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68章 小花苗X小狐狸团子(老二)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齐赐被小花苗这么认真的注视着,忍不住咳嗽了一声,压住自己的心跳,说:“行……行啊,你先去冲个澡吧。”

    大黑天的,那几个舍友就不冲澡了,宿舍的水虽然全天不断,但是时灵时不灵的,而且小的跟撒尿一样,舍友们都不爱洗澡。

    齐赐比较爱干净,其实他也是知道小花苗嗅觉比较灵敏,自己刚从ktv出来,身上都是酒味和香水的味道,真要是睡一个床,肯定要被小花苗闻到的。

    齐赐先去冲个澡,因为已经断电了,厕所里也黑漆漆的,就随便冲了冲,然后快速跑了出来,让小花苗去洗。

    齐赐给他了一件大t恤,不过其实跟小花苗的身材才刚刚合适,裤子没有多余的,只好把学校发的校服裤子给他了。

    学校的裤子又大又长,正好合适小花苗的身高。

    小花苗进了厕所去洗澡,那几个舍友已经爬上/床去了,正“嘿嘿”猥琐笑着,说:“齐赐啊,你不/厚道,自己长得就那么好了,弟/弟还长得那么好,有天理没有天理了?不行,这个弟/弟我们抢定了。”

    齐赐翻了个白眼,简直是一群色中恶/鬼,他家小芽芽可是雄性的血髓花!

    小花苗进去冲澡没一会儿,水声就断了,几个舍友说:“哎,这么快洗完了,比咱们哥们儿冲澡还快,果然是同道中人啊,只有齐赐每天香喷喷的去泡妞。”

    齐赐:“……”

    齐赐等了一会儿,里面没动静,不知道小花苗在干什么,就走过去敲了敲门,说:“你洗完了吗?”

    里面刚开始还是没动静,过了几秒钟,很快小花苗低沉的嗓音,有点弱气说:“哥、哥/哥……”

    小花苗的声音还是那么低沉性/感,乍一听齐赐还有点不适应,感觉头皮发/麻,毕竟他想象中的小花苗是那种奶声奶气的,超可爱的,声音黏黏/腻腻的,绝对不是这种沙哑低沉的……

    小花苗叫了一声就没出声了,齐赐不知道怎么了,说了一声“我进去了”,然后就推门走了进去。

    没有电,黑漆漆的,厕所也不大,毕竟是宿舍,不过幸好齐赐爱干净,收拾的井井有条。

    小花苗背对着他站在厕所里,因为是背对,齐赐只能看到他高大挺拔的后背,又因为光线的缘故,看不太清楚小花苗在干什么,挺拔的后背充斥着肌肉的野性,还有流畅的线条美/感,臀/部又窄又硬,看起来特别结实,再往下看,两条长/腿笔直又性/感,恨不得让齐赐吞口水……

    不过小花苗身上都是泡沫……

    齐赐吞了一下口水,突然意识到,又停水了!

    原来不是小花苗洗完了,而是他正在打沐浴露,然后突然停水了,身上都是泡沫,这下出不去了。

    小花苗听到齐赐进来,突然转过身来,齐赐一瞬间眼睛都要瞎了,被“刺瞎”的,因为他猛地就看到了他家小芽芽的……“大芽芽”。

    好特么大的芽芽,说好是小芽芽呢,而且上面都是倒刺!

    齐赐猛地吸了一口气,小花苗不知道他把目光放在自己的那个位置上了,伸出手指,小花苗的手指纤长,指尖稍微有点尖锐,轻轻在自己脖子上抹了一下,纤长的手指蹭掉了一点泡沫,随着他的动作,齐赐听到自己嗓子里发出“咕嘟”一声,好像是吞咽唾沫的声音……

    小花苗手指上顶着泡沫,瘪着嘴一脸又弱气又委屈的说:“哥/哥……泡泡……”

    齐赐顿时很无语,这么高大的身材,竟然露/出这么弱气的表情,真的好想让齐赐欺负他,不过现在不是欺负他的时候。

    齐赐叹了口气,说:“你怎么还打沐浴露了,这边随时都停水,你等一下,我去看看外面有没有热水给你冲一下。”

