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74章 小狐桃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小桃子说:“我跟哥/哥在公园里玩捉迷藏,我想藏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我藏了半天,哥/哥都么有找过来……”

    小桃子说着,脸上还露/出了委屈的表情,头上的小桃花都委屈的垂着,看起来没精打采的。

    廉刑:“……”原来是玩捉迷藏?藏得太好了,以至于都找不到家了……

    小桃子随即抬起头来,盯着廉刑看,说:“叔叔,你知道我家在哪里吗?”

    廉刑无奈的抹了一把脸,说:“你自己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知道?”

    小桃子顿时又是一脸委屈,在桌上急的拍自己的大尾巴,说:“那……那怎么办呢,我想爸爸了,也想哥/哥。”

    廉刑被他这委屈的小模样给逗笑了,他真的不是故意笑的,毕竟人家小孩子都迷路了,自己这个大叔竟然还笑,实在太没道理了。

    不过廉刑看着他头顶上那朵小桃花,就跟会说话一样,一下开花,一下又垂下来,真的想笑。

    廉刑只是随口问:“那你不想妈妈吗?”

    小桃子眨着粉红色的大眼睛看着廉刑,说:“妈妈?我没有妈妈。”

    廉刑一惊,赶紧道歉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小桃子更是纳闷,他可不知道廉刑心里千回百转的,廉刑还以为这小狐狸生下来没有母亲,或许是离异了,或许是去世了,总之哪条都不是好消息。

    小桃子却眨着天真的大眼睛,说:“叔叔,为什么要道歉?我本身就没有妈妈,我有两个爸爸!”

    廉刑:“……”这孩子是不是傻?

    小桃子自豪的昂着小脖子,说:“我有一个狐狸爸爸,爸爸长得可帅可帅了,我还有一个桃子爸爸,爸爸可温柔了。”

    廉刑:“……”怎么有点听不懂,难道这就是代沟?

    廉刑说:“你有两个爸爸?没有妈妈?”

    小桃子干脆从桌子上跳到廉刑怀里,窝在他怀里,找了个姿/势,用前腿/儿抓廉刑的胡子玩儿,一边玩一边说:“是呀。”

    廉刑还是不明白,后来小桃子给他科普了一下,原来小桃子果然就是没有妈妈/的,雪桃树是双性花,本身就能繁育后代,九尾狐的生/殖能力也非常强,这两个物种加在一起,生育当然没问题。

    廉刑听得一个头两个大,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小桃子,小桃子也是九尾狐,因为他有九条尾巴,虽然短/粗短/粗的,根本不像个狐狸精,但是用眼睛看就知道,的确是九条尾巴的小狐狸,所以说,小桃子他也可以……

    “咳!”

    廉刑咳嗽了一声,说:“咱们想想办法,把你送回家去,你想想看你家附近有什么特别的建筑,或者地标?”

    小桃子仔细想了想,似乎特别喜欢玩叔叔的胡子,小爪子捯饬捯饬的,倒是不疼,但是那小爪子好像小肉垫一样,一下一下拍在廉刑的下巴上,就跟挠痒痒似的。

    小桃子仔细想了想,认真的说:“有……有大高楼!”

    廉刑:“……”这小狐狸估计是逗自己?

    廉刑说:“还有什么?再仔细一点。”

    小桃子使劲想了想,说:“唔……好多大高楼。”

    廉刑:“……”

    廉刑已经不知道自己和小桃子说话这个过程中,到底有多少次无奈了。

    廉刑把小桃子放下来,放在沙发上,说:“你慢慢想一想,有什么想到的随时和我说,我先去做午饭。”

    小桃子一听到吃,立刻高兴起来,说:“次次次!我肚子饿了!”

