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90章 万俟流风X于先生1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于,死的第一笔,生的末一笔,立勾串生死。

    于先生梦到了很多东西,他不叫于玥,因为他是于玥的镜像人,于先生只让他的手下叫自己“于先生”,这三个字在曾经的年月里,代/表了一股很巨大的力量。

    因为于先生有一双眼睛,这双眼睛可以摄人心魄,只要被这双眼睛一看,不管是钱还是权,都要心甘情愿的交给他。

    于先生当时的势力很大,还有很多公/司,为了活下去,不停的游走着,然而在他眼睛瞎了之后,一切都没有了,不能支配幻觉,钱和权瞬间都土/崩/瓦/解了。

    当然于先生还有智慧,他的智慧和优雅也同样非常厉害,聪明精明,处事不惊,让于先生看起来像是一个人上人。

    然而那些曾经效忠于他,忠心不二的那些手下,全都不见了,走的走散的散,本身没什么可留恋的,毕竟只是一场幻觉。

    不过这让于先生不禁思考,失明对于他来说,果然是一件大事,这件大事可能毁了他的一辈子,让他崩溃颓废。

    可是这件事情真正发生之后,于先生渐渐的又觉得没什么,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绝望,因为他还有万俟流风……

    于先生做了一个梦,梦见了自己的一辈子,仿佛是录影带一样不停的快进着,天蒙蒙亮的时候,于先生的生物钟就响了。

    不过于先生的眼睛看不到阳光,虽然他已经解决了镜像人随时会死的问题,但是他的眼睛因为中毒失明了,完全没有光感的感知,天黑天亮对于他来说都没有区别。

    于先生动了一下,想要起身,但是他根本起不来,有人压着他的胸口,抱着他的腰,怪不得做了一晚上的噩梦,原来是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就算他眼睛看不见都知道,一定是万俟流风,万俟流风那大块头,伸手压着他,把他紧紧搂在怀里,生怕于先生跑了似的。

    于先生一动,万俟流风就醒了,抬起手来挡了挡照进来的阳光,往外看了一眼,笑着说:“于先生,今天太阳真好。”

    于先生已经无奈了,万俟流风天生少根筋,他是万俟流影的镜像人,按理来说万俟流影是个沉稳冷漠的人,还有一些傲气,万俟流风应该和他差不多的性格才对,然而万俟流风镜像出来之后遭遇,让万俟流风的性格和万俟流影一点儿也不一样。

    万俟流风大大咧咧,为人豪爽,对着于先生总喜欢傻笑,像是个蛮子一样,只有在做/爱的时候,于先生才觉得他根本就是在装傻,完全是一只披着羊皮的恶狼。

    一般人对于眼睛看不见的人,怎么也该避讳这些话题,结果万俟流风完全不知道避讳,于先生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精神太强悍了,才能和万俟流风生活在一起,他听着万俟流风每天早上不厌其烦的说阳光怎么样,已经没什么感觉了,完全没有一丁半点的伤感。

    现在是冬天,难得有这么好的太阳,万俟流风搂着于先生,把他搂过来亲了一下于先生的脸颊。

    于先生还没脸红,万俟流风倒是先脸红了,幸好于先生看不到。

    万俟流风说:“今天天气这么好,咱们去公园走走?”

    于先生无奈的说:“你是小孩子吗?还要去公园玩。”

    万俟流风说:“去公园不是重点,重点是和于先生一起。”

    于先生一听,瞬间就愣了,随即脸颊上一阵烧烫,他看不到自己的样子,但是觉得脸红了,因为万俟流风总是用呆/子的口吻,不经意的说一些情话。

    没人不喜欢情话,尤其是喜欢的人说出口,情话的甜/蜜程度仿佛翻了倍。

    一向很自强傲气的于先生也喜欢这种情话,只是他不会说自己喜欢,万俟流风又不叫呆,所以也不会刻意去说。

    万俟流风见他脸颊慢慢泛起一阵红,于先生的皮肤很白,白里透着一股莹润,突然微微红起来,并不是殷/红,透着一股粉色的红,很透亮的感觉,万俟流风瞬间就看傻了,瞪着眼睛盯着于先生。

