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71章 小狐狸团子(老三)X桃花精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雪桃是花艺师,青丘对这个行业其实很陌生,两人约好了“回见”,但是事情过去一个多星期,雪桃根本没有打电/话给青丘。

    青丘有点抓耳挠腮的,但是觉得自己这么主动打过去不太好,显得太着急,这样追人太主动,显得别有用心似的。

    其实青丘的用心很简单,就是上了那个媚气十足的小桃花,小桃花都不知道自己喝了酒有多妩媚,几乎要了青丘这个狐狸精的老命。

    青丘靠着这点回忆,自己回忆了一个星期,就是等不到雪桃的电/话,急的让秘/书去查了查雪桃这几天的工作日程。

    秘/书觉得自己都要变成专职侦探了,不过还是很快搞定了一份日程。

    青丘一看,原来雪桃这个月的日程太满了,几乎连轴转,没什么休息的日子,周六日恨不得都满上,因为布置场会这些事情并不能在正点完成,例如第二天上午的场会,要提前一天晚上准备,或者早上赶早准备,所以青丘老实碰不到雪桃,上下班都碰不到。

    青丘看着日程表,有些皱眉,过了一会儿突然露/出一个微笑,似乎想到了什么坏点子似的。

    青丘把秘/书又叫过来,说自己要搞个展会,需要秘/书去找/人给展会布置花艺。

    秘/书觉得自己耳朵可能聋了,或者幻听,不然他们这个行业,就算开展会,也不需要在展会上摆着花朵啊!

    可是经理说了,秘/书只好去招办了,青丘笑着说:“等等,布置展会的花艺师,就要这个人了。”

    秘/书瞬间明白了,原来/经理想要“泡妞”……

    雪桃这几天本身就忙,终于有一天休息,突然就想到了青丘,上次他请自己吃饭,还买了一身衣服,自己说好要回请的,雪桃这个人的想法比较单纯,不想欠别人东西,所以一直放在心上,想要请回来,但是实在没时间,这天终于抽/出时间了。

    雪桃刚要给青丘打电/话,结果公/司的电/话先来了,说是临时加一场会展,展会方出了大价钱,一定要请他去,推也推不掉。

    雪桃不愿意去,毕竟自己好不容易休息一天,但是没办法,人家点名要他去,雪桃只好答应下来,看了看手/机里“青丘”的名字,心想着再闲下来估计就是十二月了。

    雪桃跑下楼去,以为今天休息,车子还放在公/司里,只好打车过去,展会在某个展览中心,市中心的黄金地段,很快就到了。

    下了车,雪桃挂上工牌,就走进了展览中心,一进去就看到了忙忙碌碌的职工们,好些人正在搬东西,布置展台。

    雪桃往里走了几步,没发现他们公/司的人,布置展会也不是自己一个人就能完/事儿的,他那几个助理竟然都不在,也不知道找谁去签到。

    雪桃往里又走了几步,突然肩膀被人一拍,回头一看,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站在自己身后,他穿着一身亮银色的西装,领带松松垮垮的系着,脖子上歪歪扭扭的戴着一个工牌,一手插着兜,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正是青丘!

    雪桃有些惊讶,说:“你怎么在这里?”

    青丘也是一脸很惊讶的表情,脸上全写着“好巧啊”,说:“我们公/司办展会,你呢?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真是有缘啊。”

    青丘说瞎话都不带脸红了,语气真是恰到好处的表达了自己的惊讶和喜悦……

    雪桃说:“我是来布置展会的,原来是你们公/司办展览。”

    青丘又一脸好巧的表情,说:“原来你就是公/司请的花艺师,真是巧,过来吧,我带你过去。”

    秘/书本身就跟在后面,穿着一身正装裙子,拎着青丘的公文包,一脸严肃认真的表情,听到经理和雪桃套近乎,顿时有种替经理脸红的样子,恨不得捂脸奔逃,真是太丢人了!

    青丘一只手半搂着雪桃的肩膀,一脸亲和的带着他往前走,笑着说:“我好久都没见到你了,今天能遇到你真巧,一会儿有什么事儿吗?下班之后我请你吃饭吧?”

