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57章 小鱼仔(老三)X青镜1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最近道上的古董商多出来了一个新起之秀,是个叫青爷的富商,青爷为人很神秘,总是神出鬼没的,有很多人想/做生意,但是找不到青爷的人。

    不过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青爷的一个特点,那就是“好色”。

    青爷真的生冷不忌,男女通吃,如果想要和青爷做生意,那么先找个漂亮女人送过去,或者找个比女人还漂亮的男人送过去,说不定就能搞定了青爷,这样才能见到青爷尊驾。

    青爷在圈子里“好色”是出了名的,而且绯闻特别多,说来也奇怪,很多送过去的男人女人,反而对青爷一见钟情,简直像是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

    原因当然只有两个,第一是青爷的容貌,第二是青爷的钱,青爷不只是有钱,而且长得也是英俊帅气,身材高大,但并不是肌肉型,身上有些肌肉,看起来非常流畅,穿上衣服显得有些纤细,一张慵懒的脸,斜着眼睛看人的时候,有一种颠倒众生的错觉,嘴角薄薄的,总是向上/翘/起,或许他并不想笑,但是天生长着一双笑眼。

    想要和青爷做生意的人,都会送大把大把的美/人过去,讨好青爷,虽然青爷这方便比较“烂”,不过做生意的信/誉很不错,道上谈起青爷,那都是褒贬不一的。

    之前道上还多了一点儿茶余饭后的谈资,听说青爷泡了平先生的红爷,然后被平先生给臭揍了一顿,好多人都看见青爷被打的鼻青脸肿的。

    青爷对此表示很不屑,平先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他能打到自己完全属于意外,如果自己不是太轻敌的话,绝对连自己一个衣服角都碰不到,毕竟……

    很少有人知道青爷叫什么名字,其实青爷叫做青镜,青是取青色之意,而“镜”则出自一个典故。

    《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宋诗》记载过这样一个小故事,汉时有西域古国名作罽宾国,也可以称作劫宾国,劫宾王来到一坐高山,偶然获得了一只神鸟,这只神鸟叫做鸾鸟,鸾鸟非常漂亮,劫宾王用金子装饰鸾鸟,用珍馐来喂它,然而鸾鸟三年不曾鸣叫,劫宾王很疑惑,他的夫人就想到了一个好办法,说曾经听闻这种鸟见到了同类才会鸣叫,为什么不高悬一枚明/镜,照射它的影像。

    劫宾王按照夫人所说的照做了,鸾鸟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像,误以为是同类的鸾鸟,突然悲鸣不止,哀声响彻天空,最后悲愤而死,因此就有了孤鸾照镜的成语。

    其实很多人不知道,这个典故还是有后续的,鸾鸟是神鸟,寿命几乎与天地同寿,并不会这么脆弱的就死去,不过劫宾王以为鸾鸟死了,正碰上劫宾王的一个宠爱的姬妾去世,于是劫宾王就用鸾鸟作为陪/葬的祭品,和姬妾一起下葬了。

    劫宾王觉得,鸾鸟照镜子突然悲愤的哀鸣,是因为他想念自己的妻子了,和自己一样。

    其实劫宾王不知道,鸾鸟无法成双,鸾鸟虽然是祥瑞的象征,和其他凤凰一样,然而鸾鸟从没有两只,数量极为极为稀少,在遭到古代人类捕杀囚/禁之后,就更是锐减,几乎消失殆尽。

    那只鸾鸟并没有见过同伴,三年在劫宾王的鸟笼中,完全没有自/由可言,身为祥瑞的神鸟,他虽然拥有巨大的灵力,但是不能伤害人类,逼仄的空间几乎让鸾鸟发狂。

    青镜是从墓中醒来的,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时间对于他来说,实在太渺小了,墓葬的空间比鸟笼还要逼仄,让青镜非常不安。

    他花了很长时间,从土中顿生,从墓葬中伤痕累累的爬出来,然而这个世界已经变了,历/史推动的太快了,几千年就这样过去,在千篇一律的寻找之后,青镜发现,他已经成为了最后一只青鸾,更加的孤独了……

    青镜喜欢体温,当然人的体温是最舒服的,温暖,又不烫人,他喜欢看到有人围绕着自己,用爱慕的眼神,然后再狠狠抛弃报复他们的感觉,这样青鸾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痛快。

    青镜的口碑不好,其实还有一个缘故,他是这世上唯一的鸾鸟了,如果青鸾也不在了,鸾鸟就会消失,永远存在于历/史的神话故事之中,所以青镜一直在找一个合适的人,无论男女,只要身/体素质合适,能承受自己,青镜想要繁衍后代,生一个孩子……

