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78章 小狐桃6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虽然廉刑变成了灵兽,不过一点儿也不影响他的生活,廉刑变成了齐家的童养媳……哦不是,是家政工……

    也不是,是正式签约的艺人……

    廉刑的事业在二十几岁的时候彻底粉碎,从没想过在三十五岁之后,竟然又要重新开始,仿佛一次重生。

    齐家正式签约了廉刑,并不只是小桃子那天给他家叔叔出气而已,而是真正的签约。

    廉刑并不是一签约就开始复出,刚开始只是在家里当家政工,伺候“小少爷”,多半就是煮煮饭,然后和小桃子做一些“运/动”。

    这一个月里,报纸微博杂/志都要炸了,十几年/前当红影/帝突然爆出各种丑/闻,虽然已经冷却了十几年,但是当年的片子可谓全是廉刑演的,不管你看哪部片子,里面全都有廉刑的身影,所以现在一有人提起来,仍然没有过时,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他是谁。

    新闻层出不穷,刚开始冒出一堆跟风抹黑的新闻,后来突然一波浪潮打了过来,很多人扒出了被廉刑“潜”的那个小少年的身份,竟然是齐家的小公子爷!

    这一个新闻扒出来之后,简直就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的人都非常咋舌,齐家是什么样的人家,可谓是名门贵/族,齐家的小公子,那可是捧在掌心里的,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钱在这富家少爷眼里算什么?

    怎么可能是过气的艺人能潜的动的?

    开玩笑吗?

    这个新闻在微博上几乎传疯了,脏水不攻自破,根本不是什么过气巨星玩/弄未成年,一堆围观群众又开始转向立场,开始求更多深扒。

    于是这个时候齐家为廉刑准备的公/关团队已经就位了,开始正式宣布,廉刑的律师要对十几年/前的各种诽/谤和恶意中伤讨回说法,并且提出起诉。

    廉刑的律师团队还公开了名单,每个律师都是打过大官司,见过大仗势的,顿时让所有人咋舌了。

    廉刑的官司瞬间就成了热门,微博上每个热搜恨不得都是廉刑,要不然就是跟廉刑有关系的人。

    最有关系的,当然是当年那个和廉刑离/婚的前妻了……

    廉刑休息了一个月,然后包装团队也来了,廉刑当年是演技派,但是这年头只有演技可不行,还需要颜值和包装。

    已经三十五岁的廉刑算是大叔级别的男人了,但是廉刑是灵兽獬豸,说白了年龄对于他来说没有多大意义,大叔还是一个相当有魅力的大叔,尤其梳理一番之后,不只是有魅力,而且非常迷人……

    休息之后就是战场一样的繁忙,一天赶很多场次,档期排得各种满,各个杂/志报道都打来电/话想要约访谈,想要第一时间爆料当年的事情,再有就是刨根问底,廉刑和齐家小公子爷到底是什么关系?

    廉刑的经纪人并没有给他接这种东西,刚开始都是一些写/真,先发出去一部写/真,叔叔可谓是身材高大,而且颜值相当正,写/真里透露着成熟,还有一种慵懒和颓废的性/感。

    写/真一发出去,粉丝瞬间暴/涨了不少,廉刑的微博天天都要被回/复转发和私信弄得爆/炸。

    然后是正式复出的简短发布会,在齐家的娱乐公/司里召开,齐家大哥齐终亲自坐镇,还有廉刑的经纪人,是现在最大牌的经纪人之一,这次参加发布会的,另外有一个非常热门的人,也就是这次的绯闻主角之一……

    自然是小桃子了。

    小桃子穿的一身笔挺,坐在齐终的办公室里,正转着椅子,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演讲稿,正在苦恼的背着,都要把自己整理好的头发挠坏了。

    小桃子的二哥齐夏从外面走进来,见弟/弟一脸苦恼,嘟着嘴抓着头发,不由得有些想笑,说:“背下来了吗?”

    小桃子一看到二哥,顿时跑过去,抱着二哥的腰,说:“哥/哥,叔叔在哪里呀,我一上午都没看到他了。”

    齐夏无奈的说:“一会儿发布会之后你就能见到他了,发布会上也能见到,好好背下来,别给你叔叔搞砸了,知道吗?”

    小桃子说:“我知道了,我都背下来了……”

    小桃子挠了挠头发,说:“哥/哥,可是我照着这个说,是不是骗人的?”

