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56章 平先生X红爷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红爷不说为什么,平先生只好去讨好小丫头,小丫头也不知道为什么,懵懂的摸/着自己的双马尾,然后突然睁大了眼睛,说:“我知道了。”

    平先生立刻凑过去,说:“快告诉我平叔叔。”

    小丫头煞有见识的说:“一定是叔叔不喜欢你了。”

    平先生后背一瞬间就绷紧了,说:“肯定不是。”

    小丫头摇头说:“是的是的,你想想看啊,叔叔喜欢你的话,为什么不跟你亲/亲,还要把你赶出来,肯定是不喜欢你啦!”

    平先生:“……”

    平先生愣了一会儿神,小丫头又说:“天天来茶楼的,有个比你出手还大方的人,叫做……叫做……”

    小丫头说着,使劲摇头,似乎在想什么,平先生立刻紧张的说:“叫做什么?”

    小丫头说:“忘了叫什么名字了,但是伙计管他叫青爷。”

    平先生皱眉说:“什么破名字。”

    小丫头说:“叔叔一定是喜欢那个青爷啦,青爷比平爷爷你年轻多了,而且特别帅。”

    平先生伸手戳了一下小丫头的脑门,说:“平时白疼你了,叫谁平爷爷?叫我平叔叔,还有我告诉你,你叔叔姓红,不可能喜欢那个什么小白脸的,你看啊,红配绿赛狗屁!”

    小丫头“噗嗤”一声就笑出来了,平先生还以为把她逗笑了,结果就感觉身后有寒气,回头一看,红爷正站在自己后背,抱着臂,一脸威严的低头看着自己。

    红爷眯着眼睛说:“说谁赛狗屁呢?”

    平先生立刻站起来,笑着说:“没谁没谁,红儿你出来了,咱们出去吃饭啊,我下午不回公/司了。”

    红爷摆了摆手,说:“不了,我一会儿要出去一趟,你回去上班吧。”

    平先生心中一紧,太不同寻常了!

    就说红儿说的话,他一会儿要出门,出去哪里?平时红儿都不怎么出门,其实红儿很宅的,要不就是去北/京,看看温白羽他们,去北/京的话,一定会让平先生陪着。

    而现在,红儿换下了他一贯喜欢穿的红色长袍,竟然穿了一身简练干净的t恤,下面还是包臀的牛仔裤,衬托着大长/腿,和挺翘的臀/部。

    红儿平时都不是这打扮!

    平先生警铃大震,咳嗽了一声,说:“红儿你去哪,我开车送你?”

    红爷说:“不用麻烦了。”

    平先生:“……”

    平先生和红爷说了两句话,然后假装去上班,很快出了茶楼,把车子开到不起眼的地方,猫起来,准备等着红爷从茶馆出来“捉奸”!

    没等半个小时,红爷就从茶馆出来了,出来之后还和伙计在说话,然后竟然还开了车,不知道要去哪里。

    红爷开着车,平先生赶紧追上去,开着自己的车子远远跟在后面,毕竟红爷认识他的车子,他不能让红爷发现。

    车子开得很偏僻,到了一片郊区,虽然不在市中心,但是有个很大的娱乐中心,红爷把车子停在停车库里,就下了车,往大门走去。

    平先生心里的警铃都要摇碎了,这个娱乐中心他以前总是来,其实现在也没少来,谈生意的时候大家喜欢聚在这里说话,一来显得有钱,二来也能吃喝玩乐。

    平先生跟这里绯闻不少,但是平先生坚决不承认,那都是年少不懂事的时候的绯闻,自从有了他家红儿,他来这里也不会出格,顶多喝两杯酒。

    这里鱼龙混杂,小红儿竟然来了这里,平先生赶紧追上去,一进去之后,就发现一楼大厅人太多了,好多人在喝酒蹦迪,灯光还昏暗,红儿今天没穿那件红色的长褂子,一下就看不到了。

    平先生穿过人群往里走,皱着眉,觉得吵得要死,结果突然有人拍他肩膀,然后一双细白的手臂缠了上来,一个女人端着酒杯笑着说:“啊呀,真是平先生,平先生今儿来了,喝杯酒吗?”

