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60章 小鱼仔(老三)X青镜4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青镜怀/孕了,本身打算回家养着,结果被东决“强行”挽留了下来,美名其曰是他家人多,好有照应。

    青镜从没生过,也没想过自己要生孩子,所以根本没准备,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事情突然来了,自己毫无经验,也有点手足无措,就留了下来。

    结果他渐渐发现自己留下来是错误的决定,因为这个家族的体/系十分庞大……

    有各种各样的凤凰,不只是自己这个青鸟,还有鸿鹄鹓鶵鸑鷟和火凤,不止如此,家里还有一条烛龙,怪不得阳气这么正这么足,但是阳气足的同时,压/迫力也很大……

    还有好多奇奇怪怪的物种跑过来串门,青镜简直一言难尽,他已经几千岁的“高龄”了,竟然叫不出这些物种的名字。

    东决需要上学,但是他已经不住校了,每天早上走,下午就会赶回来,每天回来都跟一只大狗一样,赖在青镜身边,青镜有的时候都开始怀疑他的物种了,到底是九命的后代,还是狗的后代啊?

    而且这个看起来傻兮兮,笑起来一脸小天使笑容的傻大个,竟然是个不折不扣的急色鬼,好几次青镜睡着午觉,猛地就从梦中惊醒过来,身/体快/感连连的打颤,东决竟然吻着他的身/子,弄得青镜真的想反过来日了东决。

    但是青镜现在根本做不到,如果能做到,也不会落到自己生孩子的地步……

    青镜老实的在家里呆了几天,然后就有点心里长毛,他以前都是出入*的,每天过的非常充实,现在整天呆在家里,感觉吃了睡睡了吃,都要长毛了,不是长毛就是长胖。

    这天家里没人,全都出去了,青镜也琢磨着趁着东决回来之前,自己也跑出去玩玩,天天看着东决那张傻大个的脸,看都看腻了。

    青镜想着去哪里玩,结果就接到了一个电/话,竟然是红枭打来的,红枭有一个项目想邀请青爷加/盟,他约了第三方今天下午谈生意,问问青爷愿不愿意加/盟。

    青镜一想到红枭,突然就有点想笑,不知道红枭这会儿是不是怀/孕了,毕竟自己之前走的时候,可是给红枭的酒杯里下了点好东西,平先生是个普通人,他们两个做一百遍也不可能有孩子,但是自己下了药就不同了,绝对一发中的。

    青镜愉快的就答应了,然后穿好衣服准备出门,出门的时候没有任何人在,很顺利的就跑了出去,青镜开了自己的车,就赶到了和红爷约好的酒店。

    他走进去的时候时间刚好,是一件包间,有服/务员引导着,青镜走进去,就看到了红爷,红爷脸色很红/润,看起来气色不错,比之前见面好像还有点略微的圆/润了一些,但是身材仍然苗条婀娜,毕竟人家是天天唱曲儿的。

    青镜早就觉得红爷再长点肉才好,之前红爷身材瘦高,青镜反而喜欢摸起来有些肉肉的,手/感更好,也好生孩子……

    好吧,一想起生孩子,青镜就有点痛苦。

    红爷并不是一个人坐着,旁边也不是第三方的人,而是平先生……

    平先生好像一个跟班,坐在红爷旁边,见青镜走进来,就戒备的盯着青镜。

    青镜笑眯眯的和红爷握了手,自己的手掌差点被平先生给瞪穿了,三个人落座之后,立刻进来了一个看起来六十多岁的老头。

    青镜一看,冤家路窄啊,竟然是那个想要偷东决家里投标书的那个啤酒肚。

    啤酒肚走进来,脸上笑眯眯的,似乎一眼就看上了红爷,毕竟他们这几个人里,只有红爷身材纤细,长得漂亮,青镜虽然长相惑人,但是他身材算是高大的类型,也自诩是总攻,比那个啤酒肚高半头还要多,啤酒肚自然目光盯着纤细的红爷看来看去。

    青镜看到这个啤酒肚就觉得有脾气,没动声色,准备给他点颜色看看。

    三方开始谈生意,本身红爷是很有诚意的,结果把青爷叫过来,哪成想青爷是来纯粹捣乱的,一开口把价/格抬成了天价。

    啤酒肚脸色都僵了,笑着说:“没事没事,买卖不成仁义在,今天我请客,来来喝酒,我再去要一瓶来,咱们开瓶好的。”

