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75章 小狐桃3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廉刑丢下一句话,果断的冲向厕所,“嘭!”一声关上/门,然后“咔嚓”上了锁。

    廉刑的反应很大,深深的松了一口气,都是那个小祖/宗弄得,眨着纯洁的大眼睛,一脸懵懂,却一直撩/拨自己。

    廉刑现在才信了,小桃子绝对是个狐狸精,不过小桃子是个男狐狸精……

    廉刑松了一口气,靠着门深深的喘了两口,想要把自己下面的反应压下去,结果就在这个时候,“砰砰”两声响了起来,小桃子竟然跑过来敲门了。

    廉刑吓了一跳,就听小桃子一边挠门一边说:“叔叔,你在里面干什么呢?我肚子饿了,我想吃饭!”

    小桃子说着,就开始哼哼唧唧的说自己肚子饿,廉刑好不容易压下去的那股火气,突然就又冒上来了,而且愈演愈烈,根本再也忍不住了。

    廉刑没说话,把自己裤子解/开,额头上有些出汗,古铜色的皮肤上都是热汗在滚动,嗓子里喘着粗气,耳边隔着一道/门,听着小桃子哼哼唧唧的撒娇/声,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

    小桃子挠着门,不过里面的人半天没有回应他,小桃子的肚子都要饿瘪了,气的使劲挠门,一直在叫:“叔叔……叔叔你在干什么啊,我饿死了,我想吃肉肉!”

    小桃子对着门又挠又喊,里面完全没有回应他的声音,只是到后来声音突然粗重了很多,是呼吸的声音。

    小桃子耳朵贴着们仔细的听了听,不知道在干什么,但是呼吸的声音很粗重,有点可怕,好像野兽一样。

    小桃子奇怪的说:“叔叔,你伤口疼吗?怎么声音这么奇怪?”

    廉刑再也忍不住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脑袋里就是小红帽和大灰狼的故事,小红帽一脸纯洁的问狼外婆嘴巴为什么那么大,声音为什么那么粗……

    廉刑猛地一声粗喘,听着小桃子天真的问话,一下发/泄/了出来,然后重重的喘了一口气,感觉自己真是憋得太久了……

    小桃子在外面一直拍门,拍的手掌都疼了,气的坐在地上甩着自己的狐狸尾巴,嘴里哼哼的,过了好一会儿,里面传来了流水的声音,然后才是“咔嚓”一声,门打开了。

    廉刑洗了手,整理了自己的衣服,然后才走出来,一走出来顿时就懵了,小桃子仍然是光溜溜的,身上有几块创可贴,坐在门边上,甩着自己的狐狸尾巴,修/长的狐狸尾巴扫在白/皙的大/腿上,隐隐若若的遮住双/腿之间的隐蔽位置,一脸“我很生气”的表情。

    廉刑:“……”嗓子莫名发紧,突然很想再回洗手间一趟。

    就在这个时候,小桃子看出他又想缩回去的苗头,突然蹦起来,一把抱住廉刑的腰,哼唧说:“我肚子饿!肚子饿!叔叔说做饭吃的,叔叔骗人!”

    小桃子一边说一边抱着他的腰跳,尾巴一晃一晃的,白花花的身/子在廉刑眼前晃来晃去。

    廉刑赶紧把小桃子从自己身上撇下来,但是又不能使劲,怕这细皮嫩/肉的被自己弄坏了,眼睛也不知道往哪里放,赶紧说:“好好好我去做饭,你先松开我,你去穿衣服!”

    小桃子这才松了手,说:“衣服?可是我不/穿衣服的,我有毛毛!”

    他说着,甩了甩自己的尾巴,又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的确那两个地方是有毛皮的,但是其他位置没有啊!