    青镜物色“孩子妈”有个特点,其实不需要长得好看,也不需要娇俏婀娜,他反而不喜欢太纤细的,因为青鸾觉得,太纤细好像不太好生养,毕竟自己也没有生孩子的经验,所以要找个比较保险的。

    所以青鸾对送过来的男人女人都不拒绝,但是他似乎没有找到一个非常合胃口的,能给自己生孩子的,人类很脆弱,他可不管生孩子的人是死是活,但是一不小心连孩子都赔了,那可不行。

    青镜很苦恼,今天有人约他在酒吧谈生意,那个老板特意送来了一个美/女,美/女穿着火/辣,紧身的小皮衣,下面是黑亮的小皮裤,包裹/着锃亮的臀/部和大/腿。

    青镜看了倒是没什么反应,只是觉得屁/股小了点,腰太细了,胯好窄,肯定生不了。

    在青镜眼里,做/爱完全为了生孩子,所以一看就不好的,青镜才懒得和她费口舌。

    那个酒女还在挖尽心思的讨好青镜,青镜则是不耐烦的站起来,拨/开女人,然后开门走了出去,“嘭!”的一声又把包间的门撞上。

    青镜从包厢出来,烦躁的进了洗手间,本身想在旁边抽根烟的,他捏着一根烟,夹在手指中,点燃了慢慢的吸起来,烦躁仿佛是烟圈儿,从他的鼻子和口腔中吐露/出来,但是也有些烦躁好像是香烟,残留在他的身/体里,根深蒂固。

    青镜觉得很烦,自己已经好几千岁了,虽然鸾鸟的寿命无穷无尽,但是肯定要趁着年轻的时候繁育后代,但是这个合适的人选,怎么也找不到。

    青镜正在烦躁,就听到“啪!!!”的一声清脆的耳光声,然后是一个女人的尖/叫/声说:“你这个滚蛋!别让我再看到你,分手!”

    女人说着,就是“哒哒哒”的高跟鞋声,嘭一下踹开门走了出去。

    青镜有些幸灾乐祸,不知道这个女人碰到了什么“渣男”,不想碰渣男就别来这么混乱的酒吧,这也是自找的。

    青镜抱着围观的心态,走出吸烟室,来到了洗手间,就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站在洗手台前,捂着自己的半张脸,样子有些苦恼。

    青镜一愣,这个人他认识,那天他多管闲事,被平先生揍了一拳之后,走出娱乐中心看到的就是这个人,明明身材高大比自己还要高得多,但是一脸小天使的笑容,递给了自己一款手帕,好像叫做东决,手帕上有他的名字。

    东决捂着自己的脸,感觉疼得要死,对方下手很重,东决觉得脸可能肿起来了,但是对方是个女孩子,东决也不好躲,更不好还手。

    他打开凉水,泼了泼自己的脸颊,冰水让脸颊的肿/胀感缓解了一些。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白/皙的手伸过来,手里还捏着一块白色的手帕,一个声音有些沙哑,带着玩笑的笑意,说:“要擦擦脸吗?”

    东决一愣,他认得这个手帕,因为就是自己的!

    东决立刻转头,睁大了眼睛看着旁边的人,脸上显出了惊喜,笑着说:“啊……是你!”

    眼前的人一身白色的西装,并不是纯白,西装上有淡青色的花纹,看起来特别好看,有一种古典的风情,让这个男人显得……东决说不出来,就是好看,而且特别好看。

    上次他在娱乐中心的门口看到了这个男人,男人的嘴角受伤了,在流/血,就把自己的手帕递给他,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又见到了男人,而且男人还留着手帕,这回反而递给自己了。

    东决一脸惊喜交加的表情,都忘了接手帕,反而是青镜见他的水滴要流进衣服领子里了,赶紧伸手过去,把他脖子上滑/下来的水底擦干净。

    东决这才反应过来,笑的像个小天使,接过手帕,说:“没想到又能遇到你。”

    青镜见他傻笑,明明是个大高个子,笑起来还有点腼腆,容易脸红,一边脸被打的有点肿,另外一边脸红红的,好像有点害羞。

    青镜并没当回事,很少有人看到自己不害羞,不是青镜自恋,鸾鸟本身就有这种特性,一般的鸾鸟化形都是女性,雌性鸾鸟要远远比雄性多,但是因为雌性的脆弱,而且不能伤害人类,所以很快就消失了。