    齐夏捏了捏小桃子的脸蛋,说:“的确是骗人的。”

    小桃子一脸苦恼的说:“可是骗人多不好。”

    齐夏笑着说:“但是只有这样,你叔叔才会好,不然别人都骂你叔叔,那怎么办?”

    小桃子一提到廉刑,顿时底线就擦了一干二净,说:“那好吧,那就这么说了,我都背下来了。”

    齐夏揉了揉他的小/脸蛋,说:“乖,马上就开始了。”

    齐终和廉刑那边也准备好了,发布会在上午十点正式开始,廉刑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打着领带,身材高大,面相英俊,有一种沧桑的感觉,化妆师特意没有给他太遮粉,这种感觉既性/感,又符合现在的时务。

    廉刑从后/台走出来的时候,顿时被闪光灯差点闪瞎了眼睛,竟然有这么多的记者,人山人海的,廉刑一出来,争抢着去拍照录像。

    这种闪光灯的焦距,廉刑已经久违了,然而并不陌生。

    齐终一脸冷漠和淡定,说:“廉先生。”

    他说着,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竟然让廉刑先坐下来,然后自己才坐下来,经纪人也落座了,最后齐夏带着小桃子走了出来。

    小桃子一出来,顿时又是一阵闪光灯的狂轰滥炸,“咔咔咔”的拍照声此起彼伏。

    发布会正式开始了,这是发布会,也是正式的签约仪式,虽然之前已经签过了,但是当时太仓促,没有正式公布,今天正好来个正式的公布。

    齐终说了一些客套话,然后就谈到了廉刑的签约过程,还有和小桃子的关系。

    这才是大家最想听的,虽然廉刑这个身份不能潜小桃子,不过齐家小三公子是可以潜廉刑的,廉刑销声匿迹了十几年,突然又出现了,这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小桃子已经备好了演讲稿,那可是他二哥齐夏写的,小桃子一向特别佩服二哥的口才和文笔,绝对厉害,最厉害的说客,都能把大哥给说服气了。

    小桃子面对摄像头的时候一点儿也不怯场,其实还有点新奇,他长得比模特和明星还要精致,透露着一种贵气和单纯,一开口就特别有信服感,其实也就是通俗所说的……颜值即正义。

    小桃子开始背演讲稿了,是齐夏写的,解释了一下廉刑和小桃子的相遇和挖掘签约过程。

    原来廉刑是齐家三公子签约来的人,齐家三公子别看年纪还轻,不过已经在齐家工作,而且目光如炬,特别能发现有潜力的艺人。

    那天拍到的照片,其实是齐家三公子在外用便/衣的身份发掘有潜力的艺人,结果就看到了廉刑,当时廉刑并不知道齐家三公子的身份,但是非常热心的帮助了他。

    不过没想到,有一些为了制/造新闻的狗仔就拍到了这样的一幕,才有了这些爆/炸性的报道。

    众人听得都懵了,不知道原来竟然是这么一回事?

    齐终这才施施然的接口,说:“艺人最重要的自然是作品,但是因为艺人是公/众人/士,自然要承担一定的表率作用,我们看中的并非是艺人的外在,而是艺人本身的品德,廉刑先生的品德是可以得到任何人肯定的,这一点无需质疑,这也是我公/司签约廉先生最重要的一点。”

    齐终说话的时候,闪光灯不停的闪,所有人都听出来了,齐终在强调廉刑十几年/前是被冤枉的,被人泼了脏水,报道很快就发出去了,不管是视/频,还是文/字,全都火得一塌糊涂,又上了头条和热门。

    廉刑在发布会上基本没有说几句话,都是缄默不言,说话的时候也是相当谦恭有礼。

    发布会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终于结束了,廉刑跟着经纪人走到了后/台的休息间,赶紧松了松领带。

    经纪人说:“下午还有个封面要拍,中午有点休息时间。”

    他说着,小桃子就推开休息间的门,探头探脑的走了过来,经纪人一看,很知趣的说:“好好休息,下午助理来开车接你。”

    经纪人说完就带门出去了,小桃子立刻窃笑的把门一锁,然后“嘿嘿”笑着跑过来,往廉刑身上一扑。

    廉刑赶紧伸手接住他,搂着他的小/腰,低头亲了一下小桃子的额头,说:“你怎么来了?”