    小花苗乖乖的站在原地,点了点头,然后齐赐快速的从厕所逃窜出来,提了提自己的暖壶,好像有点水,又管舍友要了暖壶,也有点水,足够小花苗冲身上的泡沫,于是拎着这些暖壶跑回了厕所。

    小花苗还是乖乖地站着,不过因为是夜里,身上还是湿的,似乎有点冷,全身结实的肌肉正微微的打着抖,轻轻的一抽一抽,随着他的动作,肌肉轻轻抽/动,那种视觉冲击实在太让人兴/奋了,齐赐差点流鼻血。

    身为一只狐狸精,他差点看着一个男人流鼻血,齐赐感觉到一股深深的耻辱……

    齐赐赶紧把暖壶打开,说:“我给你倒水,你自己冲一下。”

    小花苗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齐赐举着胳膊,小花苗一点儿也不知道配合,都不会低头,也不弯腰,那种身高,齐赐还要举着暖壶,简直就是高难度动作,必须踮起脚来。

    齐赐一向自诩身材高大,竟然有一天要垫着脚,又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耻辱……

    齐赐倒着水,小花苗就站在原地不动,一壶水冲下来,只有后背冲干净了,齐赐探头一看,顿时想要晕倒,正面还是泡沫!

    齐赐无奈的说:“你自己抹一抹泡沫啊,这只有半壶水了,大晚上的也没地方去打热水了,浪费了就没得用了。”

    小花苗歪了歪头,一脸不是很懂的表情,齐赐真是败下阵来了,让小花苗自己拿着热水壶,说:“从头往下浇。”

    小花苗倒水,齐赐帮他擦掉身上的泡沫,结果哪知道小花苗动作十分粗/鲁,“哗啦——”一声,直接一口气把水全都倒了下来,齐赐发出“嗬……”的一声,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落汤鸡,小花苗倒的水,三分之二洒在自己头上了!

    齐赐气的都要疯了,结果一抬头,小花苗还用一脸天真又弱气的表情看他,简直像是个乖宝宝,而自己则是那个要吃小红帽的大灰狼!

    齐赐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水,深吸了好几口气,小花苗微微张/开一丝眼缝,看了看齐赐的表情,微微瘪了瘪嘴巴,似乎做错了事情,好不委屈。

    齐赐见他这可怜见儿的,赶紧收敛了自己的怒气,心想着他家小芽芽睁不开眼睛,看不见倒歪了也有情可原,自己要是这么发火,实在有失大人风范。

    齐赐正在反省,就听到小花苗可怜巴巴的说:“哥……哥/哥……”

    齐赐说:“怎么了?”

    小花苗断断续续的,脸上红扑扑,似乎害羞了,白/皙的脸颊染上一层旖旎的红晕,在昏暗的空间里,齐赐看的并不真切,但是他真切的闻到了一股香香的味道,是小花苗身上散发出来的,和他高兴的时候的香甜味道不一样,和他生气的时候的辛辣的味道也不一样,是一种……说不出来的香味,一闻就让人热血沸腾。

    小花苗可怜巴巴的说:“哥/哥,小……小芽芽……变大了……”

    小花苗一脸害羞的指着自己,用低沉的嗓音“卖着萌”,齐赐一听,脑袋里“咚!!!”一声,好像砸钟一样,回荡良久,简直“振聋发聩”!

    昏暗的厕所里,齐赐低头一看,你妹的“小芽芽”,别卖萌不适合你,这是巨大的芽芽!而且还变大了!小花苗他没撒谎……

    别人都叫小花苗是小苗苗,齐赐则喜欢叫他小芽芽,刚开始只是开玩笑,后来就一直叫惯了,现在齐赐突然有点不忍直视小花苗的昵称了……

    “小芽芽”上面的倒刺更加“狰狞”起来,看的齐赐后背发/麻,脑袋发/麻,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齐赐知道他们的种/族不同,但是他以前真没见过丁丁上还有倒刺的,虽然这些倒刺并不是特比夸张,但是长在那地方已经很夸张了好吗!

