花洒上锈迹斑斑的,不过唐梓绶顾不得这些,赶紧冲进洗手间,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然后打开花洒,清理自己的身体。

    身体疼得厉害,真的出血了,伸手去摸的时候还能摸到血迹,看起来伤的还不轻,毕竟唐梓绶这方面也不熟悉,谢伋又是个生手,而且没什么意识,当时的动作相当粗暴,唐梓绶疼得厉害直抽泣,谢伋也听不到一样,只顾着自己发泄。

    唐梓绶哆嗦着给自己清理好,刺辣辣的疼,一走路就觉得疼,身上也都是青青红红的吻痕,唐梓绶想要找点药来抹,但是转念一想,还要再出去买,这个地方似乎没有什么二十四小时的药店。

    现在的唐梓绶,更想好好睡一觉。

    唐梓绶洗了澡,中途热水还停了,变成了冷水,怎么调也不行,冻得唐梓绶草草冲了一下就跑出来了,裹上衣服,钻进被子里直接倒头就睡,也不顾头发是不是没有擦。

    天气不是很冷,但是旅馆的窗子竟然漏风,半夜风吹进来很凉,唐梓绶的头发也没有干,下面还撕裂了,一时间难受的不行,半夜醒过来的时候觉得昏昏沉沉,按亮手机看了看时间,好像才睡了两个多小时。

    唐梓绶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也试不出温度,不知道是不是发烧,他觉得疼,疼的打哆嗦,就把被子直接拉到头上,把头也闷在里面,然后又沉沉的睡过去。

    这一觉睡得好像昏死过去一样,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昏迷了,唐梓绶感觉昏昏沉沉,他做了很多奇怪的梦。

    他梦到了谢伋,谢伋伸手将他搂在怀里,轻轻的吻着唐梓绶的额头,然后往下,慢慢的吻到他的嘴唇,两个人疯狂的亲吻在一起,谢伋的吻温柔又有侵略性,是唐梓绶喜欢的。

    然而就在两个人要做更亲密的事情的时候,谢伋突然一脸冷漠的推开他,声音沙哑带着厌恶,说:“我不喜欢男人。”

    “嗬!”

    唐梓绶吓了一跳,猛地一下从梦中惊醒过来,谢伋那厌恶的眼神实在太可怕了,看的唐梓绶浑身发凉,手脚瞬间都冰凉下来,冷的打哆嗦。

    唐梓绶怔怔的看着房顶,看到了破败老旧,几乎要脱一大层皮的天花板,然后这才慢慢醒过来,原来是在旅馆。

    旅馆的窗户不严实,噪音很大,此时外面已经天亮了,吵闹声一片,旁边房间还不隔音,是男人女人□□的声音,叫声特别大,估计是大学里的学生,毕竟宿舍不能做这种事情,所以就来了旅馆。

    唐梓绶慢慢爬起来,感觉头重脚轻,还有一种恶心的无力感,伸手拿过手机一看,竟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

    唐梓绶连忙爬起来穿衣服,跑到楼下去退房,没想到自己睡了这么长时间,不过十二点一过,前台就要算两天时间,唐梓绶没办法,干脆又回了房间,反正钱也花了,今天是周六,不需要去餐厅打工。

    身体很疲惫,唐梓绶感觉自己可能病了,步履沉重的回了房间,锁上门又倒在床上睡觉,也不知道睡到了几点,肚子里饿得要死,但是身体懒得要死,根本爬不起来。

    这个时候唐梓绶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发出刺耳的声音,平时听起来很柔和的铃声,此时听起来异常尖锐,唐梓绶一阵耳鸣,拿起手机。

    来电显示——谢伋。

    唐梓绶手一抖,“啪!”一声,手机直接掉在了地上,竟然一下给接通了,里面立刻传出谢伋的声音,说:“喂?你在哪里?你不在学校?!”

