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72章 小狐狸团子(老三)X桃花精3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青丘一说话,雪桃脸上更是红的都要滴血了,把头低得更低了,结结巴巴的说:“你……你可以提要求,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都会尽力去做。”

    青丘笑了笑,上下打量了一下雪桃,说:“那……和我交往吧。”

    雪桃一惊,睁大了眼睛抬头去看他,脸上还是粉红色的,更是结巴了,说:“可……可可可是……”

    青丘说:“怎么?我只有一个要求你就做不到。”

    雪桃使劲摇头,说:“不不不,不是……我只是觉得……”

    雪桃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而且自己没穿衣服,青丘也没穿衣服,雪桃突然想到昨天晚上,两个人在沙发上耳鬓厮/磨的场景,自己的花藤冒出来,把青丘的手腕和后背都刮伤来,看起来有点“可怕”。

    雪桃咳嗽了一声,说:“你……你又不喜欢我,我觉得这样对你不公平。”

    青丘心里都快美坏了,看见雪桃这幅百依百顺的样子,更是心/痒难耐,坐起身来,被子从他的手臂和胸口滑/下来,露/出青丘结实的胸膛和肌肉,雪桃好转一些的脸瞬间又红了,赶紧低下头来,不敢去看青丘的身/体。

    青丘靠过来,伸手捏住雪桃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眯起自己的狐狸眼,笑着说:“不如……咱们试试。”

    雪桃惊讶的说:“试什么?”

    青丘笑着说:“试着喜欢。”

    雪桃更加惊讶了,说:“这样也可以吗?”

    青丘说:“反正我现在没有交往对象,而且昨天晚上咱们的身/体很合拍,你的反应很热烈……”

    雪桃瞬间觉得口干舌燥,都怪时节的缘故,现在他又感觉到那股没来由的燥热,顺着青丘的手指传导到自己的身/体上……

    雪桃是第一次,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那么羞耻的主动,一股浓浓的自责袭上心头。

    青丘顺水推舟,试探的说:“正好,你也没有喜欢的人,不是吗?”

    雪桃竟然没有否认,点了点头,青丘顿时把心脏放回了肚子里,幸好雪桃点头了,他如果说自己喜欢小花苗,青丘不知道该是什么反应。

    青丘说:“那太好了,就这么说定了,咱们试试看。”

    雪桃有点不好意思,说:“我……我没跟别人交往过,我……不太会……”

    青丘看他这么说,那一脸青涩的表情,简直想要再冲过去和雪桃做第二次。

    青丘笑着凑过去,在雪桃的嘴角轻轻亲了一下,说:“我可以教你。”

    雪桃被亲了一下,脸色通红,睁大了眼睛,想要躲闪,被青丘抓/住了手腕,说:“咱们现在是恋人了,亲/吻可是必修课。”

    雪桃被他这么一说,立刻就顿住了,眼睫快速的颤/抖着,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不过青丘再亲过来的时候,雪桃并没有躲开,而是慢慢闭上了眼睛……

    青丘见他一脸青涩,心里仿佛着了火,将人搂在自己怀里,“嘭!”一声,两个人倒在柔/软的大床/上,都是赤身裸/体的,紧紧叠在一起,雪桃被吻的气喘吁吁,感觉有种缺氧的窒/息感。

    青丘笑着又亲了亲他的额头,说:“好乖。”

    雪桃扎着手,不敢去碰青丘,脸颊一片烧烫,抿着嘴唇,伸出舌/尖来轻轻的舔/着自己的嘴唇,那动作极为魅惑,让青丘这个狐狸精都有种要暴走的感觉。

    青丘挑/起一个危险的微笑,说:“昨天晚上,感觉怎么样?”

    雪桃的嗓子顿时快速的滑/动了好几下,实在说不出来,使劲摇头,还闭上了眼睛,一副很抵/抗的样子。

    其实青丘也很没谱,说到底他是个花把势,没什么真枪实弹的经验,而雪桃也是第一次,昨天两个人很激烈,雪桃没喊疼,还主动的抱着他。

    雪桃一摇头,青丘心里更是打鼓,说:“不舒服?疼了?”

