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73章 小狐桃1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廉刑是个电子工程技术师,其实就是高级的电工师傅,在很小的私企工作,一个月工/资只有四千多,交过保险之后都不需要上税,在大城市里勉强够一个人生活,幸亏他不拖家带口。

    廉刑的工/资虽然少,但是他没什么大志向,不加班下班准时,廉刑觉得这份工作已经可以了。

    本身已经是三十五岁往上的大叔了,廉刑没什么斗志可言,也不修边幅,每天都穿着一身深灰色的工作服,头发长了就自己在家里随便剪两下,胡子盖在下巴上,甚至要长到脖子上,廉刑才会动手剃胡子。

    这天廉刑下了班,想去超市买点食材,自己做个饭吃,公/司正好有新来的小姑娘,见廉刑身材高大,虽然有些不修边幅,但是也不至于蓬头垢面,只是看身材就知道这个“大叔”有点不一样,就算脸长得一般,身材就足够了。

    他们这个公/司难得有小姑娘,都想弄个迎新会,大家出去吃顿饭,小姑娘羞涩的邀请廉刑,说:“廉哥,大家想一起去吃个饭,廉哥也去吧?”

    廉刑根本没看出小姑娘的爱慕之意,只是笑了笑,说:“月底了没钱,我可不跟你们去鬼混,我自己回家做饭。”

    那小姑娘很失望,廉刑只是拿了自己的东西,就收拾下班了,他临走的时候还听见几个年轻的小伙子说:“我早知道他不会去的。”

    “廉刑这个人古板的厉害。”

    “就是,就因为这样,他老婆才会跟别人跑了吧?”

    “什么?廉哥结过婚吗?”

    廉刑听到后背的议论声,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左手的无名指,那里有个痕迹,应该是常年佩戴留下来的痕迹,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戒指了。

    廉刑的确结过婚,很久之前的事情,大约十年之前吧,那时候他还不是大叔……

    不过这对廉刑来说没什么,他出了公/司,去了离家不算很近的超市,虽然这个超市开在市中心,而且是高档超市,但是因为超市东西贵,总是卖不出去,一到晚上青菜就卖的很便宜,一大捆打包卖出去。

    廉刑看起来很有经验了,从公/司出来之后,立刻就到了超市,果然看到有特/价的青菜,还有水果。

    他下班早,正好没什么人,廉刑推了车,去选了青菜,看到水果专区有一堆特/价的水果,水蜜/桃正在特/价,别看廉刑人高马大的,挽起工作服袖子之后胳膊上全是肌肉,不过廉刑有个特点,特别喜欢吃桃子。

    廉刑看着桃子终于露/出了一些笑容,挑了一堆,称好重量放在车里,又买了一些灌装的啤酒,然后推着购物车去结账了。

    今天买的不少,廉刑估摸/着够自己吃个两三天的,之后几天就不用再出来买东西了,大约周六日再出来一趟。

    廉刑提着塑料袋往车站走,走了两步,突听“咕噜”一声……

    廉刑低头一看,自己的袋子突然裂开了,一只桃子滚了出来!

    廉刑赶紧把塑料袋放在地上,弯腰去捡那只桃子,是一只圆溜溜的小桃子,小桃子粉红粉红的,看起来特别熟的样子,但是小的实在太可怜了,别的水蜜/桃都个大饱满,这个小桃子还没小孩拳头大小,桃子上还连着一根小把儿,上面不是绿叶子,而是一朵……粉红色的小桃花。

    廉刑捏着这只桃子有点懵,自己买的是水蜜/桃,这个桃子的品种应该不是水蜜/桃,因为桃子虽然圆溜溜,但是有尖端,尖端还挺突出,廉刑也没见过桃子把儿上开着一朵小桃花的。

    超市里有的桃子就连着把儿,这样重量会重一些,这种事情挺常见的,但是把儿上明明应该是绿叶子,怎么也不会开花吧?

    最重要的是……廉刑觉得自己应该不会挑这么迷你的小桃子?

    廉刑捏着桃子,又看了看自己的购物袋,袋子好像没破,里面的东西虽然多,但是没有满出来,难道不是掉出来的?

