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81章 冬夏3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齐夏被扔上车去,头晕的厉害,因为失血的缘故,他非常虚弱,他本身就比别人虚弱得多,完全是靠一口阳气活着,随着血液的流失,阳气也随之流失,齐夏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慢慢的凉了下来。

    他看不到东西,不知道车子往哪里开,意识有些淡薄,慢慢昏晕了过去。

    车子一直在行驶,开了很长时间,齐夏只觉得颠簸,渐渐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醒了过来,能感觉车子依然在行驶,前面那几个打/手很放心,一边聊天一边放着音乐,开着车往前走。

    “他不是死了吧?”

    “嗨,死就死了,没死的话顶多一会儿再受些罪。”

    “也是,反正抓到了。”

    “另外那个小的没抓到,不知道老板会不会给咱们付全部的尾款……”

    那几个人聊着天,齐夏的意识慢慢回笼了,他们说的是小桃子,那些人还要抓小桃子。

    齐夏微微动了一下手指,感觉到自己的手脚并没有绑住,只不过他没有力气动,倒在后车座下面。

    齐夏的嗓子滚动了两下,他闭着眼睛,慢慢把手从后背抽/出来,一点一点的,然后慢慢的摸/到自己领口的位置,再一点一点的把自己的领针抽下来,轻轻一按……

    齐终开着车,快速的往郊区赶,从监控录像,他得到了一个大体/位置,但是很快的,这个位置消失了,因为郊区的摄像头很少,那辆车从他们的掌控之中消失了。

    齐终的车子已经开到了郊区,这边车越来越少,最后私家车已经没有了,再往前走都要到公墓了,只有几辆公墓祭扫的大巴车来回的开动着。

    齐终的车子慢慢停在路边,气的狠狠砸了一下方向盘,彻底丢/了,不知道那些人带着齐夏去了哪里。

    那些人动作非常狠,齐夏身/体本身就虚弱,他们把齐夏打得满脸是血,齐终一想到地/下车库那个视/频,一身的火气就根本无法驱散,眼睛红的像血一样,眼眸几乎爆裂,里面充斥着浓浓的血丝。

    小桃子在公/司里,齐夏的事情已经报了警,但是他们失去了那辆大车的位置,好像并没有办法,只能等待结果。

    齐终不敢再想下去,齐夏那么弱的身/体,在那些人手上多呆一分钟都是危险,何况是让他等下去,每一秒都会要了他弟/弟的命。

    齐终疲惫的盯着外面一个方向,火红的眼睛眯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发出“叮——”的一声脆响,然后是“嘀、嘀、嘀、嘀……”的响声。

    齐终猛地一下醒过来,立刻打开自己的手/机,手/机上突然传进来一个信号,齐终把定位软件打开,是一个正在快速移动的信号,离他并不是太远,只有大约几公里的距离,正在向远处行驶。

    齐终看到那个信号,猛地眯起眼睛,把手刹放下,车子发出“嗡——”的一声,快速冲出去,追着那个信号行驶出去。

    齐夏拨/开自己的领针,把领针死死攥在手里,这个动作仿佛就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齐夏的领针是他过一岁生日的时候,哥/哥送给他的,非常漂亮的钻石领针,看起来高贵而优雅,适合别在衬衫的领子上,特别衬齐夏白/皙的皮肤。

    不过齐夏收到领针的时候就挑了挑眉,哥/哥这种小把戏,总是在做,而且每次都失败,不过依然每次都在做,简直就是锲而不舍,越挫越勇。

    其实自从齐夏把火精给了齐终的事情之后,齐终就非常害怕,他总是会心惊,如果哪一天齐夏又失踪了,他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齐夏。

    齐终是个看起来很冷漠的人,不过很意外的他是个控/制狂,而且也被齐夏的举动给吓怕了,所以齐终从齐夏出院开始,就送给他过几个小礼物,例如领带,车子里的小摆件,或者是戒指,手表这样的东西,能放在车里,或者随身携带的。