    小桃子搂着廉刑的脖子,说:“因为我想叔叔了。”

    廉刑听了一笑,小桃子说:“叔叔,刚才好多大哥/哥大姐姐问咱们是什么关系呢。”

    廉刑“嗯?”了一声,说:“你说是什么关系?”

    小桃子立刻笑着戳了两下廉刑的额头,说:“童养媳童养媳!”

    廉刑:“……”小桃子竟然也学会这个了,他之前只是打趣的说了一次,结果小桃子就记住了,虽然他不大理解这是什么意思……

    廉刑无奈的说:“别闹了,你中午跟你哥/哥去吃午饭吗?已经这个时间了,饿着肚子叔叔可要心疼的。”

    小桃子“嘻嘻”一笑,白/皙的脸颊有点红,突然伸手拽下自己的领带,然后并拢廉刑的双手,跨/坐在廉刑腰上,不紧不慢的一圈一圈用领带绕住廉刑的双手,笑着说:“肚子饿了一会儿再吃,现在我作为你的老板,要潜规则你啦!”

    廉刑没忍住顿时笑了出来,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跟谁学的?”

    小桃子自豪的仰着下巴,说:“网上写的,多得是。”

    廉刑说:“别学那些,让你哥/哥听到了要教训你。”

    小桃子说:“不行不行,我现在就要潜规则你,哥/哥来了也不行,快点快点。”

    小桃子一边说,一边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随手扔在地上,然后去扯廉刑的衣服,笑着说:“叔叔,你心跳好快啊。”

    廉刑都要疯了,被这个小狐狸精惹的,看来午休的时间又要报废了……

    小桃子的大哥齐终从旁边走过去,正在找小桃子去吃午饭,哪里都找不到,一想就知道肯定跑去找廉刑了,就走到休息室,本来想敲门进去的,结果发现门锁了,不止如此,到了门边上,就听里面小桃子坏笑着说什么“要潜规则你,哥/哥来了也不行”之类的,简直就像一个活脱脱的恶/霸……

    齐终的面瘫脸都变得无奈了,这个时候齐夏也从旁边路过,一听就笑了,说:“算了,难得有时间,让他们腻着去吧。”

    齐终看向齐夏,说:“去吃饭?”

    齐夏点了点头,两个人就悄悄的走了,小桃子根本不知道,刚才哥/哥就在门外,把他恶/霸一样的宣/言都听到了。

    其实就算小桃子听到了,也不觉得怎么害羞,毕竟害羞这件事情,应该是叔叔才做的……

    小桃子身为狐狸精,其实性/欲很强烈,不过每次都有点记吃不记打,被廉刑弄得哭唧唧,眼睛肿嗓子哑的,最后累的直接晕过去。

    小桃子起来的时候,眼看就要天黑了,感觉浑身都疼,尤其是那个地方,疼得不行,刺辣辣的,一想到这个,就气的揪了揪被子,心想都怪叔叔,让他停一下都不行。

    小桃子一个人坐着生气,看了看时间,快到晚饭时间了,于是生完气拿起电/话给叔叔打了一个,廉刑没接电/话,接电/话的是助理,说廉哥还在拍封面,没有完。

    小桃子左右也没事做,挂了电/话,就跑出去找廉刑,小桃子是不会开车的,他在公/司门口转磨的时候,正好看到了齐夏。

    二哥从一辆车子上下来,好像是谈合作回来了,正在和人说话,小桃子眼睛一亮,顿时跑过去,说:“哥/哥!”

    齐夏正好谈完了事情,看到了小桃子,说:“怎么了?”

    小桃子笑眯眯的说:“哥/哥,我想去找叔叔,可是我不会开车,你带我吧。”

    齐夏一阵无奈,感情弟/弟要自己做车夫?给他当司机。

    敢让齐老板当司机的,也就是他家可爱的弟/弟了,不过齐夏对他没辙,正好自己的事情忙完了,笑着说:“走吧。”

    小桃子立刻欢呼起来,还给了哥/哥一个“大么么”,两个人上了车,齐夏开车,就往廉刑那边赶过去了。

    廉刑下午拍个封面,本来时间很充裕,哪知道到了地方,结果杂/志说下午出了些岔子,上一个还没有搞定,请他们好等一会儿。

    廉刑刚刚复出,自然要谦恭一些,免得被人说什么,经纪人就带着廉刑等了一会儿,等了半个多小时之后,经纪人有事需要处理,就是上午发布会的事情,立刻急匆匆的走了,告诉廉刑晚上没事,可以休息了,明天保姆车会去接他。