    小桃子粉粉/嫩/嫩,个头又小又可怜,上面没什么绒毛,反而滑溜溜的,廉刑思考了两三秒,还是把小桃子放进了塑料袋里,而且小心的避开那朵可爱的小桃花,不让袋子把桃花蹭掉。

    廉刑回了家,在一片很老的居民楼里,房子也很老旧,楼道破旧异常,堆放着很多不要的老家具,显得非常逼仄,不过廉刑打开了家门,里面却意外的干净,而且收拾的井井有条,完全不像是一个单身大叔的房间。

    廉刑走进去,把塑料袋放在地上,换了鞋,顺手把门锁上,打开客厅的灯,进了厕所去洗手,然后回来把塑料袋里的东西整理一下,肉放进冰箱,蔬菜放在蔬菜蓝里,水果洗干净放在果盘里。

    廉刑看了看那颗小桃子,上面的小花开的刚好,万一沾了水可能要谢掉,于是廉刑就把小桃子放在塑料袋里,没有拿出来,把其他的桃子拿出来洗了洗,放进果盘。

    洗好了桃子,廉刑就去厨房做饭了,他打开抽油烟机,关上厨房的门,避免里面的烟气散出来,开始洗菜做饭。

    就在厨房的门“嘭”一声关上的时候,客厅角落的塑料袋发出“簌”的一声,然后又是“簌簌”一声,塑料袋轻/颤了起来,然后“咕嘟”一声,从里面滚出来一只粉粉/嫩/嫩的小桃子……

    那只开着小桃花的小桃子从塑料袋里滚了出来,“咕噜——咕噜——咕——”,慢慢的滚,滚了两下之后,“噗!”的一声,小桃子突然一下被白雾缭绕,猛地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只白绒绒的小狗!

    不,不是小狗,似乎是一只小狐狸,五短的小身材,四肢短短的,脖子也短短的,小脑袋圆/滚滚毛/茸/茸,两只尖尖的耳朵在头顶上快速的抖动着,屁/股后面竟然还有九条又短又蓬的大尾巴,“啪叽”一声盖在小狐狸的脑袋上。

    小狐狸的头顶上,两只耳朵中间,还有一只类似于呆毛的东西,但是那不是毛儿,而是顶着一只小桃花。

    小狐狸被自己的尾巴打得一懵,露/出一脸没辙的表情,伸着小爪子去呼噜自己的尾巴,结果小爪子太短了,根本碰不到,使劲够来够去,尾巴一抖一抖的,痒的白色的奶狐狸“阿嚏!”的打了一个小喷嚏。

    九条尾巴一震,好像开花一样,“嘭!”一声,又打在了自己的脑袋上,小狐狸一脸生气的表情,回过头来瞪着自己的尾巴,哼哼了一声,四只小短腿快速的爬着从塑料袋里爬出来。

    “簌簌簌簌”的声音有点大,厨房里的廉刑似乎听到了什么,转过头隔着门的玻璃看了一眼。

    小狐狸吓了一跳,立刻“噗”一声,从狐狸又变成了一只小桃子。

    那只开着花的小桃子发出“咕噜”一声,从塑料袋里滚了出来。

    廉刑有些吃惊,虽然桃子是圆的,但是小桃子没人碰他,怎么会自己滚出来的?

    廉刑从厨房走出来,走过来把小桃子捡起来,又放回了塑料袋里,放到墙角的位置,因为厨房的火没有关,还在炒菜,于是廉刑就快速回去了,继续炒菜。

    小桃子被吓了一大跳,廉刑一走,那只小桃花好像活了一样,做了一个抹汗的动作,还拍了拍粉嘟嘟的桃子肚子,松了一口气似的。

    廉刑进了厨房大约两分钟,小桃子又动了,“噗”的一声变成了头顶桃花的小狐狸,也不和自己的大尾巴较劲了,快速的从塑料袋里爬出来,然后做出轻手轻脚的动作,爬到门边,两只小前腿,又短又小,“登登登”好几下,想要跳上去拉门把。

    小狐狸:“……”

    差距似乎有点大,根本够不到门把,可就在这个时候,厨房的抽油烟机“咔”的一声关掉了,四周一下变得很安静,然后是廉刑打开厨房门的声音,一股浓郁的菜香味儿扑面而来。

    廉刑端着盘子走出来,刚要摆到小桌上,顿时一愣,墙角的小桃子,竟然滚到了门边上,他绝对不记得自己刚才把桃子放在了门边上。

    廉刑把菜放在桌上,然后走过去,再一次捡起小桃子,感觉这个小桃子太奇怪了,莫名其妙的出现,莫名其妙的滚动。

    廉刑笑了一声,说:“难道你是只小桃妖?”

