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52章 十一号狐狸团子5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雁岐几乎没进门就败退了,幸亏小十一拉着雁岐不让他走,齐三爷笑着说:“雁老弟,听说上次是你救了我儿子,还没来得及感谢你,今天正好,进来坐坐吧,正好马上也要开饭了,不介意的话,留下来用一下粗茶淡饭。”

    雁岐当然求之不得,赶紧答应了,秘/书则是一脸冷汗,说:“雁总……我突然像起你上次安排的事情,还没做完……那个,我先走了……”

    秘/书说着,把礼物一放,立刻刺溜就跑了……

    雁岐进了门,齐雪斛把门关上,看了看时间,差不多要吃饭了,哥/哥们和爸爸在温叔叔家里还没回来。

    齐雪斛说:“我去叫哥/哥和爸爸回来吃饭。”

    齐三爷点了点头,就让齐雪斛去了。

    雁岐坐在沙发上,越来越看不懂了,齐三爷不是“爸爸”吗?齐雪斛是小十一的亲/哥/哥,那怎么又多出一个爸爸?难道是同母异父?

    还有“哥/哥们”,现在小十一就两个哥/哥了,他到底有多少个哥/哥?

    雁岐坐在沙发上,笑着和齐三爷聊天,小十一坐在一边儿,刚开始只是玩着雁岐的手指头,后来就趴在雁岐怀里去了,一脸撒娇的样子,好像特别喜欢雁岐,让雁岐心里压力又变大了,他想给“岳/父大人”留个好印象,奈何小家伙总是拖后腿。

    不过看起来小十一真的是喜欢自己的。

    齐三爷笑着说:“我看你和我儿子的关系不错,小十一也是,对谁都没戒心,根谁都喜欢撒娇。”

    雁岐:“……”当头一棒。

    他们正说话,门又打开了,竟然进来了很多人……

    雁岐当场就愣住了,一直以来的成熟冷静都不见了,因为进来的人太多了!小十个左右!

    小十一立刻跳起来,高兴的扑过去,笑着说:“哥/哥!”

    雁岐大体扫了一眼,小十一的哥/哥真多,齐三爷这个老狐狸就很难摆平了,竟然又多出这么大舅哥来。

    大舅哥们进了门,立刻把目光全都注视在雁岐身上,似乎是已经听说了。

    哥/哥们当然已经听说了,都听说他家可爱单纯的小十一第一次化形就被人家给做了,小十一太单纯了,问什么说什么,据说还有很多次都射在了里面。

    要知道小十一这个体/制,可是能怀/孕的,幸好雁岐只是一个普通人,如果雁岐有个什么奇怪的血统,那么小十一肯定要怀/孕的。

    哥/哥们都是弟控,第一眼看到雁岐,年纪大了点吧?宝贝弟/弟怎么喜欢大叔?虽然穿的很正式,长得也人模狗样的,但是见一面就上人,看起来是个色大叔。

    雁岐不知道自己被腹诽了很多次,不过他能感觉到对方审视的目光。

    小狐狸也是从温白羽家里回来的,一进门就看到了雁岐,小十一总是说雁雁有多好,小狐狸可算见着儿子喜欢的人了,感觉和他家的齐三爷差远了。

    然而雁岐的身上,竟然有一股香香的味道。

    小狐狸凑过来,仔细闻了闻,雁岐吓了一跳,不知道这位是小十一的哪个哥/哥,比小十一长得还要娇/小,脸也就有巴掌大,小细/腰不盈一握,眼睛弯弯的,充满了风情,看起来魅惑力十足,好像一只……狐狸精一样。

    不得不说,雁岐其实看人的本身还挺准的,小狐狸的确是纯种的狐狸精……

    齐三爷见小狐狸去闻雁岐,当即招手说:“过来。”

    小狐狸立刻笑眯眯的就过去了,窝在齐三爷怀里,说:“他身上香香的。”

    小狐狸不说还好,一说齐三爷的脸瞬间就沉下来了,看起来很不好看,他家小狐狸竟然说别的男人香香的。

    雁岐感觉周/身的环境又有点降温,开饭的时候,小十一拉着雁岐,才说:“那是我爸爸。”

    雁岐:“……”两个爸爸?那么年轻的爸爸?刚才小十一的爸爸是不是调/戏了自己,说自己香香的?怪不得齐三爷要生气,自己简直是炮灰中的战斗机!

