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69章 小花苗X小狐狸团子(老二)3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大家一起去吃饭,在学校附近找了个小馆子,这地方也没什么好吃的,但是都是凑热闹,正好他们到的时候,有几个学校的女生也在那边吃饭,大家一看,正好了,都不用去ktv,在饭馆里就能联谊。

    上次小花苗上过一节他们的课,别看只是一节课,不过小花苗一下就出名了,特别的火,因为长相太出众了,一眼就记忆深刻,好多女人都管齐赐和他们宿舍的人打听小花苗。

    齐赐当然缄口不说,不过他们宿舍的那些舍友就特别得意的告诉那些女生了,说那是齐赐的宝贝弟/弟,长得可好看了,夸奖了一大翻,好像是自己弟/弟一样自豪。

    齐赐哪想到吃个饭而已,结果又被这帮女生给撞上了,女生们一个个争先恐后都要坐在小花苗身边。

    小花苗有些受宠若惊,特别不好意思,瞬间脸就红了,稍微低着头,特别腼腆的样子,像是个大男孩。

    他这个腼腆的样子,简直就是激发了女孩子们的“兽/性”啊,一个个差点尖/叫出来,围着小花苗转来转去。

    “弟/弟,你的皮肤好滑啊,用过护肤品吗?”

    “天呢,弟/弟的眼睫毛好长好长啊,比我这个接的睫毛还要长。”

    “还好翘啊,好浓/密!”

    “弟/弟的手指好漂亮啊,给姐姐摸/摸好不好!”

    “我也要摸/我也要摸!”

    小花苗受不了这种热情,有点吓坏了,脸色更是红了,真是万分不好意思,他本身就容易脸红,现在有点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连连去拽齐赐的袖子,想要齐赐帮忙似的。

    齐赐被小花苗揪了两下,但是没动,倒了一杯啤酒,一口气都闷了,心里有些闷闷不乐,还以为是因为自己校草地位不保的缘故。

    看着那些女生围着小花苗动手动脚不舒服,心里酸溜溜的想着,你们没戏了,那个小子他是喜欢自己的,而且喜欢得不得了。

    齐赐这么一想,稍微得意了一点,但是心里酸的不行,差点烧心,又灌了两大杯啤酒,大脑都有些麻痹了,这才稍微好了一些。

    齐赐喝着酒,突然意识到一点,自己这是什么心态?和女孩子争风吃醋?!

    齐赐意识到的时候,顿时感觉自己不对劲,可能是喝醉了,头脑发木,听着旁边嘻嘻哈哈的笑声,更是不高兴,当下站起来,说:“我去个洗手间。”

    他站起来之后,都没人理他,全都围着小花苗在说话,都没人注意到,齐赐气的差点拿酒瓶甩他们,真是气死人了,不过最后还是默默的走出去了。

    小花苗听见齐赐说话了,但是被一群大姐姐大哥/哥围着,都逃不开,那些人太热情了,让小花苗应接不暇。

    齐赐走出去,还能听见那些人嬉笑的声音,还有人问小花苗:“弟/弟你有女朋友吗?”

    “那你有男朋友吗?”

    “都没有你看我怎么样?”

    “什么!?没有你哥/哥漂亮?!弟/弟你太伤人了!”

    齐赐站在门口听着,听到小花苗弱弱的说喜欢哥/哥,哥/哥最好看的时候,心里那叫一个得意,心说,果然吧,那小子最喜欢自己了,你们都没戏。

    支着耳朵偷听到这里,齐赐终于满意了,这才笑眯眯的走出小馆子,他并不想去上厕所,只是吹吹风而已。

    齐赐蹲在马路牙子上,挠了挠自己头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感觉特别扭/捏,一点儿也不像自己,他烦躁的拿出根烟来准备抽,但是突然想到小花苗他不喜欢烟味。

    因为小花苗对气味特别敏/感,所以齐赐一般都不抽烟,他想着,更加烦躁了,赶紧把烟叼在嘴上,然后点燃了,狠狠的吸了两下,想着一会儿小花苗闻到自己身上的味道,皱眉不高兴的样子,顿时心里就笑开了花,都没觉得自己这个做哥/哥的,有多幼稚!

