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67章 小花苗X小狐狸团子(老二)1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小花苗还没有大名,于是大家就叫他小苗苗,不过有个例外,那就是齐赐了,其次喜欢叫他小芽芽。(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别人都听不出端倪来,但是小苗苗能听的出来,每次齐赐叫他小芽芽的时候,小花苗都会脸红红的,一脸害羞的样子。

    或许是小时候的玩伴的缘故,小花苗和齐赐关系特别好,鼻子一向灵敏的小花苗,竟然喜欢齐赐的狐狸味儿。

    齐赐上学这段时间,齐三爷还没有搬过来,所以齐赐就暂时住在温白羽家里,其实也就是周六日回来住一天半,然后周日晚上之前就回学校了。

    只是每周住这么短的时间,然而小花苗特别喜欢他,只要齐赐一回来,小花苗立刻会蹦蹦跳跳的跑过去。

    小花苗生长的特别慢,不过已经从大拇指的长度,长成了中指的长度,也算是有长身高的,对于齐赐来说其实可以忽略不计……

    周六早上,齐赐一开家门,小花苗已经醒了,在楼上立刻就听到了,蹦蹦跳跳就往下跑,小花苗是血髓种,遗传了血髓的大部分基因,不过他的血髓种也稍微有些减淡,毕竟关楠可不是真正的普通人。

    小花苗只是出生了几周,就已经学会了应用灵力,他的小花藤能变出来,虽然变出来的长度和粗度都很迷你,不过那也叫小花藤。

    小花苗飞快的从楼上往下跑,后背有小花藤伸出来,勾着一盒卷尺,卷尺被兜开了,正拖着地发出“突突突突”的声音。

    齐赐一进家门就听见了,抬头一看,就看到二楼的楼梯上,一个像芝麻绿豆大的小黑点正在飞快移动,后面拖着一个长长的“尾巴”,快速的跑了过来。

    齐赐真是怕有人突然开门,一下把小花苗给撞飞了,赶紧换了鞋往里跑,说:“别跑,小心摔着。”

    小花苗像个迷你的小地出溜儿,飞快的跑过来,拖着卷尺,跑到齐赐面前,然后顺着他的裤腿往上爬。

    齐赐赶紧蹲下来,把小花苗拖在手掌中。

    小花苗还不会睁眼,已经出生这么久了,眼睛还是睁不开,一切都是靠听得,其实也靠闻的,也不会说话,嘴里发出“啊……啊……”的声音,把卷尺放在齐赐手里,还像模像样的拍了拍齐赐的大手。

    齐赐笑了一声,把小花苗托过去,放在小茶桌上,说:“那让我量量,咱们可爱的小芽芽长高没有。”

    小花苗一听他叫自己小芽芽,立刻抗议的摇着手,小脸颊又红了,惹得齐赐特别有成就感,伸手轻轻点了点小花苗的小脸颊,他本身想要掐掐他的小嫩脸,但是小花苗太小了,他没办法做这么精细的动作,只能点了一下。

    小花苗被他点的差点一跟头,伸出小白手,抱住齐赐的食指,两只手才能把食指给抱过来,歪着头张开嘴巴,啃了两下齐赐的手指。

    什么感觉都没有,一点儿也不疼,毕竟小花苗的牙才长出来,齐赐只是感觉小花苗的口腔热热的,还笑着说:“咱们小芽芽竟然长牙了,还想咬哥哥?”

    小花苗撅着嘴巴,松开齐赐的手,然后张开嘴,让齐赐看自己嘴里长得小嫩芽,真不仔细看就看不出来,但是真的长了两颗,而且长在虎牙的位置,有点小尖儿,乍一看有点像……喜吸血鬼?