    雪桃的呼吸陡然就快了,又使劲摇头,青丘伸手托住他的膝弯,说:“我看看是不是受伤了。”

    雪桃这下急了,赶紧推他的手,说:“没有没有……很……很舒服……”

    他说最后三个字的时候,声音已经比蚊子还要小了,说完了眼睫一抖,又快速的闭上眼睛装死。

    青丘顿时脑子里“轰隆——”一声,简直是大爆/炸,顿时热血冲上来,一把将光溜溜的雪桃抱起来。

    雪桃吓了一跳,发出“嗬——”的抽气声,感觉自己被青丘抱着走了几步,然后是“嘭!”一声,浴/室的门被青丘一下踹开了,两个人快速的进了浴/室。

    雪桃惊讶的睁开眼睛,发现他们已经进了浴/室,而且青丘似乎有些变化,他还是那样高大的身材,只不过他背后多了东西……

    纯白而粗/壮的狐狸尾巴,而且是九条,在青丘后背轻轻扫着,青丘的头顶上,黑发之间,也冒出了白色的狐狸耳朵,尖尖的,和萌没有一点儿关系,反而有一种野兽的感觉。

    粗/壮的尾巴一扫一扫的,轻轻的卷住雪桃的小/腿,毛/茸/茸的感觉,让雪桃吓了一跳,睁大了眼睛,看着变出耳朵和尾巴的青丘。

    青丘挑嘴笑起来,鲜红的舌/尖儿舔/了舔自己尖锐的虎牙,笑着说:“雪桃,既然这么舒服,咱们再来一次?”

    雪桃听着他的话,全身一抖,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兴/奋,嗓子滚了好几下,没有拒绝,而是点了点头。

    这听话的程度,简直让青丘热血沸腾,青丘一下打开热水,晶莹的热水洒下来,冲刷在雪桃的身上,引得雪桃惊呼了一声,紧紧抱住青丘的脖子,好像会溺水一样。

    青丘笑着说:“好乖,那先从接/吻开始?”

    雪桃仍然没有拒绝,身上散发着浓郁的桃花香气,仿佛已经动/情了,搂住青丘的脖子,两个人嘴唇贴在一起,那种香甜的味道更加浓郁,不只是嗅觉,还有一种甜/蜜的味觉。

    雪桃本身就对气味很敏/感,他闻到青丘身上散发出一股很浓郁的味道,说不清楚是什么味道,吸/入之后感觉全身都热了起来。

    青丘贴着他的耳朵,笑着说:“可以用这里吗?”

    雪桃满脸通红,抱紧他的脖子,嗓子里发出沙哑的呜咽声,轻轻“嗯”了一声……

    雪桃的身/体很容易承受,青丘觉得自己真是艳福不浅,而且雪桃还很敏/感,做那种事情的时候很乖,意外的粘人,并不像平时那么清冷,青丘想用他后面,雪桃也没拒绝,而且舒服的直呻/吟。

    青丘抱着雪桃从浴/室出来,把他放在被子里,笑着亲了一下雪桃的额头,看他睡得熟,就没打扰他,搂着雪桃补眠。

    青丘再醒来的时候,感觉有人捏自己尾巴,都说老虎的尾巴摸不得,作为野兽的一种,九尾狐的尾巴其实也摸不得。

    青丘觉得不堪其扰,全身的毛都要炸起来了,终于从梦中醒来了,一回头,就发现雪桃正伸手捏着自己尾巴,轻轻的摸,好像在摸一只小猫咪。

    青丘呼吸一顿,赶紧伸手搂过雪桃,说:“睡醒了?在干坏事。”

    雪桃脸上一红,好像被抓包了,说:“没有……只是觉得好奇。”

    青丘笑了笑,甩了甩自己的大尾巴,非常有力,白色的毛顺滑又有光泽,尾巴粗/壮流畅,拍在床/上,发出“啪!”的一声,差点把枕头都给拍掉了。

    雪桃忍不住又伸手去抓,脸上红扑扑的,带着一股嫩粉色,笑着说:“真的是九条。”

    青丘发现,雪桃好像有点儿……毛绒控?