    于先生就算看不见,但是他的感官更灵敏,被万俟流风“狠狠”盯着,顿时觉得后背发/麻,说:“我要起来了……”

    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顿时身/体一僵,因为于先生碰到了一个很亢/奋的地方……

    于先生一僵,万俟流风也僵住了,随即不好意思的说:“都……都怪于先生太好看了。”

    于先生听他这种真诚的口气,被气得哭笑不得,说:“这么说还怪我了?”

    于先生说话的时候,挑了挑眉,一双金色的眼睛虽然没有任何焦距,但是非常漂亮,里面反射着早晨的朝/阳,夺目的耀眼,带着一点点高傲的笑容。

    万俟流风似乎再也忍不住了,猛地低下头,将于先生按在床/上,含/住于先生的嘴唇。

    于先生从来不避讳做/爱这种事情,因为他喜欢万俟流风,而且很享受做/爱的快/感,这种感觉很舒服,让于先生知道自己清楚的活着,而且是被爱和被照顾的活着。

    于先生伸手搂住万俟流风的脖颈,轻笑了一声,另外一只手向下,主动握住了万俟流风。

    万俟流风嗓子里发出“嗬——”的一声抽气声,发狠的亲着于先生的嘴唇,然后又去亲他的耳朵,声音嘶哑的说:“我……我想进去。”

    万俟流风说的有点不好意思,于先生感觉自己还没不好意思,那呆/子先不好意思了,不过他没有说话,也没有拒绝,反而自己主动的退下裤子,缠住万俟流风的腰。

    万俟流风的呼吸更加粗重了,大冬天的,额头上热汗乱滚,不过他并没有特别着急,将于先生翻了过来,让他趴在床/上。

    于先生有些奇怪,不知道万俟流风在干什么,说:“怎么了?”

    万俟流风没说话,只是“呼呼”的喘着气,拿了一个软枕,塞在于先生身下,让他趴在床/上,抱着软枕,垫高一些腰部。

    于先生以为他想从后面来,反正自己眼睛看不见,正面反面也没什么区别,于先生倒是不热衷这些,也没有反/对。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万俟流风却低下了头,于先生震/惊的睁大了眼睛,浅金色的眼睛,里面放射性的细线猛地一张,眸子狠狠一缩,淡橘色的嘴唇猛地张合了一下,唇/瓣儿快速的颤/抖,他的耳朵很明锐,竟然听到了万俟流风的呼吸声,伴随着舔shi的声音。

    “好凉……”

    万俟流风并不是活人,所以他的体温本身就是冷的,即使是口腔里,舌/头上的温度。

    于先生呻/吟了一声,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只是看不到任何东西的双眼还在不断的颤/抖,身上的肌肉也在快速的收缩颤/抖。

    万俟流风突然“呵呵”低笑了一声,声音沙哑的说:“于先生,好可惜你看不到,你这里是粉色的,越来越红呢。”

    于先生这回羞耻的都要死了,一贯的镇定和优雅全都不见了,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巴,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因为刺/激,不断的痉/挛着,感觉着万俟流风的呼吸喷在自己的皮肤上,也是凉飕飕的。

    于先生深深的喘了两口气,这才压下喘息,说:“你这个呆/子……就算……就算我的眼睛能看,也看不到那种地方……啊!”

