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86章 小狐狸团子九号X小饺子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大家还以为小饺子丢/了呢,结果一个帅哥抱着小饺子从小区外面走了进来,小饺子一副很亲/昵的样子,伸手搂着大哥/哥的脖子。

    大家很久都没有见过齐九阴了,记忆中的齐九阴还是那种又小又萌,张着一双大眼睛,被小饺子压在沙发上舔的浑身湿/乎/乎的模样……

    哪想到小饺子才刚刚可以化形,结果身为“青梅竹马”的齐九阴,就已经变成了这么高大的样子。

    齐九阴因为有烛龙血统,所以长得特别快,额头上的火精已经可以自行掩蔽,而相对小饺子来说,混沌的血统简直不够看,小饺子还是一副萌萌哒样子。

    混沌对此的表态是,都怪甘祝是个普通人,所以拉低了自己的血统,小饺子才长得这么慢。

    不过别看小饺子长得慢,但是他吃的东西可不少,每天除了吃一日三餐之外,还有很多零食,小/嘴巴从来不闲着,而且吃的都是多油多脂肪的坚果类食物,还有多盐多糖的果脯话梅,大家都为小家伙的健康捏一把汗,不过这个时候的小家伙就遗传的了混沌的优点,身/体非常健康,怎么吃都不会胖。

    小饺子圆敦敦的,但是其实体重并不超标,肉肉都长在脸颊上了,肉/嘟/嘟的让人想要捏一把。

    齐九阴是来北/京谈生意的,齐三爷把生意开始往北/京转移,齐九阴临时过来帮忙,本身住在附近的酒店,想要回来看一看,结果就遇到了小饺子差点被人拐走的场景,而且还是为了一根棒/棒糖。

    混沌一脸正义的说:“看,还是拴着好。”

    甘祝:“……”

    齐九阴今天刚到北/京,都把行李放到酒店了,不过温白羽家里反正有空房间,正好让他住过来,免得还住在酒店,人多又乱。

    小饺子也特别喜欢齐九阴,赖在他身上不让走,齐九阴只好去酒店退了房,把行李拿过来,住在温白羽家里。

    小饺子小时候就和齐九阴玩的特别好,当然是因为那时候的齐九阴给小饺子剥瓜子皮,剥/开心果,还兢兢业业的砸核桃,而且还乖乖的让小饺子把身上的毛毛舔的湿/乎/乎的,所以小饺子特别喜欢齐九阴。

    齐九阴刚拉着行李从门外进来,就看到小包子一样的小饺子百米冲刺的就跑过来,一路发出“哒哒哒”的声音,然后“吧唧”一声抱住了齐九阴的小/腿。

    小饺子仰起头来,圆圆的小/脸盘仿佛小苹果一样,忽闪着大眼睛,一副甜甜的样子看着齐九阴,抱着他的小/腿一蹦一蹦的说:“哥/哥!哥/哥!”

    齐九阴还以为小饺子在欢迎自己,放下行李以免磕到他,然后低下头来,俯下/身/体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结果小饺子就举起手来,肉肉的小手攥着一个塑料袋,“哗啦”一声,里面竟然装了好多干果,而且是没有剥壳的……

    齐九阴:“……”

    小饺子举着塑料袋,对着齐九阴又跳又蹦,甜甜的说:“哥/哥!剥!剥/开!次次!”

    齐九阴一脸无奈,把小饺子抱起来,放在沙发上,说:“你这小馋猫,我先去洗洗手。”

    小饺子一脸反/对,穿着小鞋子从沙发上爬起来,在沙发上蹦来蹦去,抗/议的说:“我不是猫,不是猫不是猫。”

    齐九阴被他一张严肃的小/脸儿逗笑了,说:“那你是什么?”

    小饺子歪着头想了想,然后大眼睛灵光一现,说:“饺子!爸爸锁……是饺子!”