    廉刑又等了一会儿,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一下午恨不得就耗在这里了,说是那个女星找不到感觉,实在没办法,场地腾不出来。

    最后廉刑等到四点多钟,可算是等出来了,结果那女星一出来,廉刑就一愣,原来是“老熟人”。

    这位老熟人现在也正火,还是占了廉刑的光,因为这位女星就是廉刑的前妻。

    廉刑结过婚,他这辈子只有两条绯闻,第一条就是这个前妻,第二条则是小桃子。

    第二条真/实的绯闻其实大家多半不信,第一条不真/实的捆绑炒作,大家却坚定不移。

    那个女星今年也三十五岁了,娱乐圈是个不公平的存在,女星过了三十岁就开始走下铺路,已经徐娘半老了,而男星过了三十岁,仍然可以蒸蒸日上。

    那个女星没有任何演技可言,完全是靠炒作才红的,十几年过去了,颜值已经不怎么好,整容的各种副作用全都暴/露/出来,一张脸有点脱离地球吸引力一样,满脸都是褶皱,还有各种拉皮动刀的痕迹,这样的人可不是要走下埔路吗。

    她这些年都接不到任何片子拍,不过最近几天,她一下就红了,当然因为廉刑。

    廉刑被人泼脏水的事情爆出来了,齐家公/司正在追究法/律责任,很多人岌岌可危,也有很多人借着炒作,仿佛炒过一茬是一茬一样,能炒就炒。

    这个叫做乔芬雨的女星就是,制/造了一堆的话题,因为当年廉刑大红大紫的时候根本没有任何绯闻,突然就结婚了,所以她就借着这个话题,说廉刑是个痴情的好男人,廉刑这一辈子只爱一个女人,就是乔芬雨,以至于十几年都过去了,还没有任何的对象。

    说什么廉刑当年和乔芬雨离/婚,也是迫不得已,廉刑爱乔芬雨爱的死去活来,坚贞不移,只是因为怕自己的事情连累了乔芬雨,所以才离的婚等等。

    总之乔芬雨终于成功的跃上了热门,身价翻了一倍,也接到了封面邀请。

    乔芬雨这么多年没拍过封面了,不是摄像师不行,而是乔芬雨的脸,真的怎么抹都不行,拍起来特别难,而且她也找不到感觉,十年/前的感觉拿到现在来,就变成了杀马特。

    乔芬雨一走出来,就看到了廉刑。

    廉刑和十年之前几乎没变,只能说更加帅气了,身上散发出一股成熟男人的魅力,性/感而迷人,男人果然是越成熟越英俊。

    乔芬雨上来和廉刑打招呼,几乎是腆着脸,廉刑可没忘了,当年自己出事的事情,他这个“妻子”,是踩着自己上/位的,还多方证实了自己强/奸吸毒,家庭暴/力,简直无/恶/不/作。

    廉刑看到乔芬雨,只觉得恶心,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廉刑没说话就过去了,乔芬雨却想要扒着廉刑,拍完之后竟然没走,而是留在了原地,准备等着廉刑出来。

    廉刑今天本身心情挺好的,但是因为看到了乔芬雨,顿时坏了心情,拍摄的时候难免有些不在状态,时间用的稍微长了一些。

    眼看要天黑了,助理给廉刑接了电/话,但是他没进摄影棚,小桃子都赶过来了,助理还没能告诉廉刑。

    结果助理就看到天崩地裂的一幕,那当然是现任遇到前任……

    小桃子是廉刑的现任,这一点小助理是知道的,毕竟廉刑和小桃子都没有避讳,只不过这件事情在圈里知道,围观群众是不知道的。

    而乔芬雨,那可是廉刑的“前任”,甚至是“前妻”,当年的事情小助理不知道,但是也看了很多八卦,廉刑只有这么一个妻子,也只有这么一个绯闻,简直就是好男人的形象。

    果然火星就要撞地球了,小助理觉得大气不敢喘,额头都是汗……

    小桃子今天中午刚和大叔亲/密完,心情特别好,晚上准备跟大叔回家吃饭,让大叔煮粥喝,他走进来,拍摄方好多人都围过来,虽然他们不是很认识小桃子,但是他们都认识跟在后面,一脸宠溺的齐二公子。

    齐老板突然过来了,简直就是大驾光临,负责人立刻跑出来给他们沏茶倒水。

    小桃子根本没看到乔芬雨,其实看到了他也不认识,还一脸高兴的问小助理,说:“叔叔呢?”