    齐赐怕小芽芽生气,就没有嘲笑他,拿着卷尺屡直了,笑着说:“来来,我给你量量身高。”

    小花苗听懂了,立刻站直了,昂着小胸脯,抬着小下巴,精致又迷你的小脸抬起来,似乎想要给自己增加身高。

    齐赐那卷尺给他量了量,只有五厘米,比之前涨了一点,但是实在太小了。

    齐赐笑了一声,小花苗撅着嘴巴望向他,不过睁不开眼睛,不知道齐赐在笑什么。

    齐赐说:“咱们小芽芽真可爱,五厘米的小豆包。”

    小花苗一听,不乐意了,垫着脚跳了跳,然后伸出后背的小花藤,小花藤慢悠悠的往上长,终于长到了一个高度,然后小花苗又跑过来和齐赐的手掌比。

    齐赐的手掌很大,这回小花苗加着花藤“本体”,终于和齐赐的手指一般长了。

    齐赐笑得都要肚子疼了,说:“嗯?小家伙,这是你本体吗?也能算身高?”

    小花苗使劲点头,嘴里发出“啊、啊!”的声音。

    齐赐坐在沙发上陪小花苗玩,他今天回来得早,坐的早班车,又因为是周六,大家还没起床,就只有齐赐陪着小花苗。

    齐赐从自己的背包里翻了一根笔出来,然后伸手捏着,小花苗很有默契的变出花藤来,缠绕住笔的两段,然后弄成秋千的样子,自己坐在上,慢慢荡来荡去。

    小花苗穿着定制的小衣服,特别特别小,因为是初秋的天气,其实还特别炎热,所以小花苗穿了一个小短裤,上面是个可爱的小熊头t恤衫,坐在秋千上,一荡一荡的,小白腿就会晃来晃去,小花苗的皮肤特别白,晃得齐赐的眼睛都要花了。

    小花苗玩的特别开心,还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小秋千,让齐赐坐过来,齐赐见他这么热情,笑着伸了一根手指过去,放在小秋千上面,小花苗就搂着齐赐的手指,一起荡秋千玩。

    这可苦了齐赐,一手捏着笔,一手配合小花苗荡秋千,简直是高难度动作,一会儿就觉得手臂都酸了,不过幸好小花苗玩了一会儿就不玩秋千了,顺着桌子爬下去,拽了拽齐赐的裤腿,带着齐赐往楼上跑。

    小花苗的房间也在二楼,齐赐跟着小花苗上楼,小家伙的身高虽然很小,但是上楼完全不需要帮忙,伸出花藤一抖,小身板动作特别灵敏,不过他每次爬楼的时候,小屁股都扭来扭去的,让齐赐看的超级想笑。

    两个人上了楼,小花苗带着齐赐去了自己的房间,对于小花苗来说,房间是在太大了,一半用来日常休息,一半中了个大花圃,小花苗特别喜欢花花草草,毕竟他自己就是花,爸爸给他弄来了很多名贵的种子,让小花苗自己种着玩。

    小花苗算是心灵手巧的类型,只要是花,在他手上没有不开花的,不论是喜阳的还是喜阴的,喜欢水的,还是喜欢旱的,小花苗只是照常每天浇花,打开窗帘让他们晒太阳,不过竟然都开花了,而且特别旺盛。

    初秋的天气,小花苗的房间里开了一片的花,什么颜色都有,简直就是奇迹。

    小花苗特别自豪的拉着齐赐往前走,给他看自己的杰作,小花苗的眼睛睁不开,他自己是看不到的,爬上齐赐的手心,坐在上面晃着小白腿。

    齐赐笑了笑,说:“小芽芽真厉害。”

    小花苗自豪的点了点头,然后脸上突然红了,捂着自己的脸颊,使劲摇手,告诉他自己不叫小芽芽。

    齐赐被他逗笑了,让小花苗坐在自己手上,说:“这个是红色的。”他说着还把手掌举过去,让小花苗闻一闻红色的花朵。

    小花苗嗅了嗅鼻子,手里比划了两下,说:“啊啊!”