    青丘做出一脸“老友久别重逢”的样子,雪桃虽然不太喜欢他搂着自己肩膀,但是青丘一脸亲切,他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有些局促,跟着往前走,说:“一会儿没什么安排了,就是不知道几点能布置好,还是我请你吧,上次就说我回请你的。”

    青丘也没有推辞,笑着说:“也行也行,咱们谁请谁都一样。”

    雪桃先去签到,然后就开始准备布置展会了,其实这次的展览根本没什么需要花朵衬托的,只是几个角落弄点插花就行了。

    青丘今天本身不用来的,他是经理,不需要到场布置,都是一些小职员来干活的,青丘非要过来,其实就是来看雪桃的。

    所以青丘简直闲的长毛,就一直跟着雪桃,雪桃走到哪里他就走到哪里,然后笑着变成了十万个为什么,说:“这是什么花?味道好香,跟你一样香。”

    青丘本身想要说情话来听听的,他和雪桃接/触了两次,知道雪桃这个人比较单纯,单纯的小女孩都喜欢听情话,尤其是青丘这种能说会道的,当然要讲情话听。

    结果雪桃一脸奇怪的看着他,说:“这是月季,怎么会和我一样,我是桃花。”

    青丘:“……”拍马屁拍在马腿上了……

    青丘就不敢说话了,怕露怯,跟屁虫一样跟着雪桃,雪桃插好一个作品,青丘就一脸真诚的说:“真好看。”

    雪桃没听说出青丘是恭维自己,雪桃喜欢别人夸自己的作品,对于天赋来说,雪桃一向很自负,听别人夸奖自己当然高兴。

    雪桃一笑起来,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青丘都看呆了,差点流口水,伸手抹了抹自己嘴边儿,好像没事儿,这才松口气,毕竟形象很要紧。

    雪桃见青丘发呆,奇怪的说:“你怎么了?”

    青丘立刻说:“没事没事,我就是看你插得花太漂亮了,没注意看呆了。”

    青丘果然能说会道,一下抓/住了雪桃的喜好,果然夸雪桃漂亮,都没有这句管用,雪桃一下更高兴了,说:“我还有好多喜欢的作品摆在家里,你要是喜欢,改天可以带你去看看。”

    青丘眼睛一亮,笑着说:“真的?”

    雪桃手上插着花,笑着说:“你这人真奇怪,这还能有假的吗,我/干什么骗你。你真喜欢的话,我送你一个也行。”

    青丘高兴的北都找不到了,感觉自己真是太机智了,这么快就要登堂入室了,于是装作一脸很激动的说:“那如果今天下班早,咱们去你家吧。”

    雪桃皱了皱眉,青丘还以为自己的意思太明显,被雪桃发现了,雪桃却说:“去我家,可我不会做饭,吃了饭再去也行。”

    青丘顿时说:“我会做饭,我做也可以。”

    雪桃有些奇怪的看着青丘,他真是没想到青丘竟然会做饭,说:“可是我说回请你的,让你做饭怎么叫回请。”

    青丘笑着说:“你不是说要送我花吗,那么漂亮的花送给我了,当然是我做饭。”

    雪桃说不过他,于是两个人就达成了协议,下班之后回雪桃家里,雪桃一边插花一边说:“不过我家里没什么食材,我不会做饭,都是在外面吃,锅具倒是齐全的,下班要去买一些。”

    青丘一想还能和雪桃一起去逛街,简直太完美了,立刻就答应下来。

    两个人说着话,旁边还有几个小职员正在搬东西,看到雪桃笑起来,顿时都看呆了,青丘一个没注意,觉得他家雪桃的笑容都被看光了,立刻错过身/体,高大的身材一下把雪桃当的严严实实,还使劲咳嗽了一声。

    那几个看呆的小伙子立刻就跑掉了,而且还脸红!

    青丘觉得,雪桃长得实在太招人了,自己都不觉得,本身他以为雪桃是个冷清的人,谁知道其实是假象,只要别人和他套近乎,雪桃太单纯了,立刻就上钩了,还会对人笑,没多久就放下戒备,实在让人担心。

    两个人说着话,其实没多少要弄的东西,很快就完了,有青丘这个经理跟着,也没人敢验收不合格,两个人傍晚的时候就收工了,这时候才三/点多不到四点。

    青丘笑着说:“那咱们先去买食材,我开车了。”

    雪桃点了点头,说:“我要去洗洗手。”

    青丘说:“我陪你去吧。”

    雪桃有些奇怪的看着他,说:“我洗手为什么你要陪我去?你去取车吧,我一会儿到门口找你。”