    平先生怕红爷看见,赶紧把女人的手推下来,说:“今天来办正事儿。”

    女人不知道平先生“从良”了,抛了个媚眼,一笑,说:“正事儿呀。”

    平先生:“……”真的办正事儿!字面意思!

    平先生摸了摸自己的脸,长得真的这么轻浮吗?

    女人和平先生调笑了一阵,平先生趁机打听红爷去了哪里,女人一听,说:“有有有,我真的注意到了那个男人,是个帅哥呢。”

    平先生说:“你确定是我说的?”

    女人笑着说:“哎呦平先生,你说的那么一个小帅哥,长得跟小鲜肉是的,咱们这的人,谁看见不多看两眼,而且他穿的……哈哈,也太干净了,来咱们这里,谁穿t恤啊,逗咳嗽吗?不过脱的时候倒是好脱!”

    平先生翻了个白眼,谁敢脱他红儿的衣服,绝对踢死他!

    平先生说:“他去哪里了?”

    女人笑着说:“喏,那边,上电梯了,刚才我看到了,亏得他好看,我多看了好几眼,几乎拔不出眼睛来,我看到他按了十二层。”

    平先生高兴的说:“谢谢。”

    他说着,立刻冲向电梯,弄得女人一脸惊讶,说;“什么情况?”

    平先生快速的上了十二层,十二层都是包厢,一下特别安静,他以前谈生意也是在这层谈的,隔音特别好。

    十二层很大,平先生下了电梯之后,立刻在周围转了转,没看到红爷,不知道是不是进了包厢,但是他不知道是哪个包厢,于是只好一间一间的趴在门上听,但是隔音太好了,根本听不到。

    “平先生?”

    平先生正在听,突然有人叫他,回头一看,是一个服/务生,因为平先生之前总是到这里来,而且出手阔气,所以服/务生都认识他。

    平先生咳嗽了一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服。

    服/务生说:“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平先生?”

    平先生又咳嗽了一声,说:“有啊,我想看看你们这里的监控录像。”

    服/务生:“……”

    平先生想看监控,服/务生可帮不了他,只好把经理叫来了,平先生是贵客,绝对不能怠慢,想要看录像,经理只好带他去监控室看。

    果然就看到红爷进了一间包厢,经理说:“这间包间之前是青爷定下来的。”

    平先生一听青爷,立刻眼睛就眯起来了,说:“怎么又是那个赛狗屁。”

    平先生看了走廊的监控,还要看包间监控,经理一头冷汗,说:“平先生,这个……咱们这里包厢没有监控。”

    平先生笑了一声,完全没有对待红儿那种哈趴狗的感觉,笑的有些高深莫测,嘴角翘着,还有点嘲讽,说:“别跟我打马虎眼了,我只是要看,又没说去举报你们。”

    经理没办法,只好把包厢的监控调出来了,果然是有监控的,只是没有声音,影像都很清晰。

    包厢里只有红儿和那个青爷两个人,偌大的包厢显得空荡荡的,两个人坐在沙发上,正在喝酒说话,不知道说些什么。

    红儿竟然喝酒了,红儿之前一直都是一杯就倒的料,根本没什么酒品,平先生瞬间连牙都要咬断了,恨得牙根痒痒,什么青爷,简直就是个小白脸。

    平先生所说的小白脸坐在沙发上,就坐在红爷旁边,他穿着也很简练,一身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裤,大长/腿,虽然坐着,但是目测身高不矮,估计要比红爷高一些,整个人显得有些慵懒,伸手靠在沙发背上,正笑着和红爷说什么。

    包厢的监控很清晰,青爷的脸一清二楚,平先生肯定之前没见过他,但是的确是个小白脸,眯着眼睛,特别慵懒的样子,身上散发着一股荷尔蒙的气息,隔着监控屏幕都要冲出来了,上/翘的眼尾,薄薄的嘴唇似笑非笑,高/挺的鼻梁稍微有些凌厉。

    活脱脱一个……行走的孔雀!

