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58章 小鱼仔(老三)X青镜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洗手间的隔间里传来越来越粗重的喘气声,还有可怜的呻/吟声,东决是个愣头青,纯种的青瓜,现在就化身成了一只野兽,疼的青镜眼泪都流下来了。

    青镜伸手去推东决,无论怎么打他,对方都像一块石头一样,又臭又硬,打得他手都疼了,根本挣脱不开,尤其这对于青镜来说,不只是手臂上的桎梏,那个难以启齿的地方也无法脱离。

    东决像是野兽一样,眼睛瞬间从黑色变成了冰蓝色,紧紧盯着青镜,含/住他的嘴唇,用自己刚刚学来的吻技“迷惑”青镜,青镜疼的想要咬掉东决的舌/头,连说了好几次不要,但是都没有办法……

    青镜一瘸一拐的从酒吧跑出来,简直是落荒而逃,感觉到自己裤子上黏糊糊的,顿时脸色都黑了下来,一出门竟然还有人跟青镜打招呼,笑着说:“青爷今天来玩儿了,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青镜狠狠瞪了一眼,吓得都不敢说话了。

    青镜现在心情极差,赶紧逃离了酒吧,在停车场上了自己的车,快速的开出很远,这才把车子停到路边儿,狠狠的喘了好几口气。

    青镜仰起头来,靠在椅背上,粗喘了几口气,他刚刚是落荒而逃,现在还心有余悸,并不单单只是疼得要死,如果只有疼,青镜就狠狠揍那个傻大个一顿了,然而……

    青镜回忆起来,还觉得心跳飞快,简直羞耻的想要跳车!

    刚刚在洗手间里,东决愣头青一样狠狠要了青镜,别说东决没经验了,青镜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毕竟他身材高大,而且身上带着迷人的荷尔蒙,所有男人女人见到青镜都化成了绕指柔,恨不得跪着让青镜上,怎么可能这样被强上。

    青镜抹了一把脸,他不想回忆刚刚的场景,但是脑子里仿佛过电影一样,不断片儿的来回/回忆,东决毫无经验,在他的身/子里横冲直撞,任是青镜怎么喊不要,东决都停不下来,还亲/吻着青镜的嘴唇,不断的说青镜好漂亮,好舒服。

    青镜完全没办法,也挣脱不开,疼的大脑都发木了,因为根本没什么扩张,自己又是第一次,简直生不如死,他完全没有感觉到东决所说的好舒服,果然被上是个辛苦的活儿。

    青镜为了逃离,不得不调整自己的姿/势,减弱了挣扎,东决下意识的感觉到他不挣扎了,也放松了桎梏,卖力的亲/吻着青镜的嘴唇。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青镜稍微配合了一些,渐渐那些疼痛的感觉变得麻木了,麻木的感觉变得奇怪了,让青镜的魂儿都要飞出去了。

    青镜满脸青筋的捂着自己的脸,深深的喘了一口气,明明是被强上,结果自己……自己竟然感觉到快/感,而且那种快/感是双重的,实在太舒服了,结果明明是强那个什么,最后几乎变成了合那个什么。

    青镜被快/感冲昏了头,主动坐在东决的身上,摆/动细/腰,拉着东决的手,流连自己的身/子,大声的喘息,简直媚/态十足。

    两个人几乎做的天昏地暗,最后东决没忍住,释放在了青镜的身/子里,青镜吓了一跳,这才猛地醒过来,整个人都蒙了,仓皇的穿上衣服,快速的就逃跑了。

    东决在后面追,但是他衣服没穿好,耽误了一点儿时间,青镜赶紧就逃窜了,感觉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来这个酒吧了,这简直是自己的耻辱!

    青镜深吸了好几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还有身/体上的余韵,点了一根烟叼在嘴上,抽/了半天,自我安慰着,幸亏对方只是个普通人,不然后果很严重……

    要知道青鸾是神鸟,天神的繁育已经并不注重性别了,而是阴阳气息,鸾鸟虽然是凤凰,但是并不属于火凤凰,也不属于水凤凰,体质稍微偏阴,真要是找个男人,说不定自己就怀了!