    青丘暗暗扼腕,心说因为你长得太漂亮了,一刻都不能离开自己的眼睛,否则不知道遇到什么样的大灰狼。

    青丘不知道,自己才是那个变异的“大灰狼”……

    最后青丘没办法,他也不能说实话,于是就出去取车了,雪桃一个人去了洗手间洗手,等青丘取了车,雪桃还没出来,左等右等也不出来。

    青丘着急了,直接把车子扔在路边,锁都没锁,就进了展馆,问了秘/书看到雪桃没有,秘/书也没注意。

    青丘火急火燎的进了洗手间,刚进去就听到有人在说话,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难道你有交往对象了?不然为什么要拒绝我,我是真的喜欢你……”

    雪桃的声音有些无奈,说:“我没有交往对象,可我对你也不感兴趣。”

    雪桃刚才在洗手,突然就被一个不认识的人给拦住了,是个展会上的职工,说是看到雪桃的笑容,顿时就一见钟情了,想要和雪桃交往。

    雪桃不介意自己的对象是个男的,毕竟自己是双性花,对象是男是女都无所谓,和自己一样是双性花就更好,但是重点是花啊,那个人明显是普通人,他不是花,雪桃只是对自己的物种有兴趣。

    那个男人看起来要死缠烂打,拦着雪桃不让走,男人一步跨上去,说:“你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那方面很厉害的,要不然咱们可以试试,你一定喜欢。”

    雪桃有些迷茫,一下没听懂,说:“什么?”

    那个男人笑着说:“看你刚才和我们经理调/情,就知道你不是什么正经的了,你跟我睡一次,我就不纠缠你了。”

    雪桃这下才听懂了,一张白/皙的脸顿时气的都变成粉红色了,皱着眉一脸厌恶的盯着那个男人,男人见他生气,顿时更是来劲儿了,似乎觉得雪桃这个样子更加漂亮,表情更加灵动,立刻冲上去要抓雪桃的手。

    青丘从外面走进来,正好听到了这个过程,顿时“嘭!”一脚踹开洗手间的门,大踏步走进来,他身材高大,压/迫感十足,再加上一贯笑眯眯的脸上全是森然的怒容,还有风雨欲来的压力,吓得那男人一回头,看到是经理,瞬间就更加怂了。

    青丘走进来,很自然的插在那男人和雪桃中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沉声说:“麻烦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那男人吓得一哆嗦,连退了好几步,眼神一变,指着雪桃说:“经理,是他勾引我的,我就是来上厕所的,他说要和我睡。”

    青丘真没想到这个人没种不说,还满嘴跑火车,刚要沉下脸给雪桃出头,结果雪桃嘴角一压,走上来一步,拨/开青丘,一脚就踹过去。

    “咚!”一声,那男人疼的一把捂住下/体,瞬间就跪在地上了,嘴里嗷嗷直叫。

    雪桃冷哼了一声,看都没看一眼,转头就走出了洗手间。

    青丘:“……”突然觉得自己下/体也一阵生疼。

    青丘见雪桃走了,赶紧追出去,说:“雪桃!等等我!”

    青丘追出去,雪桃一脸气愤,显然还没缓过来,走出去几步,叉着手,深呼了几口气,看起来气性还不小。

    青丘一直以为他是个文弱的小/美/人,没想到力气这么大,一脚踹下去,感觉都要废了,青丘突然觉得那天没有对雪桃下手真是太对了,否则自己就要被废了……

    青丘赶紧虚搂着雪桃的肩膀,给他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说:“好了不生气,跟那种人完全没有生气的必要,一会儿我打个电/话,让秘/书处理一下,咱们去买食材,晚上我给你做好吃的,你有什么想吃吗?”

    青丘哄人的功底不是吹的,雪桃虽然生气,但是又不是青丘惹得,而且青丘笑眯眯的,也不好对他发火,过了几分钟也就调整过来了。

    青丘岔开话题,开着车,说:“你喜欢什么口味的?”

    雪桃想了想,说:“辣的。”

    青丘:“……”他以为小/美/人喜欢清淡的,所以上次才带小/美/人去吃了私家菜,结果小/美/人竟然这么重口,喜欢辣的?