    小助理摸/着汗,说:“廉哥还没拍完,不知道还要多久,要不……要不齐先生先回去吧?”

    小桃子没有什么怀疑,也没看出小助理压力多大,只是笑着说:“不用不用,我等叔叔。”

    齐夏倒是看出一点端倪,转头一看,就看到了乔芬雨,脸色顿时不好,这个乔芬雨最近很蹦跶,齐夏虽然没见过真人,但是照片没少见。

    乔芬雨也看到了齐夏,齐老板可是大人物,立刻眼睛放光就想要过来攀谈。

    工作人员知道他们是来找廉刑的,立刻把廉刑拍好的照片给他们拿来看,然后端了茶拿了果盘,请他们稍等一会儿。

    小桃子看着廉刑的照片,虽然是没有处理过的,但是他家叔叔就是好帅,怎么拍都特别帅。

    小桃子笑着说:“哥/哥你看,叔叔这张好帅,这张这张,哇这个……”

    小桃子一脸笑嘻嘻的评点着他家叔叔,齐夏则是心情不好,乔芬雨这个时候出现,不知道他弟/弟会不会受委屈,齐夏可是个弟控。

    里面的人知道齐老板来了,立刻加快了进度,很快廉刑就出来了,廉刑身上还穿着拍照的衣服,画了淡妆,看起来英俊的像个骑士,有一种欧洲贵/族的感觉。

    廉刑还没来得及换下衣服,小桃子立刻看到了叔叔,赶紧跑过去,笑着说:“叔叔!”

    廉刑没想到小桃子来了,赶紧迎上去,结果一抬头就看到了乔芬雨,顿时脸色不悦,也不知道小桃子有没有和乔芬雨说话,要是有不要的误会实在膈应。

    小桃子其实根本不认识乔芬雨,跑过来就扑在廉刑怀里,廉刑捏了捏他的脸蛋,说:“我去换衣服,然后卸妆,你等一会儿好吗?”

    小桃子点了点头,廉刑又看了一眼乔芬雨,感觉不能让小桃子单独呆着,万一乔芬雨找过来怎么办,毕竟小桃子也算是个小老板。

    廉刑笑着说:“换衣间在那边,跟我一起去吗?”

    小桃子立刻说:“去!”

    眼看着廉刑领着小桃子就要走,乔芬雨顿时坐不住了,那个齐老板都不正眼看自己,乔芬雨也知道自己年纪大了,马上要奔四十,齐老板才二十多,怎么也扒不上,只好/紧走两步,声音娇滴滴的说:“廉刑!”

    廉刑听到她的声音都觉得恶心,偏偏乔芬雨总是找上/门来,齐夏在旁边坐着,皱了皱眉,不过他并没有立刻动,想要看看自己这个弟夫的态度。

    廉刑拉着小桃子往里走,乔芬雨追在后面,跑过来拦住他们的路,说:“廉刑,好巧啊,你也在这边拍封面?我能请你吃个饭吗?下次有机会咱们一起拍封面啊。”

    廉刑简直要被她的话逗笑了,说:“这位女士,咱们认识吗?为什么要跟你吃饭?”

    廉刑的话简直不留余地,乔芬雨的脸色顿时就凝固了,一脸的尴尬和羞辱,脸色从娇羞变得苍白然后铁青。

    小桃子则是奇怪的看着乔芬雨,说:“这个阿姨是谁啊?”

    乔芬雨听到别人叫他阿姨,简直就像是捅刀一样,这个圈子里最忌讳这么叫,六十多岁的女星还要叫姐呢,她才三十五,怎么可能叫阿姨!

    乔芬雨气的不行,不过不能发脾气,楚楚可怜的说:“廉刑……我知道,我知道当年的事情……我有错,可是……可是我也是被/逼无奈,我家里条件又不好,没什么背景,我要是不那么说,他们会逼死我的……廉刑,真多年了,你身边还没有人,我知道你是爱我的,现在好了,我们可以复合,廉刑,我也是爱你的……”

    廉刑感觉头疼欲裂……

    而更头疼欲裂的是小助理,因为齐先生已经一脸不耐烦的愤怒了,而齐小公子则是一脸震/惊的看着那个女人。

    廉刑见小桃子睁大了眼睛,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显然是看出那个女人是谁了,顿时心里“咯噔”一声,心里说不好,万一小桃子误会了怎么办?