    于先生的话还没说完,突然重重的呻/吟了一声,声音直接拔高,万俟流风突然用了一下力,于先生感觉自己根本忍不住了,猛的面朝下瘫在床/上,身/体一软,不断的颤栗。

    万俟流风的笑声在于先生的耳边响起来,说:“没关系于先生,我来做你的眼睛,你看不到的,我都会告诉你……你看,于先生你的脸也好红。”

    于先生真的要羞耻死了,万俟流风平时傻呵呵的,但是一到这种时候,突然就变得鬼畜起来,于先生根本没辙,不想让她说这些,但是没有办法,听得面红耳赤。

    于先生发/泄/了一次,刚松了口气,哪知道万俟流风把他转过来,让他面朝上,但是又低下头去,于先生短促的喘了两口气。

    万俟流风笑着说:“于先生真热,一直在抖呢。”

    于先生用胳膊挡在自己脸前,另外一手穿进万俟流风的头发里,紧紧的抓着,说:“不要……不要说了……”

    万俟流风笑眯眯的说:“那于先生想要什么?”

    于先生此时已经满脸都是泪痕,当然是生理泪,不断的喘着气,手臂慢慢从脸前拿开,露/出了自己潮/红的脸颊,声音很微弱的说:“要你……要你进来。”

    万俟流风眼睛一眯,眼里闪过一丝深沉,亲在于先生的脸颊上,说:“好。”

    他的话音一落,于先生猛地一抖,嗓子里发出“呃!”的一声,金色的双眼翻白,差点就此晕过去……

    于先生再醒过来,肚子已经饿得不行了,他翻了个身,身/体酸/软的厉害,实在累得不行,但是肚子也饿得不行,想要起床吃东西。

    于先生感觉旁边没有人,万俟流风应该已经起床了,于先生想要慢慢坐起来,不过他腰和大/腿都酸的厉害,坐了两次才坐起来,还轻哼了一声。

    这个时候房门“咔嚓”一声开了,万俟流风从外面走进来,看到于先生醒了,立刻跑过来,说:“于先生,你醒了?”

    于先生嗓子有些疼,不想说话,但是也没办法,声音有点小,说:“现在几点了?”

    万俟流风说:“两点。”

    于先生吓了一跳,万俟流风笑着说:“下午两点,午饭点儿都过了,于先生饿了吧?”

    于先生顿时脸上通红,自己和万俟流风一起床就开始闹,现在竟然下午两点了,感觉也没有多久,怪不得肚子饿。

    于先生穿好衣服起来,去浴/室里洗漱,万俟流风全程“伺候”着,洗漱完走出来,准备去楼下的餐厅吃饭。

    于先生从房间走出来,就听到“踏踏踏”的声音,是有人跑步的声音,于先生的耳朵特别灵敏,一瞬间就听出来了,应该是蛋/蛋的声音,脚步声比较重。

    蛋/蛋今年上小学,刚从小火精变成了小凤凰,不过很小很小,好像一只小白鸟,小屁/股上的六条凤尾就跟扎着六根短/粗的小羽毛一样,特别可爱。

    蛋/蛋刚开始变成小凤凰的时候还吓了一跳,说自己变得丑丑的。

    因为于先生长相温和,所以家里的小家伙们总是喜欢跟于先生玩,蛋/蛋从房间跑出来,他刚刚会变成小凤凰,灵力还不怎么稳定,现在虽然是小豆包的样子,不过后背伸出两只小翅膀来,很迷你,看起来特别可爱。

    蛋/蛋跑过来,立刻就看到了于先生,冲过去,“吧唧”一下抱住了于先生的大/腿,晃着说:“大哥/哥大哥/哥!跟我玩跟我玩!”

    蛋/蛋虽然小小的,但是一晃,于先生差点倒了,因为他腰软腿一软。

    万俟流风赶紧一把搂住他的腰,将人搂在怀里,温璟琛从卧室追出来,说:“蛋/蛋,来,让于先生先去吃饭。”

    蛋/蛋把手指放在嘴边,一脸奇怪的仰头看着于先生,说:“大哥/哥为什么现在去吃饭?蛋/蛋刚刚就吃过了。”

    于先生:“……”

    于先生真的无法和蛋/蛋解释这件事情,蛋/蛋又说:“大哥/哥,你的眼睛红红的,是不是流风哥/哥欺负你了!”