    青镜喘了口气,自言自语说:“幸亏那愣头青是个普通人……”

    自从被上这件不愉快的事情过去之后,青镜因为身/体“受伤”了,在家里休养了一段时间,后面那个地方终于不疼了,伤口也愈合了,这才敢走出家门。

    大约半个多月,青镜就从心理阴影里自我安慰了出来,毕竟他的任务还没有完成,青镜还要物色生孩子的好“器皿”,不能因为这个不愉快的意外,耽误了自己的大事儿。

    青镜专门去了和之前酒吧对角的地方游猎,凑上来的人不少,男人女人都有,但是并没有青镜看得上的,总觉得不是这不好,就是那不好。

    青镜苦恼的坐在吧台上,就看到另外一边有个很眼熟的女人,那个女人浓妆艳抹,幸亏青镜眼尖,这才看出来,原来是东决那个傻大个的学/姐!

    学/姐依偎在一个头发花白,怎么也有六十岁的啤酒肚男人怀里,正在撒娇,撒娇的程度让青镜浑身都是鸡皮疙瘩。

    那个男人搂着女人,还伸手去掐旁边一个纤细少年的屁/股,少年娇俏的呻/吟了一声,配合的软倒在了男人怀里,也是时候的撒娇起来。

    青镜皱了皱眉,心想东决的眼睛是不是有问题,竟然和这种出来卖的女人交往?

    那个啤酒肚的男人突然说:“小李,你和那姓东的小子,有进展没有?这枕边风,吹得可不像是你的作风,动作太慢了,下个星期投标就开始了,我看不到东家的投标书,怎么准备对付他们。”

    那个叫小李的女人说:“不是我不卖力啊,那个东决,完全就是个大脑进水的货,都这么久了,我们也就拉拉小手儿,真是无聊。”

    旁边那个一脸妩媚的少年说:“他是不是不喜欢女人啊?”

    他这么一说,你那个叫小李的女人说:“你别说,上次我在一个酒吧的洗手间里看到,那个傻大个竟然抱着一个男人吻得热火朝天。”

    她这么一说,那啤酒肚的男人立刻看向旁边妖/媚的少年,说:“那不如你去帮帮小李?赶紧把那份投标书给我搞来,时间再慢就来不及了。”

    那边几个人笑作一团,根本没有注意到青镜,完全不知道青镜就是他们口/中被傻大个抱着亲的热火朝天的绯闻男主……

    青镜眯了眯眼睛,心想这原来那女人不只是出来卖的,而且接近那个愣头青还是有原因的,那愣头青愣的天昏地暗,不中招才怪呢。

    不过没想到那愣头青的家境似乎不错,还让人有的可图?

    青镜很快从酒吧出来了,坐在车里,但是并没有离开,点了根烟默默的抽,很快就看到啤酒肚的男人一左一右搂着小李和那少年出来了,似乎准备去隔壁开房。

    现在天黑了,青镜随手把墨镜戴上,遮住一些脸,然后快速的走下车,一边抽烟,一边往他们那边走去,“嘭!”一声,小李“哎呦”叫了一声。

    青镜赶紧低头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没看清楚。”

    小李尖/叫着说:“瞎子啊你!”

    小李的尖/叫/声让喝高的啤酒肚不高兴了,似乎感觉头疼,少年赶紧说:“李姐太漂亮了,瞎子都想吃你豆腐,咱们赶紧走吧,你看老板都等不及了。”

    那三个人说着,就往旁边的酒店去了。

    青镜看着他们的背影,这才慢慢摘下自己的墨镜,笑眯眯的吐了一个烟圈,掂了掂手掌里的钱夹,竟然是刚才一撞之下,从那个叫小李的女人身上掏下来的。

    青镜把钱夹打开,女人的学/生卡果然在,上面写着某某大学,竟然还是个名牌大学。

    青镜看了钱夹之后,随手就把钱夹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然后上了自己的车,扬长而去了……

    东决最近有些唉声叹气,他心里有个疙瘩,怎么也解不开,吃饭的时候也走神,大家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情。

    东决交了一个女朋友,这个家里都知道,还以为是小伙子得了相思病呢,一刻见不到就不开心,还被家里的兄弟嘲笑了一把。

    结果东决实在憋不住了,又觉得自己太笨了,所以就把自己的心事讲给了两个哥/哥听。

    原来东决叹气,并不是全为了那个女朋友,不过也有一点原因。

    东决那天在酒吧的洗手间,把青镜给办了,而且是狠狠的办了,那是东决第一次做这种事情,还很懵懂,但是感觉舒服的要死,头脑发/热的只知道掠夺。

    醒过梦来的时候,发现青镜哭的很惨,之前还一脸游刃有余,仿佛高高在上的男人,满脸挂着泪痕,脖子上身上都是自己啜的青红的痕迹,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最重要是,青镜出/血了,流了好多血,而且不只是血,红白参半,看的东决脑袋都懵了。后来青镜就趁机逃跑了,东决想追他,但是看着自己身上蹭上的血迹,还有点懵,再加上穿衣服,就更是慢了一拍,追出去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

