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77章 小狐桃5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廉刑快速的在合同上签了自己的名字,那几个男人都傻了眼,一脸震/惊又不甘心的表情瞪着廉刑。

    最高兴的要数小桃子了,小桃子立刻蹦起来,往廉刑身上一跳,廉刑怕他摔着,赶紧一把搂住跳上来的小桃子,小桃子跳过来,顿时“嘶……”了一声,委屈的说:“我屁/股疼,都是叔叔太使劲了。”

    廉刑顿时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好,这么“一把年纪”了,而且又是面对着小桃子的两个哥/哥,还是他以后的顶头上司,简直太尴尬了。

    不过小桃子突然出现在廉刑眼前,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实在太惊喜,廉刑不忍心撒手,就抱着小桃子,让他在自己身上撒娇。

    小桃子的二哥笑了一声,说:“好了,你不是饿了吗,咱们回去了。”

    小桃子立刻说:“对对,叔叔回家做饭,叔叔做的饭可好吃了!哥/哥也要尝尝,比爸爸做的还好吃呢!”

    廉刑突然觉得,可能他并不是童养媳,而是高端的保姆,或者家政工……

    小桃子拉着廉刑要走,那房东此时也看呆了,其他几个人倒在地上,还满脸是血,都不敢去拦着廉刑,哪知道廉刑竟然和齐家扯上了关系,齐家在娱乐行业虽然刚刚起步,但是人脉很广,绝对不是他们能撼动的。

    小桃子热情的拉着廉刑往楼下走,廉刑的大门还没锁,虽然的确要搬家,但是他的东西都在家里,不由得说:“等等,我还没收拾东西。”

    小桃子不撒手,说:“叔叔走嘛,让他们收拾,咱们先走。”

    小桃子撒娇的手段真是相当厉害,廉刑立刻就跟着走了,家门也不关了。

    众人走下楼来,廉刑这才傻眼,原来带上楼的保/镖只不过是零星的几个而已,楼下竟然还站着这么多保/镖,一共有三辆车,旁边站着很多保/镖,还有戴着白手套的司机站在车门旁边,看他们下来,给他们拉开车门。

    那架势就跟黑社/会似的……

    传达室里的大/爷攥着座机电/话,一直频频往这边看。

    廉刑:“……”

    小桃子第一个钻进车子里,伸手去拉廉刑,说:“叔叔过来,坐这里。”

    廉刑觉得主人家还没上车,自己先跑上去并不好,况且那两个人还是小桃子的哥/哥。

    小桃子却不松手,非要廉刑先坐进来,廉刑很无奈,只好先低头坐进去,小桃子立刻从旁边滚过来,一个翻身,藏在西装裤下的两条大长/腿就劈/开了,正好面对面跨/坐在廉刑身上,还伸手搂着他的脖子嘻嘻笑。

    廉刑那叫一个局促,眼见小桃子的大哥和二哥坐上车来,大哥的面相很冷淡,并没有说话,也当做没看见,二哥则是笑了笑,看起来挺友好的。

    车子里相当宽敞,还有小酒柜,四个人对坐着,小桃子一直坐在廉刑腿上,车子一开动,就一脸邀功的笑着说:“叔叔叔叔,你看我带着哥/哥来了,我是不是特别聪明,那两个坏蛋都给吓跑了!”

    廉刑差点笑出来,原来这仗势是小桃子故意弄出来的?

    廉刑搂着小桃子的腰,忍不住用嘴唇蹭了蹭他的额头,说:“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又丢/了。”

    或者自己走了……

    不过廉刑没说出来,小桃子一脸不屑的说:“我才没有那么笨呢!”

    其实小桃子上午正在懒床,因为昨天晚上和叔叔做了一些运/动,而且叔叔相当凶猛,小桃子也是第一次,虽然廉刑已经很体贴了,而且没有用小桃子的那个地方,不过小桃子还是困得睁不开眼睛,一直在睡觉。

    睡到大约中午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小桃子还以为叔叔回来了,就懒洋洋的去开门,结果门一打开,小桃子差点吓得跳起来,竟然是他的两个哥/哥!

