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66章 血髓X关楠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小种子种下去的第一天完全没有任何反应,晚上浇了一点水,两个人就睡了。

    关楠因为实在太累了,睡得很香,就把他家小儿子放在床头柜上,想要第一眼起来就能看到,结果睡得很熟的时候,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弄自己鼻子,痒痒的,想要打喷嚏。

    关楠起初没有醒过来,只是侧过身去,结果那个痒痒的东西又开始弄关楠的耳朵,关楠还以为是血髓,但是一想,血髓好像不喜欢做这么幼稚的动作……

    天刚刚亮没多久,还是雾蒙蒙的一片,天边透着一股灰沉,屋子里挂着窗帘,更加没有光线了。

    关楠慢慢睁开眼睛,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自己面前晃,他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定眼一看,那“东西”绿油油的,是从床头柜上伸过来的,连接着小花盆!

    竟然是花盆里的小种子长出来了,变成了小苗苗!

    小苗苗绿油油的,一晚上就发芽了,从花盆的土里钻出来绿色的枝芽,好像是q版的植物一样,一支嫩/嫩的枝桠上面,有两片形状特别完美的小绿叶子。

    关楠一看,顿时兴/奋起来,眼睛瞬间变得贼亮,他本身翻来翻去的,血髓已进醒了,只不过天还没亮,所以血髓没睁眼睛。

    关楠迫不及待的推了推血髓,说:“快看快看,长芽了长芽了!”

    血髓睁开眼睛,果然看到小花盆里竟然长出一个小苗苗,翠绿翠绿的,特别可爱。

    关楠激动的不行,立刻就要下床,抱着他家小儿子去阳台晒太阳,结果就被血髓一把捞回来了,把小苗苗重新放回床头柜上,然后一翻身,把关楠压在身下,亲/吻着他的额头,笑着说:“现在时间这么早,哪有太阳晒,咱们先做点别的,一会儿带孩子去晒太阳。”

    关楠脸上一红,用手架着血髓的脖子,防止他再亲下来,说:“不……不行,孩子在旁边呢。”

    血髓笑着说:“他又看不到。”

    血髓正说着,就见花盆里的小花苗突然抖了抖小枝桠,似乎抗/议一样。

    关楠看得一愣,说:“他能听懂咱们说话!”

    血髓顿时头疼起来……

    关楠还是如愿以偿的抱着儿子去阳台晒太阳了,还去敲了大儿子的房门,小羽毛好不容易过了十八岁,现在关臣轩和小羽毛简直是如胶似漆的时候,昨天晚上关臣轩做的有点过火,不过谁让小羽毛太热情了,这会儿小羽毛还没起来,时间实在太早了。

    小羽毛听到敲门的声音,缩了缩脖子,往被子里使劲缩,拱的关臣轩直痒,不由得睁开眼睛,伸手搂住小羽毛。

    外面的敲门声还是此起彼伏的,关臣轩只好把小羽毛盖好,然后下了床披上衣服,这才去开门的。

    一开门就看到是爸爸,无奈的说:“小声点,小羽毛还没醒呢。”

    关楠笑得一脸灿烂,举着手里的花盆,兴/奋的说:“快看快看,长出苗来了!”

    关臣轩知道爸爸要给自己添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了,而且还是用种的方式,昨天晚上才种在土里,结果今天早上就发芽了,这生长速度简直神速啊!

    关臣轩也有些好奇,仔细看了看,小苗苗特别的肉/嘟/嘟,绿色的叶子还扭了扭,似乎被/关臣轩看的害羞了,特别的灵动。

    关臣轩和关楠在门口说话,小羽毛缩了缩,没摸/到关臣轩,很快就醒过来了,迷糊的揉/着自己的眼睛,说:“发发,怎么了?”

    关楠见小羽毛走出来了,赶紧给小羽毛看自己的花苗,小羽毛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说:“他好可爱!好小啊,还肉肉的,我能摸/摸/他吗?”