    平先生对这个小白脸的印象很差很差,就这种水平还跟他家红儿喝酒,简直气死了。

    红爷似乎已经醉了,毕竟他是一杯就倒,站起来去了包间里的洗手间。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青爷慢慢从沙发上坐起来,手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扔进了红爷的酒杯里,然后也站了起来,手一撑,猛地翻身而起,一下站在了沙发背上。

    众人就看到监控屏幕里,青爷的脸快速放大,明显青爷是找到了监控的探头,然后伸手过来,屏幕上随之就只剩下了一只大手,被整个捂住了,随即是“呲啦——”一声,瞬间就憋了。

    平先生看见青爷给他家红儿下/药,又把监控弄憋了,立刻沉不住气,快速的跑出监控室,连电梯都没做,直接跑到十二楼去,不由分说,“嘭!!!”的一脚把大门给踢开了……

    红爷只是这些天才认识青爷的,青爷叫做青镜,很古怪的名字,青镜对剧曲也有点儿研究,能唱上几段,之前一段时间,青爷总是来捧场,而且想要红爷过去喝一杯酒。

    红爷以为他也像其他人一样,这种人红爷见得多了,不过后来红爷发现,其实并非这样,青爷看起来有些公子哥的样子,但是说话做事很规矩,只是请红爷喝酒,两个人会说一些剧曲的话题,再没有其他的话题了。

    青爷是一个很好的听客,时间长了,红爷就开始跟他吐苦水儿了,青爷虽然大多听不懂,但是也都会听着。

    红爷起初说一些家里的事情,红爷家里是书香门第,家人有很多,但是都想抢房子,完全没有一个能交心的,红爷觉得心烦,就整日泡在茶楼。

    后来红爷和青爷关系又好了一些,红爷就跟青爷说了平先生的事情,青爷倒没觉得男人和男人怎么样,也是静静的听着红爷说。

    平先生这个人,以前有多少绯闻,其实红爷都知道,红爷第一次见到平先生的时候,是在匡佑启和鬼师的婚礼上,平先生愣是第一句话就是想要和红爷上/床。

    这种人,红爷决定见他一次打他一次,根本没有二话。

    哪知道后来,红爷竟然和平先生开始交往了,他从没想过要和这么一个花/心的人交往,交往之后,平先生很好,一点儿也不会花/心,而且随传随到,几乎是百依百顺。

    红爷也觉得挺好的,但是平先生平时工作很忙,两个人在茶楼一见面,平先生就会迫不及待的将他压倒在床/上,做的天昏地暗。

    红爷以前没有这种经历,被平先生一碰就会受不了,身/体也敏/感,两个人的身/体非常合拍,但是也让红爷有点疑惑,平先生一来只是做这种事情,而且每次都会夸他,说他漂亮,身/子很美,发疯一样掠夺他。