    青丘说:“好啊,我做辣菜也很拿手。”

    雪桃好奇的说:“你呢,要是不能吃辣的也没事,我不挑食。”

    青丘笑着说:“我啊……喜欢甜的。”像雪桃嘴唇一样甜。

    青丘真的喜欢吃甜的,别看他长得高大,身材也好,一身的肌肉,其实他喜欢甜食,菜也喜欢吃甜口的,最喜欢的是油爆虾。

    青丘喜欢的类型也是这样,带着一丝甜味儿的,雪桃就各种符合他的要求,不只是长相甜美,身上也总是带着一丝甜丝丝的桃花香气,更别说动/情的时候,那种类似于花/蜜的甜味儿更是浓郁。

    雪桃似乎有些吃惊的看着他,没想到他喜欢吃甜的,说:“那做甜口也可以。”

    两个人很快到了超市,在菜肉区域转了转,青丘把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来,让雪桃帮自己抱着,然后挽起袖子,亲自抓了一条鱼,又挑了两斤活蹦乱跳的虾子,买了几只螃蟹,然后去挑青菜,最后去买了几块生肉,看的雪桃直乍舌。

    雪桃用一脸崇拜的表情看着他,说:“你买菜看起来很熟练,和我想象中的一点儿也不一样。”

    青丘把称好的肉放进推车里,笑着说:“嗯?我家里没什么人会做饭,不过我爸爸口味很叼,我也是随便炒炒,练出来的。”

    青丘说完,又说:“那你想象中,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雪桃想了想,说:“花/花/公/子。”

    青丘:“……”一枪戳在膝盖上。

    青丘装作受伤捧心的样子,说:“原来你这么看我。”

    雪桃拍了一下他的手,他的手刚才沾了腥水,怕他弄脏衣服,说:“谁让你看着漂亮的人,总是眼睛转来转去的,而且我每次看到你,你身边总是换不同的人。”

    青丘说:“我冤枉。”

    雪桃说:“我在展会看到了你好几次。”

    青丘一愣,说:“什么时候的事儿?”

    雪桃说:“不记得了,挺早的。”

    原来雪桃在认识小花苗之前就见过青丘了,印象还很深,他们的第一面不是在楼下认识的,也不是在青丘朋友的婚宴上,而是很早之前,青丘都没有/意识到。

    雪桃的工作总要出入各种展会或者宴会,青丘则是游走各种高档会所,雪桃好几次都看到过青丘,不过那时候不认识,他只是觉得青丘身边换人很快,还和不同的漂亮女人调笑。

    青丘后背顿时一阵发凉,暗暗为自己捏了几把汗,原来自己这么早就遇到过雪桃,怪不得雪桃一直不正眼看自己,原来早就给自己盖上渣男的红戳了,还盖在额头上。

    青丘咳嗽了一声,突然凑过来,附在雪桃耳朵边小声说:“告诉你个秘密,其实我还没有经验。”

    雪桃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着青丘,根本不相信,说给谁听谁也不会相信,青丘一副花/花/公/子的样子,身边的男人女人一直换,好多女人或者男人都以和青丘上/床为荣,说出去都觉得脸上有光。

    不过青丘一直没找到中意的伴儿,交朋友的有几个,不知道是不是青丘觉得自己善变,没两天就觉得腻了,从来没上心过,真的没和谁上过床。尤其青丘还有烛龙的基因,很容易让人怀/孕,更不能随便和别人上/床了。

    青丘见他不信,一脸冤枉的表情,说:“真的,我要是胡天胡地,我老爸还不打死我。”

    青丘虽然花边新闻很多,但是还没有出格儿,所以齐三爷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雪桃不信的看着他,青丘说了半天,还以为雪桃仍然不信,哪知道雪桃突然脸颊有点红,小声说:“我也……我也没经验。”

    青丘差点直接在超市里跳起来,大喊着没关系没关系,咱俩来一发就都有经验了!

    不过青丘咳嗽了一声,默默的没接话,不能让自己显得太急躁,毕竟他们要从朋友开始做起……

    两个人买了食材,很快就回家去了,回去的时候还碰到了小花苗和齐赐,齐赐见青丘拎着一堆食材,惊讶的说:“诶?今天你做饭吗?”