    小羽毛特别热情,看的关臣轩肚子里一缸醋破涛汹涌,在小羽毛伸手过去的一霎那,关臣轩握住了小羽毛的手,笑着说:“乖,时间太早了,咱们回去睡觉吧。”

    小羽毛被他拽着往回去,说:“啊?我想摸/摸那个小苗苗啊,好可爱的,比小发发还可爱。”

    这句话彻底触动了关臣轩作为一个男人的底线!以前小羽毛都是觉得自己最可爱的,第一的地位危急不保,关臣轩挑了挑嘴角,一下将小羽毛打横抱起来,笑着说:“嗯……那咱们来讨论一下谁最可爱。”

    “嘭!”一声,大门一下关了,关楠抱着小花盆眨了眨眼睛,都不知道自己“害了”小羽毛。

    小羽毛踢着腿,被/关臣轩抱起来,放在床/上,关臣轩低下头来,亲/吻他的脸颊,然后去吻他的脖子,小羽毛特别怕痒,痒的笑起来,笑的肚子都疼了,脸上都是热汗,挣扎的衣/衫/不/整,使劲推他,又使劲踢腿。

    关臣轩趁机一把拉下他的睡裤,小羽毛“哎”的喊了一声,说:“我的裤子!你拽我裤子干什么?”

    关臣轩笑了一声,说:“嗯?那当然是……干了。”

    关臣轩一脸绅士暖男的微笑,结果说出这么猥琐的话来,小羽毛的脸“咚”就红了,何止是脸,脖子也红了,耳朵根都是红色的了,把自己腿缩起来,说:“你……你走开!”

    关臣轩一脸受伤的表情,搂着小羽毛,说:“不喜欢我做那种事?”

    小羽毛缩着腿,两条白/皙的大/腿夹在一起,听到关臣轩的这个问题,不由得颤了一下,白/皙的大/腿夹/紧轻轻的磨蹭了一下,看得关臣轩那叫一个火大。

    结果就听小羽毛说:“喜……喜欢,可是做完很难受!”

    关臣轩一下就笑出来了,亲了亲小羽毛的额头,说:“那你说是不是我最可爱,你说了我就放过你。”

    小羽毛顿时笑起来,说:“发发不/要/脸,哪有这么夸自己的。”

    关臣轩不管,捏着小羽毛下巴,说:“快说,不然我对你动粗了。”

    小羽毛才不怕他,使劲摇头,说:“我觉得那个小花苗才最可爱。”

    关臣轩轻笑了一声,说:“小羽毛不乖,我只能用武力解决了,一会儿别哭鼻子哦,你可是男子汉。”

    小羽毛赶紧转身要逃命,他都忘了自己没穿裤子了,趴在床/上快速往前爬,挺翘的臀/部在关臣轩眼前晃来晃去,晃得更是火大,立刻一把将他按住,拽回来,笑着顺着他的脚踝往上抚/摸。

    小羽毛腿上立刻抖了起来,痒的他扭着身/子,使劲推关臣轩,说:“痒……别、别动我,痒/死了……”

    小羽毛一边扭一边笑,关臣轩亲了亲他的嘴唇,说:“嗯?只是痒,没别的感觉吗?”

    小羽毛哼了一声,不过还是伸手搂住了关臣轩的脖子,主动用腿夹/住他的腰,可怜兮兮的说:“轻点,我怕疼。”

    关臣轩一看就笑了,好像是怕打/针的孩子一样,不过在某种意义上,也的确是“打/针”了……

    关楠抱着小花苗在门前等了一会儿,还等着儿子再开门呢,结果差点听了现场版,赶紧脸红的抱着小花苗跑掉了。

    一大早上,温白羽家里都知道小花苗竟然抽芽了,全都跑来围观,小花苗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两片小叶子仿佛是两只小肉手,扭来扭曲的,还遮着自己,看起来是害羞了。

    温白羽被萌的一脸血,说:“这个太萌了,一天就发芽了,好可爱啊,我也想种花。”

    温白羽根本只是顺口说,结果一旁听着的万俟景侯突然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一下将温白羽打横抱起来,说:“嗯?白羽也想种花?那挺好的,看来我要加把劲儿播种了?”