    青镜身为雄性的鸾鸟,但是也有蛊惑人心的特性,这一点完全不比任何一个狐狸精要差,而且青镜一向自负自己的容貌,变成鸾鸟之后也是,它的羽毛光洁优美,非常自豪。

    这会儿青镜看着东决对自己傻笑,还露/出脸红的表情,突然脑袋里灵光一闪,上下打量起东决来。

    东决身材高大,比自己还要高出半头有余,身上全是纠结的肌肉,肩膀很宽,罩在黑色的t恤下面,腰上也能看出流畅的肌肉,胯部肯定是不如女人/大,毕竟男人和女人骨头长得都不一样,臀/部虽然不大,但是很挺翘,看起来上面也有肌肉的样子。

    整个人是个标准的倒三角身材,绝对不纤弱,也不会脆弱。

    青镜眼睛一亮,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高马大的东决,应该挺好生养的?

    东决完全不知道青镜看着自己的意思,见到青镜笑起来,更是傻笑说:“你……你笑起来真好看,你应该多笑笑的。”

    青镜果然又笑了一声,已经把东决认定为最佳生孩子的工具了,心想着东决这个傻样,应该很好骗的,而且只是做/爱而已,没人会拒绝和自己这样的人做/爱。

    青镜说:“刚才那个是你女朋友,分手了?”

    一提起这个,东决顿时又摸了摸自己肿起来的脸,有点不好意思。

    青镜打开水龙头,说:“再用凉水洗洗。”

    东决立刻觉得青镜是个大好人,一边谢谢他,一边拿凉水冰脸,有点吐苦水的说:“是……是我女朋友,不过刚才都分手了,是大学里的学/姐,我真是……真是搞不懂……”

    青镜听着他吐苦水,等到恰到好的时机,然后再来安慰东决,正好就能安慰到床/上去,青镜虽然生冷不忌,但是从没和这么高大的男人做过,一想到要把东决这样身材高大的人,压在身下,抚/摸/着他身上流畅的肌肉,青镜还觉得挺新鲜,挺让人兴/奋的。

    不过青镜听着他开始说自己的事情,突然觉得东决是个傻/瓜……

    原来东决并不是个渣男,相反的,他可能是绝世好男人了,在青镜看来,简直就是备胎中的战斗机,白长的这么高大帅气了。

    刚才那个女人是东决的女朋友,东决在上大学,那个女人是东决的学/姐,东决在学校里是有名的帅哥,而且为人温柔体贴,只要有人需要帮忙,东决绝对是第一次去帮忙的,简直就是活雷锋,而且学校里的人听说东决家里特别有钱,他上面有两个哥/哥,都是弟控,对弟/弟很好,下面还有几个弟/弟,一家子兄弟全是帅哥,很多人都和东决套近乎,想要解决一下单身问题。

    学/姐是先来追东决的,都说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重纱,东决没有谈恋爱的经验,完全是一张白纸,学/姐天天跑过来约他吃饭,东决有点不好意思拒绝,就是传说中的老好人,再加上学/姐的深情表白,他不接受就一辈子不谈恋爱,立刻去死的感觉。

    于是东决觉得,可能自己真的应该谈恋爱了,因为有个这样的女孩,这么喜欢自己。

    当时东决还挺高兴,就欣然接受了学/姐的表白,两个人开始交往了。

    加上分手的今天,东决和学/姐交往了三天零几个小时……

    东决不好意思的挠着头,说:“学/姐……学/姐一上来就想拉我去酒店……我那个……”

    东决实在不好意思说,第一天交往,学/姐就拉着东决去酒店开房了,东决身材高大,人长的帅,还很阳光,笑起来英俊又迷人,那身材简直别提了,学/姐早就想要和东决做了,他们一交往,当然就是去旅馆。

    不过东决觉得,谈恋爱应该从拉手开始,然后去看电影,吃爆米花,喝可乐,吃冰激凌火锅什么的……

    于是在酒店,东决第一次拒绝了学/姐,然后学/姐睡床,东决睡了地板,就这么渡过了一夜。

    学/姐觉得可能是自己太急了,毕竟是自己追的东决,东决拿乔也是应该的,于是等了一天,交往的第二天他们都没见面,学/姐觉得,小别怎么也胜新/婚吧,于是第三天约了东决来酒吧玩。

    东决的大哥有的时候需要出入酒吧娱乐中心这种地方,东决并不是没来过,但是觉得这种地方不安全,尤其是学/姐这样的女孩去,于是就同意陪着学/姐去了。

    结果就在刚刚,两人在洗手间里,学/姐想要吻东决,和东决在洗手间来个热火朝天,结果东决又拒绝了。

    东决挠了挠自己的下巴,说:“我就说……她应该更珍惜自己一些……然后就……就……”

    东决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人高马大的,好像有点小委屈?