    齐九阴:“……”明明是混沌,叔叔也太不靠谱了……

    齐九阴洗了手,然后就坐在沙发上,小饺子爬过来,安安静静的趴在齐九阴的腿上,看着哥/哥剥瓜子给自己吃。

    剥一个,小饺子就会立刻探头,张/开肉/嘟/嘟的小/嘴巴,立刻把瓜子仁吃掉,速度特别快,好像喂小仓鼠似的……

    后来小饺子觉得趴在哥/哥腿上特别的累,就又往上爬了爬,爬到齐九阴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下来,窝在齐九阴怀里,仰着小脑袋,等着齐九阴剥好瓜子,直接塞在他嘴里,简直一副小地主的样子。

    齐九阴看着小饺子仰着小/脸蛋,肉/嘟/嘟的小/脸颊特别可爱,忍不住捏了好几下,小饺子挥着小手,说:“别……别扭我,哥/哥讨厌。”

    齐九阴忍不住就逗逗他,说:“嗯?哥/哥讨厌,那就不给你剥了。”

    小饺子一听,顿时急了,小包子似的身/体一扭,一下就正面坐在了齐九阴怀里,踢着小/腿/儿,抱着齐九阴的腰,一副要坐地撒泼的样子,说:“不要不要,要哥/哥!要哥/哥剥,次次次!”

    齐九阴顿时有些无奈,要哥/哥什么都是假象,真/相是他想吃吃吃……

    齐九阴一下午就没有干别的事儿,温白羽去小饭馆的时候看见他坐在沙发上,给小饺子剥瓜子,回来的时候看到齐九阴坐在沙发上,小饺子仍然趴在他怀里,只不过换成了砸核桃……

    一直到晚上吃饭,小饺子才拍了拍小肚子站起来,站在齐九阴的大/腿上,一蹦一蹦的,奶声奶气的说:“哥/哥,次晚饭。”

    齐九阴真害怕他的肚子爆掉了,伸手摸了摸小饺子的小肚子,结果小饺子好像特别怕痒,一下就轱辘到齐九阴的怀里去了,还踢着小/腿打着挺,咯咯笑起来,大眼睛笑的泪汪汪的,看起来特别怕痒。

    齐九阴挑了挑眉,笑眯眯的看着小饺子,一双狭长的眼睛笑的有些像狐狸,伸手过去又摸了摸,小饺子顿时笑的停不下来了,倒在沙发上不停翻滚,一边笑一边还呜呜哭,口齿不清的说哥/哥是坏蛋。

    因为齐九阴觉得小饺子再笑下去可能会岔气儿,所以就没有再痒他,小饺子从沙发上爬起来,笑的一张笑脸都通红通红的,嘟着嘴,叉着腰,气哼哼的说:“哥/哥是坏蛋,不要理你了。”

    齐九阴笑眯眯的说:“那一会儿也不要哥/哥给你剥/开心果了吗?”

    小饺子大眼睛转了转,说:“要次要次。”

    齐九阴说:“可是你刚刚还说哥/哥是坏蛋,哥/哥听你这么说特别伤心,一点儿剥/开心果的力气都没有了。”

    小饺子的大眼睛瞬间就耷/拉下来,一脸的悲伤,赶紧跑过来抱住了齐九阴的脖子,晃着他脖子说:“哥/哥不是坏蛋,要次开心果。”

    齐九阴无奈的捏了一下小饺子的鼻子,说:“你这小家伙,一点儿原则都没有。”

    小饺子迷茫的看着他,因为他还小,根本不知道原则是什么,也不知道原则好不好吃。

    齐九阴顿时败下阵来,抱起小饺子,让他坐在自己手臂上,说:“先去吃饭。”

    小饺子一听到吃东西,顿时就欢呼起来了,大家坐下来吃饭,其实小饺子吃正餐吃得很少,也就是个普通小孩子的食量,吃饱了之后就坐在沙发上,乖乖等着齐九阴给他剥/开心果吃。

    齐九阴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大家在饭桌上聊天聊得比较高兴,吃饭的时间就有点长,坐在沙发上的小饺子就不干了,抓着他的零食包,“哒哒哒”的跑过来,晃着齐九阴的腿,说:“哥/哥,哥/哥次!”