    小桃子好像一只小奶狗一样,甩着自己的九条尾巴,在沙发上跳来跳去的,头顶上的小桃花也颠来颠去的,一副非常可爱的样子。

    廉刑笑了一声,感觉有个小家伙在家里也还不错,毕竟他回家之后就一个人,没什么人说话,除了吃饭看电视,就是睡觉,有了小家伙似乎还挺解闷的。

    廉刑走进厨房,洗了米焖上饭,然后转头去洗菜准备做饭,小桃子也跟进来了,甩着尾巴,昂首挺胸的,好像首/长视察工作一样,跑到廉刑身边,哼哼的用小爪子捯饬着廉刑的裤腿/儿,差点把廉刑的裤子都给捯饬花了,委屈的小声说:“叔叔,能吃肉吗?我想吃肉肉。”

    廉刑没忍住笑了一声,说:“你喜欢吃肉?”

    小桃子使劲点了点头,还坐在地上,翻起自己的小肚皮,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说:“我肚子都饿瘪了,要吃肉肉。”

    廉刑就自己一个人住,平时一素一肉一汤,不过肉菜做得不多,每次都是一口,小桃子是个无肉不欢的小狐狸,就喜欢吃肉,虽然菜菜也很可口,但是没有肉肉好吃。

    廉刑从冰箱里又拿出一块肉来,赶紧用微波炉解冻了一下,笑着说:“这样够了吧。”

    小桃子一看到廉刑拿了好大一块肉,顿时高兴的跳起来,摇着自己的尾巴,笑着说:“叔叔你真是好人。”

    廉刑又收到了一张好人卡,原因是今天多做了一道肉菜。

    廉刑做了饭,盛了两碗米饭,然后把菜都端出去,放在小桌上,小桃子立刻就蹦过来了,像模像样的坐在桌子前等着开饭,两只粉嘟嘟的眼睛几乎要发光,盯着米饭都流口水。

    廉刑把饭菜摆好,说:“你要用筷子吗?”

    廉刑问完了,顿时觉得自己问的太多余了,因为小桃子是狐狸的样子,怎么可能用得了筷子?

    小桃子果然摇了摇头,然后举起自己的小爪子,说:“叔叔,我用勺子!给我一个大勺子!”

    廉刑吃了一惊,狐狸还会用勺子?不过还是拿了一个勺子给他,小狐狸两只小爪子夹/住勺子,真的挖了一勺米饭上来,然后“嗷呜”一口塞/进嘴里,使劲嚼嚼嚼。

    廉刑差点被他萌到,“小奶狗”竟然会用勺子,吃一口之后,小尾巴还使劲摇,好像叫着好吃一样。

    廉刑笑了一声,夹了些菜和肉放在小桃子的碗里,小桃子“嗷呜嗷呜”的吃,嘴边上挂着好多米饭粒子,含糊的说:“叔叔也次,次次次……唔这个好次,肉好次。”

    廉刑感觉只是看着他吃饭就吃饱了,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幸福感,平时廉刑都是一个人吃饭,也是吃这些菜,没什么新鲜的,但是从来没有吃的这么开心过。

    小桃子有一种感染力,好像看着他,什么不开心的事情都没有。

    吃过了饭,廉刑给小桃子擦了擦嘴巴,收拾了盆干碗净的碗筷,带去厨房洗碗,洗了碗之后发现小桃子倒在沙发上,一脸惬意的样子,几乎要睡着了。

    廉刑走过来,找个小梳子,给把毛蹭乱的小桃子梳理毛发,小桃子头上的小桃花也一副吃饱的样子,懒洋洋的塌在头顶上。

    廉刑把小桃花小心的扶起来,这回没有弄的小桃子发出奇怪但是声音,然后给轻轻梳理毛发,小桃子舒服的直哼哼,蹬着短短的小粗腿,说:“唔……叔叔,好舒服,再弄/弄这里……”

    廉刑:“……”

    廉刑突然觉得,小桃子还是不会说话的好,因为他虽然是个小奶狗的样子,但是嗓音却是个清冽的少年音,一说话带着一股浓浓的鼻音,舒服的一直哼哼,哼哼的身为大叔的廉刑心里有点着火。