    青丘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说:“今天我去雪桃那里。”

    齐赐顿时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深深的看了青丘两眼。

    雪桃见到了小花苗,显然很高兴,毕竟他们可是同类,虽然是不同的种类,但是都是花的物种,有一种见到“老乡”的感觉,两个人说了几句话,雪桃脸上一直带着笑容,眉眼漂亮的灵动万分,看的青丘胃里直反胃酸。

    电梯到了楼层的时候,雪桃还没有和小花苗说完话,青丘默默的干了一碗陈年老醋,抓着雪桃的手腕把他抓下电梯,说:“快走吧,要做不完晚饭了。”

    雪桃可不知道青丘心里干了醋,被他拽着就跑,还没说完话,特别奇怪的看着青丘。

    青丘觉得自己特别危/机,雪桃对小花苗似乎有好感,每次见面都会主动说话,还会露/出笑容,不像见到自己,每次都是自己主动搭话,雪桃难得对自己笑一下,如果不是说到花卉的问题,雪桃根本不会笑。

    青丘一肚子酸楚的进了厨房准备做饭,雪桃洗了手,过来帮忙,其实他什么都不会,对做饭一窍不通,买来的锅具最多煮个面条,还能把锅底给煮糊了。

    雪桃计划着,自己找到伴侣的话,最好要会做饭的,这样也不用天天到外面吃,自己回来的晚,还可以做点夜宵,想起来还挺美好的。

    不过雪桃没想到,第一个进自家厨房的,竟然是青丘,一只狐狸精……还是公的。

    青丘忙乎了一阵,看着雪桃站在一边,雪桃有点眼花缭乱的看着他洗菜切菜,眨着大眼睛,说:“我能帮忙?”

    青丘看着他眨眼睛,就想狠狠的亲他的眼睛,眼睫眨的很快,一下一下好像扇子一样骚在心里,痒得不行。

    青丘咳嗽了一声,说:“帮我把土豆削皮吧,你会吗?”

    雪桃看了看土豆,点了点头,说:“会。”

    他说着拿了土豆,又拿了青丘递给他的刀子,家里没有削皮刀,只好用小刀子,对于雪桃来说,他分不出削皮刀和菜刀有什么区别。

    青丘怕他喇手,说:“千万别刮到自己,一定小心,不行就放下我一会儿来。”

    雪桃没吱声,感觉自己可以,就默默的削皮,青丘洗了菜,把菜切好,刚要洗手去干别的,突然听到“嘶——”一声,吓了一跳,赶紧回头一看,果然是雪桃切到手了。

    鲜血从雪桃手指上滑/下来,“滴答”一声滴在地上,流/血还挺多,吓得青丘立刻一步跨过来,说:“你在干什么?怎么把手切了?快来,你家里的医药箱在哪里,包扎一下,有止血药吗?”

    雪桃也吓了一跳,他觉得轻轻划了一下,没想到出/血这么多,看着鲜血流下来,觉得有些迷茫。

    青丘拽着他的手,把血擦掉,偏偏雪桃家里什么药都没有,常见的感冒药都没有,最多有一卷纱布,根本没有止血药。

    青丘脸色很难看,捏着雪桃的手指,突然张/开嘴,将雪桃的手指含进了嘴里。

    “嗬——”

    高温/的口腔,青丘的口腔温度异常的高,一下包裹/住雪桃的手指,雪桃觉得自己被烫的一哆嗦,脑袋里“轰隆——”一声都要炸了,吓得睁大了眼睛,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从自己的手指上窜上来。

    十指连心,那种酥/麻的感觉一下又钻进雪桃的心里,让他后腰一阵麻痹,猛地就软/了,双/腿也打颤,雪桃猛地想起那天喝醉酒之后做的梦,他和青丘莫名的缠/绵在一起,青丘还摸/向他隐蔽私/密的地方,而雪桃被刺/激的紧紧/夹/住他的手,不停颤/抖……

    雪桃吓了一跳,说:“你……别……别舔,有点疼。”

    青丘吮/吸了一下雪桃的手指,然后舌/尖轻轻的拨/弄,将他手上的血舔掉,轻轻/舔/着他的伤口。

    雪桃的脸猛地就红了,那种酥/麻的感觉好像一双手,抚/摸/他的全身,战栗难安,雪桃猛地意识到,可能是这个季节不太对,对于动物来说,季节有发/情期,其实对于雪桃来说,也是有这样的时期,现在是冬季,正好该是学桃树开花结果的时候,雪桃的身/体异常敏/感,猛烈的哆嗦着。

    就在雪桃要忍不住的时候,青丘松开了他的手指,然后松了一口气,说:“好了,不流/血了。”