    齐九阴有些无奈,吃过晚饭就是抱着小饺子坐在沙发上,又给他剥了一晚上的开心果。

    小饺子临睡的时候还揪着齐九阴的袖子,说:“哥/哥,你明天还在吗?”

    齐九阴笑着说:“明天哥/哥要去上班,晚上回家给你剥核桃好不好?”

    小饺子嘴巴一瘪,似乎不太满意哥/哥只有晚上在,拉着齐九阴的手不让他走,齐九阴见小饺子特别粘着自己,而且一副超可爱的样子,忍不住低头亲了一下小饺子的脸颊。

    小饺子特别怕痒,被齐九阴亲了一下脸颊,顿时咯咯笑起来,两个人闹够了,小饺子才放齐九阴回房间去睡觉。

    齐九阴曾经在温白羽家里住过一段时间,其实还蛮怀念的,这次回来发现没有多少变化,很快就睡着了,睡得也很舒服。

    第二天一大早,因为是冬天,所以天色亮的特别晚,外面天还没有大亮,齐九阴就听到“吱呀——”一声,房门竟然被推开了,有人走了进来,走路的步伐特别的重,发出“哒哒哒”的声音,还是跑着的。

    随即床铺发出“吱”一声,有东西爬到自己床/上来了,然后齐九阴就感觉到有一双小肉手盖住了自己的眼睛,然后耳边奶声奶气的说:“哥/哥你睡醒了吗?”

    齐九阴笑了一声,说:“没睡醒呢。”

    奶声奶气的声音又说:“哥/哥,你猜我是谁?”

    齐九阴差点笑场,配合的说:“猜不到怎么办?”

    小饺子立刻高兴的说:“猜不到就要给我剥花生!”

    小饺子说着,立刻松开手,齐九阴就听到耳边“哗啦”一声,差点傻了眼,原来小饺子一大早摸进他的房间,竟然还带了武/器,竟然是一大包花生。

    小饺子把花生包放在床/上,拍了拍那一大包花生,笑起来甜甜的,好像小天使一样,说:“哥/哥,你一会儿就要去上班了,上班之前快点给我剥一点儿。”

    小饺子说着,就听到外面有人喊他,让他去洗脸漱口,小饺子的大眼睛盯着齐九阴,然后凑过来抱着他的脖子,“么!”的给了他一个早安吻,然后把花生留下,调头蹦下床去,“哒哒哒”的就跑出去了。

    齐九阴:“……”

    齐九阴突然觉得自己很像灰姑娘,继母把一盆豆子倒进了灰里,剥不出来别想去舞会……

    齐九阴上班之前剥了一袋子花生米出来,小饺子这才依依不舍的放了齐九阴,让他去上班了。

    齐九阴刚到这边来,公/司的事情才起步,所以这些天比较忙,每天回来的都很晚,有的时候凌晨之后才会到家,小饺子年纪还小,所以睡得很早,齐九阴到了北/京一个月,基本上只有第一天和小饺子呆在一起的时间比较长,其他的时间合起来,估计还没第一天的时间长。

    齐九阴每天到家之后,都会看到餐桌上放着用保鲜膜包好的饭,大家给他特意留下来的,还有就是,旁边总是放着一个小袋子,里面是各式各样的干果,都是包好壳子的,上面用歪歪扭扭的字写着——给哥/哥。

    齐九阴突然觉得小饺子还是挺有良心的,看起来小饺子和自己特别亲。

    齐九阴特别的忙,项目刚刚起步,但是运转的很好,接下来就是接踵而至的各种合同合约,好多人都想要和齐家谈合作,齐九阴的工作没有清闲,反而越来越忙起来,有的时候甚住在公/司,都不会回家去。