    青丘笑着把自己的尾巴摊开,一条一条扑在床/上,雪桃看的特别认真,伸手摸来摸去的,说:“像是一朵大花,白色的花。”

    雪桃说着,还轻轻说了一声“真好看”。

    青丘觉得自己要忍不住了,因为作为狐狸他定力很差,尤其是美色当前,而且狐狸一向自恋,尤其是九尾狐,青丘也很自恋,非常自负自己的容貌,当然还有他们的标志,那就是尾巴,有人夸他的尾巴,还是一个光溜溜的小/美/人,青丘已经忍不住了。

    雪桃惊呼一声,吓得缩了缩脖子,青丘笑着说:“今天有工作吗?”

    雪桃摇了摇头,青丘说:“那就继续吧。”

    两个人一天都没出门,简直就是如胶似漆,青丘手艺很好,给雪桃做了特别丰盛的饭菜,第二天青丘要去上班,雪桃也要去上班,正好就一起出门。

    两个人上了电梯,电梯里没有人,青丘亲了下雪桃的嘴唇,说:“晚上几点下班?我去接你,回来给你做饭吃。”

    雪桃有点不好意思,抬头看了一眼电梯里的监控,不过没有拒绝青丘的亲/吻,说:“我也不知道几点能下班,下午有个会场要赶,我自己回来就可以,想吃油爆虾。”

    青丘听着雪桃温柔的嗓音,感觉雪桃跟自己撒娇一样,顿时美得鼻涕泡儿差点出来,说:“好,晚上给你做。”

    两个人站在电梯里,雪桃突然有点欲言又止,青丘说:“怎么了?”

    雪桃有点不好意思,说:“那个……我……我今天还能……还能和你做……做那个吗?”

    青丘刚开始还没听懂,听他吞吞吐吐的,以为是什么事儿听懂之后魂儿都要飞了,雪桃不只是在床/上媚到骨子里了,竟然这么主动的还想/做,青丘都怕他身/体受不了。

    青丘咳嗽了一声,雪桃这个时候又说:“我……我那个也想……”

    雪桃说着,突然低了低眼皮,看了一眼青丘下面。

    青丘顿时觉得有点不对味儿,瞬间后脖子发凉,雪桃他看的位置好像不对?

    雪桃不好意思的说:“我也想试试那个……”

    青丘:“……”如果不是他理解错误,雪桃的意思是,他也想当攻试试?

    青丘后背一紧,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毕竟雪桃身材纤瘦,长得也漂亮斯文,手劲儿什么的真没有他大,做那种事情又媚到骨子里,竟然想要当攻!?

    电梯很快到了底层,这件事情就无疾而终了,雪桃赶紧去上班了,再不去就要迟到了,而青丘则一步三晃的往公/司去。

    今天公/司来了稀客,那就是青丘的二哥齐赐,齐赐过来实习,要搞到实习证明,正好就到齐三爷的公/司来了,今天第一天来报道,齐三爷把二哥分到了青丘的销/售部。

    青丘有些无奈,因为他二哥还带来了一个“前情敌”,自然是小花苗了。

    青丘能和雪桃交往,纯粹是浑水摸鱼,简直就是使尽了浑身解数连哄带骗,青丘做梦也没想到,不然雪桃根本不会把他列入交往对象。

    而小花苗不同,小花苗个雪桃基本是同种,听说雪桃第一眼就看上小花苗了,想要和小花苗繁衍后代。

    一想到这个,青丘就爽/快的干了两碗陈年老醋。

    因为齐赐是来混实习证明的,青丘就没给他什么正经的职位,弄了个助理的位置,办公室就在旁边。

    青丘今天很闲,中午给雪桃打了个电/话,两个人煲了一会儿电/话粥,其实完全没啥说的,中途还有几次冷场,但是青丘不想挂电/话。

    青丘硬着头打了四十分钟电/话,终于把电/话挂上了,感觉自己和雪桃之间好像有“种/族隔离”,反正没什么共同话题,当然除了做/爱……

    好吧现在做/爱也产生了分歧,雪桃想要做攻了。

    青丘心里有点不确定,自己这么连哄带骗的搞到了小/美/人,小/美/人是不是真心喜欢自己的,如果不喜欢呢?反正已经吃够本儿了,划清界限,好聚好散?

