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59章 小鱼仔(老三)X青镜3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东决看见青镜冲进卫生间,赶紧也站起来跟着跑进去,青镜吐得天昏地暗,本身还觉得没什么事儿,现在一听,腿都软/了,身/子一下就没了力气,估计是吓得。

    虽然青镜一直想要孩子,他想要繁衍后代,但是他真的没想自己生啊,他可是一直高高在上的青鸟,怎么可能自己生孩子,结果没想到碰到了一个鲛人和九命的杂交品种!

    怪不得青镜没看出来东决的物种,因为他的物种本身就不纯,而且行走在普通人之间,和自己一样,也做了伪装,那种温暖的体温,其实是一种表露。

    青镜现在后悔的肠子都青了,一脸菜色,根本说不出话来,刚才没觉得怎么样,现在觉得一口饭都吃不下了,难受的厉害,嗓子一直在滚动,随时要吐一样。

    对于青镜来说,生孩子真是一个陌生的事情!

    东决冲进来,扶着要跌倒的青镜,说:“你怎么样?我服你去休息一下吧?”

    青镜甩开东决的手,他现在脸都丢光了,简直没脸见人,更没脸见始作俑者,不过说到底,始作俑者好像是自己,如果不是自己觉得东决身材高大,胯部好看,应该好生孩子,也不会去招惹他,也不会被强上了,当然也不会自己生孩子……

    青镜毁的肠子都青了,捂着嘴推开卫生间的门又走出去,东决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青镜好像生气了,也不知道为什么。

    青镜的脸色很差,也吃不了东西了,好像随时要晕倒一样,身为大哥的东雩站起来,说:“我帮你安排一下客房吧,你稍微休息一下。”

    青镜虽然不想,但是他真的走不出这个屋子,感觉自己要死了一样,只好艰难的点了点头,东雩带着青镜上楼去客房,东小白正好也吃完了,举着勺子说:“哥/哥!我也去!也去!”

    东雩没办法,谁让他是宠弟狂魔,就抱起东小白,东小白咯咯的笑着,把自己的小/嘴巴往东雩脸上蹭,蹭了东雩一脸的酱汁。

    东雩捏着东小白的鼻尖,说:“臭小子,又犯坏是吧。”

    东小白一直笑,还摸自己的小鼻子,奶声奶气的说:“没有!没有!小白最乖了,才不坏。”

    青镜跟在后面上楼,看着坐在东雩手臂上的东小白,一点点,超级可爱,像是个小豆包一样,穿着小猫咪的衣服,脚上也踩着小猫咪的拖鞋,又狡黠又卖萌。

    青镜心里想着,孩子果然很可爱,但是问题为什么是要自己生啊,虽然某种意义上的确是自己生的孩子才最可爱,可绝对不是这种意义上的“自己生”!

    到最后青镜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脑子里一团乱粥,搅在一起拉不开栓,纠结的要死,满脑子只剩下了自己生……

    东决看着青镜跟着大哥上楼去了,脑袋顶上的耳朵差点冒出来耷/拉在头上,好像一只落魄的大狗,一脸不开心的样子。

    东海见到东决也不吃饭了,坐在沙发上叹气,走过去说:“怎么了?”

    东决不高兴的说:“青镜好像生气了,我也不知道怎么惹他不开心了。”

    东海有些无奈,叹了口气,自己也不算傻吧?身为一个前任鲛人王,东海觉得自己的情商和智商都很过关,然而东决这个儿子,情商竟然遗传了九命,简直是要命。

    东海拍了拍东决的肩膀,说:“放心吧,他只是害羞了。”

    东决疑惑的说:“啊?害羞?”