    齐九阴算了算,好几天都没看到小饺子了,也不知道小饺子有没有好好吃饭,是不是只是在吃零食。

    齐九阴今天晚上有应酬,在一个很高档的西餐厅,对方是合作公/司的大小/姐,那边的老总一直有/意思把自己的女儿介绍给齐九阴,已经提出过好几次了。

    不过齐九阴根本没有谈恋爱的意思,并不主动说这件事情,所以对方的老总也不好太主动,毕竟那是女儿,也不是儿子。

    于是就趁着今天这个应酬,突然临时说有事不能来,让自己的女儿来,其实就是一个变相的相亲宴。

    老总不能来了让他的女儿来,他的女儿今年才二十二岁,还没有大学毕业,都没进公/司,自然什么情况也不懂,合同是没办法谈了,但是也没办法临时拒绝,齐九阴本身打算过去打个招呼,然后临时找点事情就撤退。

    齐九阴当然知道这是相亲宴,为了避免明天绯闻满天飞,所以特意带了一个秘/书,这样相亲宴一瞬间变成了三个人,还有秘/书。

    小秘/书感觉压力特别大,齐总临出门的时候还笑眯眯的说:“小林,你今天的妆太淡了。”

    齐总去相亲,带着秘/书已经很诡异了,而且还让她把妆化浓点,这是和相亲对象比美去了吗?小秘/书只好硬着头皮去化妆间补了点妆,然后开着车带着齐九阴准备去赴宴,齐九阴在车上还笑着说:“一会儿记得做会/议笔录。”

    小秘/书瞬间差点喊出来,什么鬼,相亲还要做笔录?

    很快车子就听到了高档餐厅的门口,有迎宾小/姐带着他们往里走,曹小/姐约了一个很浪漫的二人桌台,在靠窗的位置,穿着一身酒红色的露肩小礼服,因为是冬天,肩上披着昂贵的皮草披风,显得年轻又漂亮。

    不过曹小/姐没想到,齐先生竟然还带着一个美/女!

    小秘/书一见是二人台,桌上还插着玫瑰,开了一瓶红酒,旁边点着蜡烛,瞬间尴尬到要死,机智的说:“齐总,要不我先……”

    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齐九阴已经笑眯眯的说:“曹小/姐您好,这是我秘/书,不介意再加一张椅子吧?”

    曹小/姐顿时就瞪了小秘/书一眼,眼神非常不善,毕竟这小秘/书长得年轻漂亮,而且妆容还这么艳/丽,哪里像是秘/书,分明长着一副狐狸精的脸!

    小秘/书后背发/麻,但是曹小/姐也不敢发威,娇滴滴的说:“当然不介意不介意,服/务员。”

    很快服/务员又添了一副碗筷,还有一张椅子,好端端的二人台变成了三足鼎立,瞬间好多人朝这边看过来,简直迷之尴尬。

    齐九阴倒是不介意,笑眯眯的说:“曹小/姐,您喜欢吃什么,点餐吧。”

    曹小/姐咬着后槽牙,一边翻菜单一边瞪着小秘/书,齐九阴也施施然的看了看菜单,这家餐厅的正餐其实一般,性价比太低,但是甜点都做出了新高度,精美漂亮,而且口感非常好。

    齐九阴因为知道小饺子喜欢吃零食,所以特意查了查好吃的东西,打算一闲下来带着小饺子出去玩玩,餐厅都查好了,只是一直没时间。

    这家餐厅之前齐九阴就查过,甜点有很多坚果口味的,例如马卡龙,开心果蔓越莓口味据说很好吃,非常香醇,而且不腻人,有酸甜的蔓越莓夹在里面。

    齐九阴翻了翻菜单,立刻就看到了,其他甜点不能打包,因为一打包造型就没了,这个马卡龙就不同,小饺子那么喜欢吃开心果,开心果夹心的马卡龙估计也喜欢。

    齐九阴看着菜单,顿时嘴角就挑了挑,说:“小林,我记得你喜欢吃甜的,这个打包一份,一会儿带回家吃吧。”

    小秘/书顿时在曹小/姐恶狠狠地目光中瞪大了眼睛,自己最近在减肥,明明不吃甜食的好嘛!