    就在齐赐头皮发/麻的时候,小花苗一脸懵懂的又可怜巴巴的说:“哥/哥……扎……扎手……”

    齐赐:“……”头皮更发/麻了。

    小花苗特别可怜,一脸不知所措,泫然欲滴的样子,抿着薄薄的粉色嘴唇,吸溜着鼻子,眼圈还红了,竟然要哭!

    齐赐顿时揉了揉自己的脸,感觉到一股深深的绝望,他差点忘了,小花苗太小了,肯定没有接受过生理卫生教育。

    齐赐赶紧哄着他说:“没事没事,这是正常反应……”

    齐赐说着,都觉得不正常,小花苗他才半岁啊!不过他在土里长了两年多,也不知道要不要加上,就算加上也才两岁半啊!绝对不到三岁……

    对于一个花来说,三岁不知道成年没有?

    齐赐这么想着,小花苗已经微微抽泣的要哭了,不知所措的用低沉的嗓音叫着哥/哥,一脸弱气的样子。

    齐赐突然觉得有点口干舌燥,他喜欢弱气的,听话的,长相漂亮的,性格温柔的,因为自己是个比较强/势的,还有些傲气的。

    小花苗无论是颜值,还是那股弱气又可怜巴巴的性格都是自己的菜,可是……可是小花苗的身高有点超出预期……还有那一身肌肉……

    齐赐咳嗽了一声,慢慢走过去,说:“没……没事,别哭,这是正常反应,一会儿就没事了。”

    小花苗摇了摇头,可怜巴巴的抿着嘴唇,薄薄的嘴唇性/感极了,带着一股魅惑,还有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气,也非常魅惑,让齐赐这个狐狸精都觉得有些着迷。

    齐赐低头注视着,突然有一种好奇心,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很扎手?

    齐赐的手有些发/抖,慢慢的伸过去,像慢动作一样,一刹那,齐赐的嗓子里发出“嗬……”的一声,果然是麻扎扎的,让人头皮发/麻。

    小花苗的反应更大,猛地喘了一口粗气,一下靠进了齐赐怀里,说是小花苗趴在齐赐怀里,其实因为小花苗的身材高大,所以更像是齐赐趴在小花苗怀里,小花苗低着头,把下巴放在齐赐的肩窝里,两只大手搂住齐赐。

    齐赐感觉到一股热/乎/乎的气息洒在自己耳边,头皮更是发/麻,身上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了,但是同时也因为那种麻扎扎的感觉而害怕。

    就在这个时候,小花苗轻合的双眼突然张/开了一个缝隙,黑/暗的空间里,一道血色的光芒突然展/露/出来,小花苗一只手扶住齐赐的脖子,另外一只手突然箍/住了齐赐,迫使齐赐不能离开。

    小花苗把下巴放在他肩膀上,在齐赐看不到的地方,张/开眼睛,眯起的眼睛里散发着浓浓的情/欲和占有欲,对着齐赐的耳朵,轻轻的呵了一口气,然后伸出舌/头,有些好奇的舔/了舔正在发/抖的小耳/垂,齐赐的耳朵更是一抖,感觉汗毛都要炸起来了,真是太舒服了。

    齐赐吓了一跳,想要离开,但是被握住了手,根本离不开,小花苗的那只大手慢慢的磨蹭着他的脖颈,好像带着一股好奇心,对着齐赐的脖颈又啃又亲。

    “嗬……”

    齐赐一声叹息,小花苗呼着热气,埋在他颈侧的头轻轻乱动着,长发/骚着他的耳朵,还有不断的,没有章法的吻落下来,蹭着他的耳朵和脖子,然后在齐赐的下巴和脸颊上乱蹭,又亲又啃的,都有点疼了,就是找不到重点位置。

    齐赐被他撩的一身是汗,刚开始还有些犹豫,觉得小花苗的小芽芽太特么大了,但是后来就抛之脑后了,心想如果自己把小花苗拿下,他那个小芽芽也没什么用武之地,不足为惧,毕竟自己可是个狐狸精,还有烛龙血统,而小花苗是个弱气的小苗苗,简直就是分分钟拿下的节奏。

