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50章 十一号狐狸团子3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你叫什么名字?”

    雁岐看着坐在自己怀里的少年,明明知道他不可能回应自己,也知道自己是在做梦,但是仍然想要找到答/案。【鳳\/凰\/ 更新快  请搜索//ia/u///】

    小十一急促的喘着气,仿佛禁受不住这样的刺/激,白/皙的手掌紧紧/贴着雁岐的皮肤,不小心在他背上抓出了几道血痕,小十一说不出话来,嗓子里发出“嗷呜……”的声音,好像一只小奶狗一样,耳朵和尾巴使劲抖动着。

    润白色的长尾巴伸过来,卷住雁岐的手腕,似乎想要制止雁岐,受不了的轻轻哭泣着,然而这种脆弱的感觉,让雁岐身/体里的血液都在沸腾,不由低笑了一声。

    雁岐抚/摸/着小十一的脸颊,轻轻捏了捏他的耳朵,说:“难道你是棉花糖变成的小狗精?”

    小十一被快/感的浪头一下就打翻了,身/体猛地战栗起来,一下晕倒在雁岐怀里,晕过去的时候还在想,谁是小狗精,都说了好多次了,我是狐狸精!

    怀里的少年已经晕过去了,然而雁岐仍然不知餍足,他将少年紧紧抱在怀里,看着少年没有/意识的张/开嘴唇呻/吟,嗓子更是发干,他心里隐约有一丝不舍,怕自己醒过来,少年又不见了,索性狠狠的更多的掠夺他……

    雁岐把自己的东西打在了少年的身/体里,少年颤/抖着纤细的身/子,嗓子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好像受不了似的在哭,样子可怜又委屈。

    雁岐搂着怀中颤/抖的少年,发狂的亲/吻着他半开半闭的嘴唇,少年虽然在昏晕,但是竟然能回应雁岐,那种甘甜的香气在两个人唇/间弥漫着,非常醇香。

    雁岐发狠的吻了很久,不敢松开少年,少年也没有醒过来,尾巴还搂着雁岐的手臂,也不松开雁岐。

    雁岐还以为自己在做梦,这已经是第二次做梦了,上一次比较朦胧,这一次则是比较真/实,雁岐不由的仔细观察起少年。

    少年漂亮的不像样子,雁岐绝对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少年,奶白无瑕的皮肤,好像镀着一层莹润的光辉,水珠洒在上面,慢慢滑落,勾勒出一副旖旎的画面。

    少年还是长头发,黑色的长发,凌/乱湿/润的搭在肩膀上,贴在脸颊上,甚至垂在雁岐的腹肌上,轻轻的扫着,美得让人窒/息。

    这样的少年,看起来十分青涩,一举一动憨憨的,颇为像雁岐刚刚捡来的小奶狗,然而在做/爱的时候,却又异常的主动,明明什么都不会,却能撩/拨的雁岐头脑发胀,想要温柔的对他,然而雁岐根本做不到。

    雁岐的手掌贴着少年慢慢的抚/摸,少年似乎很享受这种抚/摸,真的像是小动物一样,嗓子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渴求主人继续摸/他。

    雁岐把少年换了个姿/势抱在怀里,本来想给他清理一下后面,毕竟他可是弄进去东西了。

    他把少年的头发捋顺,别在耳后,少年黑色的头发顺从之后,半遮半掩的奶白色胸口就全都露/出来了。

    雁岐本身想要好好的欣赏一番,然而突然一愣,他真的愣住了,因为少年奶白色的胸口下方,腹部上方,竟然有一个发青的印子……

    受伤了?

    而且那个受伤的地方,好像是……

    雁岐猛地想起,刚才那个女人来找茬之后,踢了棉花糖一脚,棉花糖体积很小,当时被踢的都要飞起来了,如果不是自己反应快,女人还要用高跟鞋去踩棉花糖。

    雁岐震/惊的看着那个淤青,还没有大面积的扩散,但是因为踢得很重,已经出现了青色的痕迹。

    雁岐震/惊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难道怀里的少年,真的是棉花糖变的?

    “哗啦——”一声,雁岐猛地迈出浴/室,快速的冲出去,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下午两点,并不是晚上,自己没有在做梦!