    虽然这个事情是学/姐在和自己分手之后,自己才做的,但是学/姐之后立刻又和自己复合了。

    东决已经是大人了,虽然他的实际年龄没有多大,但是对于人鱼或者猫来说,都已经成年了,东决虽然没和别人做过,但是到底也知道做/爱是什么,之前头晕脑胀直接就做了,后来才心有余悸。

    东决已经和青镜做了爱,而起还把对方弄得那么惨,学/姐现在要和他复合,东决觉得自己既对不起学/姐,也对不起青镜,但是学/姐复合的态度很坚决,东决也找不到青镜,连道歉的几乎都没有。

    东决觉得自己像是个渣男……

    两个哥/哥听完了,顿时都一脸无语的表情,没想到他们三弟平时看起来和小天使一样,还总是嘿嘿傻笑,结果交个朋友竟然搞得这么乱七八糟,而且还强上了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哦不是,是第二次见面的男人……

    大哥东雩拍了拍他的肩膀,转头上楼去了。

    东决一脸奇怪的看着大哥走远的背影,然后二哥也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也上楼去了。

    东决终于忍不住站起来,冲着两个哥/哥的背影喊:“大哥二哥,这是什么意思啊?”

    东决喊了半天,没人理他,东决只好自己苦恼去了,躺在床/上整整失眠了一晚上,他的脑子里回忆的都是青镜媚/态十足的喘息,摇动细/腰主动和自己交/欢的样子。

    早上起来,东决就顶着熊猫眼,用冰水洗了洗脸,然后下定了决心,自己不能做一个渣男,还是和学/姐分手吧,毕竟学/姐是个好姑娘,自己也不能耽误她……

    东决买了点零食,感觉女孩应该都喜欢这个,想要送给学/姐,毕竟自己先提出分手,学/姐一定很生气,吃点零食的话,应该不会太生气吧?

    东决都不知道,这是世界上最廉价的分手费了……

    东决到了学校,上午都有课,上课的时候也心不在焉的,自己和学/姐分手,然后好好道歉,但是青镜那边要怎么办,他也找不到青镜,这些天他又去过那家酒吧,还有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娱乐中心,都没有等到青镜,对于青镜,他只知道一个名字,剩下的一无所知。

    东决心不在焉的上了课,打算去食堂吃饭,然后再去找学/姐,学/姐下午应该没有课。

    东决到了食堂门口,食堂附近有个停车场,传来一阵骚/动的声音,好多要进食堂的女生都纷纷跑过去,小声笑着说:“哎呀,帅哥啊,好像还很有钱的样子!”

    “天呢,是明星吧?”

    “他穿白色的西装太禁欲了!”

    “长得好漂亮!”

    东决奇怪的往停车场的方向瞥了瞥,不知道是什么人到了学校,竟然这么大的排场。

    不过东决也不追星,也不喜欢凑热闹,就准备进食堂。

    刚走两步,突然被人叫住了,回头一看,竟然是学/姐,真是太巧了!

    学/姐打扮的很漂亮,身边还带着一个看起来纤细漂亮的少年,那个少年比东决矮了一头多,比学/姐还要矮一些,竟然比女人还能激发男人的保护欲。

    东决第一眼看到那个少年,猛地就愣住了,因为少年那种纤细脆弱的模样,竟然有些像青镜满脸泪痕的样子。

    东决盯着少年发愣,小李一边冷笑一边想,果然是个死基佬,亏得自己费了这么长时间。

    小李脸上带着笑,说:“东决,这是我朋友,他今天来咱们学校玩儿,我一会儿有课,你要带带他呀。”

    东决奇怪的说:“学/姐,你下午不是没课吗?”

    小李:“……”

    那少年则是笑起来,自来熟的挽住东决的手臂,说:“东决大哥,咱们都是男人,不是方便一些吗,李姐可是你女朋友,带着我参观校园,多不方便。”

    东决闻到了一股香水的味道,而且特别甜,闻了之后有点烧心,心跳突然加快了,觉得心慌的厉害,不知道这是什么香水,虽然男人喷香水不是另类,但是这香水太甜腻,真的不适合男人喷。

    东决把自己手臂抽/出来,有点支吾的说:“学/姐,我有话想和你说。”

    学/姐笑着说:“什么话啊?”