    雪桃低头一看,有些震/惊,伤口真的不流/血了,完全愈合了,只剩下一点痕迹。

    青丘没注意到雪桃的变化,笑了笑说:“我父亲是烛龙,虽然传到我这边只有一半血统了,不过还是有一点儿愈合伤口的效果,你家里竟然没有伤药,改天我给你带点来,备着总比没有好。”

    雪桃根本听不到他说什么,感觉自己的手指仍然热/热的,辣辣的,心脏跳得飞快,不敢去看青丘微笑的眼睛,他下面有了反应,不过穿着牛仔裤不是太明显,但是雪桃身/体僵硬,一动不敢动。

    青丘没发现,扶着他坐在沙发上,然后看了看时间,说:“我赶紧去做饭了,你在这休息吧,我一个人就行。”

    雪桃没说话,他嗓子里好像有化不开的东西,出气都是火/热的,更别说说话了,声音一定沙哑的不成样子,青丘转身进了厨房,雪桃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青丘忙碌的背影,突然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对劲。

    一定是季节的缘故,雪桃越来越难受,盯着那个白衬衫的背影,看着他忙碌着,每一次弯腰,衬衫都勾勒出他坚/实有力的背部肌肉,袖子卷到手肘,露/出肌肉流畅的小臂,还有有力的食指……

    雪桃呼吸越来越快,几乎要忍不住了,下面很难受,难受的他已经不行了,但是有些无措,因为每年这个时候,时间还要稍晚一些,雪桃都会自己在家一个人呆着,也没人刺/激他,从来不会变成这样。

    雪桃瘫在沙发上,艰难的抬起自己的手,隔着裤子,轻轻的压下自己下/身……

    青丘做着饭,看着买来的虾子,本身想问问雪桃想吃油爆虾,还是干锅虾,一个甜口一个辣口,结果青丘一转头,就看到了瘫在沙发上的雪桃。

    雪桃上衣整齐,裤子却已经拉开了,脱到膝盖的位置,挂在膝盖上,双/腿微微打开曲起来,不停的颤/抖着,整个人也颤/抖着……

    青丘脑子里猛地“轰隆——”一声,感觉自己要爆/炸了一样,雪桃双眼迷茫,脸上一片桃红色,红色一直蔓延到他的脖颈里,裸/露/出来的大/腿也是粉红色的,沙发上还蹭上了一些晶莹的水色。

    青丘突然口干舌燥起来,大步走过去,雪桃发现他走过来,全身一抖,身/体更是瘫/软/下来,靠在沙发上,仰起头来喘气,眼睛注视着青丘充满掠夺性的眼睛,里面一片水汽,还有点委屈,说:“一点……一点也不舒服。”

    青丘伸出手来,手掌火/热,一把覆盖在雪桃白/皙的大/腿上,雪桃被烫的嗓子里发出“嗬”一声,这一声惊呼让青丘有点醒/悟,突然又松开了手。

    然后就在青丘松开手的一霎那,雪桃身上突然卷出两道花藤,有些纤细,透露着香甜的味道,卷住了青丘的手,把人往前一带。

    青丘高的身/体猛地砸了下来,快速的双手一撑,以免压到雪桃,他双手撑在雪桃耳侧,雪桃轻轻拧着腰,花藤卷住他的手,双手勾住青丘的脖子,嗓子里一片呜咽,说:“唔……好难受,帮帮我……”

    青丘嗓子里要冒烟儿,雪桃好不容易主动,但是雪桃两眼毫无焦距,搂着自己满眼泪水,青丘突然想到雪桃很有可能是喜欢小花苗的,顿时又干了一碗陈年老醋,眼睛里的占有欲变得更加偏执。

    青丘的手抬起一些,轻轻/抚/摸/着雪桃的脸颊,雪桃舒服的直喘气,缠绕着他手腕的花藤慢慢往上卷,仿佛是撩/拨一样,触动着青丘的神/经。

    青丘忍着冲动,眯起眼睛,笑着说:“雪桃,乖,看着我。”

    雪桃嗓子里发出呜咽的声音,垫高自己的腰,轻轻的蹭着青丘,被/迫抬起头来,看着青丘的眼神直晃。

    青丘笑着说:“乖,想要谁帮你?”

    雪桃说不出话来,满脸通红,似乎有些难以启齿,理智都要崩溃了,紧紧搂着青丘脖子,把脸埋在他的肩窝上,青丘却不饶过他,捏着雪桃的下巴,迫使他看着自己,说:“要谁帮你?”