    齐赐一边狠狠吸烟,一边偷笑,吸了一根烟之后,感觉也清/醒了一些,赶紧把烟掐了扔进垃/圾桶里,然后拢着手哈了一口气,闻到了一股好大的烟味儿,顿时笑坏了自己。

    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就进了小馆子。

    齐赐走进去,眼睛扫了一下,发现没有小花苗的影子,不由得有些奇怪,说:“我弟/弟呢?”

    舍友笑着说:“嘿嘿,刚才有个美/女过来了,把你弟/弟带走了。”

    齐赐一脸不相信的样子,舍友大喊说:“冤枉啊!我没撒谎!真的是一个美/女,你弟/弟和他出去说话了,我以为你们认识呢。”

    齐赐一脸迷茫,什么美/女,他不记得自己认识这样的人。

    舍友指着小饭馆的后门,说:“喏,那边,快去看看吧,难道是弟/弟的女朋友,哎呦妈呀,那叫一个美,看的我骨头都酥了!”

    齐赐越听越不对劲,赶紧从小馆子的后门走出去。

    后门出去是个小巷子,应该是小馆子进货的地方,还有几个大垃/圾桶摆着,巷子特别幽深,而且没有路灯,黑漆漆的,齐赐一眼看不到人,赶紧往前走了几步。

    走了几步,要拐弯的时候,突听有人说话,齐赐顿时后背一麻,好像做贼一样,快速的躲了起来,没有走过去,悄悄探头往拐外后面看。

    这一看,果然看到了小花苗!

    果然还有一个美/女!

    那个美/女看起来很年轻的样子,一头长发简单的束在脑后,穿得也很随性,中性的打扮,包臀紧口的牛仔裤勾勒出美/女修/长性/感的双/腿,臀/部非常挺翘。

    后背也纤细,脖子细白,这身材和小花苗简直是绝配……

    齐赐看到这里,后牙都痒痒了,真想磨牙。

    小花苗背对着墙,靠在小巷子的墙上,而那个美/女正依靠在小花苗的怀里,伸手摸/着他的胸口,垫着脚在小花苗的耳边说着什么。

    小花苗则是微微低着头,两个人似乎在讲悄悄话。

    那美/女轻轻仰着脖颈,美丽的天鹅颈显得异常高贵,皮肤白/皙,透着一股粉/嫩,脸颊上也不是惨白的肤色,而是透露着一种桃花妆的粉,看起来又粉又嫩,特别的漂亮,带着一些清纯。

    那美/女还是个桃花眼,眼睛笑起来弯弯的,两个人在说些什么,因为离得远,齐赐根本听不见,就偶尔听到小/美/女笑一声。

    小花苗对味道非常敏/感,其实齐赐走过来的时候他已经闻到了,熟悉的味道,还带着一股很呛人的烟味,难闻的要命,小花苗第一时间就发现了。

    不过小花苗没动声色,他半低着头,微微睁开一丝眼睛,看着靠在自己怀里的“美/女”……

    说是美/女其实也不对,因为他怀里的人性别有待/考证。

    小花苗年纪还不算大,虽然在血髓花的物种里,已经算是成年的了,他的本体应该就是现在这种形态,之所以总是保持小小的形态,是因为/哥/哥喜欢,齐赐很喜欢他软/软萌萌的样子,小花苗很聪明,他明白这一点。

    爸爸们以为他是早产儿,所以长了这么多年还没有长大,其实小花苗早就长大了。

    小花苗第一次遇到“同类”,说同类其实也不算。

    他面前的这个人,竟然也是一种花,但是有两种不同,第一他们的物种就不同,小花苗是血髓花,而这个人是桃花。

    第二个不同也是有本质不同的,血髓花是单性花,所以小花苗是完全的雄性血髓花,而桃花则是双性花,这朵桃花虽然长得漂亮,看起来像是柔/弱的美/女,不过他可是标准的□□体质。

    小花苗第一次见到同类,有些好奇而已,那个桃花靠在他胸前,或许也是第一次见到同类,不过也有些好奇,因为小花苗不是□□花。

    桃花笑眯眯的盯着小花苗,嗅了一口气,说:“怎么样,我身上的味道好闻吗?要不要试试看?”