    被廉刑握在手里的小桃子无声的颤/抖了一下,心想着这个叔叔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叔叔竟然一眼就看出来了,小桃子一阵害怕,爸爸说了,如果被人家发现自己是小桃子精,或者是小狐狸精,都会被打屁屁的!

    小桃子今年马上就要一岁了,有两个爸爸,一个爸爸是狐狸精,还是九尾狐狸精,就是齐青丘了,另外一个爸爸是雪桃树,所以小桃子生下来就有雪桃树和狐狸的血统,据说自己还有一点儿烛龙的混血,总之很复杂,小桃子记不清楚了。

    小桃子是家里的老三,还有两个哥/哥,是三胞胎,今天小桃子本身在和两个哥/哥玩捉迷藏,然后就走丢/了,找不到回家的路,幸亏小桃子机智,想要搭个便车,结果便车没开到家里,现在小桃子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小桃子还没有名字,青丘说小桃子既然是狐狸和桃树的后代,那就叫狐桃吧,正好是胡桃……

    可是小桃子觉得爸爸说的一点儿也不靠谱,而且爸爸说的时候笑眯眯的,一看就是逗自己的。

    小桃子饿了一下午了,没找到爸爸,也没找到哥/哥,现在一闻到饭菜的味道,顿时差点饿晕了,不自主的在廉刑的手心里颤/抖了一下。

    廉刑似乎感觉到了一下轻/颤,狐疑的盯着小桃子看了一会儿,小桃子感觉自己压力很大,这个叔叔总是用一双像老虎的眼睛看着自己,有点可怕。

    廉刑看了一会儿,说:“还是洗洗吃了吧。”

    他说着,拿着小桃子进了厨房,打开水要洗桃子,小桃子心想,吃了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个叔叔要吃自己吗?可是自己不好吃的,还没长大,味道一定是酸酸的,最主要是小桃子怕疼,千万别咬他。

    小桃子着急,但是不敢动,怕被发现自己是小妖精,水龙头里流/出凉水,冲在小桃子身上。

    小桃子吓了一跳,头顶上的小桃花都冲湿/了,顿时弄了个落汤鸡,最可怕的是,叔叔的大手还在摸/他,掌心都有一层薄薄的老茧,触/碰起来有些粗糙,但是并不喇人,反而麻嗖嗖的,摸得小桃子满脸通红。

    廉刑低头洗着桃子,突然觉得桃子好像比买回家的时候更……红了?

    一定是错觉。

    小桃花在水下冲刷着,一歪一歪的,看起来似乎有点可怜,廉刑一愣,关掉了水,当他意识到自己觉得一只桃子有点可怜的时候,顿时头疼的要命,感觉自己肯定是工作太累了,不然怎么会出现这种奇怪的想法。

    廉刑把洗好的小桃子放在客厅的果盘里,然后开始吃饭,一个素菜,一个荤菜,还有一碗汤,廉刑吃不完这些,但是做饭还挺讲究,不只是味道很好,卖相也十分不错。

    小桃子饿得要死,默默的趴在果盘里,翻了个身,小桃花摇了摇偷偷的往外看,眼巴巴的看着桌子上摆着的菜。

    廉刑一个人吃不完,就把剩下的菜用保鲜膜封好,然后放进了厨房的冰箱里。

    小桃子特别聪明,默默的记住了廉刑的动作,看着他走进厨房,把菜放进去了,心里默默记住,一会儿等着廉刑不注意,自己就去吃晚饭!