    东决仔细想了想,青镜那个表情,完全不是害羞啊,害羞应该脸红嘛,自己看到青镜的时候就容易脸红,这才叫害羞,青海那个样子,明明是瞪着自己,一脸的纠结和厌恶,恨不得把自己开膛破肚的感觉,狠呆呆的。

    东海见他不解,顿时头疼的要死。

    这个时候万俟景侯也走过来了,坐在沙发上,他吃完了饭,准备看电视,温白羽还在吃饭,见他走过去坐在东决旁边,立刻眼皮直跳,依照他对万俟景侯这个老流氓的了解,万俟景侯可能要给东决出馊主意。

    温白羽是制止不了万俟景侯的,所以只能默默的替青镜默哀……

    果不其然,万俟景侯说:“你和他表白了吗?”

    东决惊讶的睁大眼睛,说:“这……我们是朋友。”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说:“怪不得他不高兴呢,原来是这样,你把朋友都弄怀/孕了?”

    东决一听,又是一愣,好像醍醐灌顶一样,感叹说:“原来我喜欢他?”

    温白羽翻了一个白眼,平时只知道东决是个大号的“小天使”,没想到东决竟然这么迟钝,都上了床了,还说是朋友!

    万俟景侯说:“现在去表白吧,生气对孩子不好。”

    东决听了,立刻“噌”的站起来,“登登登”几声冲上楼去,立刻去找青镜了。

    九命抱着汤盆正在喝鱼汤,把最后一点儿鱼汤都喝干净了,一脸奸笑的说:“青镜会不会生一条小鱼?太好了,又有的吃了!”

    东海无奈的说:“青镜的原型应该是青鸾,或许生的是一只青鸟。”

    九命一听,似乎有些遗憾,不过还是两眼放光,说:“鸟啊,鸟我也吃!”

    温白羽:“……”

    温白羽差点忘了,猫也吃鸟的!青镜家的儿子生出来,安全就是一个大问题,因为他有个很不靠谱的……爷爷……

    东海突然笑了一下,伸手一下将九命打横抱起来,九命顿时挣扎起来,说:“你干什么啊!?”

    东海笑着说:“你也吃鸟?正好,我这有个鸟,要吃吗?”

    九命本身还在挣扎,突然眼睛一亮,就不挣扎了,说:“啊?你不是鱼吗?怎么有鸟?”

    东海笑着说:“真的,没骗你,还很大,要吃吗?”

    九命顿时高兴的说:“要吃要吃!快给我吃!正好我还没吃饱呢!”

    东海“呵——”的一笑,说:“真乖,那咱们回房间吃鸟。”

    九命还欢呼着,两人就上楼去了。

    温白羽:“……”太猥琐了,简直不能直视。

    温白羽感觉背后有两道炙热的光芒射过来,一回头,就看到万俟景侯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

    温白羽心中一跳,右眼皮一跳,感觉有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

    果然,就听万俟景侯笑眯眯的说:“白羽,我也有大鸟,要吃吗?”

    温白羽:“……”

    温白羽一阵沉默,脸上慢慢的殷/红了,突然大喊一声:“滚蛋!你以为我是傻猫呢!”

    东决冲上去的时候,东雩正好抱着东小白从房间出来,东决火急火燎的,冲进房间,“嘭”的一声把门撞上,那大高个头,好像要和青镜拼命一样。

    东雩看着紧闭的房门摇了摇头,东小白则奇怪的眨了眨眼睛,东雩就抱着东小白走了。

    青镜刚躺下来想要休息,就听到“嘭”一声,有人冲进了客房,吓了青镜一大跳,起身一看,竟然是东决。

    青镜说:“你怎么进来了?”

    东决站在门口,和半躺在床/上的青镜对视,脸上突然有点红,有些羞涩的不好意思开口。

    青镜看着他人高马大,突然脸红了,顿时后背发/麻,说:“我问你进来干什么,你脸红什么!”

    东决更不好意思,往前走了几步,站在床边,说:“青镜……我……我喜欢你!”

    “梆梆!”

    青镜的心脏顿时飞快的跳了好几下,好像砸夯似的,震的自己感觉天摇地动的。

    青镜睁大了眼睛,随即笑着说:“你是喜欢我的身/子吧?”