    小花苗知道齐赐就在旁边,不过没有推开身边的桃花,而是眯着眼睛,笑着说:“你叫什么名字?”

    桃花侧了侧头,似乎在苦思冥想,说:“雪桃。”

    桃花没什么名字,他不像是小花苗一样是“家养”的,雪桃只是一种桃树的名字,因为在立冬之后才会开花结果,所以叫做雪桃,有的时候还会看到粉红色的桃花上落满白雪,是一种很罕见的桃树。

    小花苗笑了一声,稍微低下一点头,说:“怪不得,现在要开花了吧,这么香?”

    雪桃听他夸奖自己的气味,当然高兴,说:“开花了,但是还没结果,你想和我试试吗?”

    雪桃说着,笑的有些嫣然,白/皙的脸颊上有漂亮的桃花粉,更是明艳动人,他轻轻仰起头来,就要吻上小花苗的嘴唇。

    这个时候小花苗突然侧了一下头,抬手挡了一下,笑着说:“谢谢你的帮忙,不过为了不被殃及,我建议你赶紧离开。”

    雪桃有些迷茫,好像没听懂他说什么,小花苗则是又说“哦对了,以后千万别找性/伴/侣,尤其是血髓花。”

    雪桃更是迷茫,不过这个时候他闻到了一股很刺鼻的味道,很浓重的酒气和烟味从自己背后而来,吓了雪桃一跳。

    小花苗立刻闭上了眼睛,脸上恢复了一贯弱气的笑容,说:“哥/哥?”

    齐赐真是看不过去了,杀气腾腾的跑了出来,心里想着小花苗太不靠谱了,他根本不是血髓花,是个大萝卜,而且是个花/心大萝卜,刚刚还说喜欢自己,结果现在抱着一个小/美/女不撒手。

    就算这个小/美/女身高和身材跟他特别相配,那也不行!

    齐赐杀出来,小花苗就快速的迎上去,说:“哥/哥,你怎么过来了?”

    齐赐心里喊了一声抓奸,嘴上却笑得很有“风度”,说:“听哥们说有美/女,当然要看看了。”

    雪桃站在一边,想了想,很“正直”的说:“我是桃花,对狐狸没兴趣。”

    齐赐:“……”原来是桃花,怪不得长得这么“妖/艳”,他可爱的弟/弟都要被迷惑了。

    雪桃似乎看出来了,小花苗竟然喜欢一只狐狸,顿时一脸的痛/心/疾/首,不过还是摇了摇手,说:“既然这样,我走了。”

    小花苗笑了一声,说:“谢谢你的帮忙。”

    齐赐根本没听懂他们说什么,只觉得小花苗对那朵小桃花那叫一个恋恋不舍,气的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齐赐当下一把抓/住小花苗的领子,“嘭!”的一下将人高马大的小花苗压在墙上,一脸恶狠狠的表情,一句话没说,立刻发狠的啃上小花苗的嘴唇。

    小花苗没有任何反/抗的举动,搂住齐赐,两个人的吻立刻加深了。

    齐赐觉得小花苗的吻很舒服,透露着一种疯狂,战栗的快/感让他有些发软,顿时警铃大震,推着小花苗的胸口,稍微拉开了一些距离。

    小花苗发现齐赐又在反/抗,嘴角挑了一下,露/出一种别有深意的笑容,说:“哥/哥,你知道刚才那个雪桃找我/干什么吗?”

    齐赐咬牙切齿的说:“干什么?”

    小花苗搂着齐赐的腰,把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语气很欢快,说:“他是雪桃,正好在这个季节开花,所以正在找交/配对象。”

    齐赐一听,小花苗的口气怎么带着浓浓的炫耀?!

    顿时一口气顶上来,气得他头都晕了,感觉酒气特别的重,一下把大脑弄的麻痹了,齐赐顿时手脚发/抖,他想/做一件自己会后悔一辈子的事情,但是克制不住自己心里的激动……

    齐赐气的一下将小花苗按在地上,两个人就倒在黑漆漆的小巷子里,然后齐赐疯狂的抽下小花苗的皮/带,挑了挑嘴角,伸出红色的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下唇,露/出一股魅惑的表情,笑着说:“交/配?”