    廉刑真的受/不/了/了,赶紧带着小桃子进了卧室,让小桃子在床/上坐着,然后打开柜子找些衣服给他穿。

    廉刑找了一件大背心,然后一条大短裤,然后又找了找,幸亏还有没开封的内/裤,全都拿出来,现在是夏天,也不需要穿太多,能遮住就好了,别太羞耻。

    廉刑找了衣服,一转头,又是重磅一击,就看到小桃子趴在床/上,撅着紧翘的小臀/瓣儿,尾巴甩来甩去,小/腿也甩来甩去的,差点连重点位置都看见了。

    廉刑赶紧撇开眼睛,把衣服扔在他身上,说:“快穿上。”

    他说着,就往卧室外面走,说:“我去做饭了,你穿好衣服。”

    廉刑走进厨房,赶紧拿出一把青菜,然后拿了菜刀“当当当”几下剁的粉碎,剁完之后猛地想起来,还没洗菜就给切了。

    廉刑低头一看,顿时叹了口气揉了揉自己的脸,这已经不是切菜了,这切的程度简直堪比榨汁机,案板上一堆稀烂的绿色液/体……

    廉刑默默的把上面稀烂的菜浆倒掉,然后冲刷了案板,然后从冰箱里拿出肉来放进微波炉里化冻,又弄了菜开始洗。

    一边洗菜一边想,这也没什么,小桃子虽然长得漂亮了一点儿,但是自己年轻的时候见识也很广,并不是没见过好看的人,男人女人都算上。

    廉刑起初并不是一个电工师傅,也不是这样不修边幅……

    廉刑其实是个理科的高材生,他刚上大学没多久,就被一个导演给发现了,力劝廉刑进圈子,一定会大红大紫。

    那年廉刑还没到十八岁,进了圈子,因为年轻帅气,而且身材高大,真的一下大红大紫了,不管是演电影还是t台走秀,很快积攒了不少人气。

    不过那已经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大约十几年吧……

    廉刑现在是个三十几岁的大叔了,如果四舍五入,那么就是奔四的大叔了,在那时候,他红了不少年,也算是早年影/帝级别的偶像。

    后来公/司的团队为了给廉刑增加人气,给他炒作绯闻,一个正当红的女影星正好和他做捆绑炒作,那个女星没有什么成名作,也没有什么代/表作,可以说除了颜值,演技几乎是负数,不过因为公/关团队好,找到了廉刑的公/司。

    两个公/司都觉得很合适,于是就开始捆绑炒作了,廉刑甚至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直接就结婚领证了,领证当天他还在拍戏,根本没有亲自过去。

    廉刑没见过他的“妻子”,但是不妨碍他们在公/众面前“秀恩爱”,戴同款婚戒,扮演好男人的形象。

    其实廉刑也算是个好男人,因为他根本没有绯闻,从来不和别人搞暧昧关系。

    不过后来,有一件事情,促使廉刑提出了离/婚,并且退出了这个圈子,他觉得自己可能不太适合这里。

    那时候有个很有钱的老板,是女星那边的顶头老总,似乎看上了女星,那个人是个双,同时也看上了廉刑,出了一笔钱,想要同时找廉刑和那个女星去玩一玩。

    廉刑当然不可能同意,廉刑的经纪人告诉他,女方都同意了,而且只要他同意,可以接一部很被看好的新戏的男一。

    廉刑想都没想,第二次拒绝了,没过几天,很多报道就爆出廉刑出轨的新闻,说廉刑出轨某某男模,其实廉刑是同,紧跟着有一种墙倒众人推的势头,很多明星站出来说廉刑品行不端,强/奸吸毒什么都做过,而且还在某某酒吧挂牌,只要有钱就能带走。

    廉刑的“妻子”还跳出来指认廉刑,说是廉刑曾经把自己卖给某某老板,幸亏自己跑得快,不然真是不堪设想。

    不只是有照片,而且还有好多认证,纷纷出来指认廉刑的所作所为。

    当时廉刑就明白了,他是被人阴了,那个人就是想要他混不下去,不管他有没有做过这些事情。

    廉刑提出了离/婚,而且拿出自己所有的存款起诉了女方,不过结果可想而知,廉刑败诉了,而且输的相当彻底,他也明白了,这个地方根本不适合自己,只是想努力工作,还不如找个小地方。

    廉刑从圈子里很快淡化出来了,刚开始认识他的人很多,还有很多小工作室来找他拍毛片,毕竟廉刑的身材就在那里,长得也是英俊硬朗的类型,都被廉刑拒绝了。

    起初的生活很艰难,找不到工作,还要被指指点点,廉刑换了很多城市,十年之后才再回到了这里,圈子里的世界几年就是一番新天地了,廉刑也被人淡忘了,终于找到了工作,因为他没什么学历,只有一些手艺,所以选择当了一个电工师傅。