    廉刑吃过了晚饭,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准备去洗澡,然后看看电视就睡觉了。

    廉刑走进去厕所去,他家里很小,卫浴不会分开,进了厕所关上/门,很快传来了水声。

    小桃子眼睛一亮,“噗”一声,立刻变成了头顶桃花的小狐狸,这样子方便行动,小短腿捯饬捯饬,从果盘里跳出来。

    小桃子是九尾狐,毛比较长的类型,跳出来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的小白毛儿掉在了果盘里,只是急火火的冲进厨房,然后转了转小脑袋,一眼就看到了冰箱,爸爸一般做了饭吃不了也会放进这个“大嘴巴”里!

    小桃子觉得自己太聪明了,立刻就跑过去,小短腿撑着,竟然站了起来,然后用两只小前腿扒住冰箱门,头上的小桃花使劲摇,仿佛在使劲,两只耳朵也使劲摇,嘴里发出“唔唔唔唔……”的声音。

    “嘭!”一声,冰箱门终于打开了,小桃子没防备,“咕嘟”一声,好像打球一样,直接被冰箱门拍了出去,“嗖——”一声来了个直球。

    “咕嘟!”

    小桃子撞到了角柜,头上的小桃花摇了摇,爬起来委屈的摸了摸头,小短爪子本身想摸/摸头顶上的小桃花,但是他连耳朵都摸不着,使劲了半天没有效果,最后放弃了。

    小桃子看到冰箱的大嘴终于张/开了,立刻昂起脖子,一脸得意的表情,摇着自己九条短/粗的大尾巴,立刻冲过去,一头扎进了冰箱的大嘴里。

    小桃子的弹跳力不错,好像运/动细胞还可以,“登”一跳,就跳上了冰箱的二层,肉肉的小爪子一甩,变出了小指甲,这简直难不倒他,很快撕/开了保鲜膜,“嗷呜嗷呜”的对着那些饭吃起来。

    饭菜还是热/乎/乎的呢,味道超级棒,比爸爸做的还好吃,小桃子一直觉得自己是肉食动物,结果今天不知道是他太饿了,还是饭菜太好吃了,竟然连菜菜都喜欢吃,西里呼噜的风卷残云,一分钟就吃的肚歪。

    小桃子肚子撑撑的,拍了拍自己的小肚皮,用小爪子摸了摸自己的嘴巴,然后“鼓凳”一声倒在了旁边,抖了抖身上的毛儿,感觉大嘴巴里有点冷,于是爬起来,想要跳出冰箱。

    小桃子回头看了一眼,眨了眨桃粉色的大眼睛,头顶上的桃花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赶紧调头回去,坐在冰箱里,用小爪子展了展裂开的保鲜膜,铺平了,把饭菜极力“复原”,然后这才跳下来,施施然得用自己的大尾巴一甩,冰箱门的大嘴就合上了。

    小桃子吃饱了,有些口渴,拍了拍自己的小肚子,都鼓/起来,实在撑死了,发现那个叔叔还在洗澡,于是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屋子里很简单,没有饮水机这个东西。

    小桃子看到桌上摆着一个大水杯,里面有点水,立刻蹦上桌子,两只后腿使劲垫着,一只前腿/儿扒着杯子,另外一只小粗爪子伸进去,使劲够了两下,才勉强够到了一点儿水,小桃子抹了一点水,赶紧抬起爪子在嘴上蹭了蹭,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舔/着自己的小爪子,然后来回来去的给自己喂水喝。

    不过杯子里的水实在太少了,弄了两下之后,水就够不到了,小桃子气愤的坐在桌上,用自己的右爪子轻轻打左爪子,心想着,腿到用时方恨短,爸爸明明都是大长/腿的,自己也要一岁了,狐狸一岁就成年,竟然还没有大长/腿,喝水都喝不到。

    小桃子实在渴了,又喝不到水,只好跳回果盘里,然后盯着那些桃子,扑上去“嗷呜”吃了一大口,感觉鲜美多/汁,稍微可以解渴。

    就在小桃子吃大桃子吃的起劲儿的时候,“咔嚓”一声,厕所的门开了,一股热气从里面扑出来,好像仙境一样。

    小桃子正在啃桃子,嗓子里发出“咕嘟!”一声,赶紧把桃子咽下去,差点噎死他,头上的小桃花一抖,猛地“噗”一声,从小狐狸变成了小桃子,静静的躺在果盘里。

    小桃子变好之后,悄悄的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然后一看,顿时吓了一大跳,粉红色的小桃子变成正红色的小桃子,羞得全身都红了……

    那个叔叔洗完澡竟然不/穿衣服!连小裤裤都不/穿!