    雁岐看了时间,又回到了浴/室里,因为雁岐突然出去,浴缸一下就变得宽松了,纤细的少年躺在浴缸里,还在睡觉,几乎要滑/下去,差点呛着。

    雁岐赶紧冲过去,一把抱住少年,少年没有醒,肯定是累坏了,憔悴的小/脸上都是泪痕,奶白色的身/子遍布红色的吻痕。

    雁岐使劲揉了揉自己的脸颊,这太荒唐了,就算他小时候听过田螺姑娘的故事,但是他也没想过,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真的有这样的事情。

    最不能想象的是,这是一只小狗精?

    雁岐把小十一抱起来,擦干身/体,抱进了卧室里,让他躺在床/上,盖上被子。

    小十一因为累得不行,还在熟睡,一直睡到很晚,雁岐把手伸过去,抚/摸/着小十一的脸颊,小十一真的和棉花糖一样,快速的缠上来,缠住他的手臂,大尾巴也卷上来,还用脸颊蹭雁岐的手臂。

    雁岐有点后悔去摸/他,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意志力好像不太妙。

    小十一睡饱了,终于朦朦胧胧的醒过来了,他不知道自己变成了人形,还以为自己是只小狐狸团子的样子,一睁眼就看到了坐在床边的雁岐,立刻亲/昵的抬起头来,八爪鱼一样抱着雁岐的手臂,还迫不及待的跳过去,整个人都扎在雁岐怀里,使劲的蹭,张/开嘴唇,用舌/头去/舔雁岐的下巴和下唇。

    雁岐感觉压力有点大,因为小十一没穿衣服,直接躺在被子里,他突然蹦出来,丝绸一样的皮肤使劲磨蹭着自己,这之间只隔了一层雁岐的衣服,好像隔靴搔/痒一样,雁岐心里差点沸腾起来。

    雁岐咳嗽了一声,但是小十一缠着他,不从他身上下来,雁岐的手,慢慢的搂上了小十一的腰,轻轻的抚/摸/着,滑腻的皮肤,这触感真是美妙。

    小十一则是觉得舒服,小脑袋蹭着雁岐的脖子,舒服的直哼哼。

    雁岐试探的说:“棉花糖?”

    小十一眨了眨眼睛,亲/昵的发出“嗷呜”的声音,似乎是在答应雁岐。

    雁岐一听小十一答应了,顿时揉了揉自己的脸,他几乎不能接受一只小奶狗变成了人,毕竟他这三十几年可是无/神/论者,然而这只小奶狗变成了人,自己还和他做了,而且欲罢不能,做了两次,还想要继续做下去……

    小十一好奇的看着雁岐的表情,雁岐盯着自己,那表情很奇怪,小十一又眨了眨眼睛,实在看不懂,然后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刚才做的太疯狂了,小十一的眼睛哭得有点肿。

    小十一抹了抹眼睛,之后一愣,不由得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他竟然能摸/到自己的眼睛了!

    短短的小爪子变成白/皙纤长的四肢……

    小十一震/惊的低头看着自己,白绒绒的胸口变成了像丝绸一样的皮肤,纤细的小/腰,两条白腿,中间还有个小鸟,蛋/蛋在小十一不知情的情况下也保住了……

    小十一好奇的看着自己化形的身/体,脸上充满了探究,他这边摸/摸,那边摸/摸,似乎这具身/子不是自己的一样,摸过之后,不明情况的觉得自己后面有点胀有点刺痛,于是伸手从自己的腿中间跨过去,轻轻/抚/摸/着那疼痛的地方。

    雁岐看着小十一“自/摸”已经压力很大了,这会儿突然看到小十一的动作,仿佛在诱/惑自己一样,青涩的动作,充满了妩媚和美艳,一边摸还一边轻轻的呻/吟着,因为疼痛,倒在床/上,欠起腰来,挺/起自己的小臀/瓣。

    雁岐终于忍不住了,藏在镜片后面的眼睛眯起来,发狠的将小十一按在床/上,小十一则是纳闷的看着雁岐。

    雁岐张嘴含/住小十一的嘴唇,小十一只和他接过吻,但是学得很快,立刻知道雁岐要干什么了,接/吻很舒服,小十一很快就开始回应雁岐。

    身为狐狸的敏/感,让小十一立刻有了感觉,抱住雁岐的腰,无助的舔/着雁岐的下巴,嗓子里发出“嗷呜……嗷呜……”的声音。

    雁岐低声笑了一下,说:“小家伙,不疼吗?还想要?”