    谢伋的声音很急促,而且非常沙哑,问的相当急切,完全没有平时那种沉稳的形象。

    唐梓绶吓了一大跳,他心里“梆梆”猛跳,一下就把手机给切断了,通话立刻结束。

    唐梓绶捏着手机,不等谢伋再打过来,立刻又按了关机建,看着暗下来的屏幕,唐梓绶才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唐梓绶把手机丢开,重新钻进被子里,蒙着脑袋睡觉,不过这回他睡不着了,脑海里不断的循环着昨天夜里,两个人在车里的疯狂,虽然疼,但是唐梓绶甘之如饴,紧紧搂住谢伋的脖子,恨不得自己摆腰。

    因为唐梓绶知道,这恐怕是最后一次……

    唐梓绶昏昏沉沉的,感觉头更重了,很快又睡了过去,手机安安静静的,自然也接不通,一切都安静下来。

    而另外一边的谢伋都要急疯了,谢伋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不过绝对没有到中午,他大约*点钟醒了过来,醒过来之后有些宿醉的头疼。

    谢伋发现自己竟然躺在车里,身上的衣服穿的整齐,只不过歪歪扭扭的有些不舒服,最重要的是他躺在副驾驶上。

    谢伋当时有些回忆不起来,不过当他看到车子里散落的领带的时候,顿时就想起来。

    那黑色的领带非常廉价,是酒吧的制服,并不是谢伋自己的领带,领带上还沾染着白色和红色的污迹,散落在副驾驶的地上。

    谢伋将领带捡起来,脑子里顿时乱七八糟的思绪涌进来,昨天夜里自己在酒吧喝酒,他去的有点早,准备和唐梓绶聊聊天,毕竟谢伋没什么朋友,那些攀上来为了花他钱的狐朋狗友谢伋又很不屑。

    谢伋到的有点早,唐梓绶还没有上工,不过这个时候他遇到了谢凝蕊还有她那个朋友。

    两个人非常殷勤,那个朋友一定要请谢伋喝酒,纠缠了好久,最后谢伋实在厌烦了,就答应了。

    酒并不是什么烈酒,而且还是现调的,谢伋根本不知道里面加了料,不过这个时候唐梓绶就冲出来了,不由分说拉着他就走,似乎开了自己的车,两个人本身在开车。

    谢伋之后的思维有些混乱,很多片段,那是*的片段,谢伋一阵惊讶,昨天晚上,在车里,当然只有自己和唐梓绶,竟然有*的片段,那么对象只能是身为男人的唐梓绶了。

    唐梓绶身材并不纤细,骨架子也不小,身上还有点小肌肉,尤其是小腿肚子,打篮球爱跑爱跳,腿上的肌肉有点小发达,小腿倒是很细,又细又长,弧度特别好看。

    然而就算唐梓绶长得再好看,他也是个男人,谢伋一阵吃惊,自己真的和男人做了?

    他仔细回忆了一下,实在记不清楚,但是他隐约记得那种感觉,并没有排斥,反而非常受用。

    领带上有血迹,血迹还不少,谢伋这样一看,瞬间眯了眯眼睛,自己昨天晚上根本没什么意识,就像发疯了一样,唐梓绶一定受伤了。

    谢伋看了看周围,车子停在很偏僻的地方,里面就他一个人,除了这条落下的领带之外,谢伋再没有发现跟唐梓绶有关系的东西。

    谢伋脑子里一片混乱,自己和男人发生了关系,而且还是自己的同校同学,以后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如果见了面,会不会很尴尬,再如果这件事情被谢涛知道了,或者被谢凝蕊知道了,那么肯定后患无穷,这两个人总是贼着自己,生怕自己不发生点什么事情,要是真有什么事情,绝对捅的比天大。

    谢伋的思维转的很快,事情很复杂,但是更复杂的是,唐梓绶受伤了。

    谢伋觉得,自己既然和唐梓绶发生了关系,就应该好好谈谈,而且对方受伤了,他绝对不能当做没发生,先去看看唐梓绶再说,不知道他受伤怎么样,会不会出血太多。

    谢伋开着车回了学校,周五因为在酒吧打工,唐梓绶的周六上午应该是在学校睡觉的,所以谢伋直接开车回了学校,下了车准备去唐梓绶的宿舍,找他好好谈谈。

    谢伋进了学校,敲了唐梓绶宿舍的门,很半天没人开门,原来是宿舍里周六日留下来的学生还没起床,敲了半天门被敲醒了,一脸不耐烦的给谢伋开门,嘴里还嚷嚷着:“敲什么敲,敲你麻痹赶着投胎啊……”

    他的话说到这里,“咔嚓”一声门开了,就看到一脸阴霾的谢伋。

    谢伋本身心里已经很乱了,还听到有人出言不逊,脸色能不难看吗。

    那个人还以为是唐梓绶回来了,结果一开门瞬间傻眼了,这不是传说中的富二代谢伋吗,自己之前还想要唐梓绶给自己引荐一下谢伋,好和富二代做朋友,结果现在他竟然骂了富二代。

    那个人立刻换上一张笑脸,说:“怎么是你啊?”