    小桃子的声音粉粉的,带着一些清亮,还有含糊的慵懒,能听出一种类似于桃花香的通感,那种感觉异常的奇妙。

    廉刑赶紧咳嗽了一声,放下小梳子,廉刑承认,自己已经是个大叔了,而且是个完全没有性/生/活的大叔,活的十分单调,的确积攒了不少,不过听到一只小狐狸哼哼,自己竟然差点有反应,廉刑感觉自己可能有点问题……

    小桃子正舒服着,感觉像是舔毛一样舒服,结果叔叔不给他梳了,奇怪的看着廉刑。

    廉刑把他放下来,说:“咱们出去走走吧?看看有没有你认识的地方。”

    按理来说小桃子是捉迷藏走丢的,那么应该不是很远,他正好知道这附近有几个街心花园,走过去碰碰运气,没准就能找到小桃子的家人。

    小桃子翻了个身,从沙发上爬起来,因为吃的太多,小肚子都起来了,动作看起来十分笨拙,倒着小/腿/儿,好几下才蹦下沙发。

    小桃子摇了摇自己的尾巴,说:“叔叔,可是我这样怎么出去,爸爸说会被坏人抓到打屁/股的!”

    廉刑一阵无奈,不知道他爸爸是怎么教小孩子的,为什么会有打屁/股这种说法?

    廉刑想了想,脑海里突然有个奇怪的念头,蹲下来说:“小家伙,你不会……不会变成/人吗?”

    小桃子仔细想了想,摇了摇头,说:“我还没成年呢,再过几天才一岁,爸爸说等我成年之后再教我。”

    廉刑莫名的觉得有点失望,他其实蛮想看看狐狸精长什么样子的。

    廉刑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好笑,就算小桃子变成了人,那也是个一岁的小宝宝,再可爱的小宝宝,也绝对不是电视里演的狐狸精的样子吧?

    廉刑最后想了想,只好把小狐狸抱着,让他的尾巴被自己的衣服盖着,好在小狐狸体积特别小,尾巴毛/茸/茸,不过其实也没多大,被自己的衣服外套一盖,正好看不见了,感觉就是一只可爱的小狗。

    廉刑穿好鞋,就抱着小桃子出门了,小桃子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还没走出小区,就有好多大/爷大妈过来围观,小桃子听别人夸自己可爱,差点自豪的说自己是狐狸精!

    幸亏廉刑反应特别快,看到小桃子眼里闪烁着自豪,立刻一把捂住他的嘴,然后快走了几步,赶紧出了小区。

    小桃子抗/议的拱着廉刑宽厚的手掌,说:“唔唔唔……叔叔,我要被你闷死了!”

    廉刑见四周没人,这才松了口气,说:“在外面千万不用说话,这样会被人抓/走的。”

    小桃子仔细的想了想,说:“抓/走的话,还有叔叔做的肉肉吃吗?”

    廉刑:“……当然没有。”

    小桃子立刻蹭了蹭廉刑的手心,说:“不要不要,那我不说话了,不要被抓/走,要次肉肉。”

    廉刑真不知道该哭该笑,还是该庆祝自己有这么好的做菜手艺,竟然俘虏了一只小狐狸……精。

    小桃子乖乖的趴在廉刑的手上,廉刑见他一副很乖很乖的样子,不过显然是装出来的,虽然他们接/触不太多,但是小桃子看起来很活泼,而且很俏皮,一肚子的坏点子,尤其是小粉眼睛溜溜转的时候,实在太可爱了。

    小桃子此时用乖/巧的样子趴在廉刑手上,感觉装的挺辛苦,不过廉刑觉得还挺好玩,抱着乖/巧的小奶狗,就进了旁边的街心花园。

    廉刑一边走,一边伸手摸/着小桃子背上的软/毛,说:“这边有印象吗?是这样的公园吗?”