    齐九阴笑眯眯的伸手叫来服/务员,说:“这个味道的马卡龙来两份,都打包。”

    然后又慢吞吞的加了一句,说:“哦对了,分开装,谢谢。”

    “好的先生。”

    服/务员很快就先下去了,给齐九阴打包马卡龙去了。

    餐点好了,齐九阴表现的非常温柔体贴,不过一视同仁,温柔的给曹小/姐布菜,然后也回手给小秘/书布了同样的菜,小秘/书感觉曹小/姐的目光越来越怨毒。

    而且曹小/姐一和齐九阴说话,齐九阴就让小秘/书/记会/议笔录,搞得曹小/姐都不敢说话,更不敢问一些齐九阴的各人爱好什么的。

    齐九阴倒是提出了一些关于合同的问题,曹小/姐还在上大学,对公/司的事情一窍不通,一问三/不知,被问的晕头转向,尴尬的不行,更加不敢说话了,就怕说话露怯。

    曹小/姐很快就顶不住压力,站起来说:“不好意思,我去一趟洗手间。”

    齐九阴笑眯眯的说:“曹小/姐请便。”

    曹小/姐走了之后,小秘/书这才松了一口气,正好服/务员把打包的马卡龙拿上来了,一共两盒,放在两个精美的小袋子里,齐九阴拿了一盒,另外一盒递给小秘/书,笑眯眯的说:“今天表现不错,五倍加班工/资,打包点自己想吃的,一会儿刷我的卡。”

    齐九阴说着,施施然从钱夹里拿出一张卡放在桌上,推到小秘/书面前,小秘/书差点高兴坏了,说:“好的齐总!”

    就在小秘/书欣喜的表情下,齐九阴站了起来,笑着说:“那么接下来齐总临时有个会/议要赶场,就先走一步了。”

    小秘/书:“……”果然不应该高兴的太早……

    齐九阴趁着曹小/姐去洗手间,拿起打包的马卡龙,齐九阴往餐厅外面走,通/过长长的走廊,几乎都要走到门口去了,突然迎面跑过来了一个黑影,跑的还挺急,“哒哒哒”的,然后“咕咚!”一头撞在了齐九阴的小/腿上。

    那小黑影一撞,被撞得意外,“咕咚”又一声,直接倒在了地上。

    齐九阴低头一看,竟然是小饺子!

    小饺子被撞倒在地上,穿的圆/滚滚的,一件粉嘟嘟的,带着猫耳朵的羽绒服,脚上踩着两只可爱的小靴子,脸颊红扑扑的,手里还抱着一个小玩偶,那毛绒玩偶也被撞倒在地上,掉在一边。

    齐九阴一看,赶紧去扶小饺子,说:“你怎么在这里?”

    小饺子也没想到看到了齐九阴,顿时睁大了眼睛,一脸委屈的表情,说:“哥/哥,我迷路了,找不到爸爸。”

    小饺子说着,还伸手去把那个小玩偶捡起来,用小肉手拍了拍上面的土,看起来很珍惜的样子,抱在怀里亲了一大口。

    齐九阴无奈的说:“来,乖,哥/哥给你爸爸打个电/话。”

    他说着,抱起小饺子,小饺子乖乖让他抱着,不过在齐九阴怀里扭来扭曲的,就跟身上长了虱子似的,一刻也不老实。

    齐九阴本身想要去掏手/机,结果小饺子不老实,他怕把小饺子摔着,说:“乖,别动。”

    小饺子抱着怀里的小玩偶,一脸委屈,说:“哥/哥,后背疼疼,疼疼……”

    齐九阴一愣,说:“怎么了?”

    小饺子使劲抱着玩偶摇头,齐九阴赶紧把他粉色的小猫羽绒服脱/下来,结果一愣,小饺子背后的翅膀似乎长大了一点儿?平时穿在羽绒服里应该正好遮住,现在翅膀长大了,羽绒服压着翅膀,当然会觉得疼。

    但是羽绒服又不能脱/下来,毕竟小饺子的翅膀这么大,还因为疼痛一直扑腾,如果不盖着,被人看到了就不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踏踏”的高跟鞋声,竟然是曹小/姐要回来了,齐九阴顿时头疼的不行,赶紧抱着小饺子拐进了旁边的男洗手间,然后把门一带,关上了门,免得被曹小/姐发现。