    今天早上廉刑的报道就出来了,各种泼脏水,一个杂/志刊登出来,很多杂/志也凑热闹,微博上都已经是头条了,廉刑的照片满天飞,还有很多人爆料。

    结果小桃子的两个哥/哥就看到了小桃子的照片,说是被包/养的未成年少年什么的,小桃子和他爸爸雪桃长得特别像,虽然小桃子之前一直不能化成/人形,两个哥/哥也是第一次见到,但是这么一看,一眼就认出来了。

    未成年少年的资料也被扒的满天都是,不过其实都是假的,张冠李戴的,或者直接杜/撰的,两个哥/哥查不到小桃子这些天在哪里,但是他们能查到廉刑。

    廉刑租了房子,在哪里上班,这些年干了什么事情,只要一查就一清二楚了。

    两个哥/哥立刻找到了小桃子,小桃子还以为是叔叔回来给他热粥吃了,结果却看到了哥/哥。

    两个哥/哥看到小桃子,也吓了一跳,并不是因为第一次见到小桃子的人形,而是看到小桃子穿着一件大背心,脖子上全都是吻痕,露/出来的锁骨上也是,眼睛红丹丹的,露/出的小白腿上也满处都是痕迹。

    别看大哥面相很冷淡,但是是个暴躁脾气,他的一个父亲是九尾狐,另外一个父亲是雪桃树,不过大哥的隔代遗传相当重,大哥是个地地道道的烛龙,脾气当然不小。

    大哥看到小桃子这幅憔悴的模样,差点当场拆了廉刑家。

    廉刑听到这段的时候,偷偷为自己抹了把汗,他已经很忍耐了,昨天晚上小桃子实在太主动,谁想到第一天晚上做了,第二天早上大舅子就找来了……

    后来小桃子就被哥/哥带走了,其实小桃子跟着哥/哥回去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想教训教训之前的坏蛋,那些坏蛋说叔叔的坏话,小桃子想要给叔叔出口气。

    于是小桃子把叔叔的事情告诉了两个哥/哥,讲的特备委屈,说那些坏蛋也欺负他,还要把他抓/走,两个哥/哥可都是弟控,当然会帮着弟/弟。

    小桃子特意弄了个大仗势,带着自己的两个哥/哥来充门面,没想到这么巧,就碰到了那两个坏蛋来欺负叔叔,还要打叔叔。

    小桃子一想到这个,就特别气氛,气哼哼的说:“他们真是太坏了,坏死了,竟然打叔叔!”

    大哥和二哥很默契的一个望天,一个望着车里的小酒柜,也不知道是他们弟/弟太机灵呢,还是太不讲/理呢,明明是他“叔叔”把别人打得鼻血狂喷。

    小桃子一脸心疼的说:“叔叔你没事吧?手都青了。”

    廉刑头一次感觉到“老脸发红”这四个字是怎么样的,感觉自己的形象全都毁了,见大舅哥第一面的时候,正在发狠的揍人……

    而且廉刑觉得,自己贸然跟着他们回去可能不太好,因为自己的年纪可比大舅哥大多了,就不说实际年龄了,只是单单算看起来的年龄,两个哥/哥看起来二十几岁,年轻有为的样子,而自己呢,幸亏之前剃了胡子,不过头发还是半长不短的,看起来好像不是正经……大叔?

    小桃子可没体会廉刑的紧张,搂着廉刑的脖子撒娇,说:“叔叔你想我吗?你什么时候发现我不在的?嘻嘻吓到你了吗?”

    廉刑无奈的揉了揉他的头发,说:“吓到了。”

    小桃子使劲挥着手,不让廉刑揉自己的头发,说:“我好不容易梳的,这么帅都给你揉坏了!”