    东决被他这样一说,看见他的笑颜,顿时有些神魂颠倒,痴迷的盯着,然后缓缓的点了一下头。

    他们两人的交集就是在做/爱上,青镜只是随口一问,毕竟所有说喜欢自己的人,都是看上了自己的身/体,当然青镜一直自诩高大,并不是东决的那种看上。

    哪知道东决这个傻大个竟然点头,当时气得青镜肚子都有些疼了,脸色唰就煞白了。

    东决下意识的觉得青镜生气了,于是立刻改口说:“也不……也不全是。”

    青镜冷笑一声,安慰自己了一下,说:“那还有什么?”

    东决迟疑了一下,诚恳的说:“你……你的脸我也喜欢。”

    青镜:“……”妈/的要气死了!!

    青镜气的从床/上翻身下来,拽着一个枕头就对着东决扔过去,扔了一个又扔了一个,东决全都劈手接住了,一脸茫然的说:“青镜?”

    青镜扔完了觉得不解气,把床单都扯下来扔过去,然后又抓起桌上杯子扔过去。

    东决吓了一跳,赶紧全都接住,跟杂耍似的,一脸关心的说:“青镜不要扔杯子啊,小心碎了扎到你,你还没有穿鞋,别光着脚,地上凉的。”

    青镜气的要死了,他特别想暴打一顿东决,让他看上自己的身/子和脸,简直就是个肤浅的渣男!

    东决把东西全都放回去,然后走过去,一把将赤着脚站在地上的青镜打横抱起来。

    青镜吓了一跳,自己身材高大,还没人这么打横抱着自己,实在太羞耻了,可是他也不敢挣扎,因为身/体有些吃力,刚刚吐了那么多,身上还虚的厉害。

    东决把他放在床/上,说:“地上凉,你别踩在地上。”

    青镜气的要死,可是东决老是一脸诚恳,好像自己欺负老实人一样,明明是他欺负自己。

    青镜这辈子都没觉得委屈过,这次简直就是阴/沟里翻船,彻底栽了,他有想过,自己怎么可能生孩子,明明是应该找个人给自己生孩子,不如趁早弄掉算了。

    可是青镜又舍不得,他本身就是怕寂寞的种/族,而且还从幽暗的墓葬中爬了出来,这辈子最想要的就是孩子,现在孩子来了,虽然是自己生,但是青镜也舍不得弄掉。

    青镜这好不容易纠结完,东决就跑过来捣乱,青镜安慰自己,反正孩子已经有了,等休息好了自己就离开,气不过还躲不过吗,远离这个傻大个,自己的寿命也能长点。

    青镜安慰着自己,东决见他不说话,又不好意思的诚恳说:“青镜,我真的……真的喜欢你。”

    青镜翻了个白眼,怕气坏了自己,没有答话,东决又诚恳的说:“我……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你……你太漂亮了,后来没想到又见面了,我那时候太高兴了。”

    青镜回想了一下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东决递给了自己一条手帕,原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东决就对自己图谋不轨了,原来以为他是个傻大个,结果是个没节操!

    青镜又翻了一个白眼,实在不想和他说话,结果东决跪在床边,一副诚恳的表情和青镜讲自己有多喜欢他,第二次见面他们在洗手间里,东决感觉有多爽……

    青镜觉得东决是想来气死自己的,绝对是,气的青镜脸都红了,一半是气的,另外一半则是羞耻的,那可是他第一次被人上,而且还感觉到了快/感,主动坐在东决腰上晃腰,不断的索吻,这辈子最大的羞耻莫过于此,青镜都不想提起,偏偏东决还一脸回味的夸奖青镜多美多美,多漂亮,多紧!

    青镜气的抬手就要抽飞东决,东决反应很快,一把抓/住青镜的手,突然脸红的要命,一脸不好意思,低垂着眼睫,一脸羞涩地说:“青……青镜……我可以吻你吗?我……我想吻你,我有点忍不住了……”

    他说着,低下头来,将青镜的手压在耳边,猛地含/住了青镜的嘴唇。

    青镜心里一阵哀嚎,刚刚明明是疑问句,结果现在竟然真的吻下来了,自己还没答应呢!