    餐厅非常高档,洗手间里的空间也很大,每个洗手间都是独/立的,有独/立的洗手台等等。

    齐九阴抱着小饺子进去,锁上/门,然后把小饺子放在洗手台上,脱掉他粉色的羽绒服挂在一边,说:“乖,让哥/哥看看。”

    小饺子老实的坐着,不过小屁/股跟长了刺儿似的,一刻也停不下来,不舒服的扭来扭曲,齐九阴脱掉小饺子的羽绒服,还是看不到小饺子的翅膀怎么了,只是能看到小饺子的翅膀从衣服的缝隙里钻出来,因为明显长个了,所以翅膀被压得已经扭曲起来。

    齐九阴皱了皱眉,说:“来举手,把衣服脱/下来。”

    小饺子很听话,可能是因为疼,老实的就把手举起来了,不过他手上竟然还抱着那只玩偶。

    一只棕黄/色的玩偶,颜色实在不怎么好看,长得跟一只泥鳅似的,小饺子却抱在怀里爱不释手的样子,一副很亲/昵的样子,而且刚才还亲了一大口这只“丑陋”的玩偶。

    小饺子抱着玩偶,齐九阴根本没办法把他的衣服脱/下来,无奈的说:“乖,先把/玩具给哥/哥好吗?”

    小饺子顿时摇了摇头,把/玩偶紧紧抱在怀里,齐九阴哄了好半天,小饺子才可怜巴巴的把/玩偶小心翼翼的放到齐九阴手里,说:“哥/哥你要小心哦,不要弄疼他。”

    齐九阴:“……”一只“丑陋的泥鳅玩偶”而已……

    小饺子奶声奶气的又说:“这是白羽叔叔送我哒,叔叔缩,烛九阴就长成介个样子,介个是哥/哥!”

    齐九阴一听,就愣住了,原来小饺子把这只“丑陋”的玩偶当成自己?

    刚刚小饺子那么宝贝着,齐九阴还有点小吃醋,结果现在一听顿时哭笑不得,可是这哪里是烛九阴的形象?这明明是动画片花木兰里的木须!

    齐九阴把/玩偶接过来,放在一边儿,然后哄着小饺子,说:“来,抬起手来,哥/哥看看你后背。”

    小饺子这才把手举起来,两只小手高高举在头顶,好像投降一样,齐九阴把他里面的小毛衣和保暖衣一起脱/下来,脱/下来的时候相当费劲,因为衣服上给翅膀开的口子大小有限,小饺子的翅膀突然长大了,衣服卡着翅膀,翅膀的羽毛都给卡变形了。

    齐九阴尽量不弄疼小饺子,把小饺子的衣服给脱了下来,小饺子顿时就成了光膀子,袒露着小膀子,别看他脸颊肉肉的,但是小身板儿那叫一个单薄,又瘦又白,肯定是因为平时都在吃零食,不好好吃正餐的缘故。

    齐九阴看了看小饺子的后背,后背上的翅膀明显变大了,可能是因为正在长身/体的缘故,上面一对翅膀长得很明显,下面那对小小的翅膀虽然长得不明显,但是也长了不少,从正面看,翅膀已经遮不住了,竟然长了出来。

    小饺子白/嫩/嫩的后背,连接着翅膀的地方有些发红,小饺子还要背着手去挠,被齐九阴赶紧摁住了,说:“乖乖别挠。”

    小饺子顿时一脸委屈,说:“疼……”

    齐九阴说:“哥/哥帮你吹吹,别挠,应该是在长身/体,翅膀长得比较快。”

    小饺子瘪着粉嘟嘟的小/嘴巴,缩了缩小肩膀,两只白/嫩/嫩的手臂抱着齐九阴的腰,说:“哥/哥,冷……”

    现在是冬天,虽然餐厅开了暖风,不过洗手间里似乎不够暖和,而且小饺子没穿上衣,当然觉得冷了。

    小饺子里面的衣服是不可能给他穿了,毕竟不够大,勒着他的翅膀,齐九阴只好把旁边的小羽绒服拿过来,一边拿羽绒服,一边说:“先套/上这个,一会儿哥/哥抱你出去,直接进车子,就不会冷了。”