    齐赐是只狐狸,他当然知道什么样的做法能让人疯狂,小花苗的呼吸陡然粗重了,但是躺在地上没有动。

    齐赐深吸了两口气,伸手撑在小花苗的胸口上,嗓子直发/抖,感觉大脑发/麻,闭了闭眼睛,好像在做很重大的决定一样,“嗯……”的粗喘了一声,慢慢往下坐,同时难受的呻/吟着:“幸亏你看不到……”

    齐赐想着,自己这幅丢人的样子,如果真让小花苗看见了,那就颜面扫地了。

    而小花苗此时血液都要沸腾起来了,在黝/黑的小巷子里,齐赐把他压到在地上,主动坐在自己的腰上,撑着自己的胸口,露/出一脸魅惑的表情,竟然坐了上来。

    齐赐的粗喘声,疼的抽气声,还有那种粘腻的呻/吟声,一声一声全都灌进小花苗的耳朵里,小花苗轻笑了一声,猛地伸手撑住身上的人,然后慢慢张/开了自己血红的眼睛。

    “嗬……”

    齐赐吓了一跳,他只是想要缓口气,没想到一抬头,尽然对上了小花苗的眼睛,那是一双仿佛火焰包裹/着血液的眼睛,狭长的眼睛慢慢张/开,又好像是地狱的恶/鬼,带着一股震慑人心的威严,让弱气的小花苗一下变得高高在上,那种鬼畜的气场实在太足了。

    齐赐吓了全身一抖,身上的力气顿时都没了,猛地跌下来,这下好了,身/体往下一跌,疼的齐赐直抽冷气。

    小花苗接住齐赐,嘴角露/出笑容,紧紧盯着他,低沉的嗓音笑着说:“哥/哥,别太着急。”

    齐赐悔得肠子都青了,小花苗的那个地方是有倒刺的,不像上次只是进去了一点点,齐赐想要逃跑一下就跑了,现在想要逃跑都晚了,齐赐突然觉得自己蠢爆了!

    小花苗扶住他,轻轻/抚/摸/着齐赐的脖颈,让他抬起头来,齐赐使劲低着头,就是不看他,脸颊和脖子都臊红了,结果这个时候,齐赐“嗬!”的吓了一跳,他感觉“嗖嗖”几声,突然有凉丝丝的东西顺着自己后背往上爬,回头一看,竟然是花藤!

    好几根花藤爬上来,卷住齐赐的后脖子,迫使他抬起头来,齐赐睁大了眼睛,望向小花苗那双红色的眼睛,一瞬间几乎要吸进去了,突然身/体有些麻痹,一股麻痒的感觉冲上来,疼痛慢慢隐退。

    小花苗轻笑说:“还疼吗,哥/哥。”

    齐赐使劲摇头,身上浓郁的狐狸香味一下就爆发出来了,使劲喘着气,身上的花藤仿佛是羽毛,一下一下扫着他的皮肤,让齐赐战栗不止,小花苗撑着他,笑着说:“别哭哥/哥,才刚开始。”

    齐赐已经受/不/了/了,想要推开小花苗,但是那些花藤卷住他,把他牢牢的锁住,那双血红的眼睛,仿佛也要锁住他一样。

    小花苗笑着说:“你跑不了的,是哥/哥主动的。”

    齐赐要疯了,可怕狰狞的倒刺,但是并不是那种刺人的尖刺,只是麻扎扎的肉刺,简直要了齐赐的命,他第一次用后面,从没想过有这么一天,自己发疯的主动坐上去,然后正中了小花苗的下怀。

    小花苗的眼睛仿佛有一股魔力,最后齐赐感觉不到疼痛,只是热血沸腾的刺/激和激动,搂着小花苗的脖子,两个人疯狂的结合……

    齐赐醒来的时候,是在酒店里,他也不知道这是哪里,全身疼的都酸了,根本爬不起来。

    “早安,哥/哥。”

    齐赐听到耳边传来沙哑的声音,猛地一颤,快速的回头一看,小花苗竟然躺在自己身边,他身上什么都没穿,肌肉流畅的手臂放在被子外面,伸手搂着齐赐。

    小花苗没有闭着眼睛,而是张/开的,迎着温暖的朝/阳,小花苗的眼睛一片血红,并不可怕,反而显得深情温柔,仿佛昨天晚上那个鬼畜的“触手怪”不是他一样!