    小桃子左右看了看,好像没什么印象,就摇了摇小脑袋,头顶上的小桃花都摇来摇去的,廉刑真怕他把小桃花摇断了。

    廉刑有些无奈,这小家伙不会是路盲吧?不过苛求一个不到一岁的小宝宝记路,其实这想法也挺变/态的……

    廉刑围着公园走了一圈,因为是周六的缘故,而且是午后,很多人在公园里玩耍,老年人年轻人都有,还有好多孩子在嬉闹,很多/情/侣手拉手在散步,什么样的人都有。

    廉刑走了一圈,小家伙完全没什么印象,他只好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拿出手/机查了查,这附近不少公园,因为附近是居民聚/集区,还有一个幼儿园,所以公园很多。

    小桃子对这里没有印象,廉刑就准备抱着小桃子走了,继续再去别的公园转转。

    小桃子窝在廉刑怀里,张了张小/嘴巴,打了一个小哈欠,说:“叔叔,我都累了,咱们什么时候回家,我想吃大鸡腿。”

    廉刑无奈的说:“一直都是我走路,你怎么就累了?”

    小桃子说:“可是我要看来看去,叔叔老让我认来认去,是很费神的。”

    廉刑感觉他说的很有道理……

    廉刑说:“附近还有个比较近的公园,咱们再去转一圈,然后回家吃饭,这样可以吧?现在时间太早了,还不到三/点。”

    小桃子这才勉强点头,说:“那快走吧。”

    廉刑抱着小桃子往公园外面走,这个时候就听到一个女声说:“是廉哥吗?”

    廉刑回头一看,竟然是认识的人,其实也不算太熟悉,就是新来公/司的那个女孩,公/司里都是大老/爷们,因为是专门搞电工的,女孩是新来的前台,长得非常甜美,来了没一个星期,已经有好几个小伙子追她了。

    不过女孩子似乎不喜欢毛头小子,第一天来了公/司,就看上了廉刑,廉刑的打扮不算邋遢,但是头发有些长,而且不打理,胡子就更不搭理了,嘴上下巴上还有脖子上到处都是,尤其很长时间没刮了,廉刑本身想着周六刮刮胡子,结果都被小桃子给打乱计划了。

    所以小姑娘根本没看过廉刑的“真面目”,但是女孩一看廉刑的身材,就已经被征服了。

    廉刑平时都穿着工作服,灰蓝色的,别人穿着跟个移动的油桶似的,廉刑穿着就显得大高个子,大长/腿,肩膀很宽,给人一种成熟男人的安全感,稳重中透露/出一种颓废的性/感。

    女孩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了廉刑,赶紧追了两步,笑着说:“廉哥?真的是你,你在附近住吗?也来遛狗的?”

    小桃子歪了歪脑袋,遛狗?大姐姐在说什么?自己是狐狸呀,应该是遛狐狸。

    小桃子觉得大姐姐的眼神好奇怪,那种眼神似曾相识,仔细想了想,原来是自己盯着叔叔做的红烧肉的眼神。

    女孩的怀里果然抱着一只狗,个头不大,是个小京巴儿,小京巴儿看到了小桃子,顿时眼睛也发光,就好像看到了红烧肉似的。

    小桃子是个要满一岁的小狐狸精,对于狐狸来说,一岁就成年了,已经完全可以繁衍后代了,九尾狐可是狐狸里面的佼佼者,小桃子身上散发着一种特殊的味道,非常甜美,而且稚/嫩。

    那小京巴儿看到小桃子,顿时兴/奋起来,瞪着眼睛,“汪汪”叫了两声,然后“嗖!”一声从女孩怀里蹦出去,直接扑过去。

    女孩完全没注意,还以为自己的狗想和廉刑家的狗玩耍,如果两家的狗成了“好朋友”,那么自己也能和廉刑一起遛狗,那样就有机会了。

    女孩想的挺好,她完全没想到是自己家狗狗发/情了,小桃子一见,那只狗疯狂的扑过来,顿时吓得全身的毛都竖/起来了,不止如此,头顶上的小桃花也立起来了,吓得睁大了眼睛,九条尾巴在廉刑的怀里使劲抖。

    廉刑感觉到小桃子在发/抖,赶紧安抚他,说:“没事没事,我抱着你呢。”

    结果那小京巴儿一脸“凶狠”,对着廉刑就抓,又抓又要咬,吓坏了女孩,赶紧去拽小京巴儿的链子,结果小京巴儿是“美/人”当前,色壮狗胆,牟足了劲儿要去追小桃子。

    小桃子也是犬科的,而且是上古的灵兽野兽,竟然被一直小京巴儿吓得魂儿都要飞了,突然一跳,小短腿/儿弹跳力十足,猛地“嗖”一声就跳了出去。

    廉刑都来不及追,那白色的小影子“噗!”一声窜进了旁边的花丛中,就听到“簌簌簌簌”的声音,小桃子瞬间就不见了!