    温白羽吓得一怔,随即脸上全都红了,气的直咬万俟景侯,说:“万俟景侯你个老流氓,放我下来!”

    万俟景侯则是一脸正义而淡定的说:“不放,去播种。”

    温白羽:“……”

    关楠先是抱着小花盆去阳台晒太阳,然后觉得土壤有点干燥,于是给小花苗滴了几滴水。

    小花苗似乎能听懂他说话,问他渴不渴,小叶子会扇动,就像点头和摇头一样,特别可爱,还会用小叶子使劲伸长,轻轻摸关楠的脸颊表示亲/昵。

    小花苗真的太灵动了,而且肉肉的相当可爱,虽然还没长出人形,但是已经无比可爱了,关楠特别喜欢。

    血髓也喜欢自己的孩子,然而血髓发现了一个特别不好的地方,那就是关楠似乎喜欢孩子多过自己,血髓花这个种/族都是特别排外的,因为占有欲极强,甚至到偏执变/态的地步。

    血髓心里也打翻了醋缸,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关楠都要抱着小花苗……

    小花苗长了一个多星期,还是小小的,只是刚开始发芽快,后来就不长了,只有两片叶子,不过小花苗竟然长出了小花骨朵,特别小特别小,红红的小花骨朵,在顶端颤/抖着,还不会开花。

    关楠就是更是高兴了,天天花盆不离手。

    这天关楠在阳台抱着小花苗晒太阳,血髓突然叫他,关楠就把小花盆放在了有太阳的地方,然后转身回了房间。

    这个时候一只毛/茸/茸的小狐狸团子就跑了过来,一眼看到了那只红红的小花骨朵,好奇的歪着头看了看,然后凑近一点,又看了看。

    小狐狸团子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那只小花骨朵,发现小花苗竟然还会动,枝桠轻轻的摇了摇,似乎在和他打招呼一样,小花骨朵也摇了摇。

    小狐狸团子还太小,没见过这些,顿时吓了一跳,往后缩了一下,特别警觉的样子,不过因为团子是毛/茸/茸的五短身材,所以警觉的动作一点儿也不配他,看起来有点萌萌哒。

    小花苗朝他招手,似乎在表达友好,但是因为小狐狸团子和小花苗都不是一个物种的,一个动物一个植物,小花苗又不会说话,所以小狐狸团子根本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小狐狸团子后退了好几步,不过看到小花苗跑不出那个小盆子,于是胆子就打起来了,昂起小脑袋,一副很勇敢的样子走过去,然后对着小花苗使劲嗅了嗅。

    小花苗瞬间害羞的绿叶子都要变成红色的了,扭了扭自己的“身/体”,小花骨朵虽然还没开花,但是已经有血髓花的特性了,那就是高兴的时候有清香的味道,不高兴的时候有辛辣刺/激的味道。

    现在小花苗充满了好奇,晒着太阳很高兴,所以身上就是清香的,小狐狸团子一闻,感觉真是好香香,好可爱的味道,于是用小黑鼻头拱着又闻了闻。

    小花苗用小叶子去推小狐狸,小叶子没什么力度,轻飘飘软/绵绵的扶在小狐狸的鼻头上,小狐狸更觉得有/意思了。

    小狐狸团子的眼睛转了转,似乎想到了一个好点子,他的眼睛都亮了,围着小花苗转了好几圈,摇着他短/粗短/粗的萌尾巴,突然抬起了短/粗短/粗的小后爪,白绒绒的小屁/股对准了小花苗,似乎要给小花苗……施肥!