    小桃子这个样子,跟帅真的不沾边,倒是特别漂亮,有一种挺拔的感觉,尤其是那小/腰,真恨不得立刻把他压在床/上……

    “咳……”

    廉刑发现自己有点走神,赶紧回过神来,现在紧张才是要紧的,因为廉刑马上要见到小桃子的爸爸了。

    小桃子的两个哥/哥是齐家的大公子和二公子,小桃子的爸爸已经不用说了,廉刑看报纸都知道,叫做齐青丘,齐家初步发展娱乐产业,就是齐青丘全权负责的,仗势非常之大,一出手就非常阔气,而且相当大刀阔斧,不仅签了几个非常有名的艺人,而且还收/购了几家公/司,简直就是要独大的势头。

    廉刑顿时有些压力山大,虽然他以前也做过影/帝,见过很多有钱人,但是那些有钱人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廉刑也不屑的为了钱去迎合他们。

    但是现在不同,不迎合怎么行,不过廉刑现在满心的壮士断腕,自己穿着大背心,大裤衩子,脚上还是脱鞋,正坐着限/量版的宾利车,往齐家开去,就用这样的装束,准备见家长了……

    廉刑想要现在跳车,但是不知道会不会半残……

    小桃子的二哥看了一眼廉刑,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笑了笑,说:“廉先生别紧张,之前家弟一直在家父面前夸赞您,刚才的事情,其实也是家父授意的。”

    廉刑:“……”很好,小桃子早就把自己卖了,可谓是卖得精光,那岂不是小桃子一脸憔悴的样子也被他爸爸看到了?廉刑觉得,自己可能在岳/父大人眼里,已经是一个禽/兽了,无需修饰……

    小桃子见廉刑一脸吃了黄莲的模样,不由得关心说:“叔叔,你晕车吗?”

    廉刑对于小天使般的小桃子,只能干笑了一声,说:“没事……”

    车子很快就到了,让廉刑很吃惊,因为不是什么别墅庄园,只是一个高档小区而已,车子进了小区,在楼门口就停下了,司机打开车门,请众人下车。

    齐家的确有别墅,不过不在这里,老宅在北方,后来搬到了这边,为了方便。北/京的市中心根本没有别墅,这篇是高档小区,全部是复式楼层,每两层只有一户人家,也是相当私/密,而且出行方便。

    众人下了车,小桃子就蹦蹦跳跳的拉着廉刑跑上电梯,两个人上了电梯,小桃子立刻按了关门键,然后按了一个楼层。

    廉刑想要伸手去拦他,说:“等等,你哥/哥还没上来……”

    小桃子却不等,使劲按了两下关门键,电梯门很快就关上了。

    小桃子的大哥还想要快走几步跟上去,却被二弟拉住了,说:“咱们坐下一班上去。”

    大哥的眼神有些不赞同,不过小桃子的二哥却笑了笑,看起来相当善解人意。

    小桃子和廉刑上了电梯,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电梯门一关,发出“嘭”一声轻响,小桃子立刻伸手搂住了廉刑的脖子,将自己的小/腰紧紧/贴在廉刑的身上,“嘭!”一声,将廉刑抵在了电梯门上。

    廉刑有些惊讶小桃子的热情,赶紧伸手搂住他的小/腰,说实在的,小桃子今天这身打扮特别禁欲,黑色的西装衬托着笔挺的小/腰,挺翘的臀/部,还有两条修/长的大长/腿,显得皮肤白/皙莹透,细白的脖颈上还隐隐约约的露/出一丝激/情的吻痕。

    廉刑只想将他一丝不苟的白色衬衫撕/开,让那精瘦又柔韧的小/腰在自己的手中颤/抖战栗。

    小桃子楼着廉刑的脖子,听到廉刑强/健有力的心跳声,声音甜甜的,还带着一丝慵懒的鼻音,说:“叔叔,我想你了。”

    廉刑心中的火气被逗得要爆/炸,鼻息间闻着小桃子身上散发出来的香甜气息,就像小桃子的嗓音一样甜。

    廉刑低下头来,吻上了小桃子的嘴唇,小桃子立刻勾住廉刑的脖子,垫着脚配合着廉刑疯狂的亲/吻,没有任何渐进,直接是疯狂的掠夺和席卷,带着浓浓的情/欲。

    小桃子舒服的直哼哼,鼻子里发出甜甜的呻/吟声,似乎是脚垫的累了,但是叔叔又太高了,小桃子勾住他的脖子往上一窜,猛地用大/腿夹/住了廉刑的腰。

    廉刑赶紧伸手托住小桃子,手掌正好托住小桃子紧翘的臀/瓣儿,小桃子轻轻晃了晃,眯着眼睛说:“叔叔的手好烫……”

    廉刑几乎要疯了,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明明白白的知道,小桃子千真万确是个狐狸精,如假包换!