    不过齐夏不喜欢戴手表,手腕会很重,他也不习惯看手表,更别说戒指了,虽然齐夏戴着很好看,也显得很时尚,不过他也不喜欢戴,齐夏手上总是干干净净的。

    最重要的是,齐夏第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些小玩意里面都有定位仪……

    齐终的礼物被拒绝过很多次,他也知道弟/弟看出来里面有定位仪,不过仍然坚持每次送礼物,隔三差五送过来一些礼物,以至于齐夏隔三差五的在自己的车子里发现各种新添置的小玩意,例如车载香水,突然多出一个车载靠垫等等,全都是添加了定位仪的东西。

    齐夏对此相当无奈,兄弟两个人也紧急磋商过很多次,最后齐终表示不会再做小手脚,但是过几天之后齐夏还是能发现自己的车子里有哥/哥新添的东西……

    以至于齐夏第一次去酒吧看看新鲜事物,车子刚停好,第一条腿刚踏进酒吧的大门,就被齐终给抓到了,灰溜溜的带了回去。

    齐夏的这枚领针价值不菲,也是齐终送的,作为一岁的成年礼物,不过齐夏都不用猜,里面一定动了小手脚。

    对此齐终很坦诚,直接承认了。

    齐夏特别无奈,但是这个礼物意义非凡,是成年礼物,所以齐夏和齐终做了小谈判,礼物齐夏会收下,但是定位不会打开。

    齐终当然不乐意,他送这个就是想看到弟/弟都在什么地方,毕竟自己的工作很紧,不能无时无刻的跟着弟/弟,这个东西非常需要。

    不过作为同是成年人的齐夏来说,当然不乐意戴着这个东西,最后齐终还是妥协了,齐夏收下了领针,而且每天别在领子上,但是不打开定位仪。

    齐夏的手心里都是血,他紧紧攥着那枚领针,苦笑了一下,没想到竟然有一天派上了涌/出,看起来哥/哥还真是有先见之明的……

    齐夏很昏沉,有些接受不了车子长途行驶,他哪里都难受,想要昏睡,但是告诉自己不能睡过去。

    “蹭——!”的一声刹车,车子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是前面的几个人说:“开大门,老板要的人带来了。”

    齐夏眯着眼睛倾听,就听到了大门打开的声音,有很多脚步声,似乎人不少,然后车子就行驶了起来,应该是行驶进了“大门”之中,按照车子的速度,他们又行驶了一段时间,大门之内的这段路看起来不短,应该是个私人别墅,或者是山庄。

    齐夏脑子里转了半天,郊区的地方的确有很多私人别墅,建地面积都不小。

    很快车子停了下来,这回熄了火儿,齐夏怕他们把领针搜出来,快速的把领针塞/进了自己的袖子里,使劲一扎,别在了袖子内/侧,这样让人不容易发现。

    就听到“咔嚓!”一声,后车门拉开了,齐夏看不到东西,他的头上蒙着黑布,就感觉有人伸手过来,猛地将他一拽。

    “嘭!”一声,齐夏直接从车上滚下来,摔得他五/脏/六/腑都要碎了,趴在地上,“唔……”的一声,直接吐出一口血来,血顺着下巴往下/流,滴滴答答的流在地上。

    另外几个人说:“你不是把他摔死了吧?赶紧带进去吧。”

    齐夏根本爬不起来,他感觉自己是活着还是死了,完全是看自己的意愿,只要他一闭眼,或许就再也睁不开眼睛了。

    那几个人拽起齐夏,托着他往里走,齐夏一路上都昏昏沉沉的,又看不到东西,觉得非常晕,嘴角的血还在滴滴答答的往下/流,感觉很冷,冷的想要打摆子。

    “嘭!”

    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那几个打/手一扔,就把齐夏扔在了地上,地板上“啪”的一声溅上了好多血。

    就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说:“哎呀!真恶心,你们怎么搞的!”