    廉刑觉得弄这些电路,画图纸好像更适合自己,只是他一直有些不甘心而已……

    廉刑想到了很多,很多以前的事情,他也算是见多识广的类型,当年他是大红大紫的影/帝,见过不少漂亮女人和漂亮的男人。

    不过廉刑要承认,小桃子确实是他见过最漂亮的一个,也是最清澈的一个……

    “叮——”一声,微波炉终于停工了,廉刑把里面解冻的肉拿出来,准备把肉切一些,时间太晚了,炖不了肉,一会儿给小桃子用肉炒个菜吃。

    廉刑刚想到这里,就听到有脚步声过来了,小桃子的声音从自己后背响起来,说:“叔叔,这个衣服太小了,我套不进去。”

    廉刑特别奇怪,太小了?自己那些衣服给小桃子穿,竟然还显小?一个裤腿都能穿他两个小细腿/儿了。

    廉刑一回头,顿时只剩下一脸无语的表情……

    只见小桃子头顶上顶着刚打开封的内/裤,使劲往下拽,不过内/裤的确有点小,跟本穿不到身上……

    而小桃子身上,还是光溜溜,本该穿着内/裤的地方,也光溜溜的一片。

    廉刑这才注意到,原来小桃子下面那个地方,没什么毛发,他身上的毛发很稀疏,一片光洁,又白/皙又细/嫩,还泛着一股桃子的嫩粉色……

    小桃子哼唧了一声,廉刑这才惊醒,差点给自己一个大嘴巴,收回目光,说:“那不是穿在头上的,是穿在下面的。”

    小桃子一脸奇怪的看着廉刑,说:“下面?”

    廉刑觉得,如果对方不是小桃子,如果自己不是亲眼看到他会变成桃子,而且还会变成“小奶狗”,如果不是小桃子说他才一岁,还不到一岁,廉刑真的会觉得小桃子是来戏/弄自己的,不然怎么会有少年不知道怎么穿内/裤?!

    廉刑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把火先关上,然后招手说:“去沙发上,我教你穿衣服。”

    小桃子立刻拽着小内/裤蹦蹦跳跳就跑到沙发上去了,还盘腿坐下来,等着廉刑教他穿衣服。

    廉刑都快被小桃子那身白花花的细/嫩肌肤闪瞎眼睛了,拿过小桃子手上的内/裤,说:“这个是穿在这里的,看到了没有,抬一只脚,穿进去。”

    小桃子很配合的抬起一条腿来,然后一踢,差点把内/裤给踢掉了,廉刑无奈的抓/住他的脚腕,把他的腿穿过内/裤,小桃子顿时“咯咯”笑起来,说:“叔叔,你抓得我好/痒啊。”

    廉刑:“……”

    廉刑深吸了一口气,说:“那只腿也伸过来。”

    小桃子把另外一条腿伸过来,要往同一个口里踢,廉刑赶紧又抓/住小桃子的脚腕,把他的腿放进了另外一个口里,小桃子看的一脸认真。

    而廉刑却猛地一怔,他刚才被震/惊了,廉刑并不是故意去看的,但是他真的不小心看到的,就在刚才小桃子抬腿的时候,小桃子的下/体,竟然有点不同……

    小桃子显然是男性,白/皙的身/体/毛发很稀疏,就连那个地方也是,然而在他中间的位置,竟然还掩藏着一个隐蔽的地方……

    廉刑震/惊的不行,同时心脏梆梆使劲跳了几下,口干舌燥的厉害,一股热气猛地涌上来,此时的小桃子完全没觉得危险,内/裤绷在大/腿/根的位置,扯成一条线,还伸手拽着,白/皙的小臀/瓣儿轻轻晃动着,似乎觉得挺好玩。

    廉刑感觉自己要疯了,连忙站起来,把小桃子的内/裤提起来,说:“行了……”

    其实廉刑完全不必惊讶,毕竟小桃子有一半桃树的血统,桃花都是双性花,小桃子也是,这才是正常的。

    小桃子穿上了内/裤,不过撅了噘嘴,感觉不太舒服,揪着自己的内/裤边,说:“叔叔,这个太大了,漏风。”

    廉刑低头一看,简直要命,内/裤边果然太大了,小桃子的两条小白腿在里面晃荡不说,那隐蔽的位置也若隐若现,露/出一片粉红色……

    廉刑深深的抹了一把自己的脸,感觉自己真的是一个大叔了,因为大叔的心里承受能力太差了,都要的心脏/病了!