    廉刑吓了一跳,赶紧跑过去追,那小京巴儿竟然也紧追不舍,小京巴儿一追,前面的小桃子更不敢停下来,快速的往前跑,四脚并用,逃命的速度,一瞬间就不见了。

    廉刑脸色特别难看,小桃子一下就不见了,怎么也找不到,那女孩从没见过廉刑生气,虽然廉刑也没骂人,但是气场特别低,感觉温度都降了好几度。

    女孩赶紧把小京巴儿抱起来,责备了小京巴儿几句,要帮忙廉刑找狗。

    廉刑一下午就在公园里渡过了,每一个角落都找遍了,就是找不到小桃子,眼看就要天黑了,那女孩抱着他家的狗都走了,廉刑还是没找到小桃子。

    廉刑在公园里已经不知道转了多少个圈儿了,天黑之后好多人来饭后遛弯,带着宠物来的也多,好多地方都传来狗叫/声,廉刑怕小桃子又受惊逃跑,赶紧又找了一边,但是仍然找不到。

    廉刑想到小桃子可能回了家里,于是赶紧跑回家去看看,一口气爬上楼去,结果到了门口,发现楼道里连个影子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小桃子也没回来。

    廉刑没停留一刻,立刻又从楼上下去,跑回了公园里,公园里遛弯大大/爷大妈都看见这个男人一直转来转去,再加上廉刑身材高大,还以为是可疑分/子,公园的工作人员都过来了解情况了。

    公园里没什么监控,尤其小桃子是受惊了,往犄角旮旯跑,就更加没有监控可以看了,一直找到九点多钟,天都黑了,公园是开放型的,虽然不会关门,但是里面的游人已经走得不剩多少了。

    十点钟的时候,公园里成功的就剩下廉刑一个人了,廉刑烦躁的找了个座椅坐下来,使劲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大夏天的,他出了一身的汗,衣服全都湿/透了,就是找不到小桃子的影子。

    小桃子已经丢过一次了,这次又走丢/了,而且还是个不到一岁的孩子,不知道会不会给小桃子留下什么心理阴影,廉刑使劲抹了一把自己的脸,当时就应该抱住了,没想到小桃子反应那么大,直接就跑了。

    廉刑自责了一番,又站起来快速的找,找了一大圈,仍然没找到,站在原地粗喘着气,这个时候听到“呜呜……呜呜呜……”的声音顺着夜风传过来,声音特别小,断断续续的。

    大晚上的,一个人也没有,公园里的夜灯也关闭了,竟然顺着夜风传来了呜咽的声音,好像有人在哭,廉刑猛地一怔,不过他并没有感觉害怕,反而精神一震,快速的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打开电筒,顺着声音找过去。

    廉刑一边往前走,一边就听到那“呜呜”的哭声越来越明显,地上是手/机照的光斑,一晃一晃的有些诡异。

    声音从公园的小树林里传出来,那片小树林是禁止踩/踏的,很密集,廉刑这个大高个子根本进不进去,他拨/开树木,探头往里看了看,用手/机往里照,说:“桃子?”

    手/机照进去,里面突然发出“簌簌簌簌!”的声音,树枝猛烈的摇晃了起来,“唰!”的一声,树枝非常锋利,一下把廉刑的脸颊给挑破了,口子虽然不深,但是非常大,直接挑了他半边脸。

    廉刑“嘶……”了一声,伸手抹了一把自己的脸,有点出/血,但是不严重,那“簌簌簌”的显然是有东西在里面晃悠。

    廉刑照着手/机往里看,就看到了一抹白色,虽然看不清楚,但是应该是藏着东西,立刻惊喜的说:“桃子?小桃子?是我,快出来。”

    里面“呜呜呜”的声音变大了,哭的更凶,廉刑一听,可不是小家伙吗,于是语气放的温柔了一些,哄着说:“小桃子快出来,回家叔叔给你做好吃的,你不是饿了吗,要吃肉吗?”