    东决怕自己优柔寡断,再拖累了学/姐,于是硬着头皮说:“我想和学/姐分手。”

    小李立刻一声惊叫,说:“你说什么?!”

    旁边的少年倒是娇/媚的笑了起来,似乎在看小李的热闹,一脸冷嘲热讽的。

    东决说:“问题在我,是我不对,学/姐是个好姑娘,我不能再拖累学/姐。”

    小李则是一脸愤怒,东决他根本没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但是这种分手的借口在有经验的人耳朵里一听,简直就是玩腻了想分了,没有理由,说什么问题在自己,其实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小李本身就不喜欢东决,不过因为东决身材高大,长相英俊,而且家里有钱,当男朋友很有面子而已,再加上有人出钱买东决家里的投标书,小李才跟这个傻大个交往的,已经耐着性子了,没想到竟然首先被甩,实在没脸面。

    东决赶紧把零食包递过去,说:“学/姐你别生气,这个送给你,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又成功的用零食包“羞辱”了小李,小李气的脸色发红,一脸恨相,把零食包使劲甩在东决的脸上。

    傻呵呵的东决还觉得自己是渣男,学/姐生气应该的,并没有躲开,眼见零食包就甩过来了,虽然很轻,但是塑料包装见棱见角,扔在脸上肯定要划伤。

    就听“嘭”一声,一只手猛地从侧面伸过来,一把抓/住了打过来的零食包,没让那包零食摔在东决的俊脸上。

    东决一愣,学/姐也愣了,旁边冷嘲热讽看热闹的妩媚少年也愣住了,侧头去看,竟然看到了青镜!

    东决还以为自己做梦,使劲揉了揉眼睛,那动作傻到没边儿了,顿时惊喜的笑出来,说:“是你?”

    青镜穿着那身白色的西装,无瑕的白色,配合着淡青色的花纹,显得青镜身材纤长,脊背挺拔,大长/腿挺翘的臀/部,一张漂亮又惑人的脸微微笑着。

    青镜走过来,小李一眼就认出他了,是那个和东决接/吻的男人!

    小李还要说话,青镜笑眯眯的说:“这位小/姐,不忙说话,我先给你看看东西。”

    青镜说着,把自己的手/机拨/开,打开了一个视/频,把声音放到最大,还有扬声器。

    因为这边刚才声音很大,似乎在打架,还是男女朋友分手,很多人喜欢看热闹,都围观着没走。

    这样一来,青镜手/机里的视/频就被大家围观了,后排看不到的,也能听到声音。

    小李那丑陋的嘴/脸瞬间暴/露无遗,还有那妩媚少年,被啤酒肚掐着屁/股扭着腰娇/笑调/情的样子也暴/露无遗,少年一看势头不对,立刻调头就跑了。

    学/姐是学校的学/生,简直没有脸了,冲上去要抽青镜的嘴巴,东决吓了一跳,立刻冲过去护住青镜。

    青镜的身手非常好,这点儿小家子气的泼/妇打架招数,青镜还不放在眼里,不过东决傻大个立刻就冲过来,挡在青镜面前。

    小李冲过来推搡着东决,青镜看到他们有身/体接/触就觉得烦,脸色瞬间就冷下来,说:“小/姐,用我报警吗,给扫黄打非办?”

    青镜的嘴巴可是得理不饶人的,小李被指指点点的就跑了,留下东决一脸懵的站在原地。

    青镜见东决发愣,还以为他失/魂落魄,拽了东决一把,把他拽进了食堂,找了个角落坐下来,翘/起腿来,想要抽烟,不过转念一想是学校,就把烟收起来了,冷笑说:“怎么?还舍不得?好女人那么多,你眼睛是瘸吗,找这么一个,现在还舍不得?嫌我多管闲事了?”

    东决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摇头,说:“不是不是,你别误会,我要谢谢你还来不及……我只是……我只是没想过,学/姐接近我,竟然是为了我家公/司的事情,我……”

    东决表达不出来,挠了挠自己的头发。

    青镜笑了一声,说:“你还挺纯情?”