    小桃子奇怪的说:“叔叔,你怎么了,脸好红,生病了吗?”

    廉刑默默的摇了摇头,然后把衣服拿过来,也不教他穿了,赶紧给小桃子套/上,一个大背心,小桃子穿上之后直接盖住了小屁/股,还盖上了大/腿,本身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背心,结果小桃子穿上之后,立刻有一种“男友衬衫”的感觉,暧昧旖旎猛地席卷而来。

    廉刑摸了一把自己的鼻子,绝对没流鼻血,真是万幸。

    廉刑又给小桃子穿上了大裤子,把他两条白白的大/腿遮住,这样还算凑合,终于忙完了,愣是一头热汗,感觉自己跟跑了几千米似的。

    小桃子穿上衣服就说饿了,廉刑赶紧去厨房做菜,他觉得心里一团热血沸腾,做菜从没这么快过。

    廉刑做好了饭,让小桃子过来吃,小桃子饿得要死,吃的是盆干碗净,满嘴都是米粒,小肚子都鼓/起来了,廉刑真怕他再撑出个好歹,毕竟小桃子的人形那么瘦。

    吃过了饭,廉刑去洗碗,时间实在太晚了,说:“你去洗个澡,然后赶紧睡觉吧。”

    他说着,又说:“你会洗澡吧?”

    小桃子一脸自傲的说:“当然会了!”

    他说着就自己进了厕所,然后传来了水声,廉刑竖着耳朵听了听,好像挺正常的,就继续洗自己的碗了。

    等廉刑洗了碗,小桃子还没出来,廉刑还以为小桃子爱干净,多洗一会儿也没事儿。

    等了半个多小时,廉刑差点在沙发上睡着了,终于忍不住走过去敲了敲门,说:“你洗好了吗?”

    里面没有声音,廉刑吓了一跳,说:“你怎么了?回答我,我要进去了?”

    里面还是没有声音,廉刑脸色一沉,赶紧使劲推门,门把一转,发现里面根本没锁,一下就推开了,结果就看到小桃子衣服都没脱,还穿着大背心大裤衩,缩在浴缸里,好像睡着了……

    廉刑无奈的走过去,试了试水温,已经凉了,怪不得要缩起来,赶紧把小桃子从浴缸里抱出来,还说自己会洗澡,结果连衣服也不脱。

    廉刑无奈的把小桃子抱出来,给他擦干身/体,然后换一身干燥的衣服,结果内/裤没开封的就这么一条,也不能让他穿着湿的,再感冒了就惨了。

    廉刑找了半天也没有新的内/裤了,都是自己穿过,但是洗干净的,廉刑很爱干净,家里也很整洁,但是终归是自己穿过的,瞄了一下小桃子白/皙的下/体,顿时脑袋里充/血,赶紧撇开眼睛把内/裤给小桃子套/上,套/上之后觉得安全多了……

    廉刑把小桃子放在床/上,然后给他盖上被子,这才松一口气,自己进了浴/室收拾,对着镜子照了照,脸颊上的胡子太碍事了,伤口还在疼,于是找了刮胡刀,把自己脸上胡子刮掉。

    廉刑看着镜子里的男人,硬朗的面孔,应该说是看不出年纪的男人,刮掉胡子并不显老,瞬间年轻了不少,也不觉得邋遢了,下巴有点方,显得很严肃,嘴唇薄薄的,有一种不近人情的感觉。

    这是自己的模样,其实廉刑很抵触看到自己的模样,因为他以前看得太多了,自从退出那个圈子之后,因为他的模样,廉刑落魄了很久,找不到工作,出去吃饭都会被人唾骂,甚至被人肉被跟/踪,还想继续爆料。