    小桃子满脸通红,都不知道该不该看了,不过又有点好奇,毕竟他都是要一岁的成年狐狸了,不过见识并不多,因为他总是长不大,爸爸不让他出门,一定要哥/哥带着才能让他出门,所以小桃子见到的人少之又少。

    这个叔叔在小桃子眼里充满了问号……

    这是廉刑的家,就他一个人住,廉刑洗澡的时候把衣服也洗了,忘了拿睡衣,当然就自己走出来拿了。

    他没穿衣服,连内/裤都没穿,高大的身材暴/露在空气中,古铜色的皮肤,肌肉在上面起伏,看起来异常的结实,但是不会显得太纠结,偏深色的皮肤,再加上有点邋遢的长发和胡子,一成不变的工作服,让廉刑有些显老。

    不过这个时候他刚洗了头,湿发全都向后背起来,露/出他一直不会露/出来的额头,硬朗刚毅的五官,立体深邃,深琥珀色的眼眸,偏蓝的眼白,直挺的鼻梁,略微有些鹰鼻,配上薄而有型的嘴唇,看起来严肃又性/感。

    小桃子看的目瞪口呆,这个叔叔的身材太好了,好多好多肌肉,看的小桃子羡慕不已。

    再向下看,胸肌腹肌流畅,但不夸张,人鱼线性/感的无以复加,臀/部稍窄,形成一个标准的倒三角身材,一双大长/腿,小/腿的肌肉有些突出,一看就是经常锻炼的样子。

    廉刑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进了卧室拿内/裤,穿上内/裤,又套/上一件裤子,因为天气热,而且头发还没干,就没有穿上衣,裸/露着模特一样的身材,从卧室里走出来。

    廉刑瞥了一眼桌上,顿时更加奇怪了,果盘里竟然有几个白色的小毛儿?好像宠物毛一样?

    自己的水杯上也有几根宠物毛?

    果盘里的小桃子好像比刚才更红了?

    廉刑奇怪的看了几眼果盘里的小桃子,不只是小桃子,小桃子把儿上的小桃花都变得红红的,他记得之前不是粉红色的吗?

    廉刑奇怪的想着,走进厨房打开冰箱,想把里面冻的几瓶矿泉水拿出来,解渴解热,结果打开冰箱,顿时就看到里面狼藉的一片,保鲜膜已经殒身不恤了,菜盘子里和碗里空荡荡,只留下了几个小米粒,装青菜的碟子里,翘菜的蒜片儿还都剩下了,仿佛专门挑出来的一样……

    廉刑有些懵,自己家里遭贼了?

    不过转念一想,不是,因为果盘里,水杯上有宠物毛,难道是谁家的宠物跑进来了?

    廉刑走出厨房,在客厅里仔细寻找了一下,只有宠物毛,根本没有宠物,他都不知道他要找的那个“小贼”就在他的水果盘里,他要找宠物肯定是找不到的,现在应该找一只桃子……

    廉刑最后也没发现哪里有宠物,心想难道是耗子?

    但是也不能够啊,自己家里这么干净,廉刑虽然承认自己是个老男人,但是他家里绝对比一般年轻人家里还要干净。

    廉刑坐下来,呼噜了一把自己的湿头发,这个动作牵扯着手臂上的肌肉,小桃子看的真想捂住自己的桃子脸……

    廉刑坐下来之后想要吃个桃子,就拿起果盘里的桃子,顺手一拿,正好抓/住了小桃子,把他抓起来。

    小桃子觉得这个叔叔的手太烫了,手掌又大而且温度好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洗了澡的缘故,烫的他浑身一个激灵,小桃花都抖了抖,一下更红了。

    廉刑莫名觉得手心里的桃子抖了一下,低头一看,桃子又红了?而且这只小桃子仿佛在说“别吃我别吃我,我是酸的酸的酸的……”