    谢伋说:“我找唐梓绶。”

    那个人说:“唐梓绶没回来呢,要不然,你进来坐着等等?”

    谢伋眯着眼睛往里看了一眼,果然没看到唐梓绶,顿时不愉快的眯着眼睛,转身走了。

    谢伋从宿舍楼下来,坐进自己的车子里冥想了一会儿,不知道唐梓绶跑到哪里去了,他昨天明明受伤了,结果今天却不见人影儿。

    谢伋坐在车里抽了三根烟,终于烦躁的掏出手机,准备给唐梓绶打个电话,问问他在哪里。

    唐梓绶的电话打通了,响了几声之后很快接通,谢伋觉得自己比想象中要及早得多,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唐梓绶,知道他身体怎么样,现在人在哪里。

    然而谢伋一连串问下来,根本没听到唐梓绶的回话,而是切断的忙音,手机里发出“嘀——”的一声,谢伋吃惊的拿开一看,竟然给挂断了?!

    谢伋还以为意外挂断了,再拨过去竟然是关机,谢伋的火气瞬间就飙升上来了,唐梓绶竟然挂了自己的电话?自己这样火急火燎的找他,而对方竟然挂了自己的电话。

    谢伋把手机劈手一扔,扔在副驾驶上,“啪!”一声,手机弹起来直接摔在车里的地上,差点给摔坏了。

    有东西“嗖——”一声,顺着副驾驶的座椅掉在了地上,谢伋转头一看,是那条带血的领带……

    谢伋没有去管手机,反而将领带捡起来,拿在手里,盯着领带发了一会儿呆,然后快速的开着车子,往酒吧去了。

    谢伋跑到酒吧,酒吧已经关门了,但是谢伋是什么人,他走进去,经理赶紧就迎上来,谢伋问了唐梓绶在哪里,经理说“唐梓绶?他昨天就没上班,不知道在哪里,也找不到他,突然就没来了。”

    看来唐梓绶并没有回到酒吧来……

    谢伋更加着急了,唐梓绶明显受了伤,又不在酒吧,又不在学校,不知道去了哪里,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谢伋瞬间就想到了谢凝蕊,不知道是不是和谢凝蕊有关系。

    因为是周六,今天谢凝蕊回家去了,谢伋又立刻开着车回了家,谢凝蕊和谢涛正在家里扮演父慈子孝,围着谢父一阵恭维。

    谢伋大踏步走进去,有佣人看到,笑着说:“大少爷回来了。”

    谢涛和谢凝蕊刚刚还在笑,瞬间脸色就僵硬了,尤其是谢凝蕊,谢凝蕊没想到自己那点伎俩竟然被看穿了,昨天什么事情都没办成,都怪那个叫做唐梓绶的家伙。

    谢伋脸色阴霾的走进来,谢父刚要说话,谢伋就说:“我找谢凝蕊问话。”

    谢涛说:“问什么话?爸您看,大哥态度这么硬,再吓坏了妹妹。”

    谢父说:“儿子,怎么了?有什么话不能在这里说吗?”

    谢伋突然冷笑了一声,说:“在这里说?也可以。”

    谢凝蕊越听越不对劲,好像兴师问罪一样,顿时吓得怕了。

    谢伋说:“昨天晚上,你和你的朋友在酒吧,干了什么?”

    谢凝蕊吓得不行,说:“没……没干什么呀……大哥,你怎么了?我……我做错什么事情了吗?”

    谢凝蕊开始扮可怜,这都是跟她妈学的,简直炉火纯青,谢父一看,立刻说:“有什么事情,好好说。”

    谢伋冷笑说:“昨天谢凝蕊在酒吧,还有她的狐朋狗友在我的酒里下药,要我跟她的朋友发生关系,然后再来告我强奸,是不是这样?”

    谢凝蕊吓得尖叫起来,没想到自己说的都被听走了,顿时恨的牙根痒痒,当时谢凝蕊和她朋友都看到唐梓绶突然冲过去把谢伋拽走了,还有些侥幸,结果现在一听,她们的事情显然被唐梓绶听走了,而且还多管闲事。

    谢父一听,惊讶的说:“怎么会这样,凝蕊,有这样的事情吗?!”