    青丘撤了撤自己的领带,顺手把手上的文件夹一扔,沉着声儿说:“做不到。”

    这个时候秘/书正好要进来请经理签字,还没进门就听到经理在拍桌子,于是默默的退散了,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

    青丘心情不好,他哪知道其实雪桃很忙,工作没他那么闲,这会儿是旺季,简直忙的没有休息的时间,中午好不容易有点时间吃口饭,结果青丘来了电/话,雪桃举着手/机和他聊天,中午饭都没来得及吃,不过没舍得挂电/话,虽然两个人也没说什么,后来下午开工了,完全没时间吃饭,不过雪桃觉得挺高兴的。

    青丘下午查了查桃花,想要了解一下雪桃的种/族,这样就有共同话题了,但是查了半天,也没什么深入了解,这个时候齐赐拿着文件进来签字了,当然是秘/书拜托他的。

    秘/书说经理今天气压特别低,特别可怕,不敢过来,齐赐也想知道自己弟/弟今天怎么了,于是就拿着文件进来,同时进来的还有“前情敌”……

    青丘无奈的看着小花苗这个跟屁虫,拿起笔来在文件上签字,齐赐签了字没走,说:“你没事吧?”

    青丘“嗯?”了一声,转着笔说:“怎么了,我有什么事?”

    齐赐说:“你的秘/书都不敢进来签字。”

    青丘:“……”青丘摸了摸自己的脸,没有这么可怕吧?

    青丘说:“没事。”

    齐赐说:“真没事?那我出去了。”

    青丘点了点头,就在那两个人要出去的时候,青丘突然说:“等等。”

    齐赐转过头看他,说:“怎么了?”

    青丘咳嗽了一声,说:“二哥你先出去吧,把他留下来借我用用。”

    齐赐一听,立刻戒备的看着青丘,青丘无奈的说:“我像大灰狼吗?”

    小花苗笑了一声,睁开眼睛说:“九条尾巴的。”

    青丘:“……”

    青丘摸了摸鼻子,说:“我只是有事情请教他,比较……学术性的。”

    齐赐有点狐疑,不过还是出去了,留下小花苗在青丘的办公室里。

    青丘其实要小花苗留下来,就是为了请教他一些关于花的的知识。

    青丘开门见山的说:“我和雪桃交往了。”

    小花苗在沙发上坐下来,翘/起腿来,看起来很舒服,说:“哦是吗,恭喜青丘哥了。”

    青丘:“……”炫耀似乎不太成功,没有任何酸爽感。

    青丘终于言归正传,问了一些问题,小花苗都一一回答了,最后听到雪桃想要反攻的时候,立刻笑了一声,说:“很正常。”

    青丘说:“很正常?你觉得他像是能攻的起来的吗?”

    小花苗挑眉说:“雪桃是双性花,□□花在繁殖的时候,一般也不会自交……”

    青丘听他说“自交”,突然脑子里脑补了很污的画面,连忙咳嗽了一声。

    小花苗左右手食指都举起来,比了一个碰撞的动作,笑着说:“两株□□花碰到一起的时候,并不是只有一方受/孕,一般是双方都受/孕。”

    青丘:“……”□□花的繁衍方式也是够有个性的……

    小花苗说完了,笑眯眯的拍了拍青丘肩膀,说:“青丘哥,自求多福吧。”

    青丘顿时后背更是发冷,他终于知道雪桃看他是什么意思了,原来这是双性花的繁衍方式,果然物种不同,连常识都不知道,他现在很替他家二哥庆幸,幸亏小花苗是血髓花,并不是□□花。

    下了班之后,青丘给雪桃打了电/话,雪桃还在会场,没有布置完,青丘要去接他,雪桃没让他过去,青丘只好去超市买了食材,回家先去做饭。

    做好饭的时候,雪桃终于回来了,累得不行,看起来脸色不是很好,青丘帮他脱/下外衣,亲了一下雪桃的额头,说:“工作累了?”

    雪桃坐在沙发上,有些懒洋洋的,说:“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才跑了三个地方,就累得不行,可能中午没怎么吃东西,所以没力气。”

    青丘听他说中午没吃东西,说:“怎么不吃东西?”