    好像在重复红色一样。

    齐赐又把他托到另外一朵花旁边,说:“这是米分红色。”

    小花苗有嗅了嗅,挠了挠自己的小头发,歪着头有点不解,嘴里又是“啊啊”了两声,似乎在想红色和米分红有什么区别。

    齐赐教小花苗辨认颜色,小花苗有些苦恼,因为只是靠气味好像辨认不出来颜色,小花苗干脆出溜下来,顺着齐赐的手掌滑下地来,然后跑进小花圃里,拽住一根粗大的花茎,使劲摇了摇头,一滴花蜜“噗”的一声就掉了下来,直接落在了小花苗的手心里。

    小花苗献宝一样将小白手举高,还跳了跳,嘴里“啊啊”的叫,似乎想要齐赐吃花蜜……

    齐赐低头看了看小花苗的小白手,特别可爱,举着小手,小白脚丫还一直跳,可是……

    花蜜这东西,齐赐以前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不过后来他知道有的植物是活的,还能幻化成人,例如血髓叔叔,所以再也难以直视花蜜这种“分泌物”了……

    小花苗跳了半天,齐赐都没有反应,小花苗有点失望,撅着小嘴,把手放下来,自己往嘴里塞。

    齐赐一看,简直天塌地陷了,赶紧抓住小花苗的手,笑着说:“来小芽芽,咱们去洗洗澡吧,你看你身上都是土。”

    小花苗还没吃到花蜜,奇怪的“看”着齐赐,齐赐见他身上溅的都是花蜜,脚丫上还有土,赶紧把他抱进了浴室里。

    小花苗的浴室里有两个浴缸,一个是正常的,本身就在那里的,另外一个浴缸是特别小的,适合小花苗的浴缸。

    齐赐把小浴缸放上热水,说:“好了,可以去洗了。”

    小花苗有些不解,不过还是脱掉了自己的小裤裤,小短裤和小内内都扔在一边,然后举手想要脱下自己的t恤,不过小花苗的小手臂有点短,脱了半天动作笨拙的脱不下来。

    齐赐笑的都不行了,在小花苗哭泣之前,赶紧把他的小t恤脱下来,小花苗身上特别白,白白嫩嫩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早产儿的缘故,他的皮肤比一般人都要白,身材瘦瘦的,小腰支仿佛一朵纤弱的花。

    一个小芽芽藏在两条又细又白的大腿之间,齐赐趁着小花苗迈进浴缸的时候看了一眼,还是小小的,就跟小芽芽一样,白白嫩嫩,好像个……工艺品?

    然而,齐赐突然感觉□□有点凉飕飕的,还发麻,因为他家小芽芽的“小芽芽”虽然还是小小的,但是上面好像……长了点刺?

    齐赐看的头皮发麻,小花苗似乎注意到齐赐“火辣”的视线了,红着脸转过身来,不让齐赐看自己的小芽芽,结果把自己白嫩嫩的小屁股全给齐赐看光了……

    小花苗进了浴缸洗澡,水上还飘着超级迷你的小鸭子玩具,齐赐有点眼馋,学校的浴室不好用,水很小,而且随时停水,一个星期住下来,让齐赐觉得很不舒服。

    齐赐也想起个澡,于是就把旁边的大浴缸放了热水,然后开始脱自己衣服,他先把上衣脱掉,流畅优美的肌肉一下袒露出来,齐赐的身材非常性感,毕竟他是一只狐狸,眯起眼睛的时候透露着一种魅惑,虽然是魅惑,但是他身材高大并不纤弱,身上充斥着一种野兽的野性。

    齐赐脱了上衣,又开始解开皮带,“喀拉”一声,皮带解开了,然后脱下裤子,小花苗回头“一看”,虽然看不到他在干什么,但是似乎已经知道他在做什么,立刻脸上红扑扑的,然后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嘴里“啊啊”了两声,似乎抗议齐赐脱衣服。

    齐赐脱掉了身上的衣服,特别坦然的站在浴室的灯光之下,很大大方方的展现着自己的身材,不是齐赐自负,很少有人看到自己不露出痴迷的表情,更别说是**了,这么好的福利待遇,还只有小花苗一看人“看”过。