    那声音特别的嚣张,带着一股炫耀劲儿,听起来尖酸刻薄。

    齐夏刚刚还在想,到底自己是得罪了什么人,才要这样报复自己,还要抓小桃子?

    齐家的生意很广,得罪的人不少,但是敢这样直接动粗的,真是没有。

    不过现在齐夏一听那女人的声音,顿时笑了起来,嗓子里发出“呵呵”的沙哑笑容,说:“原来是乔小/姐,真巧。”

    齐夏头上还戴着黑布,就听到“唰!”的一声,黑布一下被打/手拽走了,血水弄了齐夏满脸,将他梳理的整齐的头发弄得乱七八糟,黏满了血迹,白/皙的脸颊上也都是血迹,刺目的鲜血衬托着他苍白的脸颊,几乎是奄奄一息。

    齐夏不用抬头,已经看到了乔芬雨的高跟鞋,鞋尖踹过来,在他脸颊上踩了一下,挑着他的脸颊,迫使齐夏抬头,笑得那叫一个得意,说:“齐先生,我也觉得好巧呢,您怎么到这儿来了?”

    齐夏的眼神有些无力,几乎是咬着后牙支撑着,乔芬雨看到他这个模样,立刻笑起来,笑的像个疯婆子一样,说:“齐夏!你那天不是还在羞辱我,不肯撤回起诉,今天呢?你知道自己像个什么?你像是一条/狗!!你像一条/狗一样趴在我的面前!来啊,给我舔鞋子啊,对着我摇尾乞怜,我或许会给你一条生路。”

    齐夏撩/起眼皮看着她,乔芬雨笑的有恃无恐,一张脸都要扭曲了。

    齐夏突然也笑了一声,虽然很轻。

    乔芬雨说:“你笑什么!?你以为不敢杀了你吗!?我只是不想让你死的太便宜!反正谁也不知道是我/干的。”

    齐夏笑的有些愉悦,笑的乔芬雨后背直发/麻,齐夏才淡淡的说:“乔小/姐,我建议你穿个打底/裤,站得这么近,太辣眼睛。”

    乔芬雨一瞬间都傻了,随即反应过来,齐夏这是在羞辱自己,气的使劲跺了一下高跟鞋,齐夏嗓子里发出“嗬——”的一声抽气声,嘴唇哆嗦着,疼得他几乎要昏死过去,乔芬雨用鞋跟撵着他的手背,使劲的踩下来,几乎要将他的手背给踩穿了。

    齐夏嗓子里发出急促的喘气声,仿佛要死过去,疼的浑身颤/抖,乔芬雨这才出了口气,松开脚,笑着说:“我看你还能得意多久?先生呢?请先生过来。”

    齐夏本身都要昏死过去了,突听乔芬雨说这句话,明白乔芬雨后面一定还有后/台,不然也不会这么嚣张,她一个过气的女艺人,哪来的钱雇亡命之徒。

    很快就听到了脚步声,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由远而近的走过来,齐夏眯着眼睛,眼睛几乎被血迷了,就看到那个男人越走越近,是个中年男人。

    很巧齐夏也认识他,是当年廉刑签约公/司的老板,也就是要潜廉刑的那个男人,那个罪魁祸首,因为廉刑的拒绝,弄出来一系列的脏水。

    前几天齐终已经让律师加快步骤,正式起诉了这个男人和乔芬雨。

    齐夏冷笑了一声,原来是狗急跳墙了。

    那个男人走过来,低头看着地上的齐夏,说:“齐老板,我本身也不想这么做的,毕竟咱们都是生意人,但是你们齐家不给别人活路!就别怪我下手太狠了。”

    齐夏冷笑一声,虽然有些没力气,但是仍然断断续续的说:“活路?所以你狗急跳墙了?我猜……你现在已经准备好机票了,准备抱负我一出,然后漂洋过海的逃命,对吗?”