    青镜这样一说完,突然想到东决狠狠箍/住自己,把滚/烫的东西洒进自己身/体的画面,猛地脸上就红了,感觉自己也挺纯情……

    真是见了鬼了!

    青镜咳嗽了一声,毫不客气的把东决的零食包拆开,开始嗑零食吃。

    东决一看,立刻说:“你吃饭了吗?我请你吃饭吧?”

    青镜没好气的笑了一声,说:“我帮你了大忙,你请我吃学校食堂?”

    东决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可是……可是我下午还有课,中午不能出去,要不这样吧,放学我再请你吃一顿。”

    东决说着,不好意思的脸红了,青镜见他脸红,顿时嗓子有些发紧,他鬼使神差的跑过来帮东决,其实说实话还是放不下东决。

    青镜绝对不承认是东决做的他很舒服,前所未有的爽,青镜只是觉得,东决还是他见过的最好的生孩子的对象,结实啊,肯定好生养。

    青镜咳嗽了一声,虽然之前有些“耻辱”的过去,但是不妨碍他扳回一盘,青镜眯了眯眼睛,露/出一脸的魅惑,压低了声音,凑到东决耳边,笑着说:“晚上,我想去你家。”

    东决一听,说:“好啊好啊,我做饭很拿手的,去我家吃也可以!”

    青镜:“……”

    这么明显的性暗示,东决听不出来?青镜突然觉得自己应该和东决正面说话,不应该暧昧的暗示他。

    两个人吃了食堂,东决去小卖铺又给青镜买了好多好多的零食,让他坐在食堂等着自己,下午只有两节课,很快就下课了。

    青镜翻了翻白眼,他才不坐食堂,不过零食照收不误了,坐在车子里等着东决。

    不到四点下了课,青镜开车,带着东决准备去东决家里,青镜还以为东决单独住,到了家里,先吃顿东决的手艺饭,然后再*,这回一定要把东决按在床/上,做到他哭着求饶。

    说实话,东决那一身肌肉,流畅的小麦色皮肤,很能吊起青镜的胃口,尤其是性/感的人鱼线,实在太性/感,只要看一眼,青镜就会口干舌燥。

    青镜一直以为自己的身材就够好的,而且自己喜欢纤细一些的,没想到看到东决之后,青镜的认知都颠/覆了,如果不是因为之前有不愉快的经历,青镜很乐意和东决做/爱,前提是自己是一号……

    一想到东决那完美的身材,青镜开车的速度都加快了,有点忍不住自己的躁动。

    青镜知道东决是个富家少爷,毕竟那个女人为了东决家里的投标书,一直在卖弄心机,结果没想到东决竟然住在市中心,而且是这种贵到吐血的高档楼/盘,复式结构,每间房子的面积都非常大。

    青镜也曾经想在这里买一套房子,毕竟出入方便,适合他游走花丛,不过青镜的生意多在江浙一带,来北/京只是刚刚发展,还没有步入正轨,所以就没有入手房子。

    青镜把车停好,跟着东决上了电梯,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暗淡的电梯光辉,照应在青镜的脸上,看起来几乎要散发光芒,好看的晃眼。

    东决对着青镜傻笑了两下,还挠了挠头,青镜也笑了一声,说:“你脸红什么?”

    东决有点不好意思,说:“没……没有。”

    青镜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很少有人看到自己没有性/欲的,青镜对东决的身/体也很着迷,就主动靠过去,伸手搂住东决的脖子。

    “嗬……”