    谢凝蕊吓得脸色都白了,哭哭啼啼说:“没有没有,爸爸,你知道我的,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大哥你怎么能这样说凝蕊……凝蕊是不是做了什么惹大哥不高兴,所以大哥才……”

    谢涛和谢凝蕊的妈也在身边,立刻一哭二闹说谢伋冤枉她女儿。

    谢伋不理他们哭闹,说:“有没有这回事,现在跟我去酒吧当面问问那个给我调酒的调酒师就知道,昨天我在酒吧就喝了那么一杯酒。”

    谢凝蕊吓得脸色一下就苍白了,哆哆嗦嗦的,谢父竟然还赞成谢伋的说法。

    谢凝蕊差点吓得跪在地上,谢父要亲自出马去问,那个酒保肯定顶不住压力就说了,而且自己打钱给他,还有银行的凭证,到时候就推脱不开干系。

    谢凝蕊干脆哭哭啼啼的说:“呜呜……大哥,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是我那个朋友,我那个朋友她真的喜欢你,但是大哥一向很冷淡,我那朋友没有办法,就出此下策。”

    谢伋冷笑说:“就下药?”

    谢父一听,气得满脸通红,说:“凝蕊!你是我谢家的人,怎么帮着外人算计你哥哥!”

    谢凝蕊立刻说:“凝蕊也是看我朋友一片痴心,所以一时心软,我只是糊涂,后来凝蕊都反悔了。”

    谢凝蕊开始哭哭啼啼,刚才谢涛和他妈还信誓旦旦担保谢凝蕊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结果瞬间打脸,两个人的脸都要肿了,又开始哭哭啼啼的说谢凝蕊还小,耳根太软什么的。

    谢伋懒得听他们哭哭啼啼,说:“唐梓绶在哪里?”

    谢凝蕊一听,都懵了,说:“我……我不知道啊。”

    谢伋冷眼看着她,谢凝蕊吓得怕了,立刻说:“我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啊!”

    谢伋见她似乎真的不知道,不是她恶意报复唐梓绶,立刻转身就离开了谢家,又出门去了。

    谢伋一天都没来得及吃饭,匆匆又从谢家出来,已经是下午了,不是谢凝蕊那些人恶意报复唐梓绶,但是唐梓绶仍然不见踪影。

    谢伋烦躁的要命,又给唐梓绶的手机狂轰滥炸的打电话,都没有开机,然后又发了一串的短信,也没有回复,最后谢伋没有办法了,只好让人去找唐梓绶。

    唐梓绶身上没有□□,没有电子消费记录,非常不好找,谢伋让人在学校周边找,尤其是周边的医院,一直到天色黑了,这才有人说,医院虽然没找到,但是他们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小旅馆找到了入住登记,唐梓绶三个字还写错了,但是前台小姐说,肯定是一个穿着制服的年轻男人,入住的时候看起来很疲惫,是大半夜入住的,一直没走,还住着呢。

    谢伋听到消息,立刻赶到了那个小旅馆,一下车顿时皱了皱眉,小旅馆条件太差了,一栋很破旧的楼,门口地上窗户上台阶上全都是包小姐的广告,扔的乱七八糟。

    谢伋皱着眉走进去,何止是外面看起来简陋,里面更加简陋,地上都翻起来了,墙上掉皮很严重,前台也不穿正装,都是私服。

    因为谢伋的人早就来过了,前台又不正规,一看那些人不好惹,就把备用房卡给他们了,谢伋拿了房卡,火急火燎的往楼上跑。

    在三楼的位置,谢伋跑上去,楼道更是闭塞,里面一股发霉的味道,房门都有些变形了。

    谢伋敲了敲房门,并没有立刻用门卡,敲了敲说:“唐梓绶,是你吗?我是谢伋。”

    只不过敲了半天,里面没人回应。

    谢伋没有办法,敲了好几遍都没人回应,就用房卡打开了门,房间里面很潮,墙角还有发霉的地方。

    谢伋皱着眉走进去,洁癖都要发作了,就看到有人躺在床上,他蜷缩在一起,被子盖的很严实,而且还在瑟瑟发抖,真的是唐梓绶!