    齐赐看着小花苗连耳朵跟都红了,笑了一声,然后迈进了浴缸里,眯起眼睛,舒服的叹息了一声,在学校可没这么好的待遇。

    小花苗害羞的藏在小浴缸里,两只白嫩嫩的小手扒着浴缸的边沿,露出小脑袋来,有点怯怯的“望”着齐赐,还用小手揉了揉自己发烫的脸。

    齐赐有点好笑,小芽芽他本身就看不到,竟然这么容易害羞。

    齐赐在浴缸里躺下来,享受了一下热水,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哗啦”的声音,小花苗竟然从小浴缸里跑出来了,光着小屁股,白嫩嫩的小屁股扭来扭去的,后背冒出花藤来,正努力的爬上大浴缸。

    齐赐愣了一下,然后就听到“噗通!!”一声,浴缸打滑,花藤一滑,小花苗瞬间掉进了大浴缸里,吓得齐赐一跳,赶紧伸手去捞,“哗啦——”一声就将小花苗捞了出来。

    要知道浴缸对于小花苗来说,那就是汪洋的大海啊。

    小花苗差点呛了水,双手撑在齐赐的掌心里,撅着小屁股在地上“咳咳”的咳嗽,咳嗽的声音也特别可爱特别萌,他这个动作,让自己的“小芽芽”晃来晃去的,齐赐就看的很清晰了,果然是……长刺的!

    小花苗把水都咳嗽出去,这才坐下来,抹了一把自己的小脸,齐赐怕他着凉,把手心往下放了放,让小家伙泡在水里,小家伙俨然把他的手心当成了小浴缸。

    两个人在浴缸里玩水,小花苗顺着齐赐的手掌爬来爬去,从手掌爬到胳膊,然后顺着胳膊爬到肩膀上,最后好像滑楼梯一样,顺着肩膀一下滑下来,滑到齐赐的胸口,齐赐只感觉一股滑溜溜的热度,一下从肩膀滑下来,掠过胸口,最可怕的是,竟然冲着自己下面就划过去了,顿时激起一身鸡皮疙瘩。

    齐赐眼疾手快,一把捞住了贪玩的小花苗,将人一下捞上来,心里“咚咚”的跳,真是心有余悸,小芽芽这小小年纪的,撩汉竟然是一把好手。

    齐赐从来不缺伴儿,虽然齐赐的眼光很高,还没找到合适的伴儿,但是追他的人太多了,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学校里的人还是社会上的人,或者是擦肩而过的人,都会为齐赐的容貌所惊艳,毕竟他是一只魅惑人心的狐狸。

    但是齐赐从没想过,自己这样生活在顶峰的人,竟然被一个小不点给撩了,而且差点有反应,这简直禽兽啊,搞得齐赐再也不敢和小花苗洗澡了。

    齐赐匆匆跑出来,擦干了身体,小花苗还漂在浴缸里,一脸不解的样子。

    齐赐就在家里住一天半的时间,周日晚上又要走了,小花苗从他的裤管爬上去,小手一张,抱着齐赐的脸颊,不让他走,使劲晃着齐赐的脸,像是撒娇一样。

    齐赐也没办法,周一早上就有课,而且不能翘,只好安慰了一下小花苗,然后回房间去整理背包,把背包背上出门了。

    出门的时候小花苗没送他,齐赐有点无奈,看起来小家伙生气了,齐赐想着,周二下午没有课,要不然回来一趟,再陪陪小花苗,小家伙闹脾气可真了不得。

    齐赐出了门,直接坐地铁就能到学校,这个时候已经晚了,地铁没什么人,尤其是周日,也没有下班高峰,还有座位,齐赐就坐下来,把耳机塞上,随便找了个歌曲听听,很快就睡着了。

    齐赐睡着之后,感觉有东西在自己脸上扫来扫去的,痒痒的,皱了皱眉,想要打喷嚏,很快就睁开了眼睛,结果发现并没有什么东西,脸上也没有掉下来的头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睡糊涂了。

    齐赐看了看车程,幸亏自己醒过来了,这站就到学校了,要是不醒的话就坐过站了。

    很快下了地铁,没走两步就到学校了,他到门口的时候很寸,正好碰到了宿舍的舍友,舍友拉帮结伙的,笑着说:“哎齐赐,你可回来了,我们差点就不等你了,回个家而已,还乐不思蜀了。”

    齐赐说:“去哪里?”