    齐赐想到这里,热血上头,一下来了勇气,突然歪过头去,张/开嘴,主动含/住了小花苗的嘴唇,小花苗没有接/吻的经验,眼睫快速的抖动了一下,但是非常配合,被齐赐主动的攻城略地,一时间有些混乱,不过他学的很快,慢慢的配合了起来,张/开嘴唇,迎接齐赐的舌/头,两个人的舌/尖叠在一起,激烈的交/缠着。

    齐赐觉得这个吻实在太舒服了,舒服的他也有感觉了,小花苗非常知道配合。

    齐赐嗓子发干,眯起眼睛,笑的一脸魅惑,说:“舒服吗?”

    小花苗使劲点了点头,嗓子里发出低沉的声音,“嗯”,听起来特别乖/巧。

    齐赐笑了一声,眯起眼睛,说:“芽芽要听话。”

    小花苗又点了点头,像模像样的,齐赐笑了一下,小花苗似乎有些激动,有搂着他,两个人紧紧搂在一起,小花苗这次主动低头吻住了其次的嘴唇,齐赐头皮发/麻,这回被吻的晕头转向,眼前都发白了,感觉小花苗的学习能力也太好了,差点败下阵来……

    两个人在厕所里四十五分钟,出来之后那些舍友都睡着了,一个个打着呼噜,齐赐松了一口气,不然真不好解释他们在厕所里干什么。

    小花苗揪着齐赐的衣角,一脸乖乖的表情走出来,脸颊上还红扑扑的,好像害羞一样,齐赐翻了个白眼,刚才怎么不害羞?

    齐赐带着小花苗上/床睡觉,两个人身材都比较高大,床非常挤,小花苗身后靠着栏杆,有点要掉下去的感觉。

    齐赐说:“你过来点,别掉下去再把楼给砸塌了。”

    小花苗笑了一声,似乎被齐赐的冷笑话给逗笑了,然后转过来一些,搂着齐赐的腰,一脸听话的样子,把自己的头枕在齐赐的肩膀上。

    说实在的,齐赐觉得小花苗这种腼腆弱气又温柔的依赖型特别适合自己,总让齐赐能找到一种优越感,还有驯服感。

    齐赐正在沾沾自喜,小花苗低声说:“哥/哥……裤裤有点紧……勒着我的芽芽……”

    齐赐:“……”

    小花苗偷渡了,第二天一大早上,齐赐就给关叔叔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们,自己今天就把小花苗送回去。

    不过周一一大早上是必上的课,于是齐赐只能上完周一的课,再把小花苗送回去。

    小花苗似乎也喜欢跟着齐赐,不想回家去,还非要跟着齐赐去上课。

    小花苗穿着一身齐赐的校服,大学的校服虽然是必买的,但是基本没人会穿,反正齐赐一次都没穿过,就给小花苗穿上了,穿上竟然有点小,好端端一个宽大版的校服,让小花苗一穿,突然变得骚气无限,上衣变成紧身款,隐约能看到t恤下让人血脉偾张的肌肉,而裤子变成了露脚踝的流行款,简直骚气的不忍直视。

    小花苗乖乖的帮齐赐拿着课本,揪着他的衣角,像是个“小”跟班一样,一路回头率特别高。

    齐赐本身就是校草,回头率一直很高,大家进了教室,突然又来了一个大帅哥,回头率顿时飙升,坐在旁边的舍友一脸兴/奋,说:“看到没有,好多女生往这边看,一定是看我的。”

    齐赐无语的笑了一声,只有小花苗点头附和,那舍友笑着说:“还是弟/弟好,来让哥/哥亲/亲。”

    那舍友说着就要扑过来,齐赐赶紧伸手拦住,说:“滚,再调/戏我弟/弟,你就光棍一辈子。”

    那舍友一听,顿时哀嚎着:“要弟/弟不要舍友啊,咱们可是铁哥们,你这个不讲义气的。”

    小花苗则是脸上有点害羞,不好意思的坐在一边,齐赐翻了个白眼,心想他家小芽芽这么大块头,竟然害羞,不过小花苗一害羞,脸上的表情更加弱气了,齐赐反而喜欢。

    齐赐和小花苗坐在那边,很快周围就坐满了女生,还有人拿出手/机拍照,有胆子大的女生还来搭讪,笑着说:“帅哥,你是哪个班的,不是我们系的吧?能交换一下电/话号码吗?”