    啤酒肚说着站起来走出了包间,然后去找服/务员了,去了有一会儿,没见到服/务员,自己拿回来了一瓶红酒,给大家倒上。

    青镜看着他倒红酒,红爷和平先生都是普通人,觉得这个啤酒肚老奸巨猾,一开口就不像好人,但是不知道他干什么猫腻儿。

    青镜就不同了,青镜看了看拿瓶红酒,心想着这点儿把戏还没自己拿手呢。

    红酒倒好之后,啤酒肚就举着杯子说:“来来,咱们干了。”

    红爷也拿起杯子来,刚要喝酒,青镜突然伸手拦住了,笑着说:“你身/体不好,还是我替你喝吧。”

    他这一样说,立刻又迎来了平先生“怨毒”的目光,平先生看来还不知道红爷怀/孕了,毕竟他们都是普通人,估计不太好接受,都没往那边想。

    青镜拿起酒杯,轻轻的晃了一下,酒杯里的酒看似没有什么变化,青镜一仰头,瞬间都给干了。

    啤酒肚转而看向青镜,虽然身材高了一些,但是这张脸长得真是风/流至极,眉眼之间闪烁着魅惑之气,喝了酒之后脸色红/润起来,更是漂亮精致。

    啤酒肚贼眉鼠眼的,青镜又抢过平先生的杯子,也一口闷了,看的平先生直咋舌,青镜第三口喝了自己杯子里的酒,然后笑着说:“您也喝啊,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

    啤酒肚脸色一僵,干笑着说:“喝喝喝……”

    他说着,一脸艰难的举起酒杯抿了一口,青镜笑着说:“真没诚意,一口全喝了,不然不给面子。”

    啤酒肚脸色更加难看了,没有办法,只好一仰脖子,全都闷了,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

    啤酒肚喝完了之后,感觉卷着舌根,立刻站起来说:“我……我去趟洗手间。”

    他说着冲出了包间,冲出去之后还有呕吐的声音,隔着门都听得清清楚楚。

    红爷奇怪的说:“他怎么了?”

    青镜冷笑一声,说:“没安好心吧。”

    平先生一下反应过来,说:“酒里有东西?”

    红爷吓了一跳,说:“那你还喝?你把我们都喝了!”

    青镜摇手说:“没事,你们在这儿吃点东西,我出去教训教训那个啤酒肚。”

    他说着站起来往外走,浑然不像有事儿的人。

    青镜走出去,就听见剧烈的呕吐声从洗手间的方向传过来,他走过去,还有服/务员说:“先生您没事儿吧?”

    啤酒肚趴在洗手池上剧烈的呕吐,看来想要把肚子里的酒吐出来,但是没有办法,生气的踹开那个服/务员,说:“滚开,别碍事!”

    那服/务员被踹的怕了,赶紧离开了,差点撞到走进来的青镜。

    青镜笑眯眯的站在啤酒肚后背,啤酒肚本身在吐,一照镜子差点吓一跳,后背竟然悄无声息的站了一个人。

    啤酒肚“啊”了一声,定眼一看是青镜,这才干笑说:“青老板。”

    青镜笑着说:“酒力这么差啊?看你吐得挺辛苦的。”

    啤酒肚一顿干笑,酒力有安眠药,发作不是太快,但是下了很大剂量,喝一口还好,喝多了那剂量都能死人的。

    啤酒肚觉得青镜喝了那么多,肯定要比自己难受,结果青镜一脸笑眯眯的样子,完全没事儿。

    啤酒肚不可置信的看着青镜,青镜笑着说:“怎么了?觉得很奇怪吗?就你那点小伎俩?也就找个丑陋的妓/女,搞点美/人计,骗骗人家投标书,或者在酒里下点安眠药,还有什么特别的吗?高级一点儿的都没有。”

    啤酒肚听着青镜的话,猛地吓了一跳,说:“你……”

    青镜笑眯眯的,走过去,半弯下腰来,与啤酒肚平视,说:“你上次是不是找了一个姓李的女人,还有一个出来卖屁/股的男人,去骗东决的投标书。”

    啤酒肚吓得脸色苍白,干笑说:“没……没这回事儿……”

    他说着,手里却偷偷的在动,拿出一个带电的东西,猛地举起来,想要去扎青镜。

    青镜冷笑了一声,曲腿一下将啤酒肚的手腕踩在地上,“嘎巴”一声,差点断了,啤酒肚“嗷!!!!”一声惨叫。

    青镜笑着说:“什么啊,防色/狼的工具你怎么还带着?你这样子不会遇到色/狼的。”