    于先生:“……”

    万俟流风吓了一跳,立刻脸上都是不好意思,赶紧搂着于先生说:“蛋/蛋乖,我们先去吃饭了。”

    万俟流风逃命似的带着于先生下楼去吃饭了,蛋/蛋简直目光如炬,虽然并不是平常意义上的“欺负”。

    于先生的日子过得很平凡,感觉自己提前进入了退休时光,非常悠闲,什么事情都不需要做,只要安心的享受就好了。

    吃饭“午饭”又去睡了个下午觉,一醒来就可以吃晚饭了,晚上的时候万俟流风又精力充沛的折腾了他一次,于先生睡过去的时候还在想,自己这样可能会被万俟流风给做死……

    万俟景侯退隐之后,还有很多道上的人拜访,有点想他出山,有的只是专门来拜访,这天有人来拜访,然后送来了几张温泉套票。

    温白羽看着那几张温泉套票就觉得后脖子发/麻,万俟景侯“温柔”的笑了笑,说:“白羽,反正最近没事,咱们就去吧?”

    温白羽根本不想去,因为他知道自己去了的后果,不过万俟景侯铁了心要去,套票一共四张,正好还富裕两张,万俟流风听说了就想带着于先生去。

    于先生没有反/对,四个人就收拾了行李,准备去住两个晚上。

    两个情/侣套房,自带温泉池,非常豪华的样子,是城郊最豪华的温泉度假山庄。

    万俟景侯拿着四张套票,到了山庄之后,把套票交给了前台小/姐,前台小/姐都是经过严格培训的,统/一式的微笑,双手接过套票,然后低头一看,随即抬起头来看了看四个人。

    四位男士,两个情/侣套房……

    万俟景侯表情依然淡淡的,似乎没有任何不妥,万俟流风则是一脸憨厚的傻笑,很期待的看着前台小/姐,希望她快点办入住手续。

    而温白羽则是用羽绒服领子遮住自己的脸,感觉尴尬的要死了,他现在很羡慕于先生什么都看不见!

    于先生此时是最淡定的了,因为他的确看不见,也不知道万俟景侯给前台小/姐的是情/侣票。

    前台小/姐惊讶的给他们开了两个情/侣套房,而且是连着的,房卡押金全都办好,四个人就往里走去了。

    山庄占地面积很大,有两个很大的公共温泉池,如果不是套房,只是普通标间的房间,房间里是没有独/立温泉池的,所以要去公共温泉池里泡。

    另外山庄还有很多娱乐场所,例如酒吧、茶楼、餐厅、疗养会所等等。

    四个人走进了套房的院子,每个套房都非常漂亮,走进去铺着地毯,五星级标准,外带一个小院子,小院子里有温泉池,私/密性也非常好。

    万俟景侯和温白羽进了一个房间,万俟流风就带着于先生进了旁边的房间,他们长途跋涉过来,一路上是温白羽开车,可把大家都给摇散了,大家达成了共识,要休息一会儿,晚上一起出来吃晚饭,下午就在房间整顿了。

    万俟流风一走进房间,顿时脸上就红了,有点不好意思,看了一眼于先生,于先生眼睛看不见,当然不知道万俟流风不好意思。

    这个房间一走进去,左手边就是浴/室,整个浴/室有门无窗户,但是所有的墙和门全都是透/明的,里面一个超大浴缸,一个花洒,看的清清楚楚!

    是情/侣房……

    万俟流风现在才意识过来,忍不住多看了两眼那个浴/室,然后又转头看了看于先生,终于还是忍着没说,没告诉于先生这浴/室是透/明的,万俟流风已经脑补了自己之后可能会有的什么福利。

    于先生根本不知道万俟流风也会“犯坏”,就走进去,他看不见,伸手摸了摸,顺着墙往前走,摸/到了桌子,然后是阳台的玻璃,也看不到外面是什么样子的。

    万俟流风赶紧走过来,怕他摔着,毕竟这不是家里,摆设都非常陌生。

    万俟流风扶着他,说:“于先生,外面的景色很漂亮,天黑下来一定更好看。”