    雪桃不好意思跟他说是因为打电/话,买来的几次,支吾说:“没你做的好吃。”

    青丘一听,差点美飞了,笑着说:“那就等一会儿,我端出来,已经做好了,去洗洗手吧?”

    雪桃点了点头,进了洗手间,出来的时候青丘已经摆好了晚饭和碗筷,雪桃坐下来,看了一眼菜色,青丘已经完全知道他喜欢吃什么了,辣的甜的都有,全是他爱吃的。

    青丘还到了一杯红酒,说:“吃吧,中午没怎么吃,晚上就多吃点。”

    雪桃拿起筷子,夹了一只油爆虾,他以前不吃甜口的虾,因为真的很难以想象甜口是什么味的,毕竟虾有腥味,会难以接受,但是青丘做的非常地道,不只是不腥,又酥又脆,而且还能尝出鲜美的味道。

    雪桃夹了一筷子塞/进嘴里,刚嚼了两口,突然脸色就变了,昨天明明还觉得很好吃,结果今天突然一下觉得很腥,一股腥味冲上大脑,根本没办法接受。

    雪桃猛地一顿,捂住了嘴巴。

    青丘吓了一跳,说:“怎么了?扎到嘴了?”

    雪桃没说话,忍了两下,实在忍不住,猛地推开椅子,调头就跑进洗手间,吐得特别凶,把虾全都吐出去了,而且好像还犯恶心,一直在干呕,吐出来好多水,不过雪桃中午就没怎么吃,吐不出东西,水都吐完了就真的吐不出来了,满脸菜色,站都站不稳。

    青丘赶紧扶着他,给他打了杯水漱口,说:“怎么了?生病了吗?”

    雪桃说不出话来,摇了摇头,青丘见他站都站不稳,赶紧把人抱起来,放在客厅的沙发上,雪桃有些可怜兮兮的,惨白着脸,说:“觉得饭味很呛人。”

    青丘赶紧又抱着雪桃上了二楼,把他放到卧室里,关上/门,隔绝了一楼客厅里的气味儿,摸了摸/他的额头,说:“是不是工作太累了?我去给你熬点清粥吃,你一天不吃饭也不行。”

    雪桃勉强喝了点清粥,多喝一点还想吐,脸色很不好看,也是工作太累,直接就睡着了。

    青丘急的团团转,他也没什么照顾病人的经验,一晚上摸了好几次雪桃的额头,并不发烧。

    第二天早上,雪桃都没有起床,一直睡得很沉,吓得青丘还以为他是昏迷,没想到雪桃睡了这么长时间。

    雪桃睁眼的时候已经过了中午,稍微有些饿了,才醒过来,一看时间吓了一跳,跑起来要去上班,青丘赶紧拦住他,说:“我给你请假了,你睡觉的时候我用了你的手/机,今天就好好休息,你脸色还是不好。”

    雪桃松了口气,说:“那你呢,你不去上班吗?”

    青丘亲了一下他的嘴唇,说:“上班哪有照顾老婆大人重要。”

    雪桃脸上一红,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别……别亲我,万一传染给你。”

    他说完了,还正色的说:“我……我不是姑娘,虽然我有……有那个地方。”

    青丘被他正色的口吻逗笑了,还有雪桃一本正经的说自己有那个地方,顿时让青丘很想禽/兽一把。

    不过现在不是时机,雪桃看起来还很虚弱。

    青丘把粥端上来,让雪桃吃东西,吃过午饭之后,雪桃又睡着了,这回脸色红/润了起来,但是睡的时间还是挺长,一下就睡到了晚上。

    青丘摸/他额头,也不发烧,但是一直睡不醒,吃东西也只吃白粥,加一点儿肉就觉得油,更不能见鱼腥,否则会吐得天昏地暗。

    第二天雪桃还是爬不起来,青丘当然不放心他这么出去上班,严禁他跑出去,自己就在家里陪着他。

    青丘两天没去公/司,下班之后齐赐和小花苗就过来看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到了雪桃家门口,敲了敲门,开门的果然是青丘。