    小树林里的哭声更大了,“呜呜呜”的,还带着咳嗽的声音,特别委屈,终于开口说话了,果然是小桃子的声音。

    小桃子特别委屈的说:“呜呜叔叔……还有……还有狗吗?”

    廉刑一阵无奈,这小狐狸精,明明是个小妖精,竟然这么丢脸,那小京巴才两个巴掌大,虽然比他大多了,但是也是小体积的狗。

    廉刑的声音很温柔,说:“没有,你快出来,这地方太窄,叔叔进不去。”

    小桃子的声音更委屈了,说:“呜呜呜……可是……呜呜……我被卡住了。”

    廉刑更无奈了,叹了口气,赶紧往里钻一些,伸出手臂,使劲往里够,树枝真的很密集,刮得廉刑手臂上都是小伤口,尤其是夏天,廉刑没穿长袖衣服,手臂上一下被划了好几道,不过廉刑没当回事,使劲拨/开树枝,说:“能出来了吗?”

    小桃子的声音在里面,说:“稍微……稍微再大一点儿。”

    廉刑心里奇怪,小桃子才拳头那么大,就算尾巴多了点,但是这么大的空当,怎么钻不出来?

    不过廉刑还是再用/力了一些,把树枝拨/开,说:“试试看,快出来,咱们回家了。”

    小桃子一边抽噎,一边委屈的“嗯”了两声,然后就听到“簌簌簌”的声音,树枝快速的波动着,很快一个雪白的影子就冲了出来,从黑漆漆的小树林里一下钻出来。

    “咚!”一声冲进了廉刑的怀里,廉刑没有准备,手上的手/机“啪”一声就掉在了地上,整个人也向后仰去,一下坐倒在了地上。

    那个扑过来的白色影子,明显比廉刑想象中要大太多了,本身只有拳头那么大的“小奶狗”,一下午没见,竟然长大了,而且长得很大很大。

    廉刑向后仰着,双手撑在地上,以免被扑的后脑勺着地,感觉自己的怀里坐着一个雪白,却滑溜溜的东西,小桃子还趴在自己怀里“呜呜呜”的哭,那叫一个委屈,听声音完全没错,但是这个重量有点大,体积也变大了。

    廉刑赶紧摸了摸手边上的手/机,拿起来一照,小桃子还不满的举了举手,遮住自己被光线照到的眼睛,委屈的说:“叔叔,太亮了,照得眼睛疼。”

    廉刑:“……”

    廉刑猛地睁大了眼睛,因为有了手/机的光线,他终于看清楚了,自己怀里坐着一个人……

    不是“小奶狗”……

    确切的说,是一个少年,那少年近在咫尺,坐在廉刑的腿上,双手搂着廉刑的腰,哭的特别委屈,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下巴尖尖的,一双也不知道是狐狸眼还是桃花眼,眼尾向上/翘/起来,眼睛哭的时候都弯弯的,好像在笑一样,大眼睛里充满了泪水,看起来又可怜,又可爱,小巧的小鼻头一耸一耸的,鼻梁特别直,有一种滑腻腻的感觉,小/嘴唇上唇薄下唇厚,上唇薄薄的像小桃花,下唇/肉/嘟/嘟的,像小贝壳。

    少年脖颈又细又白,找不出一丝瑕疵的天鹅颈连接着单薄的肩背,浑/圆的小肩头一抖一抖的,正委屈的抽/动着,细细的小/腰,好像大手一握就会折断,细/腰下面,则是挺翘的小臀/瓣儿,看起来浑/圆又粉/嫩,还有一双细白的长/腿,大/腿内/侧竟然有一些粉色的桃花瓣痕迹,像是暧昧的纹身,看起来异常的性/感……