    那男人的脸色顿时僵硬下来,旁边的乔芬雨的脸色也很难看,尖/叫着就要冲过来踹齐夏。

    这个时候那男人突然抬起手来,笑着说:“不要动粗,齐老板可是文明人,你们看,齐老板的脸真是漂亮,可惜蹭了好多血。”

    他说着,拿出一个手帕来,蹲下来给齐夏把脸上的血擦掉。

    他的动作把齐夏额头上的伤口都擦裂了,疼的齐夏闭着眼睛。

    男人擦掉齐夏脸上的血,随即笑了起来,抬手顶起齐夏的下巴,说:“我早就发现了,齐老板长得真漂亮,比那些小明星要好看的多了,看起来,我今天是要有福气了?”

    他这么一说,旁边的乔芬雨顿时露/出笑容,说:“先生您不知道呢,齐老板清高的很。”

    男人笑着说:“我就喜欢清高的,这样吧,反正飞机还有一段时间,咱们时间也充裕,随便玩玩总可以吧?”

    乔芬雨一脸阴险的说:“齐老板这样走虚弱的很,先生您可别把人玩坏了。”

    男人说:“反正是要死,我送齐老板爽/死,总比疼死强,是吗?”

    乔芬雨娇/笑了两声,奉承说:“先生您可真体贴呢。”

    齐夏眯着眼睛,恨恨瞪着他,那个男人说:“愣着干什么,帮我跟着他,把他衣服扒了!就在这里!”

    那几个打/手立刻粗鄙的笑起来,快速冲过来,伸手压住齐夏的手脚。

    齐夏浑身无力,身上也冰冷一片,被那些人按在地上,粗重的喘着气,瞪着眼睛死死盯着那个男人。

    男人被齐夏这种发狠的眼神取/悦了,笑着走过来,说:“快点扒掉衣服,我的时间不太多,飞机一会儿就要来了。”

    齐夏猛烈的挣扎着,那些打/手笑着伸手去扯他的衣服,西装很快“啪!”一声给扯开了,扣子直接飞出去,那个男人让人按住齐夏的双/腿,然后去扯他的皮/带,将皮/带拉下来,然后去脱齐夏的裤子。

    齐夏感觉腿上瞬间冰凉起来,本身身上就冷,他的双/腿一下暴/露在空气中,那男人差点看傻了眼,齐夏长得非常漂亮,身材匀称,虽然很虚弱,但是身/体并不枯瘦,齐终每天都会把自己的阳气度给齐夏,保证齐夏足够一天的活动量,绝对不会吝惜,生怕齐夏吃苦。

    齐夏的腿修/长又匀称,皮肤白/皙,而且几乎没有什么体/毛,看的乔芬雨咬牙切齿的,又想到刚才齐夏羞辱自己的话。

    乔芬雨笑着说:“先生,不如我帮你录像吧。”

    男人笑着说:“好啊,录好点,给齐先生来点特写,千万别照到我的脸。”

    乔芬雨赶紧说:“当然了,那是当然。”

    齐夏手腕使劲挣扎,但是那些打/手按得死紧,男人一脸色/眯/眯的样子,快速扑过来,把齐夏的裤子拽下来,还去抓他的腿,要去扯他的内/裤。

    齐夏浑身打冷颤,牟足了一口气,狠狠踹过去,“咚!!!”的一声,男人一下被齐夏给踹翻在地上,吓得旁边的打/手一怔。

    齐夏这个时候手腕一转,手指一下抽/出别在自己袖子里的领针,快速的一扎。

    “啊啊啊啊啊!!!”

    领针一下扎进旁边打/手的手背上,几乎连根没入,那打/手根本没防备,瞬间被扎的鲜血淋漓,大喊起来。

    齐夏快速的拔/出领针,猛地翻身起来,不过他的身/体几乎撑不住,“咚!”一声又跪在了地上。

    另外几个打/手见到这一幕,都快速的冲过来,男人/大喊着:“抓/住他!!快抓/住他!!”