    东决的吻技都是青镜教的,但是学习能力很快,而且东决身上带着一股强大的掠夺感,吻得很火/辣,异常的刺/激,青镜也不知道是不是现在自己身/体很敏/感,竟然被吻得连连打颤。

    就听东决傻笑了一声,不好意思的说:“青镜,你那个顶到我了……”

    青镜:“……”好想死,给个痛快吧。

    东决压着他的手,青镜感觉不舒服,他不喜欢这种给掌控的感觉,挣扎了一下,东决还以为他要起来,就放开了青镜的手腕,想要直起身来,哪知道青镜的手腕一放松,突然搂住了东觉得后背和脖子,主动含/住了东决的嘴唇。

    东决一阵欣喜,一边含糊的说“我喜欢你”,一边亲/吻着青镜,不断的在表白。

    其实某种意义上,青镜也喜欢东决的身/子,不然也不会第一眼就看上了东决,想让东决给他生孩子,虽然事与愿违,但是不得不说,和东决做/爱的时候,即使是被压,竟然也很爽,让青镜战栗不止,那种感觉几乎刻骨铭心。

    青镜有些自暴自弃,因为他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这个傻大个了,而且还是被压出来的喜欢,简直没话说了。

    东决发现青镜的软化,惊喜的说:“青镜,你也喜欢我吗?”

    青镜心里吐槽着,孩子都有了,才问这句话?

    不过表面上一点儿也不能认输,嘴角挑了挑,露/出一副高冷的笑容,伸出手指挑了挑东决的下巴,笑着说:“那要看你的表现。”

    东决立刻说:“怎么表现?青镜你尽管说。”

    青镜知道自己现在身/子不行,但是他胸腔里一团火在烧,都是被东决撩的,绝对不能放过他,眼睛盯着东决的嘴唇,伸手去摸了摸/他硬/邦/邦的下唇,笑着呵了一口气,说:“帮我含一下。”

    东决一脸迷茫,说:“啊?”

    青镜笑了一声,说:“不会吗?我教你。”

    东决立刻点了点头,顺着青镜的动作爬上/床去,青镜自己褪/下裤子,看的东决呼吸都粗重了。

    东决顺着他的动作,慢慢低下头去,真的含/住了他,青镜爽的直接倒在床/上,满头都是汗,粗重的喘着气,手指插/进他的头发间,轻轻的扯着,鼻子里发出粘腻的鼻音,断断续续的说:“好烫,别……别咬我……”

    东决看着青镜轻轻扭/腰的媚/态,感觉自己的火气也起来了,眼睛瞬间从黑色变成了冰蓝色,“嗖”的一声,头顶上竟然冒出了两个黑色的猫耳朵。

    青镜的手还抓着他的头发,突然摸/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低头一看,竟然是猫耳朵,这个傻大个卖什么萌!

    青镜忽然想到,东决其实并不是单纯的鲛人,他的本体应该大体是鲛人,但是还有九命的血统,所以会有猫耳朵,这猫耳朵有点大,长得也尖锐,像是豹子的耳朵,看起来很有威严。

    青镜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东决的耳朵,一摸之下,东决突然“嗬!”的抽/了口气,青镜这才发现,原来东决的耳朵这么敏/感?

    有好玩的东西怎么能不玩?

    青镜立刻轻轻/揉/捏着东决的耳朵,又是捻又是划,东决的呼吸更快了,口腔变得无比炙热。

    一瞬间,东决突然放开了青镜,青镜刚要被抛上高点,迷茫的喘着气,看着东决。

    东决一双冰蓝色的眼睛,顶着黑色的耳朵,喘着粗气正看着他,之前明明是那种傻大个的样子,但是现在,竟然有一种强烈的掠夺感和压/迫感。

    这个时候青镜才意识到,这个总是喜欢脸红的大号“小天使”,他其实是个龙种,而且还是鲛人王的后代……

    青镜瞬间感觉到一种危/机意识,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东决突然把他的腿曲起来,架在自己的肩膀上,青镜下了一跳,使劲挣扎着,说:“不能……不能做。”