    这个少年光溜溜的,一/丝/不/挂,却一脸天真的搂着廉刑,还不断的呜呜哭,廉刑胸腔里突然冒起一股火来,想要他哭的更厉害……

    就在廉刑怔愣的时候,少年背后,紧翘的臀/缝上突然冒出好几条尾巴,白色的尾巴修/长漂亮,“噗噗噗”的使劲拍打着廉刑的脸。

    这几下拍打还挺有力度的,打得廉刑瞬间就醒/悟过来,廉刑赶紧/抓/住少年,双臂一箍,少年身/体不能动了,尾巴也被箍/住,嘟着嘴巴一脸委屈的说:“叔叔讨厌讨厌,不理我。”

    廉刑:“……”压力太大了,一瞬间没反应过来。

    廉刑赶紧压下心中那种奇怪的念头,箍/住怀里不停折腾的少年,说:“你是小桃子?”

    少年哼了一声,把自己流的鼻涕蹭在廉刑身上,廉刑说:“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不是说不会变成/人形吗?”

    小桃子委屈的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吓坏了,那只狗一直追我!”

    廉刑:“……”

    怪不得小桃子跑不出来,他虽然是少年的样子,但是比小狐狸的样子大太多了,冲进小树林肯定就卡住了,当然跑不出来,如果不是因为公园里人都散了,悄无声息的,廉刑肯定还听不到哭声,绝对找不到这隐蔽的地方。

    廉刑赶紧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裹在小桃子身上,小桃子这一身细皮嫩/肉的,也划了几道伤口,白/皙的身/子上泛着红色的血/印子,让廉刑看的心疼不已,更重要的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旖旎和暧昧。

    廉刑赶紧咳嗽了一声,转股头去,把小桃子扶起来,说:“自己能站起来吧?”

    小桃子则不站起来,坐在廉刑怀里,有些撒娇的说:“叔叔,我的脚崴了,你抱着我,你之前都是抱着我的。”

    廉刑:“……”

    廉刑抹了一把自己的脸,深吸了两口气,压下自己的“火气”,说:“可是你现在突然变大了,我没办法抱着你,要不这样吧,你再变回去,我抱你回去?”

    廉刑觉得自己太聪明了,就算小桃子他披着自己的衣服,可是小桃子还是光着大/腿的,连内/裤也没有,这样不是办法,虽然已经十点多了,但是只是公园里没人,今天是周六,大家的夜生活才开始,一走出去都是人,小桃子这样绝对没办法走回家去。

    小桃子认真的想了想,说:“可是……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变回去。”

    他说着,似乎有点感冒,耸了耸小鼻头,“阿嚏!”的打了一个喷嚏,这一打喷嚏,顿时头顶上的狐狸耳朵也冒出来了,“噗”一声,还有那朵小桃花……

    廉刑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脸,只好稍微等了一会儿,大约十一点多,才带着小桃子快速的回了家,一路上没什么人,不过进了楼门的时候,碰到了传达室的大/爷,大/爷一脸看禽/兽的表情盯着廉刑,差点报警,廉刑赶紧/抓着小桃子进了楼门,快速上楼,然后打开房门,把小桃子塞/进去,快速关门锁门,这才松了一口气。

    小桃子进了家,终于不哭了,也难怪传达室的大/爷要报警,小桃子看起来是个少年的样子,粉粉/嫩/嫩的,但是他全身光溜溜,身上只批了一件衣服,挺翘的小屁/股都要露/出来了,臀/瓣儿和大白腿上都是血痕,眼睛还红红肿肿的,一副被蹂/躏的样子……

    小桃子进了家门,立刻就窝在沙发上,那是他的风水宝地,还把廉刑的衣服甩了扔在地上,半躺在沙发上,低头看自己身上的血痕,抬起一条胳膊,看到上面有擦伤的血痕,不高兴的哼哼了一声。