    那些舍友笑着说:“当然去唱歌啊,隔壁学校的女生搞了一个联谊,咱们学校的女生长得都跟恐龙一样,实在太可怕了,好不容易有联谊,还是美女,走吧齐赐。”

    齐赐无奈的说:“明天早上还有课,这个时间去唱歌,明天肯定回不来了。”

    那个男生笑着说:“回得来回得来,咱们凌晨就散,齐赐,一定要去!”

    齐赐一听眯起眼睛就笑了,那几个男生看到齐赐的笑容,顿时有些脸红,感觉心跳加速的,明明齐赐身材比他们都高大,但是那几个男生看到他的笑容就会莫名的心悸,或许真是齐赐长得太好看了。

    齐赐说:“你们又把我当幌子了?说我肯定去?”

    那几个男生被戳破了,没办法,只好求他说:“求你了,齐大爷,你一定要去,你要是不去,我们哥几个儿今天晚上都没办法活了,我实话告诉你吧,今天是隔壁学校那个校花生日,那姑娘可漂亮了,暗恋你不是一天两天,想要请你吃饭,但是不好意思,才弄了个唱歌的。”

    齐赐有些无奈,那个女生追自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齐赐不喜欢那么高傲的女生,毕竟自己的属性已经够高傲了,齐赐喜欢软萌一点的,最重要是听话,而且带点弱气的属性,毕竟齐赐的性格有点强悍。

    齐赐想着自己喜欢的类型,突然脑子里一闪,猛地想到了家里的小芽芽。

    顿时一僵,随即笑了一声,小芽芽还没到半岁呢,而且那么一点点,自己简直禽兽啊。

    齐赐脸上变了好几下,终于说:“行,走吧,但是我说好,两点我肯定走。”

    那几个男生如蒙大赦,说:“是是是,快走吧,没几个小时了。”

    齐赐根本不知道,小花苗就藏在他的背包里,听到齐赐要去唱歌,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肯定是去玩,立刻嘟起嘴吧不高兴,齐赐都不陪自己玩,回了学校竟然陪别人玩。

    众人打了出租车,往ktv去,进了ktv的大门,男生们嫌弃齐赐的背包太土,里面都是一些讲义之类的,拿出去跌份,让他寄存在前台。

    齐赐那叫一个无奈,幸亏里面没有值钱的东西,就存包了,然后那些男生在前台买了一些酒水,带进了包间。

    小花苗被存在了包里,听了半天动静,觉得不太对,齐赐的气味也变得淡了,只剩下背包上的气味,小花苗这才发现,齐赐不见了!

    小花苗从背包里爬出来,柜子是封闭的,还带着锁,小花苗在里面敲了敲,但是肯定没人给他开“门”,于是小花苗坐在地上,晃着自己的小脚丫,歪着脑袋想了想,伸出自己白嫩的小手,纤长的手指尖端突然变得更加尖锐了,指甲慢慢长长,变成了尖尖的刺,伸进锁孔里,就听到“咔哒”一声,柜门一下弹开了。

    小花苗从上面滑下来,嗅了嗅鼻子,似乎闻到了一些在空中弥漫的,仅剩下的齐赐的味道。

    小花苗赶紧迈开小腿,他连鞋子都没穿,光着小脚丫往前跑,在地上“哒哒哒”的飞快往前跑。

    一个服务生端着几瓶酒路过,因为小花苗太小了,在地上跑的还飞快,那服务生没看清楚,还以为是蟑螂,大喊了一声,差点把酒瓶都扔了,结果转瞬一眨眼的功夫,“蟑螂”已经不见了!