    从那时候开始,廉刑就开始抵触自己的脸了,长了胡子也不刮掉,头发长了也不去剪,终于渐渐的被淡忘了。

    廉刑定定的看着镜子里的人好一阵,突然觉得那些时间离自己很远了,之前还会偶尔回想起来,仿佛噩梦一样,然而自从小桃子来了家里,似乎没时间去想了。

    廉刑把一次性的刮胡刀扔进垃/圾桶里,摸了摸自己下巴,笑了一下,镜子里的男人一笑起来,带着一种雅痞的气质,年纪并不显老,反而有一种沧桑的性/感,成熟而迷人。

    廉刑洗了澡,回了卧室,刚要上/床睡觉,突然想到了小桃子有点与众不同的地方,顿时动作就僵硬了,轻轻咳嗽了一声,回身从柜子里又抽/出一床被子,扑在地上,幸好是夏天。

    廉刑就在地上躺好,然后盖了一层薄被,闭上眼睛睡觉……

    因为实在太累了,廉刑找了小桃子很久,感觉心力憔悴的,回来之后又受到了很多“打击”,身为大叔的廉刑,心理压力太大,顿时就睡着了。

    廉刑睡得迷迷糊糊,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一个噩梦……

    当然不是十几年/前那样的噩梦,他只是梦到了大灰狼在吃小红帽,而且自己是那只大灰狼……

    梦中廉刑正在教小桃子穿衣服,小桃子完全不会,还把内/裤套在头上,廉刑无奈的手把手教他,小桃子却咯咯的笑,说:“叔叔,好/痒啊。”

    廉刑知道自己是在做梦,突然有一种放弃的心里,猛地伸手搂住小桃子。

    小桃子根本没有拒绝,靠在廉刑怀里,主动抬起腿来,两条细白的小/腿夹/住廉刑的腰,又长又大的尾巴也盘过来,主动勾住廉刑。

    廉刑觉得自己有点疯狂,他死死按住小桃子,不断亲/吻小桃子的嘴唇,顺着他的嘴角亲/吻到他的下巴,还有脖颈,小桃子舒服的呻/吟着,抬起头来,让他在自己的脖子上种下吻痕,一股香甜的花香,还有难以言喻的香味从小桃子身上弥漫出来,让廉刑更加疯狂。

    “呃!叔叔,好舒服……”

    小桃子大声的呻/吟了一声,被撞得白/皙的身/子一耸,看起来单薄又无助,但是他并不闹,也不抵/抗,反而搂着廉刑的肩背,乖顺的窝在廉刑的怀里,轻轻的喘息着……

    廉刑感觉自己要疯了,呼吸越来越粗重,就在这个时候,突听耳边传来声音。

    “叔叔?”

    “叔叔……”

    “叔叔,你怎么了?”

    廉刑猛地睁开眼睛,“呼——”的松了一口气,做梦,果然是做梦,简直是噩梦!

    然而一睁眼,就看到小桃子从床/上探下半个身/子,一脸好奇的看着他,廉刑猛地一哆嗦,很好,梦/遗了……

    其实也不算是梦/遗,因为他是睁着眼睛的……

    廉刑赶紧从地上爬起来,一看天才亮了,还灰蒙蒙的,尤其夏天天亮早,时间太早了。

    小桃子是听到了叔叔的粗喘声被吵醒的,也不知道叔叔做了什么噩梦,像是老虎一样在喘粗气,怪吓人的,小桃子出于好心,这才把叔叔给叫起来的,但是叫起来之后,叔叔竟然一脸要吃/人的样子,好像更可怕了。

    小桃子一脸奇怪,看着廉刑逃命似的钻进厕所,他在床/上又躺了一会儿,还是看不到廉刑出来,小桃子觉得肚子憋憋的,想要嘘嘘,赶紧从床/上爬起来,跑到厕所门口拍门,说:“叔叔!我要上厕所!”