    于先生笑了一声,万俟流风的词汇真是贫乏,用了一句“漂亮”就概括完了。

    于先生把大衣脱/下来,万俟流风赶紧伸手接住,然后挂在旁边的衣架子上,让于先生坐下来,说:“走了一路辛苦了,于先生先休息一下吧,还可以睡个小觉,离晚饭还有几个三个多小时呢。”

    于先生没有躺下来,说:“我不是很累,你要是累你睡一会儿吧。”

    万俟流风听他说不累,顿时心脏“梆梆”跳了两下,嗓子眼里仿佛有火要冒出来,干咽了一口唾沫,说:“那……那于先生去洗澡吧?”

    于先生听了一愣,说:“洗澡?”

    于先生因为眼睛看不见,所以根本不知道浴/室别有玄机,不过听到万俟流风说洗澡,立刻想到万俟流风可能是想/做了,他们过来就是度假的,本身没什么事情可做,离晚饭还有三个多小时,倒也不是不可以,时间还是很充沛的。

    于先生笑了一声,没有拒绝,说:“那我去了。”

    他说着站起来,万俟流风没想到这么顺利,心脏更是“梆梆”的跳,简直要跑出腔子了。

    万俟流风扶着于先生进了浴/室,给他在浴缸里放热水,然后就找了个借口出去了。

    万俟流风靠在外面的鞋架上,正好看到于先生在里面,隔着一层薄薄雾气的玻璃,于先生完全没有防备,正解/开他的衣服,慢慢脱/下来放在一边。

    仿佛是一场视觉盛宴,于先生的动作优雅,衣服/从他肩膀上滑/下里,裸/露/出于先生光洁白/皙的双肩,然后是大臂、手肘、小臂,还有精致的手腕和双手。

    于先生把衣服扔在一边,很快也把内/裤脱/下来,最后一丝防范都卸下来,扔在一边,然后迈开大长/腿,进了注满热水的浴缸里。

    于先生坐进去,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热水弥漫到于先生的胸口附近,胸前两点若隐若现,被热水轻轻/抚/摸/着。

    于先生似乎觉得有些冷,往下缩了缩身/体,然后伸起手来,往自己脖子上和脸上撩水珠儿。

    万俟流风看着,渐渐的雾气更浓了,里面的情景有点不明显,变得朦朦胧胧的,万俟流风本身有点想要放弃了,毕竟在这边偷看实在不太好。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里面的于先生突然动了一下,他的动作有点大,所以让外面的万俟流风看的很清楚。

    于先生突然抬起了一条腿,将右腿膝盖搭在了浴缸的边沿,小/腿垂在外面,身/体整个向前欠起一些,右手伸下去,在水里轻轻的波动着,头发湿/润了,全都向后背起来,露/出于先生光洁的额头,于先生仰着头,嘴唇轻轻和张,不知道在干什么。

    于先生的动作很难拿,万俟流风看了一眼,顿时心脏“梆梆”的跳了起来,因为于先生这个动作……

    万俟流风心里的火气顿时升了起来,再也忍不住,他本身已经不想再偷看了,结果现在打消了这个主意,轻轻走过去,推开玻璃门,于先生半躺在浴缸里,因为神情紧张,所以根本没注意万俟流风走进来了。

    于先生“呼呼”的轻/喘着气,因为万俟流风刚才想要做的口气,所以于先生坐在浴缸里,鬼使神差的就伸手下去,自己扩张了一下,毕竟每次万俟流风都是火急火燎的,想要快点进入主题,但是又怕弄伤自己的矛盾样子。

    于先生坐在浴缸里,死死抿着嘴唇,垂下来的小/腿紧紧绷直,就连脚趾尖儿也绷得紧紧的,他第一次自己做这种事情,就算一贯淡然,也觉得太难为情了,呼吸有些急促,脸颊潮/红了一片,皱着眉,鼻子里发出断断续续呻/吟声。

    于先生有点紧张,虽然浴/室里只有他一个人,但是还是不好意思,根本没发现有人进来了,就在于先生青涩的给自己扩张的时候,突然一个沙哑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了起来,说:“于先生,自己弄舒服吗?”