    两个人听说雪桃病了,赶紧走进来看看,雪桃还在睡觉,缩在被子里,睡得很沉,脸色有点苍白憔悴,露/出的脖颈上有青红的痕迹,那当然是吻痕了,其实吻痕已经好几天了,不过当时两个人太激烈了,所以留下了很多,还没有消退。

    齐赐似乎误解错了,一脸不赞同的看了看青丘,青丘差点大喊/冤枉,但是怕吵醒雪桃,压低声音说:“我冤枉,你怎么这么看弟/弟。”

    齐赐挑眉说:“就因为你是我弟/弟,所以我才这么了解你。”

    青丘:“……”虽然自己是禽/兽了点,但是雪桃病了,绝对不是自己做的。

    雪桃听到他们说话,也是肚子饿了,张/开眼睛,没想到家里有人,齐赐和小花苗都来了。

    雪桃半坐起来,撑着身/子,笑了笑,说:“你们怎么来了?”

    青丘见雪桃对小花苗笑,肚子里就荡漾着陈醋,咳嗽了一声,把被子给雪桃盖好,说:“别着凉。”

    小花苗站在一边在,睁开眼睛看了看,笑着说:“是该保保暖,别着凉,毕竟怀/孕了。”

    小花苗的一句话,似乎是炸/弹,顿时整个屋子里都静悄悄的,只有大家脑海里一片爆/炸声,尤其是青丘。

    青丘回忆了一下雪桃的症状,嗜睡、没精神、不想吃饭、呕吐、讨厌鱼腥,一条一条都特别吻痕。

    青丘高兴的说:“真的?”

    小花苗点了点头,雪桃都懵了,低头看了看自己,然后下意识的抬头,一脸关切的看着青丘。

    青丘:“……”青丘顿时又后背一紧,雪桃那眼神太关切了,好像自己也怀/孕了一样……

    青丘顿时抹了一下自己的脸,无奈的说:“是你怀/孕了,不是我。”

    雪桃迷茫的说:“可是我……”

    好吧,在雪桃的思想里,应该是双受/孕……

    青丘说:“我是狐狸,还有一半烛龙种。”

    雪桃这才明白了一小半,终于明白青丘没怀/孕,只有自己怀/孕了。

    雪桃怀/孕了,青丘更不能让他去上班了,就让他留在家里,安安稳稳的休息,自己天天跑过来做饭,变着法的做各种好吃的,雪桃不想吃,他就做各种各样的口味,哄着也要他吃下去。

    雪桃觉得,自己这些天都被揣胖了好多,果然该多活动活动。

    青丘还没下班,雪桃睡醒之后看了看时间正好,如果他现在出门,到了地方青丘正好下班。

    雪桃换了衣服,下了楼,正好来了公交车,都不需要打车就走了,其实雪桃觉得自己怀/孕之后,没多少改变,起初几天特别嗜睡想吐,现在好多了,已经习惯了,也没觉得怎么不舒服,如果说不舒服……

    那就是有点……欲求不满。

    雪桃清心寡欲几百年,都不知道自己情/欲这么重,青丘每天围着他周围转,对着雪桃又亲额头又亲脸颊,弄得雪桃有些蠢/蠢/欲/动,想到他们疯狂缠/绵在一起的景象,雪桃觉得青丘弄得他真的很舒服。

    虽然已经怀/孕了,但是雪桃感觉自己太奇怪了,发/情期可能还没过去,对青丘格外的渴望,一看到他就会心跳加速。

    雪桃反思了一下自己,本身刚开始就是自己“强/迫”青丘的,如果这方面表现的太强烈,不知道青丘会不会讨厌自己……

    其实雪桃完全想多了,青丘高兴还来不及,毕竟他可是只狐狸……

    雪桃在青丘的公/司楼下下了车,站在广/场上等了一会儿,时间刚好,果然很快就看到了一个穿着亮银色西装的高大男人从大厦里走了出来,他步履匆匆,提着一个公文包,看起来英俊又优雅的样子。

    从大厦里走出来的员工都在和青丘告别,青丘摸出自己的车钥匙,刚要去开车,雪桃赶紧要跑过去,结果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个人走出来,拦住了青丘。

    雪桃一顿,见对方也穿着西装,打扮的很高调的样子,就住了步,以为他有什么个工作要谈。

    对方是个身材纤细的年轻男人,穿着一身西装,脸长得特别漂亮,绝对是青丘喜欢的甜美类型。

    那个男人跟青丘说了两句,青丘皱了皱眉,不过最后点了点头,然后就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两个人进了旁边的酒店,就坐在一楼的咖啡厅,临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雪桃不知道他们干什么去了,离得远他也没听见说什么,很快自己手/机就响了,是青丘打来的。

    青丘的声音满含温柔,说:“起了吗小懒猫?”