    小十一不会说话,大约听得懂,看着雁岐高深莫测的表情,急/喘着气,嗓子里发出“嗷呜”的声音,然后艰涩的挤出几个字,磕磕绊绊的说:“要……想……”

    两个人折腾到夜里,雁岐的体力惊人,身为狐狸精和烛龙精的小十一愣是顶不住,又昏睡了过去,不过没睡多长时间,就给饿醒了。

    雁岐给小十一做了饭,小十一醒了之后,撒娇的在床/上打滚儿,还以为自己是个小团子似的,现在他做出这种动作,只能让雁岐眼红气粗,露/出一副不吃饭要吃/人的表情。

    不过雁岐也是心疼小十一了,昨天晚上做了一次,中午一次,刚才又一次,而且小十一看起来很青涩,想必以前没做过这种事情,不流/血已经是万幸了。

    雁岐抱起小十一,说:“来吃饭。”

    小十一看到雁岐做的饭,立刻伸手要抓,雁岐把他的手拍开,说:“要用筷子。”

    他说完,感觉小十一用筷子好像有点难,于是拿来一只勺子,放在小十一手里。

    小十一拿着勺子仔细看了看,他知道勺子怎么用,爸爸和哥/哥喂他吃饭都用勺子。

    小十一拿着勺子,挖了一勺白粥,然后又抓了一把肉松洒在上面,“咯咯”笑了一声,竟然把勺子递到了雁岐的嘴边。

    雁岐一愣,冰冷的面容终于划开了,将自己的眼镜摘下来扔在一边,反手拿过勺子,递回到小十一嘴边,声音也变得温柔了,说:“你吃吧,你先吃,肚子饿了吧?”

    小十一听得懂肚子饿,立刻使劲点头,指了指自己平坦的小腹,那平坦的小腹实在太漂亮了,虽然没有腹肌,但是在快/感来袭的时候,白/皙的腹部会被呼吸牵引着快速的颤/抖,实在勾人的厉害。

    雁岐咳嗽了一声,赶紧别开自己的视线,专心给小十一喂饭。

    吃了饭,小十一后面不舒服,就撅着小屁/股趴在床/上,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雁岐也上了床,把小十一抱在怀里,让他趴在自己身上,免得他趴在床/上动作还挺累的。

    雁岐搂着小十一,轻轻/抚/摸/着他的小耳朵,小十一特别喜欢别人替他顺毛,其实雁岐不知道,如果是舔毛更好,舔毛对于小十一来说,表达的是关切。

    雁岐给小十一顺毛,说:“小家伙,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小十一很认真的抬起头来,看着雁岐,然而表达不出来,突然想到自己的爪子已经变成了手,于是给雁岐比划着,比划了一个十一。

    雁岐奇怪的说:“十一?”

    小十一使劲点头,因为他上面有十个哥/哥,所以爸爸起名字很费劲,小十一还没有正经的名字,想等着他化形之后再起,所以小十一还没正经的名字。

    雁岐笑着说:“这名字还挺有/意思的。”

    小十一听他夸奖自己,立刻笑起来,蹭了蹭雁岐的胸口,雁岐瞬间压力很大,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能这么有精神头,雁岐被他一蹭,又开始有反应了。

    小十一似乎能感受到雁岐的反应,嗅了嗅小鼻子,好奇的看着雁岐,雁岐想要压/制一下自己的感觉,结果小十一不要命的凑上来,竟然低头戳了戳雁岐的重点位置。

    雁岐猛地抽/了一口气,恨不得立刻将小十一就地正/法,然后又舍不得,但是小十一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底线。

    雁岐本想放过他,哪想到小十一特别主动,好奇的看着雁岐,然后低头竟然含/住了雁岐的那个地方……

    雁岐感觉自己要疯了,小十一的动作很青涩,但是不得不说,竟然异常有天赋的样子,雁岐的手指插在小十一的黑发之间,已经极力克制自己,想要温柔点,然而小十一总是不要命的挑战雁岐的忍耐力。

    雁岐沙哑的笑了一声,说:“你是小奶狗变得吗?我怎么看你是个小狐狸精?”