    青镜说着,把那个东西踢掉,然后俯身捡起来,觉得挺好玩的,就拿着尖头去扎啤酒肚。

    啤酒肚满身横肉都在颤/抖,电的“嗷嗷”的叫,青镜觉得还挺有/意思的,就又电了两下啤酒肚。

    啤酒肚的叫/声太惨烈了,他带的那些保/镖都在外面,很快听到了声音冲了进来。

    啤酒肚大喊着:“给我打他!!打死他!草他/妈,抓/住他!把他抓/住关起来!老/子今天要给他……”

    教训。

    这两个字还没说出口,青镜已经眯一下眼睛,他没有动,眼睛却散发出一种青色的光芒,猛地一下,冲进来的保/镖和打/手突然感觉到一股狂风,“呼——!!”一声,全部掀翻了出去,砸在墙上,差点吐血。

    青镜笑眯眯的,语气冷的掉渣,说:“我最讨厌被/关起来,你们这些杂碎。”

    青镜的笑容很可怕,那些保/镖瞬间吓怕了,大喊着有鬼,好几个调头就跑,把老板都扔在这里不管了。

    就在这个时候,青镜的手/机却响了,青镜身上怒火很重,低头一看,竟然是东决打来的,时间已经五点多了,东决显然到家了,肯定是发现自己跑出去,所以电/话追过来了。

    青镜一边痛揍这那个啤酒肚,一边接起电/话。

    东决的声音很急促,说:“青镜!你在哪里!你旁边什么声音?出/事/了吗?”

    青镜听到东决着急的嗓音,心里的火气慢慢平息了一些,说:“我没事,正在教训上次要偷你投标书的那个杂碎。”

    东决一愣,快速的说:“青镜,你在哪里,你身/体不方便,千万别出事儿。”

    青镜心说,自己可是神鸟,又不是弱不禁风的柳条,但是话到口头,突然感觉到肚子里一阵绞痛,嗓子里发出“嗬——”的一声。

    东决吓了一大跳,啤酒肚蜷缩在地上,听到青镜的痛呼声,立刻挣扎着爬起来,说:“快……快给我抓/住他!狠狠的揍!别打脸,老/子还要上了他!”

    青镜肚子里一阵绞痛,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的安眠药已经被青镜清理掉了,按说只是喝了红酒,也不知道是不是一口气喝太多了,青镜觉得肚子疼,还有点头晕。

    他猛的回头,眼睛爆出一阵绿光,那些打/手不敢来追,但是青镜心里一阵心悸,他的灵力怎么变得这么弱了,一瞬间弱的不行。

    青镜笑了一跳,强装镇定,快速的回身往洗手间外面走,走一步之后差点踉跄的摔在地上。

    “青镜!青镜!”

    东决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青镜咬牙屏住呼吸,不让痛呼的声音从嘴里泄/露/出啦,完全没办法回答东决。

    就在这个时候,“啪嗒”一声,青镜的手/机掉在了地上,他浑身无力,出了一额头的冷汗,想要弯腰去捡手/机,后面那些打/手却已经跑了过来,冲他冲过去。

    青镜一咬牙,快速的往前跑去,冷汗涔/涔的从后背流下来,疼得他几乎要昏/厥过去。

    “嘭!”一声,青镜猛地一懵,就撞到了什么人,抬头一看竟然是红爷。

    红枭见他半天不回来,要和平先生来找/人,结果就发现了青镜,青镜满脸惨白,全都是汗,下了红枭一跳。

    红枭扶着他,说:“青爷?你怎么了?”

    青镜摇了摇头,后面那些打/手的声音已经响起来了,好像要追过来了,红枭觉得事情不妙,赶紧说:“你背上他。”

    平先生“啊?”了一声,他家红儿竟然让自己背情敌!

    不过平先生可是忠犬,立刻把青镜背起来,感觉他人高马大的,竟然一点儿也不沉。

    两个人背着青镜快速往外跑,到了停车场,平先生的保/镖都留在那里了,他们人也很多,并不怕啤酒肚。

    啤酒肚的打/手追过来,不敢往前走,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跑过来的声音,平先生冷汗都要流下来了,还以为是啤酒肚的救兵,结果跑过来的人竟然是他认识的人。

    打头的年轻人是东海家的老三,平先生见过几次,后面竟然还跟着温白羽和万俟景侯。

    东决冲过来,一眼就看到了躺在车子后座上的青镜,立刻握住青镜的手,说:“青镜!青镜你怎么了?”

    青镜疼的脸色煞白,突然像是泄/了气一样,猛地手一垂,吓得东决一大跳,结果就听“咕噜”一声,有什么东西从车子上掉了下来。

    东决还在发懵,温白羽眼疾手快,一把接住了一个圆溜溜的,白色的,上面带着淡青色花纹的……蛋。

    青镜只觉得瞬间就不疼了,但是身/子非常疲惫,有一种透支的感觉,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口的喘着气。

    东决看到温白羽手里的蛋,奇怪的说:“青镜,你怎么还带着一颗鸭蛋?”