    青镜一听,差点笑得岔气了,笑的靠着墙出溜了下来,胸中那种憋闷的烦躁都给笑跑了,坐在地上抱着肚子还在笑。

    东决见他总是笑,笑的肚子疼还咳嗽了起来,赶紧蹲下来,伸手拍了拍青镜的后背,说:“你没事吧?深呼吸两下,别笑了,你脸都笑红了。”

    青镜真是拿他没辙,自己在嘲笑他,东决竟然还这么关心自己。

    青镜收了笑,但是刚才笑得太猛,坐在地上起不来,幸好酒吧很高档,地板特别干净。

    青镜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东决就挨着他坐下来,一脸委屈的样子,叹气说:“唉……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学/姐还打了我一巴掌,我这样回去了,哥/哥们肯定要问的,到时候也不好说。”

    青镜笑着说:“那去我家。”

    东决眼睛一亮,说:“真的?”

    青镜一愣,如果不是因为东决傻的掉渣,他还以为是对方顺水推舟想要和自己做呢,毕竟第一次见面就到家里去,那不是一/夜/情的意思吗。

    不过东决一脸认真又感谢的样子,青镜无奈的摇了摇头。

    青镜眼睛转了转,这个傻大个这么好骗,不骗他生孩子自己太亏了,于是笑着说:“你知道你的学/姐为什么打你吗?”

    东决摇了摇头,说:“我可能……惹她生气了。”

    青镜笑着说:“当然生气了,你学/姐想跟你做亲/密的事情,这样才能表达你喜欢她,她感觉不到你喜欢她,自然生气打你了。”

    东决傻呵呵的,听着青镜瞎掰,立刻认真的说:“你懂的真多。”

    青镜笑着说:“我还懂很多,你想不想把你的学/姐追回来?”

    东决挠了挠自己的下巴,说:“这……学/姐都讨厌我了,这样不好吧?”

    青镜说:“怎么不好,你就是太傻了,我教你几招,保证你能抱得美/人归。”

    东决说:“什么?”

    青镜立刻诱导的说:“当然是接/吻,女人最喜欢接/吻,一接/吻就晕头转向。”

    东决脸上一红,连连摇手,说:“不行不行,我没……没和别人……”

    青镜一愣,说:“你不会还留着初吻呢吧?”

    东决不好意思,但是还是点了点头。

    青镜笑着说:“白长的这么帅,不只是处/男,还没吻过人,那技术可定特别差。”

    东决不知道接/吻还有技术可言,有些纳闷的看着青镜。

    青镜笑了一声,继续诱导说:“今天你走运了,我教教你。”

    东决“啊?”了一声,说:“怎么教?”

    他说着,就看到青镜突然动了一下,他们都坐在洗手间的地板上,青镜忽然回身,身/体往前欠起,勾住了自己的脖子,另外一手托住了自己的后脑,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耳朵和耳廓。

    “嗬……”

    东决的耳朵异常敏/感,被轻轻一摸,立刻粗喘起来,睁大了眼睛,有些愣神,这感觉是他从没体验过的,酥/酥/麻麻,而且身/体里的血液好像煮开的水,沸腾了起来。

    东决愣神的时候,青镜已经靠近过来,慢慢的靠近,青镜完美的容貌好像一个渐进的特写,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每一个细节,每一个角落,都变得清清楚楚。

    东决发现,青镜的睫毛好长,比学/姐的还要长很多,而且又浓又密,轻轻/颤/抖着。

    青镜的嘴唇是橘粉色的,配合着他白/皙的皮肤,显得有些清冷,看起来又异常的柔/软,似乎应该像是自己小时候吃的棉花软糖,或许尝起来是甜甜的味道?

    东决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一霎那见,那棉花软糖一样的嘴唇,贴在了东决的嘴唇上。

    “嗯……”

    青镜含/住东决嘴唇的一瞬间,泄/露/出一声舒服的叹息声,体温好舒服,东决的体温好舒服,有一点点偏高,暖洋洋的,不过嘴唇有些硬,就跟东决本人一样。

    东决吃了一惊,这是接/吻吗?他在和青镜接/吻,但是他有点欲罢不能,因为青镜的嘴唇真的和棉花糖一样。

    青镜一愣,身/体猛地哆嗦了一下,东决竟然也含/住了自己的嘴唇,而且还用牙齿轻轻的咬着自己的下唇,弄得刺辣辣的,还真是舒服。

    青镜没想到东决还挺有天赋的,轻轻呻/吟了一声,说:“轻一些,咬的我疼了。”