    小十一听到雁岐的话,不生气反而特别高兴,冲着雁岐“嗷呜”了两声,使劲点头。

    周六日都在别墅里渡过了,小十一什么都不会,也不知道穿衣服就满处跑,雁岐开始当奶爸,教小十一怎么穿衣服,怎么吃饭,怎么用家电,怎么洗澡。

    不过教着教着,两个人就会跑到床/上去,不在床/上也能做,浴/室里,沙发上,厨房里,甚至阳台上,小十一无比配合,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是他主动的,似乎不知餍足的小猫咪。

    也算是小十一天赋异禀,这样做下去竟然都没事。

    周一早上雁岐要去上班,一大早就穿好了正装,正在给自己打领带,小十一迷迷糊糊的醒过来,迷茫的看着雁岐。

    雁岐穿西装真的好帅,他平时在家里不/穿,小十一这是第二次看到,第一次是雁岐救了他的时候。

    黑色的西装,再加上一副眼镜,让雁岐显得冰冷拒人千里,冷漠的气场,高大的身材,小十一仿佛嗅到了一股美味的气息。

    小十一从被子里慢慢爬起来,伸手搂住雁岐的腰,使劲蹭了蹭,嗓子里咕嘟了好几下,说:“要……”

    雁岐无奈的笑了一声,说:“你真是小狐狸精吧?”

    他说着,揉了揉小十一的耳朵,语气温柔的说:“现在不行,我要去公/司了,晚上回来好吗?”

    小十一奇怪的看着雁岐,雁岐竟然不和自己玩,而且要去公/司,小十一知道什么是公/司,因为他大哥/哥就是天天跑公/司,忙得要命,忙起来都不回来和自己玩。

    小十一特别讨厌公/司,撅着嘴巴,揪住雁岐的袖子,使劲摇头,抱着雁岐的腰,张/开嘴唇主动去亲/吻他。

    雁岐没想到小家伙竟然这么粘人,眼看就要迟到了,虽然迟到也没什么,毕竟他是大老板,但是今天有例会,还有合同要谈,比较重要的合同,雁岐不能不去。

    雁岐哄着小十一,说:“乖乖的,中午有好吃的,你爱吃的咖喱饭,就在冰箱里,饿了热一热自己吃,之前教过你怎么用微波炉,乖乖等我回来,好不好?”

    哪知道小十一果断的摇了摇头,雁岐差点哭笑不得。

    雁岐没办法,小十一就是不放手,而且还舔/他,舔/他脸颊嘴唇雁岐都忍了,小十一一言不合就舔/他下面,雁岐是个正常男人,被自己喜欢的人这么一舔,简直要疯了。

    为了避免小十一用撒手锏,也避免自己发疯,雁岐只好妥协,说:“那你跟我去公/司?”

    小十一立刻高兴起来,点了点头,雁岐无奈的说:“去公/司要乖乖的,不能乱跑,也不能做奇怪的事情,知道吗。”

    小十一奇怪的看着雁岐,艰难的说:“奇怪……的事情……是……是什么?”

    在雁岐坚持不懈的教/导下,小十一会说话了,不过有点磕巴,说的时候要想半天,声音拖得很长,但是加上他奶声奶气,和说话时候灵动的表情,简直太漂亮了,一点儿也不奇怪,反而很有风情。

    雁岐挑了挑眉,说:“就是你刚才要做的事情。”

    小十一噘/着嘴,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雁岐给小十一穿了衣服,两人就出门了,小十一的尾巴和耳朵收不起来,雁岐给他戴了帽子,不让他摘下来。

    车子开进了公/司的停车库,小十一在副驾驶上扭来扭去的,好像长了跳蚤一样,一刻也不消停。

    雁岐似乎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解/开自己的安全带,伸手捏住小十一的下巴,让小十一转过头来,笑着说:“难受?”

    小十一委屈的搓/着自己的手指头,雁岐又笑了一声,说:“要亲一下吗?”