    谢伋一阵欣喜,快速的走过去,但是走近一看就发现了,唐梓绶脸色苍白,但是双颊又泛着不正常的潮红,一看就是发烧了,而且还是高烧,他全身缩着,一直在发抖,一张阳光帅气的脸,现在竟然有几分憔悴,两颊都凹陷下去了。

    谢伋快速冲过去,说:“唐梓绶?唐梓绶?”

    唐梓绶根本没有反应,躺在床上,只是皱了皱眉,脸颊潮红的厉害,嘴唇干裂的有点发紫,呼出来的气息都滚烫滚烫的。

    谢伋立刻一把抱起唐梓绶,赶紧往外冲,抱着他直接冲下三楼,上了车,让剩下的人去处理旅馆的事情,他带着唐梓绶立刻去医院看急诊。

    唐梓绶的情况就是发烧,而且是高烧,还有些脱水,谢伋挂了急诊,因为唐梓绶一直昏迷着,但是又没有病床,所以只好在输液室临时加了一张折叠病床。

    唐梓绶正在输液,一方面是退烧,另外一方面也是补充水分,护士责怪的看着谢伋,说:“别小看发烧,这么烧下去要是得了肺炎,有你后悔的了。”

    谢伋看着唐梓绶煞白的脸色,潮红已经退下去了一些,说明退烧药很管用,现在心里已经很后悔了,心里一阵发拧的感觉,一辈子都没有这种心慌的感觉,现在倒体会了彻底。

    谢伋只有一个小椅子坐,就坐在病床旁边,轻轻抚摸着唐梓绶的额头,已经不是很烫了,只是还有一点点温手。

    谢伋紧紧盯着唐梓绶,就怕他在自己眼前消失,那种感觉实在太可怕了。

    谢伋整夜都坐在旁边,一直看着唐梓绶,学校旁边的医院实在太简陋了,谢伋想着,等唐梓绶醒了之后,带他转院到市区里去。

    谢伋正想着,唐梓绶竟然动了一下,好像是要醒过来,眉头蹙了蹙,眼睫一阵颤抖。

    谢伋立刻紧张的看着唐梓绶,果然就看到他慢慢张开了眼睛,不过一脸的迷茫,先是看了看头顶的灯,然后是煞白的医院墙,最后转着目光盯着谢伋。

    谢伋见他醒了,松了口气,说:“你醒了?好点没有?感觉怎么样?你怎么不接我电话,我找了你整整一天!”

    谢伋说到最后,声音都有些急了,感觉根本不像自己,他本身以为自己永远不可能为什么事情着急,结果现在心跳的飞快。

    唐梓绶迷茫的看着他,似乎反应不过来,只是定定的看着他,然后突然叹了口气,说:“我怎么又做梦了?”

    他像是自言自语,说着眼圈还有些发红,紧紧盯着谢伋,仿佛谢伋随时都有可能消失。

    谢伋看着他,说:“不是做梦,你在医院,你发烧了,我带你来的医院。”

    唐梓绶仍然是一脸的迷茫,似乎还是反应不过来,毕竟他在旅馆,谢伋是怎么找到他的,而且他都关机了……

    唐梓绶反应不过来,呆呆的看着他,谢伋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他的额头,已经不烫了,退烧了,不由说:“快睡吧,现在是半夜,我给你看着吊瓶,你闭眼休息一下。”

    唐梓绶摇了摇头,还是盯着他,谢伋见他嘴唇有点干,说:“我去自动售货机给你买瓶水,就在那边,马上就……”

    就回来,还没有说出来这三个字,唐梓绶突然一把抓住他,还动的是打吊瓶的手,吓了谢伋一跳。

    谢伋连忙坐回去,摆平唐梓绶的手,说:“别动,别动。”

    唐梓绶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说:“别走……”

    谢伋立刻说:“我不走。”

    唐梓绶抓着他不放,喃喃说:“别走,求你了……我……我喜欢你啊……”

    谢伋一听,顿时全身一震,震惊的盯着唐梓绶,唐梓绶说的很淡然,仿佛是一句很简单的话,说的也很自然,仿佛是在心里酝酿了很久才说出来的话。

    谢伋震惊的看着唐梓绶,他以为自己和唐梓绶发生了关系,只不过是药的问题,而唐梓绶其实是个受害者,他不知道,原来唐梓绶竟然喜欢自己?