    东决吓了一跳,说:“对对对……对不起,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青镜已经又搂住他,说:“我继续教你,舌/头顶出来。”

    东决一脸懵,但是听话的张/开嘴唇,把舌/尖顶出来一些,然后“嗬!”的抽/了一口气,青镜竟然含/住了他的舌/头,两个人的舌/头抵在一起,互相厮/磨着,一股酥/麻和沸腾的快/感,冲上东决的大脑。

    东决激动的一把抱住青镜的腰,青镜抖了一下,东决的手好像铁钳子,钳的自己直发疼,另外一手也学着自己,托住了自己的后脖子,用大拇指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耳/垂。

    好舒服……

    青镜觉得异常的舒服,无论是体温,还是东决青涩又拼命学习的吻技,真是太享受了,青镜越来越觉得,自己选的没错,一定要让东决给自己繁衍后代。

    就在两个人接/吻的时候,那个学/姐去而复返,想要和东决重归于好,结果一推门,就看到东决和一个长相完美漂亮的男人抱在一起,两个人正亲的如火如荼,东决都没看到她。

    青镜倒是看到了,搂着东决的肩膀,立刻加深了亲/吻,而且还加深了自己的鼻音,东决听到青镜的呻/吟声,更加疯狂的亲/吻他,根本没发现那个学/姐。

    学/姐愣了一下,随即大喊了一声:“混/蛋!!”

    然后就跑了……

    学/姐跑出去的时候,东决才发现他,吓了一大跳,青镜却搂着东决,笑着说:“别走,我还没教完呢。”

    东决一愣,说;“啊?还有?你懂得真多。”

    青镜都已经没脾气了,自己明明想要让东决给自己生孩子,而且刚才还戏/弄了东决的女朋友,确切来说是前女友,结果东决一脸傻相,完全没有怪他意思。

    青镜笑着说:“当然还有,不过不在这里。”

    他说着,拉着东决走进了旁边的洗手间隔间里,然后落锁,落锁之后就开始脱自己的衣服,把西服脱/下来扔在地上,然后解/开皮/带,“哗啦——”一声,白色的西裤一下从腰上滑落下来,露/出青镜两条白/皙的长/腿。

    “咕嘟”,东决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然后猛地捂住眼睛,脸红的说:“那个……那个你的衣服掉……掉了……”

    青镜被逗笑了,搂住东决的腰,说:“这样才能教你……你放心好了,全都交给我就行了,你只要放松乖乖听话就可以,刚开始可能有点疼,应该不太适应,不过之后保证你会爽到。”

    东决一脸迷茫的看着青镜,他偷偷岔开了一点儿手指缝,结果青镜已经脱得一/丝/不/挂了,白玉无瑕的身/体,细/腰上竟然还有一些青色的花纹,显得旖旎又性/感。

    东决的呼吸“呼——”的一声就粗重了起来,盯着青镜的腰上的花纹,手有些打颤,慢慢的伸过去,想要摸/摸,但是又有点不敢,还没碰到就缩回来了。

    青镜笑了一声,一把拉住东决的手,按在自己的腰上,东决身/体一抖,手下是凉丝丝的触觉,细腻光滑,他没摸过别人,不知道是不是都这样细腻舒服,好像有吸力和魔力。

    东决的呼吸更加粗重了,说:“你……你好漂亮。”

    他说着,猛地搂住青镜的细/腰,“咚!”一声,把青镜压在隔间的门板上。

    青镜磕的差点吐血,这个愣头青太愣了,动作这么猛,刚才还一脸生瓜样,现在竟然迫不及待了,但是毫无章法,只会刚才学的,亲/吻着青镜的嘴唇。

    青镜被吻的有点晕,心想东决的学习能力太快了吧?不过觉得这样也好,笑着伸手点在东决的后背上,顺着他的脊背往下滑,落在他的皮/带上,轻轻扯开,手指直接就步入主题,在东决的后面打转儿,说:“放松,我会让你舒服的,不扩张的话,一会儿你这会疼的。”

    东决不知所措的搂着青镜,在他耳边深深的吸气,毫无章法的亲/吻着他的耳朵,声音非常沙哑低沉,饱含情/欲,但是又有点不好意思的腼腆,说:“我……我也想让你舒服,是这样做吗?”

    东决还穿着裤子没脱/下来,青镜则是一身光溜溜,结果东决学得太快了,青镜的手还没放进去,东决已经先一步“步入了主题”。

    青镜“嗬!”的吸了一口气,猛地睁大眼睛,说:“你干什么?!是我上你!不是……等等!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57章 小鱼仔(老三)X青镜1》,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