    小十一眼睛顿时雪亮了,立刻扑上去,勾住雁岐的脖子,两个人的嘴唇立刻贴在一起,小十一主动啜/着雁岐的嘴唇。

    雁岐很享受小十一的主动,伸手托住他的后颈,安抚的轻/揉/着,小十一舒服的直哼唧,两个人在车子里吻了很久。

    小十一被吻的一脸潮/红,突然就听到“啊!!”一声大叫,吓得小十一一激灵。

    雁岐皱了皱眉,松开小十一,就看到自己车外面竟然有人,而且是那个来找茬的赵小/姐。

    赵小/姐站在车子外面,显然看到了他们在接/吻,小十一虽然非常漂亮,但是比女性的身高要高一些,大约一米七多的身高,而且是少年模样,第一眼可能是雌雄莫辩,但是只要看第二眼立刻就能看出来,绝对不是女孩儿。

    两个人在接/吻,被赵小/姐看见了,赵小/姐一脸吃了苍蝇屎的表情,大叫了一声。

    雁岐皱了皱眉,烦躁的打开车门下车,说:“赵小/姐,你为什么在我公/司的停车库里?”

    赵小/姐不回答他的话,反而冷笑着说:“雁岐,没想到你是个变/态啊,怪不得呢,我这样的条件,你竟然还甩我,原来你根本就是变/态!”

    雁岐听了,只是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笑着说:“赵小/姐,您真会开玩笑,你这样的条件是什么条件?难道赵小/姐觉得,你自己的脸比我爱人还要好看?还是身材比他好?哦我差点忘了,赵小/姐精于出轨,这一点他肯定比不上你。”

    雁岐是个毒舌,赵小/姐脸都青了,被雁岐说脸不如一个男人,身材也不如一个男人,气的全身哆嗦。

    雁岐不等他撒泼,竟然挥手按了车库里的报警系统,很快保安就冲进来了,几乎是一瞬间,雁岐就让人把赵小/姐扣起来了。

    小十一一脸敌意的看着那个赵小/姐,冲着赵小/姐呲着小尖牙,雁岐觉得有点好玩,把小十一给拽走了,两个人进了电梯,小十一还是一脸不高兴。

    雁岐笑着说:“怎么了?记得她踢你呢?还疼吗?”

    小十一摇了摇头,伸手挽住雁岐的手臂,说:“我……我的……不是她的……”

    雁岐刚开始没听懂,后来才知道,这要结合小十一的肢/体语言才能明白,原来小十一说自己是他的,不是那个赵小/姐的。

    雁岐顿时就笑了出来,亲了亲小十一的脸颊,说:“我真是捡了宝,你放心好了,我自然是你的,我已经被你这个小狐狸精迷得五迷三道的,怎么还能想其他人?”

    小十一听到雁岐的话,觉得是称赞自己,毕竟这可是狐狸精的天赋,立刻高兴起来,回亲了一下雁岐的脸颊。

    两个人上了楼,雁岐把他带到自己的办公室,非常大,里面还有休息室,足够小十一撒欢儿的。

    雁岐让秘/书给小十一准备了一些吃的,还有果盘,秘/书吃惊的看着老总竟然带来了一个小情人儿,不过这个小情人儿真是漂亮,不管男人女人,只要被他看一眼,顿时脸红心跳,心脏恨不得从嗓子里直接蹦出来。

    秘/书红着脸就去准备吃的了,雁岐一看,顿时沉下脸来,捏着小十一的下巴,在他嘴唇上咬了一下,说:“坏孩子,拈花惹草的,真不该带你出来。”

    小十一根本不知道自己拈花惹草了,还以为雁岐要和自己做亲/密的事情,雁岐故意逗他,就是不让小十一亲,别开脸去。

    小十一那叫一个委屈,对着自己的手指头,偷偷去看雁岐。

    秘/书很快把吃的送进来了,在雁总不善的目光下,赶紧退了出去。

    小十一吃着东西,雁岐就要出去谈合同了,安顿了一下小十一,让他别吓跑,不许对秘/书眉目传情。

    小十一好奇的说:“眉目……传?”