    温白羽:“……”

    万俟景侯:“……”

    啤酒肚一见东家的人来了,不止如此,道上已经退隐的景爷竟然都给请动了,顿时吓得不行,赶紧灰溜溜的要跑。

    青镜缓过来了一些,眼见啤酒肚要跑,脸色还有些苍白,很简单粗/暴的说:“别让他跑,揍他。”

    东决不认识那个啤酒肚,也不知道/学/姐是他派过来的,但是青镜的话简直是圣旨啊,啤酒肚一帮人都吓怕了,被狠揍了一顿,一条命差点去了半条。

    青镜后来睡着了,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家里了,而且还天亮了,他一个人躺在床/上,旁边的位置放着一个软垫子,上面放着那颗白色的,带着淡青色花纹的蛋宝宝。

    青镜一看,顿时高兴起来,他的宝宝终于出生了,一看就是个鸟蛋,太标准了,上面还有青鸟的花纹,生出来绝对是个可爱的小鸟宝宝!

    青镜顿时觉得还是自己的基因强大,什么鲛人九命的基因都没有青鸾强大,看宝宝的样子就知道了。

    青镜抚/摸/着蛋宝宝,东决推门走了进来,见他醒了,惊喜的说:“青镜你醒了!吓死我们了,饿了没有,吃点东西吧!”

    东决端了一碗粥过来,还热/乎/乎的,旁边有几样精致的小菜,肯定是他自己做的。

    青镜见那个傻大个一脸欣喜的样子,不由得挑了挑眉,他现在也不怀/孕了,自己禁欲三个月,时间还真是够长的,期间只有东决揩揩油,青镜一直都有一个远大的抱负,那就是上了东决,还没有实现,现在正是实现的好机会……

    青镜拨/开东决的手,让他把粥和小菜放在桌上,突然伸手搂住东决的脖子,含/住他的耳/垂轻轻的舔,嗓音沙哑魅惑的说:“我现在好难受,想要你帮我含一下。”

    青镜说着,抚/摸/着东决的嘴唇。

    东决嗓子里发出“咕嘟”一声,呼吸一下粗重起来,猛地一把将青镜抱起来,两人跌跌撞撞的冲进浴/室,“嘭”一声关了门,东决立刻顺从的蹲下来。

    “嗬……”

    青镜颤/抖了一下,嗓子猛地吸了一口气,手指插/进东决的头发间,腹部的肌肉不停的颤/抖收缩,舒服的双/腿无力,一下倒在了地上。

    东决猛地一下伸手接住他,青镜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因为身/体还虚弱,竟然爽的要晕过去,比之前敏/感太多了。

    青镜很快发/泄/出了一些,东决傻呵呵的笑了一声,被弄了一脸,但是一点儿也不生气,说:“青镜你好快啊。”

    青镜:“……”他被傻大个鄙视了!

    青镜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这么敏/感,舒服的紧紧闭着眼睛,还徜徉在快/感的余韵中不能自拔,根本没心情去管东决坦诚的“嘲笑”。

    东决见他青镜急/喘着气,白/皙的皮肤泛起潮/红,美景简直美不胜收,呼吸立刻粗重起来,亲/吻着青镜得嘴唇,说:“青镜……我忍不住了……”

    青镜听见这句话,顿时觉得不好,但是他还没反应过来,猛地被东决抱起来,让他面朝墙,青镜面墙站立着,猛地一股力道往前一冲,青镜“嗬……”了一嗓子,一下紧紧/贴在墙上,感受着东决疯狂的冲撞。

    青镜疼的不行,这是自己第二次,傻大个还是这么粗/鲁,虽然青镜是个男人,完全不需要怜香惜玉,但是他从没想过自己被东决上第二次啊!

    青镜紧紧扒着墙,正巧这面墙上欠着一面镜子,青镜从镜子里看到自己一脸潮/红,眼神迷离的喘息,吓了一跳,这是自己吗,简直太……太羞耻了,竟然一脸爽到要晕的享受表情……

    青镜嗓子沙哑的说:“不行,我站不住了,放开我……”

    东决从身后亲/吻着他的耳朵,声音沙哑性/感,笑着说:“没事,我抱着你。”

    东决简直就是怪力,猛地将青镜真的抱了起来,姿/势更加羞耻了,青镜伸手捂着自己的脸,不敢看镜子,嗓子里发出痛苦的呜咽声,说:“快点……混/蛋你有完没完……还……怎么还来!”