    小花苗也吓了一跳,有个大哥哥粗暴的喊了一嗓子,小花苗胆子本身就不大,而且这里很陌生,充斥着一股难以描绘的味道,其实是香水的味道,小花苗对味道很敏感,所以闻的头晕脑胀。

    小花苗吓得钻进了洗手间里,靠着墙根急喘了两口气,伸出小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似乎在给自己打气一样。

    小花苗觉得不是办法,自己太小了,这样找不到齐赐,因为个头小,跑的也慢,还被人误认为是“蟑螂”。

    小花苗坐在地上想了想,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汗,嘟着嘴巴,纤长的手指在自己嘴唇上点了好几下,似乎在苦思冥想,终于小花苗笑了一下。

    就见小花苗本身小小的,身体突然开始慢慢长大,一点点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大,从迷你的小花苗变成了正常形态的小少年,脸上又白又嫩,五官精致的让人窒息,充斥着一股像花一样娇艳的美感,眼缝狭长,如果眼睛睁开的话,一定很大,然而小花苗不能睁开眼睛。

    小花苗想了想,似乎不太满意这个高度,于是身体又慢慢变大了,越变越大,从青涩漂亮的小少年一只长成了……身材高大的青年模样。

    小花苗看不到自己的样子,一切只是凭臆想,光洁的镜子倒映出小花苗的影像,小花苗的身材非常高大,全身□□着,皮肤是奶白色的,在灯光的照耀下,好像一尊玉雕一样完美无瑕,高大的身躯上起伏着流畅优美的肌肉,充斥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美感,仿佛是一件艺术品,不可亵渎。

    小花苗眼睛睁不开,也不会说话,看不到自己的样子,不过感觉这个身高跑起来应该很合适,于是就想出去继续找齐赐。

    结果他刚一转身,就听到有人推门进来的声音,然后是一个女人“啊”的惊叫了一声,小花苗根本不知道自己进了“女厕所”……

    而且还是浑身□□,他只是变成了大人,但是根本没有穿衣服……

    女人被吓了一跳,但是看到小花苗的一瞬间,顿时就痴迷了,而且还喝多了酒,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俊美青年的两腿之间,伏这一个长满倒刺的……大芽芽。

    女人喝多了酒,笑着说:“小帅哥,要和姐姐玩玩吗?怎么不穿衣服。”

    小花苗吓了一跳,赶紧摇头,示意自己不玩,然后推门跑了出去,跑出门的一霎那,小花苗身上就变出了衣服。

    小花苗有点受惊吓,赶紧往前跑,闻着空气中齐赐的味道,寻找着齐赐。

    小花苗在ktv里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齐赐,这个ktv太大了,倒是一路上遇到了很多想要勾搭小花苗的人,小花苗长得太好看了,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想勾搭小花苗。

    小花苗找了一圈,怎么也找不到,回到前台的时候,发现齐赐的背包不见了,虽然他看不到,但是还是可以闻到味道的,背包上有齐赐的味道,现在那股味道都消失了。

    小花苗突然意识到,可能齐赐已经走了,这下糟糕了,自己哪也不认识,一个人留在这里,肯定是要迷路的。

    小花苗从ktv的大门走出去,还有门卫给他拉开门,因为他长得太好看,那个门卫还多看了几眼。

    小花苗出了ktv,初秋夜里的风很大,一下就把空中弥漫的味道驱散了,小花苗完全闻不到齐赐的味道,急的团团转,眼圈一红差点哭出来,在路边站了一会儿,过来搭讪的人真不少,小花苗实在没办法,他又不想和那些人走,只好自己往前走。

    他也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去了,而且看不到路,不过很快小花苗就惊喜起来,因为他突然闻到了一次齐赐的味道,而且绝对不是错觉,味道是从旁边传过来的,还有齐赐的声音,从一个小巷子传过来。