    齐夏刚才那两下已经用足了全身的力气,几个打/手冲过来,对着齐夏猛踹了好几下,齐夏“嘭!”一声倒在地上,手里带血的领针“啪”的一声掉在地上,蹦出老远,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齐夏感觉身/体很冷,在不停的打颤,他想要蜷缩起来都不行,眼睛无力的紧紧盯着那枚血粼粼的领针,看着它蹦出很远,然后慢慢停下来,因为刚才剧烈的动作,领针的针尖都弯了,上面精致的桃花花瓣也扭曲了,镶嵌的钻石一下迸溅下来,散在地上。

    齐夏觉得自己好像就是那枚领针,四分五裂……

    齐夏的眼皮很重,打/手的声音在他的耳朵里仿佛是怪兽在叫,一切都失真了,那些打/手愤怒的冲过来,还有乔芬雨,愤怒的抬脚去踹他。

    就在这个时候,齐夏却没有迎来难以克制的疼痛,而是听到“啊啊啊啊!!”的尖/叫/声,然后是“嘭!!!”的一声,似乎是什么东西撞在地上的声音。

    齐夏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额头上的血又流下来,眯在他的眼睛上,齐夏看不清楚,但是他感觉到有人冲过来,一把抱起了自己。

    温度比常人略高的体温,僵硬却无比温柔的拥/抱,齐夏很熟悉,无比的熟悉,齐夏还记得,上一次在自己就这样要失去意识的时候,齐终就是这样疯狂的抱着自己,不断地喊着自己的名字。

    “齐夏!齐夏?!”

    果然,齐夏听到耳边急促的呼喊声,是齐终的声音,非常急促,带着焦虑,还有要爆/炸一样的愤怒……和恐惧。

    齐终的确恐惧,他恐惧极了,作为一条烛龙,似乎没有什么能让他恐惧的,但是不然,齐夏身/体冰冷,衣冠不整,满脸都是血,样子虚弱极了,仿佛随时都会远离他。

    齐终害怕齐夏不能回答自己。

    齐夏睁不开眼睛,刚才的坚强仿佛是个纸老虎,脸上的表情突然有些委屈,用虚弱的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哥/哥……”

    齐终听到了齐夏的回应,猛地松了一口气,接连不断的送自己的阳气给齐夏,摸/着齐夏冰冷的手心,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冰冷了。

    齐终听着齐夏委屈的声音,心中的愤怒没有得到平静,反而更加火爆起来,他快速地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齐夏的腿上,将他暴/露的地方遮起来,伸手擦掉流进齐夏眼睛里的血,说:“乖,没事,没事了,哥/哥来了……齐夏别睡,好吗,别睡,坚持一会儿……”

    乔芬雨和那个男人见到是齐终,立刻吓得魂都要没了,但是看了半天,齐终似乎是一个人来的?

    男人立刻大喊着:“抓/住他们!两个都抓/住!”

    那些打/手从地上快速的爬起来,冲向抱着齐夏的齐终,齐终脸上冷的几乎要结冰,抬起眼皮看着那些人冲过来,呼吸都粗重了,散发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暴怒,嗓子里发出粗重的喘气声。

    齐终拍了拍齐夏,温柔的说:“乖,哥/哥就在旁边。”

    齐夏似乎听到了,闭着眼睛,但是点了点头,齐终将他慢慢放下来,非常小心仔细,然后站起来,突然快速的冲上去。

    那几个打/手手里握着刀子,冲着齐终冲过来,齐终却没有躲闪,猛地一把握住打/手的手腕,就听到“咔嚓!!!”一声,打/手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是“啊!!!”一声哀嚎,手腕已经被生生掰断了。

    齐终眯着眼睛,一双黑色的眼睛快速的变成了血红色,脸上带着冷酷的狞笑,声音低沉沙哑的说:“那只脏手碰了我的弟/弟?告诉我!”