    他说着,转过头来准备给坐在洗手台上的小饺子穿衣服,结果这个时候小饺子突然“阿嚏!”打了一声喷嚏,然后一瞬间,齐九阴顿时觉得手底下的小饺子突然就变了……

    变得……

    大了……

    小饺子刚刚只是翅膀长个,只是一瞬间,身/体竟然也长个了,一下从一只可爱的小包子,顺便变成了一个小少年……

    从三四岁的样子,一下变成了十三四岁……

    刚才还觉得小饺子的翅膀有点大,结果现在对比起小饺子的身/体来说,一点儿也不大了。

    最尴尬的是,小饺子打了一个喷嚏,突然就变大了,还是一副可爱又萌的样子,身材纤细,四肢纤长,皮肤白/皙透着一股粉/嫩/嫩,大大的眼睛,眼睛里仿佛能装下一个银河,流光溢彩非常漂亮,小小的鼻子,鼻梁挺挺的,嘴唇有点肉肉,粉的好像有一种甜味。

    然而这么可爱漂亮,一脸天然的小少年,因为突然长大,他的衣服报销了……

    小饺子因为打了一个喷嚏,瞬间变大了,衣服全都报销了,一下就变成光溜溜的样子,浑身上下白玉一般,在洗手间的暖光下几乎流淌着莹润的光芒。

    小饺子一脸不明情况的迷茫样子,刚刚因为翅膀疼,所以眼睛里还有星星点点的泪花,眼眶红丹丹的,这么一看更是又可怜又可爱。

    这样可爱的小少年光溜溜的缩在洗手台上,因为小屁/股直接碰到了冰凉凉的洗手台,打了一个寒颤,觉得冷,扭了扭细/腰和挺翘的小臀/瓣儿,伸出白/皙的胳膊搂住齐九阴的腰,声音软/软的,带着一股糯糯的鼻音,弱弱的说:“哥/哥,穿衣服,冷……”

    齐九阴:“……”

    齐九阴猛地咳嗽了一声,赶紧把小饺子环着自己腰的手拉下来,然后把那只玩偶木须塞在他怀里,趁着小饺子抱着木须玩的时候,赶紧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然后披在了小饺子身上。

    齐九阴身材高大,虽然不是长款的外衣,不过已经能把小饺子从头兜起来,一直兜到小/腿肚子的地方。

    齐九阴眼疾手快的把小饺子裹起来,把大衣的拉锁拉上,然后将小饺子抱在怀里,说:“乖,把腿蜷起来一点儿。”

    小饺子怀里抱着玩偶,一脸奇怪的眨着大眼睛看着齐九阴,说:“哥/哥,为什么要蜷起来?”

    齐九阴无奈的看着小饺子露在外面,一甩一甩的小白腿,因为大衣太大了,他一甩小白腿,不止露/出白花花的小/腿和脚丫,甚至连大/腿和挺翘的臀/瓣儿都看得一清二楚……

    齐九阴哄着小饺子把腿缩起来,然后抱着小饺子快速的从洗手间走出来,走出餐厅门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小秘/书。

    小秘/书也是刚刚逃难一样才从餐厅里逃出来,刚要打开车门,结果就看到了齐总,齐总竟然这么长时间都没走,而且刚刚明明是一个人离开的,现在怀里竟然抱着一个漂亮的少年……

    少年实在太漂亮了,而且皮肤白/皙,一脸懵懂天然的样子,一只手搂着一只玩偶,另外一只手搂着齐九阴的脖子,伸出来手臂又白又嫩,而且是……光溜溜的。

    虽然身上套着大衣,但是小秘/书敢肯定,这小少年大衣下面什么都没穿,甚至连条内/裤都没有!