    青镜吓毁了,怕东决突然进来,那样肯定会伤害到孩子。

    东决只是粗喘着气,说:“我知道。”

    他说着,埋下头来,亲/吻着青镜细腻的大/腿,然后往后吻去,没有在含/住青镜,但是青镜却如遭雷击,立刻捂住自己的嘴,呻/吟的声音差点喊出来,无助的张大眼睛,说:“你……你舔那里干什么……”

    东决笑了一声,声音沙哑的说:“好漂亮。”

    青镜简直要死的心都有了,羞耻致/死,身/体不断抖动着,主动抱住自己的腿,曲起来让东决方便舔/吻他,最后终于没了力气,一下瘫下来,粗重的喘着气。

    东决低笑着说:“出来了。”

    青镜脸上通红,竟然就这么出来了,还是被舔那里,已经没脸见人了。

    青镜不睁眼,死死闭着眼睛,东决亲了亲他的额头,帮他擦干净身/子,然后盖上被子,坐在一边看着青镜睡觉。

    东决的目光太火/辣了,青镜刚开始睡不着,心里想着,自己也没有造孽啊,为什么会遇到这么一个克星?

    不过后来真的太困了,就睡着了,睡得还挺踏实,一睁开眼睛,天已经蒙蒙亮了。

    床很大,东决就躺在他旁边,一条手臂垫在他脖子下面,另外一条手臂搂着他的腰,两个人靠在一起,怪不得这么暖和。

    青镜见他没醒过来,瞧瞧伸手放在东决的胸口上,轻轻的抚/摸/着,好暖和,是他喜欢的体温,任何人都比不上这种体温,一边抚/摸,还有一种脸红心跳的感觉。

    青镜似乎摸上了瘾,手/感硬/邦/邦的,但是很舒服,他的手悄悄从东决的衣服里钻进去,贴着他的肌肉抚/摸。

    这傻大个有一身他羡慕的肌肉,尤其是人鱼线,怪不得这么漂亮,原来他本身就是人鱼,谁能和鲛人比人鱼线?

    东决的人鱼线太性/感了,他睡觉有点不老实,裤子松松垮垮的,露/出人鱼线来,简直骚气无比。

    青镜的手有些颤/抖,顺着人鱼线轻轻/抚/摸。

    就在这一瞬间,“啪!”一声,东决猛地睁开眼睛,一把抓/住了青镜的手腕,刚刚醒来的东决带着一股强大的气场,那种龙种的气息很浓郁,一股强烈的阳气扑面而来,冰蓝色的眼睛仿佛是老虎一样盯着青镜,脸上带着浓重的情/欲。

    青镜吓了一跳,傻大个突然黑化了……

    不过显然东决并没有黑化,只是没醒过神来,他眨了眨眼睛,打了一个哈欠,眼睛就从冰蓝色变成了黑色的伪装色,然后露/出一脸“小天使”的表情,说:“早啊。”

    青镜松了一口气,幸好自己的偷袭对方不知道,赶紧把手抽回来,含糊的说:“早。”

    哪知道东决突然说:“你刚才摸的我好舒服,再摸/摸/我可以吗?”

    青镜:“……”又想死了……

    青镜绝对拒绝摸/他,因为实在太不好意思了,东决就下了床,也没强求,进了浴/室去洗漱,结果等了好久不出来,青镜也下了床,进了浴/室。

    刚一进浴/室,一股阳气就扑面而来,带着浓重的情/欲,东决坐在浴缸的边沿,没穿裤子,暴/露着他性/感的人鱼线,竟然亲/吻着自己的衬衫……正在和右手/交流/感情,一脸的痴迷。

    青镜差点羞愤而死,他那件白色的衬衫,在他走进来的一瞬间,猛地被溅上了好多不明液/体……

    东决完全没有不好意思,笑着说:“青镜的衬衫香香的。”

    青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59章 小鱼仔(老三)X青镜3》,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