    东决粗喘了一声,两个人的嘴唇立刻贴在了一起,互相厮/磨着对方,东决仿佛被触动了机括,猛地按住青镜的腰,“咚!”一声,两个人靠在电梯门上,发狠的吻了起来。

    青镜被压在门上,感觉几天不见,东决的吻技生涩了一些,有点不知如何是好,不过这种生涩感突出了青镜的成就感,那种掌控一切高高在上的感觉又回来了。

    青镜立刻信心满满,隔着衣服抚/摸/着东决的后腰,另外一手托着他的脖子,抚/摸/他的耳朵,嘴唇不断的含吻着东决的嘴唇,轻轻推动自己的舌/尖,啜/着东决的舌/头。

    青镜的嗓音里还适时的发出“嗯……”的呻/吟声,表达自己的舒服,弄得东决头都要炸了。

    “叮——”一声,电梯门打开了,楼层到了。

    东决和青镜却没有分开的意思,两个人后退的从电梯里跌跌撞撞出来,“嘭”一声,又抵在楼道的墙上抵死缠/绵。

    东决的学习能力太强了,刚刚生涩的吻技因为学习,快速的熟练起来,现在不只是青镜一个人卖力了,东决的吮/吸含吻也让青镜非常舒服。

    东决还会伸手抚/摸青镜的耳朵脖子,学着青镜的动作,弄得青镜浑身的汗毛都要张/开了,爽的不行,双/腿竟然有些发软,几乎要靠着墙面出溜下来。

    东决觉得还不够,他明明只是想请青镜过来吃饭,然后道歉,他绝对没想/做这种事情,但是他忍不住,胸腔里好像有个炮仗,马上就要爆/炸了,紧紧箍/住青镜的腰,把手伸进了他的裤子里。

    “嗬!!”

    青镜一声惊呼,猛地睁大了眼睛,东决摸得他很舒服,没想到这愣头青,竟然主动帮他纾解。

    两个人互相厮/磨着,亲/吻着,热切的呼吸着,幸亏整个楼层都只有一户,不然有人路过就尴尬了。

    然而虽然只有一户,还是有人路过的……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从小饭馆回来,电梯门一开,就看到“小天使”东决,压着一个穿白衣服的年轻男人,两个人几乎忘我的热/吻着……

    温白羽:“……”这叫一个尴尬……

    温白羽脸皮薄,都不敢出声了,站在原地僵着,万俟景侯咳嗽了一声,东决吓了一大跳,立刻回过神来,猛地一回头,赶紧给青镜整理衣服。

    青镜的白衬衫都被拽出来了,裤子也被打开了,东决快速的给他整理衣服,然后不好意思的说:“温叔叔,万俟叔叔……”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打开门说:“别在外面。”

    东决更是不好意思,脸上通红,他那个高大的身材,小麦色的皮肤,脸皮竟然这么容易红。

    青镜以为东决一个人住,万万没想到,还有什么叔叔,那个叫万俟的叔叔,身材非常高大,和高大的东决一般高,但是并没有东决那么多肌肉的感觉,脸长得实在太漂亮了,也不能说漂亮,而是完美,因为一点儿没有阴柔之气。

    青镜不免多看了两眼,毕竟自己是神祗所以才有这样的容貌,他很少看到普通人有这样的容貌。

    身材高大,脸长得不错,看起来生孩子也不错?青镜打量着万俟景侯,眼睛转了转,盯在万俟景侯的臀/部和胯部看了看,胯有点窄,可能不太好生。

    万俟景侯如果知道青镜盯着自己看,好不好生孩子,不知道表情是什么样子……

    青镜的目光又转到温白羽身上,乍一看感觉很普通,但是仔细一看,这个留着长发的男人,气质难得的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温和,磬人心脾,仔细一看,容貌也是精致难得,而且身上的气息很好闻,暖洋洋的,青镜喜欢这种暖洋洋的感觉。

    青镜的眼睛瞬间就亮了,感觉温白羽符合自己的口味,身材纤细,但是并不是干瘦,估计好生孩子!

    温白羽被青镜打量的后背直发毛,万俟景侯见青镜老看温白羽,立刻沉下脸来,走过去挡住温白羽,低头在温白羽嘴唇上亲了一下,说:“晚饭想吃涮火锅。”

    温白羽没好气的说:“你怎么不早说,现在都要到吃饭点了,我哪给你去买那么多涮菜。”

    青镜一看,原来是有主儿了,那真是可惜。

    而且温白羽身上还有一种很亲近的味道,青镜没有感应出来温白羽是凤凰,毕竟温白羽用了伪装,只是觉得很亲近,那种感觉很自然,仿佛流淌在血液里。

    东决见青镜老看温叔叔,心里顿时冒出了醋泡泡,但是说不出来是吃醋的感觉,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

    东决家里还有叔叔,这下不方便做/爱了,结果青镜想得太简单了,东决家里还有两个爸爸,两个哥/哥,三个弟/弟,等等……

    人口众多!

    青镜都傻了眼,这他/妈不是做/爱的节奏,这怎么看怎么是见家长的节奏!?