    小花苗有些手足无措,幸好这个时候老/师进来了,大家都不敢说话了。

    上了第一堂课之后,齐赐就准备翘课了,带着他家小芽芽回家去。

    两个人上了地铁,齐赐在自动售票机赏给小花苗买票,小花苗一脸好奇的看着,惊讶的说:“哥/哥……他……吐了。”

    齐赐差点笑岔气,果然是吐了,自动售票机吐了一张票……

    今天是周一,两个人正好赶上了上班高峰的末班车,学校在郊区,上班高峰正好是从郊区往城区的方向,等地铁的人特别多,人山人海的,小花苗第一次见这么壮观的景象,一直在感叹。

    齐赐拉着小花苗的手,说:“抓紧了,一会儿来车咱们就上去,千万别被挤丢/了。”

    小花苗使劲点了点头,然后握紧了齐赐的手,两个人手拉着手,而且还是五指相扣的样子,这让齐赐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幸好上班高峰人太多了,没人注意他们。

    很快地铁就来了,小花苗被齐赐拉着往上挤,没什么人下车,上车的人倒是很多,果然连超薄手提电脑都能给挤弯了,每个人都是贴着的,几乎挤成肉饼。

    齐赐很讨厌这种接/触,而小花苗则是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觉得特别新鲜。

    齐赐的身材高大,已经是鹤立鸡群了,小花苗更高,站在人群里很惹眼,好几个上班族的女白领都频频往小花苗身上看。

    车子很快又到了一站,是换乘车站,下车的人/大约有三四个,结果上车的人有十几个,齐赐给小花苗挡着,被人挤了两下,一个大背包一撞,差点给撞飞了。

    小花苗赶紧伸手一搂,一把将齐赐搂在怀里,双手搂住他的腰,稳住齐赐的身形。

    齐赐一下撞进小花苗怀里,想要起来,但是被小花苗搂着腰,搂得死紧,两个人只好挨在一起,不过幸好这个车厢特别挤,也没人注意他们。

    齐赐突然闻到了一股香香的味道,和昨天晚上那个味道很像,抬头一看,果然小花苗又脸红了,一脸不好意思,却紧紧抱着自己。

    小花苗慢慢低下头来,齐赐以为他要在这里接/吻,吓得一身冷汗,结果小花苗的嘴唇放在他耳边,轻轻的说:“哥/哥,我……我怪怪的……”

    说着还要咬他耳/垂。

    齐赐:“……”比接/吻还夸张!

    两个人只是搂在了一起,小花苗却有了感觉,他一说话,齐赐顿时就感觉到了,有东西撞着自己,而且随着列车的紧急制动,齐赐嗓子里发出“嗬!”的一声惊呼,感觉特别真切。

    齐赐还没来得及脸红,一脸震/惊,小花苗先不好意思的脸红了,一脸羞涩腼腆的表情,但是紧紧搂着齐赐,把人揉在怀里,一脸很委屈的样子,好像不知所措。

    齐赐仿佛隔靴搔/痒一样,没来由的让他脸也红了,忍了好几站,小花苗越来越粗重的喘气声就在他耳边,还挺委屈的轻声喊着他。

    齐赐已经忍无可忍了,怕两个人的小动作被人发现,而且被小花苗撩的不行,满头热汗,车子很快又到一站,还是换乘站,齐赐拉着小花苗,立刻顺着人流下了车。

    小花苗说:“哥/哥……还没……还没到站。”