    廉刑刚要解释,小桃子立刻愤怒的说:“你这个坏人,原来是你,当年叔叔出事的时候,都是你落/井/下/石,还作伪证!你是坏人!你欺负叔叔!”

    小桃子说着气的跺脚,不过他骂人的词汇非常贫乏,特别干瘪,翻来覆去只会说坏人,“骂”叔叔的时候还会说一句坏蛋,现在来回来去的只能说坏人。

    说着说着眼圈还红了,一脸委屈的样子,廉刑一愣,心里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什么感觉,顿时心疼的不行,赶紧手臂一展就把小桃子抱了起来,带进更/衣室里,关上/门,没让别人看小桃子哭鼻子的样子。

    小桃子吸溜着鼻子,一脸委屈,嘴里还哼哼的,廉刑搂着他,轻而易举的就能让小桃子坐在他的手臂上,将小桃子抵在门上,笑了一声。

    小桃子说:“叔叔你还笑!”

    廉刑亲了一下小桃子的额头,说:“为什么不能笑?你这么可爱,我当然要笑,我真是捡到宝贝了。”

    小桃子“哼”了一声,说:“气死我了,不开心。”

    廉刑说:“好了好了,别生气,她跟咱们不想干,不要因为她生气,乖,叔叔很高兴,你这样为我想,我真的很高兴。”

    小桃子被他哄着,温柔的声音洒在耳边,还有湿/热的亲/吻,落在小桃子的眼睛上,嘴唇上,小桃子顿时脸就红了,有点羞涩的说:“叔叔……我下面还疼呢,别……”

    廉刑顿时笑出来,说:“叔叔哪有这么禽/兽,只是亲/亲,好吗?”

    小桃子立刻乖/巧的点了点头,抱着廉刑的脖子,两个人靠着门板,亲的天昏地暗的,然后小桃子顶着雾气的眼睛,说:“叔叔亲的好舒服。”

    廉刑突然想要收回前言,他虽然不是禽/兽,但是据说他是野兽,应该可以禽/兽一把吧?

    乔芬雨听到“嘭!”的一声,门立刻关上了,两个人进去了,门板不是特别隔音,那两个人在里面亲/吻,小桃子一舒服立刻哼唧起来,一点儿也不吝惜自己的声音。

    乔芬雨隔着一层门,还要去敲门,结果就听得清清楚楚,那两人在里面亲的火/热,廉刑的手乱/摸,小桃子叫的甜甜的。

    乔芬雨顿时震/惊的不行,露/出一脸厌恶的表情,就在这个时候,齐夏终于施施然的站了起来,然后插着兜,慢悠悠的走过来,笑着说:“乔小/姐。”

    乔芬雨听到齐夏的声音,吓了一跳,转过头的时候,脸上还带着凝固的厌恶。

    齐夏不动声色,乔芬雨听到齐老板突然跟自己搭话,顿时兴/奋起来,羞涩的说:“齐老板……”

    齐夏长相温柔,皮肤白/皙,身材高挑,穿着西装有些纤瘦,虽然并没有什么肌肉,但是很多女孩都喜欢这种纤细类型的,齐夏笑起来特别招人,他的本体虽然不是狐狸,但是他爸爸是狐狸,多少有些遗传,身上又有雪桃树的基因,让他更是如沐春风,乔芬雨差点看呆了。

    齐夏笑着说:“真是乔小/姐,我差点没认出来。”

    乔芬雨痴痴的笑容还在脸上,顿时脸色就变白了,因为齐夏的话虽然隐晦,但是身为圈子里的人,乔玉芬自然听懂了,是说她整容脸,总是变样。

    乔芬雨只能干笑,毕竟对方是个大老板。

    齐夏笑着说:“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乔小/姐,真是太巧了。”

    乔芬雨一时间摸不清楚齐夏的脾气,“太巧了”这种词,只有搭讪才会用,难道齐夏在跟她搭讪?

    齐夏笑起来特别好看,温柔的厉害,声音也很温柔,说:“我以为乔小/姐最近会很忙。”

    乔芬雨干笑说:“似乎有些忙,接了五六个封面什么的,通告挺满的。”

    乔芬雨根本是在自吹自擂,他的封面就这一个,也没什么通告,毕竟只是炒作上来了,这阵过了就不行了,哪有人找她。

    结果齐夏施施然笑着说:“是吗,拍了其实也是白拍。”

    乔芬雨顿时又愣了,说:“齐……齐先生……?”