    他拍着门,“啪”一声,廉刑进去的时候太匆忙了,竟然没锁好,一拍就开了,门发出“吱呀——”一声慢悠悠的打开了,小桃子睁大了眼睛,好奇的看着里面。

    廉刑正在和自己的右手/交流/感情,脑子里幻想着小桃子的样子,幻想着晚上做梦的样子,结果那个被幻想的人,一下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廉刑脸上滚下热汗,顺着他古铜色的皮肤慢慢滚下来,他感觉这一刻恐怕是自己最尴尬的时刻了……

    小桃子却一脸好奇的看着他,说:“叔叔,你在做什么?”

    廉刑:“……”

    小桃子仔细的看了看廉刑,又说:“叔叔,你的胡子呢?叔叔这样好帅!”

    廉刑:“……”

    廉刑脸色很阴沉,一脸菜色,小桃子却一脸很高兴的样子,坐在桌边准备吃饭,嘴里塞着大荷包蛋,含糊的说:“叔叔好粗,好粗……唔唔……”

    廉刑:“……”嘴里含/着东西说话,叔叔会误解的……

    廉刑无奈的说:“快吃饭,一会儿我带你继续出去找,这回不要乱跑了。”

    小桃子可怜兮兮的委屈说:“是那只狗不好!”

    廉刑叹气说:“那只狗那么小,而且我还抱着你,它根本够不着你,你怕它干什么?”

    小桃子一说更委屈了,气哼哼的说:“那……那也很可怕,我还没到一岁。”

    廉刑真不知道这和没到一岁有什么关系。

    就听小桃子继续说:“那……那只狗他要和我交/配,我……我还没成年呢。”

    廉刑:“……”交/配?!

    廉刑还以为那只狗要咬小桃子呢,没想到竟然是交/配?

    廉刑的脸色瞬间就沉下来了,不过又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说:“你什么时候过生日?”

    廉刑问过之后,顿时觉得自己是一个“猥琐大叔”,立刻后悔不迭,不过小桃子完全没想到那个,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爸爸说快到啦。”

    小桃子还给廉刑科普着,说:“作为九尾狐,满一岁就成年啦,成年的狐狸精在发/情的时候,身上会传出香香的味道!叔叔你快帮我闻闻,有没有香香的?”

    香香的……

    廉刑猛地想起了昨天晚上的梦,那个噩梦!小桃子乖顺的呻/吟着,身上就冒出一种香香的味道,说不出来是什么味道,特别勾人,廉刑想要狠狠的掠夺他,直到他哭着求饶为止……

    “咳……”廉刑咳嗽了一声,说:“吃完走了,快吃。”

    小桃子把荷包蛋全都塞/进嘴里,说:“粗完了粗完了。”

    廉刑这回是带着人形的小桃子出门,临出门的时候还在说:“遇到狗别再跑了,你现在是人,比狗大十几倍。”

    小桃子使劲点头,说:“恩恩。”

    两个人下了楼,小桃子突然伸手拉住了廉刑的手,而起还是十指相扣。

    小桃子的体温有点高,是“狐狸精”的正常现象,特别温暖,廉刑吓了一跳,说:“干什么?”

    小桃子一脸认真的说:“我怕再走丢/了,叔叔拉着我。”

    廉刑有些无奈,这个时候就接到了一道怨毒而炙热的目光,转头一看,原来是传达室的大/爷,正仔细打量他。

    昨天晚上他们回来的时候,小桃子一身伤痕,还没穿衣服,大/爷估计已经记住他了,廉刑头皮都发/麻了,赶紧拽着小桃子走了,自己长得有那么不正直吗?

    两个人出了门,去了另外一个街心公园,因为是早上,全都是老人和小孩儿,很少有他们这种年纪的。

    小桃子长相特别招人,特别扎眼,好多跳广/场舞的大妈都凑过来,笑着说:“哎呦这孩子长得漂亮,是你儿子吗?不像啊?”

    廉刑:“……”

    刮了胡子还这么说?是不是该剪剪头发了?

    小桃子进了公园,立刻就兴/奋起来,非要去喷泉旁边玩水,廉刑都无奈了,真的跟养儿子似的,只好带着小桃子去玩水,说:“就玩一会儿,那边还有个公园,一会儿咱们再去那边认一认。”

    小桃子嘟着嘴巴,说:“叔叔也过来,水凉凉的好舒服!”