    廉刑的手猛地抓/住小桃子的皮/带扣,“啪”的一声拽开,手从他的裤子钻进去,将小桃子白色的衬衫一把撕/开,动作相当粗/鲁,小桃子却很喜欢他的动作,立刻就软/了,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夹/住廉刑腰的大/腿直打颤。

    廉刑的手掌顺着小桃子的细/腰抚/摸,火/热的手掌,如愿以偿的感受着小桃子的战栗,小桃子急促的喘着气,说:“叔叔,再摸/摸……摸/摸下面,好难受……”

    廉刑真的要疯了,小桃子总是能惹他,用天真又纯洁的表情,让他暴怒不止……

    两个人又发狠的拥/吻在一起,廉刑的大手不断的在小桃子的衬衫下面摸,一颗扣子都给崩掉了,就在这个时候,“叮——”一声,电梯的门打开了。

    廉刑吓了一跳,小桃子还趴在他身上,夹/着他的腰,搂着他的脖子,廉刑突然听到这种情况下,小桃子用高兴的语气说:“咦?爸爸?”

    廉刑:“……”

    廉刑被小桃子压在电梯门上,电梯门一打开,廉刑赶紧腰上用劲,让两个人别倒出去,不过他没看到后背的情景,毕竟廉刑也没有后眼,结果就听到小桃子惊喜的声音,一点儿也没有羞怯,真的是完完全全的惊喜。

    廉刑后脖子发凉的回过头来,看到了一个穿着家居服的年轻男人,应该是齐青丘了,因为他在报纸上见过很多次这个英俊男人的长相,那双狐狸眼特别的让人记忆深刻。

    廉刑没有惊喜,因为他的手还在齐先生小儿子的衬衫里,手掌贴着他小儿子的腰,小桃子衣/衫/不/整,皮/带打开了挂在腰上,衬衫扣子崩开了一颗,满脸潮/红,眼睛里都是泪水。

    廉刑心里只有惊吓……

    第一次见大舅子已经够惊吓了,这次见未来岳/父,简直就是惊吓中的战斗机,廉刑觉得,可能没有人比自己更寸了……

    青丘本来听说儿子回来了,想要出来等着,哪知道电梯门一开,竟然看到这么火爆的一面……

    “叮——”又一声,隔壁的电梯门也打开了,小桃子的大哥和二哥从上面走下来,廉刑这才惊醒,赶紧给小桃子整理衣服。

    青丘一双狐狸眼笑眯眯的,上下打量了一下廉刑,说:“回来了?进来吧。”

    小桃子那笑眯眯的眼神,简直和他爸爸一模一样,只不过没有老谋深算,只是一脸真诚,说:“叔叔快走!”

    廉刑现在的心理压力史无前例的大,因为未来的岳/父大人,好像比自己还年轻的样子,而且小桃子还管自己叫“叔叔”,这样自己岂不是和他爸爸是一辈儿的?再这么叫下去,叔叔就觉得他俩的事情肯定要吹。

    廉刑小声说:“乖,以后别叫我叔叔。”

    小桃子一听,顿时眼泪瞬间流下来了,几乎是嚎啕大哭,特别爷们的哭法,吓得众人全都停下了脚步看向他们。

    廉刑瞬间也蒙了,赶紧哄着小桃子,说:“怎么了?别哭,别哭……”

    小桃子委屈的搂着他的脖子,说:“叔叔不要我了吗?叔叔为什么不让我叫你……呜呜……叔叔……”

    廉刑:“……”

    廉刑觉得,小桃子是专/业坑他来的……

    小桃子在门口哭的天崩地裂,雪桃也从里面跑了出来,看见儿子哭的那叫一个惨,赶紧过来哄,不过小桃子谁也不要,嚎啕大哭的喊着叔叔,就要廉刑抱着。

    廉刑赶紧哄着说:“乖别哭了,我不是那个意思,随便你怎么叫,乖,我没有不要你。”

    小桃子这才抽着气说:“真……真的吗?”