    齐赐却强/硬的拉着他,不过没有换乘,而是猛地冲进旁边的卫生间,拉着小花苗进了一个隔间,“嘭!”一声关上/门。

    齐赐关上/门,就迫不及待的搂住小花苗的脖颈,含/住了小花苗的嘴唇,两个人激烈的吻在一起,小花苗有了昨天晚上的经验,立刻张/开嘴,迎合着齐赐的亲/吻,将齐赐的舌/尖含在嘴里轻啜,舒服的齐赐轻哼了一声。

    小花苗听到齐赐的横生,顿时呼吸就粗重了,齐赐吓了一跳含/住他的嘴唇,说:“嘘——小点声。”

    小花苗点了点头,一脸听话的样子,不过这幅样子更让齐赐上火。

    齐赐觉得不够,如果自己先斩后奏,把关叔叔家的小花苗给办了,还是在洗手间里,不知道血髓叔叔会不会追杀自己?

    不过齐赐现在大脑发/热,根本管不了这么多,他仰起头来,亲/吻着小花苗的下巴和脖子,笑着说:“现在没什么准备的工具,可能稍微有点疼。”

    小花苗奇怪的说:“疼?”

    齐赐笑了一声,脸上带着一种魅惑的神情,对着小花苗的耳朵嘘了一口气,小花苗明显抖了一下,呼吸更加粗重了,齐赐笑的更加得意,虽然小花苗比自己高大,但是这种油然而生的驯服感就更强,齐赐还是很兴/奋的。

    齐赐笑着说:“放松点,乖。”

    小花苗一脸懵懂的点了点头,齐赐笑的像狐狸一样,仿佛是露/出了看家笑容,小花苗一向对气味敏/感,突然闻到齐赐身上的味道变的浓郁了,似乎更加着迷,一脸的痴迷。

    齐赐得意的笑着说:“乖,听话,会很舒服的。”

    小花苗还是不太明白,不过配合的点了点头,齐赐越来越兴/奋了,刚要做点什么,就听小花苗打了一身喷嚏,然后“嗖!”的一下,小花苗穿着的t恤和校服裤子突然兜头掉了下里,砸了齐赐一脸,都懵了,而小花苗一下消失了。

    齐赐吓了一跳,低头一看,那些衣服里鼓了一截,一个迷你的小可爱从里面鼓秋了出来……

    变小了!

    不,应该说是变成正常大小了,因为打了一个喷嚏……

    齐赐本身已经箭在弦上,就要一举上了小花苗这个磨人的小妖精!结果小花苗突然变小了,这么一点点,齐赐是禽/兽都下不了手了……

    齐赐现在唯一庆幸的是,小花苗突然变得这么小,幸亏没有掉坑里!

    齐赐一脸欲求不满的表情,伸手把小花苗塞/进口袋里,然后带着小花苗回家了。

    齐赐周二下午没课,干脆周二一天都不去学校了,他就留在温白羽家里,打算住两天,周三再去上学。

    小花苗因为一天都没见到爸爸,所以特别粘着爸爸,齐赐就被冷落了,齐赐晚上洗了澡,躺在床/上,一闭上眼睛,就是小花苗喘气的样子,性/感极了,心里有些蠢/蠢/欲/动。

    齐赐深吸了好几口气,但是都没压下去那种热气,只好决定和自己的右手/交流一下感情。

    就在他感觉怎么也不太舒服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股低沉的嗓音,笑着说:“哥/哥?”

    齐赐猛地吓了一大跳,本身没什么感觉的,但是突然听到小花苗低沉沙哑的嗓音,而且就在自己耳边,还附带着一股热/乎/乎的热气吹进了耳朵里,一股脱力感让齐赐差点晕过去,无神的瞪着眼睛,粗喘着气,就看到自己枕头边趴着一个高大的青年。

    他趴在床边,像一只大型犬一样,闭着眼睛,嘴角和眼角都带着笑意,竟然是变大的小花苗。

    齐赐脸上一红,感觉没脸见人了,赶紧拉上被子,连擦都没擦,有点不太舒服,但是管不了这么多了。

    齐赐干咳了一声,说:“你怎么过来了?”