    谢伋想着,突然脑子里回想起一些片段,在车里*的片段,唐梓绶的确相当主动,搂住他的脖子,虽然很疼,皱着眉不断哆嗦,也很害怕的样子,但是始终非常主动。

    原来是因为唐梓绶喜欢自己……

    谢伋没考虑过这些,他觉得自己对唐梓绶应该是朋友之间的喜欢,绝对是朋友之间的喜欢,而现在……

    谢伋怔愣着,唐梓绶慢慢闭上眼睛,似乎又睡着了,只是一直握着他的手,不让谢伋离开,即使是睡着的时候,很没有安全感的样子。

    谢伋坐在原地,一直看着唐梓绶,看着他渐渐安心熟睡的样子,脑子里飞快地转,到底要怎么办,自己和唐梓绶到底是什么关系?

    朋友,绝对是朋友,但是他们又真的发生了关系,而且唐梓绶喜欢自己。

    谢伋睁着眼睛到了天亮,这么一个问题,他仔细思考了一个晚上,唐梓绶完全退烧了,脸色也渐渐红润起来,小护士早班的时候来看了一眼,这也不是住院,等病人醒了就可以走了,不需要什么手续。

    小护士刚走,唐梓绶似乎就醒了,这回是完全醒了,怔愣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谢伋,和昨天晚上的梦一样,自己还拉着谢伋的手。

    谢伋一直保持这个动作,手臂有些麻,指尖都冰凉了,但是始终没把自己的手抽出来。

    唐梓绶看到谢伋,怔愣了好一会儿,才渐渐觉得昨天晚上的梦,好像不是梦,他抓着谢伋的手,说喜欢他……

    唐梓绶的脸瞬间潮红起来,两颊一下都红了,更有血色的样子,不过转瞬又白了脸,他不知道自己这样梦呓的表白,会不会引来谢伋的厌恶。

    谢伋倒是没有提那件事情,好像故意避开,因为他脑子里还没有任何答案,只是探手试了试唐梓绶的体温,说:“退烧了,能走吗,要不我背你,咱们走吧,你身体还很虚弱,学校宿舍条件不好,要不然你到我家来住几天吧。”

    唐梓绶有些懵,随即干笑着说:“不用了,我……我回宿舍就行。”

    谢伋皱眉说:“不行,你身体还不好,你都不知道,昨天晚上你送来医院的时候脸色有多难看,护士都骂我了,去我家吧,我家有空房间,我也能照顾你……”

    谢伋说着,唐梓绶突然笑了一声,这回不是干笑了,有点自嘲的笑容,然后突然抬起手来遮住了自己的脸,说:“等等……你是不是搞错了……我记得我昨天晚上已经说过了,我……”

    唐梓绶说着,破罐子破摔的硬着头皮说:“我喜欢你……你别不当一回事,让我去你家里住,怎么……怎么可能?”

    谢伋看着他没说话,唐梓绶的表情很痛苦,他虽然遮着自己的脸,但是谢伋还是看到了,几乎是那种哭笑不能的表情,谢伋心脏猛地一揪,他讨厌这种感觉,他想看到唐梓绶的笑容,而不是这样的痛苦。

    谢伋扶住唐梓绶的肩膀,说:“你听我说……我……”

    他说着,唐梓绶已经打断了他的话,说:“那天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你小心你妹妹就行,我先走了。”

    他说着要下病床,谢伋一把搂住他,猛地将他搂在怀里,心里一股暴怒猛地蔓延开来,他不允许唐梓绶背对着自己,那种要离开的身影,实在太让他揪心。

    谢伋将他牢牢搂在自己怀里,唐梓绶狠狠发抖了一下,声音有些颤抖的说:“求你了……我……我不需要你的可怜。”

    唐梓绶的样子很痛苦,有些压抑,谢伋更是不想放开他,使劲搂着唐梓绶在怀里,用下巴轻轻蹭他的发顶,说:“你让我考虑一下可以吗?我现在还没想明白……给我一个机会,起码先让我照顾你,你这样子我绝对不会让你走的。”

    谢伋的话很霸道,不回复他,也不拒绝他,还要考虑的时间,又不让唐梓绶走,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霸道的人?

    唐梓绶感觉到谢伋紧紧搂着自己的温度,还有那种力度,很温柔,带着浓浓的关心,他心里突然有一种希望的感觉,虽然很渺茫……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95章 太子伋X唐梓绶3》,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