    雁岐无奈的叹口气,小十一明明什么都不懂,但是竟然能把自己的魂儿勾走,真是厉害了。

    雁岐让秘/书拿了自己的材料,就准备去开/会了,他哪知道他前脚走出办公室,后脚小十一就偷偷跟了出来,笑嘻嘻的跟在后面,手里还拿着一个切开的大石榴。

    小十一猫腰跟在后面,因为这边楼层高,是高层专用楼层,所以根本没人,没人发现小十一跟着。

    雁岐在会/议室的门口,就遇到了来谈合同的人,也是对方公/司的高层,看起来二十几岁,虽然年轻,但是已经是公/司的新任老总了,别看是个富二代,但是根本没有富二代的习性。

    对方身材纤细高挑,穿着一身纯白色的西装,脸上挂着温柔的笑意,眼睛有些狭长,嘴唇薄薄的,好像随时都在笑,整个人看起来温柔又温暖。

    双方互相介绍着,秘/书说:“雁总,这位就是齐语齐总了。”

    齐语点了点头,客套的说:“雁总您好。”

    雁岐伸手和齐语握手,笑着说:“我常听齐三爷提起齐总,没想到齐总如此年轻,齐三爷也是好福气,竟然有这么出色的儿子。”

    齐语和他客套了几句,不过有点奇怪,感觉雁岐看自己的目光怪怪的,有点探究。

    其实齐语总是接收到别人专注的目光,毕竟他的血统就决定了这一切,齐语天生很吸引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雁岐的目光也很专注,但是有一点不同,并不会招人讨厌。

    齐语出来谈合同,小八温麟非要跟着,因为齐语的体质太沾花惹草了,小八又是个占有欲极强的。

    结果他一来,就看到一个看起来三十几岁的男人一直盯着齐语看,小八顿时干了一碗陈年老醋。

    雁岐觉得眼前这个年轻的齐总竟然有点眼熟,但是他确定没见过,之前都是跟齐三爷谈合同,齐三爷这些年有/意退隐了,想要退休,就培养了自己的大儿子。

    雁岐没见过齐语,但是感觉很熟悉,在哪里见过似的,就多看了两眼,结果发现有人瞪自己,抬头一看,是站在齐语身后的一个高大的男人,他一身黑色的西装,眼神非常凌厉。

    那表情……就好像雁岐刚刚瞪秘/书似的……

    雁岐咳嗽了一声,觉得说对方误会了,说:“齐总,请进吧。”

    齐语点了点头,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嗖——”的一声,有什么东西窜了出来。

    雁岐定眼一看,竟然是小十一!

    那小家伙又不听话,竟然直接跑出来了,他手里还举着半个大石榴,正在流汤儿。

    雁岐以为小家伙要扑进自己怀里,还准备做一个接住的动作,结果小十一一脸高兴兴/奋的扑出来,直接错开了雁岐,扑进了齐语的怀里。

    齐语一懵,随即才反应过来,一把接住小十一,小十一抱着他,在他怀里乱蹭,石榴汁都蹭了齐语的白西装一身,然而齐语根本不生气,反而很惊喜。

    雁岐看着这样一幕,他可不知道小十一是齐语的亲弟/弟,小十一走丢/了这么久,终于见到大哥了,哪能不高兴,他也不知道他刚才看到齐语觉得眼熟,其实是因为齐语和小十一长得稍微有一些神似,毕竟是一胎生出来的亲兄弟。

    雁岐心里的醋缸也瞬间打翻了,他叫了一声小十一,但是小十一还在与家人团聚的惊喜中,根本没听见,雁岐果断又干了一碗老醋。

    小十一手脚并用的搂住齐语,还“么么!”两下,亲在齐语的脸颊两边,惊喜的都要哭了,可算是找到哥/哥了。

    不只是雁岐干了醋,站在后面的小八也干了一碗,虽然那是语哥的亲弟/弟……

    小八赶紧把小十一拉下来,哪知道小十一因为太惊喜了,竟然从齐语的身上下来之后,又跳到他怀里去了。

    小八一愣,赶紧接住语哥的宝贝弟/弟,小十一激动的眼泪汪汪,可怜巴巴的喊了一声“麟哥”,也是“么么!”两下,给了小八脸颊一边一个大么么。

    雁岐这个时候,心里的陈年老醋已经变成了汪/洋大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50章 十一号狐狸团子3》,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