    小花苗挤上/床去,撩/开齐赐的被子,非要跟他挤在一起,齐赐脸上红的滴血,他刚才只是拉上了被子,小花苗一钻进来立刻尴尬得要命,齐赐现在只能庆幸小花苗睁不开眼睛,什么都看不见……

    小花苗则是一脸纯洁,伸手搂着齐赐的脖子,诚恳的说:“想……哥/哥。”

    小花苗的嗓音低沉,性/感,充满了真诚,齐赐的心跳一下就飚上来了,他刚刚还在想着他们在洗手间里没有做完的事情,结果小花苗自己送上/门来了。

    齐赐觉得,身为一只狐狸,不把他吃干抹净,真的太对不起自己的物种了。

    齐赐给自己打了一下气,转过来,面对着小花苗,亲了他高/挺的鼻尖一下,语气带着魅惑,笑着说:“想/做更舒服的事情吗?”

    小花苗露/出一脸奇怪的表情,然后恍然大悟,立刻点头,说:“想……和哥/哥,我知道……”

    他说着,伸出手去,说:“会……我知道……”

    小花苗说着,就像齐赐上次做的一样,不得不说学习能力真的太棒了,齐赐顿时头皮发/麻,一阵警铃大震,推着小花苗,说:“等等,这是怎么回事?!”

    齐赐还没说完,突然“啊……”的一声,声音都抖了好几个弯儿,睁大了眼睛,齐赐虽然不觉得特别疼,但是特别别扭,吓得齐赐浑身僵硬。

    小花苗则是突然低叹了一声,说:“哥/哥,对吗。”

    齐赐的眼睛瞪得圆圆的,完全没有狐狸眼的感觉了,满满都是震/惊,因为惊讶抖动起来,莫名的感觉直接冲上大脑,吓得齐赐大喊着:“不对!停手!”

    然而紧接着,齐赐就说不出话来,张着嘴,声音也出不来,哑声的喘着气。

    齐赐已经完全失神了,他虽然睁着眼睛,但是好像没有焦距,小花苗微微睁开一丝眼睛,齐赐都没有看到,那双血色的眼睛注视着他,带着一股强烈的占有欲,齐赐更是晕,觉得自己仿佛被什么吸进去了,沉醉其中……

    小花苗粗喘着气,说:“哥/哥……”

    他说着,有些忍不住,突然低下头来,含/住齐赐失神而微微张/开的嘴唇,学着齐赐的样子,轻轻的舔/吻着,将舌/头顶/进齐赐的口腔中,动作犹如亲/吻一样,开始莽撞的侵略,一切都凭借着掠夺的本能。

    齐赐感觉到一种巨大的压/迫感,随即“嗬”的一声,眼泪都要流下来了,毫无准备,齐赐也没有任何经验,齐赐疼的一个冷战,猛地就醒过来了。

    小花苗脸色很严肃,完全不是那种萌萌哒弱气样子,满脸都是热汗,带着野性,不管不顾的,仿佛是一头野兽,齐赐吓得不轻,猛地一踹,小花苗被他突如其来的一踹,一下怔住了,趁这个空当,齐赐猛地翻身下地,也不管疼了,埋头就冲出了房间。

    小花苗有些傻眼,他倒在床/上,慢慢睁开了自己的双眼,血色的双眼完全睁开了,瞳仁的颜色是深红色,仿佛血液,眼白的地方是鲜红色,仿佛火焰……

    齐赐吓得不轻,没头没脑的,穿着睡衣就冲出了家门,一口气冲进楼梯间,直接跑到了楼下,夜风一吹醒了七八分,顿时还觉得后脖子发凉,差一点就进来了,不……确切的说其实已经进来了一些,太疼了,太吓人了。

    齐赐缩了缩脖子,他抬头往楼上看,十几层的地方,似乎有个黑影站在那里,正往楼下看,齐赐吓得更是后背发凉,一想到那个狰狞的地方差点撕/裂了自己,完全没有准备,就觉得头皮发/麻,后背都发凉了,真是不敢再想,赶紧调头就跑了,打了一辆夜间出租车,回学校去了。