    廉刑摇了摇头,感觉自己肯定是工作太累了,但是他工作也没什么,并不觉得很累啊。

    其实廉刑不知道,小桃子真的在说话,只不过因为这只小桃子是个小妖精,所以廉刑不是用耳朵听到的,而是用心理暗示的方式,小桃子生怕他把自己真的给吃了,这个叔叔的嘴巴长的有点凶,硬/邦/邦的样子,咬人一定很疼。

    小桃子一直在给廉刑做心理暗示,让他别吃自己,急的都快哭了,但是转念一想,绝对不能哭,因为自己马上就是要成年的一岁的狐狸精了!哭多丢人!

    廉刑觉得自己可能中邪了,不过还是伸手把这只小桃子放回了果盘里,小桃子狠狠松了一口气,廉刑同时拿起了另外一只桃子,刚要咬,顿时看到桃子上有……小牙印儿!

    廉刑默默的看了一眼,默默的想,果然是有老鼠,这个小的齿痕,应该是老鼠了,明天出门买点鼠药来……

    大晚上的,廉刑把房间又打扫了一边,犄角旮旯都不放过,弄完之后出了一身汗,小桃子就躺在果盘里,眼看着这个叔叔打扫卫生,有点奇怪,大晚上的竟然搞卫生。

    叔叔身上都是热汗,晶莹的滚在他古铜色的皮肤上,看的小桃子心跳有点加速。

    廉刑打扫完卫生,就去睡觉了,进了卧室,躺在床/上,把灯也关了,家里一下变得黑漆漆的。

    小桃子等了一会儿,等到叔叔的呼吸声变得深沉了,这才慢慢爬出/水果盘,变成了小狐狸,向四周看了看。

    小桃子跑到门边上,使劲跳了跳,根本够不到门把,机智的小桃子跳到沙发上,来了个大助跑,“嗖!”一声跳过去,猛地勾住门把,结果门把“咔咔”响了两声,虽然动了,但是上锁了!

    小桃子从上面掉下来,摔得满眼都是金星,出了一身的汗,使劲抖了抖自己的白毛,结果他“撞门”的声音把刚睡下的廉刑给吵醒了。

    廉刑还以为是老鼠,赶紧起床看看究竟,出来一看,什么也没有,但是自家门边上又多了几根白毛。

    看起来是白色的老鼠?

    廉刑找不到老鼠,只好回去睡觉,小桃子折腾的精疲力尽,偷偷爬进廉刑的房间,眼睛发亮的看了看窗户,跳上窗户一看,仿佛是六层,小桃子有恐高,后退了好几步,“咚!”的一声掉了下去,正好掉在了廉刑的枕头边儿。

    “阿嚏!”

    廉刑没有防备,吸了一下,顿时打了一个喷嚏,感觉鼻子痒痒的,瞬间又醒了,睁眼看了看四周,什么都没有,赶紧打开夜灯,自己身边也没有带毛的东西。

    而此时,机智的小桃子一下钻进了廉刑的被窝里,心跳飞快的躲在被子里,廉刑因为起身来打开夜灯的动作,身/体动了一下,差点撞到了小桃子,小桃子躲在被子里,暗搓搓的移动着自己圆/滚滚的小五段身/体,往旁边错了好几下。

    廉刑发现没有东西,是自己疑神疑鬼了,赶紧关了灯,躺回被子里要睡觉,他翻了个身,正好面对着小桃子,一翻身差点压着小桃子。

    小桃子感觉叔叔猛地压过来,差点吓死,然后他就看到了那肌肉流畅的腹肌,尽在自己眼前,还有下面某个形状蓬勃的……地方,虽然穿着睡裤,不过形状还依稀可见,就在小桃子面前。

    小桃子比了比,仿佛比自己整个体积还要大,顿时面红耳赤,一脸崇拜,心想身为一个种/族优秀的狐狸精,自己都自叹不如,这个叔叔好厉害!