    齐赐看的莫名菊/花一紧,感觉后背都麻了,小花苗搂着他,凑过来亲了一下齐赐的额头,然后一脸弱气的蹭着他的脖子,说:“哥/哥,身上难受吗?”

    齐赐听得更是后脖子发凉,回想了一下昨晚,顿时觉得自己肯定是喝高了,后悔的不行,但是那种感觉又太爽了,齐赐不得不承认,真的太爽了。

    小花苗见他脸上露/出一丝红晕,不由得低声笑了笑,说:“哥/哥你放心,我没弄到你里面,我可舍不得。”

    齐赐:“……”谁想跟你讨论这个问题!

    小花苗搂着他,笑的一脸腼腆,说:“哥/哥终于是我的了。”

    齐赐脸上一红,气的不行,都把自己吃干抹净了,还装的一脸纯良,好像昨晚吃/人的是自己一样!

    小花苗见齐赐不说话,一副可怜的说:“哥/哥,你又生气了吗?”

    齐赐尴尬的说:“没有。”

    小花苗憋着嘴巴,说:“可是哥/哥看起来不高兴。”

    齐赐一转身,扭得老腰都疼,气得要掐他脖子,说:“你试试被人插屁/股,看看高不高兴。”

    小花苗一脸无辜的说:“可是……是哥/哥先坐上来的,我……”

    小花苗还要再辩解,齐赐听得满脸通红,立刻捂住他的嘴,说:“别说了!”

    小花苗伸出舌/尖,舔/了舔齐赐的手心和手指,吓得齐赐赶紧收回了手,小花苗则握着他的手,不让他抽回去,低声说:“哥/哥,我喜欢你,好喜欢你……”

    小花苗一直在他耳边重复,弄得齐赐不好意思,说:“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小花苗笑着说:“那个哥/哥呢,喜欢我吗?”

    齐赐都不好意思说出来,勉强点了点头,结果小花苗特别知足,高兴的一把搂住齐赐,亲着他的耳朵,低声说:“哥/哥,我的小芽芽也喜欢你。”

    “嘭!!”

    齐赐觉得自己的脑袋绝对冒烟儿了,小芽芽是什么鬼!?别卖萌好不好,不适合你的身高!

    两个人在外面腻了一天,小花苗喜欢抱着齐赐,齐赐虽然不想跟他腻,但是被“小芽芽”摧/残了一晚上,真的起不来,今天是周一了,但是他爬不起来上课,只好躺了一天,干脆周二也翘课了。

    两个人回了家,正好赶上齐三爷带着老大齐语和老三青丘过来看房子,装修一番之后就准备搬家过来住了。

    老三姓齐,叫做青丘,这个名字的意义很明显,山/海/经记载,有山叫做青丘,那里生活着一种野兽,像狐狸,有九条尾巴,就是传说中的九尾狐了。

    齐三爷家的小狐狸并不是九尾狐的物种,不过生了一胎十一只小狐狸团子,老三就是一只变异的九尾狐。

    所以齐三爷干脆就给他起名青丘。

    青丘身材高大,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看起来特别骚包的样子,和大哥齐语的稳重成熟不一样,青丘是个标准的花/花/公/子,处事圆/滑,而且嘴巴很甜,再加上青丘的样貌英俊,又有狐狸的标配大长/腿,身边从不缺女人。

    青丘在齐三爷的公/司帮忙,因为处事不错,所以齐三爷把他放在销/售部了,工作起来很靠谱,唯独就是太能招桃花,隔三差五齐三爷就能看到有女人为了自己儿子争风吃醋而大打出手的报道。

    齐三爷让青丘收敛点,青丘每次都笑着答应,而且还一副无辜的样子,因为他觉得自己什么都没做,更没脚踏两只船,甚至没答应和那些人交往,结果他们就互相掐上了。

    青丘这个人性格有点恶劣,不像齐语那么温柔,喜欢漂亮的东西,他跟着齐三爷和齐语到了小区,正好看见一个长相漂亮,身材纤弱的“美/人”,怀里抱着一个纸袋走过来。

    青丘眼睛顿时就亮了,他很少见到这么和胃口的“美/人”,身材纤细,好像只到自己下巴,穿着很随便,但是那双纤长的大长/腿被包臀的牛仔裤裹/着,看得出来臀/部挺翘又性/感,脸颊白/皙,但并不是死灰的白色,透露/出一种桃花的粉红,看起来相当粉/嫩。