    那打/手吓得浑身颤/抖,根本来不及说话,“嘭!!!”一声巨响,已经被齐终一脚踹在胸口,一下踹飞出去。

    齐终仿佛是一个魔鬼,从地狱中爬出来,眼睛红的吓人,平时冷漠的脸带着一股狰狞,旁边的打/手吓得尖/叫着逃跑,乔芬雨和男人一看势头不对,也快速的想要逃跑。

    乔芬雨穿着高跟鞋,跑的不快,一下摔倒在地上,眼看男人要跑,立刻大喊着:“先生,等等我!救救我啊!别丢下,别丢下我……”

    乔芬雨说着去拽那个男人,男人一下被拽住了,想要甩开乔芬雨,结果齐终已经一把抓/住了乔芬雨的头发,“嘭!”的一下,乔芬雨一下倒在地上,她手里还抓着男人,男人也被一下扯到了。

    乔芬雨一下倒在地上,手上的手/机就掉了下来,不知道碰到了哪里,开始自动播放刚刚拍下来的视/频。

    视/频里那些打/手还有男人在不断的大笑着,乔芬雨的声音也近在咫尺,镜头一直对准齐夏,那几个男人压住齐夏,撕扯他的衣服,男人拽下他的裤子,都是一脸猥亵的表情。

    这个视/频无异于是火/药,在齐终的怒火上又加了一把火要,齐终一把拽起乔芬雨,狠狠摔在地上,乔芬雨尖/叫着,吓得几乎昏死过去。

    那男人想要逃跑,大喊着:“鬼啊!鬼!你是鬼!”

    齐终眯着眼睛,冷笑了一声,说:“鬼?”

    他说着,手心一展,猛地打过去一股火焰,火精的火焰瞬间燃/烧起来,一下点燃了男人的衣服,男人惊叫着倒在地上,在地上快速的打滚儿,想要扑灭火焰,不断的哀嚎着,还冲向乔芬雨,说:“救我!快给我灭火!救我!”

    乔芬雨也大叫着,说:“别过来!别过来!”

    两个人的样子非常滑稽,一个追一个跑,还不断的在地上打滚儿。

    齐终眯了眯眼睛,回头看了一眼齐夏,快速的跑过去,伸手抱起齐夏,齐夏因为齐终的一股阳气,似乎缓过了一些,伸手搂住齐终的手臂。

    齐终轻声说:“乖,没事了,救护车马上就来,没事了。”

    齐夏躺在齐终怀里,齐终的手轻轻覆盖在齐夏的伤口上,齐夏的伤口在慢慢地愈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齐夏没有睁开眼睛,很缓慢的滚动了一下嗓子,说:“哥/哥……我以为见不到你了……”

    齐终心脏一紧,将齐夏抱得更紧,说:“傻孩子,别说傻话,别吓哥/哥,不会的……是哥/哥不好,以后到哪里都带着你,别吓哥/哥。”

    齐夏笑了一声,似乎很少听到齐终这么“脆弱”的嗓音,还带着一丝轻微的哽咽,不过齐夏很疲惫,眼睛睁不开,看不到齐终的表情,一定很丑……

    齐夏呼吸有些微弱,身/体微微蜷缩着,说:“哥/哥,有点冷……”

    齐终赶紧将人抱紧一些,然后将自己的阳气送到齐夏体/内,齐夏仿佛想要睡觉,好像是一个小孩子,蜷缩在齐终怀里,偶尔微微颤/抖一下。

    齐终不停的安慰着齐夏,仿佛很有耐心,口气温柔的哄着他,也不知道是不是齐终的嗓音太温柔了,反正让齐夏觉得越来越委屈,越是听他的嗓音,越觉得委屈。

    齐夏嗓子颤/抖的说:“疼……好疼……”

    齐终心疼的不行,说:“乖,哥/哥给你吹吹,不疼了……救护车就来了,齐夏乖,不要睡觉,看着哥/哥,和我说说话。”

    救护车的声音很快就由远传来了,青丘雪桃听到儿子出/事/了,也是第一时间赶过来,众人冲进来,就看到别墅的大门口一地狼藉,地上好多血,倒着很多打/手,里面也是,还充斥着刺耳的尖/叫/声。

    救护车的医护人员就看到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好像疯了一样,那个男人不停的挥舞着双手,追着前面的乔芬雨跑,一边跑一边大喊:“救救我!!要烧死了!要烧死了!给我灭火啊!灭火啊!”