    齐赐周六日也没回来,小花苗坐在阳台上往下看,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齐赐打电/话回来,说周六日有活动,就不回来了,其他人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不过小花苗最近闷闷不乐的……

    周六齐赐在宿舍躺了一天,就他一个人,无聊的睡了一天的觉,结果还做了噩梦,他梦见小花苗可怜兮兮的和自己哭诉,说自己不要他了,那种弱气又脆弱的样子,真是我见犹怜。

    齐赐一个不忍心,结果两人就滚在一起亲/吻了,小花苗乖顺的让人心/痒痒,最后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齐赐一声大喊,猛地就醒过来了,他梦见小花苗那个带倒刺的地方闯进了自己,而自己还勾住他的脖子,不停的喘气……

    齐赐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冷汗,虽然狐狸的确魅惑了一些,但是齐赐一直觉得自己可是总攻,而且小花苗那个地方,那是带刺儿的啊,真要是进来了,那绝对要死!

    周日的时候,舍友就回来了,大家见齐赐兴致不怎么好,就要带着他出门玩玩,四个人刚出了学校,就看见一个高大的男生坐在学校门口的台阶上,他穿着黑色的飞行外套,下面是黑色宽腿束口的军裤,脚上踏着一双黑色的马丁靴,一身黑色,看起来特别的酷。

    那个年轻人坐在台阶上,抱着自己膝盖,一脸受气包的样子。

    齐赐一见,顿时头皮发/麻,竟然是小花苗!

    那几个舍友好几天没看见小花苗,还挺想念,立刻大喊着:“呦!是弟/弟!”

    小花苗听见动静,立刻抬起头来,脸上有点惊喜,还有点委屈,真是可怜。

    齐赐心里一软,差点就被他欺/骗了,不过顿时又菊/花一紧,站在原地没动。

    那几个舍友殷勤的跑过去,仰着头看“弟/弟”,一个人还握着小花苗的手,说:“弟/弟你怎么坐在这里,跟受气包儿似的,手这么凉啊,来哥/哥给你吹吹!”

    小花苗则是委屈的说:“我好像迷路了……找不到哥/哥的宿舍。”

    齐赐真受不了自己那些舍友的,一个个色中恶/鬼的样子,握着小花苗的手又摸又捏的,赶紧大步走过去,拍掉他们的手,说:“都起开。”

    小花苗赶紧拉住齐赐的手,齐赐一摸,还真冰凉冰凉的,现在天气转凉了,小花苗虽然穿的不少,但是不知道坐这儿多久了。

    小花苗身材高大,面目英俊,被齐赐拉着手,用沙哑的嗓音可怜兮兮的叫了一声“哥/哥”。

    那几个舍友不知道齐赐和小花苗中间的弯弯绕绕,笑着说:“弟/弟来得正好,咱们先去吃饭,然后去唱歌!”

    齐赐翻白眼说:“怎么又唱歌?”

    那个舍友神神秘秘的说:“联谊啊!”

    齐赐:“……”

    齐赐说:“我弟/弟还没成年,不能去唱歌。”

    那几个舍友有点惋惜,说:“没事没事,咱们先去吃饭。”

    几个人一边聊天一边说笑往前走,小花苗和齐赐在后面走,小花苗伸手握住了齐赐的手,齐赐想到自己那个梦,自己疯狂的和小花苗接/吻,如果只是接/吻还行,不过还有后续的噩梦,顿时脸色有些不好,想要躲开小花苗的手。

    不过小花苗握的紧,还可怜兮兮的说:“哥/哥,你生我气了吗?”

    他说着,眼圈还红了,一脸被欺负的样子……

    齐赐顿时就没辙了,赶紧说:“没有。”

    小花苗惊喜的说:“真的?”

    齐赐无奈的说:“真的。”

    小花苗当下高兴起来,和齐赐十指相扣,说:“那我还能和哥/哥做那样的事情吗?”

    齐赐顿时脸色一僵,强/硬的说:“不能!”

    小花苗也跟和变脸,刚刚还很高兴,一下又委屈可怜起来,说:“哥/哥还是生我的气。”

    齐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68章 小花苗X小狐狸团子(老二)2》,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