    喷泉的水溅在小桃子身上,小桃子穿的都是廉刑的廉价大背心,一湿/了就有些透,胸前两个粉红色的小花/蕾都透出来了,在阳光下若隐若现。

    那边好多人都在看,有几个正在给花卉摄影的男人也看过来,目光有些火/辣,廉刑皱了皱眉,把小桃子拉过来,给他擦着衣服上的水,说:“好了,别玩了,咱们出去吧。”

    小桃子才玩水,还没有半分钟呢,噘/着嘴说:“再玩一会儿嘛叔叔。”

    廉刑听他撒娇,撒娇也没用,那边几个人总是往这看,小桃子样貌太扎眼,廉刑怕有麻烦。

    小桃子见自己撒娇也没用,哼了一声,好像生气了,廉刑有些无奈,小家伙脾气还挺大,哄着说:“旁边那个公园也有喷泉,还有个很大的荷花池,咱们去看荷花,好吗?”

    廉刑的嗓音温柔起来很好听,带着一种沙哑和性/感,还有一股沉稳,小桃子撅着的嘴终于挑/起来了,说:“真的吗?叔叔不能骗人。”

    廉刑无奈的捏了一下小桃子的小鼻尖,说:“我怎么可能偏小/鬼。”

    小桃子抗/议说:“我不是小/鬼,我是狐狸精!”

    廉刑:“……”

    廉刑听着小桃子的宣/言,那叫一个无奈,赶紧加快了自己手上的速度,把小桃子湿掉的衣服擦干一些,起码别贴在小桃子的小胸/脯上,那样太惹眼了。

    小桃子被廉刑的大手擦着,突然“哎……”了一声,嗓音竟然还打弯儿,似乎是一声呻/吟,弄得廉刑吓了一跳,心脏猛地跳了起来,与此同时,他还闻到了一股香味,好像梦中的香味……

    那奇妙的香味从小桃子的身上弥漫而来,钻进廉刑的胸腔里,顿时化成了一片火焰,燃/烧起他的血液来。

    廉刑猛地就出汗了,小桃子突然伸手握住廉刑的手腕,嗓子里哼唧了一声,突然靠过来,靠在半蹲的廉刑身上,小胸/脯也贴在他身上,轻轻的蹭了两下,说:“叔叔……我……我这里麻麻的……”

    廉刑吓了一跳,自己的手碰到了小桃子胸前的小花/蕾,那地方颤巍巍的,顿时立了起来,尽然有了反应,小桃子浑身弥漫着香味,有些站不住,瘫/软在他身上。

    香味?

    难道小桃子已经成年了?

    廉刑来不及想这么多,突然眯了眯眼睛,伸手搂住了倒在自己怀里的小桃子,把他的脸遮起来,这个时候那几个照相的男人走了过来,似乎是要搭讪。

    一个男人举了举相机,说:“你好,我们是摄影师,我们想请他做模特,不知道可不可以。”

    那几个人的目光很火/辣,一直盯着小桃子,小桃子突然被廉刑的大手遮的严严实实,感觉有点热,而且叔叔的掌心比平时都烫,抱着自己却很舒服,特别安心。

    廉刑脸色沉着,说:“不好意思,我们赶时间。”

    他说着就要带着小桃子离开,那几个男人赶紧追上几步,说:“不会浪费很多时间的,要不交换一下电/话号码也可以,有时间随时给我打电/话……”

    廉刑不听他们说话,拉着小桃子要走,其中一个男人突然跑过来,拦住他们,看着廉刑说:“哦……你是不是那个……那个叫……”

    廉刑一听,脸色更加难看了,那个男人突然醒/悟的说:“你是廉刑?!”

    另外一个男人说:“就是那个退圈好久的?”

    又一个人说:“不是说自/杀了吗?”

    廉刑听着他们说话,心中一股怒气升起来,的确,在廉刑退圈之后,很多传闻,例如廉刑被/拘了,或者廉刑接受不住负/面新闻自/杀了,或者逃出国了等等,不过都是恶意的揣测。

    小桃子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不过下意识的觉得那些人的口气不太好。

    一个男人笑着说:“听说你对小男生很感兴趣,这个是你新搞到手的吗?没想到退圈了还这么行?”