    雪桃皱了皱眉,纠正说:“我是桃树,不是猫。”

    青丘笑着说:“是是是,你是桃花精。”

    雪桃说:“早就起了。”

    青丘说:“饿了吗?我今天加班,现在走不了,一会儿我就回去,你要是饿了,先吃点东西垫垫胃。”

    雪桃有些吃惊,看了一眼靠着窗户的位置,青丘明明坐在那里,难道对方是谈合作的?

    雪桃下意识的说:“加班?”

    青丘笑着说:“对啊,还在公/司呢,就我一个人。”

    雪桃:“……”

    雪桃没说话,青丘等了半天,说:“怎么了?”

    雪桃说:“没什么,你……你什么时候回来?”

    青丘笑着说:“想我了吗?很快就回去,乖。”

    两个人说了几句话,青丘就挂断了手/机,把手/机放在桌上,脸上还带着一丝微笑,里面充斥着浓浓的宠溺,简直是化不开的样子。

    对面的年轻男人笑着说:“怎么,是齐先生的新欢吗?”

    青丘一听,皱起眉来,立刻收敛了方才的笑意,说:“是我的爱人。”

    对面的男人脸色顿时难看起来,说:“齐先生既然能接受男人,当初我追你的时候,你怎么一直拿乔?”

    对方说话很难听,青丘笑了一下,说:“原来不是谈生意的?”

    年轻男人脸色更难看了,声音都拔高了,说:“那个贱/货哪点儿比我强?我要家世有家世,要学历有学历,脸也不差,而他呢,就是一个破打工的,哼,插花?我看他是插屁/股的!”

    青丘的脸色瞬间一沉,说:“你是来跟我说这些的?不管是谁,我不许允许他说雪桃一个不字,谁也不行。”

    青丘说着,猛地将咖啡杯“啪”一声敲在桌上,对面的男人被吓了一跳,一直以来青丘都是笑眯眯的,一副花/花/公/子的样子,从来不会生气,不过说到底青丘本身就是野兽,而且还有一半烛龙的血统,可不是什么善茬,脾气也不算好,更不是老好人。

    他说完,冷笑了一声,带着嘲讽,猛地站起身来就要走,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青丘觉得腹中有一股火气在烧,皱了皱眉,低头看了一眼刚才敲在桌上的咖啡杯,他只喝了一口。

    对面的男人突然笑了一声,说:“齐三少不是最喜欢玩的公子哥儿吗?什么时候变成守身如玉的了?”

    他说着站起身来,伸手过来,要摸青丘的胸口,听着青丘变/粗的呼吸声,顺势依靠过来,媚/笑着说:“只有我能甩别人,不能别人甩我,齐三少说到底也不清高嘛,你放心,今天晚上我陪你,然后再拍几张照片,送给你的心肝宝贝儿……”

    男人的手刚要伸过来,突听“啪!”的一声,紧跟着手背顿时被打偏了,一下火/辣辣的,一个人影从旁边斜插过来,冷眼看着他,竟然是雪桃!