    说的那叫一个委屈……

    廉刑赶紧说:“真的。”

    小桃子这才瘪了瘪嘴巴,说:“唔……那进屋吧,哭的我屁/股好疼。”

    廉刑:“……”果然是坑他来的。

    众人的目光各不相同,青丘脸皮厚,笑得一脸老谋深算,雪桃则是脸都红了,小儿子脖子上都是吻痕,衣/衫/不/整,还赖在人家身上说屁/股疼。

    大哥则是万年的面瘫脸,二哥则是笑眯眯的一脸温和,说:“廉先生,请进吧。”

    廉刑说了一声“谢谢”,然后硬着头皮抱着小桃子进了大门。

    齐家和温白羽家是邻居,就在上下楼,齐家也是复式结构,两层楼,一层是客厅厨房洗衣房一类的,二层是卧房和书房,面积相当大,房间也很多。

    面积这么大,主要是因为……齐家人太多了。

    廉刑以为他面对的只是两个大舅哥,两个岳/父大人?那就大错特错了……

    廉刑一进家门,瞬间就傻了,因为家里的人很多,都在忙忙碌碌的,虽然马上晚上十一点了,但是大家还没睡,正在准备夜宵,也是听说今天小桃子会带人回来,所以都想看看是什么样子。

    就连温白羽和万俟景侯也来凑热闹了……

    廉刑一进家门,小桃子终于从他身上跳下来了,热情的拉着他,对着一个看起来特别年轻的少年人说:“叔叔叔叔,这是我十一叔,是我小叔叔。”

    廉刑:“……”什么?没听清楚?十一?

    那少年有些羞怯的样子,长得也是白白/粉粉的,特别斯文可爱,和小桃子有的一拼,感觉都是少年的模样,绝对一脸未成年的样子,其实是齐三爷家的小十一,是齐青丘的弟/弟,按照辈分来说,的确是小桃子的叔叔,最小的叔叔。

    廉刑还没缓过劲儿来,小桃子已经拉着他对着另外一个年轻又温柔的男人说:“叔叔,这是我大伯伯。”

    齐语是齐三爷家里的老大,也就是齐青丘的大哥,自然也就是小桃子的大伯伯了,廉刑再一看,这个大伯伯也很年轻,目测也是二十几岁的样子,长相很温柔,看起来像邻家大哥/哥,怎么也不像是……大……伯……伯……

    小桃子又跑到一个长头发,长相很温柔的男人面前,说:“这是我白羽爷爷!”

    温白羽:“……”

    温白羽坐在沙发上,差点一出溜摔下来,还是旁边的万俟景侯眼疾手快,一把捞住了他的腰,笑着说:“白羽的表情真僵硬,会吓到小辈儿的。”

    温白羽:“……”

    温白羽觉得自己还年轻,真的受不了小桃子这么叫自己,每次都一脸甜甜的笑容,叫自己白羽爷爷……

    廉刑已经瞬间被压力压垮了腰,觉得自己可能瞬间老了很多,毕竟惊吓太多,心脏有点承受不住……

    廉刑一脸菜色,小桃子善解人意的说:“叔叔一定是肚子饿了,刚才我摸了叔叔的肚子,瘪瘪的!”

    廉刑:“……”虽然他刚才真的摸了,廉刑被小桃子摸得一身都是火气,但是小桃子这么说,大家都用一种误会的眼神看着自己。

    小桃子继续说:“叔叔你快去做饭啊!”

    廉刑:“……”已经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小桃子想吃廉刑做的夜宵,廉刑也没吃饭,肚子正好饿了,他中午晚上都没吃,就进了厨房,真的给小桃子做起夜宵来。

    廉刑觉得,起码进了厨房,比穿着大背心大裤衩,面对着大舅哥岳/父大人叔叔伯伯要强得多。

    廉刑进了厨房,打开抽油烟机,关上厨房门,就开始做饭,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廉刑回头一看,原来是小桃子。

    小桃子笑眯眯的走进来,他的笑容跟他爸爸一模一样,只不过比较纯良,在看过齐青丘的笑容之后,廉刑觉得纯良的笑容也慢慢都是坑,压力变得很大。

    廉刑说:“怎么进来了?小馋猫想吃什么?”