    东决倒不觉得,还把青镜介绍给大家,笑着说:“这是我朋友。”

    大哥和二哥都听过东决的“渣男”历/史,立刻就明白了,原来是之前那个被上的男人,立刻用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看着青镜,青镜感觉毛/骨/悚/然的。

    东决亲自下厨,做了爸爸最喜欢的炖鱼汤,特别鲜特别鲜,东决知道爸爸喜欢吃,每天下学都去超市挑鱼回来煲汤,这一点深得父上大人九命的欢心。

    菜色非常丰富,青镜坐在东决旁边,虽然大家看他的目光奇怪了点儿,但是这么一大桌子菜,还都是东决自己做的,青镜也挺佩服他的。

    而且这个家里充斥着一股暖洋洋的气息,青镜不知道是凤凰和烛龙的阳气,但是这种暖洋洋的气息特别舒服,青鸾鸟是个极度害怕寂寞的物种,因为他们一辈子没见过同类,会渴望温暖,看似喜静,其实喜欢热闹。

    青镜坐在东决旁边,东决怕他够不到菜色,还站起来帮他夹菜,盛了一碗鱼汤,夹了一大块鱼,还抽掉了刺儿,递到青镜面前,笑着说:“趁热喝,小心有刺,别扎到了。”

    说实在的,青镜还有点感动,他没有家人,从来没有,几千年了,都是独自一个人,之前一个人生活在深山里,后来被逮住,生活在镶金带银的鸟笼里,最后陪/葬,生活在暗无天日的泥土中,一切都很寂寞,寂寞的让青镜发疯。

    原来有人情的地方,竟然这么奇怪,青镜还是第一次体会,有点应接不暇。

    东决特别热情,青镜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汤,送到嘴边,喝了一口,不过汤刚送进嘴里,青镜猛地一下脸就变绿了,一股子巨醒无比的味道!

    青鸾是鸟,也算是一种水鸟,他是吃鱼的,并不讨厌腥味,但是他发誓,这辈子就没吃过这么腥的鱼,没喝过这么腥的汤!

    青镜脸色一变,猛地站起来,也顾不得礼数,一下冲进一楼的卫生间,“哇”的一声就吐了出来,不只是鱼汤,把中午吃的午饭,还有零食全都吐出来了,吐得那叫一个惨。

    外面的人面面相觑,九命奇怪的说:“啊?他怎么了?这么好喝的鱼汤,好鲜哦!”

    东小白和应和的挥着小肉手,说:“好喝。”

    东决赶紧站起来,说:“是不是生病了?我去看看。”

    东决跑到卫生间,青镜刚吐完,正在漱口,他也不知道怎么了,脸色煞白,有气无力的几乎站不住。

    东决赶紧扶着他,说:“你怎么了?刚才晕车吗?怎么吐了?”

    青镜翻了个白眼,绝对不是晕车,他不晕车,而且是自己开车,怎么可能晕车,都下车这么长时间了才晕车,反射弧也太长了。

    青镜喘着气,东决架着他的肩膀,抱着他的腰,把人搀扶到外面坐下来,青镜看到那个鱼汤,似乎就能闻到那种腥味儿,顿时脸色又不好了。

    万俟景侯看了看青镜的脸色,突然笑了一声,然后夹了一个很大的虾球放到温白羽的碗里,说:“不用担心,只是正常反应,前期可能明显一点儿。”

    他说着看了一眼温白羽,说:“白羽最有心得了。”

    温白羽迷茫的说:“啊?什么?”

    万俟景侯笑着挑眉说:“他怀/孕了。”

    温白羽:“……”

    东雩:“……”

    东涉:“……”

    东小白在状况外,举着勺子晃了晃,奶声奶气的说:“好次!”

    东决则是也在状况外,迷茫的说:“什么?我是不是太笨了,我还是没听懂。”说着还挠了挠后脑勺。

    青镜则是一脸如遭雷击的表情,怔愣了片刻,随即干笑说:“怎么可能……我是……是男人,而且他……不能可能。”

    青镜坚定的说了一句不可能,因为他想到东决是个普通人,绝对不可能让自己怀/孕。

    万俟景侯挑了挑眉,说:“哦,东决可能没告诉你,他不是普通人,他有一半鲛人王的血统,一半九命猫的血统。”

    青镜瞬间就跟针扎了一下,猛地从椅子上跳起来,无论是鲛人,还是九命,都是生/殖能力很强的物种,怪不得东决身/体那么温暖……

    青镜顿时面如土色,嗓子一滚,那种恶心想吐的感觉又冲上来了,什么都管不了了,手忙脚乱的冲向卫生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58章 小鱼仔(老三)X青镜2》,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