    “嗬!”

    于先生吓了一大跳,猛地睁大眼睛,一双金色的眸子瞬间缩起来,嗓子里呻/吟了一声,因为突然的惊吓,下面一下收紧了,于先生更是惊吓,感觉被自己咬住了。

    于先生受到了惊吓,没想到万俟流风突然进来了,而且一点儿声音也没听到,他猛地抽手,想要把手收回来,结果万俟流风却一把按住了他的手臂。

    “呃!”

    手臂被按住,于先生感觉手指更往里了一些,经的他猛地低喊了一声,嘴唇都抖动了两下。

    万俟流风还以为弄伤他了,结果一听,于先生的嗓音带着一丝丝沙哑和甜腻,身/体不停的颤/抖,小/腿绷得更直了。

    万俟流风瞬间笑了起来,贴着于先生的耳朵,一手圈住于先生在怀里,另外一手压住的手臂,于先生的手臂优雅着自己跨在浴缸边沿的膝盖,根本没办法把腿收回来,虽然他自己看不到,但是这种门户大开的样子,于先生就算不看也知道,一定羞耻到极点了。

    于先生挣扎了一下,说:“你……你怎么进来了,放开我。”

    万俟流风笑了笑,贴着于先生的耳朵亲/吻,说:“不行,我不放开,于先生还没回答我,自己弄舒服吗?”

    于先生脸上红的不行,立刻说:“不舒服。”

    万俟流风说:“于先生骗人,你看,你抖得好厉害。”

    他说着,伸手轻轻在于先生的脖颈间滑/动,他的手指一滑/动,于先生抖得就更厉害了,嗓子里发出“唔”的一声,然后急促的说:“别动我,别动。”

    万俟流风发现他抖得很厉害,笑着说:“于先生不乖。”

    于先生脸色通红,说:“你放开我。”

    万俟流风说:“不放,你看你要来了,我帮帮你。”

    于先生震/惊的睁大眼睛,一瞬间他感觉到万俟流风握住自己的手突然用/力,浴缸里的水猛地波动了一下,然后划开涟漪,随即是“哗啦——哗啦——哗啦——”的水声。

    于先生金色的眸子张大,身/体一阵战栗,猛地向后倒去,一下倒在了万俟流风的怀里,仰着脖颈,不断的短促急促的喘息着,淡然而优雅的面容,一下弥漫上浓浓的情/欲。

    万俟流风盯着他的脸,呼吸都粗重了,低头和他接/吻,沙哑的声音说:“于先生……你真好看,于先生,于玥……”

    “嗬!!!”

    于先生本身已经要闭上的双眼猛地睁开了,一脸惊吓过/度的表情,一瞬间猛地瘫在浴缸里,“呼呼”的喘着气,潮/红色的脸颊慢慢褪去了红晕,变成了苍白色……

    万俟流风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或许是因为自己的“恶作剧”,所以于先生气了,反正自从浴/室事/件之后,于先生就没再理万俟流风,脸色也淡淡的,看不出情绪来。

    万俟流风急的团团转,但是根本没办法,好不容易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温白羽都注意到了,万俟流风和于先生之间好像在冷战。

    而且是单方面的,万俟流风一直在和于先生说话,于先生却不理他,也不是完全不理,最多说一句话,可有可无的那种,万俟流风急得不行,万俟景侯只是挑了挑眉。

    一场晚饭在低迷的气氛之中度过,温白羽觉得自己吃的东西都要坨在心里了。

    吃过晚饭之后,温白羽赶紧把万俟流风拉住,小声说:“你们怎么回事?你惹于先生生气了吗?”