    小桃子在廉刑的被窝里睡了一晚上,第二天爬回了果盘里,廉刑洗漱之后,做了早饭,然后就去上班了。

    廉刑今天上班有点心不在焉,他总想着自己家里有老鼠的事情,回去时候专门买了老鼠药。

    结果廉刑一打开房门,突然发现自己买的老鼠药……太少了,这些估计杀不死那只大老鼠……

    廉刑的家里,本身井井有条,结果突然变得乱七八糟,他习惯用的马克杯掉在地上,已经粉/身/碎/骨了,地上好多小白毛,门上,门把上有好几道刮痕,沙发上也有爪子印,窗户伤也有抓痕。

    走进厨房,水管细水长流,冰箱的大嘴张着,一片狼藉,好像黄蜂过境,旁边的地上竟然还插着一把菜刀!

    而机智的小桃子为了掩饰自己,还把果盘里的桃子全都倒出来,弄了满地都是,而自己也掩饰的躺在地上,扮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

    廉刑赶紧把桃子全都捡起来,放回果盘里,来不及冲洗,又去弄其他东西。

    小桃子觉叔叔太粗/暴了,竟然把自己压在最下面,他个头那么小,其他的桃子那么大那么重,自己头上的小花花都要压惨了。

    廉刑花了一晚上收拾东西,第二天回家,家里又变成了这幅样子,第三天回家,家里还是这幅样子。

    这天是周五,廉刑看着家里一如既往的一片狼藉,突然深深的意识到,如果是一只老鼠干的,那么一定是一只老鼠精。

    廉刑收拾完东西并没有睡觉,明天是周六,他不需要去上班,而是拿出自己带回来的东西,一堆乱七八糟的电路板。

    小桃子躺在果盘里看他,不知道叔叔在干什么,他根本看不懂。

    廉刑自己组装了一会儿,弄了一个微小的东西,然后拉上线,摆在了客厅的角柜上,抬头看了看,确保没问题,终于拍了拍手,他是搞电路的,这些小玩意还是会做的,给自己家里做了一个简单的摄像头,连了手/机,这样自己不在家的时候,用手/机就能看到家里的情况了。

    廉刑一切都弄好了,装作要出门的样子,出了家,去超市转了一圈,他刚出门,小桃子已经闲不住了,使劲撞窗户,撞门,想要“密室逃生”,但是他的爪子根本拔不动窗户的锁,也打不开门锁,急的团团转,最后累了,就爬到叔叔的床/上团起来睡一觉。

    廉刑在超市里,本着侥幸的心态,打开手/机看了看,这一看顿时愣住了,自己家里的那只小桃子,就是把儿上长着一只小桃花的那只小桃子,竟然突然变成了一只头顶小桃花的狐狸。

    不不,还是九条尾巴的狐狸,五短的小身材,特别萌,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嘴巴有点尖,看起来就像是小奶狗一样。

    但是廉刑从没见过这个五短的小狐狸,狐狸的四肢不都应该很纤长的吗?

    那只小狐狸在自己家里简直就是“撒欢儿”,最后玩累了,就倒在自己床/上睡觉了。

    廉刑赶紧把东西都放下,匆匆离开了超市,赶回家去,小桃子根本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回来了,还在睡大觉,结果听到“咔嚓”一声,已经来不及了,那个身材高大的叔叔已经大踏步走了进来。

    小桃子睁大了眼睛,头顶上的小桃花使劲抖了好几下,然后窜起来就要跑,廉刑早有准备,他可是大长/腿,身材高大,而且一身肌肉,运/动细胞也好,肯定好过小五短的小桃子。

    小桃子跳起来就跑,被廉刑一把捞住,正好捞了个满怀。

    小桃子的小桃花瞬间抖了好几下,吓得不行,全身的小毛都蓬起来,九条尾巴也蓬起来,咋呼着“突突突”一阵猛打,对着廉刑的脸一阵猛拍,虽然力度不大,但是廉刑感觉自己想要打喷嚏,真是忍不住了。

    廉刑赶紧把抓/住的小狐狸举起来,远离自己的脸,然后咳嗽了两声,小桃子还在自卫,一直甩着炸毛的尾巴,结果因为身材太五短了,廉刑一举手,小桃子瞬间就够不着廉刑了。

    小桃子急的蹬着自己的小/腿/儿,嘴里显示“嗷嗷嗷”的叫,叫的那叫一个奶声奶气,然后又着急的说:“别吃我别吃我,我是酸的,我还没熟呢!”