    小花苗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看到了小狐狸团子白白的小屁/股,顿时羞得花骨朵都变得更红了,赶紧用两只小叶子捂住自己的花骨朵,好像捂着眼睛不看一样。

    小狐狸团子要给小花苗施肥,这个时候关楠回来了,吓得魂儿都要飞了,赶紧把小花苗抱起来,小花苗似乎松了一口气一样,这才把自己的叶子从花骨朵上拿下来。

    小狐狸团子看着关楠把小花苗抱了起来,还跳着想要去够,不过因为小狐狸团子现在的身高有限,根本够不到,只好嘴里“嗷呜嗷呜”的叫。

    齐三爷带着小狐狸来串门的这些天,那只小狐狸团子只要一得了空隙,就想跑过去给小花苗“施肥”,弄得关楠和血髓都很没辙。

    不过小花苗和小狐狸团子成为了好朋友,小花苗还会用绿色的叶子去蹭小狐狸团子的脸。

    明明大家觉得小狐狸团子长得都是一个样子,不过小花苗似乎能分辨出哪个是想要给他“施肥”的那只小狐狸团子,毕竟血髓花这个物种对气味非常灵敏,尤其是狐狸的气味其实很大。

    那只小狐狸团子是齐三爷家里的老/二,和小花苗玩得很好。

    后来齐三爷带着小狐狸团子回了北方,准备再过一段时间就到北/京买套房子,和温白羽做邻居。

    一窝小狐狸团子都被带走了,小花苗使劲摇了摇小叶子,和小狐狸团子告别,小狐狸团子到离开的时候,都想要给小花苗“施肥”,但是因为众目睽睽,一直未遂……

    小花苗长得很慢很慢,明明之前都要开花了,第一天就长出了枝桠和叶子,结果就是没有发展了。

    樊阴爻过来看了一遍,说:“你以为种稻子呢,一茬一茬又一茬的。”

    血髓:“……”

    樊阴爻说:“我看小家伙发展的挺健康的,这个就是慢,毕竟不是真正的人/体,你想啊,本身你是吃肉的,非让你吃土,你不是长得也挺慢的吗?”

    血髓:“……”

    樊阴爻总有一堆让人无法反驳的歪/理……

    血髓说:“那他什么时候能出生?”

    樊阴爻理直气壮的说:“啊?我哪知道。”

    血髓:“……”

    小家伙其实就藏在小花骨朵里,小花骨朵开花之后,就会长出一个“小/美/人”来,好像拇指公主一样,不过小花骨朵就是不开花,一直是闭合的,没有半点反应。

    小花苗其实很健康,每天都香喷喷的,而且香味越来越浓郁,说明其实在发展的,只不过等的大家都着急了。

    其实就算小花苗只是一个小骨朵,那也是照样萌萌的,虽然不会说话,但是灵动的小叶子好像就能表达他的想法。

    这天血髓去小饭馆帮忙了,中午大家都不在家,关楠抱着小花苗在家里晒太阳,中午肚子饿了,不过关楠是不会做饭的,给血髓打了一个电/话,说小花苗喝了水吃饱了,正在用小叶子拍肚皮,可是自己饿了。

    血髓笑着,一听就是关楠在向自己撒娇,关楠的身世很可怜,他十七岁的时候,被父亲带走参加了一个科考队,最后被丢在墓葬里活活饿死了,幸亏关楠本身是建木树枝的一部分,关楠虽然被饿死了,但是因为意识很强,建木树枝组建了一个关楠的肉/体,关楠现在虽然看起来和活人无异,其实是个不老不死的人,不管过了十年还是二/十/年,年纪也定格在那里,看起来就是个还会撒娇的“孩子”。

    关楠有的时候很坚强,不过血髓反而希望他对自己撒娇。

    血髓听到他的话,说:“我回去给你做点饭?”