    青镜一连发/泄/了好几次,东决看到青镜一脸憔悴,才勉强发/泄/了出来,青镜吓得魂儿都没了,挣扎着说:“别……别弄进来……”

    他说着要逃跑,东决反而一把箍/住他,猛地将人一下撞进自己怀里,青镜的魂儿一下就飞了,根本不能反/抗,战栗着瘫倒在东决怀里。

    东决眼睛变成了冰蓝色,紧紧搂着失神的青镜亲/吻,笑着说:“你好漂亮,我喜欢你青镜……”

    青镜感觉自己要死过去了,翻个白眼,东决这个死颜控,每次说喜欢自己之前都要说自己漂亮,还有那么多漂亮的人怎么办,他挨个儿喜欢吗?

    青镜不会承认自己这是在乱吃醋,但是东决太诚恳了,问他喜欢自己什么,东决就说身/子、脸,青镜知道自己也没什么内在美,但是好歹说说啊……

    青镜身/体酥/软,懒得动,东决有些不舍的,好像没尽兴,但是又怕青镜受不了,正在磨磨蹭蹭,搂着青镜的脖子好像大型犬一样蹭来蹭去,时不时亲一下。

    青镜都拿他没辙了,这个时候就听到“吱呀……”一声轻响,浴/室的门竟然被顶开了一条小/缝。

    青镜吓了一跳,浴/室的门被推开了,竟然有人进了他们的房间?

    那条小/缝越来越大,越来越大,随即一个白色的小身影从小/缝隙里挤了进来,那是一只……白色的,毛/茸/茸的小身影。

    整个小身/子没有拳头大,短短的四肢,又短又肉,像四个小圆柱体,小四肢上连着小爪子,雪白雪白毛/茸/茸的小爪子,踩在地上直打晃儿,走路不太稳当,一步三摇,就跟喝醉了一样。

    那雪白的小家伙身上流动着淡绿色的青色花纹,是流动的,带着一层淡绿色的光华,就好像3d特效似的,而且是大片特效,绝对不是五/毛钱特效!

    顺着身上流动的淡绿色花纹往上看,小家伙的背上,竟然夹/着两只小小的白色翅膀,翅膀又小又短,就跟小家伙的五短身材一模一样,夹在背上,时不时轻轻扇一下,当然小家伙好像飞不起来,因为翅膀太小了……

    青镜看的目瞪口呆,这是什么东西?那小家伙长得这么肉,身上都是绒毛,绝对不是一个鸟的样子,而小家伙的头上,顶着半个白色的蛋壳……

    蛋壳蒙在小家伙的头顶上,小家伙本身走路就打晃儿,现在看不见东西,更是晃来晃去的,来回晃着往浴/室里挤。

    东决看着那蛋壳,说:“咦?鸭蛋碎了?”

    青镜:“……”东决他总是“侮辱”自己的孩子……

    青镜忍不住伸手过去,把小家伙头上的半个蛋壳掀起来,这一掀起来,青镜瞬间绝望了……

    说好了是他生孩子呢,说好了青鸾的基因强大呢,为什么这个小家伙,是一只长着翅膀的……小猫咪!

    小猫咪非常可爱,小小的五短身材,身上还长着翅膀,如果非要说,也的确有青鸾的基因,因为他身上有青鸾的花纹,还有青鸾的迷你型翅膀,眼睛随了东决,是冰蓝色的,整个人散发出一种憨憨的萌气。

    小家伙一跌一撞的跑过来,冲着浴缸里的水“喵喵”叫,对,是喵喵叫,青镜更绝望了。

    小家伙似乎想要玩水,见爸爸们都不帮自己,就使劲扇动自己的小翅膀,小翅膀扇动的频率就跟蜜蜂一样,使劲使劲又使劲,这才飞起来一点点,小爪子快速的配合着去扒浴缸的边沿,挠了好几下才扒住,然后“噗通”一声,跌进了浴缸里。

    青镜吓了一跳,虽然长得跟只猫似的,但是好歹是自己儿子,万一淹死了,自己太亏了,三个月呢!

    青镜赶紧把小家伙捞起来,但是他显然想得太多了,因为这只看起来像小猫咪,又长着翅膀的小家伙,其实有很大一部分鲛人的特点。

    小家伙立刻从水里浮起来,然后仰着头,使劲刨着水,来了个标准的狗刨,在水里“哗啦呼啦哗啦”的游着,无比的畅快,还“喵喵喵”的叫……

    青镜立刻傻了眼,这到底是什么物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60章 小鱼仔(老三)X青镜4》,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