    吃了晚饭之后,雁岐本身打算离开的,但是小十一就是不让他走,几乎都要哭了,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泪眼汪汪的,抱着雁岐的脖子,不想让他走。

    两个人三天没见面了,小十一特别想雁岐,雁岐这个时候才感觉到自己的优越感。

    齐三爷笑着说:“让雁老弟看笑话了。”

    雁岐赶紧说不会,齐三爷说:“这样吧,二楼还有客房,雁老弟不嫌弃的话,今天就住下来,明天我让司机送雁老弟回去。”

    雁岐当然求之不得,现在只希望齐三爷别老叫自己老弟……

    虽然不是和小十一同/房,但是能住下来已经非常好了,雁岐欣然同意,然后上了二楼,到了自己的客房,小十一不情不愿的就被哥/哥们带走了。

    雁岐环视了一下房间,虽然是在城区的复式房,但是客房也非常大,还有独/立的卫浴,卫浴是分开的,雁岐也累了,把箍着自己的西装脱/下来。

    脱/下西装,解/开领带,雁岐不得不感叹一下,小十一的家里还挺庞大的,而且哥/哥们和小十一长得有些相似,果然是一家子美/人啊。

    不过现在雁岐已经没有欣赏美/人的时间了,他正在为自己堪忧,显然齐三爷并不想给儿子找一个像自己这样的伴儿。

    雁岐也能明白,毕竟自己和齐三爷是一个类型,老谋深算,一切都是利益优先,而且男人和男人,也没有什么保/障,或许自己都不能公开这种毫无保/障的婚姻。

    齐三爷那么宠着儿子,自然要考虑这些。

    雁岐叹了口气,脱了衣服进了浴/室,放了热水,准备泡个热水澡解解乏。

    雁岐进了客房,楼下就在开小会。

    齐三爷抱着小狐狸坐在沙发上,说:“你们怎么看?”

    小十一也在旁边,觉得很无聊,他听不懂哥/哥和爸爸在说什么。

    齐雪斛的态度倒是最亲和的,说:“我觉得挺好,最主要是弟/弟喜欢。”

    齐语皱了皱眉,说:“可是那个雁岐……”

    齐三爷接口说:“雁岐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我跟他做了几乎有十年的生意,他本人并不坏,而且很讲义气,但是商圈的事情齐语肯定最懂,雁岐在商圈里沉浮了这么多年,身边总有几个不固定的伴儿,我怕小十一吃亏。”

    他说到这里,小狐狸突然抬头说:“嗯?你也有了?”

    这一句话彻底让齐三爷破功了,赶紧说:“怎么可能有,有你就够了。”

    小狐狸哼哼了一声,甩着大尾巴去痒齐三爷的鼻子。

    齐语说:“还有就是,雁岐他是个普通人,真要和小十一在一起……我真怕他……”

    齐语脸皮比较薄,说到这里说不下去了,齐雪斛倒是笑着说:“怕他肾亏吗?那倒是。”

    小十一没听懂,觉得好无聊,慢慢顺着楼梯蹭上去,偷偷跑到楼上去了。

    小狐狸则甩着尾巴说:“可是雁岐身上香香的,有股好香好香的味道。”

    小狐狸这么一说,齐三爷顿时捏住他的下巴,说:“欠揍了是吧,你刚才去闻他我都没说,现在自己还说,再说就要罚你了。”

    小狐狸哼哼着,眯着一双狐狸眼睛,眼睛里满满都是水光,伸手搂住齐三爷的脖子,呵了一口气,说:“要惩罚……现在就要……”

    齐语脸皮一下就红了,赶紧招呼着弟/弟们上楼,真是拿两个爸爸没辙。

    齐三爷闻到小狐狸身上一下散发出来浓郁的香气,小狐狸简直是说发/情就发/情,而且无比主动,可是齐三爷就喜欢他这个主动的样子,不由笑了一声,说:“坏孩子,想让我生气?”

    小狐狸在齐三爷怀里扭来扭曲,说:“是想让你亲/亲我。”

    齐三爷又笑了一声,低头含/住小狐狸的嘴唇,说:“如你所愿。”

    雁岐还在泡澡,脑子里想了七八种讨好大舅哥和未来岳/父的办法,就在这个时候,浴/室的门突然发出“咔嚓”一声,竟然打开了。

    雁岐回头去看,竟然是小十一,小十一站在在雾蒙蒙的浴/室中,雁岐还以为自己做梦呢。

    小十一快速的跑过来,笑着搂着雁岐的脖子,用脸颊去蹭雁岐的脸颊。

    雁岐笑着说:“你怎么跑来了?”

    小十一耸了耸小鼻子,说:“偷偷的!”