    时间已经两点多了,齐赐和宿舍的同学准备回去,毕竟明天早上真的有课,而且是魔鬼教程,一次点名不在就不用考试了,谁也不敢翘课。

    几个人走出ktv,因为是深夜,根本没车,想要走到大路上去打辆出租车回学校,结果走到半路上,就被人拦住了。

    拦住他们的是小十个看起来像小混混一样的人,手里都拿着铁棍子和刀子,这么多人围过来,那几个男生全都犯嘀咕。

    打头的一个人把头发染成了绿色,大黑天还戴着墨镜,咬着一根烟,说:“小子,你们敢泡我们老大的女人,活的不耐烦了?老大说了,给你们点教训。”

    几个男生都面面相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噌——”的一下目光全都聚集在了齐赐身上。

    齐赐那叫一个无奈,自己什么时候泡妞了,怎么都不记得,而且他从来没和谁交往过,不过他们这几个人里面,齐赐是最受欢迎的,那几个男生还都是光杆司令,要不然来联谊了,所以只能想到齐赐。

    齐赐很无奈,但是那些混混蛮不讲理就要打人,抡起棍子就冲过来,后面几个男生有一点害怕,毕竟他们人多,手里还都是东西,偷偷拿出手机来想要报警。

    齐赐倒是没什么害怕的表情,把袖子挽起来,挽到手肘的位置,活动了一下手腕,挑眉笑了一声,说:“我好久都没打人了,可能有点生疏。”

    那些混混听齐赐大言不惭,就算他身材高大,但是也不能一个打十个,当下有恃无恐的就冲了过来。

    那些混混大吼着冲过来,齐赐还没动,突然就看到一个黑影从侧面的巷口一下冲了进来,猛地拦在他们面前。

    那黑影是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而且是一头长发,头发没有束起来,零散的披在肩膀上,猛地举起手来,“嘭”一声直接接住了一个混混打下来的铁棍,然后快速一拧,那铁棍瞬间发出“嗡——”的一声,竟然弯了!

    齐赐的舍友吓得一跳,他们一向知道齐赐能打,运动细胞特别好,但是没想到有人也这么能打,而且一上来就拧弯了铁棍,那只是电视上才看到过的。

    那个青年背对着他们,把铁棍拧弯,劈手一甩,“嘭!!”一声巨响,紧跟着“哎呦——啊!!!”的声音,好几个冲上来的混混都被砸了出去。

    一个混混哆嗦着,看起来是吓怕了,不过他手里拿着一把折叠刀,大喊一声,快速的冲过来,嘶吼着:“找死!!”

    齐赐吓了一跳,那个混混举着到就往青年的腰上扎,青年没有动,这个时候有秋风吹过来,一下扶起青年的长发,黑色的长发有些凌乱的飘散着,那个混混就见青年本身紧闭的眼睛,突然颤抖了一下,眼睫也跟着微微颤抖了一下,随即一双狭长的眼缝,慢慢张开……

    随着青年眼睛的张开,那混混看到一对红色的眸子,像血一样,又像是魔鬼,一股辛辣刺鼻的味道猛地直冲而来,混混也不知道是吓得,还是被味道刺激的,突然大哭起来,和那双半睁开的眼睛一对视,突然感觉到了一种麻痹,不只是身体,还有心理,扎过来的刀子猛地“喀啦”一声,似乎受到了什么阻力,一下掉在地上,随着刀子掉落的一瞬间,那种麻痹的感觉突然消失了,混混疯狂的大喊了一声:“鬼啊!”然后第一个调头就跑。

    其他几个混混被打的爬不起来,连滚带爬的也朝着巷口跑,后面几个男生都傻了眼,一脸崇拜的看着那个背对他们的青年。

    齐赐一愣,那青年的背影有些眼熟,但是齐赐不知道自己认识这么一个高大的青年,宽肩细腰,笔直的长腿,臀部又窄又硬,身材好像模特一样,还留着一头长发,那身高目测还比自己高一点儿?