    小桃子抬着自己白/皙的手臂,扬起脖子,吐出粉色的小/舌/头,轻轻的舔上面的伤口,一边舔还一边“嘶嘶”的哼唧着疼。

    小桃子又看了看自己腿上的伤口,低头试了试,舔不到,于是转头看向廉刑,可怜巴巴的说:“叔叔,你帮我舔添,好疼的,我舔不到。”

    廉刑使劲抹了一把自己的脸,他看到那美艳的少年抬起自己的一条腿,两条白/皙的小/腿轻轻蹭了一下,那种缎子一般滑腻的触感,廉刑只是看就已经体会到了,实在让人热徐沸腾。

    廉刑声音沙哑的自言自语说:“你饶了我吧……”

    小桃子奇怪的看着廉刑,还挠了挠自己头顶上的耳朵,为什么让叔叔给自己舔伤口,叔叔一脸崩溃的表情?

    廉刑赶紧把目光拔/出来,然后跑到卧室里找到了医药箱,拿出来放在沙发上,从里面找到消毒的药水,还有创可贴一类的东西。

    廉刑拿了镊子和棉花,沾了消毒的药水,说:“快来,我把你的伤口清理一下。”

    小桃子好奇的看着他,廉刑给他手臂上药,然后又给他小/腿上抹了药,小桃子疼的呜呜直哭,小鼻头又红了。

    廉刑哄着说:“乖,男子汉大丈夫不能哭。”

    小桃子吸溜了两下鼻子,说:“可是我是狐狸精啊……桃子精也行。”

    廉刑:“……”

    廉刑还给他上了药,说:“好了,还有伤口吗?”

    小桃子立刻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去,把自己紧翘的小臀/部撅了起来,说:“这还有!”

    廉刑仿佛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像敲鼓一样,但是小桃子说得对,那雪白的小臀/瓣上还有伤口,一条很细的划伤。

    廉刑差点心里数着羊,手脚麻利的给小桃子的臀/瓣儿上上了药,然后贴上创可贴,说:“行了。”

    小桃子回头看了一眼,这才吸溜了两下鼻子,说:“叔叔也流/血了,我帮叔叔。”

    廉刑摸了摸自己胳膊,有点血珠,其实不严重,脸上的擦伤在胡子下面,有点疼。

    廉刑把镊子棉花都给小桃子,小桃子没接过去,反而凑过来,一张巴掌大的小/脸立刻凑了过来,瞬间放大了,眨着粉色好像桃花一样的眼睛,盯着廉刑看了看,然后突然吐出小/舌/头,在廉刑的脸颊上轻轻的舔/了一下,粉色的小/舌/尖儿一卷,就把廉刑脸颊上的血珠儿给卷走了,然而用舌/头轻轻的磨蹭着廉刑脸颊上的伤口。

    廉刑感觉到小桃子口腔的温度,“呼——”的喘了一口气,脑子里的弦都要崩了,突然一把粗/暴的搂住小桃子的细/腰,小桃子“哎”的叫了一声,但是并没有挣扎,立刻被廉刑吻住了嘴唇。

    小桃子奇怪的眨着眼睛,感受着廉刑狂风暴雨一样的亲/吻,嘴唇反而顺从的张/开,好奇的配合着廉刑的亲/吻。

    廉刑啜/着小桃子的舌/尖儿,感觉是甜味的,带着丝丝果香,非常的浓烈,仿佛会上瘾,两个人嘴唇不断的研磨,疯狂的纠缠。

    小桃子被大手搂着,身/体因为亲/吻而战栗不止,细细的手臂勾住廉刑的脖子,嗓子里直哼哼,说:“叔叔,好舒服……”

    廉刑猛地就醒过来了,差点被自己的动作吓死,赶紧松开小桃子,小桃子却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舔/了舔自己小贝壳一样的下唇,一脸慵懒又天真的性/感。

    廉刑觉得自己已经活成了一个大叔,第一次面/临最严峻的挑战,看着小桃子纯洁的眨着大眼睛,廉刑伸手搓了搓自己的脸,说:“我去一趟洗手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74章 小狐桃2》,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