    齐夏说:“乔小/姐不知道吗?廉先生的律师团队已经开始起诉当年的事情了,乔小/姐还没有接到传票吗?不过应该快了,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

    乔芬雨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齐夏斯斯文文的,结果说出来的话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乔芬雨不敢停留,几乎是跑着就逃走了,齐夏则还是笑眯眯的插着口袋,说:“乔小/姐,慢走啊,别摔着。”

    他的话一落,乔芬雨的高跟鞋正好被电梯门卡了一下,“咚!!!”一声巨响,直接摔在了电梯上,她也没有助理,只好自己爬起来,疯狂的按关门键,然后跑了。

    齐夏的笑容在看到乔芬雨走了之后,立刻收敛了,变成了一片阴霾,和他斯文的脸一点儿也不配。

    旁边的小助理都要吓死了,感觉齐家二公子虽然长相漂亮,看起来很温和,结果一点儿也不温柔,真是吓死人不偿命。

    齐夏脸色不好,转头看了一眼小助理,小助理吓得不行,说:“齐先生?”

    齐夏转头说:“你等着他们出来吧,我先走了。”

    小助理赶紧答应,齐夏就转头按了电梯,准备离开了,小助理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不过廉刑和齐家小公子显然在试衣间里面“办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出来……

    齐夏出了大厦,上了自己的车,直接开车走了,不过没走多远,到了一家餐厅门口就停下来了,并不是特别高档的餐厅,而是二十四小时的快餐店,很廉价方便的那种。

    齐夏停好车就推门走进去,在柜台买了好多食物饮料冰激凌一类的,然后端着两个大盘子,走到角落的地方坐下来,准备开吃。

    齐夏就一个人,他穿着高档,手腕上戴着奢华的男表,一身行头非常抢眼,还戴着一个金丝眼镜,看起来斯文帅气。

    因为齐夏买的多,刚开始路人还以为齐夏正在等人,结果等了半天,齐夏旁边也没有人,好多小姑娘想要来搭讪,但是却望而却步,因为齐夏太可怕了……

    他一个人吃了三个汉堡,三个大薯条,两杯大可乐,两个冰激凌,正在消灭第三个冰激凌,手边还有一个咬了一半的大汉堡没吃。

    那些小姑娘们都吓坏了,这个帅哥是不是甲亢啊?

    就在小姑娘们看着帅哥吃东西的时候,快餐店的门又被推开了,今天日子一定特别好,黄道吉日,因为一下又来了一个帅哥。

    这个刚进来的帅哥,竟然和刚才那个人一模一样,只不过身材高大,脸部轮廓硬朗,一脸的冷漠疏离,让人不敢多看一眼。

    齐终下班没看到齐夏,问了问人,知道二弟给三弟当了车夫,跑到这边来了,结果到了拍摄地点,只看到兢兢业业的小助理,小助理战战兢兢的说了一些原委,齐终立刻皱了皱眉,就开车走了,没走多远,齐终就看到坐在窗口附近正在“大吃特吃”的齐夏……

    齐夏还在吃冰激凌,草莓味的,剩下一个巧克力味道的,结果勺子突然被一只大手/抢走了……

    齐夏抬头一看,说:“哥。”

    齐终皱着眉坐下来,伸手握了一下他的手,说:“你体寒还吃这么多凉的?”

    齐夏缩了缩脖子,把自己对手抽/出来,想要去抢勺子,不过齐终不给他,只好抓起旁边汉堡继续吃。

    齐终又皱了皱眉,一脸不赞同,说:“心情不好?”

    齐夏点了点头,说:“其实也没什么,刚才解决了。”

    齐终说:“你心情不好就喜欢吃这些垃/圾食品,吃点有营养的也行,别吃这个了。”

    齐终把他的汉堡又拿走了,齐夏无奈的说:“你比爸爸还唠叨。”

    齐终把他的汉堡放在一边,拉着齐夏站起来,说:“走吧,哥带你去吃别的。”

    齐夏笑着说:“我可要吃最好的,你别心疼啊。”

    齐终终于笑了一声,虽然笑的很浅,而且转瞬即逝,说:“我会心疼那个吗?只是心疼你吃那些身/体又要不舒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78章 小狐桃6》,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