    但是齐赐很快就知道他是谁了,因为那个青年身上透露出一股刺鼻的辛辣味道,那是血髓花发怒的味道。

    齐赐吓得魂都要飞了,刚才他家还不到半岁的小芽芽,似乎“力战群雄”来着!齐赐快速冲上去,说:“你怎么在这里?!”

    小花苗刚要收敛气味,齐赐已经冲过来了,小花苗半睁的眼睛立刻闭了起来,一抹血色的光芒一下消失在黑夜中。

    齐赐没看到他睁开的眼睛,但是他看到了青年的面容,齐赐一向自负脸长得不错,带着一股狐狸的魅惑,然而在看到青年的容貌的一瞬间,齐赐差点震惊了,实在太漂亮了……

    小花苗小小的迷你的精致的面容被放大了,这回看的清清楚楚,比迷你的精致更让人窒息,白皙的脸颊毫无瑕疵,狭长的眼睛轻轻闭着,浓密的眼睫也在轻微的颤抖,挺直的鼻梁下面接着一张薄薄的淡米分色嘴唇。

    绝对是小花苗,长得一模一样!

    齐赐一眼就看痴了,顿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那几个男生见齐赐跑过去不说话,还以为又有什么变故,立刻也冲过来,结果一看,也愣住了。

    那些男生也一脸痴迷的看着小花苗,其中一个男生大喊着:“妈呀,美女啊!美女你好,交个朋友吧?!”

    齐赐被那舍友的大喊声惊醒了,顿时一脸嫌弃的拍开舍友的手,说:“滚你的美女,这是我弟弟。”

    那几个男生又震惊了,不过转念一想,美女长这么高,估计一辈子找不到男朋友了,不过这个男人长这么漂亮,估计一辈子找不到女朋友了……

    那几个男生完全没有被打击积极性,伸手和小花苗握手,说:“帅哥你好,帅哥做个朋友吧!”

    齐赐:“……”

    别见小花苗变得身材高大,刚才还把一群混混打跑了,但是竟然有点害羞,被齐赐的同学一握手,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的下巴,脸上还红了,腼腆的笑了一下。

    小花苗这样一笑,那几个男生顿时笑的跟痴汉似的,差点流口水。

    齐赐都看不下去了,拍开那几个人的手,说:“滚蛋,别占我弟弟便宜。”

    小花苗不好意思的揪着齐赐的衣角,一脸弱气的表情,完全没有刚才打跑那几个混混的帅气英姿,一脸腼腆害羞的表情,躲在齐赐身后,不过身材比齐赐高了小半头,根本躲不住。

    已经是大半夜,大家要赶紧回学校,小花苗跑过来了,现在也不能送回家去,只好跟着回学校,几个人下了车,翻墙进学校,偷偷摸摸往宿舍走。

    那几个男生笑着说:“来来弟弟跟我睡一床,你哥哥太高了,你们两个一床太挤了。”

    另外一个男生说:“不行不行,跟我一床。”

    齐赐翻了一个白眼,感觉自己这几个舍友都是“饿死鬼”,一脸想要占便宜的感觉。

    小花苗果然又不好意思了,揪着齐赐的袖子就没松开,使劲摇了摇头,喉结滚动了好几下,薄薄的米分色嘴唇突然张开了,有些笨拙的挤出几个字来。

    小花苗一开口,顿时所有人都震惊了,那是一口纯正的,低沉的,带有浓重磁性,和浓浓性感的男人嗓音。

    小花苗脸上还带着羞涩,笨拙的说话反而让人觉得是不好意思或者害羞,说:“和……哥哥……睡。”

    一宿舍人默默听着小花苗的嗓音,然后默默的脸红了,齐赐的脸也有点红……

    小花苗看不见,耳边没有声音,大家又屏气凝神的脸红,感觉有些奇怪,立刻凑近齐赐,微微弯下一些腰来,微不可见的张开一丝眼缝,看了齐赐一眼,嗓音低沉的说:“哥哥?不行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67章 小花苗X小狐狸团子(老二)1》,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