    关楠一听,撇嘴说:“不要,你做的不好吃,还没师父做的好吃。”

    血髓:“……”刚刚还对自己撒娇,结果现在就是当头一棒……

    关楠说:“那我去小饭馆吧。”

    血髓无奈的说:“也行,你过来吧,要我去接你吗?”

    关楠说:“我又不是小孩子,你还怕我被拐卖了啊。”

    血髓笑了一声,说:“谁让我家关楠太可爱了呢,终归是不放心的。”

    关楠的脸“咚”一下就红了,幸好只是打电/话,血髓看不到自己的脸色,当年的血髓明明是个高岭之花,现在却变得会说冷笑话了!

    关楠挂了电/话,穿好衣服,抱着小花盆就出门去了,小区离饭馆并不远,关楠走出小区,只要走两个街口就到了,一共步行五分多钟。

    关楠一路上逗着小花苗,小花骨朵这几天又长大了一些,估计小苗苗长出来,应该有拇指这么大吧,真的是可爱的拇指公主呢!

    关楠正想着,突听“噌——”一声,一辆黑色的车子拦在了自己面前,一下就停了下来。

    关楠盯着那车子,似乎有些眼熟,结果车子就打开了,下来一群“黑超特/警”,那些保/镖将后车门打开,请下来一位“黑超特/警”一样的老人。

    怪不得眼熟,关楠认识他,之前非要自己搭伙的一个古董商老板,说要给自己八位数,因为关楠是景爷的关门弟/子,可是关楠真的什么都不会,就拒绝了。

    那个古董商看着关楠,笑着说:“关先生,跟我们走一趟吧?”

    关楠皱眉说:“我都说了我真的不会。”

    那些人笑着说:“是关爷不会,还是不想会?如果关爷不想会,那两只手也没什么用,不如直接砍了吧?”

    关楠一听,顿时后背发/麻,往后退了几步,把小花盆捂在怀里。

    那老人招了一下手,旁边的保/镖瞬间全都涌过来,架起关楠,把他拽进旁边的小巷子里,一个保/镖劈手/抢过关楠手中的小花盆,递给了老人。

    老人打/手捧着小花盆,转了转,笑着说:“真可爱的花苗,可惜了还没开花。”

    关楠被好几个保/镖架着,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想要反/抗,被一个保/镖“咚!”的一声砸在肚子上,疼的关楠一下就倒在地上,猛烈的咳嗽起来。

    老人抬了抬手,说:“别把关先生打死了。”

    他说着,掂了掂手里的花盆,完全没注意小花苗有一股辛辣的味道。

    老人说:“关先生,我不想和你废话了,既然你不出山,那我们就把你绑走,让景爷出山。”

    关楠趴在地上咳嗽,感觉肚子里的内脏都要被砸碎了,疼得他一身冷汗,眼看着那个老人一直掂着小花盆,心惊胆战的心慌。

    关楠想要爬起来,“嘭”一声被人一脚踩住了后背,一下磕在地上,下巴都磕花了,那个老人笑着说:“没想到景爷的徒/弟这么不堪一击?关爷是铁了心不跟我们合作。”

    关楠怕他把小花盆扔了,挣扎着说:“你先把那个还给我。”

    老人看了一眼手里的花盆,皱了皱眉,虽然他不知道这个小花苗是什么东西,但是觉得似乎是张底牌,立刻笑起来,说:“那要看关爷的表现,如果表现不好……”

    老人说着,做了一个要扔的姿/势,结果哪想到真的脱了手,“啪!!!!!”一声脆响,小花盆顿时掉在地上,花土一下溅出来,飞/溅了满地都是,小花苗从土里摔出来,“啪嗒”一下掉在地上,被花土覆盖着,伸出花土的小绿叶子快速的干枯萎/缩起来……

    关楠睁大了眼睛,瞬间有些懵,那个老人一看自己失手打碎了花盆,不过也没当好东西,说:“不过是一盆花,关爷只要跟我合作,想要什么稀罕的花,我都能给你搞到。”

    关楠几乎要疯了,小花苗摔在地上,一下就不动了,绿色的叶子干枯死了,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然而那不是一盆稀罕的花,而是他的孩子!