    小桃子撅着嘴巴,说:“叔叔,我不是馋猫,我是狐狸精。”

    他说着,从后背搂着廉刑的腰,因为他个头不够大,根本无法浪漫的从后背抱住廉刑,只能伸手搂着廉刑的腰,然后把头靠在他后背上,听着廉刑的心跳声。

    廉刑笑着拍了拍他的手背,说:“怎么了?小桃子今天这么粘人?”

    小桃子说:“那当然,我好几个小时都没见到叔叔了。”

    廉刑心里竟然一阵欣喜,小桃子是真的喜欢自己。

    小桃子说:“叔叔,要喝粥,你留给我的粥还没喝呢,我想喝。”

    廉刑说:“好,我马上做,你先出去等一下。”

    小桃子不走,腻着廉刑,伸手搂着他也不松开,就当了腰部挂件,廉刑挪一步,他就挪一步,廉刑都无奈了,说:“你小心一点儿,我要切肉了。”

    廉刑切了肉,正在洗手,小桃子就“嘻嘻”笑了一声,那些笑声好像干坏事一样,果不其然,廉刑感觉到小桃子的那双小白手,突然动了起来,竟然伸手拉开了廉刑的裤子。

    廉刑的裤子是大裤衩,因为天气热,而且他又丢/了工作,工作服已经被收回去了,所以就换了自己的衣服,只是个很廉价的大裤衩子,还是松紧口的,根本没有皮/带。

    反而方便了小桃子的手,那又细又滑的手突然钻了进去,好像鱼一样,灵活的顺着廉刑的腹肌往下摸,竟然摸/到他的人鱼线,手指在上面来回的摸了几下,然后一直往下……

    廉刑听到自己的呼吸,发出“呼——”的一声粗喘,他正在洗手,也顾不得手是湿的,一把压住小桃子的手。

    小桃子感受到叔叔身上的肌肉一直在抖,那当然是他的杰作,顿时很有成就感,感觉这样子很好玩,哪知道叔叔突然压住了自己动手,压得都有些疼了。

    廉刑转过头来,一把搂住小桃子,把人往上一抱,两个人立刻避开了厨房的门窗,把小桃子放在旁边干净的梳理台上,廉刑猛地压下亲/吻。

    小桃子“唔”了一声,成就感更足了,伸手搂住廉刑,小/腿夹/着他的腰,说:“叔叔,你把我的衣服弄/湿/了。”

    廉刑这才醒过来一些,赶紧要离开,小桃子见他要离开,立刻搂住他的脖子,拉着廉刑不让他走,粉色的眼睛里含/着雾气,嘴唇厮/磨着他的耳/垂,嗓子里带着一丝小小的沙哑,说:“叔叔……再教我……”

    廉刑脑子里“轰隆——”一声,感觉要炸了,他感觉自己逃不出小桃子的“魔掌”了,小桃子用一种有点羞涩,又有点紧张青涩的眼神盯着他,看的廉刑心中的火气一下冲上来。

    廉刑拽掉小桃子的裤子,小桃子配合的抬起腿来,用自己隐蔽的地方蹭着廉刑的手背,廉刑重重粗重的呼出一口气,说:“乖,可能有点疼……”

    廉刑觉得自己可能疯了,被小桃子给逼疯的,不然为什么小桃子的叔叔伯伯爸爸哥/哥都在外间,他却和小桃子在厨房里面做这种亲/密的事情?

    小桃子咬着下唇,一脸外/强/中/干的样子,说:“我……我才不怕疼,我已经一岁多了!”