    廉刑的火气已经很大了,如果不是因为小桃子在旁边,廉刑已经出手揍他们了。

    小桃子拉着廉刑的手,突然一脸认真的说:“不许你们说叔叔坏话!”

    那几个男人听到小桃子说话,声音很清冽,有一种招人的感觉,都是一阵惊艳。

    其中一个男人说:“我看你现在落魄成这样,是不是特别缺/钱,要不要沿街乞讨?怎么样,我们能让你复出,给你拍两个写/真,你把这个男孩卖给我们,我……”

    “嘭!!!”一声巨响,那男人的话还没说完,廉刑已经忍不住,一拳将那男人直接揍倒在地上,小桃子吓了一跳,那男人倒在地上,顿时鼻血长流,爬都爬不起。

    其他几个男人眼见同伴被揍倒了,并不是过来帮忙,而是连忙举起相机拍照,然后快速的逃跑了,一边跑还一边骂:“你等着!”

    那被揍得男人趴在的地上,其他同伴立刻撒丫子就跑,廉刑把他的相机拿起来,“咔嚓!”一声就给掰断了,扔在他的脸边,脸色阴沉的说:“我不怕你们泼脏水,但是别让我看到你们牵累到这个孩子,否则我什么都没有,也什么都不怕,到时候害怕的是你门。”

    廉刑的嗓音很沙哑,仿佛是野兽在低吼,说完就拉着小桃子,说:“走吧。”

    小桃子刚刚见了血,有点害怕,赶紧跟着廉刑走了,两个人走出公园,后背好多围观的人,廉刑知道自己的好日子似乎到头了,风平浪静的日子就要过完了,周一一上班,可能就要被辞退,然后是没有房子可租,又回到了那个满世界漂泊,连住的地方都没有的日子……

    廉刑拉着小桃子走出公园,有点后悔刚才出手,并不是因为他怕了,而且是因为他觉得小桃子可能怕了,自己并不是个温柔的人,刚才那样子很可怕,小桃子当然会害怕。

    廉刑走了几步,干笑两声,说:“中午想吃什么?叔叔给你做。”

    小桃子没说话,摇了摇头,瘪着嘴不说话。

    廉刑叹了口气,说:“你是不是……害怕叔叔了,或者讨厌叔叔了?”

    小桃子立刻抬起头来,抓着廉刑的说:“当然不是,叔叔做饭那么好吃,比我爸爸做饭都好吃!”

    廉刑:“……”分明是个小吃货,非要说自己是狐狸精。

    小桃子鼓着腮帮子,气鼓鼓的说:“我是觉得那些人太讨厌了,他们说叔叔坏话,而且说得那么难听。”

    廉刑松了一口气,顿时笑了出来,捏了捏小桃子的脸颊,说:“这样就算难听了?那叔叔以前听过很多更难听的话。”

    小桃子一脸不开心的捧着廉刑的手,摸了摸/他关节,说:“叔叔的手都打青了。”

    廉刑被他一摸,心里那股火顿时攒起来了,赶紧深吸一口气,往下压了压,说:“没事。”

    小桃子不放开他的手,突然说:“叔叔你很缺/钱吗?”

    廉刑笑了一声,说:“还可以。”

    小桃子想了想,认真的说:“那以后还能买肉吃吗?”

    廉刑:“……”廉刑已经无奈道极点了,小桃子这小身板又细又弱,吃那么多,都长在哪里了?

    小桃子突然昂起自己的小下巴,一脸豪情壮志的说:“叔叔,你来我家吧!我爸爸有好多钱,我以后可以养叔叔!叔叔只要给我做肉吃就行了!”

    廉刑真的没忍住,一下就笑了出来,揉了揉小桃子的脸颊,说:“那你先告诉我,你家在哪里?”

    小桃子:“……”

    终于轮到小桃子无语了,瘪着粉红色的嘴唇,想了半天,一脸苦思冥想的样子,然后撞见廉刑的笑脸,终于气愤的说:“叔叔是坏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75章 小狐桃3》,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