    关楠猛地一怔,眼睛一下变亮了,那踩着他的保/镖,瞬间被一下架了起来,根本没想到关楠竟然这么大力气,那个刚才还羸弱的人,仿佛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附身了一样,一下从地上跃了起来,脸色狰狞冷漠,好像魔鬼一样。

    “啊啊啊啊!!!”

    踩着关楠的保/镖突然大喊了起来,他被/关楠一下踢翻在地,手臂“咔吧”一声,肘关节一下就被踩碎了,疼得他在地上打滚。

    其他保/镖一看,顿时傻了眼,那个老人吓了一跳,大喊着:“快快!拦住他!”

    老人说着,回身就往车上跑,一边跑一边说:“开车开车!你们拦住他!别让他过来!”

    那些保/镖手里有枪,立刻掏出来,对着关楠就要开/枪,关楠被气疯了,他的身/体里激发出来建木的灵力,然而他根本没有/意识,一点儿也不惧怕手/枪。

    “嘭!!!”的一声,子弹猛地打过来,冲着关楠直冲而来,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黑影猛地扑过来,一下将关楠猛地扑倒在地上,错开了子弹。

    关楠被按在地上,磕的他一痛,这才想起来,回头一看,并不是血髓,而是一个不认识的男人。

    那个男人身材高大,穿着一身白色的长风衣,长相异常的漂亮,只要看一眼,绝对会被他狭长的狐狸眼睛吸进去,仿佛透露着一种野性和魅惑……

    那个男人冲过来,将关楠扑倒,然后快速的一跃而起,猛地脱/下自己的风衣,快速一卷,一下将一个持枪的保/镖猛地砸倒在地上,然后快速跟进,一跃而起,“嘭!”一声,直接一脚踹翻一个保/镖。

    男人的动作很灵敏,而且非常灵力,仿佛是一只豹子,快速的往前奔跑,一把拽住黑色车子的车门,老人已经“嘭!”一声将车门关上,眼看他们就要逃跑。

    男人嘴角挑了挑,嗓子里发出“呵!”的一声冷笑,似乎觉得挺有/意思,在老人惊恐到变形的目光下,那个白衣服的男人一把将车门“咔嚓——”一声生生拽开了,另外一手一伸,在老人惨叫的声音中,将他一下兜翻下车,“咚!!!”一声摔在地上。

    那些保/镖吓得要死,都不敢打了,赶紧把枪扔下。

    白衣服的男人站在人群中,好像鹤立鸡群一样,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走过去将关楠搀扶起来,说:“关叔叔,先给万俟叔叔打电/话。”

    关楠不认识这个年轻的男人,但是对方叫自己关叔叔,关楠实在想不到在哪里见过,不过现在没时间想这个,立刻掏出手/机来打电/话。

    血髓接的电/话,听到关楠的声音不对,当下就着急了,立刻从小饭馆里跑出来。

    关楠挂了电/话,盯着地上的那盆摔碎的小花苗,有些发呆,不敢走过去翻起来。

    小花苗压在土下面,叶子已经枯黄了,甚至非常脆,掉在地上碎了,关楠一瞬间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砸的他喘不过气来。

    那个白衣服的男人站在他旁边,低头看了看地上的小花苗,走过去蹲下来,轻轻的伸手扫了扫,将上面的花土扫掉一些,慢慢将下面的小花苗挖出来。

    小花苗的叶子碎掉了,枝桠也枯萎了,上面红色的花骨朵变成了深红色,好像要腐烂一样,一片花瓣都掉下来了。

    关楠看着更是绝望,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呜呜”的声音,从枯萎的花瓣里传出来。

    那个白衣服的男人也听到了,轻轻伸手拨/开小花瓣,花瓣掉下来的一瞬间,两人都看见,里面似乎藏着什么东西,白白的,嫩/嫩的,发出“呜呜”的小声音,好像猫叫似的,特别弱气,还在不停的颤/抖着。