    廉刑先是一愣,没想到这只小狐狸真的成精了,竟然还会说人话?好像聊斋里面的口吐人言?

    小桃子见叔叔眯着眼睛打量自己,立刻吓得说:“也别打我屁/股,我……我没干坏事……”

    最后一句小桃子说的弱弱的,似乎自己也知道自己干了坏事,廉刑一想到这几天自己家里跟遭了土/匪一样,再看小桃子那个委屈的样子,都被逗笑了,说:“嗯?你没干坏事?”

    小桃子听到叔叔说话了,吓了一跳是,声音很有磁性,低沉沙哑,带着一股浓浓的磁性,惹得小狐狸的尾巴又炸开了,好像开花儿一样。

    小桃子委屈的点了点头,但是底气不足。

    廉刑说:“那是谁摔了我的杯子,划花了门窗,还把菜刀剁在地上?”

    小桃子被数落的缩了缩脖子,廉刑说一条,他就缩一下脖子,看起来超级委屈的,一副被欺负的样子。

    廉刑突然有点罪恶感,于是说:“我把你放下来,但是你不要再捣乱,我有话问你。”

    小桃子使劲点头,头上的小桃花也使劲点,廉刑把他放下来,忍不住摸了一下小桃子头上的小桃花。

    结果小桃子突然发出“啊……”的一声叫/声,好像少年呻/吟的声音,廉刑吓了一大跳,何止是廉刑,小桃子也吓了一大跳,头顶上的桃花被叔叔摸了一下,感觉……非常舒服?

    廉刑还以为把他弄疼了,赶紧道歉,说:“你叫什么名字?”

    小桃子认真的想了想,说:“狐桃。”

    廉刑正在喝水,“噗”的一声就喷了,因为他怎么看,这小家伙也不像是核桃……

    廉刑问他怎么会在这里,小桃子可怜巴巴的实话实说,说:“我迷路了,我想回家,叔叔你能送我回家吗?”

    廉刑发现小桃子的眼睛是粉红色的,特别漂亮,注视着人的时候有一种诚恳,明明是个小奶狗的样子,但是他的眼睛,莫名的有一种悸/动的感觉……

    让廉刑的心脏都快速的跳了两下,这是他活到这个岁数,都没有体验过的感觉……

    廉刑是学电路的,但是他并不是电工出身,在他很年轻的时候,曾经有过一次事业的巅峰,非常风光,后来他的团队给他找了一个捆绑对象,于是廉刑结婚了,他甚至没见过他的捆绑对象是谁,就变成了已婚先生,但是廉刑不在乎,因为这是他的事业,而不是他的婚姻。

    一直到离/婚,他只见过自己所谓的妻子两次,第一次是离/婚,第二次是开庭,更别说什么感情了,后来廉刑选择了退隐,变成了一个看起来邋里邋遢的电工师傅,也没有再结过婚,在廉刑的生活里,甚至除了捆绑的绯闻对象,没有真正的谈过恋爱。

    这种莫名的悸/动,还是对这一只“小奶狗”,简直太荒唐了。

    廉刑抹了一把自己的脸,笑了一声,说:“你这小狐狸。”

    小桃子立刻自豪的昂着胸/脯,抬着小脑袋,甩着九条尾巴,说:“对啊对啊,我是狐狸精,虽然我还小,但是我马上就要成年了,我快一岁了!”

    廉刑:“……”

    廉刑听着小桃子的话,瞬间觉得自己禽/兽了,还不到一岁?

    廉刑赶紧咳嗽了一声,说:“言归正传,咱们说说你家在哪里,我现在送你回去。”

    小桃子一听特别高兴,立刻跳过来,用小脑袋拱着廉刑的下巴,说:“叔叔你真是好人!”

    廉刑:“……”

    小桃子亲/昵的发了一张好人卡,然后转瞬可怜巴巴的说:“可是我不知道我家在哪里,一般都是爸爸或者哥/哥带我出门。”

    廉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73章 小狐桃1》,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