    廉刑差点笑场,小桃子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而且非常诱人,和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一样,还有些孩子气。

    很快的,小桃子就证明了自己是很怕疼的,小桃子哭的直喘气,差点打嗝,确实有点疼,因为他是第一次用那个地方,紧接着很快就变了声儿,变成了激动的喘息声,又喘又哼唧,弄得廉刑差点秒了。

    廉刑无奈的含/住小桃子的嘴唇,说:“乖,忍着点,别太大声。”

    小桃子红着眼睛,委屈的说:“可是……可是好舒服……叔叔……”

    廉刑果然疯了,都是小桃子的错……

    众人在外面等着吃“叔叔”的夜宵,结果等了很长很长时间,长到万俟景侯站起来,笑着说:“算了,大家先去睡觉吧,估计明天能吃到夜宵。”

    众人:“……”

    小桃子终于如愿以偿的和他家叔叔做了,累的一脸憔悴,半途就睡着了,小桃子一下昏睡过去,脸上还带着泪痕,倒是难为了廉刑,廉刑作为一个清/醒的人,顿时感觉更加尴尬了。

    廉刑给小桃子整理了一下,抱着他出来,就看到小桃子的二哥坐在沙发上,正在看电视,不过也没看什么,只是在看很无聊的电影而已,已经过了午夜,基本没什么好看的了。

    其他人似乎都睡了,一层除了客厅,都关了灯。

    廉刑觉得很尴尬,不过起码人少,不是那么尴尬……

    二哥笑了笑,说:“家弟的房间在二楼左手第三间,里面有洗漱的浴/室。”

    廉刑顿时感激的不行,这个二舅哥好像很善解人意,总是笑的很温柔,赶紧谢过了二哥,抱着小桃子就上楼去了。

    小桃子的二哥看着他们上了楼,又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电视,因为天气很热,他没穿多少衣服,只是披着一件深蓝色的丝绸长睡袍,抱着腿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之后,似乎有点困,把眼镜顺手摘下来,握在手心里,仰起头靠着沙发上就睡着了。

    过了一会儿,就听到“咔嚓”一声,二楼的一间房门打开了,小桃子的大哥从书房走出来,一眼就看到客厅里,有人还坐在那里,仰着头似乎已经睡着了。

    他皱了皱眉,立刻从楼梯走下来,伸手拍了一下二弟的肩膀。

    本身还在熟睡的人猛地吓了一跳,立刻睁开了眼睛,看到是大哥,笑了笑,伸手揉/着眼睛,说:“嗯?你忙完了?”

    大哥点了点头,说:“怎么睡在这里?上楼去吧。”

    老/二抬起头来笑了笑,突然举起手来,把自己的眼镜戴在大哥脸上,笑了一下,说:“我腿有点麻了。”

    大哥嘴角抿着,脸上还是一成不变的冷漠,不过嘴里叹了口气,说:“多大了还撒娇。”

    他说着,突然伸手过去,两手一抄,将二弟一把抱了起来,入手冰凉冰凉的,虽然是大夏天,但是老/二的身/体一向非常弱,完全没一点热乎气。

    大哥皱了皱眉,说:“你身/体不好,多穿点。”

    老/二靠着他,让他抱自己上楼去,说:“可是现在是夏天。”

    大哥脸上没什么表情,说:“不许顶嘴。”

    老/二轻笑了一声就没说话,让大哥把他抱进屋里,放在床/上,甚至是盖好被子,检/查了一下空调的温度,然后才关上夜灯走了出去……

    小桃子睡得天昏地暗,起床的时候叔叔不在身边,揉/着眼睛坐起来,顿时感觉腰疼,下面也疼,一丝一丝的痛,感觉都要坏掉了。

    小桃子一回想到昨天晚上,虽然的确是自己招惹叔叔的,但是叔叔太讨厌了,明明让停下来,可是他就是不停。

    小桃子不开心,坐在床/上说:“叔叔,我要喝水!”