    万俟流风摇了摇头,说:“我……我也不知道啊。”

    温白羽想了想,万俟流风是个忠犬,打他都不走的忠犬,绝对不可能劈腿偷腥之类的,就是这样,于先生竟然和万俟流风冷战,太不可思议了。

    万俟流风仔细想了想,也就是自己偷偷跑进浴/室这件事情了吧,或许自己弄得太过了,让于先生不高兴了?

    温白羽还想问问究竟,结果就被万俟景侯揪走了,万俟景侯笑眯眯的说:“白羽还有心情管别人的闲事儿?看来你精神头很大,我帮你消磨消磨。”

    温白羽惨叫了一声,说:“谁精神头大了!而且那是你侄/子,怎么是闲事儿……英雄、英雄饶命啊!”

    万俟流风赶紧走了两步,想要追上前面的于先生,结果到了门前一看,门关着,刷卡进去之后,发现里面没有人,于先生竟然没回来!

    万俟流风立刻着急了,到处跑着去找,差点急疯了,他突然记起来,上次于先生失踪时候的情景。

    再见到于先生的时候,于先生身上血粼粼的,到处都是伤疤,简直没有一块好的皮肤。

    那种心慌的感觉太吓人,万俟流风赶紧给于先生打电/话,但是手/机没人接听,再打就是关机。

    万俟流风简直要疯了,立刻四处去找,最后竟然在酒吧里看到了于先生。

    于先生人在酒吧,就坐在吧台上,正在喝酒,他的背影有些瘦削,手指拎着酒杯轻轻晃动,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杯,旁边都是空掉的杯子,看起来有些吓人。

    于先生一个人坐着,不过旁边想要搭讪的人不少,毕竟这种灯红酒绿的地方,于先生长相漂亮,气质又优雅,而且只有一个人,看起来很落寞,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在找伴,当然想要过去攀谈。

    只不过于先生本人并不想找个伴,只是单纯坐着喝几口酒,他需要发/泄一下。

    其实于先生并不是为了万俟流风想的那个事情生气,而是因为一个万俟流风根本没想过的事情,当时在浴/室里,万俟流风叫了他一声“于玥”。

    其实万俟流风是想表达亲/密,因为别人都喊于先生这个名字,万俟流风也喊他这个名字,好像没什么区别,不过这让于先生吓得脸色都白了。

    于先生之所以叫于先生,是因为于先生根本没有名字,他是于玥的镜像人,然而于先生并不觉得自己就是于玥,他是他自己,谁也不是,一向无可替代。

    然而就是这样高傲的于先生,其实心里有一个病痛,并不是他失去的眼睛,而是他是个镜像人,他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万俟流风总说他好看,再加上那句“于玥”,突然让于先生很心慌,万俟流风到底喜欢的是这张脸,还是他本人,毕竟有这张脸的人,并不只一个……

    于先生感觉自己在钻牛角尖,因为当年那个于玥已经死了,而于玥的镜像本体是魏囚水,说实在的,魏囚水身材高大,面容硬朗,虽然他们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但是于先生本人身材瘦削,看起来优雅漂亮,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但是于先生就是感觉很不安,因为他是个瞎子,因为他是镜像人,因为他感觉自卑……

    于先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闷掉了一杯酒,喝的已经晕乎乎的,头脑发胀,脑袋里更是一片空白,已经醉了,这种感觉没有解脱,反而更加难受。

    于先生推开手边的酒杯,趴在桌上,嗓子里发出微弱的呜咽声,也不知道是心里难受,还是身/体难受。

    就在于先生烦心的时候,突然有人伸手搭住了他的腰,笑着说:“你一个人喝酒,没有伴儿吗?怎么?喝得这么醉,我带你去醒醒酒吧?”

    于先生醉的不轻,根本听不清楚他说什么,陌生人的声音,不是万俟流风。

    于先生胡乱地摇了摇头,伸手去推他,那个人似乎发现于先生竟然是金色的眼睛,头发的颜色也很淡,皮肤白/皙,染上了酒意的红/润,漂亮的惊心动魄,让人挪不开眼睛。

    而且于先生的眼睛里面含/着星星点点的雾水,一片迷茫,根本没有焦距,竟然是个瞎子?