    这美/人年纪应该不大,有一种还没成年的青涩感觉,青丘身边都是一堆成熟的女性追他,毕竟他是在公/司里,很难见到这种青涩感觉的美/人,顿时觉得相当合胃口。

    这个时候很巧的,那个人的纸袋突然破了,从里面掉出来一样东西,看起来是去了超市,买的太多,袋子装不下了。

    青丘赶紧走过去,帮他捡起来,笑着说:“你掉东西了。”

    离近了一看,原来是个年轻人,只是长得太漂亮,而且身材纤细,还以为是个美/女。

    那年轻人接过来,说了一声“谢谢”,都没多看一眼青丘,快速就走了。

    青丘:“……”青丘摸了摸自己下巴,第一次有点挫败感。

    齐三爷看见儿子又要“泡妞”,无奈的说:“走了,别又沾花惹草的。”

    三个人准备上楼,正好遇到了回来的齐赐和小花苗,小花苗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特别乖顺的揪着齐赐的衣服角,齐赐觉得,起码在外人面前,小花苗真是给足了自己这个做哥/哥的面子……

    大家正在等电梯,就看到一个年轻人抱着纸袋子走进来,青丘的眼睛瞬间就亮了,没想到那青年的眼睛也瞬间就亮了,但是看的不是青丘……

    原来那漂亮的青年就是之前遇到的雪桃,雪桃看到了小花苗,顿时高兴的跑过来,说:“你住这里吗?我刚搬过来的。”

    小花苗点了点头,顿时闻到一股酸味从齐赐身上飘出来,笑了笑,低头亲了一下齐赐的额头。

    青丘的眼睛在那三个人身上晃了好几下,瞬间就明白了,笑着拱了一下齐赐的胳膊,说:“二哥,你可把你家小芽芽吃紧了。”

    齐赐听他一说“小芽芽”,猛地脸就红了,他才不会说他联想到了不太和谐的东西,都是条件反射!

    青丘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就见二哥脸红了,简直差点吓到了青丘,说:“二哥你没事吧?”

    哪知道齐赐沉下脸来,特别严肃的说:“滚。”

    青丘:“……”

    这个时候电梯来了,青丘绅士的站在电梯门边上,让其他几个人先进去,等雪桃也进去了,这才笑眯眯的走进去。

    他身材高大,比大哥和二哥都要高,站在雪桃旁边,那漂亮的青年正好到他下巴,身上透露/出一股柔/弱而青涩的感觉,好像花朵一样,其实青丘没感觉错,他就是花,而且是桃花。

    青丘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笑着说:“你好,能跟我交换一下电/话号码吗?”

    雪桃住的楼层比较低,快到楼层了,抬头看了一眼青丘,青丘果然很英俊,充斥着一种成熟的英俊和性/感,一看就是撩妹的老手了,说话带着一种衣冠禽/兽的绅士感觉。

    哪知道雪桃根本不领情,只是看了一眼,说:“我对狐狸没兴趣。”

    他说着,电梯到了,“叮——”一声,那漂亮的青年就走出了电梯门。

    青丘:“……”

    齐三爷第一次见自家老三吃瘪,咳嗽了一声,虽然是亲儿子,但是他突然有一种酸爽的感觉,不由笑了一下。

    青丘也咳嗽了一声,默默的看了一眼根本不回头的雪桃,然后看了一眼电梯楼层,记住了楼层,这才按了关门键。

    青丘虽然吃了瘪,但是一点儿也没有挫败的感觉,反而觉得特别有/意思,雪桃算是第一个拒绝自己的人,青丘突然觉得挺有挑战性的,以后的日子估计不会无聊了。

    齐三爷、齐语和齐赐看到自己儿子、弟/弟这个表情,心里都默默的替那个雪桃捏了一把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69章 小花苗X小狐狸团子(老二)3》,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