    廉刑在浴/室里,正在刮胡子,还把自己的头发整理了一下,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听到小桃子叫自己,赶紧跑出去,他一跑出来,小桃子顿时就傻了眼。

    他家叔叔太帅了,以前从没这么利索过,头发因为长,全都背起来,稍微打理了一下,抹了一些东西,看起来特别整齐,也因为长,背起来之后有点像是古老的欧洲贵/族,看起来像是一个……骑士一样。

    下巴上的胡子全都剃/掉了,干干净净的,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稍微露/出一丝古铜色的胸肌,高大的身形,像一个帅气英俊的型男,还透露着一丝成熟的性/感。

    小桃子瞬间脸上一红,赶紧趴在床/上,把脸埋在被子里,哼唧着说:“我要喝水,喝水!嗓子疼……”

    小桃子趴在床/上,紧翘的臀/瓣儿就供起来了,完全是个小鸵鸟,还不如不趴下来,廉刑顿时心里一跳,口干舌燥。

    廉刑赶紧拿了水过来,说:“谁让你昨天一直嚷,让你小点声了。”

    小桃子不满地说:“都因为叔叔不好!”

    廉刑赶紧认错,说:“对对,是我不好。”

    小桃子这才满意,两个人洗漱之后,还有人送来了合适廉刑穿的衣服,其实是万俟景侯的,因为廉刑的衣服都在出租房,而且全是地摊货,都没办法换。

    但是廉刑身材也太高大了,所以其他人的衣服基本不合适,不是不够高,就是不够壮。

    万俟景侯的衣服正合适,别看万俟景侯是高挑的身材,看起来肌肉并不纠结,但是他是典型的穿衣显瘦,其实身上硬/邦/邦的,衣服小号的他根本穿不上,肌肉都绷着。

    所以现在正好拿了万俟景侯的衣服给廉刑临时换一下,廉刑换好了一身黑色,大背头加上立体英挺的五官,简直是迷人的大叔,有一种浓浓的绅士风格,果然像是个骑士。

    廉刑打扮好了,这才带着小桃子下楼去,时间还早,廉刑还做了早饭,小桃子心心念念想吃的海鲜粥。

    大家终于坐下来,廉刑也终于正面接受了小桃子这一大家子的审视,感觉压力山大……

    小桃子穿的衣服不多,满身的吻痕,尤其是脖子上的,新旧加在一起,相当精彩。

    万俟景侯笑眯眯的看了几眼,温白羽都替他不好意思了,伸手偷偷拽了拽万俟景侯的衣服。

    哪知道万俟景侯异常的“不/要/脸”,笑着说:“嗯?白羽吃醋了吗?我只是发现了一点什么。”

    温白羽翻了个白眼,万俟景侯脸皮真厚,他没理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则是又眯着眼打量廉刑,廉刑感觉压力瞬间又变大了,明明开着空调,都要出汗了。

    万俟景侯打量了一阵,才说:“廉先生今年贵庚?”

    廉刑:“……”一刀戳进心窝子。

    廉刑硬着头皮说:“三十五……”

    三十五,其实已经算是大叔,如果非要勉强,也可以说不是大叔。

    万俟景侯挑了挑眉,说:“您家里情况是什么样的?”

    廉刑:“……”岳/父大人还没查户口,现在已经被问了。

    廉刑不好意思的说:“我是孤儿,没有父母,也没有亲戚。”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说:“我想也是。”

    温白羽狐疑的看着他,说:“啊?”

    万俟景侯抬了抬下巴,很自信的说:“廉先生如果有亲戚,估计也几百岁了。”

    众人更是狐疑的看着廉刑,又去看万俟景侯,万俟景侯吊足了众人的胃口,这才不紧不慢的说:“廉先生的真身应该是獬豸。”

    獬豸,其实就是就是独角兽,有的大如虎,有的小如羊,头上长角,是刚正和刑罚的代/表,在西方,独角兽代/表的则是完美的骑士……

    万俟景侯笑着说:“獬豸虽然是灵兽,不过也是猛兽,简单来说……吃肉的,喜食野干。”

    温白羽:“……”

    用白话文说,叔叔是獬豸,上古的一种灵兽,不过灵兽很凶猛,平时吃肉,而且喜欢吃野干,野干是小狐狸的意思,也做狐狸的别名……

    小桃子完全没听懂大家在讨论什么,只是挖着粥往嘴里塞,感叹的说:“唔唔,这个好粗……叔叔好粗,这个好粗……”

    廉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77章 小狐桃5》,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