    雁岐抚/摸了一下小十一的脸颊,小十一浑身都在抖,舒服得不得了,“嘭!”一声,白色的狐狸耳朵和狐狸尾巴都冒出来,爽的抖了抖毛。

    雁岐笑着说:“你到底是什么?真的是狐狸精吧,来折腾我的。”

    小十一听他说自己是狐狸精,立刻点头,激动的说:“是啊是啊。”雁雁终于搞清楚了自己的种/族。

    雁岐笑了一声,说:“和我一起洗澡吗?”

    小十一听了之后,脸颊有点红,摇头说:“不要!”

    雁岐说:“真的不要?”

    小十一坚定的说:“我想……我想和雁雁做舒服的事情。”

    雁岐一口气顶在胸口,简直要憋死了,眼睛都赤红,感觉要吃/人一样,瞬间一把搂住小十一,在小十一的惊呼声中,一下将他抱进了浴缸里。

    小十一还穿着衣服,一下全都湿/了,吓了一跳,紧紧搂住雁岐的脖子。

    雁岐说:“小坏蛋,一会儿可别哭。”

    小十一不明所以的看着雁岐,说:“雁雁讨厌,衣服都湿/了。”

    雁岐笑着说:“那我帮你脱掉?”

    小十一点了点头,雁岐立刻笑了一声,然后慢慢低下头来,小十一奇怪的看着雁岐,雁岐没有用手,竟然是用嘴,用牙齿咬住自己的衣服拉锁,然后慢慢的脱掉。

    小十一顿时就兴/奋起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身上散发出一种香喷喷的味道,身/子一下就软/了,靠在浴缸里,不断的喘着气,毫不遮掩的呻/吟着。

    雁岐脱掉了小十一的上衣,又去脱他的裤子,一样的办法,然后含/住了小家伙兴/奋的地方。

    小十一大叫了一声,真的是大叫,声音很粘腻,估计是吓到他了,但是没有任何办法,两条细白的小/腿踢了两下,终于放弃了挣扎,舒服的腰直乱弹,纤细的手指插在雁岐的头发里,胡乱的抓着,嘴里说着:“雁雁……好……好舒服……呜呜……”

    小十一真的哭了,那叫一个凄惨,雁岐心里感觉到一股极大的满足感,还有极强的占有欲,看着小十一眼睛红丹丹的,就还想欺负他,让他哭的更凶。

    雁岐觉得自己可能有点恶兴趣,但是抑制不住,他把小十一翻过去,让小十一跪在浴缸里,伸手搭在浴缸边沿,笑着说:“挺/起来一些,让我看到。”

    小十一不知道害羞,只是奇怪的回着头,刚才舒服的小十一马上就要发/泄/了,结果雁雁突然就松开了,现在小十一浑身无力,而且非常难受。

    小十一奇怪的说:“雁雁,还想要舒服,现在不舒服。”

    雁岐真是拿他没办法了,笑着说:“你真是来折磨我的。”

    小十一听话的挺着腰,结果就感觉到一股炙热在自己难以启齿的地方打圈,猛地回头一看,雁岐的舌/头竟然在他那个地方逡巡,小十一受了惊,想要躲开,雁岐的大手好像铁索,箍在小十一腰部。

    小十一哆嗦着,没两下,猛地一下倒在浴缸里,比之前还要刺/激,耳朵和尾巴都湿/透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好像昏/厥过去似的,无神的喘着气。

    雁岐吓了一大跳,把小十一捞出来,说:“这么舒服?”

    小十一懒洋洋的,浑身无力,说:“嗯……舒服……”

    雁岐真拿他没辙,小十一都这么憔悴了,竟然还这么诚实的回答自己。

    雁岐把小十一抱出来,放在床/上,给他擦干净,笑着说:“累了吗,快睡吧。”

    小十一眨了眨眼睛,看着雁岐,说:“可是雁雁还没舒服呢。”

    雁岐笑着说:“我看你累了。”

    小十一翻身起来,说:“不要,我也要雁雁舒服,雁雁进来。”

    小十一说着,还主动抱着一个枕头,竟然压低身/体,挺/起要来,那姿/势实在是太……

    配合着小十一刚刚出浴的湿/润,莹白的身/体泛着潮/红,雁岐要能忍,他就不是男人了。

    两个人好像久别重逢,做了大半夜,小十一终于忍不住晕过去了,晕过去的时候还紧紧搂着雁岐。

    雁岐感觉很满足,他不知道自己竟然是这么知足的人,怀里搂着香香/软/软的小十一,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醒来,已经大天亮了,雁岐听到“叩叩叩”的敲门声,是小十一的十哥齐雪斛的声音,说:“雁先生起了吗?可以吃早饭了。”