    雪桃穿着一身白色的羽绒服,脸颊冻得有些粉红,一张漂亮的脸上挂满了怒容,看起来有些冷清,拍开男人想要摸青丘的手,凉飕飕的说:“拿开你的脏手。”

    那男人一看到雪桃,立刻瞪圆了眼睛,青丘一见到雪桃,顿时心虚的厉害,他刚才还和雪桃说自己在加班,就一个人,结果这个尴尬的场面还让雪桃瞧见了。

    对方是以前的合作伙伴,那个男人长相漂亮,之前追过青丘,不过因为对方玩得很凶,青丘也知道,所以很果断的就拒绝了,哪知道竟然还有事端。

    青丘喝了咖啡,只是一口,不过呼吸有些粗重,一股热气冲上来,出了一身的热汗,感觉自己的呼吸仿佛是野兽一样,已经极力克制了,尤其还看到了雪桃,更是抑制不住的喘粗气。

    雪桃拍开男人的手,伸手扶住青丘,一入手吓得一哆嗦,烫的惊人,青丘一把就抓/住了他的手,带着一股强烈的掠夺性,幸好还在忍耐。

    雪桃扶着青丘要走,那男人气急败坏的说:“你站住!你凭什么!?你这狐媚子!”

    雪桃皱着眉,一脸认真的说:“我不是狐狸。”

    青丘:“……”这个时候雪桃还在为自己的种/族辩解,也太耿直了。

    结果就听雪桃突然笑了一声,眯起眼睛,那表情异常的妩媚,身上透露/出一股浓郁的香味,顿时刺/激着青丘的神/经,热汗从头上滚下来,搂着雪桃的手臂都锁紧了一下,又怕弄伤了雪桃。

    雪桃笑着说:“凭什么?凭我比你长得好。”

    这一句话成功的气的那男人跳脚,男人看着那两人离开了酒店,气的把桌子都给砸了,自己好不容易下的药,结果又便宜了别人。

    雪桃扶着青丘,青丘现在这个样子也不能开车,呼吸非常急促,一脸发狠的模样,看的雪桃心跳加速,尤其是青丘身上透露/出来的那股香味,让雪桃更是无所适从。

    青丘还以为雪桃生气了,抓着他的手,说:“雪桃……”

    雪桃吓了一跳,青丘的手滚/烫异常,握着他的手腕,雪桃狠狠的打了一个哆嗦,就在青丘想要解释的时候,雪桃突然推了他一下,两个人拐进了旁边的小巷子里。

    雪桃将青丘推在墙上,一把拉住他的领带,踮起脚来,含/住了青丘的嘴唇,带着一些急躁的将自己的舌/头探过去,青丘中了药,他的口腔异常火/热,吓了雪桃一跳,顿时有些退缩,而青丘不给他这个机会,一把搂住他的腰,狠狠的舔/吻着他的嘴唇。

    雪桃被吻的一阵粗喘,呼吸都不平稳了,青丘的手在隆冬的天气里还烫的惊人,隔着衣服轻轻摸索着,雪桃根本没躲开,轻轻抖了抖腰,顺从的勾住青丘的脖子,闷闷的说:“你是我的。”

    青丘听到雪桃的声音,呼吸又粗重了一些,说:“对,我是你的,是雪桃的。”

    雪桃的嘴唇蹭着他耳朵,重复说:“我一个人的。”

    青丘几乎要忍不住了,雪桃的嘴唇滑溜溜的,总是在自己耳边厮/磨,青丘想要狠狠的要他,但是雪桃身/体根本不允许,简直就是折磨。

    青丘克制着自己的火气,说:“当然,乖,先起来,咱们先回家。”

    雪桃却勾着脖子不动,另外一只手拉住青丘的手,让他顺着自己的外衣钻进去,感受着青丘掌心的火/热,狠狠战栗了一下,急/喘了两口气,说:“我……我想要……”

    青丘粗喘了一口气,感觉要被雪桃折磨死了,使劲抹了一下自己的脸,沙哑着声音说:“乖,你现在不行……”

    雪桃使劲摇了摇头,眼睫快速抖了几下,有些不好意思,脸颊都红透了,呼吸有些快,轻声说:“可以……可以用后面,稍微轻一点……”

    青丘不知道自己是捡了一个宝,还是遇到了折磨自己的克星,眸子都要变红了,一副要吃/人,不,是吃桃子的样子,声音沙哑的不成样子,说:“好,我轻点,要不你自己来?这样方便掌握轻重?”

    青丘的话一看就是骗人,简直太假了,雪桃却抿着嘴唇,虽然不好意思,但还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青丘笑了一声,说:“真乖。”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72章 小狐狸团子(老三)X桃花精3》,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