    可是红爷觉得,或许平先生只是喜欢他的身/体,毕竟红爷没谈过恋爱,他一直想要找个娇/小温柔,比自己年纪小的女孩,可以好好宠着她。

    红爷肯定是没办法宠平先生的,毕竟平先生年纪大,涉世多,城府也深,自己是个男人,也不需要平先生宠着,可是他们这样一见面只有做,红爷开始有点别扭起来。

    青爷听了会安慰红爷两句,让红爷把这件事情和平先生说说,两个人说开了就好了,但是红爷面皮太薄了,怎么可能提出来,感觉实在太丢人。

    而且红爷还说,平先生特别喜欢小孩子,平时一来茶馆,除了和自己做,就是和自己的小侄/女玩,每次都带了很多东西过来,送给小侄/女,其实红爷有的时候挺吃醋的。

    红爷是个男人,而且他也不是什么凤凰烛龙,根本无法和平先生有孩子。

    红爷哪知道,平先生那是费劲的在“贿/赂”他身边的小祖/宗,想要小丫头给他美言几句。

    今天红爷又和青爷来聊天,喝两杯酒,顿时有些上头,进了洗手间。

    青爷抬眼看了看墙角的监控探头,然后挑了挑嘴角,扬手把一个小颗粒扔进了红爷的酒杯里,然后把监控给揪掉了。

    红爷很快从洗手间出来了,有点走路不稳,一下就要摔倒在地上,青爷站起来,大长/腿一迈,一把将红爷接在怀里。

    其实红爷根本没什么危/机意识,别看他平时很厉害的样子,其实是个迷糊的类型,红爷醉的几乎不省人事,倒在青爷怀里,一点儿也没感觉到危/机。

    青爷将人打横抱起来,把红爷放在沙发上,红爷静静的躺着,撕扯着自己的t恤领子,似乎觉得有点热。

    青爷拿起桌上的酒杯,托着红爷的脖子,笑着说:“红爷,来喝点水,解解酒吧?”

    红爷听到声音,青镜的声音略带沙哑,又非常温柔,好像很好的安抚剂,红爷立刻顺从的张/开嘴唇,慢慢吞咽着青爷喂到嘴边的酒。

    红爷本身就醉,喝了酒之后更是醉,皱眉说:“好辣……”

    青爷笑了一声,把空酒杯扔在一边,说:“你还真有/意思,如果不是因为你有主儿了,我早就下手了。”

    他说着,伸手解/开红爷的皮/带,然后把牛仔裤也解/开,红爷完全醉了,嘴里嘟囔了一声,还以为是平先生,顺从的抬起腰来,让青爷给他把裤子脱/下来。

    青爷又笑了一声,看着红爷纤细的白腿,说:“真是乖,我就喜欢乖的,你要不要考虑一下,跟着我算了,我可不需要那药,就能让你生孩子……而且,我也需要一个孩子。”

    青爷说着,就听到“咚!!!”一声巨响,房门竟然一下给撞开了,平先生一脸煞气站在门口,快速的冲进来。

    平先生踹开房门,就看到青爷压在他家红儿身上,红儿的衣服卷起来,裤子竟然都脱掉了,下面除了小内/裤,就赤条条的了,脸色还非常潮/红,额头上全是汗珠。

    平先生气的脸瞬间就黑了,大跨步冲上去,一拳就揍过去。

    “嘭!!”一声,青爷眯了一下眼睛,反应非常快,猛地伸手一接,张/开手掌,一下纳住平先生揍过来的拳头。

    青爷笑了笑,说:“你打不过我的,别白费力气,毕竟……你只是一个普通人。”

    平先生没听到他最后一句,只是看到他挑衅一样的笑容,气的眼睛都要赤红了,冷笑一声,说:“不试试怎么知道?”

    平先生说着,一把甩开青爷的手,猛地冲过去,“砰砰”连续两拳,青爷很轻/松的全都躲开了,笑着说:“也没什么本事?”

    他正说着,平先生突然又跟进上来,动作非常凌厉,猛地一拳打过来,青爷偏头躲过去,随即“嘭!”一声,竟然一拳被打在了嘴角上。

    青爷疼的一怔,快速的向后退了两步,拉开距离,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角,还挺疼的,平先生下手非常黑,肯定一下就肿了,还有点见血,愣是给打裂了。

    青爷摸了摸自己嘴角,笑了一声,说:“真是好心没好报。”

    平先生说:“你?”

    他说着,快速走到红爷身边,把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来,盖在红爷身上。

    青爷笑着说:“我的确挺中意他的,长得漂亮,我喜欢纤细的,是我的胃口。”

    他每说一句,平先生的脸色就难看一分,平先生寒着声音说:“小心我打烂你的脸。”

    青爷笑着说:“不过你放心,就算长的合我口味,我也不会对有主儿的人出手,还有他的身/子太纤细了,不适合给我生孩子。”

    平先生皱了皱眉,感觉青爷是个疯/子,红儿是男人,怎么可能生孩子。

    青爷笑着说:“我刚喂他喝了一杯酒,想必你也在监控里看到了,那杯酒有奇效,你们想要孩子,那就赶紧做吧,我先走了。”

    平先生用一脸看白/痴的目光看着青爷走出了包厢,赶紧抱起红爷检/查,红爷脸色潮/红,呼吸很快,似乎很热的样子,推开/平先生的外衣,慢慢睁开了眼睛。

    红爷睁开眼睛,眼睛里都是水光,看到了平先生,一愣,说:“你……你怎么在这里?我又做梦了?”