    小秘/书顿时用一脸看禽/兽的目光看着齐九阴,齐九阴一阵头疼,赶紧抱着小饺子上了车,然后关上车门,说:“开车。”

    小秘/书:“……”

    齐九阴让秘/书开车先把他们送回家,因为秘/书总是不停的用“异样”的眼光从后视镜里往后看,齐九阴无奈的说:“这是我弟/弟。”

    小秘/书立刻说:“是是是齐总,我明白。”

    齐九阴:“……”

    小饺子上了车,趴在齐九阴腿上玩着玩偶,没过五分钟就闲不住了,在齐九阴腿上滚来滚去的,两条小白腿来回乱踢,看的齐九阴火气很大,赶紧把他的两条腿摁下去,说:“老实坐会儿,我先给你爸爸打电/话。”

    小饺子只好抱着玩偶又趴在齐九阴腿上,齐九阴给混沌和甘祝打电/话,两个人刚发现丢/了儿子,正在找,接到电/话松了一口气,其实两个人本身带着小饺子也去那家餐厅吃饭的,就是冲着开心果的马卡龙去的,没想到小饺子一转头就不见了。

    齐九阴打着电/话,小饺子又不老实了,爬起来,两条小白腿一分,竟然正面坐在了齐九阴的腿上,两人面对面,这姿/势实在是……

    小饺子却完全没觉得有什么异样,手里摆/弄着玩偶,然后把/玩偶翻过来,在玩偶后背拉了一下,竟然有个拉锁,拉开之后是一包瓜子……

    齐九阴突然想说一声果然,这么半天没看见小家伙吃零食了,还真是难得,以为小家伙转变爱好了,不喜欢吃坚果,反而喜欢玩玩具了,结果那玩具是个小包,里面装的都是瓜子。

    小饺子抱着齐九阴的脖子,撒娇的说:“哥/哥,吃!”

    以前小饺子是小小的,也就三四岁的样子,坐在齐九阴怀里,完全没什么不对劲儿,不过现在小饺子突然变大了,这样的动作真的太不对劲了,而且小饺子还是光溜溜的,只穿着一件大衣。

    齐九阴想把他从怀里抱下来,但是小饺子撒娇习惯了,就赖在齐九阴怀里不下去,用手臂勾住他的脖子,还在齐九阴怀里乱蹭,蹭的齐九阴瞬间火气很大,思考着自己是不是因为没想过谈恋爱,所以积攒的太多了?

    毕竟烛龙的性/欲是很旺/盛的……

    齐九阴赶紧接过小饺子的瓜子包,拿手捏开瓜子给他剥起来,小饺子吃起了瓜子,瞬间就老实多了,起码小屁/股不总是扭来扭曲了,齐九阴狠狠松了一口气。

    秘/书很快把车子开到了小区里,齐九阴挠着小饺子下了车,那然后快速进了楼门,上了电梯,时间不早了,电梯里没有人,就他们两个。

    小饺子趴在齐九阴怀里,因为齐九阴身材高大,小饺子的小屁/股就坐在他手臂上,非常稳当,一边吃瓜子一边玩玩偶,突然捏起一个瓜子仁,塞到齐九阴嘴边,说:“哥/哥吃。”

    齐九阴看了看电梯,还有几层就到了,上行的电梯应该不会叫停,说:“你吃吧。”

    小饺子噘/着嘴,说:“哥/哥吃。”

    齐九阴瞬间很感动,小家伙竟然还记得给自己吃,就张嘴就着他的手把瓜子给吃了,小饺子“嘻嘻”笑了一声,把瓜子塞在齐九阴嘴里,然后伸起手来,很自然的抬起到粉/嫩的嘴唇边,伸出舌/头,红艳艳的舌/头轻轻的舔/了一下自己的手指,一卷,在明亮的电梯光线下,贝壳一样的指甲上立刻留下了一层亮晶晶的津/液。

    “呼——”

    一瞬间,齐九阴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变得粗重了,他紧紧盯着小饺子的手指,目光变得都深沉了不少。

    小饺子也发现了齐九阴的目光变化,歪了歪头,一脸困惑的表情,伸手搂着齐九阴的脖子,声音软糯的笑着说:“哥/哥,好吃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86章 小狐狸团子九号X小饺子2》,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