    白衣男人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笑容,赶紧把里面那个白白/嫩/嫩的小花苗轻轻捧出来。

    花骨朵里面藏着一个小可爱,真的和拇指一样大,不是个小婴儿的样子,倒像是个小男孩,眉目精致漂亮,身上透着一股弱气兮兮的样子,全身奶白的肌肤,微微颤/抖着,不知道是不是“花瓣被子”被白衣服的男人揪掉了,所以有点冷,瑟瑟发/抖。

    小花苗好像睁不开眼睛,不知道是不是被/迫早产的缘故,特别的弱气,眼睛也一直闭着,小/嘴唇不是很有血色,是淡粉色的,瘪着在哭,因为太小了,所以看了半天才知道正委屈的哭呢,伸出小手,白白/嫩/嫩的小手没有婴儿肥,也不是小婴儿那种藕节一样胖乎乎的手,非常纤细漂亮,充斥着柔韧的美/感,指尖却尖尖的,略微有些长。

    小花苗伸出手来,抓/住了白衣服男人的食指尖,然后使劲拽了拽,不过那力气比小奶猫的力气还不如,白衣服男人赶紧把手往前凑。

    小花苗把他的食指盖在了自己身上,好像盖被子一样。

    关楠看的都愣了,直到血髓的声音喊着:“关楠!”

    关楠这才省过身来,猛地惊醒了,惊喜的看着那个可怜兮兮的小花苗。

    当年关臣轩出生的时候就是个小可怜,也是早产儿,还是被血髓一把揪下来的,现在这个小花苗更可怜,个头比关臣轩当年还小,而且睁不开眼睛,两条眼缝紧紧闭着,还有点畏光,拽着白衣服男人的手挡住自己的眼睛。

    血髓温白羽和万俟景侯全都跑过来了,看到地上碎裂的花盆都吓了一跳,那些打扮的跟“黑超特/警”似的人他们认识,但是捧着小花苗的白衣服男人他们不认识。

    那个白衣服男人看到小花苗并没有露/出惊恐的表情,似乎觉得挺理所当然的。

    万俟景侯说:“扶着关楠,你们先回去,这里留给我处理。”

    温白羽怕万俟景侯一个人留下来不好,就也陪着他留下来了,血髓扶着关楠,关楠刚才肚子上挨了一脚,现在才觉得疼,肯定青了。

    那个白衣服那人也跟着血髓和关楠回去了,因为小花苗躺在他手里,还抓着他的手指,也没办法松手。

    众人到了家,血髓扶着他坐下来,关楠才说:“你是……?”

    那个白衣服男人笑了笑,说:“关叔叔,你不认识我了?”

    血髓的嗅觉很敏/感,虽然他认不出男人的样貌,但是他大约嗅的出来,这个男人是一只狐狸,不,也不应该这么说,因为他还有一半烛龙的血统……

    是齐三爷家的老/二。

    白衣服的男人正是齐三爷家的老/二,齐三爷家有十一个儿子,起名字就是个问题,于是几个小狐狸团子谁先长大就先给谁起名字,用不上的就先叫小名。

    年轻男人排行老/二,两三年中都是被小二小二的叫,小名也相当简单粗/暴,后来长得很快,转眼就变成了一个高大英俊的青年,这下需要用到名字了,于是一定要起名。

    小狐狸很不靠谱,说叫齐老/二,当然被齐三爷给否定了,不然爹是齐三爷,儿子叫齐老/二,怎么听起来爹像是儿子的弟/弟?