    平先生说:“红儿你差点吓死我,那个赛狗屁是个衣冠禽/兽啊,你差点就吃亏了。”

    红爷听不懂他说什么,而且还以为做梦,不然怎么能看到平先生,身/体也热的厉害,肚子里和小腹好像有东西在燃/烧,暖烘烘的,伸手搂住平先生的脖子,说:“好热……盛勋……摸/我,好难受。”

    平先生嗓子里“咕嘟”滚了一声,红爷平时都不叫自己的名字,如果叫也是连名带姓,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更没在这种时候叫过,叫的平先生瞬间就亢/奋起来了。

    平先生本身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现在红爷这么主动,平先生更难成为正人君子了,连上衣都来不及脱/下来。

    红爷感觉自己在云里雾里,猛地被快/感袭/击,腰身快速的弹跳了两下,就被平先生箍在了怀里,红爷张/合/着嘴唇,平先生立刻就低下头来,吻住他的嘴唇,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

    红爷舒服的直喘气,平时红爷有些放不开,今天红爷还以为自己做梦,就放任自己大声的呻/吟,抱着平先生的脖子舒服的抽泣,还不断的说:“盛勋……好舒服,再……嗯……”

    平先生几乎要疯了,但是红爷还有更让他发疯的,红爷主动亲/吻着平先生的嘴唇,说:“好喜欢……喜欢你……盛勋。”

    红爷一直在告白,平先生被告白的热血沸腾,大脑发胀的同时,赶紧拿出手/机录/音,小红儿这种告白可能一辈子只能听一次,赶紧录下来以后回味用。

    红爷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蠢事儿,一边喊舒服一边喊平先生的名字,还不断的说喜欢他。

    平先生最后忍不住,箍紧红爷,一下就发/泄在了他的身/子里。

    红爷大声的呻/吟了一声,感觉有暖洋洋的东西冲进来,腹部和肚子一下窜上一股暖流,激的他双眼翻白,猛地就晕了过去……

    青爷从娱乐中心出来,吹了吹夜风,嘴角感觉疼得不行,“嘶”了一声,自言自语说:“真晦气,果然不能有好心。”

    “先生,你没事吧?”

    青爷听到有人说话,一转头,就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站在自己后面,正关心的看着自己。

    那个年轻人身材高大,目测比他还高半个头,青爷一向自诩身材,但是和这个年轻人站在一起,简直就挨了不少。

    年轻人看起来大约也就十七八的样子,一脸“小天使”的表情,脸部轮廓倒是硬朗,但是眉眼温柔,眼睛下面有深深的卧蚕,看起来十分关切。

    年轻人说:“你嘴角流/血了,快擦擦吧。”

    他说着,递过来一张干净的手帕。

    这年头竟然还有年轻人用手帕,青爷接过来按住自己的嘴角。

    那个年轻人看到青爷接受了自己的手帕,立刻笑起来,一笑起来,轮廓深刻硬朗的脸上又露/出“小天使”的表情。

    “东决?”

    “老三/去哪了?”

    “刚刚还在。”

    有声音从停车场传过来,年轻人回头看了一眼,笑着说:“我哥/哥叫我了,我先走了。”

    年轻人说着,赶紧调头就跑了,冲着停车场跑过去。

    青爷狐疑的看了看那个高大年轻的背影,似乎特别有活力,他拿下压着嘴角的手帕,低头看了看,一块白色的手帕,上面有冰蓝的花纹,角落的地方上写着两个字——东决。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56章 平先生X红爷2》,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