    雁岐赶紧翻身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说:“好了,麻烦你了,我这就起了。”

    齐雪斛的声音笑了一下,说:“麻烦雁先生也叫我弟/弟起床。”

    雁岐:“……”好像被发现了。

    小十一还在懒床,抱着他的腰,缩在被子里,用被子捂着自己,好像想要继续睡觉似的,“唔”了一声,撒娇说:“不起不起……”

    雁岐笑了一下,把小十一从被子里刨出来,亲了亲小十一的耳朵,说:“乖,起床了。”

    小十一缩了缩脖子,撅嘴说:“困死了。”

    雁岐笑着说:“那亲/亲还困吗?”

    他说着,低下头来,含/住了小十一的嘴唇,小十一身上立刻弥漫出一股香甜的味道,好像立刻就醒了,搂住雁岐的脖子,主动踮起腰来,和雁岐接/吻。

    两个人腻腻歪歪的,用了不少时间才从屋里出来,下面已经坐了一大桌子人了,而且竟然比昨天的人还要多,其中有一个人雁岐认识,是那个叫温麟的人。

    温麟和齐语坐在其一起,笑着说话,一口一个语哥,然后还给他夹了一个大虾饺,看起来很亲/密,而且都是在齐三爷默认的目光下的。

    雁岐瞬间觉得自己应该和温麟取取经,学习一下。

    他哪知道,温麟可是温白羽家的小八,那是知根知底儿的,而且温麟是齐语看着长大的,那叫一个忠犬,齐三爷当然放心。

    小十一和雁岐很快落座了,小十一的脖子上还露/出了一个吻痕,齐三爷看到了咳嗽了一声,雁岐侧头一看,才发现原来吻在那么明显的地方了,简直失策。

    雁岐做客到今天早上,已经很长时间了,就准备告辞了,临走的时候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了小十一,轻声说:“有空给我打电/话好吗?”

    小十一立刻点点头,然后也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了雁岐,还亲了亲雁岐的嘴角,说:“雁雁要再来看我。”

    雁岐揉了揉小十一的头发,说:“当然,周六咱们去游乐园好吗?”

    小十一眼睛立刻就亮起来了,说:“好呀好呀,要去!”

    雁岐笑着说:“那说好了,周五我晚上我给你打电/话,咱们定一下周六的时间?”

    小十一使劲点头,说:“嗯嗯!”

    雁岐有点舍不得小十一,小十一也是恋恋不舍,搞得齐三爷好像棒打鸳鸯一样,颇为无奈。

    雁岐回去上班,离周六还有那么多天,简直度日如年,不过小十一的电/话很快就追过来了。

    雁岐的手/机上出现了来电显示——棉花糖。

    雁岐笑着就给接起来了,说:“宝贝?”

    小十一笑了一声,说:“咦,雁雁你怎么跟爸爸叫我似的。”

    雁岐:“……”失策!又变成叔叔了……

    小十一说:“怎么还不到周六,我好想去游乐园。”

    雁岐用肩膀和耳朵夹/着手/机,双手在电脑上打字,说:“只是去游乐园?不想见我吗?”

    小十一的声音软/软的,从手/机里传出来,说:“想啊,当然想。”

    雁岐在工作,当然还在一心二用的煲电/话粥,进来申请签字的秘/书掉了一地鸡皮疙瘩,平时冷漠不苟言笑的雁总,竟然是这样的雁总!

    小十一抱怨说:“刚刚被哥/哥训/话了。”

    雁岐说:“怎么了?”

    小十一不高兴的说:“哥/哥说了,和雁雁亲/密的时候,不能让雁雁把白白的东西留在我身/体里。”

    雁岐:“……”什么鬼?

    小十一又说:“哥/哥说会怀/孕的。”

    雁岐:“……”

    小十一继续说:“可是我觉得很舒服啊,我就喜欢雁雁把东西留在我身/体里。”

    雁岐:“……”

    他家小家伙太热情了,用单纯的声音讲这个,真是让雁岐热血沸腾……

    雁岐笑着说:“我的来电显示是什么名字?”

    小十一听他临时换了话题,说:“啊?雁雁啊。”

    雁岐说:“不对,坏小孩,快点改掉。”

    小十一奇怪的说:“改成什么?”

    雁岐笑着说:“当然是改成老公。”

    小十一的声音很糯,又有点软/软的,肯定还在赖床,说:“老公?是什么意思呀?”