    他说着还不停的在地上打滚儿,乔芬雨则是尖/叫着说:“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离我远点!”

    但是那些医护人员根本看不到任何的火焰,那两个人仿佛是疯了一样……

    救护人员立刻将齐夏弄上救护车,快速的开走了,开到了最近的医院进行救治。

    齐夏有很多内伤,踢得几乎内出/血,外伤还算好的,手腕脚腕有些挫伤和扭伤,最重要的是虚弱,需要静养。

    齐终跟着到了医院,一刻都没离开,一副非常焦虑的样子,齐夏很快抢救完毕,推进了特护病房,医院还要去血库调血,齐夏流/血过多,需要输血抢救。

    不过这边比较偏远,调血速度不够快,齐终就跟着护/士去做了验血,然后输血给齐夏。

    齐夏昏迷了很久,输了血之后终于脸色慢慢红/润了起来,睡了一整天,第二天才醒了过来。

    齐终一直没有合眼,也没有吃任何东西,就坐在病床边看着他,伸手轻轻/抚/摸/他的脸颊,齐夏的脸颊红/润起来了,而且带着一丝温暖。

    齐夏的眼睫突然颤/抖了两下,有些迷茫的睁开了眼睛,第一个看到的果然是哥/哥,他的眼睛在病房里扫了一圈,突然笑了一声,很虚弱,声音沙哑。

    齐终轻声说:“笑什么?”

    齐夏声音沙哑,虚弱的说:“哥/哥长胡子了,好丑。”

    齐终无奈的笑了一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果然有胡子茬,扎扎的胡子茬,有些沧桑的样子,毕竟他坐这里一整天了,一刻都没离开,也不可能梳洗。

    齐终笑着说:“你这臭小子,还嫌弃哥/哥了?”

    齐夏笑了笑,脸色还有些疲惫,但是已经好转太多了,他抬起眼来,看着输液器,那里面已经不是血液了,齐终抽/了一次血,齐夏的血色素恢复得很快,就不需要再输血了。

    齐夏盯着那透/明的输液器,突然出神的说:“我身/体里……有哥/哥的血……”

    齐终一愣,随即笑着说:“昏睡着都有印象吗?的确输血了,感觉好些了吗?”

    齐夏点了点头,说:“有感觉,是火精的温度,似曾相似……”

    齐终突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如果当年的事情没有发生,弟/弟身上还有火精,遇到那天的事情,也不会这么狼狈,齐终很后悔,但是后悔也于事无补。

    齐夏转头看着他,突然笑着说:“除了火精的温度,还有哥/哥的温度。”

    齐终心里有一股酸楚,伸手轻轻搂住齐夏,亲在他的额头上,说:“齐夏,快点好起来,哥/哥很担心你。”

    齐夏又笑了一声,突然说:“那不要好起来了,还是让哥/哥担心吧,感觉赚到了。”

    齐终无奈的伸手刮了一下他的鼻梁,说:“说什么傻话。”

    小桃子跟着廉刑也赶过来了,两个人出去给齐终买饭,没想到齐夏就醒了,小桃子一看到哥/哥醒了,立刻哭的天昏地暗,眼睛哭成了红桃子,趴在哥/哥身上直抽泣。

    齐终怕他把齐夏给压出好歹了,齐夏则是一脸幸福的拍着小桃子,说:“我弟/弟哭起来真可爱。”

    齐终:“……”