    雪桃眼泪直流,似乎被欺负的惨了,呜咽说:“你……要你……”

    青丘说:“这可不行,叫我名字。”

    雪桃脸色更红,胸口急促的起伏,眼泪流的更多,说不出来,青丘笑了一声,嘴角一挑,带着标准的狐狸微笑,好像在想什么坏点子。

    青丘的手在下面轻轻勾了一下,雪桃突然急/喘一口,睁大了眼睛,全身颤/抖,双手紧紧/抓/住身下的沙发,卷住青丘手腕的花藤几乎要扎进青丘的皮肤里,受了不小的刺/激。

    青丘很满意他的敏/感,笑着说:“瞧,这儿也哭了……叫我名字。”

    雪桃终于呜呜的哭出来了,说:“青丘……青丘……”

    青丘被他叫了名字,胸腔里一股火气几乎暴发出发来,说:“好孩子,这就帮你……”

    客厅的沙发一片狼藉,只剩下雪桃“凄惨”的哭泣声,声音都沙哑了,别看青丘一副老司机的样子,其实是个新手,还格外小心,怕弄伤了雪桃,不过雪桃有专门承受的地方,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体质的问题,或者时节刚刚好的缘故,并不觉得疼,媚/态十足,香甜的花香飘散了满屋都是……

    晚饭都没吃,雪桃不知道自己怎么睡得,感觉自己做了疯狂的梦,实在太疯狂了,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是在自己床/上,雪桃还松了一口气。

    结果一转头,猛地“嗬!”一声,吓了一大跳,自己身边竟然躺着一个人,那人身材高大,一只胳膊垫在自己脑后,伸手搂着自己的肩膀,两个人靠在一起睡着。

    雪桃吓了一跳,竟然是青丘,而且青丘浑身光着,被子盖在胸口,掩盖住下面的风光,雪桃发现自己竟然也是光溜溜的,稍微一动,自己的皮肤就和青丘磨蹭在一起,那感觉麻嗖嗖的,吓得雪桃睁大了眼睛,都不敢动了。

    青丘被他一动,就醒过来了,睁开眼睛,笑着说:“早啊。”

    青丘有一些起床气,嗓音非常沙哑,好像没怎么醒过来,那低沉沙哑的嗓音让雪桃心脏直打鼓,更是吓了一跳。

    雪桃差点从床/上翻下去,一动猛地一疼,嘴里“嘶……”了一声,青丘赶紧一把拉住他,没让他滚下床去,把他拽回来盖上被子,说:“怎么了?”

    雪桃一瞬间,看到自己身上都是暧昧的红痕,还有青丘,青丘的手腕上有青紫的血痕,明显是自己的花藤扎的,还有他的后背上,好几处抓痕,也有花藤的刮痕,好像特别激烈……

    雪桃昨晚上没有醉,只是时节刚好,对着青丘“发/情”了,他记得很清楚,还以为是做梦,结果却都是真真切切的。

    青丘见雪桃满脸震/惊,然后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自己的心情瞬间就冷下来,还以为雪桃后悔了,其实他昨天晚上就有想过,雪桃不喜欢自己,他很可能会后悔,但是他没忍住。

    青丘的心情冷了下来,掉到了最低谷,不过就在他还没说话的时候,雪桃已经从震/惊中恢复过来,顿时满脸通红。

    雪桃从没体验过那种感觉,疯狂的战栗,还有失控,雪桃觉得自己昨天的样子一定特别难看……

    雪桃咬了咬自己嘴唇,突然一脸严肃的说:“对不起……我昨天,我昨天好像……好像……”

    到了发/情期……

    不过雪桃真的说不出口,感觉太丢人了,一想到自己昨天的样子,就觉得尴尬到要死。

    雪桃说:“我……我会负责的!你放心好了……”

    青丘:“……”等等,怎么回事?

    青丘还以为雪桃后悔了,结果雪桃一脸正直的说自己会负责的?

    青丘仔细回想了一下,昨天真的是自己上了雪桃,而不是雪桃上了自己,结果雪桃却露/出一脸欺负了自己的表情,还说要负责?

    青丘见雪桃满脸通红,却一脸正直和严肃,不由得有些想笑,挑了挑嘴角,说:“嗯?那你想怎么负责?”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71章 小狐狸团子(老三)X桃花精2》,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