    雁岐说:“就是你喜欢我的意思,小十一喜欢我吗?”

    小十一立刻说:“喜欢!”

    雁岐诱导的说:“那来叫我一次,就用那个称谓。”

    小十一毫不犹豫的说:“老公!”

    雁岐顿时就高兴了,结果旁边发出“嘭!”的一声。

    雁岐吓了一大跳,说:“怎么了?摔着了?”

    小十一说:“没有没有,是爸爸了,爸爸把果盘掉在地上了,没事儿。”

    雁岐:“……”齐三爷为什么会在旁边?怎么可能没事!

    雁岐赶紧挂了电/话,不然他觉得齐三爷可能从电/话里伸手过来掐自己脖子……

    好不容易熬到了周五晚上,两个人又煲了两个小时电/话粥,小十一声音懒洋洋的,还有点闷闷的。

    雁岐说:“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天气这冷,多穿点衣服再出门,在家里也别光脚跑。”

    小十一闷闷的说:“不知道,我好像真的生病了,这两天没什么食欲,都不想吃饭,而且还老犯困。”

    雁岐一听,说:“那明天我带你去医院吧。”

    小十一立刻说:“不行!雁雁要带我去游乐园。”

    雁岐说:“游乐园什么时候都能去,你生病了要去医院。”

    小十一特别委屈,说:“不要,就不要,雁雁骗人,那我不理你了。”

    雁岐赶紧说:“好好好,带你去游乐园,那你先去测一下/体温,家里有体温计吧?别是发烧,乖乖去好吗,别让我担心。”

    小十一还算配合,去测了体温,今天晚上哥/哥和爸爸都不在家,就他一个人,小十一很快测了体温,说:“根本没发烧,还不到三十七度。”

    雁岐松了一口气,说:“那现在就去乖乖睡觉,明天我去接你。”

    小十一说:“不要,才八点,根本睡不着啊。”

    雁岐说:“乖孩子不能犟嘴,快去睡觉,养/精蓄锐,明天我带你去游乐园,你一睁眼,我就在你们家楼下了。”

    雁岐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去哄小十一,小十一最后才松口,说:“好吧。”

    第二天一大早,雁岐就出发了,哪知道正赶上放假的黄金周,路上人山人海,堵车堵得不行,简直就成了超大的停车场。

    雁岐有点着急,时间已经晚了,还没到小十一楼下,给小十一打了一个电/话,说:“你别着急,我这边堵车,你在家里等着。”

    小十一说:“楼下堵得好厉害,我去找雁雁吧,你别把车子开过来了。”

    雁岐看了看前面的车海,觉得这也是个办法,但是不放心小十一自己过来,怕他走丢/了,小十一走丢可是有前科的。

    雁岐再三跟他确定路线,才挂了电/话,把车子调头,开到旁边的停车场停下来,等着小十一跟自己回合。

    雁岐等了好长一会儿,看了看时间,小十一还是不来,顿时有些着急,忍不住把电/话又打了过去。

    很长时间没有人接电/话,雁岐一共打了三个,第三个响的要自动挂断了,这才接了起来,不过不是小十一的声音。在

    而是一个娇/笑的女声,说:“雁先生,再找你的小宝贝儿吗?”

    雁岐眯了眯眼睛,脸色一下就冷下来了,寒着声音说:“赵小/姐,我的人呢?”

    赵小/姐的声音嘲笑的说:“你/的/人?雁岐,我跟你说,你会后悔的!我现在就让你后悔!还你/的/人?我看他就是个从头骚到尾的骚/货!放心吧雁先生,我让别人玩过了,照样还是你/的/人,就看你到时候还要不要他了。”

    雁岐的手掌猛地握成了拳,发出咯吱一响,阴森着声音,说:“你敢。”

    赵小/姐说:“我有什么不敢?人已经在我手里了。”

    雁岐冷笑一声,说:“赵小/姐,别说我没提醒你,他是我的爱人,也是齐三爷的小儿子,你要是动了他一根汗毛,知道自己的下场吗?”

    赵小/姐显然没想到小十一竟然姓齐,明显愣了一下,随即身后就有叫停的声音,雁岐说话虽然冷静,但是心里也狠狠松了一口气。

    赵小/姐似乎改变了策略,说:“好啊,那你过来,你不是爱他吗,你一个人过来,不然就算鱼死网破,我也不会放过这个贱/人!”

    雁岐态度很冷静,藏在镜片后面的眼睛眯着,露/出一股森然,只是说:“地址发给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52章 十一号狐狸团子5》,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