    廉刑:“……”

    齐夏在医院里住了半个月,齐终每天都陪着他,所有的办公都搬到了医院来,任何会/议应酬和发布会都不参加,寸步不离。

    齐夏身/体已经好了,看着坐在床边给自己削苹果的齐终,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说:“哥/哥,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齐终慢条斯理的削苹果,然后把苹果切成小块,还切成了小兔子的样子,放在盘子里,旁边放了几个水果叉,递给他,说:“等你再恢复一点。”

    齐夏感觉自己要长毛了,说:“最近你不是很忙吗,你去上班吧。”

    齐终笑了笑,说:“嗯?不是当时抱着哥/哥不撒手,又委屈又撒娇的时候了?”

    齐夏被他一说,顿时老脸发红,叉起一个小兔子的苹果往嘴里塞,“咔咔咔”的嚼起来,说:“谁……谁委屈撒娇。”

    齐终笑着说:“难不成是我?”

    齐夏瞪了他一眼,齐终说:“爸爸在公/司,有事情他会处理。”

    齐夏说:“你这样坑爹是不好的。”

    齐终笑了笑,说:“谁让弟/弟不让人省心呢?”

    齐夏无奈了,感觉自己只是病了一阵,怎么哥/哥的口才变得更好了?

    齐夏又住了几天院,齐终终于挨不住他软磨硬泡,给齐夏办了出院手续,不过两个人约法三章,出院之后要在家静养,不能乱跑。

    齐夏出院的时候大家都来接他了,齐终亲自开车,把他送到家里,然后齐终就出门了,齐夏还以为他去上班了。

    齐终出门很急,中午都没回来,下午的时候齐夏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就听见门外有动静,是开门的声音,有人推门进来了,齐夏吓了一跳,竟然是哥/哥。

    齐夏之所以心虚,是因为他根本没穿拖鞋,直接从楼上跑下来,坐在沙发上就看电视了。

    果然齐终一进来就皱了皱眉,说:“拖鞋呢?”

    齐夏眼睛转了转,笑着说:“刚才拖鞋它自己逃跑了。”

    齐终“呵”的笑了一声,颇有霸道总裁的冷笑风范,走过来,脱/下外套扔在沙发上,一边扯松自己的领带,一边低下头来,突然伸手在齐夏的额头上一弹。

    齐夏“哎!”了一声,伸手捂住自己的额头,感觉都要弹红了,齐终说:“会说/谎/话了,嗯?”

    齐终把领带抽掉扔在一边,然后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黑色的绒面小盒子,特别的精致,上面有一个logo,也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盒子上有几颗亮闪闪的宝石点缀,看起来价值不菲。

    齐夏说:“这是什么?”

    齐终挑了挑眉,打开盒子,齐夏一瞬间还以为/哥/哥这是要求婚的节奏,结果就看到盒子里放着两枚领针……

    齐夏的笑容都僵硬了,变成了干笑,如果这是要求婚的节奏,那么他的新娘绝对会哭死!

    齐夏说:“这不会是……”

    齐终笑的非常温柔,一副好哥/哥的形象,说:“你之前的领针坏了,我给你加急定做的新的,刚刚才取回来,款式喜欢吗?我觉得这东西还挺/实用的……哥/哥帮你戴上?”

    齐夏气得拍了一下他伸过来的手,说:“这上面不会又有定位吧?”

    齐终挑了挑眉,说:“不需要开关的,二十四小时定位,睡觉的时候别在睡衣上,记得别忘了白天戴在身上,如果你觉得麻烦,哥/哥帮你戴也行。”

    齐夏一脸死灰的盯着齐终帮他把领针真的别在了睡衣的领子上,说:“哥/哥,你不觉得你这个控/制欲已经达到了变/态的级别了吗?”

    齐终笑了一声,说:“谁让家弟那么不让人省心,做哥/哥的也是操碎了心。”

    齐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81章 冬夏3》,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