    于是齐三爷给次子起名齐赐,其实是第二的谐音而已。

    齐三爷准备到北/京来定居,齐赐是来北/京上学的,所以提前就住在了北/京,本身想回来看看当年那个差点被自己“施肥”的小花苗,没想到刚到小区附近,就听到有人/大喊的声音,走进小巷子一看,小花苗被砸在地上。

    原来是个熟人,关楠完全没想到,自己的儿子还没走长多大,结果齐三爷的儿子,从五短身材的小团子一下就长得这么高大了。

    齐赐的身高比关楠高了一头,跟血髓一般高,身材纤长,四肢尤其纤长优美,这绝对是遗传了狐狸的特性,已经找不到萌萌的五短感觉了。

    齐赐长着一双标准的狐狸眼,笑起来的时候非常魅惑,又有点鬼畜,总是笑的很有深意,眯起眼睛的时候完全就是只狐狸的样子,好像满肚子的坏水儿。

    不过齐赐的长相相当优雅,最多说是雅痞,这种坏坏的形象有点像花/花/公/子,但是很招女孩子喜欢。

    不只是女孩子喜欢,小花苗似乎也很喜欢齐赐,小花苗是血髓花,对气味也很敏/感,尤其是狐狸的气味很大,似乎一开始就闻出来了,是当年那个狐狸团子。

    虽然小花苗从没见过小狐狸团子,但是靠气味也分的一清二楚。

    小花苗拉着齐赐的手,当成被子,很快睡着了,等他睡着的时候,齐赐才松了一口气,把小花苗轻轻放在一个软垫子上。

    软垫对小花苗来说太大太大了,躺在上面更显得可怜兮兮的小,透着一股弱气。

    血髓把樊阴爻临时抓了过来,樊阴爻都想哭了,说:“我是天师,我不懂接生,更不是医生啊,你们应该给他找个医生看看……”

    大家都不怎么懂医术,最后把鬼侯和老蛇找了过来,鬼侯医术不错,给小花苗看了看,说:“只是有些虚弱,是个早产儿,好好养养就行了,一定好好养着,不然以后都是病根儿。”

    小花苗睡了一觉,感觉睡得香香甜甜的,伸了个懒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过他还是睁不开眼睛。

    小花苗扭了扭,感觉身上盖着一张小被子,伸手摸了摸,滑溜溜的,其实是一个小手帕,被子对于小花苗来说,实在太大了,也太沉了。

    小花苗翻了个身,嗅了嗅鼻子,闻到了一股狐狸的味道,立刻高兴的伸起手来,他似乎知道齐赐在身边。

    齐赐当然就在身边,外面好多人在听鬼侯说注意事项,齐赐就看着小花苗睡觉,小花苗白白/嫩/嫩的,睡觉的时候小胳膊总是露在外面,他太小了,衣服都需要定制,现在还没有衣服穿,只好盖了一张手帕。

    齐赐怕他着凉,总是把小花苗的胳膊放回“小被子”里,小花苗醒过来,还伸了个可爱的小懒腰,真是萌坏了齐赐,他稍微坐起来一些,滑溜溜的小手帕就从小花苗的身上滑/下来一半,挂在柔/软白/皙且非常迷你的小/腰支上,虽然迷你,但是竟然还带着迷人的弧度,标准的小/美/人一个。

    小花苗的头发也是长发,从白/皙的肩膀上垂下来,又漂亮又可爱。

    齐赐见他醒了,笑了一声,伸手过去,拨了拨小被子,小被子本身就滑/到了小花苗的腰上,被齐赐一拨,掉到了腿上,露/出小花苗白/皙的“小芽芽”。

    其实齐赐知道自己有点坏心,但是好像看到弱气可爱的小花苗,就忍不住更坏心了,想欺负欺负他。

    齐赐笑了一声,说:“好小啊,刚才都没注意,原来是个小男孩。”

    小花苗不会说话,也看不到,但是他听得到,一下就害羞了,白/皙的脸颊突然就红了,特别不好意思,配合着小小的身形,更显得弱气,赶紧拉上自己的小被子,然后用小手捂住自己的脸……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66章 血髓X关楠2》,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