    那个男人把手晃了晃,发现于先生真的看不见,立刻笑起来,对身后几个男人打了一个手势,那几个男人立刻蠢/蠢/欲/动起来。

    万俟流风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男人搂着于先生,要往洗手间的方向去,旁边还有好几个男人,而于先生完全没有防备的样子。

    万俟流风快走几步,立刻冲向洗手间,那几个男人将于先生带进去,一下扔在洗手间外面的沙发上,笑着说:“是个瞎子,咱们真有福了。”

    于先生难受的躺在沙发上,衣服都卷起来了,露/出白/皙的后腰,听到他们的声音,立刻皱了皱眉,头疼欲裂,胃里还恶心,嘴角突然压下来,板着声音说:“我不是瞎子。”

    那几个男人笑起来,说:“哎呦,生气了?生气了?哈哈。”

    于先生从沙发上撑着,慢慢站起来,声音很冷淡,重复说:“我不是瞎子……”

    那几个男人看着于先生突然变脸了,一张漂亮的脸孔突然变得冷漠起来,带着一种森然,顿时有些害怕。

    一个男人说:“别跟这瞎子贫了,搞了再说!”

    几个男生笑着就凑过来,伸手去抓于先生的手。

    万俟流风“嘭!!”的一声推开洗手间的门,就看到那几个男人冲过去要抓于先生,顿时火气冲上来,猛地一把抓过去,一下将一个男人拽开扔在一边。

    几个男人吓了一跳,眼看到嘴的鸭子竟然要飞了,可是万俟流风身材高大,一脸煞气的样子太可怕了,那几个男人顿时怂了,啐了几口调头就跑了。

    万俟流风“呼呼”喘着气,毕竟他一路都在跑,于先生虽然醉的厉害,但是听到万俟流风的喘气声,立刻就知道是他,吓得脸色苍白,刚才那冷漠冷酷的模样完全不见了,突然调头冲进洗手间里面,打开一个隔间就要冲进去,“嘭!”的一声就要关门。

    万俟流风吓了一大跳,大喊了一声:“于先生!”

    大长/腿一步跨过去,一把挡住那门,“嘭!”一声,门缝夹/着万俟流风的手臂,万俟流风低哼了一声,嘴里发出“嘶”的痛呼。

    于先生听到声音,立刻松了一些受,万俟流风借机“嘭”一声踹开隔间的门,大步走进去。

    于先生还想要跑,结果被万俟流风的手臂一圈,“咚!”一声按在了隔间的门板上,万俟流风伸手把门关上,顿时空间就密闭了。

    万俟流风“呼呼”的喘着气,还有汗从脸上滚下来,盯着于先生良久,于先生觉得后背发/麻,他就算不用看也知道,自己被一双可怕的眼睛注视着,满满都是……愤怒。

    就在于先生心慌的时候,万俟流风突然一把抱住了他,把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粗喘了好几口气,说:“于先生,你吓死我了,怎么不说一声就跑出来。”

    于先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窝在他怀里,万俟流风感受着于先生的安静,突然叹了口气,说:“于先生,如果我做错事情,你一定要跟我说,打我骂我都没关系,但是你要告诉我,我这个人很笨,你不说我想不到,把于先生气坏了,我可要心疼的。”

    万俟流风说完之后,就忐忑的等着于先生回答自己,但是于先生仿佛睡着了一样,窝在他怀里,软/软的头发靠着他的颈子,一直没有说话。

    就在万俟流风忐忑到了极点的时候,于先生突然用闷闷的,又有些软的声音,带着一丝丝哽咽,轻声说:“我喜欢你,流风……”

    万俟流风猛地睁大眼睛,一双虎目愣是睁得圆了,先是满脸喜悦,然后脸上就红了,有点不好意思,然后突然挠了挠后脖子,说:“于、于先生,你……你是不是醉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90章 万俟流风X于先生1》,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